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41章 風流一刻


人在理智還清醒的時候,能抵擋一些誘惑,在欲`火盈體之時,理智自然就會降低。

英雄難過美人關,也是由於情`欲實在太強大,不是一般的理智可以控製的,除非是聖人才能坐懷不亂。

如今,羅蓮花雖還有理智,但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壓製了一部分理智,她心也開始想與王小兵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畢竟,周圍沒有其他人,而活的體育運動又是那麼的教人飄飄欲仙,她想來一回老草被嫩牛吃的感覺。

隻是剛與他認識,還有些戒備。

不過,她的豐`臀已觸碰到他雄壯的老二,雖沒有親眼見到,但憑經驗來估算一下,也知道那是男人中少有的真家夥。她在想,要是被他插了進來,那不知會是怎麼一種飽滿的感覺。想著想著,便越是按捺不住了。

她的性趣越來越濃了。

在這種時候,要是強攻她下麵那一,幾乎還是不能成功的。王小兵已想到了這一,所以,也不想貿然去脫她的褲子,時機還沒成熟,提前做這一步,隻能徒勞無功。采花也是要有一個時機的,不是什麼時候都能采的,除非是動粗,那又另當別論。

是以,他決定先占領她上麵兩。

如果成功了,那就再去攻占她下麵那一。不然,今晚就隻能到此結束了。

“花姐,你身子也很熱,脫掉上衣吧。脫了會涼一些。”他開始解她秋衣的鈕扣。

“不,我不熱,別脫”她連忙阻止了他的行動,雙手攥著衣襟。

果然,剛出師就遇到了阻撓。

他也不勉強她,於是暫停了解鈕扣行動,采取迂回曲折的方式,把嘴伸了過去,堵住她的檀口,又開始傳授她柔舌功。作為師父,他要使她的柔舌功更上一層樓。

她也很想與他激吻,早已張開了檀口,讓他的舌頭伸了進來。

兩人激吻起來。

在那甜蜜的濕吻之中,兩人又都興奮起來,渾身欲`火上升,在體內遊走。不論男或女,隻要欲`火占了上風,那理智就會自然下降,這樣一來,她對他的提防度也會減輕,他就是要使她的戒備心降低。

約莫三分鍾之後,他感覺她已沉浸在接吻的樂之中了,於是,雙手悄悄地伸到了她上衣的鈕扣處,開始解鈕扣。

果然,不知是她沒留意,還是已不在乎,反正她就沒有再去阻撓。

不消半分鍾,他便把她上衣的幾個鈕扣都解開了,隨即,雙手一掀,便把她的上衣兩襟掀開了。那粉紅的胸罩那間呈現在他的眼前。

“啊,別”

這時,她似乎又恢複了一意識,產生了抵觸,雙手連忙攥著兩襟將胸脯遮起來。

不過,他的雙手摟著她的纖腰,使她不能再將上衣鈕扣係起來。他連忙將柔舌功的功力提高二成,吮著她的香舌,要轉移她的注意力。

漸漸地,她的戒備心又降下來了。

在這攻堅時刻,他非常有耐心,不急不躁,等待機會,誓要脫掉她的上衣。大約又過了一分鍾,兩人吻到忘情之際,他終於抓住了機會,雙手一剝,便將她的上衣剝去了。

“啊,你要幹什麼,別脫我的衣服”

當上衣被完全剝掉之後,她又清醒一些了,雙手亂抓,想要把上衣穿上去。可是,他把她的上衣揉成一團,坐在了屁股下。她伸手去取,但雙手被他架了起來,隨即,他濕吻她的手臂。

“你把衣服還給我”她輕扭身子,嬌聲道。

“花姐,別怕,真的有熱,我也脫啊。這樣公平了吧。”說著,他也三下五除二把上衣給脫掉了。

此時,她的上身隻有胸罩了,而他的上身已**裸一絲不掛,兩人的肌膚緊緊貼在一起,相互傳遞著體溫,兩人體內的欲`火終於要結合在一起了。當肌膚相親之後,男女雙方就更難以把持了。那不高不低的體溫,就像春藥一般,使兩人的性趣大增。

在他脫上衣的時候,他沒有用手摟著她,其實,要是她真想站起來,那完全可以。

可是,她卻還是坐在他的大腿上,倚在他的懷。

這說明了什麼?

