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77章 美人在懷


在被王小兵一陣強攻之後,林帶喜發覺臀部麻了起來。

而神秘山洞好像已裂開似的,她以為那“爆了”,其實,隻是因為他老二太過雄壯所致,使她有一種幻覺。

當他輕拍她美`臀的時候,她才有了知覺,但下麵被他撞得太利害,酸軟之極,一點力氣也沒有,加上神秘山洞還依然被他占領著,還是那麼脹鼓鼓的,她開始意識到他不是一般的男人了。

而女人,最清楚男人的需要了。

如今,林帶喜便清楚地知道王小兵依然可以再戰三百回合。

而她,下麵火辣辣的,如果再被他強攻數次,那估計要暈一天都醒不過來了,而第二天又極有可能走不了路。

是以,她終於明悟了。

想要獨占他,那是不可能的。

她暗忖桂文娟怎麼能頂得住,心好奇,決定找個時間問一問桂文娟。

畢竟,她自己被他弄暈了幾次,她想知道桂文娟是不是也一樣,如果桂文娟能頂住他的進攻,那就說明自己功力不足。

其實,她也怕聽到桂文娟說不會暈,那自己就糗大了,女人都是很看重這方麵的,床上功夫代表了女人的能力。如果床上功夫太弱,那會被其他女人笑話的,女人天生就有不低的床上功夫,但要是還敗在男人的胯下,那也太對不起上帝了。

不過,她沒有勇氣問桂文娟。

至少在短時間內不會。

“啊,你到底還能幹多少次啊?”林帶喜真心佩服王小兵了。

“老婆,如果你還要,那五六次應該是不成問題的。要嗎?”他渾身是勁,真的要幹起來,確實可以做到。

“別啊,下麵痛著呢,啊,都是你那麼用力,戳得人家下麵現在麻痛起來,啊,別動,讓人家休息休息嘛,你這樣搞人家,哪受得了啊,下麵真的要爆了啊”她吻了吻他的額頭,嬌聲道。

“好,那我輕些。”他道。

“啊,你那平時也一直這樣硬的嗎?”她好奇道。

“沒有,隻有見了你才會那麼硬的,它想跟你的小妹妹打招呼,所以特別熱情。”他將她放在床??在床上,趴在她的嬌軀上。

她嬌笑著。

半晌,才甜聲道:“嗯,胡說”

“真的,老婆,我小弟弟見了你的小妹妹會特別興奮的。”說著,又聳動老二。

“啊啊,別那麼用力,要是人家那爆了,看你怎麼才好,啊啊,輕啊”她怕又暈過去,連忙拍打他厚實的脊背,嬌嗔道。

“老婆,沒事的,不會爆的,你看,這不是還完完整整的嗎?”說時,他又重重頂了兩下,才道:“看吧,不用慌,隻是你的錯覺而已,老婆,我小弟弟有點想開炮了,可以嗎?”

他要送營養給她。

每次與美女做活的體育運動,他都會向美人們貢獻精華。

畢竟,隻有男人將精華留在了女人的神秘山洞,那才可以證明到過了那,在那開鑿過隧道。

“啊,別”她膩聲道。

“老婆,我忍不住了”他正在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

“啊,你沒戴套,不要啊,人家要是懷孕了怎麼辦啊啊”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懷孕了是好事啊,那是我們的愛情結晶,我就要開炮了,據說男人的那東西很滋補的,現在要獻給你了。”他感覺老二麵的精華已儲滿了,於是,以內勁作推力,忽地一抖老二,便開炮了。

那間,天都亮了。

那是做活體育運動時,男人最活的巔峰。

她也感受到一股暖流在體內湧動,知道他開炮了,嬌聲道:“嗯,人家叫你別射,你卻要射,打你”

說著,揮舞小粉拳輕捶他肩膀。

“老婆,我愛你。”他施展出“猛虎進洞”開始聳動老二。

“啊啊,你還要啊,剛射了又要,嗯,不讓人家休息,打你”雖是這麼說,但她卻摟緊了他的脖子。

他則辛勤地耕耘她的身子。

過癮!

