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71章 請美女幫主做保鏢


在王小兵的人生,遇到的美人之中,除了洪東妹之外,估計就要算龍非最狡黠了。[小說TXT下載 wwW.80txt.COM]

洪東妹是女人中的英豪,不論是打架能力,還是智計方麵,都是巾幗中的佼佼者,不比須眉差,隻看她混得風生水起,便知她的綜合實力了。

而龍非,也跟洪東妹有得一拚。

不過,她可能沒有洪東妹的那種出眾氣魄,少了一點豪爽。

說她有點陰柔,那不對,她是一個剛柔相結合的美少女,像她這種人,是最難對付的。

王小兵就感覺到與她較量,真的要費些腦筋,幸好他也還算有點智慧,不然,被她賣了豬仔還要感謝她呢。他知道,想要徹底征服她,那得下一番苦工。

他有信心。

畢竟,他已把握住了對付她的大方向。

隻要大方向對了,那就容易取得成功,而且,他在她麵前示弱,也使她更加大意。

從剛才一番談話之中,他就感到她已漸漸掉入了自己設計好的陷阱,這種陷阱,無形無跡,不是一兩天能築成的,而是經過許多日子,才能使之困住她。

其實,事實也正像他想的那樣。

龍非自大了。

一個聰明人,如果自己冷靜、不驕不躁與不自大,那別人是很難打敗那個聰明人的。

很多聰明人都是被自己打敗的,並非真的是對手太過強大。自己可以戰勝自己,同樣,自己也可以打敗自己。

如今,王小兵隻是相當於對龍非施了一點“催化劑”,這“催化劑”就是容易使她自驕自傲的各種示弱。他沒辦法直接使她大意,隻有采取迂回的方式,使她自己打敗自己而變得大意。

雖還沒完全成功,但他已有了一個好開頭。

在“家旺家私”看床墊的林帶喜聽到摩托跑車的聲音,便看過來。

見到王小兵搭著養生堂的員工龍非,便暗忖他是不是已把龍非泡上床了。她是知道桂文娟與他有一腿的,她自己也對他有些意思。

不過,因為桂文娟極可能跟他有了肌膚之親,是以,她自己不想再插足進去,畢竟,她還不習慣與另一個女人一起分享同一個男人,縱使那個女人是自己的姐妹淘,她也不願意。

愛情是自私的。

在剛看到王小兵與龍非那那間,她也有點吃醋。

不過,想到自己又不是他的女朋友,那抹淡淡的醋意隨即煙消雲散了。

“喜姐,真巧啊,想不到在這也能碰到你。你要買床墊嗎?”王小兵當先向林帶喜打招呼,笑道。

“咯咯,是有幾天沒見你,最近在忙什麼呢?怎麼不見你到溜冰場去玩呢。家的床墊有些壞了,想買一張新的。”林帶喜掃視一眼兩人,含笑道。

“忙各種事。”王小兵如是道。

說著,便用專家式的鑒賞眼光在林帶喜的身子上逡巡一遍。

林帶喜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不敢與他灼熱的目光對視,連忙移開了視線,又不好意思說他,便任由他看了。

雖是短短的欣賞三五秒鍾,但以王小兵那慣於觀察美人的眼光而言,早就足夠了。他的目光先是在林帶喜如玉的脖子開始往下移,瞬間便領略了她酥胸高隆的英姿,隨即,又欣賞了她盈盈一握的纖腰,其實,最使他感性趣的,還是她那渾圓而比較翹的美`臀。

他知道在她的豐`臀,有誘人的勝景。

隻是這麼掃視一眼,他小腹下麵便有感覺了,漸漸地硬了起來。

“誒,你也帶女朋友來買床墊嗎?”林帶喜見他還在凝視自己,有點不好意思,便連忙道。

“哈?呃,這個……哈哈,其實,她……”王小兵心很想說是,但關鍵在於龍非還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如果自己說是,一旦她說不是,那就沒麵子下台階,是以,他隻好含糊道。

