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53章 牙齒咬胸罩


人的哪種情緒最難控製呢?

估計就是情`欲了,當欲`火來臨之際,確實很難熬住。它無聲無息,當在體內遊躥之際,人便漸漸地興奮起來。

或許,在欲`火還不旺盛之際,人還是能控製住它的,一旦它熊熊燃燒起來之後,想憑理智去束縛它,那已經極難了。一萬個人之中,至少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是沒法再平靜下來的。

自古有言道:英雄難過美人關。

想想看,古時的英雄戰將是多麼的強壯,但一旦欲`火來了,他們也不免要被欲`火駕駛。

普通人就更不用說了,隻要欲`火來了,那不找女人的神秘山洞來降一降火,真的會傷自己的經脈,說不定因此而弄到內經不調,出現各種紊亂現象。

這欲`火,本來就虛無,但卻又偏偏真實地存在。平時,問它在哪,沒人能夠答出來,隻有當見到了有感覺的美人之後,它就會出現,在人的經脈遊走,催促人點去做活的體育運動,不要浪費光陰。

如今,欲`火便催促王小兵要降火。

他也知道,如果此時不想辦法使老二的火氣降下來,那真的會造成內傷。

而身邊就有一個美人,隻要她願意,他就能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在那降降火,順便給她開鑿隧道,確實是一舉二得的美事。

不過,開鑿隧道這種活的工程,得二人你情我願,才能營造出非同一般的感,不然,樂趣會少許多,甚至,還會惹來法律的麻煩,使一件活的體育運動變成對簿公堂的壞事。

轉眼間,他便吻住了她的檀口。

起先,她隻是讓他在外麵吻來吻去,不肯張開檀口。

在他十分真誠的敲門之下,她終於微微張開了檀口,還有些猶豫要不要讓他的舌頭進來。

不過,他的柔舌功功力深厚,長驅直入,一下子便進入了她的檀口,找到了她的香舌,與之活地糾纏在一起,發出“嘬嘬”的聲響。

隻一會,她便入迷了。她被他高超的接吻技術侍侯得飄飄然起來,雖還有點緊張,但也已完全接受他的吻了,兩人忘情地相吻,好像世界上隻剩下她與他,是那麼的美妙,那麼的溫馨,她有了戀愛的味道。

十數分鍾之後,他覺得應該跟她到麵聊天了,於是一把抱起她,走進了臥室。

“啊,我還要收衣服。”她嬌聲道。

“雯姐,待會再收。”他坐在了床沿上,將她打橫抱在懷,凝視著她紅撲撲的俏臉,微笑道。

“小兵,我們到客廳坐著聊好嗎?我不習慣在臥室聊天。”她的豐`臀坐在他的大腿上,正壓著他的老二,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了。

“雯姐,我們現在不是坐著了嗎?坐在這,跟坐在客廳有什麼分別呢,這還亮一些,對不?”臥室的是光管,外麵的是電燈,自然比外麵的光線還要更光亮。他凝視著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咂了咂嘴,道。

“那我們聊什麼呢?”她羞澀道。

“呃,雯姐,你平時在哪上班呢?”他目光定定地盯著她的酥胸,問道。

“我在不遠處的百貨商店做營業員,負責賣衣服。”她左手還攥著那件胸罩與內衣,掀起眼瞼,瞥了他一眼,柔聲道。

“那你以後不在這住了,決定不在百貨商店上班了嗎?那你準備去哪上班呢?”他覺得要是與她分離較遠的兩地,那平時就少了見麵的機會,感情自然難以增長。

她也沒想好找什麼工作。

見她輕輕搖頭,他笑道:“等我以後在鎮政府那邊開一間養生堂,你幫我賣藥丸,怎麼樣?”