在他艱辛地開鑿隧道時,心湧出二個字。

臥室的春音剛剛才停歇了一會,如今,又悠揚地響起來了,滿室生輝。

他也沒有驟然提高進攻速度與力量,先讓她休息休息,等她要感受到高朝的時候,便猛衝起來,助她速登上高朝,享受人生的活。

兩人已融為一體。

她終於完全接受了他,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了他。

而他也沒有使她失望,用自己的實力使她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朝,活無比。

兩人的身體都汗津津的,閃爍著激情的光澤,從她的俏臉上,可以看出她興奮之極,從他的眼神,則可以看出他堅毅的精神,還要繼續送給她高朝。

就在兩人活的時候,小客廳外傳來了敲門聲。

“篤篤,篤篤篤。”

因為是午休的時間,周圍很安靜。

那敲門聲雖不是很高,但在安靜的環境,顯得很響亮。

“你聽聽,好像有人在敲門?”王小兵首先聽到敲門聲,便停了下來,輕聲道。

林帶喜正在活之中,根本不曾聽到,而且檀口哼出春音,自己被自己的春音湮沒了,沒注意到外麵的情況。

聽到他提醒,她才聆聽起來。

“篤,篤篤篤。”

確定是敲門聲,她也聽到了,柔聲道:“好像是。”

“這個時候,誰會來找你呢?”他正與她做活的體育運動,暗忖那來訪之人真不識趣。

“這個就不知道了。”她如是道。

“要不要開門呢?”他輕輕聳動老二,問道。

“啊啊,不知會不會是我爸媽呢,要是不開門,那就不好了。”她也不想開門,但想到要是爸媽來了而不開門,又說不過去。

開或不開,他無所謂。

聽她那樣說,也知道她想開門,於是,道:“那我去看看。”

想到如果是她爸媽來了,那反正會遇到,自己去開門也一樣。於是,從她的神秘山洞拔出了雄壯的老二。

那間,她感到下麵空虛了。

他的老二依然青筋怒突,油光閃閃,具有王者風範。

也來不及擦拭老二上麵的泉水,便穿上了褲衩,赤腳走了出去,如果是她的爸媽,那他再回來穿衣服,如果不是,那就問對方有什麼事,將之打發走,再回來跟她大戰三百回合。

“誰啊?”他隔門問道。

敲門聲停了。

他在等著對方回答,如果不是她爸媽,連門都不用開了。

可是,門外的人選擇了沉默,並沒有回答,但也沒有繼續敲門,也不知在幹什麼。

忽然之間,他心頭湧起一股警惕,暗忖難道是仇家尋到了這?當想到這一層的時候,他立刻警戒起來,走到廚房,抄起一把菜刀,握在手,然後再走到門後,問道:“誰敲門?”

“篤篤篤”

這回,門外的人依然不回答。

不過,敲門聲比先前更急更響了,好像心情很著急似的。

按說,如果是仇家的話,一般聽到他這樣問,估計是不會再敲門了,要麼硬衝進來,要麼就找借口說是來修電表或修水管的。

可是,門外的人隻顧著敲門。

在這種情況下,王小兵覺得多半不是仇家。

於是,便右手握菜刀,左手擰動門把,藏身於門後,把門打開了一條二指寬的縫。

當他剛打開門的時候,門外的人好像急著進來,用力推了一下,幸好他之前有準備,用身體頂住了,沒有被推開,隨即,伸頭到那條縫隙瞥了一眼,心那股警惕鬆下來了,但多了一分尷尬。

門外站著的正是桂文娟。

她臉色訝然。

可能是不曾想到王小兵會在這的原故。

當聽到他的聲音在門後響起之際,她心頭隻湧起一個念頭:他跟阿喜也幹了?

畢竟,孤男寡女獨處一室,是非常容易發生幹柴烈火效應的,其實,男女在一起,多半是會做活體育運動的。

她不是嫉妒,隻是驚訝。

以往,她還想要林帶喜與自己一起服侍他呢。

隻是她想不到林帶喜與他有一腿,但之前自己卻不知道,加上未料到會在這遇上王小兵,所以才會震驚而已。

當聽到王小兵的聲音時,她便呆住了,是以,他問話的時候,她也忘記回答了,隻覺得自己來得不是時候,有些尷尬,心隻是在想一個問題:他什麼時候來的呢?