不外乎說明了她心確實也想要與他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不然,早就站起來,閃到一邊去了。

如今,隻要再把她的胸罩脫去,那就可完全到她的乳溝去遊玩了。可是,要驟然脫她的胸罩,她也是有抵觸的。

作為一名采花老手,王小兵並不急於去脫她的胸罩。

時間還早,而且,她又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算是到嘴的肉,隻要不出現天災**,那都基本可以把她弄到手了。是以,他成竹在胸,慢慢磨她,直到把她的戒備心磨掉,再采摘她。

在這迷情的一刻,他祭出柔舌功,在她圓潤的雙肩,以及那片雪也似的胸肌上遊走,吻完她兩肩,便吻她脊背與小腹,就是不吻她的酥胸。這條戰略就做從周邊包圍兩座山峰。

“小兵,你要回家”她膩聲道。

“花姐,我們再坐一坐,乘涼一會再走吧。我們都有熱。坐在這好涼爽。”他在吻她兩肩時,左手祭出太極掌,在她脊背上愛撫,右手則施展出鐵爪功,在她的左山峰上登山。

三種武功作用於她的上半身,她哪抵擋得了?

“啊,別揉,別揉”雖是這麼說,但她又不用手去推他的右手,讓他在自己的山峰上攀登。

“花姐,我在醫書上看到的,多給胸脯做做按摩,對女人是有好處的。我比較清楚按那些穴位。你放心,我現在的手法都是最正宗的,是上幾代傳下來的,非常有效果的,隻要按一遍,包你會上癮。以後可能你的胸脯還能更大一些。”他揉人家的酥胸,還說得冠冕堂皇。

“你壞,摸我胸,還說這麼多道理。”她撅著紅唇,醉眼迷離道。

“花姐,這是真的。”他一本正經道。

“嗯,啊,別揉”她雙手摟著他的腦袋,不停地摩挲他的黑發,已在跟他作互動遊戲了。

而此時,他感覺她胯下溢出了大量的泉水,把他的褲襠都潤濕了,而且,滋潤了他的老二。他知道她性趣越來越濃了。當她的欲`火上升到最高水平之後,就是他不出手去采摘,她也會送上來讓他開發她的身子。

“花姐,你的身子真棒!好柔滑!”他非常有信心把她身子的開發權弄到手。

“你壞,我要回家”她咬著下唇道。

“花姐,待會我倆一起回去。”說著,他開始解她的胸罩。

轉眼間,便把她的胸罩解開了。

她猛地震顫了一下,知道要是胸罩被扯開了,那上麵兩座堅挺的山峰就失去了保護的屏障,是以,立刻雙臂緊貼肋部,兩掌捂著兩座山峰,小聲道:“小兵,別脫我的胸罩,再脫,我就要喊了。你這是非禮我。”

“好,我不脫。”在這偏僻之處,就是她大聲喊叫也沒什麼用。

不過,他向來秉持著采花要女方自願的原則,不然,那會失去許多性趣。

反正都把胸罩後麵的扣子解開了,隻要再一扯,就可脫掉她的胸罩,還剩下這麼一步簡單的步驟,他並不焦急,晚上有的是時間,他要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炮製她。她胸前的兩座山峰已逃不出他的五指山了。

於是,他又把嘴伸了過去,堵住她的檀口,與她激吻起來。

“嗯嗯……”

她也已從他那學會了柔舌功,現在施展出來,幾乎能與他分庭抗禮了。功力也還不錯,但與他相比較,還是要遜色一籌。

吻到忘情之際,她捂著雙峰的兩手又漸漸地鬆開了,並且開始摟著他的脖頸,忘記了保護自己的酥胸。她已準備豁出去了,實在是忍不住了,何況,女人失去兩座山峰,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被男人攀登幾次,並不會懷孕的。

此時此刻,王小兵最清楚該做什麼了。

他繼續與她接吻,隻騰出右手,抓住她的胸罩,隻往前一扯,豁啦一聲,便把她的胸罩扯走了,放在屁股下麵坐著。

那間,她上半身也**裸一絲不掛了。

“啊,你為什麼拿我的胸罩,還給我,我要胸罩,你壞,把胸罩拿出來”她有慌張,伸手到他屁股下麵去找胸罩。

“花姐,你真美。”他撥開她雙手,連忙把嘴往下移,以最,最準的方式,一下子便會上了她左山峰的山頂,銜住了那還算粉紅的一,用心地吻起來。

“啊,別吻”

