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75章 傳授觀音坐蓮


女人的情感是很複雜的。

一會是晴天,一會是陰雲密布,讓人難以捉摸。

林帶喜就是這樣,她既有點想跟王小兵做活的體育運動,但又不想,如此一來,前一秒還想,後一秒又不想,變化多端。

如今,當她被他的老二摩擦著下體的時候,欲`火便幾乎把理智打敗了。

她心回響著一個聲音:幹吧。

還沒有進入臥室的時候,她就被他愛撫得下麵溢出泉水了。

此時,又被他的老二隔著一條內褲不停地摩擦著,就更加把持不住,神秘山洞急湧著泉水,不但把她的內褲弄得更濕,也滋潤了他的老二,好像要幫他老二降降溫一樣。

他已感覺到她胯下濕漉漉了。

成功在即!

在這種關鍵時刻,他更賣力地聳動老二,道:“喜姐,要嗎?”

“啊,啊,你壞,別磨我,我要穿褲子啊啊”她嬌羞之極,又伸手握住了他的老二。

“喜姐,輕點。”他也有求饒的時候。

聽到他求饒,她心倒湧起一抹意,於是,又握緊了一分。

他知道,如果再求饒,她就會再握緊一分,自己的老二雖是大將軍,但也會有受傷的時候,是以,得解救老二出來。

心念一轉,便想到了應對的法子。

想要解救老二,那就得采取迂回曲折的方式才行。

於是,他立刻使用圍魏救趙的策略,雙手施展出鐵爪功,往上一移,便登上了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上。

隨即,狂`揉著。

“啊”

她不得兩手回防。

此時,他的老二果然便得到了解放。

旋即,他用雙腳不停地蹬她的褲子,生生將她的褲子蹬脫了。

“啊,你你,我要起床了,你點放開人家,啊,別磨我”她也隻剩下一條內褲了。

“喜姐。”他輕聳老二。

雖是隔著一層內褲,但兩人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私`處的溫暖。

“啊,你把你的小弟弟退出去啊,人家下麵好酥麻,啊啊,你點嘛”她雙手要護著酥胸,晃著美`臀,不過,?過,更與他的老二產生互動。

“好。”他同意道。

“那你趕吧。”她心的情緒很複雜。

“就行了,不用催。”他緩緩地拖動老二,好像要退出去一樣。

不過,到了這一步,他隻有前進,不能後退,不然,欲`火焚身將是最終的結果,是以,他不可能停下來。

她屏息等他行動。

在他的小弟弟緩緩後退之際,她心湧一股惆悵。

正在她覺得他可能真的會退出去的時候,忽然發現他說要退出去是假,而想脫自己的內褲是真,那間,她既驚又喜。

“啊,你幹什麼啊”她嬌呼道。

“喜姐,你內褲濕了,脫下來吧。”他已將她的內褲褪到臀部以下了。

“啊啊,不,別脫我的內褲啊,你好壞”她輕晃著美`臀,連忙伸手去拉著內褲,不讓他繼續扯下去。

可是,這時,他的老二卻又挺了進來,正好卡在她的神秘山洞與內褲之間,跟先前卡住她的褲子一樣,如果她要提上內褲,那就得叫他將小弟弟退出去,不然,那就穿不了內褲了。

“喜姐,脫吧。”他勸道。

“啊,不,你別磨我下麵啊”她渾身打激靈。

因為他的老二已零距離貼著她胯下的敏感之處了,濕濕的,暖暖的,在那片挪威森林,有一口泉眼,正在汩汩地溢出大量的泉水,似乎在招呼他的小弟弟先洗個澡,然後再進入麵作友好的訪問。

她提著內褲,但又不用力往上提。

而他,已窺知了她的心思,於是,在攥著她內褲的時候,不停聳動老二。

“喜姐,你下麵好濕啊,出了那麼多水,待會我洗水給你洗澡,喜姐,要嗎?”他的老二已青筋怒突,濕漉漉了。

“嗯,你壞”她再也按捺不住了。

欲`火已升到了最高點。

如果她真的拒絕,那必然會說“你給我出去”這種話。

可是,如今她既不叫他將小弟弟退出去,也不鼓勵他進攻,那就說明她心底最後一道防線要崩潰了。

不消半分鍾,他的老二便熟悉了她胯下的挪威森林。

而兩人也擦出了火花。

“啊啊”

