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97章 看著美人洗茶具


更新時間:2013-11-29

摟著兩美女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六點鍾。[無彈窗小说网 wWW.D586.coM]

三人都有生物鍾,到了早上的時候,自然就醒過來了。

王小兵左邊摟住的是董莉莉,右邊摟住的是蕭婷婷,而兩美人則用雙腿去纏住他的腿,一人纏住他一條腿,好像要平分他一樣。

見她們都醒了,他吻了吻她們的紅唇。

“兩位好老婆,早餐是在外麵吃還是回學校吃呢?”他知道董莉莉心的氣消了。

“不如回學校吃吧,現在,外麵的都沒有學校的幹淨呢。”董莉莉用臉蛋輕輕地摩擦著他的胸膛,柔聲道。

“對,我也覺得是。”蕭婷婷示好道。

“莉莉,你說婷婷理一個短發是不是會更好看呢?”他戲謔道。

“咯咯,你不說我還不知道呢,婷婷理一個板寸頭,可能真的更美哦。”董莉莉也揶揄道。

“嗯,你們欺負人家”蕭婷婷輕拍他的小腹。

但無意中拍中了他的老二。

隻拍了一下,便弄醒了他的老二,霍地又硬了起來。

“啊,我不是有意的,怎麼隻觸碰了一下就硬起來了呢,小兵,我真的是無意的。”蕭婷婷驚喜交加道。

“哈哈,我不管。我要。”他一個翻身,便壓在了蕭婷婷的嬌軀上。

“啊,人家下麵痛呢”蕭婷婷求饒道。

“隻一次。”他興奮道。

“小兵,還要回去上課呢”董莉莉見他趴在了蕭婷婷婷的身子上,有點吃醋道。

“莉莉,別急,待會我也給你一次**,做完再回去。”他分開蕭婷婷的雙腿,舉著老二勇往直前,隻一刺,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蕭婷婷的下麵有點紅腫。

如今,又被他大開大闔地進攻,疼痛頗明顯。

“啊啊,小兵,輕些啊”在還可以求饒的時候,她連忙道。

“婷婷,頂住,沒事的,待會就回學校。”他從來都是頗為有責任心的,一旦大動起來,就不會隨便慢下來。

她在一片“啊啊”聲中登上了**。

隨即,也暈了。

董莉莉下麵也還紅腫,但體內欲`火也升起來了。

“小兵,現在回學校,好嗎?”其實,她的意思是說:輪到我了。

可是,因為下麵還痛,所以不敢說出那種意思,知道被他騎在身上之後,感雖很醉人,但疼痛也教人膽怯。

他還趴在蕭婷婷的嬌軀上大動著,聞言,有點喘氣道:“好,莉莉,今天回學校吃什麼早餐好呢?是河粉還是米粉,又或者是白粥與油條呢?”

“嗯,她暈了”董莉莉醋意很濃了。

“好,到你了。”他道。

隨即,拔出老二,一個轉身,便趴在了董莉莉的身子上。

“啊,人家不要這種,人家要那種,小兵”她對他的“搖擺神功”十分著迷,要求道。

不過,“搖擺神功”非常耗體力,如果他施展半個鍾的“搖擺神功”,待會走路可能都有點腳軟,是以,他也要替自己著想,得留點力氣走路。

於是,笑道:“哪種都是一樣的。”

分開她兩腿之後,隻輕輕一戳,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旋即,祭出“猛虎進洞”,開始撅動屁股,在她的神秘山洞進進出出,忙碌著開鑿隧道。

董莉莉雖也求饒了,可是,她知道求饒了也沒多大作用,畢竟,他一大動起來之後,就難以輕下來,她隻有張開檀口,發出“啊啊”春音來表示自己要暈了。

果然,八分鍾之後。

他重重一頂,便將她頂上了**。

當她暈了之後,他還餘力未消,繼續大動著,一直戳了二十多下,才停了下來。

此時,他作為一名炮手,又要開炮了,於是,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上麵,輕輕一抖,隻感覺老二震了一下,便完成了射擊運動,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了。

