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41章 眾女捧月


看著王美鈴那含情脈脈的美眸,王小兵朝她笑了笑。

王美鈴俏臉立時浮現一朵迷人的紅暈,不敢與他對視,連忙移開了視線,但嘴角那抹濃鬱的笑意依然存在。

想到剛才,他不顧他自己的安危,卻要全力救自己,這麼好的男孩子,一生中能遇到幾個呢?王美鈴打心底對他有了好印象,覺得找男朋友就應該找他那樣子的,才能有安全的避風港灣過日子。

想要虜獲美女的芳心,就必須要獲得她的好感。

而想要獲得美女的好感,那當然要符合她的標準,不論是長相還是言行舉止,都合她的胃口,那才能在她心占有一席之地。

如今,王小兵的長相不算太帥,其實達不到王美鈴心目中白馬王子的標準,可是,他的言行舉止卻已超過了她標準,深深地感動了她,這就彌補了長相不達標的缺憾,一樣成為了她心中愛戀的對象。

其實,愛情就是那麼簡單,一句話,或一個動作,就能討得美女的歡喜,從而虜獲她的芳心。

王世飛也看出王小兵與自己妹妹的那種曖昧關係,他站在一旁,有一點電燈泡的味道,於是咳了幾聲,笑道:“兵少,你是怎麼捉住他,用刀架在他脖子上的啊?”

“很簡單。”王小兵輕描淡寫道。

於是,他將如何采取正確的策略將駱軍誘過來,然後擒住的過程簡略地說了一遍。

聞言,王世飛不得不佩服道:“兵少,虧你有勇有謀,換了我,估計就是跟他們正麵血拚,死就死,也想不了那麼多了。”

“哈哈。我猜測你會來,但不知你什麼時候能來,所以,隻好先捉住他,緩解一下燃眉之急,要不,其實我有軍刀在身,也不怕他們。畢竟他們都是空手,但要是他們去找肖棍過來,那我就麻煩了。”王小兵打量一眼王美鈴,笑道。

王美鈴嬌羞地微垂著頭,雙手把玩著衣角。

如今,已安全了。

王世飛覺得自己在這也有點不好意思,便笑道:“兵少,我們喝一杯吧,走,我請客。”

“哈哈,真的還有重要的事要辦,下次,我請客,不信,問你妹妹,我沒有說謊。”王小兵指著王美鈴,目光在她飽滿堅挺的雙峰上逡巡一眼,咂了咂嘴,笑道。

“什麼重要事,妹?”王世飛好奇道。

“呃,就是幫我的同學謝月美看病,我們約好了的,本來就是要去給她看病的,想不到遇上了駱軍他們,才耽擱了一會。現在就去美美家。”王美鈴如是道。

“噢,這樣啊,那等幫謝月美看了病,再來找我,我們好好喝一杯,每次要請你吃飯喝酒,都碰巧你沒空,記得,千萬別偷偷地回去了,那我又要遺憾地過一天了。”王世飛摟著王小兵的肩膀,笑道。

“急什麼,以後有的是時間要你請吃飯,哈哈。”王小兵笑道。

“那我先回去了。”王世飛也識趣道。

隨即,他帶著人馬走了。

小巷,隻剩下王小兵與王美鈴,兩人站在那,相距不過兩米,他能清楚地嗅到她那如蘭的淡淡的體香,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看著她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身子,他真想抱一抱她,用不世出的老二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作一番空前絕後的友好訪問。

他津津有味地欣賞著她嬌軀的玲瓏曲線,體內欲`火越來越盛。

而她微微掀起眼瞼,瞥了他一眼。

在那十分之一秒,她與他灼灼的目光相接在一起,在那一那間,她感受到他那火山爆發一般的熱情正深透進自己的心田最深處,渾身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微咬著下唇,顯出一副羞答答的迷人少女情態。

“美鈴。”他輕喚一聲。

她能從他嘴呼出的那兩個字聽出萬千柔情,俏臉刷地紅透了,唇邊溢出濃鬱的笑意。

如果不是在住宅區的小巷,估計王小兵會伸手抱住她,然後嚐試著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用雄壯的老二去她的胯下跟她的神秘山洞打招呼。