果然,她顧不得再去找胸罩了,雙手隻去推他的腦袋。

可是,他雙手已施展出高深的鐵爪功,捧著她的左山峰,在那盡情地溫習起來,而且,柔舌功也使出了七成功力,牢牢地銜住她左山峰的山頂。就是泰山崩下來,也難以將他驅走了。

其實,她也沒有真正用力去推他,隻是輕輕地推了兩下而已。

“小兵,別吻,好酸,再吻,我要叫了”在這種時刻,她還想威嚇一下他呢。這隻是她那一丁矜持的表現而已。

“花姐,小聲地叫,那會更過癮的。”他建議道。

“嗯,你壞死了,我要回家”她扭著身子,雙手卻摟著他的腦袋,也不知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身子輕扭著,似是撒嬌,又像是微慍。

“花姐,你的奶`子真好!”他大口大口地吮著,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她的兩座山峰上沒有鮮奶可喝,不然,邊喝鮮奶邊修煉各種武功,那將是人生一大事。

“我恨你”她又開始摩挲他的黑發。

“我愛你。”他吻完了她的左山峰,又馬不停蹄地開始吻她的右山峰。

在這攻堅戰之中,他已占得了先機,如今,通過一番努力,已把她的兩座山峰都拿下了,在這建立起牢固的根據地。有了自己的根據地之後,才能向外擴張,最終才會有機會把她下麵那一也占領,到了那時,便可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就能去開鑿隧道,為人類造福了。

不消五分鍾,她雙峰上便濕潤了,主要是他的口水居多,也有一汗漬。

他把她兩座堅挺的山峰都占領之後,便移師到她的乳溝,此時,那條又長又長的乳溝便屬於他的私人領地地了。她也沒有什麼好反對的了。反正兩座山峰都失陷了,夾在兩座山峰之間的乳溝,自然也保不住了。

於是,他以舌頭為先鋒,立時在她的乳溝進行攻伐作戰。

每一吻,每一舔,都是那麼的精致,那麼的用心,那麼的**。她雙手捧著他的腦袋,恨不得將他的腦袋也揉進自己的乳溝去。

“酸死我了,別吻”她膩聲道。

“花姐,你的乳溝好迷人哦!”他由衷道。

“我要回家”她情迷意亂了。

“花姐,我要你。”占領了她上麵兩,他就有資本向她攤牌了。畢竟,女人的三都很重要,上兩兩失陷,下麵一離被攻克也不遠了。

“不要,我老公知道了不會放過你的。”她心還是有一矜持的。

“花姐,他不會知道的。”聽到她說她老公全天華,王小兵心就冒出一股幹勁,誓要把她的身子開發權弄到手。

於是,更賣力地在她的上半身吻來吻去,摸來摸去,揉來揉去,她上半身的每一寸肌膚都被他的舌頭,他的手指觸及過了,算是他的領地了。不過,不論怎麼吻,怎麼摸,都是在外麵。隻要將她下麵一攻克,進入她的體內,與她的靈魂結合在一起,才能算真正得到她的身子。

現在,他就要達到活的彼岸了。

她鼻端隻發出“嗯嗯”春音,半閉著眸子,享受他給自己的按摩與輕吻,渾身連連打著小小的激靈。她正在活的海洋之中。她的上半身都殘留有他的口水,濕潤濕潤的。

把她的上半身占領完畢之後,他便準備移師到她下麵去了。

他伸手輕輕地摸了摸她兩腿`之間,發現那濕漉漉的,明顯是大量泉水外溢的結果,這正暗示了她也已按捺不住了。這對於他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隨即,他伸手去脫她的褲子。

她與他也是剛剛相識不久,還不太了解他。一般而言,女人要對比較熟悉的男人,才敢將身子的開發權交出去。不然,會有一種擔心。畢竟,把開發權交出去之後,那就相當於讓男人進入自己的體內了。這可是最高級別的接見形式。每一個女人都有自己的接見規矩。如今,他來脫自己的褲子,那明顯是想要攻打下麵那一。她頓時有些害羞與膽怯起來,加上心還有一矜持,便連忙用手提著褲子。