“我們還不是情侶。”龍非含羞道。

“哦,我以為你們是情侶了。對不起。”林帶喜聽說對方不是他的女朋友,心居然有點高興。

她也不知為什麼會這樣,當自己說他與龍非是情侶時,心情有點沮喪,當聽到龍非說不是他女朋友時,自己有點愉悅,她都覺得很奇怪。

“什麼床墊比較好?”王小兵問店主。

“這種不錯,麵的彈簧很有彈性,而且睡在上麵不易陷下去。”店主介紹道。

那是一張雙人床墊。店主也想讓王小兵買雙人床墊,畢竟,賣雙人床墊總比賣單人床墊利潤要高,是以,不遺餘力地引誘。

“那就買兩張吧。”王小兵爽道。

“咯咯,我隻是想來看看,還不想買。”龍非連連搖手道。

“小兵,真的要送我床墊嗎?咯咯,那太謝謝你了。”林帶喜拍著玉手,歡笑道。

“當然。”王小兵向林帶喜點了點頭,笑道:“非非,你不是說也要買一張嗎?順便,我送你們一人一張就行了。”

“我那張還能用。”龍非婉拒道。

她確實不是想來這買床墊,隻是找這個借口離開他家而已。

他倒很熱情道:“換一張新的也好啊,這床墊好像是還可以,老板,多少錢一張啊?”

“不貴,很便宜的,每張三百二十塊。你看看這質量,杠杠的,我都是虧本回饋給顧客,賣得最便宜的就是我這家店了。”那個胖臉中年男子一副笑容可掬的親切神態,果然是體現了以顧客為衣食父母的精髓。

“我還不用買。”龍非再次婉拒道。

王小兵也感覺她心還沒有完全接受自己,也不勉強她。

“那你什麼時候需要的話,就告訴我,到時買這張送給你。”王小兵坐在床墊上,笑道。

“行啊。估計再過些日子,等我那張床墊再舊一些的時候,就找你,請你送一張床墊給我。是了,我還是先回店看看有沒有人來下單。”說著,龍非便告辭出去了。

等龍非走遠了,林帶喜笑問道:“你想泡她?”

“哈哈,沒有。”王小兵否認道。

他不敢肯定林帶喜這樣問是由於吃醋還是無意之問。

如果她是吃醋,那說自己泡龍非,會使她更加吃醋,這又何必呢?何況自己還要泡她呢。

假如是無意之問,那就更加可以敷衍過去。是以,不論從哪方麵來說,講一個善意的謊言,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總比說真話要有味道。

那胖臉老板見走了一個顧客,臉色便黯了一分,生怕最後一個顧客也走了,連忙道:“小哥,你看看這張床墊,質量真的很好,這樣吧,如果你要,我優惠十元給你。我都虧本賣了。”

“三百塊。”林帶喜笑道。

“三百塊不行,太低了,我要虧死。”胖臉老板搖頭道。

“那好,我們到其它店去看看再說,如果其它店能三百塊買到,那就不在你這買了。”說著,林帶喜拉著王小兵的手作勢要走。

兩人已步出了店門口。

這時,那胖臉老板連忙道:“好了,好了,給你。”

“老板,你三百塊一張都還有得賺,這貨,拿貨價幾十塊吧。”王小兵戲謔笑道。

“唉呀,要是幾十塊的話,你有多少我都要,一千萬張也要,一億張也要。”胖臉老板苦著臉發誓道。

隨後,王小兵付了帳。

店有一輛小貨車,包送貨到樓下。

“喜姐,我去幫你抬上樓吧,反正有空,待會跟你說個事。”王小兵道。

“嗯,行啊。今天真是行大運,居然碰到你這個財神爺。咯咯,真是太謝謝你了。”林帶喜眉花眼笑道。

“別客氣。”他豪爽道。

隨即,由林帶喜開女裝摩托在前麵帶路,小貨車跟在後麵。

不久,便到了林帶喜住的樓下,貨車司機隻包送貨到樓下,不包送進家,是以,王小兵與林帶喜兩人抬著床墊上去。

別看那是一張床墊,其實也有點重,王小兵倒沒什麼問題,林帶喜倒要出盡吃奶的力氣,才能抬著往樓梯上走,上到五樓,她已香汗淋漓,喘氣咻咻了。

“哦,好累”她伸手抹了一下額頭的汗珠。

他目光卻落在了她的酥胸上。

看著那若隱若現的乳溝與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他咂了咂嘴。

她忽然看出他在看什麼,又好氣又好笑,道:“誒,你怎麼那樣子看人家呢,我渾身不自在耶”

