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53章 美女吃醋的結果


小樹林與山石集市一帶,許多男人羨慕王小兵。

“好了,我還要去見一個人,下次再聊。”王小兵看了看手表,怕豬頭昆在小樹林廣場等久了會走,於是與駝鳥道別,騎著摩托趕往目的地。

要不是今天還要辦正經事,他就立刻去見張芷姍。

想到她那迷人的胴`體,他渾身就微熱,他在想她那誘人的身子到底有多光滑,真想立馬找她,然後跟她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這樣,就可找到答案了。

既然她已搬進出租屋了,那就證明她已跟薑長軍真的緣份已盡。她如今單身了。王小兵可以正大光明地泡她了。

是她的身子更滑膩,還是她姐姐的呢?

他跟張芷姍的姐姐在電影院做過活的體育運動,覺得她姐姐保養得還算可以,下麵也還緊湊,教人頗回味。

對於泡張芷姍,他可信心滿滿的。

這不是吹牛,他從她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來,她對自己是有意思的,如今,她單身了,像自己這種在她眼還算不錯的男人,隻要關懷她,愛護她,就很容易虜獲她的芳心,從而跟她做活的體育運動,那也水到渠成了。

這麼一路意`淫著,不知不覺便到了小樹林廣場。

停好摩托,在廣場麵轉了一圈,沒見到豬頭昆那家夥,隻好等一會,還不知那廝會不會來,或者是謝家化到底有沒有通知到人家。

他既想去看望張芷姍,又想在這等豬頭昆談正經事。在廣場踱步,一顆心也平靜不下來,關鍵在想著張芷姍,欲`火上來了,人就很難靜下來。

如果他會七十二變,他一定會用分身法將自己分成兩個,一個留在小樹林廣場等豬頭昆,另一個去見張芷姍。不過,他是個凡人,隻有一個身體,權衡一下利弊,還是留在廣場等人。畢竟,張芷姍已住進出租屋了,改天去看她也是一樣的。而眼前這件事關係自己的聲威問題,不得不認真對待。

不過,他又暗忖道:她會不會在想我,在等我呢?

因為在他看來,張芷姍從要租房子那時起,便是有意要讓他知道的,這不就是想得到他的關懷與疼愛嗎?雖是他的推測,但也確實合情合理。

這麼一想,他就更急於要去見張芷姍,想去安慰安慰她,讓她樂過日子。

該死的豬頭昆還沒來,他真的想揍一頓那廝。

等了大約十分鍾,便見到豬頭昆來了。

“兵少,你找我有事嗎?”豬頭昆的頭型有點像豬,因此得了雅號,是個二十多歲的四無青年。無妻,無產,無權,無錢的大好青年。

“抽支煙。”王小兵分了一支紅雙喜香煙給他。

“謝謝兵少。”豬頭昆受寵若狂,雙手接了香煙。

“你認識沙雲村的人吧?”王小兵也不想多費口舌,直接問道。

“沙雲村?”豬頭昆點燃香煙,想了想,道:“是,沙雲村有幾個朋友,我跟他們還算熟,平時,請他們做點事,他們也會幫忙的。兵少,你要找他們嗎?”

“對。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他們談。”王小兵點頭道。

豬頭昆從王小兵那略顯凝重的神色看出,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他隱隱感到沙雲村的那幾個地痞會有麻煩。

“什麼事呢?”豬頭昆硬著頭皮問道。

“他們老是截水渠的水,我要跟他們說清楚,如果他們以後還是那樣做,我就不客氣了。”王小兵如實道。

“呃,我沒有去截水渠的水。”豬頭昆連忙澄清道。

“我不是說你。我要你叫他們出來,大家坐下來談一談,要是他們給麵子,那就算了,不然,我不會輕易饒他們。”王小兵語聲雖低,但蘊含的威嚴卻頗重。

豬頭昆顯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確實,他與沙雲村的地痞是朋友,如今,卻要幫王小兵叫他們出來,如果是好事,他樂意做,但叫他們來了,極有可能會被揍,作為朋友,他也不想看到朋友被揍,是以,自然有些難為情。

