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67章 嬌軀亂顫


於是,她揮著兩隻小粉拳,輕輕地捶打著他厚實的脊背。【ka"

“娜娜,現在我倆不分彼此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了。”想到剛攻進她的山洞,不易一下子大動起來,先讓她有一個心理準備,是以,才讓老二齊根沒在她的山洞,養精蓄銳,準備下一輪艱苦而有趣的開鑿隧道工作。

“嗯,你壞,我叫你不要進來,你偏要進來”她下麵被他的老二攻了進來,渾身酥軟,神經敏感區被他占領了,如今,她幾乎被他控製了。

“娜娜,我也不想進去的,剛才一不小心,往前挺了一下,不知不覺就知去了。”他揉著她的酥胸,狡辯道。

“我不,誰叫你進來呢,嗯,你壞”她搖著身子,這樣一來,便相當於與他的老二在相互運動了。這時,她感覺下麵有一陣陣感湧上來,才知原來美妙之處還在後頭。

“娜娜,你讓我著迷!”這句倒是他的真心話,畢竟,騎在她白嫩的嬌軀上,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嗯,那你出去,我不”她美眸秋水盈盈,嘟著紅唇,似嗔而喜,看著她這副撩人的神態,沒幾個人會相信她說的是真的。

“好,我出去。”其實,他是準備耕耘她的身子了。

“嗯”他要是真的出去了,她又不滿意了。

不過,他已占領了她下麵那一點,現在,她的三點都屬於他管轄了,他才不會在還沒耕耘完畢的時候離開呢。

於是,拖出了一半,再緩緩地送進去,這是體貼她的做法,而且,隻要齊根時,便頂在她山洞的洞底,甚至還要將洞底再向後頂下去。他控製著內勁,才可以這麼緩慢地開鑿隧道。

“啊,你,啊”林憶娜又驚又喜,檀口哼出春音。

“娜娜。”他開始頗有音律地輕進輕出,使她能適應。如果不是考慮到她是黃花閨女,他必然早已大動起來。一旦把十成功力使出來,估計她受不了,加上下麵的城牆破了,就會感到更加疼痛了。

“啊,啊”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正在享受著他的滋潤。

此時,她心底那緊存的一抹矜持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無窮無際的感,像海洋一般將她包圍了。

她終於領略到做女人的好處了,原來,可以這麼活的。

如此悠閑地互動了十數分鍾,她俏臉便紅暈如潮了,臉蛋上洋溢著無比的性福,那雙秋水滿溢的美眸半眯著,煙視媚行,極為引人入勝。再純潔的姑娘,一旦做起活的體育運動,也會現出那種情`欲滿滿的樣子來。

他有意停下來,看看她有什麼表現。

果然,不出他所料,當他停下了數秒鍾之後,她微嗔道:“嗯,你壞,人家叫你別進來,你卻老是進進出出”

“老婆,感覺很可以嗎?”他改變了稱呼,輕撫她的美`臀,笑問道。

“嗯,你點嘛”她已入了迷,如今已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了,也沒什麼害羞可言了,便也道出了心聲。

“好!”於是,他心情抖擻地又撅著屁股,一進一出。

他此時使用的是他新近獨創的“猛虎進洞”,這招就是要趴在美女的身上,兩手摟緊美女,以手肘撐著上半身,而下麵則對準女人的神秘之處,不停地撅動屁股,以達到進進出出的目的。

這是林憶娜第一次做活的體育運動,是以,他想盡量讓她嚐試多幾種招式。

於是,隨即雙手扛起她的雙腿,然後又動起來。

這招正是他賴以成名的“老漢推車”。

這招“老漢推車”,看似很呆板,實質是平淡之中蘊含著無窮的進攻力量。隻要正常的男人,都可以發揮到一定的水準,何況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可以將平常的招式超水平發揮。

此時,他做完了熱身運動,正是要大動起來之際,於是,低吼一聲,便狂動起來。

“啊啊,小,兵,不要,啊,那麼大,啊,力”她哪知道他乃真正的偉男人,隻要一大動起來,莫說她這種黃花閨女,就是那些如狼似虎的半老徐娘,也要在他老二麵前啊啊大叫著敗下陣來。