“哈?”他回過神來。

“你怪怪的。”她淡淡地橫了她一眼,旋即掏鑰匙開門。

在她開門的時候,他又情不自禁地盯著她那豐滿而渾圓的美`臀,好像她的豐`臀正在召喚他一樣,使他體內欲`火越來越熾盛。

開了門,回頭那間,她與他火熱的目光相遇,瞬間感受到他高漲的情`欲,一顆芳心怦怦直跳著,俏臉本來就有點紅,如今更紅了,一直紅到了耳根,努了努經唇,淡淡地白了他一眼。

“來,幫我抬進來。”她訕訕道。

“好。”他腦子正想著她那充滿了活力的婀娜身子。

兩人合力將雙人床墊抬進臥室,然後又把舊的雙人床墊抬開,豎放在牆邊,再把新的床墊放上去。幹完這一切,還要把舊床墊抬下去。

“算了,先放在這。”看著舊床墊,林帶喜一邊拭汗,一邊喘息道。

“找個時間,我叫人來幫你弄走。”他笑道。

“不用,我叫就行。”她道。

兩人在臥室,一股淡淡的情意隨即彌漫開來。

“是了,出來喝杯水吧。”她瞥了他一眼,感覺站在臥室不是辦法,便笑道。

他跟了出去,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看著她忙著給自己取杯、倒開水,然後端到玻璃茶幾前,笑道:“喜姐,你這條褲子很好看。”

“咯咯,三十塊買的,純棉的,我穿著感覺還可以,這種天穿這種雙層的褲子挺合適的。”女人都喜歡別人讚美,她也一樣,看著自己那條白色的棉質長褲,笑道。

他好想去摸一摸她褲子。

但兩人隔著一張茶幾,他不好意思坐到她身邊去。

於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白開水,腦子急轉著,想辦法靠近她,與她親熱親熱。

大門還開著,他站起來,走過去把大門關上了,還滿有道理道:“喜姐,現在竊賊比較多,要關好門,不然,被偷了東西,那比較麻煩。”

“有人在家沒事。”她訝然道。

其實,她不關門,就是因為兩人在家有點曖昧的味道。

她雖有點喜歡他,但知道他與桂文娟非常可能有一腿,所以,心對他是若即若離的狀態。

“還是關著門比較好。”他堅持道。

“是了,你不是說有事找我嗎?什麼事呢?”她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白開水,問道。

“是這樣的,我有一位朋友,她在東興醫院做護士的,上次有人想欺負她,我幫了她,怕她會被人報複,所以想請你陪她一兩個月,行嗎?”他一口把杯的水喝完了,然後自己去倒開水。

“叫我啊?”林帶喜猶豫道。

“她說到時要考個執業藥師,幫我搞一張藥品經營許可證,所以,我要幫她。”他如是道。

“那你去保護她就行了,為什麼要我去呢?我跟她不熟啊,她也不會想要我保護她吧?”林帶喜聽到是護士,便猜測又是他的情人了,心居然又生出一抹淡淡的醋意,不太願意道。

如果是其它事,她一口答應了。

王小兵倒完開水,並沒有坐回原座,而是站在了林帶喜身旁。

“喜姐,就幫我這個忙嘛,我算回報酬給你,每天二十塊,那可以嗎?”他邊說邊在她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不是錢的問題,為什麼要我保護她呢?”她瞥了他一眼,見他坐在自己身邊,近在咫尺,孤男寡女的,她心更加慌亂起來,並不是害怕,隻是感到有些羞澀而已。

“我隻相信你。”他笑道。

“咯咯,找你的桂文娟也行啊。”她格格笑道。

“其實都一樣啦,隻要你倆肯幫忙,那就可以了。你倆可以輪換著幫我保護她,過了一兩個月就行了。”離她這麼近,都能嗅到她那淡淡的體香了,他更加口幹舌燥起來,連忙又喝了幾口水。

他下麵也蠢蠢欲動。

要不是坐在沙發上,估計他的老二已露“鋒芒”了。

“讓我先想想吧,我還沒做過這種事呢,可能做不好,那倒沒意思了。”她發現他的目光越來越亮,道。

“那行,這兩天內,給我答案吧。我想來想去,在我認識的朋友之中,隻有請你跟娟姐兩人出馬,才能保護她,隻要接下來的這一兩個月沒什麼事發生,估計以後也不會有人找她麻煩了。”畢竟謝宏生已出車禍了。

