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93章 跟她進了廁所


對於愛情來說,男人與女人幾乎一樣,都希望獨占對方的心。

如果對方的心不完全屬於自己,那就會發生爭吵,甚至最後分手。愛情是甜蜜的,但愛情也是自私的。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可以很大度地與情敵一起分享自己心愛的人,雖然情敵不能從心愛的人的身上帶走什麼,隻是分了一點愛心而已,但這已教人不能容忍。

董莉莉已願意與安雲秋一起服侍王小兵,她是作了很激烈的思想鬥爭,才能做到這一步的,如果又得知蕭婷婷與他有一腿,那她又要重新作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才有可能接受這個事實。

她是否能接受,現在還是個未知數。

王小兵唯一可以做的是,他盡量去說服她,讓她接受這個事實。他有這個信心,但能否百分百成功,還要到了那時才知道。

畢竟,世事難料。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很多事情是會變化的。

他算比較了解董莉莉,隻要能使她活,那什麼都好說,而他又有資本使她活,是以,隻要好好地勸說,還是能使她聽話的。

忽忽之間,便到了中午放學的時間。

這是同學們最開心的時刻,畢竟可以不用管老師,不用管課本,不用管作業簿,湧出教室,直接去飯堂吃飽肚子再說。

人生在世,如果不用吃,那會省出多少錢?

但若不用吃了,估計人生的樂趣也會減半了,吃與玩各占人生一半的樂趣,據說神仙不用吃,也不注重玩,這樣看來,神仙也是一個很枯燥的職業,怪不得世上那麼少神仙,可能是人類大徹大悟,知道做神仙沒意思,才選擇做人的。

王小兵雖不是神仙,但經常活似神仙。

想到下午要去見沈若蘭,他便有些興奮。這是一種挑戰,一種嚐試,作為一名采花老手,對於向一個隻有一麵之緣的妙齡美女發起追求,成與敗其實沒能說明什麼,畢竟失敗是成功之母。

不過,如果失敗了,那說明他的技術還有待提高。

幸好,沈若蘭對他有些好感。

男人想泡妞,必須要得到妞的好感。不然,一切都是是妄談,想上床,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當然,采取霸王硬上弓這種情況,不在討論範圍之內。

正在他將語文課本丟進抽屜,準備去吃飯,然後到小樹林集市去買點小禮物送沈若蘭的時候,董莉莉與蕭婷婷殺了出來。

“誒,小兵,吃了午飯之後準時來這,我們幫你輔導化學。”董莉莉將一綹垂下的秀發束進發圈,道。

“中午?明天行不?”看著董莉莉半舉著雙手,一手握著秀發,一手將發圈撐開,而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輕輕地聳動,那姿勢特別撩人,他好想湊嘴過去,祭出柔舌功,銜住她雪山山頂上那粉紅的一點,嘬嘬地痛吻一番。

“怎麼了?又想反悔了?”董莉莉瞥見他那火熱的目光盯著自己的酥胸,既歡喜又微窘,畢竟周遭還有其他同學。

別的且不說,單是蕭婷婷看到這一幕,就使董莉莉有點尷尬。

而蕭婷婷確實也瞧見了王小兵兩眼發光的特異現象,不用多想,憑直覺便知他在看什麼了,心湧起淡淡的醋意,暗忖他隻對董莉莉有意思,而對自己沒什麼意思,不然,他應該也會看向自己才對。

正在這麼想的時候,他那灼灼目光便移到了自己的酥胸上。

那間,蕭婷婷胸臆間那抹醋意煙消雲散了,心田泛起一抹喜悅與甜蜜,俏臉也升起一層紅暈,瞥了他一眼,剛好與他的目光相接在一起,頓時感受到他那濃濃的情意,情迷意亂的,急忙移開了視線,而俏臉更紅了,一顆芳心也怦怦跳個不停,有如鹿撞。

“誒,你看什麼呢?”董莉莉見他目光移到了蕭婷婷胸前,幽幽道。

“哈?”他回過神來,訕訕笑道:“你們的校服不是同一批次的吧,顏色有少許的差別。”

