《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99章 與美人打賭


女人,作為人類的感性代表,情感非常複雜。

在情感方麵,一般來說,男人是比較簡單的,不像女人那麼多變與細膩。

絕大多數女人是經不起泡的,隻要用心去泡她,就有機會會使她感動,從而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

當然,首先是她要對泡她的人有一點好感。

不然,全都是枉談。

如何知道她對泡她的人有沒有好感呢?

其實,很簡單的,正麵接觸她,跟她聊兩句,隻要是正常人,都能覺察出她的臉色與語氣是熱情還是比較冷漠。

如果是愛聊不聊的,那就可以說,她對泡她的人不怎麼感興趣了,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去泡她,估計成功機率是極小的,付出了努力是頗難獲得回報的。

假若她有笑容,語氣又溫柔,那就有機會。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當然,得先有一點基礎,那就是前麵說的女的要對男有一點好印象。

就像土地養育種子一樣,土地要有種子生根發芽的營養,才有可能使種子茁壯成長,不然,就枯死在那。

如今,郭愛月對王小兵有好感。

是以,當他抱住她的時候,她也沒有做出激烈的掙紮行為。

而此時,他請她吻自己的臉頰,她不是不想吻,隻是在躊躇而已,畢竟,她不是臉皮厚過城牆的,她也是會怕羞的。她心隻在想該不該吻他,吻了他,那就把自己對他有意思這種意願明顯地表達出來了。

可是,不吻他,她心也不舒服。

畢竟,他對她好。

女人都是這樣,對她好,她心會存幾分感激。

“小兵,不吻可以嗎?”郭愛月心猶豫不決,居然問起他來。

“郭姐,吻一個吧,來,讓我看看你的口紅會不會脫的。”他其實是在試探她,如果她肯吻自己,那就表明希望又大了一分。

說著,他把臉頰湊到她的唇邊。

然後,閉目等待。

她又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輕輕地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這時,他便知道有六成機會可以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了,心暗喜,睜開眼睛,笑?,笑道:“郭姐,你對我真好。”

“好了,我們搞衛生吧”她羞赧道。

“讓我吻一個。”他道。

說著,便把嘴巴湊了過去,一下子吻住了她的紅唇。

她還沒有領教過他的柔舌功,見他忽然吻了過來,緊緊抿著雙唇,腦袋微微往後退,既想被他吻,又不想被他吻,當真是矛盾之極。

可是,她已坐在他大腿上。

是以,不論她腦袋怎麼後退,都還是被他吻住了。

隻是,她沒有張開檀口讓他的舌頭進入而已,俏臉刷地又紅了一分,像熟透的蘋果。

“嗯嗯……”

她微哼著春音,表示自己微有不願意。

可是,他非常有毅力,將柔舌功的精髓作用於她的紅唇上,輕輕地舔著,讓她開門。

起先,她還緊緊抿著嘴,約莫過了三五分鍾之後,她終於被他柔舌功的真誠感動了,微微張開了檀口,那意思就是:允許他的舌頭進入一點點。

不過,他的柔舌功可不是蓋的。

而是功力深厚。

隨即,便長驅直入,一下子將她的檀口撬開了,直達她的檀口深處。

在那,他的舌頭找到了她的香舌,然後,與之一起纏綿起來,準備傳授柔舌功給她,讓她也成為女中豪傑。

她雙手輕輕推著他的腦袋。

但隻是做個樣子而已,被他吻了半分鍾之後,她便入迷了。

彼時,她便闔著眼瞼,享受他柔舌功給自己帶來的美妙的感,俏臉上洋溢著興奮與喜悅的光澤。

而他,也不想荒廢了其它武功。

是以,連忙施展出鐵爪功,隔著衣服,開始嚐試登山活動。

突然之間,她感到自己胸前兩座不算高大的雪山被他一把抓住了,“啊”地嬌呼了一聲,連忙道:“小兵,別抓我奶`子,我們去搞衛生吧。”

“郭姐,有的是時間。”他又吻住了她的檀口。

隨即,便祭出太極掌。

這一次,倒是十分溫柔地愛撫著她滾圓而修長的大腿。

“嗯,別摸,好酸”她連連打激靈,體內的欲`火也被撩撥得步步高升,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她知道自己會按捺不住的。

