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39章 成功男人背後有嬌妻


轉眼間,打手們都散去了,隻留下王世飛與王小兵在當場。

“走,我請你吃飯。”王世飛熱情道。

“下次吧。”王小兵將煙頭丟到路邊,道。

“客氣什麼,走,現在請你,不要下次了,下次又請下次的。難得見到你。”王世飛不知王小兵的心思。

“我還有事要做啊。”王小兵約了王美鈴見麵。

“什麼事?”王世飛不解道。

“我約了你妹妹,說要幫她的同學看看病。你妹妹去叫她的同學了,約定在中心中學校門前相見,她可能來了。我要過去見她。真的沒有時間吃飯。”他隻好如實說了,攤開雙手,笑道。

王世飛是怕自己的妹妹被壞人泡去了,所以才經常派人照看著妹妹,一旦發現有什麼人想要泡他妹妹,就要上去阻止,是以,才會有麻臉男的那件事。

如今,王世飛聽王小兵那樣說,又憶起那次在君豪賓館吃飯的情景,便也知道王小兵與王美鈴有點意思了,自己做大哥的,也不能一輩子管著妹妹,反正他覺得王小兵也不錯,讓兩人發展發展也可以。

於是,笑道:“哦,這樣啊。那下次請你吃飯。”

“你妹可能在那等我了。我先過去了。”畢竟,男女約會,不希望有電燈泡在一旁照著。

“我妹有點任性,她要是說出難聽的話,要多見諒。”王世飛道。

“沒問題。”拋下一句,王小兵駕著摩托朝中心中學而去。

一會,便到了那,果然見王美鈴在那,但隻有她一人,沒見到她的同學。

她的同學難道不在家?她沒有找到她的同學?哈哈,那樣實在太好了,不用幫她同學看病,自己吹的牛也不會穿幫。天助我啊!哈哈。

這麼想著的時候,便已到了王美鈴的麵前,笑道:“你同學呢?”

“呃,她叫我帶你去她家,她在家等著呢,走吧。吃飯了嗎?”她露出一個清甜的笑容,嫩聲道。

“吃過了。去她家?不是說了出來的嗎?”他倒有點心虛起來,要是單獨見她的同學,然後胡吹一通也沒什麼,現在要去人家的家,她家人必然會圍著看熱鬧,那麼多人圍在一旁,很容易露馬腳的。他十分難為情。

“怎麼了?我同學聽說你醫術高明,非常高興。她爸媽也想與你認識呢。她家人很好說話的。”她眨著明亮的眸子,道。

“哈哈,你不會跟她說,說我醫術高明吧?”他脊背出冷汗。

“是啊。你能配製美容丸,那一定很懂藥性,懂藥性的人,哪個不懂行醫呢?你就不要謙虛了,像你這樣的人才,世上不多了。難能可貴的是,你還那麼的謙虛。你就像黑夜中的螢火蟲,不論多麼低調,一樣是那麼的引人注目。”王美鈴一副崇拜的神情,由衷道。

聞言,王小兵感覺自己的耳根都有點**辣的,雖看不到自己的臉色,估計也紅了。他不是謙虛啊,現在是心虛啊。醫術高明?離他還有十萬八千呢。如果真的是醫術高明,那他就牛`逼到要死,也不會等到現在,在前段時間就去幫她同學看病了。他想高調,但實在是沒什麼能耐,高調不起來,隻能低調了。

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誰不想高調一下?

高調會引來別人的關注,有人關注,就會出名,有了名氣,那就是名人。做名人,雖有樹大招風的危險,但也很拉風。誰不想拉風呢?

