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36章 病房的春色


王小兵的能力,姚舒曼是見識過的。

但聽說他做了村長助理,還是微微吃了一驚,畢竟,他還是個高二的學生,一般來說,在校的學生,是難以弄到那樣的職位的,除非是有很大的靠山,那又是另一回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做不到的事,隻有想不到的事。

而她也感覺他背後有靠山,才可坐到那個位置。

不過,王小兵也確實是走了後門,才打敗唐誌旋,將村長助理這個職位拿下的,見姚舒曼俏臉有驚訝之色,笑道:“這還有假的嗎?不信,你問蘇老師。她最清楚了。”

“蘇老師,他說的是真的?”姚舒曼問道。

這時,蘇惠芳已坐在了椅子上,佯裝看教案,背對著姚舒曼,微微轉了頭,點頭道:“是的。”其實,她也隻是聽他說的,但是,她寧願相信他,因為她愛他。

“嗨,小兵,看不出來喲,誒,什麼時候能做村長呢?”姚舒曼笑道。

“呃,還沒那麼。”他笑道。

他是站在姚舒曼麵前的,居高臨下,目光正好射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之間的乳溝上,看著那片雪白的胸肌與水嫩的山腳,他有一股衝動,想俯首下去吻一吻,對於她的雪山的勝景,他頗為向往。單從她那又窄又深的乳溝,他便可根據經驗想象出她酥胸的迷人之處,在那渾圓的雪山上,必然有一點誘人的紅潤。

想著想著,呼吸不禁也有些急促了。

姚舒曼不經意間瞥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的胸脯,暗吃一驚,但心田又湧出一抹淡淡的歡喜,用手扯了扯衣領,盡量遮住山腳,然後淡淡地橫了他一眼,表示討厭。女人一般都喜歡男人看自己,因為那樣間接代表自己有吸引力。

要是回頭率為零,那女人的自尊心會受到打擊。

“誒,小兵,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她忽然微笑道。

“可以啊。什麼忙?”他嗅著她的體香,爽道。

“是這樣的,我想租一間房子,在小樹林集市那周圍吧,不要太貴,一房一廳就行了,你熟人多,能幫我找到嗎?出入要方便的,最好離商店比較近的。”她清脆的話音響起,頗為悅耳。

“你要搬出去住嗎?”他暗忖要是她在外麵住,那自己的機會就更了,心不禁暗自竊喜。

“咯咯,這個你別問。你肯不肯幫嘛?”她眨著美眸道。

“當然幫。”他點頭道。

“那盡哦。”她笑道。

平時,蘇惠芳沒感覺自己是多麼的在乎王小兵,當聽著他與姚舒曼那略帶親昵的對話時,心就會湧起淡淡的惆悵,她是怕姚舒曼搶走了他,那就傷心一萬年了。可是,她又不能毅然做出決定,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畢竟,如今她與他的關係還不夠穩定,彼此之間雖有情意,但還沒合二為一,終究情感不夠深,有朝一日,他的心可能會被別的美女完全占有,到那時,自己在他的心中便沒地位了。

是以,她心真的有點痛苦。

“你還不回去背誦課文?”心頭湧起一抹淡淡的醋意,蘇惠芳催促道。

“好,這就回去。”王小兵的目光在姚舒曼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上掃視一眼,咂了咂嘴,笑道。

姚舒曼見他目光不純,撇了撇嘴,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便嘴角卻是含著絲絲的笑意,分明暗自歡喜。

如果蘇惠芳不在這,王小兵倒想與姚舒曼親近親近。他與她的關係也頗為微妙,雖還不完全是情侶關係,實質上也已一半是情侶了。想要做活的體育運動,或者還不能夠,但揩揩油,那倒是容易實現的。

當王小兵離開老師課間休息室之後,姚舒曼瞥了一眼蘇惠芳的背影,笑道:“惠芳,他是買糖果來給你吃的吧?見我來了,不好意思才分一包給我。喏,給回你。”

“哪,他是要送一包給你的。你沒見到我這有一包了嗎?當時你還沒來,他就放在這。”蘇惠芳俏臉更紅了,其實,她也不知他是不是要送一包給姚舒曼。

“我不信,看你倆那神情,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誒,你對他有沒有意思嘛?我能看出他對你有意思。”姚舒曼剝了一顆軟糖進嘴,走到蘇惠芳身邊,神秘兮兮問道。

“胡說。我回宿舍拿點東西。”蘇惠芳怕她糾纏個不休,找了個借口出去了。

姚舒曼其實是想試探一番,看蘇惠芳對王小兵是什麼態度,畢竟,她自己對王小兵有意思。如今,看蘇惠芳那閨女情態,便可知端倪了。雖然有一點醋意,但很便消散了,這是因為她清楚王小兵有不少女朋友,並不是蘇惠芳跟自己競爭,而是自己要跟許多美女一起競爭。她還沒準備嫁給他,他隻是她心目中最佳的選擇而已。但最佳的選擇也會隨著時間而改變的。再過一兩年,她也不敢肯定自己還會那樣喜歡他。

或者以後對他的思戀會減低也未可知。是以,她決定等一等。如果日後對他的思念有增無減,那就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

想到這,她搖頭苦笑,也不知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戀上他的,居然對他那麼在乎了。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情感真的很美妙,當喜歡一個人之後,便會對他的言行舉止十分關注,希望了解他,關懷他,奉獻自己的愛。

這就是真正的戀愛?