“郭姐,讓我摸一摸。”他堵住她的檀口,繼續輕撫她的大腿。

她也隻是用手去輕輕撥了撥他的手。

隨後,便沒了下文。

而他則獲得了她的默許,開始愛撫她的大腿。

兩人激吻了數分鍾之後,他又悄悄地施展出了鐵爪功,不知不覺間,又登上了她的雪山,在那輕揉著。

“啊,別揉”她嬌聲道。

“郭姐,讓我揉一揉吧。”他本來想嚐試脫她褲子,不過,覺得還是先易後難比較容易成功。

“不嘛,我們去搞衛生吧,待會要誤事了呢,要是有人來了,那我們都不好呢”她心確實是擔心這一點,其實,如果是在深山荒野,她的顧慮就不會那麼多了。

他遇到了一點麻煩。

不過,這並沒有使他灰心,他是個堅強的人。

此路不通,可以走彼路,反正條條大道通羅馬,隻要找到合適的方式,就可成事。

於是,他腦筋一轉,笑道:“郭姐,我有一個好奇,很想知道。那就是你奶`子上麵那奶`頭是粉紅的還是黑色的呢?”

“嗯,不告訴你”她嬌嗔道。

“郭姐,這樣吧,我們來打賭,如果我贏了,就讓我吻一吻,好嗎?”他道。

“嗯,我才不呢,誰要跟你打賭啊,把人家的奶`子看了,那你占了便宜了,人家什麼也沒有得到呢”郭愛月嘟著紅唇,撇了撇嘴,一逼精明之極的神情,輕聲道。

“哈哈,當然有好處的。”他笑道。

“什麼好處?”她問道。

聽她這樣問,他便知道有戲了,心的希望又增加一分。

咂了咂嘴,便有條不紊地道:“如果我輸了,那以後一年內,每個月都免費送美容丸給你吃,行嗎?”

“咯咯,那還是我虧。”她嬌笑道。

“不會的。”他安慰道。

其實,他是要她自願將胸罩解開來,那就容易登山了。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到時,我找你,你又推說沒這事了,那還是我虧了。”她依然不肯道。

“你知道我一片誠心的。”他道。

“咯咯,我不知。”她道。

“來,你摸摸我的心,是那麼的溫暖,它會告訴你真相。”他拉著她的玉手,貼在自己的胸口處,微笑道。

而她也由著他拉自己的手。

當把手貼在他胸口時,她嬌聲道:“我們還是搞衛生吧,好嗎?”

她又用這種商量的口吻跟他說,那證明她其實也有三分願意,而由於心有所顧忌,才下不了決心。

那她猶豫的是什麼呢?

如果解決了這一個問題,那多半就可使她同意了。

王小兵心念電轉,考慮了不少方麵,最終得出結論:她顧忌的最有可能是怕被人撞見,畢竟,這種男女偷情的事不宜暴光。

於是,他輕聲道:“郭姐,這隻有我倆。”

“咯咯,你怎麼知道待會不會有人來呢?要是被看到了,那怎麼辦呢?”果然,她是顧忌這些。

“沒事的,他們都不想搞衛生呢,怎麼會來呢?肯定是吃了午飯才會來的。現在讓我看看你的奶`頭是什麼顏色的,我猜是黑色的。”他有意這樣說。

“你輸了就送我美容丸?”她心動了。

“對。”他認真道。

他使用的引誘有了效果,知道她上鉤了。

過了數秒,她像是橫下了心,道:“那好,隻看一眼哦”

“當然,我們是公平地打賭,願賭服輸,隻要是我輸了,一定會兌現承諾的。”他心一陣興奮,恨不得出手幫她將胸罩解開。

“那你幫我解開吧。”她含羞道。

“好!”他等的就是這一刻,早已伸手到她脊背上。

他解過不少美人的胸罩,對於怎麼解胸罩,他是頗為在行的,不用吹灰之力,便把她的胸罩解開了,隨即,用手一扯,便拉開了,將之丟在了另一張椅子上。

“啊,你丟我胸罩幹什麼啊”她雙手捂著雙峰,道。

“郭姐,對不起。”他盯著她雙峰。

她卻沒有拿開手。

是以,他也沒有瞧見她雪山山頂上的奶`頭是什麼顏色的。

“郭姐,你這樣捂著,我怎麼看啊,你放手啊,我看一下就能定出勝負了。”他體內的欲`火也越來越旺盛,小腹下麵憋著一股幹勁,要忍不住了。

“那好,隻看一眼啊”她嬌羞道。

隨即,緩緩拿開了手。

那間,他瞧見她的奶`頭其實不是黑色的。

當然,也不是那種純淨的粉紅,而是有一點黯淡,但還是偏向粉紅多一點。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立刻祭出柔舌功,往她的左雪山衝了過去,以最矯健的身姿,一下子便登上了山頂,銜住了那顆粉紅。