天下十**的人都想過拉風的人生。

王小兵也一樣。

平時,他是個凡人,內心深處也隱藏著虛榮。隻要被人奉承幾句,也會有輕飄飄的時候,如果有能力,他也想在王美鈴麵前高調高調,隻是確實沒有醫術可言,想表現表現都難以做到。

如今,自己扣了這頂高帽給自己,想摘下來都難了。

其實他想說自己不懂醫術,但事已至此,已沒有退路了,不然,會令美人傷心一萬年的。想了想,覺得還是先辦一條後路,於是點頭道:“我真的不太懂醫術。我要出醜了。我隻懂一點點啊。”

“咯咯,你去幫她看看嘛,知道你有回春之術。別這麼謙虛了。謙虛也是一種罪。”她堅信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於是,他隻好硬著頭皮跟著她,朝她同學的家而去。

大約十分鍾之後,便到了王美鈴同學的家,也是在鎮上,到郊外,那是二層的小樓房。停好車,王美鈴帶著王小兵走進客廳。

客廳有三個人,一個少女,一個婦女,一個中年男子,看情景,這是一對夫妻帶著一個女兒在等待來賓。看三人的期待的神色,他們是極想看到王小兵。

“美美,我帶他來了。”王美鈴的同學叫謝月美。

“進來坐。喝杯茶吧。”謝月美的媽媽何芳連忙迎了上來,滿臉堆笑,熱情招呼道。

“不用。我不渴。”王小兵心念電轉,暗忖要怎麼吹牛才更為合理一些。

“來,抽支煙。”謝月美的爸爸謝尚中遞過來一支香煙,道:“聽說你很懂中藥,我也對中醫也有點興趣,不過,我對很多東西還不懂,以後得向你多多請教。”

聞言,王小兵差點連香煙都忘記接了。他已聽出謝月美的爸爸是懂中醫的,那間,他心頭涼撥涼撥的,暗道一聲不妙,萬千念頭在心中飛速轉動:這回可糟了,真的是班門弄斧了!如果這家人一點也不懂中醫,那自己就可以亂吹一氣,他們也分辨不出來。但現在的情況是,美鈴同學的爸爸似乎懂中醫!這個牛可難吹了!

思及此,他額頭出冷汗。

“這天氣有點熱,一台風扇不夠涼,我再拿一台來。”何芳還道他是路上被太陽曬了,進來一時未能降溫所致,便上二樓拿鴻運扇了。

“不用,坐一下就自然涼了。”他連忙用手抹了一下額頭的汗珠,笑得有些不自然。

“我女兒就是頭痛一直不好,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吃了很多中藥,都不見有效果,也到醫院看過西醫,但也沒什麼效果。請你幫她看看,如果治好了她,我們家會盡全力來酬謝你的。”謝尚中還不知王小兵是個濫竽充數的家夥。

“我盡力吧。”說話間,王小兵打量著謝月美。

這謝月美,居然也是個美人,隻是有一種弱不禁風的氣質,特別惹人憐愛。如果臉色紅潤一些,更招人喜愛。從她的神色可以看出,她是真的有病。

但至於是什麼病,王小兵隻能靠想象了。

要不是王美鈴之前曾說謝月美的病是頭痛,要他診斷,他是不知她患的什麼病的,那就一下子露馬腳了。如今,算是知道了一點底細。那也還不至於完全亂說。吹牛是要技術的,三分真,七分假,方是吹牛的最高境界。

不過,現在他隻掌握了一二分真,要吹起來,還是容易露破綻的。

他走了過去,坐在謝月美的旁邊,正要伸手裝模作樣地幫她把把脈,一陣摩托車聲由遠而近,轉眼便到了謝家的門前。

那是一台女裝摩托。

大家都看向門外,見是兩個頗為有姿色的年輕女人,坐在車後座的那個長相還與謝月美頗有幾分相像。王小兵暗忖不是謝月美的姐妹就是表姐妹。本來,越少人越容易吹牛,如今,人多了,容易被聽出端倪。

他心虛就更加利害了。本來以為能順利過關的,想不到情況越來越糟了,早知如此,打死也不來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開摩托的那少婦一頭披肩褐發,眉細眼大,麵相有三分騷`勁,但那薄薄的嘴唇表明此女是個比較要強,而且很辣的女人。

而車後座的那個,一頭柔順的秀發,身材要比謝月美豐滿健美一些,渾身散發著青春活力,頗有吸引力,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是那麼的有彈性,使人想上去摸一摸,縱使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無窮的樂趣。

柔順秀發美女當先走了進來,掃視一圈客廳的各人,然後道:“爸,媽呢?”

