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507章 代美人出手


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如果不想讓姚舒曼看到自己,那隻好藏起來,可是藏在哪好呢?王小兵也感到頭大了一圈。。

他知道,在情愛方麵,就是閨蜜也要有**,不可能拿出來分享的,對於張芷姍來說,她雖還不想讓姚舒曼知道自己與他的關係,但要是被知道了,她也還能接受。

不是王小兵不能接受,而是他還想泡姚舒曼,不想讓她知道。

在還沒有得到姚舒曼的身子開發權之前,他不想使事情變得曲折,按正常情況發展下去,他極有可能得到她的身子。

要是經常刺激她,使她吃醋,那就難說了。

畢竟,女人是感性動物,一旦意氣用事,可能會做出難以意料的事情,說不定三兩天內就找個男人嫁了,那也有可能。

因此,他要盡量避免刺激她。

胡思亂想之際,一陣敲門聲把他的神思拉了回來。

“篤篤,篤篤篤,篤篤。”這分明是姚舒曼在門外敲門,還聽她哼著一首流行歌曲,心情應該不錯。如果她看到室內的王小兵與張芷姍**裸一絲不掛地相擁在一起,那會怎麼樣?

沒人知道答案。

王小兵也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

當機立斷之下,他隻好將張芷姍抱進臥室,然後耳語道:“你去開門,我藏進衣櫃。”

“好,不過……”她有點羞澀地道。

“沒事的,她不進臥室,難以看到我的。”於是,他以極的速度穿上了衣服,又幫她穿上了衣服。

“我下麵痛”她終於道出了難言之隱。

聞言,他忽然記起她不方便之處,可是,也沒有其它辦法了,於是,便立刻抱她出了臥室,到了小客廳的房門前,便放她下來,然後自己一陣風似的踅進臥室,鑽進衣櫃。

那衣櫃是小鐵條與帆布拚裝而成的,整個衣櫃不到一米八,分二層,人要想藏在麵,隻能蹲著。他拉開簡易衣櫃帆布上的拉鏈,閃了進去,然後把鏈拉上,這樣,從外麵看過來,就看不到他了。

“姍姍,開門啊”姚舒曼在門外喚道。

“誒,來了”其實,她就站在門後麵,隻是等王小兵藏好之後,才敢開門,。

但飯桌上麵那麼多飯菜,明顯是兩三個人的份量,姚舒曼進來看到之後會怎麼辦?現在也沒辦法了,隻好見機行事,走一步是一步了。

於是,“咿呀”一聲,便把門打開了。

“誒,你在麵幹什麼啊?那麼久不開門。”平時,姚舒曼上來不用敲門,房門便為她打開了。

“呃?啊,我,不是開了門嗎?”張芷姍雖穿上了家常休閑服,但光著腳丫,而且俏臉的紅暈依舊,更重要的是秀發淩亂,明顯是像在床上激情大戰之後才會有的現象。

幸好,姚舒曼還沒有過床上激情大戰的經驗。

要不,一下子便看出端倪了,饒是沒有經驗,但憑直覺,她也感覺到張芷姍是剛做了活的體育運動,加上剛才那麼久才來開門,應該是在床上還沒有起來。想到這可能有一位陌生男子,她忽然有點緊張。

“你家有其他客人嗎?”姚舒曼含笑問道。

“哈?呃,沒有啊。”張芷姍要出盡吃奶的力氣才能站穩,不然,要軟下去了。

“你怎麼不穿拖鞋啊?以前從沒見你光過腳。”姚舒曼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瞥了一眼對方的腳掌,笑道。

“哈?哦,一時忘記了。”張芷姍平時不習慣說謊,驟然遇到需要說謊之際,她倒有點顯得捉襟見肘了。

由對方那吞吞吐吐的話語與羞澀的神情,姚舒曼也隱約猜測到張芷姍可能是認識了新的男朋友,今天正在這行房事,隻是自己碰巧來到這,才撞上了。想到這,她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誒,買那麼多菜啊,跟誰吃飯呢?”姚舒曼掃視一眼飯桌,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哈?沒有啊,我做的……,哦,不是,我買回來的,自己吃啊。早知你會來了,所以買多些,一起吃吧。”張芷姍支吾了一會,才想到該怎麼說。

“真的?”姚舒曼狡黠一笑,便走向飯桌。

在經過臥室的時候,她佯裝不經意地向麵掃視一眼,想看一看那個神秘的男人到底長得怎麼樣,可是,一瞥之下,沒有看到男人,麵空空如也,暗忖難道是在門後?於是又多看了幾眼,但看那門後也難以站一個人。。

“你看什麼呢?”張芷姍見姚舒曼不停地朝臥室看,有些尷尬道。

“沒有啊,上個廁所。”姚舒曼覺得如果不是在臥室,那就有可能是藏在廁所了。

不過,當她走進廁所,又失望了,期待看到的男人沒有出現。

難道是自己多心了?

姚舒曼回到小客廳,再掃視一眼,這一房一廳的小套房也沒什麼地方可以藏住一個人,思索之間,在飯桌坐了下來,看著那些菜肴,有些已有點涼了,但還能吃,無意之中,瞥見臥室那個衣櫃,從外麵看去,挺正常的,不過,如果麵藏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一個人也綽綽有餘。

可是,有必要藏在麵嗎?