“不準脫我褲子,你再拉,我就要惱了啊”她說了之後,又覺得微微的失落。

“花姐,你褲子有濕了,先脫下來吧。”他祭出太極掌,愛撫她兩腿內側,咬著她的耳朵,輕聲道。

“不”她緊緊提著褲子。

這是一場更為艱難的攻堅戰,他有準備,有信心,並不急在一時,於是,隻耍著太極掌,撫摸她兩腿內側。

“別摸,你壞”越是摸她,她越是按捺不住,渾身輕顫起來,明顯是興奮所致。

“花姐,我剛才好像看到有一條小蜈蚣鑽進了你的褲腿了。應該就在你的褲腿。”他忽然靈光一閃,煞有介事道。

“啊?蜈蚣?不會吧?大不大條的?幫我把它捉出來。”她雖是個要強的女人,但也一樣有膽小的事情,特別是對於蛇、蜈蚣之類的軟體動物,更是怕得要死。

“不怕,隻有小指那麼大,你不要動,它不會隨便咬人的。我把它弄出來。”他有了借口,便又去脫她的褲子。

“啊,別脫我的褲子。”她又提著褲子。

“花姐,不脫褲子,難以找到它啊。要是被咬了,有可能會中毒的,小則幾天渾身無力,大則會死亡的。小指那麼大的蜈蚣,毒性不是一般的利害,是非常利害。”他添油加醋恐嚇道。

“這個……”脫褲子,對於女人來說,其實不是難事,但在陌生男人麵前脫,那就很有難度。

“不要猶豫了,脫吧。就我倆在這,別人看不到的。一旦被咬了,那就麻煩了。”於是,他雙手攥住她的褲頭,往下拉。

她雖有抵觸,但想到蜈蚣在麵,心就害怕得要死。不過,她隻想脫長褲,如今,他連她的內褲都要脫掉,她連忙用手提起內褲。

“隻脫長褲吧。”她拉起了內褲。

“花姐,可能它會走進內褲,那不是很麻煩?要脫就全部脫下來,這樣就可處理。”他再次恐嚇道。

“不,它進不了的。”她牢牢抓住內褲,不讓他脫。

他隻好先把她的長褲脫去。

轉眼間,她全身上下,隻穿著一條薄薄的內褲了。而他,也找到了借口脫長褲,道:“咦,麻煩了!好像有一條蜈蚣也鑽進了我的褲腿。”

說著,便手腳麻利地把長褲與內褲都脫掉了。

這時,他渾身一絲不掛,老二沒了褲子的阻擋,便如猛虎出柙,怒氣衝天,昂首挺胸,青盤暴突,肌肉隆起,果然有王者風範。他的老二橫亙在她的兩腿`之間,與她的肌膚零距離相接觸,那一股股滾熱的溫度傳遞到她的大腿上,使她渾身打激靈。

她胯下的泉水不停地溢出來,雖有內褲擋著,但一樣還是滲到他的老二上麵。

“蜈蚣走了嗎?”她咬著下唇,真的有幾分嬌羞道。

“就走了。花姐,你的身子好棒!”他張開嘴巴,銜住她一座雪山的山頂,不停地吮`吸起來,同時,左手施展出功力強大的一陽指,伸進她的股溝戳來戳去,而右手則祭出太極掌,在她兩腿內側愛撫。

“啊,啊,我要穿褲子”她被他三種強大的功夫作用在身上,早已酥軟之極了。

“花姐,待會我幫你穿。你真棒!”他真心道。

隨即,右手在她大腿內側肆意地愛撫起來,每摸一下,都會令她溢出一股泉水。他知道她已是欲`火焚身,再也按捺不住了。

兩人的肌膚緊緊貼在一起,彼此的欲`火正交融在一起,熊熊燃燒起來。

他把她放在柳樹頭上,讓她倚著柳樹而坐,然後,扛起她左腿,由腳掌上開始吻,沿著小腿,一直吻到她左大腿的內側。

“啊,別吻”她現在是不想走了,衣服都幾乎脫光了,一顆心已有八成想要與他做活的體育運動了。她嘴不想幹,其實心想得要死。

“花姐,你的腿真美。”隨即,他又扛起她的右腿,照樣是從腳掌上開始吻,沿著小腿,一直吻到右大腿內側。

地麵上,已被她的泉水潤濕了一大片。

“小兵,我要回家”她嬌聲道。

“花姐,待會就回去了。”說著,他已伏了下去,輕輕地吻著她小腹下麵那片坡地,雖是隔著內褲,但一樣使她興奮不已。

她真的已把持不住了,內褲都濕透了,表明她欲`火已上升至極。如果不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她經脈都有可能受傷。