“娟姐。”王小兵訕訕笑道。

他雖知道她看得開,能接受自己與林帶喜有一腿的事實。

不過,驟然與她相見,他也有些發窘,畢竟男女情愛之事,一般都是比較秘密的。

“你什麼時候來的啊?我來找阿喜,她在嗎?”其實,桂文娟想找個借口離開,但想起他那不世出的老二,她就舍不得走開。

“在。”他把門打開。

她走了進來。

隨即,她美眸落在了他的身上。

當然不是欣賞他的胸肌,而是看他褲衩的真家夥。

見到他的小弟弟茁壯如斯,她便知道他剛剛與林帶喜做了活的體育運動了,因為他的褲衩上有點濕濕的痕跡,又頂起“小帳篷”,分明是硬起來而軟不下去。

“哦,你,哦……”她有些局促道。

“喜姐在麵。”他指著臥室。

“你們……”她更窘了。

他點了點頭。

這時,她忽然見他手拿著一把菜刀,又吃一驚,道:“你拿著菜刀幹什麼呢?”

“說來話長,就是怕仇家來尋仇,剛才我問的時候,不見你回答,還以為是仇家來了,所以拿把菜刀防身。”他如是道。

“誰要尋你仇?”她找話題道。

“那事說來很長,裹腳布都沒那麼長,我找時間告訴你。”說著,他走進廚房,將菜刀放好。

出來之後,見她還站在原來的位置,知道她有些尷尬,覺得反正都被她知道了,從她那渴望的眼神,他也猜到她其實也想要女人福利的,而自己還有能力滿足她,於是,走到她身邊,一把扛起她。

“啊,你幹什麼呢?”她驚喜道。

“娟姐,我們睡覺吧,現在是午休的時候。”說話間,已走進了臥室。

躺在床上的林帶喜早已知道是桂文娟來了,正在思忖要怎麼跟她說才好,畢竟是她先與王小兵有一腿的,在思索間,便已見他抱著她進來了。

而桂文娟也瞥見了林帶喜。

彼時,林帶喜並沒有穿上衣服,全身一絲不掛。

“小兵,你怎麼把她扛進來了呢?”林帶喜連忙用被單蓋在了身上,有點吃醋道。

“喜姐,娟姐她也想要,我就把扛進來了。我們都是一家人。”他把桂文娟也放在了床上,便開始脫她衣服。

“嗯,別嘛”桂文娟臉紅道。

“娟姐,來吧,別害羞,大家都是一家人。”他一扯,便脫掉了她的上衣。

“小兵,你這是幹什麼啊,她可能不想幹呢,你為什麼為難人家啊,這我家耶”林帶喜嬌羞道。

他可不管那麼多。

隻一心一意脫桂文娟的衣服。

桂文娟佯裝不願意,其實心非常想得到他愛的滋潤。

是以,在他扒她衣服的時候,她根本沒有阻撓,而是任由他脫,隻是有林帶喜在場,不然,她自己都脫了。

轉眼間,桂文娟也赤裸了。

“小兵,你們,嗯,不要在我家嘛”林帶喜嘟著紅唇嗔道。

“喜姐,我們一起活吧。娟姐,來。”說著,他便扛起桂文娟雙腿,祭出古今聞名的“老漢推車”,把老二往她胯下一送,便穿越了那片挪威森林,輕車熟路地找到了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

“噗!”

一聲清脆的肉響。

而他的老二則已齊根臥在了她的神秘山洞。

“啊啊”桂文娟檀口立時哼出了春音,美眸秋波蕩漾,分明是在享受了。

於是,他一上來便使出十成功力,開始在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以最堅韌的毅力,誓要把她送上高朝。

“啊啊……”

桂文娟張圓了檀口,春音飄飄。

而在一旁觀看的林帶喜既害羞又有點嫉妒,咬著紅潤下唇,不知如何是好。

聽著那熟悉而撩人的“啊啊”春音,林帶喜也按捺不住了,體內的欲`火又升了起來,不過,她下麵還痛,既想與他幹又不想與他幹。

“小兵”林帶喜嬌聲道。

“喜姐,待會就輪到你了。別急。”他安慰道。

“你看你,把這張床都要震塌了。嗯,你們……”林帶喜爬了過來,揮舞著小粉拳輕捶著他。

“喜姐,別急嘛,就會輪到你了。待會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他雙手扛著桂文娟的兩腿,騰不出手來祭出鐵爪功去攀登林帶喜的雙峰,隻好勸道。