“你媽在麵。”謝尚中指了指廚房麵。

柔順秀發美女便穿過客廳,向廚房走去。謝尚中招呼那位褐發少婦,道:“羅蓮花,坐吧。”

“誒,有客人,是美美的同學嗎?”羅蓮花瞥了一眼王小兵,問道。

“不是。”王小兵報以微笑,道。

他隱隱感覺到,今天會有點麻煩。正所謂好事多磨,本來要是把謝月美帶到學校去,在那給她看病,那就不會有這種麻煩了。

“他是來給月美看病的,美鈴說他非常懂中醫的。他就是在小樹林集市那邊的。你認識他吧?”謝尚中介紹道。

“哦,我怎麼沒聽說過我們那邊有很懂中醫的人?”羅蓮花又重新打量一眼王小兵,狐疑道:“這麼年輕就很懂中醫,假的吧?嗨,小子,你哪條道混的?聽過三爺吧?”

“聽過。”王小兵老大不願意地回了一句。

“我是三爺大兒子全天華的老婆,她姐姐謝月雯現在是三爺小兒子全天雄的女朋友。我說這些,大概你也明白我要說的意思了。如果你真的有本事治好美美,那絕對會重重報答你,如果你是冒牌貨,那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嗎?你以後都別想出來混了。”羅蓮花咄咄逼人道。

“知道。”王小兵微笑道。

他向來是個不屈之人,本來,起先聽羅蓮花說話雖盛氣淩人,見她是女人,自己是男人,保持著紳士的風度,不想與她計較,後來,聽到她說全廣興,心頭便湧起一股反感,再及後,聽她說是全天華的老婆,就更反感了。等聽完她的話,才知那個像謝月美的美女叫謝月雯,居然是全天雄的女朋友。

那間,他腦海閃過一個念頭:一朵鮮花挺在牛糞上。

他向來是一位秉著良心要拯救鮮花的壯士,如今,見謝月雯處於水深火月之中,他就已有一種要救她出災難之中的決心。不過,這個念頭飛掠而過,還沒有立時形成要付諸行動的概念。

如今,他也不怕羅蓮花的恐嚇,對方越是說話淩人,便越是激起他的對抗情緒。

照理說,聽說是三爺的親戚,隻要是在小樹林一帶混的,沒有不怕的,但現在羅蓮花看到王小兵一副有恃無恐的神情,心暗暗納悶道:三爺在小樹林與山石集市一帶絕對是一個人物,這小子居然不賣麵子,等我再嚇一嚇他。

於是,雙手叉著腰,柳眉倒剔,不善道:“你知道就好,如果你是來騙錢的,那到時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的。輕則暴打你一頓,重則廢了你,你可想清楚了。別到時跪地求饒,那就遲了。”

“我不收錢的。免費幫她看病的。”王小兵淡定笑道。

聞言,羅蓮花氣得要死,本想嚇人家,反被人家嗆得語塞。

好半晌,她才冷笑道:“那就好。我們都想看一看你高超的醫術。”她是根本不相信他有什麼醫術。

到了這個節骨眼上,王小兵也沒有退路了,於是,伸手去幫謝月美把脈,他雖沒幫人看過病,但從電視的古裝連續劇也看過江湖郎中給人看病時把脈的姿勢,於是,也學了出來,倒有幾分模樣,隻是,他自己心中都覺得好笑。但時勢所逼,隻好裝逼了。

