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46章 家的溫馨


與王小兵激情大戰的美女,沒幾個能頂住他強大的火力進攻。

“老婆,我一動起來就輕不了。鍛煉多了,你會習慣的,習慣就好了。”他雙手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如實笑道。

“不過,我喜歡你那麼猛,咯咯。”她趴在他的身上,道出了真心話。

他吻著她的雙峰,算是報答她對自己的理解。

隨後,她好像忽然記起一件事似的,道:“我還差點忘記了告訴你新發現的信息。”

“什麼事?三個老家夥已定了開戰的時間嗎?”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與三個老古董戰鬥了。

“不是。是關於龍非的。”她吻了吻人額頭,道。

“查出她的真正身份了?”他曾請洪東妹幫忙查龍非的來曆,聞聽有了消息,也來了精神,問道。

龍非是他背上一條芒刺,一天不收服她或感化她,都是頗危險的。他感到不舒服,與敵人這麼近距離和睦相處,他都感到很荒誕。

“沒有,但我的人發現她曾跟龍應唯的人接觸過,隻是一次,也不能確定她與龍應唯認識,可能是龍應唯的手下要買藥丸,去跟她接觸的。除此之外,也沒其它發現了。”洪東妹如是道。

“那有沒有查過她跟龍應唯有沒有關係?兩人同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同姓的很多,並不是說同姓就一定有關係的。

“查過了,查不出兩人是不是有親戚關係。以前,還跟龍應唯等相熟的時候,我也沒發現他的家族有龍非這個人。”洪東妹從茶幾上端來一杯紅酒,含了一口,喂進他的嘴。

喝了半口紅酒之後,他感覺喉嚨比較滋潤了。

“我以前就懷疑她與龍應唯有關,但也叫人去查過了,都說龍應唯的家族中沒有這個人。”王小兵咂了咂嘴,道。

“她近來有沒有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洪東妹又含了一口紅酒,喂進他的嘴。

“沒有。照我看,她背後有一個實力不小的勢力。在這個時候,還不敢與她挑明了來說。等我們收拾了三個老古董,再找機會跟她攤牌。如果現在跟她翻臉了,後果可能比較嚴重。”他沒有把自己要感化她的計劃告訴洪東妹。

原因很簡單,如果真的感化了她,那就極有可能會與她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而女人都是私有動物,洪東妹也一樣,要是聽出王小兵會與龍非在床上鍛煉身體,那自然會生出醋意的。與其讓她不悅,倒不如先不要告訴她,等到了機會成熟之時,再讓她知道,那時已是生米煮成熟飯,不接受都得接受了。

是以,他此時不想告訴她。

“現在也確實分不出力量去對付她,那就先擱著,等辦了三個老家夥,再向她問罪。來,我還要”說著,她把杯的最後一口紅酒啜進嘴,喂一半給他,舔著他的嘴唇,真誠地懇求道。

“好。”休息了一會,他的體力又恢複了不少。

於是,雙手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又開始做著活的體育運動,前麵幾分鍾,都是悠閑地幹著,五分鍾之後,他來了一招“醉漢搖櫓”,用狂風暴雨般的進攻使她又暈了過去。

……

一直把她弄到第五波**,他才一炮衝天,暫時結束了兩人今晚的激情大戰。

洪東妹雖是個散打高手,但在激情戰鬥之中,卻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她已完敗,被他弄暈了幾次。在一次又一次的敗北之中,她沒有怨恨,隻有活,而且,每被他的老二弄暈一次,她就越愛他一分,如今,她深深地愛上他上了。

兩人如膠似漆,情意濃濃。

幹完了活的事情之後,他想要回家看看,這些日子以來,他很少在家,周一至周五在學校住,周六與周日經常與情人在外麵住,他有一種好久沒回過家的感覺,想回去,對父母與弟弟說一說自己做了村長助理的事。

之前,他也略為跟家人說過村長助理的事,但都是匆匆一談,沒有坐下來細品慢談。

洪東妹也不勉強他,反正已討到了女人福利,她感到滿足了。而她也還要去打理一下賭場那邊的業務。

於是,把五支口紅給了他,與他道聲晚安,因她下麵有些疼痛,走路微滯,於是幹脆叫他抱自己上床休息一會。

他把她抱進臥室,放在床上,找來毛巾,幫她擦拭身子,擦著擦著,他又吻她的身子,將她的每一寸肌膚都吻一遍,然後拿被單蓋在她身上,吻了吻她的紅唇,便出了臥室,放好毛巾,開了門,出去,關上門,下樓,出了夜城卡拉ok廳大門,到停車場取了摩托,便回東和村了。