聞言,她玉`唇露出一抹濃鬱的笑意,又掀起眼瞼,含笑地瞥了他一眼,柔聲道:“那你什麼時候開呢?如果你開了,我就到你的店打工。”

對於什麼時候開養生堂的分店,他實在還沒有確切的日期,資金並不是問題,因為隻要租一間店麵,裝修一下便行了。關鍵就是自己的養生堂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很容易被端掉,但在東方鎮內,估計暫時還有可能站住腳根。

“應該了。”他含糊道。

“那到什麼時候呢?”她明顯是想幫他打工了。

“呃,反正我會盡在那邊開分店的,到時找你就行了。”他忽然覺得還是先去找葉翠翠談一談這件事,如果她肯幫忙,那應該沒什麼問題。

畢竟葉翠翠的姐夫是東方鎮的書記。有這麼一個真正的地方管理者罩著,別人不看僧麵也要看佛麵,不會隨便動他的養生堂。問題就在於他跟葉翠翠還不熟,隻有一麵之緣,想要混個相熟,還需要些日子。

“你騙人”她微撅著紅唇道。

“一個月之內,我一定在鎮政府那邊開一間分店。”他發誓道。

不過,她還不了解他,對於他的發誓,並不太相信,畢竟,以前她經常聽全天雄的發誓,但沒幾次是可以兌現的。

“你是想得到我的身子,才這麼說的吧,哼,你們男人都是一樣的貨,想要人家身子的時候,就什麼誓都可以發,等得到之後,就忘記要兌現諾言了。”她一棍打死整船人。

“哈哈,雯姐,你這樣說,我代表天下的男人表示反對。因為你說得太絕對了。男人,有的經常發誓,但很少兌現,這個,我也承認。但並不是所有男人都那樣。像我,就牙齒當金使,說了一般都會做到。”他很認真道。

“咯咯,誰知你會不會是水王呢”她嬌笑道。

“你看我像是水王嗎?看著我的眼睛,人的眼睛是不會說謊的。”他雙手捧起她的俏臉,笑道。

“咯咯,我才不信呢,看你的眼睛能看出什麼呢?還不是一樣,難道你的眼睛寫著說謊或不說謊嗎?”她不敢與他對視,視線飄移著,俏臉洋溢著濃濃的笑意,表明她心情不錯。

看著她粉潤的俏臉,他忍不住祭出柔舌功湊了過去,一把吻住她的檀口,不讓她再說話,順便也把柔舌功傳授給她,以便以後經常跟她切磋。他是一個大方的人,不在乎將自己獨創的高超功夫傳授給別人,收的徒弟越多,他就越高興。

臥室“嘬嘬”聲縈繞。

一會,他忍不住祭出鐵爪功,又攀登她胸前的雪山。

“啊,別揉,好酸”她不是不想與他活,主要是她不確定他是愛自己還是隻想玩玩。

“雯姐,聽我說,我在醫書上看到過說經常揉胸部,可以使胸部更加健康,更加有活力。我祖傳的手法,現在幫你揉一揉,待會教給你。”他胡謅道。

“啊,咯咯,我才不信呢,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事,你想揉人家的胸,就編出這種謊話,啊,別揉嘛,好酸哦,我不想學,我們就這樣坐著聊聊天,好嗎?”她連忙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肆意在自己的酥胸上遊玩。

他隻好又吻住她的檀口。

轉眼間,她的注意力又放在檀口上,忘記護胸了。

於是,他的右手又開始在她的左雪山上盡情地揉`搓起來,每一揉,每一搓,都是經典中的經典。

“嗯嗯嗯……”她想說什麼,但檀口被他占領了,說不出來,隻有喉音在回響,而鼻端隻能哼出陣陣春音,頗為撩人。

他則緊緊吻住她的檀口,不讓她說話,同時,右手的鐵爪功發揮到極致,誓要將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攀登數遍,以證明他的登山能力非常之強,並非泛泛之輩。

或者她覺得隔著衣服被他摸胸也沒有損失什麼,起先還用手去撥他的右手,不消一分鍾,便任由他自由登山了,玉手雖還抓住他的右手,但並沒有去阻止的意思,隻是做個樣子而已,看似是要阻撓他的登山活動。

隔著衣服登山,感受不到那股滑膩。

於是,他決定脫她上衣。

當在她的左雪山上修煉完最後一式的鐵爪功之後,他便開始解她格子襯衣的鈕扣。

這時,她似乎覺察到了,驟然間還不能接受,驕聲道:“小兵,你幹嘛?別這樣子,我不習慣。”

“雯姐,你不覺得房間有點熱嗎?脫下衣服坐著比較舒服的。來吧,我幫你脫。”他經常用這一招,而且成功率也不錯,往往能脫掉美女的上衣。

“啊,不要,我不熱啊,現在可能沒有二十度,怎麼熱呢?你是心熱吧,別脫我衣服,我還要去收衣服呢啊,別,別脫。”她連忙用手去拉他的手,不讓他解鈕扣,害怕兩座雪山暴光。

他也不想使蠻。

因此,便僵在了那,兩人沉默了一會。

他小腹下麵越來越硬,如果不能及時降火,那頗為不妙,畢竟欲`火也會使人經脈受傷。

於是,他腦筋一轉,靈光一閃,看著她手中的胸罩,笑道:“雯姐,你真有眼光啊,買的這胸罩真好看,多少錢買的呢?”