如今,他也忍不住了,下麵越來越硬,越來越粗,雖有褲衩擋住,但倔強的老二還是昂首挺胸,似乎要戳穿褲衩,出來透透氣,也順便與美女見識見識,為以後到她的胯下神秘山洞去訪問打下良好的基礎。

而她也瞥見了他褲襠的那頂“小帳篷”,俏臉更紅了,連耳根也紅透了,一顆芳心怦怦亂跳著。

“美鈴。”他向她踏近了一步,確實準備抱她了。

“咯咯,叫我幹什麼呢,我們走吧。”她已感覺到如潮的愛意正向自己彌漫過來,於是連忙跨上了自行車,嫵媚笑道。

她那清純而甜蜜的笑容,深深地吸引了他。於是,他再踏前一步,跨上了她單車的後座,一把摟住了她的纖腰,笑道:“美鈴,不如你搭我過去吧,好嗎?”

“啊,別,啊,別”她渾身打激靈,又羞又急,難道是因為他抱了她的纖腰,她才害羞成這樣?當然不是,他抱她的纖腰,她當然也有點害羞,但還不致於這樣嬌呼起來,主要是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隔著褲子頂在了美`臀上,在那鑽來鑽去,使她渾身酥軟。

“美鈴,讓我抱一抱。”他著迷地摟緊了她的纖腰。

“不,你放手,不啊,你那頂到我了,啊,別”她繞手回去想撥開他的老二。

可是,當她的玉手剛碰到他熱情的老二時,便被他老二滾燙的溫度感染了,雖是隔著他的褲子,但也很清楚地感受到他老二的激情,像觸了電一樣,立時縮回了手,打了一個大大的激靈,不敢再用手去跟他的老二握手了。

少女,特別是黃花閨女,最怕碰到男人的老二了。

她們對於男人的老二處於朦朧的認知階段,不能說她們沒見過男人的老二,至少,她們看過很多小男孩的小雞`雞,腦海有個大概的印象。她們見到小男孩的小雞`雞,並不會覺得害羞,那是因為她們知道小男孩不能用小雞`雞訪問她們的神秘山洞。

是以,她們覺得是安全的。

所謂安全,就是她們知道自己看一看小男孩的小雞`雞而不會懷孕。

而她們一旦接觸到大雞`雞,那就會害羞,究其原因,不外乎有二點,其一便是她們知道一旦大雞`雞進入自己的神秘山洞訪問之後,很可能會懷孕;其二便是她們覺得擁有大雞`雞的男子,在智力與情感方麵,都不會遜色於自己。換言之,就是彼此都略懂得男女歡的事情。

是故,她們會猜測男子的大雞`雞發怒之後,極有可能是想去訪問她們的神秘山洞。

王美鈴此時就有這種想法。

當她的玉手觸碰到王小兵的大雞`雞之後,腦海立時浮起一個疑問:他想跟我做那種事!

她打心底喜歡他,可是,也還沒到要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的地步,不是她一點也不願意,而是她覺得還沒到時候,要是到水到渠成的時候,她自然就會邀請他的老二來自己胯下的神秘山洞進行最友好的交流訪問。

在她還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突然知道他想幹那事,當然會吃驚,而且,又已摸到了他的老二,初步探究了他內褲的秘密,一顆芳心幾乎要跳出喉嚨。

而此時,他又還摟住她的纖腰,老二正萬分誠懇地在她的美`臀上點戳個不停。

每被點戳一下,她就打一個激靈。

“啊,小兵,別頂我,啊啊”她連忙下了車,但是逃不過他老二的跟蹤,依然被他的老二貼身而來。

“美鈴,沒事的,我那是這樣子的,不會傷人的。”他體內欲`火速上升,突然產生一股念頭,好想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一探她胯下那個正確的神秘山洞的奇妙之處。作為一個經常開發美女身子的開發商,他對美女的神秘山洞特別有興趣,隻想多多研究,做一個頂尖的專業開發商。

“啊,我不,好酸,別頂嘛”她跺著腳,輕喚道。

“讓我抱一下,就一下。”他聳了聳老二,在她的美`臀上又狠狠地點戳了幾下。

“啊,不要頂我,好酸啊,你放手,我受不了啦,啊”她後仰著身子,盡量把豐`臀推向前,不讓他的老二貼得那麼緊。

這一招還算有成效。

不過,美中不足的就是腦袋已偎在了他寬闊的胸懷。

他的老二還是能頂在她的美`臀上,但不能那麼緊跟其後了,但此時,他火熱的目光已落在了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舔了舔幹裂的嘴唇,情不自禁地祭出了鐵爪功,忽地登上了她胸前兩座雪山。