聽他這麼說,兩美女都努了努紅唇,明知他是在狡辯,但也不想再追究下去。

“你中午記得要來哦。”董莉莉叮囑道。

“行。”他火一般的目光又落在了董莉莉的酥胸上,還咂了咂嘴。

“走吧,我們先去吃飯,誒,我去洗洗手。”蕭婷婷知道他待會又會把視線移到自己的身上,便找了個借口,先出了教室,到廁所去洗手了。

轉眼間,教室隻剩下王小兵與董莉莉了。

掃視一眼,教室空蕩蕩的,豎起耳朵一聽,外麵走廊也沒有腳步聲,於是,他雙手一掀,把董莉莉的上衣掀起來了,立刻將頭鑽進她的上衣。

“啊,你幹什麼啊”董莉莉肉跳了一下。

“老婆,讓我吻吻。”說著,他已登上了她胸前的左雪山,銜住那粉紅的一點,盡情地吮吸起來,同時,雙手祭出鐵爪功,捧著她左雪山,肆意地揉`搓起來。

“啊,啊,別那麼大力,啊,她就回來了”董莉莉渾身酥軟,既興奮又擔心,畢竟這是教室,不想被蕭婷婷瞧見春`宮圖。

“就吻一吻。”他速地在她兩座雪山上深吻著。

她雙手摩挲著他的腦袋,微微嬌`哼著,享受他柔舌功的侍弄,俏臉的紅暈極為迷人,醉眼半眯,秋波撩人。

轉眼間,他便吻遍了她的雙峰,在上麵留下了獨特而珍貴的口水,作為到此一遊的憑證。而且,連她那又深又窄的乳溝也遊玩了一遍。

這時,才聽到有腳步聲從外麵傳過來。

他連忙放下了董莉莉的上衣,小聲道:“你頭發亂了。”於是,又用手當梳速幫她梳理了一遍。

剛才被他柔舌功撩撥得體內欲`火急升,董莉莉下麵都酥癢起來,咬著紅潤的下唇,一副沒有得到滿足的幽怨樣子。

“走咯。”蕭婷婷站在教室門口招呼道。

“呃”董莉莉簡單地收拾一下桌麵,但身子卻沒有動,道。

王小兵細細品味著舌尖上殘留著董莉莉的那抹體香,見蕭婷婷在場,也知難以跟董莉莉做活的體育運動,便道:“我叫飯堂廚師炒幾個小菜,我們三個一起吃吧。”

“咯咯,好啊”蕭婷婷嫵媚笑道。

董莉莉見王小兵都向門口走去了,嘟了嘟紅唇,隻好也跟著出去了,本來,她想留下來,等蕭婷婷先走,然後花十分鍾向他討要一次高朝。如今,沒有討成,下麵又已潮濕,她憋著一股欲`火,渾身不舒服。

三人走在一起。

起先,蕭婷婷沒有發現董莉莉的端倪,隨後,瞥見她的俏臉特別紅潤,問道:“莉莉,你臉怎麼那樣紅啊?”

“沒有啊”董莉莉雙手捧著臉頰,道。

“真的很紅,你發燒嗎?”問了這句之後,蕭婷婷忽然想起董莉莉與王小兵的關係,便恍然大悟似的,微有惆悵。

“沒有”董莉莉能說什麼呢?

蕭婷婷也不好意思再問了,她隱約猜測到可能是王小兵與董莉莉接吻了。再問下去,那就顯得自己不識趣了。

自從認識了王小兵之後,她的世界便起了微妙的變化,以前,白光偉還在的時候,沒人敢泡她,她體會不到愛情的滋味,那時的她心情一般很平靜。後來,王小兵追求她,她便漸漸感覺到了愛的存在。

起先,還沒什麼,晚上睡覺的時候也不怎麼想他。

天長日久,不知不覺對他產生了情愫之後,在夜深人靜之際,往往會想起他,而且,對他的思念越來越濃。她知道自己喜歡上他了。

如今,她也很在乎他了。

愛情就是那麼奇妙,一旦有了愛情,那兩人之間就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

三人到了飯堂,便進了工作間。

外麵的就餐區人山人海,正是全校師生吃午飯的時候,每張餐桌都坐滿了人,熙熙攘攘的,人聲喧嘩。

本來,他也想叫蘇惠芳、姚舒曼一起來吃的,但沒看到她倆,而她倆一般都是自己做飯吃的,在就餐區掃視一圈,沒見到蘇、姚兩美人,便算了。

進了工作間,便遇到了安雲秋。

“師姐,叫老王待會炒幾個菜,我們一起吃飯。要是他現在忙,就叫他先做手頭的事,不用急。”老王是飯堂的廚師之一,王小兵向安雲秋打了個招呼,道。

“好”安雲秋見他帶著兩個美女進來,心微有醋意,但想到自己也能得到足夠的女人福利,還有自己並不是他的正牌女友,想到他是個強大的男人,多幾個美女也能應付,這麼一想,心胸便開闊些了。