正在她享受她吻自己兩腿內側那種美妙的感的時候,他忽然站了起來,雙手捧著她的腦袋。

起先,她不知他要做什麼,隨即,便明白了。

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不停地戳在她的臉上,最後,頂在了她的紅唇上。輕輕地挺著,分明是要進入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切磋一下武功。

“不”她害羞道。

“花姐,來一下。”自從被張靜用柔舌功服侍過老二之後,他便感覺那樣挺有趣的,如今,正是要羅蓮花也用柔舌功來給自己的老二按摩按摩。

“我不”她不敢張開檀口,怕被他的老二一下子鑽進來,從牙縫迸出含糊的字音。

“花姐,來一下嘛。”他摩挲她的秀發,用最真誠的聲音去勸說她,並且,老二在她的紅唇上輕輕地戳著,叫她張開嘴。

周圍雖比較昏暗,但借著朦朧的月色,她也大約能看到他老二的雄姿。她既著迷又害怕,暗忖要是被他的老二攻進自己下麵那一,不知疼痛會有多大。但女人又很想被很強壯的老二攻擊。她也一樣。

此時此刻,這麼威武的老二在她的麵前,她早已著迷了。

於是,伸出雙手,祭出九陰白骨爪,握住他的老二,與他的老二握手,並且相互問候。

他也感到很過癮。在這互相之際,他挺著老二,誓要進入她的檀口。

起初,她不肯,過了三分鍾之後,終於被他的萬分誠心打動了,便張開了檀口,願意請他的老二進來切磋切磋,也作一番友好的交流。

他也不客氣,屁股一挺,便進入了她的檀口。

在這美妙的一刻,他的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老二上麵,而她的注意力則集中在了檀口上。兩人以另一種特別的方式結合在一起。

起先,她以為隻經輕輕張開檀口就行了,不料,當他的老二大步地邁進來之後,才發現要把檀口張到最大,才堪堪能容下他的老二。她連話都說不了。

隨即,他雙手輕輕地摩挲她的秀發,示意她也要友好地對待自己的老二。

她也知道怎麼報恩,於是,便施展出渾身解數,如捧著一支超大的冰琪琳,不停地從上下左右開始吻他的老二,並且祭出柔舌功,幫他的老二作最精心的按摩。她雖是個比較麻辣的女人,但也有一愛心,當他的老二上門要求按摩的時候,她表現出了十分的善意,現在就把愛心表現出來。

王小兵是第二次受到這種服務,第一次是張靜給他的。

要不是張靜啟發了他,他還不知原來這樣也很過癮的。

約莫五分鍾之後,他的老二變得光滑之極,比先前更有健康的光澤,更為雄壯了,這正是他老二內勁達到最高水平的時候。他也按捺不住了,隻感到有一股股能量正在雲集在老二上麵,要是不去開鑿隧道,那就浪費能量了。

於是,他又蹲了下去,作為報答,也用柔舌功幫她的私`處按摩按摩。

“啊,啊,別吻,好癢”她用雙腿夾著他的腦袋,但夾不住他的舌頭。

“花姐,你的內褲濕了,脫掉吧。”說著,他雙手抓住她的內褲往下拉。

“啊,別”她還是有一抵觸的情緒。

“花姐,穿著濕衣服不好的。”他雙手忽然施展出鐵爪功,往她胸前兩座山峰抓去,是那麼的準,那麼的恰到好處。

隻聽她“啊”一聲,身子一顫,便連忙舉雙手來握住他的雙手。而這正是他聲東擊西的策略,等她抬起雙手之後,他的兩手又迅速下沉,落在了她的內褲上麵,隨即,拉著她的內褲往下一拖。

“啊,別”她的嬌呼還沒哼完,內褲便被剝掉了。

至此,兩人身上都是一絲不了,而且,他與她的欲`火都達到了最高峰,要是不一起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降降火,那雙方的經脈都是要受損的。

隨即,他也坐在了柳樹頭上,然後,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緊緊地抱著她,腦袋枕在她的雙峰上,作激情大戰前那短暫的幾秒鍾的休息與準備。

她的豐`臀壓住了他的老二,股溝正好夾著他的老二,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老二英氣勃發,力量渾厚,熱情高漲。