“啊,你幹什麼,放手啊別揉”她吃了一驚,又連忙站直了身子。

“美鈴,我不是故意的,別怕。”說著,他將鐵爪功的精髓作用在她兩座雪山上,非常細心地揉`搓了幾下,指端傳來陣陣的滑膩與溫潤,教人想入非非,欲`火焚身。

“啊,你放開手啊啊”她胸前兩座雪山被他攀登上了,美`臀又被他的老二不停地點戳,當真是酥軟到了極點。

“美鈴,我就放手。”說話間,又點戳了數下與揉`搓了幾次。

這時,街角轉彎處有行人出現。

王小兵雖不想鬆手,但行人要是聽到王美鈴的呼叫聲,總是不美,因此,連忙鬆了手,站在了一邊。

當他退開去之後,她雖感到輕鬆了許多,但那間心頭又湧起一抹淡淡的失落,一個念頭浮上來:剛才好過癮,難道做`愛會更過癮?

這麼一想,她居然也向往做男女活的體育運動了。回頭瞥了一眼王小兵,眼神飽含著複雜的神色,有微慍,有興奮,有惆悵,但她的玉唇的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卻教人捉摸不定她到底是歡喜還是不悅。

等行人走過之後,王小兵還想再抱一抱她。

不過,王美鈴努了努紅唇,露出一個討厭的神情,連忙蹬著單車趕到前麵十數米的地方停下來,回過頭來,笑道:“以後不理你。”

“美鈴,我是真的想坐一坐你的單車。”他笑道。

“哼,還說想坐人家的單車呢,摟著人家,用下麵猛地戳人家的後麵,酸死那麼酸,這還不夠,又要用手來摸人家的胸部,好色,不理你了”雖是這麼說,但她美眸的溫柔眼神卻出賣了她的真正心思。

“美鈴,我們去找謝月美吧,耽擱給她看病了。”他訕訕道。

“那還不點。”她嘟著紅唇,催促道。

“那我還是坐你的單車一起去吧,那樣方便些。”他腦海還殘留著剛才在她胸前兩座堅挺雪山上修煉鐵爪功的美妙片斷。

“咯咯,休想,我才不搭你呢,你自己有摩托,不會騎摩托嗎?咯咯,我早知道你想幹什麼了”她一副慧眼無邊的樣子,格格嬌笑道。

“美鈴,坐單車也是一種情趣啊。”說著,他向她走過去。

不過,她歡笑著,一陣猛蹬腳踏,自行車又躥出了數米之外,不許他跟上來。

其實,不是他追不上她的車速,隻是追上也沒什麼用,總不能使蠻抱人家下車,然後扒人家的褲子與內褲吧?他向來是采取瓜熟蒂落的美女的,隻有水到渠成的兩情交歡,才能營造出非同一般的活。

是以,他隻好回來騎上摩托,追上她,笑道:“美鈴,不如你坐我的摩托吧,我搭你兜風。”

“咯咯,我才不呢”她露出一副雪白的貝齒,嫵媚笑道。

“你身上的味道真香。”他由衷道。

彼時,她俏臉的紅暈還沒有完全散去,聞言,又陡地加了一層紅暈,嬌豔欲滴,極為迷人,隻是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誒,說真的,有空我帶你出去玩。”他感覺要是不把她的身子開發開發,那人生確實少了許多樂趣。

“咯咯,我才不去呢,誰知道你心想什麼啊咯咯”被他的鐵爪功進攻了一番,她倒有點防備了。

“很多人一起去的。”他給她打了一支鎮定針。

“多少人呢?”她問道。

“二個啊。你和我。”他笑道。

“咯咯,我就知道你沒安著好心呢,我才不去,咯咯,羊怎麼敢跟狼在一起呢?”她嬌笑道。

聽著她銀鈴一般的笑聲,他好想祭出柔舌功占領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好好地較量較量,傳授她一套柔舌功,為將來同共練習柔舌功打下基礎。

兩人一路歡笑聊天間,便已到了謝月美的家小院子外麵。

那已停著一輛嘉陵摩托。

“她家好像有客人,怎麼辦?”王小兵輕聲問道。

“等我進去看看,你先在這等一等。”說著,王美鈴便下了車,停好單車,站在門口,朝屋喚了一聲:“美美在家嗎?”