不過,聽到春音便如吃了春`藥,林帶喜哪按捺得住。

“我不,你們……”她摟著他,搖他。

“啊啊,阿喜,讓我活一下嘛,別搖他啊啊”桂文娟正在享受之中,也勸道。

“嗯,我不,這是我家,你們在這幹,這是我的床耶,你看,你們的水都弄濕我的床了,嗯不許你們……”林帶喜繼續推著王小兵。

他也知道林帶喜想要了。

心念一轉,已想出了應對的法子。

於是,雙手摟著桂文娟的纖腰,將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旋即,他仰躺下去,使桂文娟坐在自己的身子上,吩咐道:“娟姐,使出你的‘觀音坐蓮’吧,我要侍侯喜姐。”

“啊,好”桂文娟撅著美`臀,開始施展“觀音坐蓮”,十分誘人。

他那擎天柱則以靜製動。

這時,他雙手騰出來,便一把將林帶喜抱住。

在這種激情時刻,他也希望自己再多一條老二,可是,上帝嫉妒他,不給他二條老二,是以,他難以同時使林帶喜登上高朝的巔峰。

不過,他有辦法滿足她。

前不久,他就遇到這種情況,那是他與謝月雯還有羅蓮花做活體育運動時遇到的。

當時,兩美女都希望第一時間得到他愛的滋潤,可是,他隻有一條不世出的老二,除非是一秒鍾可以連打二洞,不然,就難以在同一時間內將她們送上高朝。

彼時,兩美女都如饑似渴。

是以,他福至心靈,立時創造出一項絕技。

他給那招絕技起了一個比較普通的名字,叫做:二指神功。

這“二指神功”在硬度上,與他的老二有得一拚,但在長度與粗度來看,則是比他的老二要遜色一籌。

可是,在急用之際,施展出“二指神功”,也可以起到非同一般的效果,那時,他就是用“二指神功”分別服侍二女,從而做到了三人一起大動的效果,確實非常有意思。

如今,又遇到相同的問題。

他依然可以依樣畫葫蘆,把“二指神功”祭出來便行了。

於是,他左手抱住林帶喜的左大腿,右手食中二指伸直並攏在一起,隨即,將功力運於指上,看準了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了過去。

“噗!”

他的“二批神功”果然了得。

又又準,隻一刺,便已深入了林帶喜的神秘山洞。

下一秒,他將“二指神功”的頻率提至最高,在她的神秘山洞進進出出,幫助她開鑿隧道。

“啊啊啊”

林帶喜渾身打激靈,終於又有一點感覺了。

雖然沒有他老二進來時那種脹鼓鼓的感覺,但也可稍解燃眉之急了。

此時,三人都在活之中了。桂文娟施展的是“觀音坐蓮”,已頗為純熟,豐`臀一撅一落間,都顯出女中豪傑的手段。

室內兩種“啊啊”春音交織在一起,而那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噗噗”聲也有兩種,四種聲音匯聚在一起,真正形成了一曲活的交響曲,估計神仙聽了也要流鼻血。這活的交響曲實在太美妙了。

約莫十分鍾之後。

桂文娟功力下降,已撅不動美`臀了。

畢竟,她的功力還比不上他,想要用一招“觀音坐蓮”來征服他,那隻能是癡人說夢。

而他,依然功力雄渾,“二指神功”的進攻頻率一點也沒有慢下來,在林帶喜的神秘山洞帶出大量的泉水,點戳之間,都使她“啊啊”嬌呼。

一會,桂文娟累得趴在了他的身上。

這時,他知道該行動了。

於是,一翻身,坐了起來,將桂文娟抱放在床上。

下一秒,他扛起她兩腿,再次以“老漢推車”進入了她的嬌軀,隨即,便大動起來。

而林帶喜被他的“二指神功”侍侯了十分鍾,身子軟綿綿了,腦海的興奮還未消褪,也顧不得他去跟桂文娟做活的體育運動了。隻趴在了床上,細細品味他剛才的進攻。

是以,他有充足的時間進攻桂文娟。

他如豹子一樣抖動著。

“啊啊……”桂文娟醉眼眯成一條縫,春音狂噴。

“娟姐,頂住啊。”他卻把速度越提越高,進出之間,都是以萬鈞之力而為。

而林帶喜看著這一幕,想到他也是那樣撞擊自己的,心既興奮又驚訝,隻有作為旁觀者的時候,才能發現他是那麼的矯健,那麼的有力,那麼的專業,一進一出間,既又準,而且,還每次都是齊根深入內部。