“咯咯,不用多少錢的。有什麼好看呢,很一般的。你不會也對女人的用品有興趣吧?看不出來哦。”她嬌羞一笑,瞥了他一眼,聽了他的讚賞,心喜滋滋的。

“哈哈,我對新奇的物事都有興趣,隻是用研究的眼光去看,沒有別的意思,更不會帶著有色眼鏡去看的。你的這胸罩真的不錯,這種花紋就很美,讓人看了很舒服。”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道。

“咯咯,胡說呢”她歡喜道。

這時,他覺得是時候說到點子上了,剛才隻是鋪墊。

又看了一眼她的手中的胸罩,笑道:“雯姐,你麵穿的也是跟手上的一模一樣嗎?”

“咯咯,問這個幹什麼呢?人家穿什麼胸罩,難道還需要你批準嗎?”她淡淡橫了他一眼,但眼神卻很溫柔,嘴角含笑道。

“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好奇而已。真的很想看看你麵穿的是什麼顏色的胸罩,是不是跟這件一樣,讓我看一下,行嗎?”他咂了咂嘴,非常有禮貌地問道。

“嗯,不行”她撅著紅唇道。

“雯姐,就讓我看一下嘛,就一下。”他又祭出鐵爪功,輕揉她的左雪山。

“啊,別揉,好酸,有什麼好看的呢,你真怪”她窩在他的懷,盡量將雙峰對著他的胸膛,嬌聲道。

“雯姐,隻看一下,不多,就一下,好不好?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要不,幾天都會想著這個問題的。”他繼續施展著鐵爪功搖撼著她的雪山,非常真誠地懇求道。

“咯咯,形狀差不多的啊,有什麼好看呢,顏色是玉色的,現在都告訴你了,也滿足了你的好奇心,總行了吧?啊,別揉,好酸,停下來。”她雖用手握住了他的右手,但並不能完全限製他鐵爪功的發揮。

他的五指非常靈活,依然在又揉又搓。

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使用霸王硬上弓將她的身子開發權奪過來。

但想到不能驚嚇了她,何況,她已坐在自己的懷了,算是到嘴的肉了,隻要再耐心一點,那必然能把她得到。

是以,他強忍著欲`火的煎熬,笑道:“是玉色的嗎?我不是很信,不如就讓我看一眼,隻要一眼就行了,看看你是不是說了老實話。雯姐,答應我吧。”

“咯咯,你怎麼這樣子怪呢,說好聊天,怎麼聊著聊著就想看人家的胸罩呢,又告訴了你,還有什麼好看呢,跟我手中的這一件差不多的啊。別揉,真的酸啊。”她也是欲`火急升,渾身酥軟起來。

“雯姐,就看一眼嘛。”他持之以道。

畢竟,泡妞講的就是耐心。

無奈之下,她隻好同意道:“那好,就讓你看一眼,喏,看吧。”

說著,她便拉了一拉衣襟,叫他從自己臉蛋的上方往下看,透過衣襟空隙,可以看到麵的胸罩。

不過,他佯裝近視道:“這樣看不了啊,麵有點昏暗,這燈光又照不進去,我的視力又有點不好,隻看到一團影子。”

“咯咯,你裝的,如果你近視了,那為什麼不戴眼鏡呢?現在行了,你看過了,滿足了你的好奇心,我也要去收衣服了。你自己泡茶喝吧。”她俏臉越來越紅,呼吸也急促些了。

“雯姐,就讓我看一下嘛。”他輕聲道。

“誒,不是給你看了嗎?你還想怎樣?”她努著紅唇,笑道。

“剛才看不清楚啊,你解開鈕扣,讓我看一看吧。隻一下就行了。”他以萬分的誠意道。

“咯咯,別揉,誒,那好,讓你看一下,要是還得寸進尺,那姐我就不理你了。”她被他的鐵爪功侍候得已堅持不住了,隻好應允。

於是,她自己解鈕扣。

“雯姐,讓我來吧。”他要主動幫她解鈕扣。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說好隻看一下哦。”她隻把上麵的兩枚鈕扣解開了。