“啊”

她嬌呼一聲,身子肉顫了一下。

等她反應過來,早已被他占領了左雪山的山頂了。

“啊,別吻我奶`子,嗯,不是說了隻看一下嗎,為什麼要吻人家的奶`子呢”她六神無主,不知所措了,雙手推著他的腦袋。

可是,他已吻住她的山頂,她推不動。

半分鍾之後,她不再推他了,但輕輕地捶打他的肩膀。

再過了一分鍾,她被他的柔舌功侍弄得渾身打激靈,開始入迷了,覺得反正又沒人瞧見,被他吻一吻,也沒什麼事。

是以,他可以盡情地在她的雪山上修煉柔舌功了。

與她雪山山頂上那顆粉紅切磋了一會之後,他立時又祭出鐵爪功,雙手捧住她的左雪山,開始狂`揉起來。

“啊啊,輕啊,那麼大力捏人家的奶`子,你想把人家的奶`子捏碎嗎?嗯”她頂不住他鐵爪功的高深威力,被他揉捏得生痛,便嬌嗔道。

“郭姐,我輕些。”他減了三分功力。

這時,她才感到舒服了。

“啊啊,小兵,好了,我們搞衛生吧。”她輕輕摩挲他的黑發,膩聲道。

“郭姐,讓我多吻一會。你的奶`子好嫩`滑啊。如果能一直這樣吻下去就好了。”他吻完她的左雪山,又馬不停蹄地登上她的右雪山,將那也開發成自己的根據地,隻要有了根據地,那就可向她下麵那一點發起總進攻了。

“嗯,別嘛”她已情迷意亂了。

他隻埋頭苦幹。

吻完了她的右雪山,又立刻趕到她的乳溝。

在那,他用舌頭不停地由上舔到下,再由下舔到上,留下珍貴的口水。

不消十分鍾,她上麵兩點便被他完全占領了,她心有些不自在,但又有些喜悅,她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