“誰呀?美鈴嗎?”一個甜美的聲音從麵傳出來。

“是啊。”王美鈴跨進了大門。

進了門,她朝見客廳坐著一個男子,也不知是誰,有些不好意思。那男子一雙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番,露出十分欣賞的眼神。

一會,謝月美迎了出來,笑道:“美鈴,坐吧。這是我姐的男朋友。”

“哦,誒,我帶他來給你看病了。現在就在小院子外麵,今天方便嗎?”王美鈴指了指大門外,問道。

“來了嗎?有空啊,請他進來啊。怎麼讓人家在外麵呢。”說著,便迎了出去,見到王小兵正在那左看右看的,笑道:“進來吧,都是熟人了,怎麼還這麼怕羞呢”

“噢,我以為你家有客人,可能不方便,所以沒有進去。”說著,王小兵將摩托開進了小院子。

“進來坐,我先給你泡茶。”謝月美當先跨進了大門。

就在王小兵下車,停摩托之際,原來坐在客廳的那個男子走了出來,站在門口,驚訝地盯著王小兵,像是看一隻吃草的非洲豹,完全不能接受。

王小兵一抬頭,也瞥見了對方。

那間,兩人大眼瞪小眼,都愣在那,好像兩尊石像,一動也不動。

那個站在門口的正是全天雄,他是謝月美姐姐謝月雯的男朋友,今天有空,來這坐一坐,不意就碰到了王小兵。本來,他與王小兵沒什麼仇怨,但因杜秋梅食品門市部進啤酒的事,算是結上了梁子。

何況,還有他父親全廣興與王小兵有大仇。

如此一來,也就相當於他與王小兵有大仇了。兩個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彼此心中除了有點不之外,還有三分尷尬,畢竟,兩人都沒想過會在這見麵。

不過,王小兵還算鎮定,他想到,既來之,則安之。反正都碰上了,那還能怎麼樣?論打架,他可不怕對方,要是單挑,他有十足信心放倒全天雄,是以,沒什麼可擔心的,至多隻是相互不問候而已。

全天雄就沒王小兵那麼鎮定了,可以從他微顫的動作看出端倪。

究其原因,多半是他想到自己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加上有仇,生怕對方在這發難,那輕則就被揍一頓,重則連小命可能都會丟掉。

思及此,全天雄背脊直冒冷汗。

但是,他也算是一個見過些世麵的成年人,而王小兵還是個青少年,在一個青少年麵前顯出膽怯,那太也丟臉了,要是被自己的女朋友知道了,還有何麵目跟她相處下去。而且,他也知道在這遇上王小兵,並不是相約來打架,隻是碰巧遇到的而已,如果不發生激烈的言語頂撞,一般是不會打鬥的。

想通了這一層,他隻得硬著頭皮,強打精神,裝出十分鎮定的樣子,還朝王小兵笑了笑。

作回禮上往來,王小兵也朝他笑了笑。

兩人的笑容一對比,顯得全天雄的笑容是那麼的僵硬,看了教人不舒服。

這時,謝月美也走出來了,她還不知王小兵與全天雄的恩怨,介紹道:“小兵,他是我姐的男朋友,叫全天雄。”

“你好。”王小兵當他是陌生人,客氣地問了一句。

“你好。”全天雄也當王小兵是陌生人,回了一句,他心在盤算著怎麼才可以揍一頓對方。

論單挑,他是沒這個能力了。

但是,如果能叫到幫手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是以,全天雄在琢磨要去哪找些幫手來,而又怎麼布局,才能揍一頓王小兵,但又不顯出是自己做的手腳。

大家進入了客廳之後,坐了下來,有說有笑,一切都像很正常。特別是謝月美與王美鈴兩美女不知就,還道王小兵與全天雄是第一次相見呢。殊不知兩人是冰火不相融,隻是在人家家作客,不好意思當場紛爭而已。