“好。”她微微頷首道。

兩人都端著茶杯,喝著白開水。

但兩人的目光相接在一起那瞬間,會迸發出濃濃的情愛火花。

她感到再坐這麼近不行,心跳得利害,感覺他想幹那事,於是站起來,假裝要去倒開水。

在她站起來正要轉身之際,他忽然伸出雙手,一把摟住了她的纖腰,將她摟進了懷,頓時,感受到一股暖暖的體溫。

“啊,你幹什麼?”她輕輕掙紮著。

“喜姐,我想跟你聊聊天。”他緊緊地摟著她,輕聲道。

“聊天也不用抱著我啊,放開我”她又掙紮了一下,但這回,她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老二正頂在自己的豐`臀之上,更加羞怯了。

“不是,我近來吃了不少熱氣的食物,喉嚨有點痛,說話說不大聲,要小聲說才行。我們這樣坐著說說話才好。別晃動,我隻是想聊聊天,沒別的意思。”他的呼吸明顯也變粗重了。

“那你要聊什麼呢?”她情迷意亂道。

“喜姐,我說個笑話給你聽。”他知道她有抵觸的情緒,想先穩一穩她的情緒。

她既不說要聽,也沒說不想聽,因為她全副精神都集中在臀部了,感受他老二那滾燙的熱情,真擔心它會刺穿褲子,進入自己的神秘山洞。

於是,他想了想,便不徐不疾道:“某晚,一裸男叫了一輛出租車,女司機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裸男大怒,吼道:‘你他`媽沒見過裸男呀!’女司機也大怒道:‘我看你他`媽從哪掏錢!’”

聞言,林帶喜“噗哧”一聲笑了。

這時,他感覺氣氛有點和諧了,於是,雙手祭出鐵爪功,忽地登上她雙峰。

“啊,你別摸我胸啊,放手”她又吃了一驚,身子肉跳了一下,當她的臀部一上一下之際,與他的老二產生了互動,更加情迷意亂了。

“喜姐,我不是有意的。”他連忙道歉道。

“那你為什麼還不放手啊,你在揉什麼呢啊,好酸”她兩手連忙抓住他雙手。

“喜姐,我隻想將手放上一點,那樣比較舒服,想不到便按在了你的胸部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兩手牢牢按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上,感受那麼迷人的彈性與膩人的溫潤。

“別揉我”她體內的欲`火也上來了。

他怕她的抵觸情緒會來越大,於是,便也不再施展鐵爪功了,隻是按住她的酥胸。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坐著,她既不掙紮也不叫他放手了,心跳在加速,而體溫也在上升,表明她也有些按捺不住了。

畢竟,她是知道他褲襠那藏著一條不世出的老二的,作為女人,誰不想嚐一嚐那麼雄壯的老二呢?平時,偶爾她也會對他的老二著迷,好想試一試,但她又拉不下麵子,畢竟知道桂文娟跟他有一腿,自己再去爭,那倒沒意思了。

如今,就坐在他大腿上,壓著他老二,心底那種**也升起來了。

雖是隔著褲子,但她也能感受到他老二的激情。

“小兵,我要喝水了。”她嬌聲道。

“來,我杯還有水,喝一口吧。”他左手勾住她纖腰,右手將茶杯送到她嘴邊。

“嗯,不,人家要去倒新鮮的,你喝過了的,有口水在麵。”她滿臉紅暈飛舞,微微嘟著紅唇,道。

“不怕的,我很健康的,沒有任何的疾病,有一點口水也無所謂的,要不,待會你也把你喝過的水給我喝一口,就算扯平,怎麼樣?”他下巴抵在她的後頸之上,說話的氣息在她的脖子上。