“婷婷,莉莉,坐。”王小兵指了指那張小桌子,道。

三人坐在了四腳塑料椅上,聞著淡淡的菜香,肚子咕嚕咕嚕地抗議著。不過,王小兵倒希望老王遲寫菜送過來,那樣,就可以拖些時間,中午就不用回教室學習了。他比較怕看化學符號,那麼一大串的連在一起,也不知是什麼鬼畫符,讓人看了頭暈眼花。

他寧願坐在飯堂的工作間嗅油煙味,也好過麵對無數的化學符號。

“小兵,自從你接手了飯堂之後,這幹淨多了,飯菜的質量也好多了。”蕭婷婷由衷讚道。

“以前,每次來飯堂吃飯,都感覺好像被勒索的感覺。米飯是那些最劣質的米煮出來的,肉類隻看見肉沫,根本看不到肉,而蔬菜也是最差的那種,懷疑是從市場撿回來的,那還罷了,如果洗幹淨,也能入口,但經常泥沙與其它雜物都還殘留在上麵,讓人嗑壞牙齒。”王小兵邊說邊給兩位美人斟了一杯開水。

頓了頓,又道:“從那時開始,我就有一個心願,假如有一天我接手了飯堂,一定要把飯菜做好一點,不能虧待了我們這些學生。”

這也確實是他的真心話。

兩美女雖然沒有完全了解他,但對於他有一顆熱心還是清楚的,現在他的這番話,她們都相信。

“還好是你接手了,不然,我們都吃不了這麼好的飯菜。”蕭婷婷打心底感激,嫵媚笑道。

“小事,別掛在嘴邊。”他豪爽地揮了揮手,笑道。

“你應該再把飯菜的質量提上去,虧本一些,讓學生吃得更好些。”董莉莉戲謔笑道。

“哈哈,這個可能就難以辦到了。飯堂的工作人員也要吃飯啊,如果一點收入都沒有,那他們怎麼過日子呢?就現在這個情況,飯堂賺的錢已很低了,真的就是剛能付工作人員的工資,如果再把飯菜質量往上提,那我真的要虧本了。”他是商人,在商言商,不做奸商,已非常不容易了。

“就現在這個質量都行了。比以前好吃了好多。”蕭婷婷柔聲道。

“如果以後我成了富翁,那就可把飯菜質量再往上提。隻要虧得起,那就沒事。”他不是隨便說說,如果真的有條件,他是會兌現的。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聊得頗為開心。

一會,安雲秋便來了,道:“小兵,老王問遲些行不行,他還要炒飯堂的菜。”

“可以啊。”說著,又掃視一眼董莉莉與蕭婷婷,道:“你們有沒有意見,如果很餓,先到外麵打一點飯菜填填肚子也行。”

“還沒到那麼餓的份上。”董、蕭兩美女齊聲道。

“師姐,過來一起喝杯水吧,休息休息。”他瞥了一眼安雲秋那滾圓的雙腿與豐滿的美`臀,招呼道。

“咯咯,我是打工的,哪敢與老板坐在一起聊天呢。還有很多活要做呢。你們聊,待會吃飯時,再一起說話。”安雲秋已把自己看作是飯堂的老板娘了,平時除了監督員工的工作積極性之外,還協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雲秋,你過來坐,讓他去做。”董莉莉知道他與安雲秋的關係,幽幽道。

“不敢叫老板幹活啊,咯咯,我去忙了。”安雲秋很喜歡老板娘這個身份,表麵上隻是他的師姐,但實質上已是他的嬌妻了,說著,輕移蓮步,便去幹活了。

“你請了個好員工耶”董莉莉一語雙關道。

“哈哈,大家喝水。”王小兵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訕訕道。

他也已默認安雲秋是學校飯堂的老板娘,當然,他也承認董莉莉是老板娘,如果蕭婷婷願意,照樣可以做老板娘。

飯菜還沒上,三人坐著喝水。

王小兵灼灼的目光掃視兩美女的身子,腦海幻想出她們迷人的裸體,想著想著,體內的欲`火便升起來了。

當男人來了性趣,女人是很容易看出來的。董莉莉努了努嘴,怪他目光那麼粘人,畢竟有蕭婷婷在場,她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他其實不單在欣賞她身子的玲瓏曲線,也在品味蕭婷婷活力四射的迷人身子。