她半眯著美眸,嬌哼著。

雖然他的老二還沒有進入她的神秘山洞,隻在外麵已使她著迷了。

隨即,他嚐試著放開了手,不再攥著她的內褲,她也不再往上提了,於是,便祭出鐵爪功,登上她的雙峰,十分用心地揉著。

“啊,你,你壞,我要去倒開水喝,你別揉人家嘛,嗯,好酸”她身子已越來越軟,要成一灘爛泥了,體溫也越來越高了,更加撩人了,使人挨上之後,就想進入她的體內。

“喜姐,你好棒。”他由衷道。

“嗯啊,人家跟你不是情侶,你卻要睡人家”她嬌聲道。

“喜姐,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啊,我倆現在是情侶了。”他知道她心有這個疙瘩,連忙答應道。

她需要的是一種關係。

如今,他已滿足了她,在這種情況下,她心的防線崩潰了。

於是,他也不客氣,雙手攥著她的內褲往下一扯,她也不再拉著內褲了,隻由著他把自己的內褲脫掉了。

至此,兩人都一絲不掛了。

他立刻一個翻身便趴在了她白嫩的嬌軀上麵。

“啊,你別趴在人家的身上,你壞死了,我要打你”她身子軟綿綿的,揮著小粉拳,無力地捶打她的雙肩。

“喜姐,你的身子真嫩`滑,好白啊,好有彈性啊,我好喜歡。”他吻著她胸前的飽滿雪山,右手愛撫著她的美`臀,感受她肌膚的油膩與溫潤,真心道。

“啊,你別戳人家”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隨即,輕晃著身子。

不過,他趴在她的嬌軀上,已固定了她的身子。

何況,他已分開了她的雙腿,而他的老二又具有衛星一樣的定位功能,早已在那片茂密的挪威森林找到了正確的神秘山洞,鎖定了目標,老二的先頭部隊已抵達洞口,隻等主人一聲令下,便往衝了。

他能感覺她下麵的泉水越來越多了。

“喜姐,我沒有戳你。別晃,讓我們看一看這床墊是好還是壞。”他雙手捧著她的豐`臀,準備發起總進攻了。

對於總進攻如何打,他頗為有心得,畢竟,他在不少美女的神秘山洞洞口前發起過總進攻,無一例外都成功地攻破了城門,進入了她們胯下那正確的神秘山洞,與她們的小妹妹進行最友好的交流。

如今,他以萬分的幹勁,準備跟她交流交流。

畢竟,孤男寡女更需要交流。

他將功力凝聚到老二之上,也不用怎麼動作,隻穩步輕輕一撅屁股,便往她體內送進了一點點。

“啊啊,你別進去,你出去,你幹什麼嘛,為什麼要進去呢,嗯,你壞死了啊啊”畢竟,她也需要麵子,之前不願意,如果現在不表現出一點掙紮,那感覺會被他笑話。

“喜姐,我沒有進去。”他隻得先安慰她。

“啊”她咬著下唇,嬌羞之極。

隨即,他又往挺進。

“啊,叫你別進,怎麼還要進呢”她感覺下麵被撐開了。

“喜姐,我不想進去,你一晃臀,我就滑進去了。”他雙手掰著她的美`臀,狡辯道。

“我不啊,你點出去,人家還沒有想跟你做呢,你為什麼要進來呢,我還要喝開水。”她也不知自己在說什麼了,腦海隻浮現著他雄壯的老二,其實已處於一種陶醉的狀態了。

“喜姐,我這就出去。”他忽然道。

其實,這是不可能的。

不過,她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心又有點失落。

因為他確實在緩緩拖著老二退出去了,所以她更加焦急了,到了這個份上,她其實也想要。

畢竟,衣服都脫光了,又被他愛撫了大半天,欲`火被撩撥起來了,如果不降火,她也會被欲`火燒壞經脈。何況,他的老二先頭部隊都已進來了,還要退出去,那有什麼意義呢?

笨!