“小兵,你那好大”還沒被攻進自己的神秘山洞,她便先陶醉了,整個人軟綿綿的,伏在他的身上,呢喃道。

“花姐,你的身子好嫩`滑。”他也回讚了一句。

“我們回家吧”她也是口幹舌燥了。

“待會就回。”現在正是做**育運動的時候,他可不想憋著欲`火在體內傷自己的經脈。

隨即,他雙手捧著她的豐`臀往上升,這樣,老二就有抬頭的機會。剛才,他的老二被她的股溝夾著,壓著,沒能驟然間翻身起來。如今,有了機會,怒嘯一聲,便揚起了頭,以萬分昂揚的姿勢,在她那不斷滴下泉水的豐`臀下麵步步上推。

憑借著豐富的經驗,不用眼看,單靠嗅覺,他的老二便能在她茂密的森林找到那誘人的山洞。

果然,勇敢地穿越了茂密的森林之後,便已頂在她的山洞前了。

兵臨城下,她隻能靠兩塊城門來抵擋了。

可是,他的老二是常勝將軍,兩扇城門根本擋不住它那威猛的進攻。晃眼間,他的老二便頂在她神秘山洞的城門上了。

“啊,別進去”她有些怯怯地直起身子,想要逃避他老二的攻擊。

“花姐,我沒有進去,隻在外麵溜達溜達。”他知道,但凡第一次與不太相熟的男人做活的體育運動,女人都是有一種擔心與害怕的。

“我要回家了”她的纖腰被他雙手握著,直不起身子。

“花姐,別急。”他雙手將她的豐`臀往下按。

這一那,他的老二已開始發起了勇猛的進攻,正在一毫米一毫米地推開城門,殺進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他的老二開發過不少神秘山洞,有寬的,有窄的,有比較淺的,有比較深的,各種種樣的,都嚐試過,算是頗有經驗的開發專家。

如今,他覺得羅蓮花的神秘山洞屬於那種險峻而狹窄的,幸好有泉水引路,不然,難以前進。

兼且,他的老二乃身經百戰的猛將,昂起頭來,怒嘯一聲,便衝了進去。肉與肉相撞,堅者勝。

“啊,你進去了?”她摟緊他的脖頸,膩聲道。

“沒有,還在外麵。不會進去的。”他看過些曆史書,明白兵不厭詐的取勝之道,如今活用過來,也挺不錯的。

“別進”她想要站起來。

可是,他祭出了柔舌功,銜住她胸前的左山峰,安慰安慰她。果然,在他柔舌功的侍弄之下,她本來集中在胯下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不再要站起來了。

這是最佳的進攻時機,他的老二以萬分堅韌的精神,再次往她的神秘山洞衝進去,在那狹窄的山洞勇往直前。不論是多麼緊縮的山洞,在他推土機一般的老二的衝撞之下,都得變寬變大。

轉眼間,他的老二已進了一半。

“啊,你怎麼又進了?”她下麵脹鼓鼓的,又驚又喜,用手掌輕輕拍打他厚實的脊背,佯嗔道。

“不是我要進去的,是滑進去的。就在那了。”說著,他連忙將柔舌功的功力提高二成,作用於她的雙峰之上。

“嗯嗯……”她渾身打著激靈,注意力又主要集中在胸前兩座山峰之上了,對於下麵那一,又疏於防範了。

隨即,他又把握了戰機,雙手握著她的纖腰,用力往下猛地一按。

隻聽到“噗”一聲,兩人便完全結合在一起了。

“啊”她嬌呼著,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春音隨風飄散,在柳樹之間繚繞,幽幽地回蕩。要是有人夜晚來這釣魚,聽到這種教人骨酥的春音,要不是想到女鬼就是想到狐仙,估計會仗著膽子上前來看一看,畢竟,能遇到風流女鬼,那也是人生極為罕見的事情。

那間,他的老二被一股溫暖包裹著,肉肉的,軟軟的,酥酥的,十分過癮。

那有一種歸家的溫馨。

“啊,你怎麼全進去了?”她揮舞著兩隻小粉拳,輕輕敲打他的雙肩。

“花姐,我也不知道怎麼就進去了。可能是我們太有緣了,本來是在外麵的,不知不覺之中,就滑進去了。”他雙手施展出強大的太極掌,又輕又緩地愛撫她的豐`臀。

“嗯,你壞”她膩聲道。

“花姐,你真棒!”他已得到了她身子的開發權,理應說一句讚美的言語。

旋即,他用嘴巴堵住她的檀口,不讓她說話了。她也入迷了,反正下麵那一都被他攻進來了,當此時,她的身子也沒什麼秘密可言了,至此,她才能放開手腳,釋放心中的欲`火,準備與他好好地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