兩美女在他赤裸裸的視線逡巡之下,都努了努嘴,表示討厭。

但她們嘴角那抹若隱若現的微笑,卻可以證明她倆的心其實是很歡喜的。

“還要多久才能炒好菜呢?”蕭婷婷忽然問道。

“要是很餓,那就出外麵的窗口打一點飯菜來吃。可能還要等十幾二十分鍾才行。老王與其他廚師在忙著炒學生的菜,待會才能幹完活,等把飯堂的活幹完了,就會炒我們的菜了。”他如果現在一定要老王炒菜,那老王也要炒,不過,他向來不想對員工耍威風。

“不是,那我先回去洗了那個枕頭再下來。”蕭婷婷柔聲道。

“那要點下來哦,要不,炒好了菜,涼了就不好吃了。”王小兵點頭道。

“行。”蕭婷婷確實也是要回去洗枕頭,不過,她也是為避一避他那灼灼的含情目光,畢竟被他那樣定定地凝視著,雖有些喜悅,但也有些害羞。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王小兵暗忖要是能跟過去,與她在女生宿舍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那就妙極了。

董莉莉見他目光隨著蕭婷婷移動,幽幽問道:“你老實說是不是喜歡她?”

“怎麼這樣說呢?”他回過神來,訕訕笑道。

“哼,你看她的眼神特別粘人,早知你對她有意思了。你還狡辯嗎?”董莉莉隻是想求證一下,畢竟她是在猜測。

“哈哈,你多心了。沒那回事。”其實,他想直接告訴她事實的,但見她神色幽怨,如果明說了,可能會惹起她的濃鬱的醋意,覺得還不是時候,便把先前要說的話咽回去了。

“就會狡辯”沒有聽他親口承認,她心又舒服些了。

隨即,便站了起來,去上廁所。

飯堂工作區域有一個小廁所,就在轉彎角那。

看著董莉莉扭著美`臀走向廁所,王小兵忽然想起了自己與張靜兩次在廁所的激情大戰,特別是第一次,非常刺激,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渾身打激靈。耳邊似乎還在回響著張靜當時啊啊嬌哼的春音,小腹下麵不禁漸漸地硬了起來。

男人欲`火來了,就想做活的體育運動。

王小兵不是聖人,隻是個凡人,老二要降火,他也隻好盡量滿足老二。

如今,董莉莉已走到廁所門口了,他便立刻三步並作兩步,追了上去。眨眼間,便到了她的身後。

董莉莉聽到腳步聲,回頭一瞧,見是王小兵,問道:“怎麼了?”

“呃,沒什麼。”他不好意思說“我們進去活活”這種話,隻等著她走進去,然後自己也擠進去。

“我要上廁所呢”說著,董莉莉便推開了廁所的門,跨了進去。

就在她要關門之際,王小兵左右掃視一圈,見沒人經過,便立刻踏前一步,伸出右手往木門一推,不讓她關門。

“怎麼了?”董莉莉又問了一遍,還不明白他追過來的真正意思。

“老婆。”他輕呼一聲,身影一閃,便也進了廁所。

隨即,反手將廁所的門關上了。

至此,董莉莉大約明白他要幹什麼了,咬著下唇,輕聲道:“別在這幹,晚上我們找個地方好好幹”

“老婆,我下麵好硬了。”他雙手摟著她的纖腰,祭出了精純的太極掌,從她溫潤的脊背一直愛撫下去,最後在她的美`臀上肆意地撫摸。

“嗯,嗯,別”她被他的太極掌弄得渾身酥軟,剛才在教室便來了性趣,隻是蕭婷婷在那,不能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如今,在這小小的廁所,卻可以如願以償了,是以,她也沒有拒絕的意思,還摟著他的脖頸。

“老婆。”他左手繼續在她的豐`臀上愛撫,右手則祭出了鐵爪功,登上了她胸前的左雪山,不停地揉`搓著。同時,還施展柔舌功,堵住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切磋切磋。

“嗯嗯嗯……”

董莉莉被他三種功夫作用在身上,再也無力抵擋,隻有順從他的意思。不過,她知道他一大動起來,自己必然要暈過去。

是以,她咬著他的耳朵,提前求饒道:“老公,待會別那麼大力,我會暈的。”