她心暗罵著他。

正在她以為他要退出去的時候,他其實是在凝聚功力於老二之上。

在發起總進攻之前,如果力量不夠,那就可能難以一下子齊根殺進她的神秘山洞,是以,得先凝聚力量,集中足夠的力量,便可一炮而紅。

如今,他正在收腹挺胸。

忽然之間,他屁股重重一挺,風馳電掣般戳了過去。

隻聽到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噗”一聲清脆的聲響,他的老二便齊根殺進了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感受那種特別的肉動。

“啊”

她檀口張圓了。

那一那間,她下麵脹鼓鼓的,被塞得滿滿的。

一股巨大的感從交接處彌漫開來,像滔滔洪水一樣湧向她的腦際,使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嗯啊,我叫你出去,你卻還要進來,你全部都進來了嗎?”她心感到喜悅,但嘴上卻不肯承認自己接受他的進攻,嬌嗔道。

“是。”他老實道。

“你壞,啊啊,我打你”她隻輕輕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隨即,便摟緊了他的脖子。

在這種激情大戰之中,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胯下了,根本沒空再去打他。他滾燙的老二已在她的體內作客了,她能感受到他老二的萬分熱情與無限的激情。

“喜姐,我要。”他如是道。

“啊嗯,不嘛,嗯”她欲要還拒道。

而他,已看出她的心思了,是以,立時祭出柔舌功,堵住了她的檀口。

隨即,便拖動老二,在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搞開發活動,準備開鑿出一條人類最向往的活隧道。以他豐富的開鑿隧道經驗來說,在她神秘山洞打通隧道,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隻見他緩緩地撅動屁股。

因為是初次與她交戰,他體貼她,不想橫衝直闖。

是以,才會輕進輕出,以最悠閑的方式在她的神秘山洞先熱熱身,待會再正式高速開鑿起來。

“啊啊”

她檀口半張,氣如蘭,哼著春音。

“喜姐,喜歡嗎?”他一邊小動一邊輕聲詢問道。

“啊,啊,你嗯,不告訴你啊,啊啊”她嘴角溢出濃鬱的笑意,明顯對他的進攻感到比較滿意。

兩人的肉體完全結合在一起,正在尋找上帝賜與的活源泉。從那肉與肉的摩擦之中,他與她都感到無窮的感正像海潮一樣鋪天蓋地而來,湮沒了兩人,使他與她置身於另一個活的世界。

至此,她不再糾結了。

畢竟他已殺了進來,如今正在激情大戰。

下麵那一點被他攻破之後,她心底的最後防線也崩潰了,剩下的就是盡情享受了。

聽著她那誘人而甜膩的“啊啊”春音,便能知道她此時極為享受,沒有絲毫的不滿。如果她不想給他,早就用全力去推他或打他了。莫要看她隻是個女子,其實,她要是真的凶起來,也有點難對付的。

畢竟,她也是在黑道上混的。

他憑自己的一套采花經驗獲得了她身子的開發權。

如今,正在辛勤地開發屬於自己的領地,要把那變成更美好的地方,使她享受到最有味道的激情。

不消五分鍾,她美`臀下麵的那部分床墊便被她溢出來的泉水潤濕了,而且,以她泉水外溢的速度,估計不出十分鍾,便會潤濕更多的床墊麵積。

“喜姐,我要大動了。”他輕聲道。

“啊,你壞,明明是在大動了,還說要大動呢,啊啊”她俏臉紅暈飛舞,嬌聲道。

“喜姐,那你做好準備了,我大動起來,那就是出全力的了。現在隻是輕輕地幹而已。”他已坐了起來,雙手扛住她兩腿,準備祭出鬼神羨慕的“老漢推車”了。他這招“老漢推車”一旦推起來,那就極為剛猛,女人多半要在一片“啊啊”聲中求饒。

“咯咯,啊啊騙人啊”她不信道。

他隻好用行動來說話。

隨即,開始將加速度提上去,進出之間,力量加大。

而她,因為與他熱身了數分鍾,在他的加速度還沒提至最大的時候,其實也還沒感到不適。

“啊,小兵啊,你告訴啊,我,你到底啊,有多少個情人?啊啊”她心還是想問一問他,看自己在他心屬於什麼位置,畢竟跟他做了活的體育運動,如果什麼也不是,那她會不舒服的。