不過,她記得可以免費得到他的美容丸,心又平衡了許多,畢竟,女人都喜歡免費的東西,不用出錢,那是可以使人精神愉悅的。

“郭姐,你贏了。”他興奮道。

“嗯,你壞死了,說好隻看一眼,卻不停地吻人家的奶`子。”她俏臉紅暈飛舞。

“郭姐,我也不想啊,剛看了一眼,就被你的奶`子迷住了,你的奶`子好漂亮啊,我忍不住,就把嘴巴湊了過去。”他理直氣壯,把原因道了出來。

“嗯”她嬌哼一聲。

兩人的體溫都升高了許多,欲`火也開始焚身了。

到了這一步,他感到頗為興奮,隻要再加一把勁,就可得到她的身子了。假如能征服她,也可以帶來很大的成功感。

畢竟,男人天生就有征服欲。

特別是對於女人,男人都希望用自己的老二去跟她們戰鬥。

這樣,不但可以得到活,而且還可以使美人在一片“啊啊”聲中感受自己的強大。

男人將老二的威力發揮出來,隻要能把美人侍弄得渾身顫動,如果還能使她們暈過去,那就是最大的成功,比做成一單大生意還更教人興奮。

他繼續攀登高峰。

同時,祭出太極掌,愛撫她大腿內側。

“啊,別摸那,人家酸死了”她夾`緊了雙腿,伸手拿開他的手。

他知道,她還在慌亂之中,得先讓她的情緒穩定穩定,再向下發動總進攻,於是,以她胸前兩座雪山為根據地,將她上半身每一寸肌膚都吻遍。

“啊,小兵,我們現在搞衛生吧”她越來越把持不住了。

“郭姐,讓我吻一吻。”他輕聲道。

吻完了她上半身之後,又以舌頭為先鋒,開始舔她上半身,要好好地耕耘耕耘。

“啊,人家身子都被你吻光了,嗯,又說隻是看一眼,現在你將人家的奶`子又吻又揉又捏的,你說嘛,人家怎麼見人呢”她嘟著紅唇,撒嬌道。

“郭姐,隻有我倆知道啊。”他安慰道。

“嗯”她嬌哼著。

“郭姐,你知道我一片真心,來,你也吻我的身子。”說著,他掀起了上衣,微笑道。

“嗯,誰要吻你的呢,我才不呢,你,嗯,這樣子,人家吃虧了,都你是,要跟人家打賭,把人家身子都吻遍了”她揮舞著兩隻小粉拳,輕輕捶打他的肩膀。

“哈哈,你的唇真美。”他讚美道。

說著,又堵住她的檀口。

她雖佯裝有點不願意,但已領教過他柔舌功的活,也配合他,跟他切磋起來。

兩人忘情地濕吻著,發出“嘬嘬”的聲響,使會議室平添三分春色,教人聞之精神大振,兩人的舌頭友好地糾纏在一起,一會你上我下,一會你下我上,活地嬉戲著。

而同時,他兩手捧著她雙峰。

吻到情深處時,便狂`揉一陣,當她輕扭身子時,就輕捏一會。

漸漸地,她的身子越來越軟了,體內的欲`火也速飆升起來,心底的那抹顧忌開始瓦解了。

而他,也感覺到她的變化。

以他豐富的采花經驗來看,他知道她已欲`火焚身了。

隻是由於兩人的感情基礎不夠厚,所以她一時下不了決心,處於一種想要與不想要的猶豫境地之中。

是以,他抓緊撩撥她。

先將她抱在懷,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這時,她的美`臀正好壓在他雄壯之極的老二之上,感受到他老二那灼人的激情。

他感到她在有意撅起美`臀,應該是在閃躲自己的老二,於是,悄悄地拉開了褲鏈,放出了老二,然後便一邊與她接吻,一邊捧著她的美`臀,隔著褲子頂她胯下的神秘之處,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挑逗她。

“啊,別頂我”她肉顫道。

“郭姐,讓我頂一頂吧。”他的老二像鑽頭一樣在不停地戳著。

“啊啊,別啊,好酥麻啊,你停下來嘛”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想移動一下臀部,但沒用,依然被他的老二跟蹤而來。

“郭姐。”他吻住她左雪山。

“你下麵怎麼這麼大啊,放進內褲嘛”她伸手去撥他的老二,當觸摸到他不世出的老二時,好像觸電一樣,身子劇顫了一下,驚訝道。

“郭姐,我小弟弟有點熱啊,想出來透透氣,沒事的,它很溫柔的。”他呼吸有點粗道。

“啊,我不”她敏感之處被戳得麻癢起來。

他則堅持不懈。

因為他知道,隻要這樣挑逗她,就有機會成功。

如今,她雖還穿著褲子,可是,她已觸摸到了他偉岸的老二,早已心猿意馬了。

“郭姐,你不信就伸手來摸一摸,真的,我的小弟弟很溫柔的,你摸摸就知道了真相了。來吧。”他舉著老二從她兩腿`之間穿了出來,直豎向天空。

隨即,拿著她的手貼在老二之上。

“啊,不要,我怕”雖是這樣說,但她還是任由他拿著自己的手放在他的老二上麵,輕輕地摸著他的老二。

起先,她是被動的,手掌被他拿著貼在他老二上麵滑動。

那種滾燙的溫度傳到她手掌上。

那間,她陶醉了。

不消三分鍾,她便對他的老二著迷了。

於是,居然主動跟他的老二握手,還握得那麼熱情,那麼溫柔,簡直是多年的好朋友。

“郭姐,是不是呢?我的小弟弟真的很友好的,它想跟你的小妹妹親熱一下,可以嗎?”他的老二已青筋怒突,肌肉條條,不停地怒嘯著,準備蓄力去開鑿隧道了。

“哈?我沒有妹妹啊”她一時不懂他弦外之音。

“你小妹妹在這啊。”他用老二頂了頂她胯下的神秘山洞,笑道。

這時,她忽然記起他稱自己的老二為“小弟弟”,那女人下麵那一點當然就是與之對應為“小妹妹”了,當領悟到這一點之後,她俏臉刷地紅通通,連耳根也紅了。

“嗯,你壞”她輕晃著美`臀。

這麼一晃,便又與他的老二產生了互動,摩擦起來。

兩人都感覺到一股使人興奮之極的感從私`處悠然地彌漫開來,傳到腦皮層,教人飄飄欲仙。

“郭姐,可以嗎?”他輕聲道。

“不”她卻摟著他脖子。

這就耐人尋味了。

如果她一點也沒性趣,那肯定會掙紮著站起來。

可是,如今她口中雖是那樣說,但人卻依然坐在他大腿上,雙手還摟著他脖子。

這說明什麼呢?