“姍姍,你剛才在幹嘛?”她問道。

“沒幹嘛,就是在家休息啊。”張芷姍還是站在門後麵,羞澀道。

“是不是你家來重要的客人了,那我還是先回去吧。”姚舒曼感覺張芷姍不像以往那麼熱情,應該有蹊蹺。

“沒有啊,吃飯菜吧,買回來半個鍾了,待會冷了就不好吃了,其他書友正在看:。”張芷姍站在飯桌三四米之外熱情招呼道。

“好啊。”兩人是閨蜜,姚舒曼也不客氣。

不過,張芷姍還是沒有走過來,顯得頗為詭異,自從姚舒曼進了門之後,她便一直站在門後那個位置,從沒改變。

“誒,你站在那幹嘛?”姚舒曼好奇道。

“站就站唄,還有什麼好奇的呢。我喜歡站著呢。”張芷姍哪敢說自己胯下被王小兵一番橫衝直闖之後,如今走不了路。

“過來一起吃嘛。”姚舒曼笑道。

“我吃了,你吃吧。”張芷姍掠了掠垂下額前的秀發,道。

“你不過來,那我拉你過來。”姚舒曼朝她走了過去,伸手去拉她,“你怎麼老是站在這呢?我真的想不明白。”

“別拖我”張芷姍連連搖手道。

“咯咯,奇怪了”說著,姚舒曼便拉著張芷姍的玉手,往飯桌的方麵走去。

以兩美人的力氣而言,當然是做體育老師的姚舒曼要大些,她全力拖張芷姍,那必然能拖動,一拖之下,便把對方拖動了數步。

不過,張芷姍下麵頗痛,加上渾身乏力,“啊喲”一聲,身子一軟,便坐了下去。

姚舒曼倒嚇了一驚,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連忙轉身將她扶起來,關懷道:“姍姍,怎麼了?”

其實,張芷姍這種情況屬於虛脫,隻是做**育運動太過激烈了,一時未有恢複元氣之故,又羞又氣道:“你幹嘛拖我呢,嗯,人家下麵……”

她差點把秘密說出來了。

姚舒曼丈二和尚摸不著頭,如墜五霧,訝然道:“怎麼了?”

“哈?沒什麼,沒什麼,隻是渾身無力,扶我到椅子吧。”張芷姍俏臉紅撲撲的,咬著紅潤的下唇,柔聲道。

“看你神秘兮兮的,到底有什麼事啊?要不要我幫忙?”姚舒曼將她扶到飯桌旁,問道。

藏在臥室簡易衣櫃的王小兵真想替張芷姍回答:要,過來睡在床上,好好享受一下。

不過,他不敢出來。

“你是不是……”姚舒曼近距離見張芷姍秀發極為淩亂而濡`濕,俏臉紅暈亂舞,明顯是做了**育運動才會有的跡象。

“誒,什麼嘛,你吃飯吧。”張芷姍急道。

“我扶你進房休息一下吧。真的不要緊吧?”姚舒曼兩手扶著張芷姍的左臂,問道。

“不要緊,不用。我就坐在這。”張芷姍怕她進入臥室會見到王小兵。

“你今天好奇怪哦,怎麼神神秘秘的,好嚇人。誰在臥室嗎?”說著,姚舒曼又朝臥室看了一眼。

“沒有啊。”張芷姍微微緊張道。

“我不信,等我看看。”說著,姚舒曼就要走入臥室。

“你真多事,吃飯吧。”張芷姍連忙雙手抓住姚舒曼的手,不讓她進臥室,招呼道。

藏在簡易衣櫃的王小兵倒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姚舒曼真的走過來,隻要用頭居高臨下往衣櫃一瞧,便能看到麵有人了,。要是被發現了,那就尷尬了,那倒不如之前穿好衣服坐在小客廳等她進來還好。。

是以,他心暗暗祈禱她不要進來。

姚舒曼雖覺得處處可疑,但也沒想到會是王小兵藏在簡易衣櫃,加上張芷姍不讓她進去,她也不好意思再進去。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她沒有見到王小兵的摩托,不然,她必然要走進臥室瞧一瞧。

她在樓下見到那台摩托跑車,但不知是誰的。

“你今天好怪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姚舒曼拿起筷子,挾了一隻紅燒雞翅品嚐,道。

“沒有啊。”坐在了椅子上,張芷姍覺得下麵也頗痛。

“以前也沒見過你這樣的,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姚舒曼好心道。

“不用,可能是太累了,呃,可能是昨晚沒睡好,感覺好困。”張芷姍是真的累,她說了真心話,倒怕被對方聽出弦外之音,連忙改了口。

“還想邀你去打牌呢,那你早點休息吧。”姚舒曼津津有味地吃著飯菜。

在簡易衣櫃的王小兵不時抬手看勞力士,眼看沈若蘭就要下班了,要是她打個電話過來,大哥大響了,那倒麻煩了。他摸了摸腰間的大哥大,暗暗祈禱它不要響。如果姚舒曼一直在這坐到晚上七八點,那自己也沒法出去,倒要爽約。

幸好,姚舒曼吃完飯菜之後,坐了一會,便離開了。

等姚舒曼下樓之後,王小兵才從簡易衣櫃出來,兩腿


snaptime:2017-09-20 12:05:39  .exectimeㄩ0.09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