大清早做一做活的體育,真是一樁妙事。

他感到滿意。

看著兩條白花花的嬌嫩身子,他有一種成功感。

如果不是還要趕回東興中學上課,那他寧願留在這跟她們玩一整天,一起鍛煉身體。

抽了一支好日子香煙之後,他便掐她們的人中,揉她們的太陽穴,把她們弄醒,還要帶她們回去上課,畢竟,三個都是班長,如果三個都不在班,那就對不起蘇惠芳。

“嚶嚀”一聲,兩美女都悠然醒轉。

“兩位好老婆,該去上課了。”他輕拍著她們的美`臀,喚道。

“嗯,人家有點困呢,嗯,都是你,用那麼大力,人家下麵痛呢”董莉莉輕扭著身子,嬌聲道。

“莉莉,起來吧。”他拉她起來。

“我也有點累哦,也不知能不能走路呢”蕭婷婷坐了起來,感到下麵真的是痛。

“沒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我會搭你們回學校的,等回了學校,就休息休息,就行了。”他在她們的紅潤臉蛋上輕輕地吻了一口,笑道。

三人想穿衣服。

可是,衣服丟了一地。

而且,王小兵與蕭婷婷的衣服都丟在廁所了。

於是,他便連忙去撿起來,看著地上淩亂的衣服,他感到非常有趣。

他花了不到半分鍾便穿好衣服了,而她們穿上衣還比較速,到了穿褲子與內褲的時候,便有些慢了,看著她們咬著下唇的樣子,便知她們下麵真的有點痛了。

“來,我幫你們。”他非常樂於幫她們穿內褲。

等幫她們完好了內褲,又幫她們穿褲子,等她們穿好褲子之後,從外麵看,也難以知道她們下麵紅腫。

董莉莉試走了兩步,發現腰酸腿軟,邁步之際,不但胯下有點痛,而且腿也發軟,好像喝醉了酒一樣,踏在棉花似的,踩不實,用不上力量,很容易摔跤。

“嗯,人家走不了路了”她嬌聲道。

“會好的。”他安慰道。

蕭婷婷也嚐試著走了一步,也有同感,柔聲道:“我也走不了啊”

兩美人被他強攻了一晚,早上又被他賜與了一次**,下麵著實紅腫,體力也還沒有恢複回來。

“沒事,來,我抱你們下去。上了車,那就好辦了。”他見她們微努著紅唇,知道她們有點窘,才主動提出來,好使她們心愉悅。

果然,兩美女聽了都露出了微笑。

隨即,他先抱董莉莉下了樓,然後,又抱蕭婷婷下樓。

那位前台小姐,見他抱著兩美女下樓,頗為驚訝,以過來人的經驗,她覺得王小兵肯定是晚上搞得太猛了,使兩美女腰酸腿軟了,暗歎他利害。

等王小兵退了房之後,那位前台小姐連忙到那個房間去看看三人有沒有留下“窗簾”,但在房間沒有發現“窗簾”,不過,床單倒是濕漉漉了,由此,她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不禁向往之。

畢竟,可以一晚連禦二女的男人,真是不多。

何況,還將兩女弄得走不了路,那就是男人中的戰鬥機了,打著燈籠也難找。

清早的大街上,行人車輛不多。王小兵先跨上了摩托車,然後扶著蕭婷婷上了後座,再扶著董莉莉上了前麵,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隨即,便擰動油門,回學校。

路上,他問道:“你們要不要回宿舍休息一兩節課呢?”

“可能要啊,嗯,你老是那麼猛,人家都頂不住,每次都被你幹暈了,你怎麼那麼強大啊”董莉莉打心底佩服他。

“哈哈,以後我會輕點的。”他笑道。

“好,我們記住了,下次記得不要那麼大力哦”蕭婷婷伏在他的脊背上,柔聲道。

“哈哈,我隻能說盡量啦,有時候,我想輕,可是我的小弟弟不願意減速啊,所以就越來越大力了。”他不世出的老二乃沙場上的大將軍,確實不喜歡小打小鬧,向來就比較喜歡橫衝直闖。

“嗯”兩美女同時嬌哼一聲。

不久,便回到了東興中學。

剛把摩托跑車開到停車棚的時候,便見到姚舒曼迎麵走來。

姚舒曼是剛從操場跑完步回來,經過停車棚的,見到王小兵搭著兩美女從外麵回來,心頗為狐疑,又有幾分醋意,問道:“誒,你們在外麵回來嗎?”

