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42章 孤男寡女獨處一室


不論男人還是女人,當在一個環境,就有人特別受歡迎,有人不那麼受歡迎,受不受歡迎,其實有很多因素。

譬如現在王小兵在謝家受到特別歡迎,那是由於他將要免費給謝月美治頭痛病,謝家上下都打心底感激他,才會額外對他有好感,殷勤招呼他。而全天雄與王小兵相比,自然要受些冷落。

謝月雯是謝家的一分子,當然也會對王小兵熱情招呼。

可是,她也知道全天雄正在瞧著自己,隻要自己對王小兵露出一個微笑,全天雄的臉色就變得陰沉一分。

她很無奈,甚至心產生一抹對全天雄厭惡的情緒,覺得他太不近人情,明知是事出有因,但還要擺出一副臭臉,讓人受不了。這正是心胸狹窄的表現。她心也有點不,被夾在中間,左右不是人。

出於常情,有人來給自己的妹妹全力治病,她不可能不對人家有好感,要她擺出一副冷漠的樣子,她真的做不到。

是以,她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做人就是這樣。

所以有句老話叫做:做人難,難做人。

能成為一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那是精子在萬千的同胞之中拚殺出來,獲得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進入了卵子麵,才結合發育出一個胚胎,又經曆了若幹的發展,才成為胎兒,最後還得平安降生,才能來到這個人世間。

但來到了人世間,並不意味就一帆風順,還有許多坎坷要跨越。能真正長大成人,那都已很不容易。

可是,在這個人類的社會,要學會做人,那又非常之難,想做一個受歡迎的人,那就更難,這並不是運氣的問題,純粹是技巧問題,但能不能領悟,能不能學以致用,那又要看人的天賦。

是以,想成為人,很難,成為人之後,想做一個合格的人,就更難。

謝月雯想兩邊都討好,但卻沒有能力。

謝家的客廳,一共有四個女的,其中三個美女,一個中年婦女,這中年婦女自然就是何芳,而其他三個美女分別是謝月美、謝月雯與王美鈴。

而今,四個女的都在奉承王小兵,每一句話,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都向他表達著好客的熱情。在全天雄看來,隻有何芳對王小兵表示好客,那麼他沒什麼吃醋可言,畢竟何芳是個中年婦女。

而其他三位美女都向王小兵表示友好,那麼全天雄心就酸溜溜的,有一種吃不到葡萄而隻能自咽口水的味道。特別是他的女朋友謝月雯也對王小兵有說有笑,那就更使他醋意大發,整個人像充了氣的氣球,隨時會發生爆炸,臉色也越來越陰沉,看樣子已按捺不住了。

王小兵瞥見全天雄那副德性,心暗自偷笑。

於是,他就更加歡融洽地與謝家上下言談,還與謝月雯討論一下生活的點點滴滴,使全天雄醋壇子大發,眼神也變得更加陰鷙起來。

“小兵,你準備用什麼藥治我妹的頭痛病呢?”謝月雯心頗為佩服王小兵,此時隻想見識一下他的藥方,猜測他開的多半是中藥的藥方,便言歸正傳,嫵媚笑道。

“我不用藥。”王小兵如是道。

聞言,眾人都是一愕。

治病,不用藥?

莫說像謝月雯這些年輕一代,就是謝尚中這些年老的,都見所未見,就是針灸,他也沒有見過。不過,他到底還是聽說過,針灸是一門很高深的技術,沒有高人指點,根本學不會,他還道王小兵會針灸,對之肅然起敬。

“小兵,你會針灸?”謝尚中自己也曾想學針灸,但一直學不會,到如今,也隻是知道一點皮毛,問道。

“不會。”王小兵老實道。

至此,眾人更加驚愕。

難道他將用按摩手法治好謝月美的頭痛病?

在場的人,幾乎都是這樣想的。而全天雄卻像抓住了王小兵的痛腳,陰沉的臉龐露出一抹莫測高深的笑意,準備著反擊。他懷疑王小兵隻是想來這騙錢騙色的。

謝月雯訝然道:“小兵,那你準備怎麼治我妹的頭痛病呢?”