“老婆,我要讓你變成神仙姐姐。”他本著開鑿隧道不能半途而廢的責任心,是以,在加速度提起來之際,隻有越來越,越來越大力。

“啊,啊,我,啊啊……”她想叫他輕些,哪說得了話,張圓了檀口,隻噴出一連串連綿不絕的啊啊春音。

在他老二的狂攻之下,開始變成重進重出,每向鑿一下,都能帶出大量的泉水,滴到白色的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之後,不消八分鍾,在他那雷霆萬鈞的一戳之下,重重地頂在了她的洞底之處,隻聽到她檀口飄出一個誘人之極的“啊”,身子一軟,便暈了過去。

這是他意料中的事情。

試問,有哪個女人遇上他,不會被他弄暈?

像黃麗華,白秋群,杜秋梅等等這些床上經驗豐富,而實戰技術不低的女人,也一樣要被他那不世出的老二殺得大敗。而且,她們還從來沒有戰勝過他。但她們願意接受這個結果。

如果他老二留情,輕進輕出,那任何女人都能得到最大的感,而且,還不會暈過去。

不過,他乃沙場上的大將,對於這種小資調的幹活,實在是看不下去,做做熱身運動,那倒是沒什麼問題的,做完了熱身運動,那可就要大動起來了。

當時,第一次遇上林憶娜,便暗下決心要開發她的身子。

如今,終於如願以償了。

他已送她上了第一波**,念在她是初次跟自己切磋武功,得加倍體貼,於是,便讓她先休息休息,隨即,雙手摟緊她的纖腰,將她抱起來。他坐在床頭上,背倚著床頭板上,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老二還深深地沒在她的山洞。她山洞有泉水溢出來,流到了他的小腹下麵,黏黏的,滑滑的。

看著她淩亂而濡`濕的秀發,他用手將披垂在她臉前的秀發撩到耳後根,要好好地欣賞一下她興奮地暈過去的迷人樣子。

她滿臉都浮現一層紅潮,不用問,任憑誰看了,都會知道她是剛做了活的體育運動。

他輕吻她的紅唇,暗忖道:終於得到了她,我的偉大夢想又實現了一分,哈哈,看來,不久的將來,我的老婆真的會越來越多,到那時,就是世人羨慕我的時候了。

豪想之間,無意中,他瞥見雪白的床單上有一小片血紅。

對於他這種采花老手而言,看到那種跡象,便知是她神秘山洞溢出來的愛的痕跡。他更加自豪了。輕輕地把老二從她的山洞退出一些,看到上麵果然也有些血紅,就更加證明了是她那傳統的愛的結晶。

終於把這個黃花閨女變成了女人,他感到自己的老二真有本事。

少女,黃花閨女,她們不喜歡聽到女人這個詞,她們認為,這個詞都是那些生過小孩的少女或黃花閨女或上了年紀的女性人類專用的。

而要把少女或黃花閨女變成女人,隻要男人的老二進入她們胯下那神秘山洞遊玩一番,便大功告成。

其實,簡單來說,跟男人睡過的少女或黃花閨女,就是女人了。

王小兵把林憶娜變成了女人,他覺得自己又多了一份責任,畢竟,把她變成了女人,那以後就得更加關愛她,體貼她,讓她過上性福而美滿的生活。

胡思亂想了一會,他感覺是時候再去開鑿隧道了。

於是,用最古老的方法,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

半分鍾過後,林憶娜悠悠醒來,微微喘息,她微微睜開半醉的美眸,第一眼便看到王小兵露出的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才想起剛才與他激情大戰了一回,但不是很記得自己是怎麼暈過去的,隻記得在他狂戳之下,自己被一股巨大的感與疼痛衝暈了。

“老婆,你醒了。”他笑道。

“嗯,你把我弄暈了。嗯”她嘟著紅唇,撒嬌道。

“你感到滿意嗎?”他左手祭出太極掌,輕撫她的美`臀,右手祭出鐵爪功,攀登她的胸前兩座雪山。

“啊,你壞”她揚著小粉拳,打了一下他的肩膀,扭著腰肢,要用兩座雪山去磨蹭他的臉龐,這時,才發現他的老二依然**地臥在自己的山洞,於是驚喜交加道:“嗯,你還在麵啊”