“兵少,這個……”豬頭昆猶豫了,搓著手。

“怎麼,不肯幫忙?”王小兵淡淡道。

“呃,不是不肯幫,這個……,我跟他們是朋友,我要是叫他們來了,到時他們被打了,我……”他雖是吞吞吐吐的,但意思很明顯,就是要表達一個主題:我不太願意做。

不過,王小兵也沒想過要恐嚇他,道:“你隻要叫他們來就行了,說是我要見他們,談一談水渠的事情。其它事就跟你沒關係了。要鄭重告訴他們,如果不來,那我就一點麵子都不會給,他們想不死都難。”

頓了頓,又道:“你做了這件事,我會跟冼業勝說一說,叫他別找你麻煩了。”

前兩天,豬頭昆勒索冼業勝一個朋友的侄子一百元,冼業勝要找他算帳,可能是賭場那邊比較忙,才還沒找他。

王小兵是從朋友那聽到的。

果然,當豬頭昆聽了之後,神色又變了一變,猶豫之中多了三分堅決,於是道:“兵少,要是這樣,我就全力幫你。還請你在勝哥麵前幫我說說好話,我不知道那小子是他朋友的侄子,那一百元,我會還給他的。”

“沒問題。你現在就去叫沙雲村的人到君豪賓館,問服務員,就會帶他們到包廂找我的了。要,如果他們不來,那你就到包廂找我,如果他們來了,你就不用來。”王小兵想早點把這件事情擺平。

“好的。我現在就去。”豬頭昆屁顛屁顛著去了。

隨即,王小兵開摩托到張芷姍的出租屋樓下,朝上看了看,本想叫她的名字,但想到要是見了她,可能要在這耗費些時間,現在還要辦正經事,幹脆再忍一忍,等把事情辦完,再來找她。

於是,又調轉車頭,開到了君豪賓館的停車場。

因為近來瑣事纏身,王小兵未能花多些時間陪莊妃燕,而她又要上班,兩人已有幾天沒做過活的體育運動了。

王小兵倒經常得到男人的福利,體內的欲`火已降了不少,並不急於做活的體育運動。可是,莊妃燕隻能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幾天沒鍛煉身體,感覺索然無味,生活樂趣少了許多。

如今,見他來了,又愛又恨,道:“你終於現身了。”

“今天是周末,來看看你。”在經過花店的時候,他買了一枝玫瑰,遞給她。

“咯咯,平時學習很忙嗎?”她俏臉的不滿之色消褪了,代之的是迷人的微笑。女人跟鮮花有一種很特別的聯係。

“一般般吧。我要一間包廂。”他笑道。

“哼,原來又是請人吃飯。還說來看我呢。”她努了努紅唇,道。

“真的是來看你啦。給我找一間包廂。”他揚了揚濃眉,眼神灼灼,向她傳遞一個信息:找包廂可以享受女人福利。

君豪賓館的男員工都頗為羨慕王小兵,他們也知道,沒有實力,想泡美女,那隻是個傳說,是以,隻能過過眼癮,不敢來爭美女。

莊妃燕雖有點不悅,但還是給他找了一個包廂,進了包廂之後,她問道:“又跟什麼豬朋狗友吃飯呢?”

“不認識的人。”他打量一眼她那身新發的工作套裝,笑道:“你穿短裙真的很好看。”

看著她修長美白的雙腿,他的腦海立刻浮現出了她兩腿`之間的神秘之處,這麼一想,欲`火不禁悄悄升了上來,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莊妃燕站在門後,反手將門鎖了,不解道:“既然不認識,那你為什麼還要請吃飯呢?”

“說來話長。”於是,他言簡意賅將東和村與沙雲村的爭水灌溉的事情簡略說了一遍。

聞言,她明白了,走過來,站在他身邊,柔聲道:“那你是跟他們談判嗎?”