“喜姐,沒幾個。”他埋頭苦幹。

“啊啊,那我啊,跟你是什麼關係啊啊”她打破沙鍋問到底。

“喜姐,我倆是情侶,我會好好愛你的,愛你到天荒地老,一輩子對你好。”他一邊發誓一邊大動著。

“啊啊,你啊啊……”她感到下麵火辣起來了。

他正全力進攻。

“啊啊輕啊……”她拍著他的手臂,求饒道。

“喜姐,輕不了啊,我大動起來,就這樣子的。”他要讓她見識一下自己的威猛。

在他連續不斷的高速開鑿之下,她的身子劇烈震動起來,四肢百骸似乎都要散開了,特別是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晃得更加利害,看樣子好像要坍塌下來,怵目驚心,教人不忍看下去。

而他還在提高加速度。

“噗噗……”

那肉與肉碰撞的聲音越來越密,越來越響。

她檀口張圓了,可能想說一句求饒的話,可是,噴出來的卻是“啊啊”春音。

那“噗噗”聲與“啊啊”春音交織在一起,使枯燥的室內平添三分情趣,教人聽了精神百倍。

王小兵向來想為天下萬千學子創造一套極高學習效率的學習方法。如今,他就在思忖要是有董莉莉等美女在這就好了,那就可以叫她們輔導自己學習文化知識,在這麼興奮的時候,估計學會十句英語口語都不在話下。

“喜姐,爽嗎?”他問道。

“啊啊……”她醉眼半眯,隻能用春音來回答。

他以全力抖動老二,一進一出間,都是經典中的經典,帶出許多泉水,飛濺到床墊上麵。

隨著他越來越的進攻頻率,她檀口哼出的“啊啊”春音也漸漸地變弱了,分明是她要暈過去了,俏臉卻越來越紅,像是水蜜`桃一樣,嬌豔欲滴。

果然,在他重重一頂之下,她“啊”地一聲,身子一軟,便興奮地暈了。

他還在辛勤地耕作。

又戳了十數下,他才停下來,畢竟第一次與她交戰,得體貼她。

於是,便將她抱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祭出柔舌功登上她雙峰,在那與她的兩顆粉紅切磋,而雙手也沒閑著,施展出太掌極,愛撫著她的豐`臀。

看著她汗津津的嬌軀,他感到很自豪。

畢竟,他隻要出戰,少有美女能頂得住他強大的進攻,在聆聽那優美的“啊啊”聲中,他征服了她們。

不是每個男人都能做到的,畢竟他是男人中的戰鬥機,才有這種過人的能力,一旦大動起來,美女們注定要在“啊啊”聲中暈過去,但也可以從他那學到絕招,但凡與他做過活體育運動的美女,都學會了“觀音坐蓮”。

現在,隻有林帶喜還沒學會。

所以,他決定傳授給她,讓她學一技防身。

在她雙峰上吻了數十遍之後,才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

“嚶嚀”一聲,她悠悠地醒過來了,微微睜開美眸,含情脈脈地凝視著他,膩聲道:“啊,小兵,我剛才暈了嗎?”

“是啊,喜姐,你剛才暈了。你忘記了嗎?感覺還行嗎?你沒有做好準備是不是?”他用手將她淩亂而濡`濕的秀發梳理一番,吻了一下她濕潤的紅唇,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輕聲問道。

“啊,人家暈了,都是你弄的”她輕扭腰肢。

這時,才發現下麵依然飽滿。

“啊”地一聲,她嬌羞道:“你那還在我麵啊?”

“是,喜姐,我還要呢,你要嗎?”他以最精妙的太極掌愛撫著她渾圓而豐滿的美`臀,興奮道。

“嗯,你壞死了,搞人家,又那麼用力,把人家搞暈了,嗯,不理你了”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用雙峰磨他結實的胸膛,撒嬌道。

“來吧,喜姐。”他笑道。

“嗯,不囉,你占人家便宜”她嘟著紅唇道。

他也顧不得那麼多,老二的欲`火還沒降到一半,於是,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繼續做著活的體育運動。

“啊啊”她檀口春音縹緲。

那膩人的春音就在他的耳畔飄過,不少都溜進了他的耳朵,使他欲`火又上升了。

於是,他便躺在床上,讓她坐在自己的身上,笑道:“喜姐,你會‘觀音坐蓮’嗎?如果不會,我教你。”