在她的人生之中,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會對一個人念念不忘,連做夢有時也夢見與他在一起,那種淡淡的溫馨,就像鐫刻在骨子,根本抹拭不掉,與生命共存。

……

……

時間飛地流逝,晃眼便到了下午放學的時候。

今天是星期五,晚上不用上晚修。王小兵叫謝家化去聯絡各路兄弟朋友,準備好隨叫隨到,隻要三個老古董定下了開戰的時間,那就立刻集結人馬,跟他們大打一場。局勢已如此,他沒有退路。結果會怎麼樣,他不願多想。

他所能做的,就是盡量把能叫來的兄弟朋友都叫來。

謝家化最喜歡打架了,聽說是為打一場大架而去約人,他十分樂意,放了學之後,花五分鍾在學校飯堂吃了晚飯,便立刻騎了摩托出去了。

這場火並要是真的打起來了,那火爆的場麵將怵目驚心。

王小兵則想騎摩托出去兜兜風,散散心,然後去吃晚飯,再去幫姚舒曼找找房子,晚上再好好地修煉一番三昧真火與煉製一絮級丹藥,明天跟王美鈴有約,還得去給她的同學看病,對於她同學有什麼病,他是沒能力看出來的,不過,吹吹牛皮,倒還是比較拿手的。他決定見機行事,隻要不把牛吹到天上去,就不怕牛會掉下來砸到人。

為了把王美鈴泡到手,隻好勇敢前往一試。

想到自己認識不少美女,有些已有一腿,有些還沒有肌膚之親,但也了。他心湧起一股自豪與興奮。他思忖,連洪東妹都泡到手了,其他美女還能逃出他的五指山嗎?他有信心把各位美女泡到手。

目今,得先幫姚舒曼找房子,幫美女做事,他向來是很樂意的。

至於姚舒曼為什麼要在外麵租房子,他不太清楚。

不過,他意`淫了一番,感覺極有可能是姚舒曼對自己有了意思,她有可能想與自己多點私人的接觸,而在學校不太方便,所以在外麵找一間房子,這樣,就方便與自己約會。

哈哈……

太美妙了!

他是這樣幻想的。

但事實上是怎麼的,他不知道。隻要先幫她租好房子,到時再說。

從車棚推出摩托,跨`坐上去,點燃一支紅雙喜香煙,叼著香煙,然後擰動油門,嘟一聲,摩托緩緩地馳出了校門。

在彼時,有一輛摩托坐坐,那也是一件很拉風的事情。畢竟,那時摩托還沒有普及。擁有一輛摩托,便是有錢身份的象征,雖然他還沒有什麼錢,但他是個凡人,虛榮心免不了。被人羨慕,被人仰望,他感覺很爽。

不過,他準備搞輛小車開開。

洪東妹就有桑塔納與麵包車,隻要問她借來開一開,就行了。隻是他的駕駛技術還不過關,以後還得勤加練習才行。

秋天的夕陽並不灼人,柔柔的,暖暖的,配上那如女人溫柔的玉手輕拂的秋風,使人身心頗為放鬆,吸著清新的空氣,聽著飛鳥唧啾,確實能使人的心情愉悅。

不過,剛開出校門口,便見前麵有一男一女兩個熟悉的身影。

那正是張靜夫婦兩人。

許文超踩著自行車,載著張靜,但卻不走動,停在那,兩人下了車,正在說著什麼,從許文超那低頭看車胎的樣子,估計是後車胎爆了。

聽到摩托聲,張靜轉過頭來,瞥見是王小兵,她雙眼立時射出興奮的光芒。她臉蛋紅撲撲的,倒剛像是做了活的體育運動一樣。

轉眼間,王小兵也到了張靜的旁邊,他是學生會的主席,又是團委的副書記,與張靜很熟,停下車問道:“許老師,張老師,車胎破了嗎?”

“是啊,哪個缺心的把圖釘丟在路上,紮穿了車胎,泄氣了。剛換的一條新車胎,又報廢了!”許文超頗為惱火道。

周邊又沒有修單車的,要一直推到小樹林集市那才有修單車的,走路過去也不太遠,二十多分鍾就行了。

“你們坐我的車吧,許老師,你扶著單車就行了。我搭你們到小樹林集市,那有修單車的。”王小兵熱情道。

“不是修車的問題,是我還要搭她去東興醫院吊水,她感冒發燒了。現在都到三十九度了。”許文超指著妻子,道。

“哦,這樣啊。”其實,王小兵想說一句“我搭她去吧”,但想到這樣一說,倒有點不妥,好像要跟許文超爭搶一般,便忍住了。畢竟,他有點心虛。

張靜許久未曾與王小兵做活的體育運動了,想起與他數次的活結合,她的血液就加速流動,俏臉更紅了。雖在病中,但精神陡地好了三分。

忽然之間,她找到一條好計與王小兵單獨想處,於是,道:“文超,不如這樣,你回家煮好白粥,再炒一碟酸菜,等我回來。我就坐王小兵的摩托到東興醫院,等吊完了水,就回來,那就可以吃一碗白粥了。好不好?”