“姚老師,請幫個忙好嗎?”王小兵笑道。

“什麼忙?”姚舒曼問道。

“董莉莉與蕭婷婷肚子痛,早上我剛帶她們到醫院去看了看,說是吃了冷東西所致。她們身子不舒服,走路都飄飄的,想請你扶她們回宿舍。”王小兵掃視一眼姚舒曼那前凸後翹的身子,咂了咂嘴道。

“哦,可以啊。”姚舒曼點頭道。

如果她是過來人,她或許能看出端倪,但她還沒試過做活的體育運動。

是以,她雖見董莉莉與蕭婷婷俏臉紅潤,而秀發有點濡`濕與淩亂,但隻以為她們肚子痛所致,也沒有往那方麵去想。

畢竟,她感覺他一晚不可能連禦二女。

可是,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事情就是出人意料的。

沒有做不到的事情,隻有想不到的事情。莫說二女,就是五六個美女一起上,他也能教她們在一片“啊啊”聲之中登上**而暈過去。

先前,被姚舒曼一問,董莉莉與蕭婷婷都心跳加速。

見王小兵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心都佩服他腦子轉得,不然,那就窘了。

看著姚舒曼一手扶著一個,將董莉莉與蕭婷婷攙扶回女生宿舍,王小兵感到欣慰,他可以幫她們寫一張請假條,請兩節課。

三個美人走在一起,要數姚舒曼最高,蕭婷婷與董莉莉相差無幾,從後麵看她們的身形,都是那種腰細,臀圓,腿長的美女,隻要看了一眼,便教人入迷。王小兵暗暗下決心,要早些將姚舒曼的身子開發權弄到手。

畢竟,鮮花不等人。

美人,如果不主動去采摘,要麼會凋零,要麼會被別人采摘。

在社會上,美女天生就是被人泡的,如果不去泡,那別人就會去泡,反正她們有的是人要泡她們,隻有主動去泡,主動去采摘,才能耕耘她們的身子。

王小兵深懂此理。

他忽然記起董莉莉與蕭婷婷還沒吃早餐。

於是,他連忙到學校飯堂去打了兩份早餐,覷著姚舒曼離開了女生宿舍之後,便上了女生宿舍樓,把早餐送到兩位美女的宿舍前。

兩美女對他的體貼很滿意。

“你們要請假嗎?”他也不知她們要不要請假。

“哦,我先休息一會,可能會去上課。”蕭婷婷極少請假的。

“幫我請一節課吧,我要休息休息,不然,走路都沒力呢。”董莉莉立刻寫了一張請假條,讓王小兵帶給老師。

“婷婷,你也休息一節課吧。”他勸道。

“不了,我待會去上課,我應該可以走去的。”蕭婷婷是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剛剛與董莉莉一起服侍了王小兵,如今麵對著對方,她有些不自然,畢竟,這種事,要等磨合磨合,才能融洽的。

“那好吧。”他便下了樓,到飯堂去吃早餐。

剛走進飯堂,就碰到老爸王叢樂。

“爸。”王小兵道。

“差點忘記了,村長昨晚跟我說,叫你今天早上到村委去。幸好還來得及。”王叢樂突然記起來,拍著腦門,道。

“村長叫我到村委?什麼事?”王小兵問道。

“不清楚,”王叢樂如是道。

“好,吃了早餐就回村。”王小兵記得前段時間村長說過一下。

於是,他吃了一碗瘦肉粥與一碟炒河粉,便連忙回到男生宿舍,把董莉莉的請假條與自己的請假條交給謝家化。

“麻痹,小兵,你又要去打架嗎?”謝家化手癢道。

“回村。”王小兵老實道。

“那我也回去看看。”謝家化也寫了一張請假條。

“尼瑪,村長叫我回村委辦事,不是去玩。喏,拿去買煙抽,今天幫我爸在飯堂做點事。”王小兵遞了一張十元鈔票給他,道。

“麻痹,好。王叔很喜歡我做事的。”謝家化接了錢,憨厚笑道。

隨後,王小兵便騎摩托回村。

回到村,還不到早上八點鍾,回家取了兩支口紅,準備送給婦女主任郭愛月。因時間還早,便小睡了一會,到了九點鍾左右,便到村委去。

他到了村委之後,發現還沒有人來開會。

於是,便又到村長的雜貨店去轉一圈,但雜貨店也還沒有開門。

想到反正請了假,是以,又到村委建築物前等待。大約到了早上十點鍾,村長、支書等人便陸續來了。

大家一起進入會議室。

王小兵資曆最低,做起了斟茶倒水的活計。

眾人坐定之後,支書柳大鍾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吸了一口,掃視一眼,道:“下午會有縣的領導來檢查掃盲工作的效果,我們要做好準備,不能丟臉。”