“正是。”嗅著她嬌軀散發出來的如蘭體香,他咂了咂嘴,目光落在她胸前的雙峰上,點頭道。

“咯咯,你那樣定定地看我的胸脯幹什麼啊”說著,她側著身,輕輕地一扭豐`臀,正好撞在他小腹下麵已隆起的小帳篷上麵。

那間,他的老二被她的美`臀挑逗了,他的欲`火急劇上升。

於是,他一把摟住了她,立刻祭出了柔舌功,進入她的檀口,與她切磋起來。她也是處於**的狀態,很便進入了狀態。

兩人激吻起來,四手彼此在對方的身上摸來摸去。

那嘴與嘴發出的“嘬嘬”聲響徹室內。

“小兵,我要”她輕語呢喃道。

“知道了。”如今時間很緊,隻能速戰速決。

至於采取什麼招式來進攻她,這並不是一個問題。像他這種采花老手,各種招式了然於胸,不用多想,以本能就可以施展出最合適的招式。如今,莊妃燕穿的是及膝的圓筒短裙,不用脫下來,隻須將裙子往上的掀,再脫掉內褲,便可行房事了。

如果豬頭昆真的去叫了沙雲村的地痞,那不用一個鍾就會來這找王小兵,因此,他要在半個鍾之內把莊妃燕送上幾波**,滿意她女人的福利。

他決定先用一招“抱虎歸山”跟她較量一下。

不過,在使用“抱虎歸山”之前,還得扒掉她的內褲。至於她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他想先把她胯下的隧道開鑿一番,還有時間的話,再去登山。

忽然之間,他蹲了下去,雙手擤住她的裙擺,隨即往上一掀,便把她的短裙揭開了,見到了那條玉色的內褲。他毫不猶豫地把嘴伸了過去,祭出舌柔功,在她的內褲上輕輕地吻著,然後又濕吻她大腿的內側,每一吻,都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到位,使她嬌哼連連。

“啊,小兵,好酸,別吻”她渾身打激靈,一雙玉手摩挲著他的腦袋,嬌聲道。

“妃燕,你的肌膚越來越美了。”他在施展柔舌功的同時,兩手又祭出精純的太極掌,在她渾圓而豐滿的美`臀上愛撫著。

“啊,點”她抵擋不住他兩種功夫的進攻,泉水已溢了出來。

“好!”他看到她的內褲都被泉水濕潤了,知道她的欲`火已升到了最高點,於是,雙手一扒,便將她的內褲剝開了,丟到椅子上,雙手抱著她的兩腿,將她抱了起來。

而她則雙腿纏著他的豹腰,兩手摟著他的脖頸,配合他那招令女人著迷的“抱虎歸山”。

以王小兵這種武功高手,憑借著豐富的經驗,也不須尋找她那個神秘山洞在哪,隻用老二往上一戳,便穿越了一片挪威森林,直達她的洞口,隻是戳差了一點,頂在了兩塊磨刀石上麵。

隨即,微調了一下方向,便已對正了洞口。

當在這種將進未進之時,她感到更為酥軟,隻想點與他結合在一起,於是,美`臀用力往下一壓,便與他的老二開始交鋒了。

須知,他老二乃百戰百勝的將軍,堅硬異常,哪會被她嚇退,她豐`臀再猛,也難以換擋住他老二的推進。

隻聽到“噗”一聲,便完全進入了她和體內。

旋即,他雙手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開始與她切磋世上最為樂的武功。

“啊,好過癮”她咬著他的耳朵,膩聲道。

“過癮就好。”他這招“抱虎歸山”,若是不將她頂在牆上,那還不能發揮百分百的威力,不過,他隻想讓她爽一爽,並不想弄暈她,畢竟她現在是在上班時間,還有工作要做,而自己也有正經事要辦。

可是,她被他老二弄暈過,如今不被弄暈,那倒有點不習慣了。

“啊,小兵,你是不是經常與她們做啊,啊,現在你好像沒以前那麼多力氣了,啊”她俏臉已升上了紅暈,微微吃醋道。

聽了之後,他真是好又好氣又好笑,他本來是體貼她,才想讓她得到最適合的感,不想弄暈她,反而被她懷疑了,於是笑道:“你想見識一下我的真功夫?”

他邊說邊抱著她走向牆壁。

“啊,想啊”她吻著他的額頭,甜言道。

作為男人中的戰鬥機,他需要向她證明自己的強大。隨即,便將她頂在牆壁上,讓她的脊背緊貼著牆壁,然後開始大動起來。

那肉與肉的激烈碰撞發出的“噗噗”聲由疏變密,由小變大,起先如小雨滴答,隨後便如狂風暴雨,越來越緊密。

這時,他那抱“抱虎歸山”的威力便發揮出來了。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未滿,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2 23:23:04  .exectimeㄩ0.12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