“是,我還要。”他直言不諱道。

“嗯,我不,你那麼猛,我要被你操`死了”話雖是這麼說,但她一雙玉手卻是摟緊他的脖頸,用兩座雪山去壓他的臉。

而他趁機張開了嘴巴,祭出久違的柔舌功,轉眼便登上了一座雪山的山頂,銜住山頂那顆迷人的粉紅,隨即,便“嘬嘬”有聲地吮`吸起來。

她又開始進入角色了。

於是,他便捧著她的美`臀,開始一上一下地小動起來。

“啊,啊,我叫你別進,啊,你還進,打你,啊”她正在享樂之中,但檀口還佯裝著不是自願的樣子。

“老婆,你的水好多。”他感覺到她的神秘山洞的泉水正在滴下來,把自己胯下都弄濕了。

“嗯,不許你說,啊,啊”她居然用右手托起她的左雪山,送到他的嘴邊,讓他用柔舌功來進攻。

果然,他嘴巴一張,便銜住了她的左雪山,不停地吮`吸著。

小打小鬧了數分鍾之後,他把她仰放在床上,然後施展出那招“醉漢搖櫓”,跨`坐在她左大腿上,兩手則抱著她的右大腿,然後大動起來。

“啊,啊,別”她以了第一次的經驗,知道他一旦大動,那她又要暈過去了。

“老婆,挺住!”他咬著牙關,開始使出渾身解數。

“啊,啊,我,啊啊……”她胸前兩座雪山也劇烈地顫動著,好像隨時都會坍塌下來一樣,隻得用手去捂住,以免真的倒塌了,那便不太像女人了。

他一鼓作氣,勢要把她送到第二波**之上,於是,力量越來越大,撞擊越來越重,每一撞,都發出肉與肉碰撞的“噗”一聲,清脆而悅耳,極為撩人。

“啊”

她檀口吐出嫋嫋一個春音,身子一軟,又暈過去了。

這回,他便祭出柔舌功,將她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遍了數吻,把口水留在了上麵,以示那是自己的領地。

等到把口水敷滿她的身子之後,他便想又弄醒她,無意中看到她下麵已微腫了,於是,輕輕地,緩緩地把老二送進去,再弄醒她。不然,當老二進入之時,她會額外感覺到一次疼痛。

“你又把我弄暈了,嗯”她身子已乏力,揮舞著小粉拳打在他的肩膀上,都是沒力氣的。

“老婆,還要嗎?”他自己當然是要的。

“我下麵痛”她也沒說要,也沒說不要,隻是緊緊摟著他的脖頸。

“那我輕些。”他這次準備用“仕子騎驢”這招來侍弄她,於是,讓她像馬一樣手腳並用跪伏在床上,然後,他雙手握住她的纖腰,把老二對準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隨即,輕輕一送,便又進去了。

“啊,我不”她早已沒有抵觸的情緒了,隻是作作樣子而已。

起先,他果真是輕進輕出,使她又啊啊地有韻律叫起床來,那一聲聲溫軟的春音,比一粒粒春藥還要有效,他聽了,頓時欲`火上升,使他幹勁百倍,於是,漸漸地,速度與力量都又開始往上升了。

隻一會,便又大動起來。

“啊,我,下麵,啊,要,啊,著火了,啊……”在他剛剛大動之際,她連忙求饒道。

“老婆,我會幫你滅火的,不怕。”他又重進重出,每一下都是那麼的經典,教人不得不佩服。

“啊啊,不,啊啊啊……”她四肢百骸又劇動起來,隻得伏下去,要不是大腿支撐著美`臀,估計整個人要睡下去了。

他則雙手握緊她的纖腰,不讓她趴在床上,隻全力開鑿隧道,性趣來了,擋也擋不住,此時不幹,還待何時?