裝逼也是一種境界。

他閉著眼,倒真像是全神貫注幫她把脈。

實質上,他是閉目養神,心念電轉,在想著應對的法子,如今跟羅蓮花鉚上了,隻好表演到底,把假戲演成真戲。

幾個人圍在一邊,都盯著他,看他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暗道他可能真的有兩把刷子,就連羅蓮花也開始動搖了。畢竟,剛才她說得有點難聽了,要不是心理素質過關的人或者真有高超醫術的人,聽了她的話,多半是要嚇得立刻走人的。

可是,眼前這個少年卻泰然自若,好像真的有本事。

她也隻好懸著一顆心,等他說話了。

王小兵閉目半天,時而微微頷首,時而搖搖頭,麵露出微笑,麵又一臉凝重之色,變化多端,但就是不睜開眼睛,倒是讓等待的人心急如焚,都不知他葫蘆賣的是什麼藥。畢竟,越是診斷的時間長,那就越有可能說明謝月美的病症很複雜。

這時,他不急,倒是別人急得要死,但又不好意思打斷他把脈。

其實,他也有點急,在想著該說些什麼,才顯得像樣一些。

想來想去,他也沒想出什麼好方法。

因為謝尚中是懂中醫的,如果按一般的方式去說,那必然會露出馬腳,是以,隻好鋌而走險了,不劍走偏鋒也難以脫身,於是,深深吸了一口氣,終於睜開了眼睛,故弄玄虛道:“嗯,有些麻煩。這是疑難雜症。少見。”

“怎麼樣?”謝月雯關懷妹妹,焦急問道。

“她腦袋進了風。”他煞有介事道。

“進了風?”謝月雯驚訝道:“沒聽說過,隻聽有人罵人說腦子進了水,怎麼腦袋也會進風嗎?”

“會,這是由於經脈帶進的氣體,鬱積在腦,不得消散,才會這樣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濁氣,盤旋在腦袋,每當思考的時候,就會使風動起來,風一動,就會使腦神經痛起來。隻要把那些風驅除,便能治好她的病了。”他倒像是專家了。

“那怎麼驅除她腦袋的風呢?”謝尚中也被震懾住了。

他雖懂中醫,但也是個庸醫,是以,聽王小兵說得那麼奇妙,他半信半疑,隻因自己醫術不高,也不敢貿然說對方胡說。隻好等對方開出藥方,到時看用的是什麼藥,就可大略知道王小兵的虛實了。

既然已演開了頭,王小兵也收不住勢了。

如今,隻有硬著頭皮往下演了,他胸有成竹,笑道:“不急,我已有把握。其實,有幾種方法可驅除她腦袋的風。不過,我得找出最保險的一種。我先好好想一想,過幾天給你們答案。其實沒什麼事的,我包保幫她治好!”

最後一句,說得既慷慨又有信心,使在場的人都以為他真的能做到。

“那什麼時候幫她治呢?”羅蓮花倒有些迫不急待了,她想早點見識一下他,看他是吹牛還是真的那麼有能耐。

“一個月之內吧,我還要幫她找一些特別的藥材。配幾劑藥,如果順利,都能驅除她腦袋的風了。”他淡定道。

“那麼久?”羅蓮花有些不滿意道。

“花姐,算了,隻要他能幫我妹治好這頭痛病,那就很感激他了,不說一個月,就是二個月也行。”謝月雯倒幫王小兵說話。

聞言,王小兵對謝月雯更有好感,暗忖一定要把她從全天雄那拯救出來,畢竟讓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要是不施予援手,那確實不是男人所為。見到美人有難,就應該全力相助,這才是男人應該做的事情。

王小兵正是繼承了男人的優良傳統,才會願意救她出水深火熱之中。

對於王小兵所說的是真是假,在場的,最有希望看出端倪的便是謝尚中了,其實,他也不太相信王小兵有能力治好自己小女兒的病的,可是,又聽王美鈴說得那麼神奇,加上他也確實是知道美容丸與健胃丸真的很有效果,是以,才有五分信,不然,根本不會叫王小兵上來給自己小女兒看病。

現在,他倒很想知道王小兵要用什麼方法醫治自己的小女兒,問道:“這位小兄弟,你是打算用藥物治療還是其他什麼方法?”