她感到後頸酥酥的。

“不嘛,你真扯。”她又扭了一下腰肢。

不過,每當她豐`臀輕晃起來的時候,便是與他雄赳赳的老二互動之際。

她腦子也浮滿了他那巨大老二的英姿,越是假意不要去想,便越是想象著他的老二。

“來嘛,喜姐,喝一口,沒事的。待會我幫你去倒一杯過來。”他又把茶杯送到她的杯邊,讓她喝水,同時,左手托住她的右雪山,祭出鐵爪功,輕輕地揉起來,十分有趣。

“啊,別揉”她連忙握緊他的左手。

“喜姐,那你喝一口嘛”他倒想放下茶杯,騰出右手,要在她的大腿上愛撫幾下。

“好,我喝,你別再揉了,好酸,你怎麼要揉人家的胸部呢,討厭”她便把檀口湊了過來,迎著他的茶杯喝了一口水。

隨即,他放下了茶杯。

當右手空閑之手,便立時祭出精純的太極掌,在她的滾圓的美腿上愛撫著。

“啊,啊,你別摸我的大腿,你怎麼又是揉人家的胸部,又是摸人家的大腿,那是什麼意思嘛”林帶喜嬌羞之極,隻得又分出右手去握住他的右手,限製他施展太極掌。

“喜姐,我隻想摸摸你褲子的布料,看是不是棉質的。”他厚著臉皮道。

畢竟,泡妞要是不臉皮厚,那成功機會很低。

臉皮厚,就一定成功嗎?

答案是否定的。

並不是說臉皮厚就一定能泡到美妞,這隻是其中一個條件而已。如果臉皮不厚,那就必然泡不到美妞。就像那句“努力並不一定有收獲,但不努力就一定不會有收獲”,這是同理的。

泡妞,還得講究緣分。

這緣分,說白了,其實也很簡單。

那就是女的要對男的有一點意思,隻要一點就行了,這就說明她對他的印象不錯。

女人是感性動物,很注重感觀的,隻要第一眼印象不好,那以後想要發展下去,估計隻能是一廂情願了。

隻有當女方對男方有些許意思,在這個基礎之上,男方使出渾身解數,並且要厚臉皮,那就極有可能虜獲女方的芳心,畢竟,男方在她心目中也是一個準備發展的對象之一。隻要討得她歡心,那就有可能占到第一位,從而打敗其他情敵,將她收入囊中。

如今,王小兵敢於抱她,就是知道她對自己有一點意思。

不然,他是不會那樣做的。

他也感覺到是因為他與桂文娟在一起了,所以林帶喜有點吃醋,不願意與桂文娟一起服侍自己。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覺得隻要用老二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開鑿一條隧道,用最真誠的態度跟她作一番友好的交流,估計就能使她戀上自己的老二了。

而要想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作訪問,那就必須要使她產生情`欲。

是以,他要摸她大腿。

當被摸了大腿,聽他那樣解釋之時,她也知道他是找借口。

“你呀,啊,你怎麼這樣呢,說好聊天,卻要動手動腳的”她也不知該怎麼辦了。

“喜姐,你說錯了,我隻動了手,但沒有動腳啊。”他恨不得三下五除二將她的衣服脫光,然後舉起著不世出的老二在她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

“咯咯,豈有此理”她又好氣又好笑。

兩人又靜了下來。

至此,室內的情意更濃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給他,畢竟她也想跟他的老二切磋切磋。

想起他老二那麼雄壯,她下麵就有點酥癢起來。可是,她覺得就這樣給了他,要是桂文娟知道了,那又該怎麼辦呢?

如果她知道桂文娟極願意與她一起分享王小兵的強大時,或者會願意把身子的開發權交出來,讓他在自己的身子上好好地耕耘一番,開通一條隧道,創造無窮的活。

但桂文娟沒跟她說過。

是以,她很矛盾。

何況,她想找一個隻愛自己不愛其他女人的男友。

對於王小兵具體有多少個情人,她不太清楚,但直覺告訴她,他應該至少有幾個情人。

這也是她不願意一下子把身子的耕耘權交給他的原因。不過,她又有一點想跟他的老二進行一番交流,促進彼此的深刻認識。如此一來,她便感到好躊躇。

而王小兵則在把握著她情緒的走向。

當感覺到她的情緒比較穩定了,於是,又祭出柔舌功,輕舐著她後頸。

“啊,你別舔人家,好酸”她兩手分別握住了他雙手,限製了他的鐵爪功與太極掌,可是,卻限製不了他的柔舌功。

“喜姐,你脖子上有點汗,我幫你拭淨。”說著,便將柔舌功的精髓施展出來,在她如玉的脖子上吻來吻去,留下珍貴而獨特的口水,作為開發的記號。

“啊啊,別吻”她伸手過來推他的腦袋。

可是,此時,他的右手又在愛撫她的大腿了,那太極掌精微奧妙之極,使她渾身打激靈。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2 23:21:09  .exectimeㄩ0.20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