“雯姐,把鈕扣都解開吧,這樣我才能看清楚些,不然,又看到一團影子,那就非常可惜。”他以最的速度幫她將下麵的鈕扣也解開了。

“啊,你幹什麼把我那些鈕扣也解開了啊,要看胸罩,也不用解開那麼多鈕扣,你到底想幹什麼嘛”她想阻止他,但已晚了,等到她反應過來之際,襯衣的鈕扣都被解開了。

他攥著她一邊衣襟一掀。

那間,他看到了她的胸罩,果然是玉色的,花紋像是鏤空一般的。

“現在看到了吧,那行了,你到客廳坐著,我去收衣服,待會幫你泡茶。”她也感覺到他的老二越來越硬了。

“雯姐,我還沒看清楚啊。等一下,先不要把鈕扣扣上。來,我有點近視,要很近才能看清楚。”說著,他便把頭湊過去,眯著眼睛,佯裝欣賞她的胸罩,其實是在聞她的體香。

她咬著紅潤的下唇,頗為羞怯地凝視著他,心非常矛盾,既希望他有進一步的行動,但又害怕他在自己身上動手動腳,畢竟她還沒有確定他是真愛自己還是隻想玩玩一夜情。她不是隨便的姑娘,對愛情很認真的,是以,不能讓一個浪子占便宜。

“好看。”當他把眼睛湊到她胸罩前,讚道。

“那行了。”她要闔上襯衣。

“雯姐,讓我多看一會吧。”說著,他忽然祭出柔舌功,舔了舔她的乳溝入口處。

“啊,你幹什麼,別吻,好酸啊”她像觸了電一樣,身子猛地肉跳了一下,雙手摟著他的腦袋,輕輕地推了一下。

不過,他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她的纖腰,莫說她輕輕地推,就是再加三分力來推,也難以將他的腦袋推開,他隻想用舌頭為先鋒,進入她的乳溝去欣賞那的風景。

“啊啊,別吻”她連連打激靈。

“雯姐,就讓我吻一下吧。”其實,他已吻了很多下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她還戴著胸罩,他的舌頭不能深入她那又深又長的乳溝進行勘探觀察。

“嗯,你好壞,又說隻看看人家的胸罩,現在又要吻人家的胸脯,嗯”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脊背,倒像是給他按摩一樣。

“雯姐,剛才真的隻是想看一看,當看到你的奶`子這麼漂亮,我又忍不住想吻一吻,隻吻一下,就一下,不多的。”他居然可以邊施展柔舌功,邊說話,果然是功力深厚,非一般人可比。

“不,你壞”她被他吻得入迷了。

“雯姐,你這好滑膩啊”他舔了幾舔,由衷讚美道。

“你停下來,啊啊,酸死人了,你,你停嘛”她發現叫他沒用,幹脆用一雙玉手緊緊摟住他的腦袋。

這樣一來,就可把他的腦袋壓在自己的胸部上,意欲教他施展不出柔舌功,可惜,她隻是徒費力氣而已,如果她認識他的情人們,那就知道這招起不了作用。

以往,當他與情人們一起做活的體育運動時,情人們往往會施展出這一招,就是想限製一下他的柔舌功,可是,把他腦袋壓得再緊也沒用,關鍵在於他的柔舌功非常靈活,進可入口,出可在唇邊輕舔,當真神出鬼沒,讓美女們防不勝防。

此時,他鼻子都差點嵌進她的胸脯了。

可是,這樣也沒有能使他屈服,隻見他微微一笑,嘴巴一張,舌頭便又伸了出來,在她的乳溝入口處輕舔著。

“啊,你好壞,別吻我,你再吻,我打你,讓你看看姐不是好欺負的,嗯”她也沒辦法了,隻好拉著他的耳朵,要懲罰他,嬌嗔道。

“雯姐,別拉我耳朵,痛啊,放手。我不吻了,再吻一下就行了。再拉我耳朵就要掉了。”他確實感到痛,但堅持住了,雙手繞到了她的背後,以神奇的手法,最的速度,解開了她胸罩的鈕扣。