頓了頓,又道:“這次如果不合格,那就要受到處罰。所以一定要千方百計搞過關。其實,被抽查的村子都是差不多的。不識字的人大把,隻要我們安排得好,就可創造出好成績。”

大家都佯裝在認真聆聽。

其實,各人都有點心不在焉,懶洋洋的樣子。

“現在就由王村長來布置一下工作,力爭取得好成績,為村子爭光。”柳大鍾二指夾著香煙,非常老練地抽了一口,左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道。

“剛才柳支書已說了,如果成績不達標,那是要受處罰的。別以為這是我跟柳支書的事,其實,也是你們的事。要是我們受罰了,你們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大家要同心協力,一起辦好這件事。”王家發嚴肅道。

除了柳大鍾之外,其他人點頭表示明白。

王家發又道:“關於這次抽查,據說會有一個小組來我們村。屆時將由鎮片區負責人帶領來到我們這檢查。片區負責人會提前來我們這,估計中午就會來,到時要準備好水果、茶水來招呼片區負責人。”

“我待會就去買水果。”王小兵主動道。

“好,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去辦,順便買幾條香煙回來,是了,你有足夠的錢吧?”王家發明顯是在敲竹杠。

“包在我身上,我有一個朋友是開煙酒店的,可以先賒回來,以後再還帳也行的。以我的名字先記帳。”王小兵可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他可以送禮,但不會無緣無故亂花錢。

“那就行。”王家發道。

其他人本來都怕王家發將這個任務交給自己。

如今,聽王小兵主動接了,鬆了一身,畢竟,這種先墊錢的事不是美事。

吸了一口煙,王家發又道:“這次,上麵來檢查,說是很嚴,但據以往的經驗來看,一般還是可以搞點小動作的。我們先選好幾戶識字的人家,到時帶他們去檢查就行了。等到檢查小組來了之後,不要讓村人到處亂走。”

村子有很多人不識字。

這個問題,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

在那年代,王小兵的上一輩人,讀書的人不多。所以識字的人很少。

而政府一直都想要將文盲率減下去,但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不經過十幾二十年,那是難以達到目的的。

政府也組織過群眾學習。

可是,成年人,要他學習,那是不適宜的。

如果是自己有興趣的,那是另一種說法,但實際上,許多成年人不願再學習,畢竟為了生計而奔波已夠累了,哪還有什麼興趣學習文化知識?

但政府很想早些看到成績,於是便經常搞不定期抽查。

而事實擺在那,難以短時間搞出成績,於是,便有人開始弄虛作假,其實,不作假也沒什麼事可做,上麵要求成績,下麵是不可能出成績,隻好亂搞了。

如今,東和村的成年人就有很多不識字的。

特別是婦女。

所以,一般抽查也是麵向婦女。

如果任由檢查小組的人隨便抽查,那成績肯定是不合格的。

是以,但凡被抽查到的村子,都會找一些識字的出來當作是重新學習而認識字的。這個法子被廣泛運用。

如此一來,便要送些禮給檢查小組,那檢查小組的人就會睜隻眼閉隻眼,出來走一趟,收收禮,喝喝茶,吃吃飯,也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

查檢小組來了,那肯定是要吃飯的。

王家發道:“我跟柳支書商量過,如果在村委請他們吃飯,好像不妥,所以決定請他們到君豪賓館用餐。”

“村長,我認識君豪賓館的莊經理,跟她還很熟,她給了我一個優惠,隻要我在那吃飯,就可以打五折的。這樣就可以省出不少錢。”王小兵舉手,然後不疾不徐道。

“好!”王家發道。

王小兵也算出了點風頭,表現了自己的能力。

會計唐誌義對王小兵本來就不滿,如今,見他頗為活躍,就更加不滿,不停地朝他翻白眼。

彈掉煙灰之後,王家發繼續道:“那到時就由王小兵去君豪賓館聯係好包廂,最好預訂兩個包廂,以防不夠座位,記得一定要辦妥。”