“什麼是‘觀音坐蓮’啊?”她果然不懂。

畢竟,那年代就是這樣的。

於是,他耐心道:“來,很容易學會的,我教你。你這樣撅著臀一上一下就行了。”

他邊說邊捧著她的美`臀,使她的美`臀作上下運動,這樣,他的老二也一樣能在她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並不會影響質量。

“嗯,人家不想學啊啊”雖是這麼說,但她還是按照他說的去做。

果然,她也有點悟性。

隻聽他說了一遍,如今,便也做得有模有樣了。

他則雙手祭出鐵爪功,再次登上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一手抓住一座雪山,與她切磋起來。

雖是剛剛學會“觀音坐蓮”,但她已用得頗為純熟,意欲用這一招征服他,所以,她撅動美`臀的頻率也頗高,泉水更加多地溢出來,弄得他胯下都濕漉漉了。

而他,也用鐵爪功回敬她。

兩人鬥得難分難解。

不過,她的功力畢竟不如他,約莫十分鍾之後,她便趴在他的身上了。

“喜姐,累了嗎?再繼續啊。”他輕輕拍打著她的豐`臀,聳動老二,保持著開鑿隧道,鼓勵道。

“啊,人家沒力了”她嬌聲道。

“那輪到我了。”他笑道。

隨即,又坐了起來,將她抱放在床上,然後,在老二始終深臥在她神秘山洞的情況下,扳轉她的身子,使她側臥在床上,便坐在她的右大腿上,而雙手則抱住她的左大腿。

如果與他做過活體育運動的美人,都知道他要使出哪一招了。

但林帶喜並不熟悉。

“啊,你要幹什麼啊”她感覺怪怪的。

“喜姐,我要大動了,做好準備了嗎?”他又撅動屁股。

至此,她才知道他這又是一招絕招,隻得求饒道:“啊啊,小兵啊,不要那麼重啊啊”

他像是坐在一葉隨風而飄的小舟上,抱緊她的左大腿,隻管大動著,有點喘息道:“喜姐,我盡量輕些就是了。別怕,我會讓你變成神仙姐姐的。”

“啊啊……”

她還想說什麼,可是已說不出來了。

當他咬著牙關,開始大動之後,她隻有發出“啊啊”春音的份了。

室內剛剛春音餘韻還沒有消散,如今,新的春音又已響起,簡直是蓬蓽生輝,屋不在大,有春音則爽。

隨著他新的一輪強攻,她又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痛並樂著,胯下產生火辣辣的痛楚,但同時,也有無窮的感湧向腦中樞神經,使她飄飄欲仙,確實活似神仙了,在這種美妙的時刻,她隻有享受的份了。

不消十分鍾。

他又重重一挺,便再次送她上了高朝。

當然,她也被興奮衝得又暈了過去,還沒來得及好好品味,便已不省人事了。

看著她白花花的嬌軀,他感到非常滿意,想到她一上來便接連暈了兩次,估計她不會再懷疑自己作為男人戰鬥機的能力了。

在這種興奮未消之際,抽一支香煙,就是一種很好的享受。畢竟,男人煙癮來了,不抽不行,口水會變淡,感覺不舒服,於是,他便將她抱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私`處依然緊緊相接在一起,隨即,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抽起來。

煙氣繚繞中,他思緒活躍。

想不到蝴蝶幫的正副幫主都被自己睡了,不禁湧起一股成功感。

在一年多以前,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可以跟蝴蝶幫的正副幫主都睡覺,做這麼高尚的活體育運動。

那時,蝴蝶幫便存在了,他也聽說過,而且,也見過林帶喜與桂文娟,覺得她們也是美人,但隻是過過眼癮而已,不曾想過有一天會跟她們相熟,更沒想過會有一天跟她們在床上一起鍛煉身體。

確實,世事難料。

就是最有實力的算命先生,也難以算出這種結果。

人生就是這樣,看不到未來,也正因為對將來不可預測,才充滿了變數。

不然,要是一個人早知道自己的人生會怎麼樣,就像看電影一樣,那就如同嚼蠟,十分無味了。

他知道桂文娟是看得比較開的,並且願意與其他美人一起分享自己的強大的,所以,縱使她知道了自己跟林帶喜睡過了,也不會有什麼吃醋。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08:30:27  .exectimeㄩ0.15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