約莫七分鍾之後,她“啊”地一聲,又暈過去了。

而他精力還頗為旺盛,於是,使用一招“水中撈月”,繼續大動著,一會,便將她弄醒了,她還沒清醒多久,至多隻是五分鍾,便又被他弄暈了。接著,他又祭出一招“抱虎歸山”,繼續與她大幹著……

如此反複數次,使用了幾招絕招,便將她送上了幾波**之上。

這一晚上,林憶娜先是被他老二攻進胯下的神秘山洞,變成了女人,然後,又由女人變成了神仙姐姐,如今,正在做神仙姐姐的姐姐。她得到的**,使她如置身於雲端,輕飄飄的,活無比。

雪白的床單上到處濕漉漉的,可以見到激情大戰的斑斑點點。

最後,林憶娜身子軟成了一團棉花,好像沒骨一樣,王小兵抱著她,想起了黃麗華。黃麗華也有那個特性,當得到了數次**之後,身子便軟軟的,可以任男人怎麼擺弄都行。

激戰了二個多小時,他發現林憶娜下麵腫脹起來,明顯是自己太過用力之故,想到她還要上班,於是,便把精華輸送到老二上麵,一炮打出,把營養豐富的精華留在了她的神秘山洞,算是暫時結束了今晚的武功切磋。

她還在極度興奮的昏迷之中,渾身散發著濃鬱的體香,呼吸很均勻,脈搏跳動也正常。

他又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

“嚶嚀”一聲,她便睜開了陶醉的美眸,柔聲道:“嗯,我下麵好痛”

他祭出太極掌,愛撫著她的美`臀,安慰道:“老婆,會好的,那是正常現象,至多明天休息一天,就沒事了。”

“啊,還要休息一天啊,我還要上班啊”她微訝道。

“如果你還能走路,明天也可以去上班的。”他輕吻她的紅唇,道。

“都是你,出那麼大力,把人家弄得這麼痛。我打你,叫你別進去,你就是要進去,現在好了,弄到我要是走不了路,我饒不了你”她嘟著紅唇,撒嬌道。

“老婆,我就這樣抱你去上班。”他笑道。

她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但嘴角溢出的那抹笑意卻是那麼的濃鬱,教人一看便知她心喜滋滋的。

“就這樣抱我去,衣服都沒穿,我要羞死了。”她伏在他的胸懷,晃著胸前兩座雪山,磨著他的臉麵,這時,她才記起他的老二還是那麼堅挺地豎在趕的體內,真是不佩服都不行。

“就用這張床單裹住就行了。”他輕輕地愛撫她溫軟的脊背,道。

“嗯,不跟你胡說了。”她明顯已接受他了,“我現在把什麼都給你了,你以後一定要好好愛我,聽我的話,不許欺負我,要愛我一輩子,不許變心。”

但凡黃花閨女,多半會這樣要求初戀男友的,王小兵聽過多次類似這種要求了,於是,笑道:“我會愛你到海枯石爛,絕不變心。”

聞言,她滿意地嫵媚一笑。

兩人都汗津津的,在燈光下,閃爍著激情的光澤。

“你用什麼煮熱水洗澡的,我去幫你煮熱水。”他其實還想再送她一次**,但想到她下麵真的腫脹了,不能再幹了,隻好罷休。

“用電飯煲。”她伏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呢喃道。

“好,我去幫你燒水。”於是,他將她放在床上,下了床,走進廚房,把電飯煲擦洗幹淨,盛了自來水,便插上電源。

然後,回到床上,與她纏抱在一起,兩人的身子緊緊地貼著,彼此都好像要把對方揉進自己的身子一樣。

十幾分鍾之後,水煮開了。

於是,他把開水倒進紅色的塑料桶,提進了衝涼房,泡了些冷水,變成了溫水,站在衝涼房前輕喚道:“老婆,水可以了,來吧。”

“呃,好。就來。”她的聲音從臥室傳出來。

可是,一會,聽到“唉喲”一聲,王小兵忽然記起她可能因為下麵疼痛而走不了路,便連忙走進臥室,果然見到她坐在地上了。

“都是我不好,早應該抱你去的。”於是,他便俯下去,抱起她,走進了衝涼房。

“我真的走不了路,明天上不了班,怎麼辦呢?”她微微蹙著秀眉,道。

“請一天假吧。”他忽然想起董少容說的要花一整天跟自己好好地做活的體育運動,此時,已與林憶娜做了兩個多小時的**育運動,如果明天還能與她繼續幹下去,那倒可以嚐試一下整天做`愛的滋味了,心一喜,便道:“老婆,不如明天我們玩一整天,好嗎?”