“雄哥,我這個朋友他在小樹林開了一間藥店叫養生堂,很有名的,你應該聽說過吧?”謝月美還在介紹王小兵。

“噢,養生堂,聽說過,原來你就是養生堂的老板。”全天雄也挺會裝`逼的,愣是裝出不認識王小兵。

“請多多指教。”既然對方那麼喜歡玩,王小兵就奉陪到底。

其實,全天雄那樣做是有他的目的的,那就是他想用這種方式來穩住王小兵,最好不要跟他發生激烈的衝撞,以免自己被揍一頓。這就是他裝作不認識王小兵的最根本的出發點了。

而王小兵大約也猜測出對方的用意,但他也不想揍對方,不然,直接點名叫他出去單挑。

於是,便出現了這一幕滑稽的現象。

一會,謝月美的爸媽也出到了客廳,看到王小兵來了,都非常熱情地招呼他,把他看作貴賓。

而全天雄則被冷落在一旁,心雖不,但又不好表現出來,隻是不停地抽煙,還偶爾冷哼兩聲,對此表示不滿。

當謝月美的姐姐謝月雯來到客廳之後,心頓時有點慌張起來,因為她聽羅蓮花說過王小兵與全廣興的個人恩怨,後來又知道全天雄與王小兵也有仇怨,如今,想不到兩人居然在這相遇了。她就怕兩人當場翻臉,那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在被介紹給全天雄做女朋友時,謝月雯不太了解他。

後來,漸漸地,她發現全天雄其實也是黑道的一分子,便有些擔心,畢竟,與他在一起,她感到不安全。但已上了賊船,想下船就沒那麼容易了,是以,隻有維持著男女關係。

而她也聽羅蓮花說過王小兵在黑道上的勢力。現在,兩個在黑道都擁有不小勢力的人坐在這,隻要稍有不合,便有可能召集人馬過來,說不定自己家門口到時會成為上百人火並的現場,想到這種情況,她的心就怦怦直跳,但又想不出應對的法子。

唯一可做的,就是盡量周旋,使兩人不發生爭鬥。

見到全天雄被冷落了,她便跟他說話,意在開導他,使他不要生悶氣。不過,全天雄這個人,有時心胸很狹窄,有時又很寬闊,此時,見謝家當家人隻顧著招呼王小兵,把他撇在一邊,心特別不是滋味,憋著一股悶氣,隻等著發泄。

謝月美的爸媽知道王小兵是來給自己的小女兒治病的,當然首先招呼他。

“我們天天盼望你能來,都伸長脖子了。”謝尚中笑道。

“平時要上課,來不了。”王小兵找了個借口道。

“我們美美就靠你了。要是能把她的頭痛病治好,你要什麼,隻要我們出得起的,一定滿足你。”謝月美的媽媽何芳真誠道。

“哈哈,不用客氣。如果能治好美美的頭痛病,我也是不收錢的。大家是朋友,有困難應該互相幫助。但我也不敢肯定能治好她的頭痛病。”王小兵明知沒有十成把握,隻好先給自己辦一條後路。

“你太謙虛了,以你的能力,哪治不好。”何芳把高帽扣在了王小兵的頭上。

“阿姨,你過獎了,我其實沒什麼能力的,隻是略懂一點醫術而已,跟美美的爸爸比起來,我差遠了。”王小兵想高調,但高調不起來,要高調,總得有些能耐吧?但他對中醫真的知之甚少。他不得不謙虛。

“看看你,這麼年輕就懂得謙虛之道,以後必定能成大材。”謝尚中讚賞道。

王小兵聽了倒不好意思,瞥了一眼旁邊的王美鈴,見她笑靨如花,正深情地凝視著自己,暗忖她可能也猜測自己是在謙虛,其實自己是真的謙虛,因為沒有把握治好謝月美的頭痛病,如果有十成的把握,他也想高調一下,氣一氣全天雄都爽。

謝家上下都滿臉帶笑,奉承著王小兵。

就連謝月美與謝月雯,也不時向他露出甜美的笑容,明顯是想向他表示自己的好客之意。

而全天雄看著這一幕,心就更不是滋味了,如果這時候告辭,那又顯得自己很沒風度,他平時在謝月雯麵前裝出一副很有風度的樣子,在他還喜歡她的時候,不想表現出沒風度的一麵,是以,隻得勉強坐著,但如坐針氈,周身不舒服。心的鬱悶之氣也越來越盛,要崩潰了。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08:18:29  .exectimeㄩ0.36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