“老婆,別怕,暈了會醒過來的。”他已開始脫她的褲子了。

“你壞,明知人家會暈的,還那麼大力,嗯”她微微撒嬌,扭著腰肢道。

“我會盡量輕些的。”他已把她的校服運動褲褪到了膝蓋處,雙手在她大腿內側輕輕一摸,發現她的泉水早已溢出來,沿著大腿往下流了。

女人的泉水要是出來了,那就真的是到了欲`火焚身之際了。

在這種火燒火燎的時刻,兩人都已成幹柴烈火了,如果不降火,那經脈肯定要受損了,隻要他的棒棒進入了她的洞洞,那就可以達到降火的目的了。

廁所比較狹窄,兩個人站在麵,已沒什麼多餘空間了。

想要做活的體育運動,最理想的就是在床上了,當然,客廳的沙發也不錯,再差點,在地板上也行,但在廁所,那就頗考驗男人的功力了。

幸好王小兵自創的幾招絕招完全可以應付。

在這麼窄小的空間,隻有使用“金雞獨立”或者“抱虎歸山”兩種功夫,才能將做活體育運動的精髓發揮到極致。

而“金雞獨立”可以使男方少用些力氣,畢竟女方還有一條腿落地作支撐。而“抱虎歸山”則要求男方力氣大些,畢竟要抱起女方,如果淩空進攻,那就要更多的力氣,如果將她頂在牆壁上,那又不那麼費勁,而且將她頂在牆壁上,還有個好處,那就是可以將進攻頻率提至最高。

不論哪種方式,他都能勝任。

鑒於沒有完全脫掉她的褲子這種情況,他就采取了“抱虎歸山”這招。

於是,雙手往下一抄,便扛著她的雙腿,將她抱了起來,隨即,將她頂在了牆壁上,也不須用眼去尋找,隻憑借老二那出色的嗅覺,便能找到她胯下正常的神秘山洞。

他的老二乃一位經驗豐富的大將。

在她胯下那片潮濕的挪威森林速穿行,眨眼工夫,便抵達她神秘山洞的洞口之處,微微點戳了兩下,便忽然加速往前一捅,“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啊”

她雖然極力忍著,不想哼出春音,畢竟外麵人來人往,可是,在他那猛力一戳之下,下麵忽然脹鼓鼓的,有一種飽滿之極感覺。

起先,他輕進輕出,用最溫柔,最悠閑的方式去訪問她胯下的神秘山洞。

“啊,老公,好舒服”董莉莉紅唇貼著他的耳朵,膩聲道。

“老婆,我要加了。”先前,隻是做熱身運動而已,如今,熱身運動已做完了,他要顯出大將的風采了。

“啊,啊,別,就這樣嘛,啊”她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脖頸,雙腿也緊緊纏住他的豹腰,想要緊貼在他的身上,使他難以將進攻頻率提至最高。

不過,那是螳臂擋車。

他的開發美女身子的經驗非常豐富,這種情況,早已遇到過,也不須怎麼拆招,隻把老二的速度提上去就行了。隻聽到老二進出之間的“噗噗”聲越來越密,越來越響,便可知他非但沒有減速,而還在加速。一進一出間,都帶出大量的泉水。

“啊,啊,老,啊,公,啊,我要,啊,尿啊啊……”她耳語道。

她身子劇烈震動著。

剛才,她本來就有些尿急了,如今,又做起了活的體育運動,被他的老二重進重出撞得要憋不住,就要噴尿了,於是連忙拍著他的脊背,求饒道。

“老婆,尿吧,沒事的。”他正在耕耘她的身子,不想停下來,畢竟這種高速開鑿隧道的運動,不宜半途減慢速度。

“啊,啊我啊……”她其實想說“我不習慣這樣尿”的話,可是,下麵火辣辣的,疼痛與活並存,根本說不出來。

“尿吧,沒事的。”他邊大動,邊用雙掌輕拍她的美`臀,鼓勵道。

“啊啊……”她的尿越來越急了。

不消一分鍾,她就再也忍不住了,尿像噴泉一樣射了出來,濺在他的小腹下麵,再從兩人的交接處滴下去。出奇的是,居然沒怎麼弄濕兩人的褲子。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未滿,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08:24:48  .exectimeㄩ0.21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