“哈哈,到時就知了。不要焦急。到時我會給一個滿意答案你們的。”王小兵心中暗暗偷笑,於是,掏出香煙,分了一支給謝尚中,道。

“透露一下給我們知吧。”謝尚中心癢難撓。

“別急。我自有分寸。一切都在我的把握之中。”王小兵倒像個大師級的人物安慰謝尚中。

無奈之下,謝尚中也隻好不再追問了。

可是,羅蓮花卻覺得王小兵是在吹牛,冷笑道:“沒見過醫生一點消息也不肯透露的啊。你不會是在裝我們幌子吧?”

“那你問問我這位好朋友,你就知道我不會亂說話了。”王小兵早已料到羅蓮花會這樣說,已有了對策,指著王美鈴,笑道。

“她怎麼會知道?還不是由你一人亂吹,她轉告給我們聽的。你騙了她,她不知道,她告訴我們,那還不是騙了我們。”羅蓮花盯著王美鈴,一點也不相信,道。

“他醫術到底是不是真的高超,我也不敢說。”王美鈴如是道。

“哼,我說嘛,看吧,現在露出狐狸尾巴了吧?我從你剛才說話,以及後麵的那種表情,就可知你沒有一點能耐。現在你還是認了吧。沒本事就不要給人看病。”羅蓮花越發得意了。

“不過,他配製的美容丸真的很有效果,很多人都買來吃。”王美鈴接著道。

至此,羅蓮花愣住了,仔細打量王小兵,好像要重新認識他一樣。她自己都買美容丸吃,當然知道美容丸的效果不是吹出來的。想不到他就是養生堂的老板。她開始為自己剛才的話語感到有些害羞。

能配製出那麼好藥丸的人,當然懂得醫術。

她這麼想的。

其實,按照常理來說,那她想的一般都是對的。可是,王小兵的情況頗為特殊,他懂些藥性,但確實沒幫人看過病。

羅蓮花是全家的媳婦,當然聽全廣興說起過王小兵。不過,她不怎麼認識王小兵,對他倒沒有那麼大的仇恨,主要是她沒有與他有直接的利益爭鬥,而且,她還吃他生產的美容丸,心對他還是挺佩服的。

如今,近距離與他相處,她感到有些興奮,能認識他,她覺得這是一種福氣。

心念電轉千百遍,她語氣一下子緩和了許多,還臉帶微笑道:“噢!原來是你。你配製的美容丸確實不錯!”

“我們都吃你的美容丸!”謝月雯粲然一笑道。

“謝謝你們的支持。”王小兵彬彬有禮回道。

至此,在場的人對王小兵都起了五分敬佩之心。謝尚中本來對他是頗為懷疑的,直到現在,聽羅蓮花等人那樣說,心才信了九分,對於王小兵敬若上賓,暗忖他真有可能醫治好自己小女兒的怪病,不禁大喜。

“小兄弟,那就請你早點幫我們治好月美的病吧。我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的。”謝尚中誠懇道。

“我盡力而為吧。”王小兵暗道一聲慚愧。

要不是他心理素質過關,恐怕早就露出馬腳,那場麵就尷尬了。看來,想要做大事,過硬的心理素質是必不可少的。

於是,謝家要殺雞宰鴨來招待王小兵。他婉拒,但謝家執意要請他吃喝一頓,沒奈何之下,他隻好答應了,但想到別人才剛吃午飯,要是又弄一大桌飯菜上來,那隻有自己吃,別人在看,那也沒什麼意思。