迎著夜風,他感到特別的愜意。

路上,他又把龍非的相貌與龍應唯的來比較一下,說不像,好似又有點像,說像,又不是怎麼像。

這個世界上,相貌有點相近的大把人,也不能把那些人歸為親人或親威。

他在想,如果龍非是龍應唯的什麼人,那她背後的力量就是三個老古董,如此一來,直接跟她擺明講,那也沒什麼問題。反正都與三個老古董鬧翻了,不需要再小心翼翼的。

不過,這隻是假設。

如果龍非背後的勢力不是三個老古董,要是跟她撕破了臉皮,那就麻煩了。

他不敢確定她與龍應唯有關係,而洪東妹也沒說她與龍應唯有關係,如此一來,所有的懷疑都是在猜測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不太可靠。想要保險些,還是別攤牌,不然,萬一弄錯了,後果很嚴重。

不知不覺間,便回到了東和村。

村子在改革開放之中,有了一點發展,村民能解決溫飽問題了,不過,離小康生活還有很長一段路,加上村長與支書經常公飽私囊,雖為村子做了一點事,但同時也要撈一把油水,倒是扯平了。村民沒得到什麼利益,村委的人倒吃飽了。

現在,王小兵也是村委的一分子。他知道以他的地位,撈不到油水的。他也不在乎那點油水,他做村長助理,隻是想結識多點權貴,從而好辦事而已。

回到家,家人還沒有睡,都在看電視。

一年多以前,全家人還在為生計而發愁,如今,在王小兵的周旋之下,生計是沒問題了,奔小康都指日可待。家人對王小兵很看重,覺得能有今天,都是依靠他的努力得來的。

“小兵,你瘦了,媽明天燉藥材雞湯給你補補。”許娟端詳著大兒子,痛惜道。

“媽,我哪瘦了,看到沒有,肌肉比以前要更發達了。我重了幾斤。”他屈了屈手臂,向老媽展示那還算像樣的肱二頭肌,笑道。

“哪沒瘦,我看就比以前瘦了。”好像幾年沒見麵過一樣,不過,慈母心都是疼愛兒女的。

“哈哈,說不過你。”他找了張椅子坐下,掏出香煙,分一支給老爸王叢樂,道。

“明天燉藥材雞湯給你吃。中午在家吃飯,不要出去了。”許娟邊說邊繼續織著毛衣,她是個很勤勞的人。

“好。”回到家,就是不一樣,特別溫暖。

彼時,已是晚上十點多了,黃金連續劇已播完了。家人正在看電影《地道戰》,王叢樂最喜歡看這類電影,一看起來,還要邊看邊解說,就像足球解說員一樣,繪聲繪色地把哪出敵人,哪有埋伏,哪開始交戰都說得清楚,那是由於他早看過幾遍了。那年代,革命戰爭電影最多了,但凡那個年代長大的人,沒幾個不看過紅色片子的。

“你倆少抽點煙吧。”許娟看著王小兵與王叢樂兩人吞雲吐霧的,勸道。

“很少的了。我一天五支。”王叢樂道。

“我也很少,一天一支。”王小兵笑道。

其實,他一天幾乎要抽大半包,平時如果分煙,那一天一包都不夠。

王叢樂吐著煙氣,道:“小兵,你做了村長助理,得好好幹,看能不能闖出一番事業。”

“這個自然。我會盡力的。”想起村民對自己的能力的懷疑,道:“好像村不少人不滿,他們感覺我不能勝任這個職位。或者是嫉妒。”

“誰天生就會的呢?還不是都學的?”許娟道。

“如果有機會,我要證明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我能做好這份工作。”對於村民的不信任,他確實有點耿耿於懷。

“我們支持你,隻要你努力做了,不論做得怎麼樣,我們都為你感到驕傲!”王叢樂表態了。

“對,管他們說什麼呢,你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就行了。他們是妒嫉你,希望看到你出醜。”許娟道。

“聽說我們村與鄰村近來又因急水有紛爭,是不是?”王小兵將煙頭丟出門外,道。

那條水渠是當年整個公社一起出人,出力,出資修建的,用來灌溉的。而沙雲村在上頭,東和村在下頭,一旦遇到缺水的時候,沙雲村就先把水堵起來,將水引到自己村的田地,等灌溉完了,再放水。

這樣一來,東和村當然有意見。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未滿,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5 08:19:02  .exectimeㄩ0.10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