“知道。”王小兵點頭道。

“我們已找好了十戶人家,分別是王致忠家,王凱旋家……”王家發扳著手指,一家一家數下去。

說完之後,便又道:“這十戶人家就是我們要帶檢查小組去查檢的人,大家記在筆記本,到時不要帶錯了人家,誰出了錯,誰就負責任。我就說到這,一句話,就是希望我們取得好成績。”

“還有誰要補充嗎?”柳大鍾氣定神閑地環視一圈,問道。

眾人搖頭。

吐出一口煙,柳大鍾道:“會議就開到這,你們幾個搞搞衛生,將桌椅、茶杯都洗幹淨。”

說著,指了指王小兵、郭愛月,唐誌義等人。

會議散了之後,村長與支書離開了,唐誌義抽了支煙,也回家去了。計生專幹韓四也裝模作樣移了移會議室的桌椅,算是搞過衛生了,一閃身,便也溜走了。幾個組長說自己家有事,也走了。

這時,村委隻剩下王小兵與郭愛月了。

王小兵很忙。

他待會還要去買水果與到君豪賓館預訂包廂。

郭愛月見丈夫回家了,自己要是也走了,待會被柳大鍾知道了,會不好意思,於是勉強留了下來清洗茶杯、茶壺。

本來,王小兵感覺今天沒有什麼機會接近郭愛月了,不料上天有意賜給他機會,如果不好好把握,那也太對不起上帝了,之前,他已送了三支口紅給她,感覺她對自己有點意思了。

看著她那還算渾圓的臀部,他就想教訓一下她,讓她以後別那麼拽。

不過,他也不知能不能成功。

但不嚐試一番,又如何知道結果呢?

於是,他便下了決心,要使出渾身解數,看能不能泡到郭愛月。

“郭姐,你說我們村這次被抽查,會不會過關呢?”他先打破沉默,站在過道,問道。

“會吧。”郭愛月明顯塗了口紅。

“那就好,誒,郭姐,你今天的塗的口紅真好看。”他溜須拍馬了一句。

“噯,還行吧。”她露出笑容道:“這就是你送給我的口紅,用起來感覺蠻好的,下次再幫我買幾支吧,我到時給錢你。”

王小兵朝郭愛月走近了幾步。

隨即,朝外麵看了一眼,沒見到有其他人,便輕聲道:“郭姐,我帶了兩支給你。”說著,便從褲袋掏出兩支歐來雅牌子的口紅遞給她。

“哈?你又要送我啊?”郭愛月眉花眼笑道。

“以後,我再叫我朋友進一點好貨,拿給你。”他等待她伸手來接。

“那多少錢呢?我身上沒有帶錢,不如待會我回家去拿錢給你吧。”郭愛月想接,但又有點忸怩。

“郭姐,這是我真心送給你的,不要錢。這代表我一片誠心,喏,拿著吧。”他又朝她走近了一步,伸出手,已遞到她麵前了。

“那不好意思。”她裝模作樣道。

他暗暗歡喜。

畢竟,他覺得有希望。

“拿著,這點小意思,別這麼客氣。”他忽然用左手拉起她的右手,然後將口紅塞進她的手。

這是一個很親昵的動作。其實,他是在試探她,如果她甩手,並且表現出生氣,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別想再有進一步的發展了,要是她不甩手,而有點生氣的臉色,那還需要進一步的試探。

假如她既不甩手,也不生氣,那就有戲了。

果然,她不甩手。

而且,她也不生氣,隻是露出些許嬌羞之色。

“噯,真的不好意思拿你的啦。”她任由他握著自己的左手,含笑道。

“郭姐,你也知道你是我暗戀的人,應該懂得我一片誠心,拿著,這就代表著我火熱的心。”他握著她的左手,也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那好吧。”她裝出是被迫收下的。

“以後我會找更好的口紅送給你。”他輕輕地撫摸她的左手。

“哦,別這樣,被人看到不好呢,我還要洗茶杯。”她瞥了他一眼,與他那灼熱的眼神相接在一起,打了個大大的激靈,隨即,含羞地抽回了手,嬌聲道。

至此,他感覺要成功了。

心頭那份興奮,自不用說,每次征服一個美人,他都有一種自豪感。

於是,郭愛月在水槽前擦洗著茶具,背對著王小兵,其實,她也知道他正盯著自己,心撲通撲通跳著。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滿),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更新純文字


snaptime:2017-09-20 12:04:21  .exectimeㄩ0.160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