於是,他說等晚上再弄飯菜,現在還飽。

謝月雯與謝月美兩姐妹怕他找借口開溜,不肯賞臉吃這頓飯,於是,便忙著要下廚弄飯菜。

不過,王小兵再三向她們表明,自己絕對要在這吃一頓晚飯。至此,謝家才同意等到下午四點多再做飯菜。

在謝家喝茶聊天一會,王小兵掃視一眼四位美女,真是心旌搖蕩,隻可惜還不能下手,要不然,當時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那將是一件很過癮的事情。幹坐著,隻能看,不能做,喝茶喝到胃抽筋,他覺得還是出去走一走比較好。要不,坐在那侃大山,說多了,容易說錯話,到時被看出自己的實際能耐,那倒是一件壞事。出去透透去,是一舉二得之事。

於是,便說想去中心中學玩一玩,等到晚上再來吃飯。

“我和美鈴陪你去吧。”謝月美主動道。

“記得要回來吃晚飯,美美,你要看住他,不要讓他走了。”何芳叮囑小女兒,笑道。

“知道了。我會把他帶回來的。”謝月美細長而媚的美眸含笑,道。

為了表示自己真的要在這吃晚飯,王小兵把摩托留在了謝家的門口,與謝月美、王美鈴步行到中心中學去。

羅蓮花極想向王小兵請教一些美容方麵的知識,但沒什麼機會開口,如今,王小兵又要到中心學校去逛一逛,她也想去的,但想到適才對他說的話那麼刻薄,又有些不好意思,便隻好在謝家等他回來,在吃晚飯的時候再向他請教。

步行在街道上,嗅著兩位美少女淡淡的體香,王小兵有點神醉了。

“誒,小兵,你對我說真話,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嗎?我看你幫我把脈時的神色,好像我的病治不好一樣。”謝月美被頭痛病折磨了多年,不定時會發作,她想起就煩惱不已。

“能!”如果沒有《丹經》,他不敢說得這麼肯定。

他《丹經》的丹藥,隻要能煉製出中級丹藥,要醫治好她的頭痛病,估計不是問題。問題就在於現在還沒修煉出中級三昧真火,是以,還煉製不了中級丹藥。但他會想其它法子來幫她治病。

而且,他這樣說,還有另一層意思,那就是要鼓舞謝月美,讓她充滿信心。據他所知,有些病,隻要病人自己的信心足夠強,那都有可能出現自愈的情況。

“你放心吧。他說了能就肯定能。一個月之後,你的病就會好的了。一個月也很過去的。”王美鈴安慰道。

“要是我的病真的好了,那我一輩子都會感激你的。”謝月美微微仰著小巧而美麗的鼻翼,專注地凝視著王小兵,真誠道。

“怎麼個感激法呢?”他以戲謔的口吻,笑道。

男女之間,一旦語氣之中涉及到情愛的味道,對方是很容易聽出來的,特別是當一方對另一方有意思的時候,就更容易聽出弦外之意了。

而謝月美對王小兵,說不上有什麼深深的愛意,但對他確實有好感,這一點,那是無庸置疑的。

如今,王小兵其實就是要用這種不認真的態度來試探一下她,看她會怎麼說,並且察顏觀色,以窺知她的心思。

謝月美聽了之後,略顯蒼白的俏臉忽地浮上兩朵淡淡的紅暈,瞥了他一眼,努了努粉潤的紅唇,嘴角含笑,卻不說話,一副嬌羞的神色,使人愛之不盡。她的神色已表明她聽懂了他的弦外這意。

一起同行的王美鈴自然也聽出了王小兵的意思,心對他想要一腳踏兩船微有不悅,幽幽道:“你不會要她嫁給你吧?”