以王小兵采花老手來看,不可能看不出端倪。

其實,他已知道她有性趣,隻是不好意思表現出來而已,當然,也有點躊躇,一時作不出決定,是以,才會這樣忸怩而已。

“郭姐,你的臀好美。”他祭出太極掌,愛撫她豐`臀。

“啊,別摸”她輕拍著他肩膀。

“郭姐,我忍不住要摸啊,越摸越想摸。”他一邊輕撫她美`臀,一邊攀登她的雪山。

“你啊,剛才隻說看一看人家奶`子就行了,現在,又想那了,嗯,人家還要去洗茶具呢”她摩挲著他的黑發,嬌聲道。

“你讓我著迷了。”他邊修煉柔舌功,邊聲音不清道。

“嗯,你壞”她也開始按捺不住了。

這時,他知道是進攻的時刻了。

於是,開始脫她褲子。

不過,她似乎很在乎下麵那一點,很警醒一樣,立刻提著褲子。

“啊,你怎麼要脫人家褲子呢,我還要去洗茶具呢”她呼吸越來越粗了,明顯是欲`火焚身了。

“郭姐,要嗎?”他直接問了出來。

“嗯,你壞”她嬌聲道。

她既不說要,也不說不要,這就表明她在猶豫之中。

是以,他感覺今天成事的機率大於百分之八十,隻要再努力一把,就能開鑿她胯下神秘山洞的隧道了。

於是,他又吻住她的左雪山。

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她的注意力集中在胸前兩座雪山上麵。

果然,約莫三分鍾之後,她被他吻得又著迷了,哼出輕微的“嗯嗯”春音,雙手也不再提著褲子,而是摟著他的脖子了。

這時,他悄悄地伸手解開了她褲子的鈕扣。

在她發現之後,已遲了。

因為他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攥著她的褲頭,往下一扒,便將她的褲子與內褲都扒到了她大腿處。

“啊,別脫我褲子啊,嗯,你壞”她急忙放手下來提拉褲子。

可是,他比她更。

在她還沒提起褲子的時候,他的老二便已頂在她胯下了。

她胯下的那片茂密的挪威森林濕漉漉的,不過,他的老二乃沙場上的大將,縱使在潮濕的環境之中,也照樣能正常穿行,雖有一些淩亂的藤蔓攔路,但也奈何不了它,它隻往前一衝,便可將一切攔路的障礙衝開。

如今,他的老二發揮出定位功能。

轉眼間,便已點戳在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洞口前。

這個時候,已是兵臨城下了,她被他老二的先頭部隊弄得渾身酥軟起來,更加急著要把褲子與內褲提上去了。

可是,她一提之下,發現他老二橫亙在前麵,提不上去。

“郭姐,你褲子卡住我小弟弟了。”他連忙提醒她,畢竟,小弟弟也會受傷。

“啊,你點拿開啊”她嬌羞道。

“好,那你先別急,我這就拿開啊,別拉那麼緊,要不,我小弟弟出不來的。來,放鬆一點,好嗎?”他輕輕地拍著她的美`臀,勸道。

“嗯,你點嘛”她打著激靈道。

“行。”他應允道。

隨即,他左手摟緊她的纖腰,右手卻祭出鐵爪功。

然後,一把抓住她的左臀,往外一掰,使她的股溝更加顯露出來,這有利於他的老二在那穿行。

“啊,你幹什麼啊”她吃驚道。

“郭姐,你下麵夾`住我小弟弟了,我掰開一點。”說著,他舉著老二輕輕往前戳了一下。

“啊啊,別戳我下麵啊,你怎麼還不退出去呢,你戳人家下麵,這樣不禮貌呢,點退出去,人家還要洗茶具呢”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腦子一片空白,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沒問題。”他卻舉著老二斜斜刺進去。

“啊,你怎麼進來了呢,嗯,出去”她連忙拍打他的肩膀,輕喚道。

“哦,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搞錯方向了,我現在就出去,稍等,很的。”他其實正在收腹挺胸,將功力凝聚到老二之上,準備作勇猛的衝擊。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滿),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2 23:15:07  .exectimeㄩ0.18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