“嗯,我下麵還沒好呢”她撅著紅唇道。

“那也是。那改天我倆找個時間好好地幹一整天。”他頗為體貼她,要等她好了之後,再去玩。

進了衝涼房之後,林憶娜連站的力氣幾乎都沒有了,要扶著王小兵的肩膀,才能站直,要她自己洗澡,那是難以上青天。

於是,王小兵隻好拿起毛巾,蘸了水,幫她搓身子。

搓了一會,他忍不住又吻她的身子。吻著吻著,他下麵又硬了起來,老二瞬間便揚起,越來越粗,越來越長,在不停地抖動。欲`火又燒遍全身。

“老婆,我還要一次。”他從後麵抱緊她,老二已伸到了她的胯下。

“啊,你還要幹我啊,別,痛”她身子一軟倚在了他結實的胸膛上,嬌聲道。

“就一次。”說著,便扛起她的右腿,讓她左腿落地支撐身子,然後,老二一挺,“噗”一聲,又進入了她的體內。

“啊,輕些”她咬著下唇,享受著他的侍弄。

這招正是“金雞獨立”。

起先,他輕進輕出,本來也是想這麼一直幹下去的,但幹著幹著,速度就起來了,不消五分鍾,便又大動起來。

“啊啊……”她檀口張圓了,春音噴湧而出。

再過了五分鍾,她身子一軟,再次暈過去了。至此,他也有點累了,畢竟一晚上將兩個美人侍弄得成為了神仙姐姐,當然,他也成了神仙哥哥。

隨即,便全心全意幫她搓身子。

幫她洗完澡之後,便將她抱到床上,然後,他回到衝涼房洗了個冷水澡,洗完之後,精神又好了許多,回到臥室,見她還沒醒過來,也不再喚醒她,畢竟,讓她一覺睡到天亮更好。

坐在床上,腦海的興奮猶存,一時也睡不著,於是,便掏出香煙,點燃一支,開始吞雲吐霧起來。

晚上曠了兩節晚自習課,他覺得有點愧對蘇惠芳,她期望他這個班長能好好學習,不要曠課,可是,他已不是一個學生那麼簡單,他的身份有點複雜,簡言之,便是他是一個有多重身份的高中生。

本來,還想這兩天曠幾節課去找王美鈴的,不過,如今已曠了兩節晚修,這星期不好意思再曠課了,隻好等到周末再去找她,並且用三昧真火給謝月美治治病,看效果如何。

能否幫謝月美冶好頭痛病,他也沒有把握,隻有盡力而為。

如今,乃是多事之秋,最為迫切的就是收拾三個老古董。但對方又還沒有定下鬥戰的時間,隻能拖著。這樣,他整天都會想著這件事,成為一件心事,畢竟,這不但關係到洪東妹的存亡,其實也關係到他的存亡。如果洪東妹倒下了,那他自己一人想在這立足,就難上加難了。

是以,他絕對不會讓洪東妹倒下,隻要還有一分力氣,都要支持她。

至於龍非,雖是個敵人,但現在是比較和睦相處的敵人,而且,他已漸漸地感化她了,雖說八字還沒有一撇,但從平時的點點滴滴可以看出,她有一點被感動,隻要再繼續對她施予各種恩惠,便有可能將她爭取過來。

所以,龍非一事,他又可以稍微放心一點。

等到把三個老古董收拾之後,再慢慢炮製龍非。現在,三個老古董沒有什麼動靜,他猜測,要麼對方正在醞釀著一次不可告人的大陰謀,要麼是還不想動手,要麼是正在召集所能叫來的人馬,準備一舉打跨洪東妹。

在這種時候,既是危機,也是機遇。

王小兵正好按自己的計劃行事,要將全廣興的臂膀一個一個剪去,能收拾一個是一個,到時便削弱敵方的力量,到了大戰之時,便可省事些。

原先,他就想先幹掉全廣興的臂膀之一謝宏生。

他想先鏟除謝宏生,那是有原因的。在全廣興三個得力臂膀之中,謝宏生的勢力是最弱的,以王小兵的實力,完全有能力吃掉對方。

隻是,想要剪除謝宏生,而又不讓三個老古董知道是自己幹的,確實不易,何況,一釣了人命,白道也會追究,到那時,反而更加麻煩。是以,他不會輕易出手,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必然是滅掉謝宏生。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未滿,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  ,


snaptime:2017-11-21 08:45:50  .exectimeㄩ0.16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