“哈哈,你真聰明,怎麼就猜到了我的真正想法呢?”他邊說邊掃視一眼兩美女,見王美鈴俏臉微罩冷霜,而謝月美則是俏臉更紅潤了,神情更為忸怩。

“誒,你怎麼能那樣呢?幫人還要人家嫁給你。”王美鈴撅著紅唇,道。

“怎麼不能呢?”王小兵笑著反問道。

而謝月美始終微垂著頭,滿臉紅暈,但洋溢著淡淡的幸福笑意。

“美美,那就嫁給他吧。”王美鈴也感覺出謝月美對他有意思,賭氣道。

“誒,你們說什麼呢?羞死我了。別說了,說點其它的吧。我們說學習的事情,好嗎?”謝月美是黃花閨女,還沒談過戀愛,對戀愛充滿了幻想,如今遇到一個心儀的對象,當然也是想入非非,可是,被人這樣說來說去,也頗害羞。

“咯咯,看你,臉都紅了。真想嫁給他了。那就嫁吧。”王美鈴雖笑靨如花,但心微微湧起醋意,畢竟她先認識王小兵。

最重要的是,王小兵曾說要做她的男朋友。可現在,要是謝月美也加入來爭搶他,那怎麼辦呢?

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情感問題,王美鈴未曾想過會出現這種情況,所以,當感覺這種情況要出現的時候,便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王小兵作為受益者,心頗為高興。

不過,看到這一對美女好朋友似乎有一點爭風吃醋,如果自己不及時出麵來調停,那倒有可能會使她們的友誼出現裂縫,要真到了那一步,他心倒過意不去。於是,決定調解一下。

想來想去,也沒想出什麼妙計。

無奈之下,他便笑道:“你們聽過湘妃斑竹的故事嗎?”

“聽過。做什麼?”兩美女同聲道。

“哈哈,舜那家夥真有福氣,兩位美女都嫁給了他,成了他的賢妻內助。俗話說一位成功的男人背後肯定有一位賢妻。其實,這句話最正確的說話是這樣的:一位成功的男人背後肯定有一位或幾位賢能嬌妻。”他笑道。

“你就想啦,我看你是準備娶幾個老婆呢。”王美鈴撇撇嘴,笑道。

“哈哈,你們應該跟娥皇、女英一樣漂亮。”他掃視兩美女那飽滿而堅挺的酥胸,意味深長道。

“哼,不理你了。你盡在胡思亂想。”王美鈴扭過頭去,佯裝看街邊的房屋。

謝月美也聽出了他的一語雙關的意思,俏臉更紅了。

三人之間的曖昧頗濃,各自都不出聲,但無聲勝有聲,那淡淡的情意籠罩著三人,彼此的心都甜甜的,美美的,非常舒服。彼此一個眼神,就能使對方渾身舒泰。

不知不覺間,便已走到了中心中學的大門前。

王美鈴與謝月美帶著王小兵,很輕易便進入了校園。

周末的校園,頗為安靜,校道兩旁的大樹參天,單看這樹齡,便知這間中學有一定的曆史了。

三人在校園漫步,談說些日常趣事與學習上的事情。

“小兵,你學習怎麼樣?”謝月美問道。

“呃,一般般啦。”他笑道。

“那你準備考哪間大學呢?”此時,兩美女之間的醋意已基本消散了,王美鈴也問道。

“哈哈,沒想好。”他如實道。

“要是我們以後能考上同一間大學,那就神奇了。”謝月美笑道。

她雖沒說要與王小兵在一起,但她的話語已有很明確的信息:那就是希望與他成為情侶關係。

王美鈴也感到自己多了一個情敵,但又不知怎麼辦,心老是在想王小兵到底會喜歡誰多一點。她喜歡他,如今,謝月美似乎也喜歡他,可他隻有一個,難道真的要像娥皇與女英一樣,同時嫁給一個人?