這種開鑿隧道的敬業精神,使她佩服得五體投地。

她人生中還是初次見到。

隨著王小兵如狂龍出海的大動,不消五分鍾,重重一挺,便將桂文娟送上第一波高朝。

桂文娟“啊”地一聲,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但她的身子還在劇烈地顫動,因為他還繼續在開鑿她胯下神秘山洞的隧道。

這時,林帶喜嬌聲道:“小兵,她暈了”

她的意思很明顯。

那就是其實她也想要,隻是不好意思說得那麼露骨。

而他,早已知她在一旁看得欲`火焚身了,如果不幫她降降火,那她體內的經脈可能會受傷。

他是一位喜歡助人的人,更喜歡幫助美人。如今,美人體內有欲`火,他要去幫她降一降,以萬分的熱情,要使她變回正常狀態,隻要進入她的神秘山洞,便行了。

於是,從桂文娟的神秘山洞拔出了擎天柱。

“啊”

看著他的擎天柱,林帶喜驚喜低呼一聲。

“喜姐,我還要,準備好了嗎?”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便朝她撲了過去。

“啊,人家下麵好痛,你壞死了,又想幹人家,你到底有多少個情人,老實告訴我”她佯裝不想,但非常配合他,還投懷送抱,倒進了他的懷。

他抱著她下了床。

隨即,右手扛起她的左腿,隻讓她右大腿落地作支撐。

這種架式,分明是他要施展出聞名已久的“金雞獨立”這招絕招了。可是,林帶喜看不出來。

“啊,你幹什麼啊,人家還要睡午覺呢,我打你,搞到人家睡不了覺。”他雙手摟緊他的脖子,用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不停地磨著他結實的胸膛,佯裝微慍道。

“老婆,我要。”他屁股一挺。

隻聽到“噗”一聲,便又已進入了她的身子。

兩人又天衣無縫地完全結合成一體了,他就是她,她就是他,分不出來誰是誰了。

“別啊,輕啊,人家那還痛呢,啊啊,你那麼大力弄得人家站都站不穩了,啊啊,小兵”她這時才知道他又開始大動了,隻得連忙求饒道。

可是,他非常敬業。

隻要開始了開鑿隧道,那就會盡全力去幹。

如今,已進入了她的神秘山洞,那就會盡心盡意地開發,絕不敷衍。

不消五分鍾,他的加速度便提至了最高,抖動老二的速度極為駭人,進進出出,幻影連成一線,比剛才施展的“二指神功”要更勝一籌。

“啊啊……”

林帶喜又張圓了檀口,噴出春音。

在這對戰之中,她哪是他對手,轉眼間,便渾身軟成一灘爛泥了。

如果不是他用左手勾住了她的纖腰,她必然要坐下去,沒法子再站直了,畢竟她腰酸腿軟,沒力氣站立了。

泉水沿著她右腿流到地上。

約莫七分鍾之後,在他重重一頂之下,她“啊”地一聲,也暈過去了。

而他還在繼續大動著,一連再戳了十數下,才停下來,將她抱上床,讓她與桂文娟都睡在床上,而他則坐在兩美女中間。

看著她們白嫩而汗津津的嬌軀,他感到頗為自豪,經過自己一番艱辛的耕耘,終於將她們的身子都開發了數遍,打通了她們胯下神秘山洞的隧道,為人類造福,功不可沒。看著看著,他便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將她們的身子吻了數遍。

隨即,又將她們抱起來,讓她們分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如此一來,他便可欣賞四座雪山。

她們的雪山擠壓著他結實的胸膛,使他感到頗為幸福。

男人如斯,夫複何求?他享受了人生最高境界的活,此時的他無憂無慮,於是,祭出柔舌功,勇攀她們的雪山。

將她們的雪山吻了十數遍之後,才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抽著。香煙是男人不可缺少的解悶之物,而美人又是男人最喜歡的活源泉。如今,香煙在手,美人在懷,他感到滿足。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12:03:41  .exectimeㄩ0.19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