“呃,這個現在還不能說。”王小兵神秘道。

“不能說?為什麼?”謝月雯不解道。

“很複雜。”王小兵笑道。

他想向大家解釋一番,可是,一旦把三昧真火說出來,那可能會讓眾人吃驚,更加不解,想要說到眾人明白,那就必須把《丹經》也抖出來,還得把玉墜亮出來,如此一來,自己這個天大的秘密就要公之於眾了。

其實,如果是其他好事,讓大眾知道,那也沒什麼,畢竟有樂一起分享,才是真正的樂。

不過,他的玉墜與《丹經》太過特別,不宜泄露。

不然,凶多吉少。

這並非杞人憂天。確實是會發生的事。隻要抖出了《丹經》,那就勢必會說到丹藥,說到丹藥,自然就會道出美容丸、除穢丸與健胃丸的來曆,被人知道《丹經》有這種藥方,有歹心的人就會想方設法來弄到手,如此一來,王小兵就相當於置身於油鍋麵,想不死都難了。

如今,不少人都想把他的丹藥的藥方弄到手,局麵已頗為緊張。而危險還沒有速加深的原因,主要還是那些人不知道他有《丹經》。

是以,他必須把這個秘密保持到底,不讓別人隨便知道。

這樣,問題就來了。

他要用三昧真火給謝月美治病,但又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那應該怎麼辦呢?

之前,想了很久,他終於找出了一個比較合適的方法,那就是叫謝月美到一個房間,他與她單獨在麵,其他人不準進入,關上門,然後叫她閉上眼睛,再將三昧真火注進她的經脈,幫她驅除體內的濕氣與頭部的風。

可是,這個辦法可以做到嗎?

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謝月美是男子,那謝家就沒什麼所謂,讓兩個男孩子在一個房間,任他們怎麼搞,也搞不出什麼花樣。

但是,謝月美卻是個如花似玉的美女,讓她跟王小兵單獨在一個房間,那會發生什麼事情呢?一般人都會立刻想到王小兵可能會用老二到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進行友好的訪問,如此一來,就很成問題了。

畢竟,性`愛這種事情是不能隨便做的。

特別是對於一位黃花閨女而言,那就更要守身如玉,隨便與人行房事,一旦背上了蕩`女的渾號,那終生都洗刷不掉。

是以,謝家的人多半不會同意讓自己與謝月美單獨在一個房間。王小兵想來想去,要是當著眾人的麵用三昧真火給她治病,那也不妥,一旦被人發現自己的秘密,那就麻煩了。

因此,他左右為難。

眾人都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給人治病,要麼用物理方法,要麼用化學方法,物理方法就是針灸或按摩之類,而化學方法就是吃藥,不論是哪種方法,都可以示人的,絕對沒什麼隱瞞的必要。

是故,謝月雯十分好奇道:“怎麼個複雜法呢?我不懂你的意思。”

“說來很複雜,我要用一種特別的方法幫美美治頭痛病,真的很特別,這是祖傳下來的,一般不讓其他人看的。”王小兵半真半假道。

“那你要怎麼樣治她的頭痛病呢?”謝尚中也滿腹狐疑道。

“我想這樣,讓我跟美美在一個房間,你們在外麵等待,估計半個鍾頭之內就行了。”他隻好硬著頭皮將自己的建議提了出來。

“什麼?要這樣子的嗎?”謝月雯立時起了疑心。

孤男寡女的,單獨關在一個房間,還要相處半個鍾頭,如果是做活的體育運動,那早就夠了,誰能保證王小兵在麵不會對謝月美動手動腳呢?這個世上,知人知麵不知心,莫說相識不久的,就是相識久的,都難以知道人家的心到底是怎麼樣的。如果等到聽見麵傳出“啊啊”的春音,那就什麼都遲了。

王小兵笑道:“你們放心,不會發生其它事的。”

“但為什麼要這樣呢?你用什麼方法給她治頭痛病呢?”謝尚中也不知王小兵葫蘆賣的是什麼藥。

“這個方法很特別。不能說。我們家傳的醫術,一定要保密的。”王小兵堅持道。

謝家上下都頗感為難。

這時,在一旁聽了半天,感覺自己早已看穿王小兵鬼把戲的全天雄終於開口了:“哈哈哈……”

一陣誇張的笑聲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大家都盯著他,不知他有什麼那麼好笑,就像看小醜一樣,倒使他有點尷尬。

幸好,謝月雯也不想見到自己的男朋友那副發窘的樣子,連忙解圍道:“雄,你怎麼笑得那麼大聲呢?難道我們說了什麼使你覺得特別好笑的嗎?說來聽聽。”

“哈哈哈。”全天雄又大笑三聲,用來掩飾自己的局促,隨即將煙頭丟在了煙灰缸,清清嗓子,成竹在胸道:“你們還聽不出他在說什麼嗎?我覺得好笑的地方就在於,他已說得很明白了,而你們居然還聽不明白。你說好不好笑?”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1 08:40:08  .exectimeㄩ0.12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