想及此,王美鈴心微震了一下。

不知不覺間,三人便來到了池塘的小涼亭上,坐在涼亭的石椅上,倚著石柱,感覺那涼爽的秋風,有一種溫馨的味道。

王小兵掃視一眼兩美女,見她們也是有意或無意地看向自己,不禁對她們點頭微笑,不過,這麼一招呼,倒使她們害羞,不敢再看過來,都佯裝看池塘的遊魚呢。

四周很安靜,偶爾有學生從校道走過。

如果是董莉莉與安雲秋,他必然要跟她們在這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畢竟從校道經過的學生離這還有數十米,隻要不是認真看過來,根本不會看出兩個抱坐在一起的少男少女是在做**的運動。

一男二女坐在涼亭,隻看遊魚,那確實有點悶。

不過,兩美女與他也隻是有一麵之緣,交情還不深,可以說還沒到做**育運動的地步,是以,他也不敢貿然去嚐試,不然,嚇壞了美女,那自己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

泡妞,在相熟之後,揩揩油,那叫有情調。

在還沒相熟之際,要是動手動腳的,那叫色狼,是會使美女受驚的。畢竟,要做活的體育運動,也得有了一定的感情之後,才能做的,美女可不喜歡與陌生人有肌膚之親。

本來,他也想說幾句**的話的,但兩美女在一起,又不好意思說,不然,對王美鈴說了又會使謝月美心中不,要是對謝月美說了,又會使王美鈴有醋意,反正不說好過說。

就在他暗忖什麼時候才會有機會抱一抱兩美女的時候,突然看到謝月美的神情有些痛苦。

“美美,怎麼了?”王小兵走了過去。

“她犯頭痛了。”王美鈴道。

“每次犯病時,就痛得要死,我真想死了算了。”謝月美站了起來,雙手抱著腦袋,站在涼亭,真的有一種要跳下池塘的趨勢。

“別做傻事!”王小兵一個箭步,便已衝到了謝月美的背後,雙手一摟,正好抱住了她的雙峰,軟軟的,溫溫的,非常舒服。

“我的頭好痛”謝月美身子倚在了他的懷,微帶嬌聲道。

“沒事的,我一定會幫你治好的!”他順勢坐在了石椅上,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將她打橫抱在懷。

王美鈴看著這一幕,微生嫉妒,但好友確實是在病中,又不好意思發作,便也過來安慰道:“美美,振作些。他會幫你治好這怪病的。”

說著,她便伸手幫謝月美按摩頭部。

“按摩會好一些嗎?”王小兵問道。

“是,每次她發病時,隻要幫她按摩一下頭部,就會不那麼痛。”王美鈴是她的閨蜜,對此一清二楚。

“我也幫你按摩一下。”於是,他也施展出太極掌,在謝月美的腦袋上輕輕揉`搓。

抱著美人在懷,嗅著她的淡淡體香,他感覺非常滿足,看著王美鈴站在一邊,他真想說:你也坐在我大腿上吧。

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就是舜,而王美鈴與謝月美就是娥皇與女英,暗忖要是某一天自己在黑道上與人火並而殞命,她倆是否也會像二妃那樣哭到眼睛出血呢?

不過,他不希望她們那樣做。

隻要她們能記得有他這個人陪伴過她們就行,畢竟好好一個美人,要是哭到眼睛都出血,那太令人遺憾了。

逝者已去,活著的人終究要好好地活著,那才是正確的做法。

想著想著,腦海幻想著二女的**,於是,欲`火便上升了,他小腹下麵不禁硬了起來。不過,被謝月美的豐`臀壓著,揚不起來。不過,他的老二身經百戰,曾經被許多美`臀壓過,但在最後的時刻,還是鑽了出來,將美人的美`臀統統征服,讓她們啊啊求饒。

如今,美人就在懷,隻要一脫她的褲子,再放出自己的老二,便可在她的胯下探索探索勝景了。

隻是,王美鈴在一側,這種事不容易成功。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未滿,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2 23:26:42  .exectimeㄩ0.21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