“啊,你為什麼弄我的胸罩啊”她連忙雙臂夾`緊了兩肋。

“雯姐,我不是有意的。”他輕聲道。

此時,她的胸罩隻是掛在上麵,隻要他輕輕一拉,便可將她的胸罩除去,見到她兩座雪山的廬山真麵目。

“啊,我不管,你幫我把鈕扣扣上去,要不,我打你,叫你壞,你聽到沒有,點扣上去啊”她揮舞著兩隻小粉拳,不停地捶打著他的雙肩,嬌羞道。

“好,雯姐,別打我,你一打我,我腦子就不清醒,連鈕扣也扣不了的。我現在幫你把胸罩扣好。”說著,他用牙齒咬著她的胸罩,也不用怎麼出力,隻往下一拖,便把她的胸罩給脫掉了。

那間,她的兩座雪山勝景全露了。

“啊,你,你幹什麼”她也顧不得其它的了,連忙用雙手捂著酥胸。

“雯姐,我不是故意的,一不小心,就碰到你的胸罩,它就掉下去了,來,我幫你弄上去。”說著,他雙手拿著胸罩,往她的酥胸放上去。

“你出去,我自己來戴上。不用你。”她想站起來。

“雯姐,還是讓我幫你吧。”他堅持道。

她被他摟住,站不起來,而他左手勾著她的纖腰,右手拿著胸罩,好像要幫她遮住兩座雪山,但當到兩座雪山的時候,手一鬆,胸罩掉了下去,他的右手卻登上了她的左雪山,此刻,他是真正零距離觸摸到了她的雪山。

“啊,你別摸我胸,放手啊”她嬌羞之極,用手去撥他的手,可是,撥不動。

“雯姐,讓我摸一下,就一下,不多。”他緊緊抓住她的左雪山,真誠道。

“我不,你放手。”她伸手拍打他的右手。

可是,他的鐵爪功真的頗為精純,一旦登上了美女的胸前的雪山,那就不易鬆開,除非他自己願意鬆開。

這時,他的五指已牢牢地握住了她左雪山的山頂,在那溫習鐵爪功最奇妙的揉`搓神功,誓要將她的左雪山變成自己的根據地。

畢竟,隻要建立了根據地,才有希望將她下麵那一點也征服,不然,除非是使用蠻力,才能將她兩腿`之間的神秘之處占有,否則,想勸她脫掉褲子,估計今晚還難以辦到。但他也感覺出她有想要做**育運動的意思,隻加以撩撥,那就有幾分成功的機會。

是以,他決定占領她上麵兩點。

“啊,小兵,你再不放手,我真的叫了”她漲紅了臉,道。

“雯姐,好的,我放手,你別叫。”說著,他果然不再揉`搓她的左雪山,不過,一俯首,張開嘴巴,卻把她的右雪山山頂給銜住了。

“啊,你壞,別吻,你怎麼吻人家的奶`子呢,嗯,好酸,你壞,我打你”她連連打激靈,既興奮又擔心,她是怕他隻想玩玩一夜情,對自己沒真意,那就虧大了。

“雯姐,讓我吻一下。”他盡情地吮`吸起來。

唯一可惜的就是她的雪山上沒有鮮奶可喝,不然,就是非常完美的事情。

想到曾在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上邊修煉柔舌功,邊吮`吸鮮奶,實在是太美妙了。那種感覺,可以使鋼鐵男人也融化成水。

“你早已吻了好多下了,還要吻,你就是想占人家便宜,嗯,我打你,叫你不禮貌”她揮著小粉拳,果真加了二分力,捶打他的脊背,發出“砰砰”的聲響。

“我要暈了。”他假裝道。

隨即,他不動了,但嘴巴還銜著她右雪山的山頂。

雖對他有點生氣,但其實心底也是喜歡他的,見他不動了,還以為自己真的打暈了他,她頓時有些驚慌起來。

“小兵,你怎麼了?我不是有意的啊,怎麼打了兩下,你就暈了,你沒事吧,不要嚇我,我經不起嚇,你點醒來,不要嚇我。”她雙手捧著他的腦袋,非常緊張地盯著他的堅毅的臉龐,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柔聲道。

隨即,他露出淡淡一笑。

“哼,你壞死了,原來裝出來的,打你”她俏臉的緊張神色也消褪了,露出了嬌羞的笑容,揮著小粉拳,又捶打他的兩肩,但不敢打他的腦袋了,怕真的打暈了他。那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3 17:26:41  .exectimeㄩ0.180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