兩人激吻了數秒。

他便捧著她的豐`臀一上一下,開始互動起來。

男人與女人相結合,能獲得感,那都是靠緊密的肉與肉的搏鬥與摩擦,用渾身的力量去撞擊,才能營造出一波又一波的感。

如今,當兩人的凹凸接觸處不停地摩擦時,那濃濃的感便迅速彌漫開來,使他與她興奮得連連打激靈。

起先,他捧著她的豐`臀,緩緩地一上一下,以悠閑的方式使她活。

“嗯,嗯,……”她感到非常適應這種不不慢的速度,檀口與他緊緊地吻著,隻有鼻端才能發出春音。

這樣幹了大約三四分鍾。

平時,他一旦發起進攻,一般都是大開大闔的。如今,卻是小資小調地進進出出,其實隻能算是他的熱身運動。做了做熱身運動之後,他渾身的功力都漸漸凝聚在老二上麵,準備大動起來。

但要是坐著幹,想大動也難。

於是,便抱著她雙腿,雙掌捧著她的美`臀,正是那招古今聞名的“抱虎歸山”,將她頂在柳樹樹身上,隨即,開始漸漸地加速度。

“啊,啊,好舒服”在初始的加速度之中,她依然感到活多於疼痛,正在陶醉之中。

隨著他越來越的抖動,一進一出不但,而且力量雄渾,比先前的進攻強了三四倍。單是聽那密集的“噗噗”聲,便能知道他的進攻強度是多麼的大了。

隻一會,當他的速度與力量都上來之後,她便有些頂不住了,連忙求饒道:“啊,小兵,啊,輕”

“花姐,不算重的。”他咬著牙關,還在提高加速度。

“啊,小,啊……”她被他撞得渾身劇烈震動起來,四肢百骸的骨頭似乎都要散開去,胸前兩座山峰也搖搖欲墜,聲音震顫,已說不了完整的話語。

他是一位很有良心,很負責任的開發商,隻要開始了開發工作,絕對不會敷衍了事,隻會把工作幹好,不單要好,還要質量高。如今,他就要將她送上第一波**了,在這緊要關頭,他是不會驟然降速,不然,到時功虧一簣,又得花多些力氣才能使她成為神仙姐姐。

是以,他要全力以赴。

看著他那飛速挺動屁股的英姿,便讓人佩服不已。

那一聲聲肉與肉的碰撞的“噗噗”聲與她檀口發出的“啊啊”春音相映成趣,交織成一曲動人的樂曲,給枯燥的小河夜景平添三分樂趣。

約莫過了四分鍾,羅蓮花再也頂不住了,發出短促的“啊”一聲,身子一軟,便暈了過去。她得到了第一波**,但也被**弄暈了。

第一遍開發工作終於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他微微喘氣。

兩人的凹凸處依然還緊緊地連接在一起,傳遞著彼此的體溫。他的老二依然是那麼的堅挺,沒有絲毫的疲軟跡象。於是,他抱著她,坐在柳樹頭上,微微休息三兩分鍾。其實,他是想讓老二好好感受一番臥在她山洞的那種舒服而溫暖。

晃眼二分鍾便過去了。

於是,他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過來。

“嗯,我好像暈過去了,是嗎?”她秀發淩亂,臉麵伏在他的肩膀上,輕啟檀口,柔聲道。

“暈是很正常的。爽嗎?”他雙手祭出太極掌,輕撫她的柔滑脊背,輕聲道。

“真的爽死了。我想,你女朋友一定會經常被你弄暈,對不對?”她輕輕動了一下,發現下麵依然被他占領著,驚喜交加,道。

“你猜呢?”他反問道。

“一定是。我平時在家,那死鬼老公都不是我對手,我還沒到**,他那就軟遝遝的了,真掃興。又不敢說他,每次都是喜悅地等著他來好好弄一弄我,想不到不到五分鍾,他就軟下去了。我想,我算利害的。但我都被你弄暈了,其他女人估計沒幾個強過我的。”她頗有自信道。

“你果然聰明,被你猜中了。”他給她戴了一頂高帽。

聞言,她格格笑起來。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未滿,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1 08:31:35  .exectimeㄩ0.17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