她在家向來是大當家,雖是以商量的口吻來說,但實質已是決定了。

許文超哪肯說半個不字,隻好道:“那好吧。”說著,又轉頭麵對王小兵,道:“王小兵,那就麻煩你了。你有空吧?”

“有!有!”王小兵點頭道。

“那謝了。”許文超道。

“不用客氣,這點小事,我應該做的。”王小兵搖手笑道。

在東興中學,王小兵雖不是什麼學校職工或領導,但他與校長張萬全的關係非同一般,是鐵哥們,這是眾所周知的,他沒有實權,但有張萬全這座靠山,那就比學校的教職工還要有分量,隻要他一句話,許多人吃不了要兜著走。狐假虎威,有時震懾力也是頗大的。

是以,他在東興中學的地位也是挺高的。雖有人對他不服,但也不敢正麵說他。

許文超雖是教導處的主任,但也要給幾分薄麵王小兵。

“靜,我先回去了。”言罷,許文超便推著單車自回學校了。

“酸菜不用炒太多,一小碟就行了,油放少一些。白粥不要太稠,要稀一點。”張靜發號施令道。

“知道了。”許文超是個妻管嚴,隻有聽話的份,不能反駁,不然,以後在床上,那就難以得到張靜身子的開發權了。

女人掌控好了開發權的收放,那也是一種強大的武器。

等許文超走遠之後,張靜坐上了王小兵的摩托後車,輕聲道:“小心肝,你怎麼那麼薄情呢?這麼久也不來找我,讓我心掛掛的,做夢也夢見與你幹那事,咳咳。讓人家想你想到花兒也謝了。”

她感冒咳嗽,說話中氣不足。

“呃,沒啦。我知道您近來挺忙的,不敢去打擾您,要是您有空閑時間,我早就去找您啦。我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他駕駛摩托,朝東興醫院馳去。

“咯咯,那你今晚要好好陪我。很久沒與你做了。”她回頭瞥了一眼,見許文超已進入了東興中學,便將頭伏在了王小兵的肩膀上,撒嬌道。

“你感冒還沒好,下次,好嗎?”他還有自己的事要做,何況,她確實是感冒,不適宜做太過激烈的體育運動。

“不,人家就要嘛”她嬌聲道。

“那先吊完水再說。”他也不勉強,如果她真的要向自己討要女人福利,他也能滿足她的需要。

一會,便到了東興醫院。

停好摩托,王小兵扶著有些憔悴的張靜走進醫院大門口,醫院不算忙,掛了單,就可以看病了。

“我們要一間病房,好嗎?”張靜悄聲問王小兵。

“可以。隻要你喜歡。”他從她的美眸讀出了她的心思,微笑道。

於是,看了病,開了藥,要了一間病房,那隻有一張單人床,床上鋪著白床單,床頭有一隻小木桌,桌前有一張四腳椅子。麵有一股磣人的氣味,應該是藥水的味道。

王小兵扶著張靜躺在了病床上,等待護士前來幫她打吊針。

“沒事的,吊兩瓶水就會好的。”他握著她的玉手,瞧著她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安慰道。

“嗯,你要陪我哦,不許偷偷地走了。你身邊那麼多女人,現在又想著跟哪一位活吧?”她的笑容有些蒼白,緊握著他的手,眼神帶著懇求。

“是啊,想著跟你活呢。我會留下來陪你。別多想了,安心治病。”對於情人的小小要求,他是不會拒絕的。

她幸福地笑了。

護士還沒有來,王小兵道:“我出去看看,叫護士點過來。”說著,便站起來,走到門口,開了門,要出去找護士。

剛打開門,跨出一步,便差點與護士推來的小車撞上了,連忙一個側閃,堪堪避過了。

那護士小姐約二十一歲,一身白衣,身高一米七左右,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怒突而出,雖被衣服裹著,但高隆的美姿教人想入非非。她戴著白帽子,俏臉純潔之中帶著三分成熟,發柔,美眸長而媚,鼻直,唇厚,唇邊泛著親切的笑意。她也微吃一驚,想不到有人驟然開門出來,連忙把小推車拉住。

“先生,沒事吧?”她的聲音有點童音,如果不是看見她本人,還道是一個十歲的小姑娘在說話呢。

“沒事。你是來給病人打吊針的吧?”他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搖手道。

“嗯,是的。”她甜甜一笑,然後推著小車進了病房。

看著她那窈窕而多姿的身子,王小兵心由衷道:“想不到醫院的護士也這麼漂亮。”以他專業的審美目光來看,雖是隔著白大褂,但一樣可以在腦海幻想出她那如玉的嬌軀。

進了病房之後,護士手腳麻利地給張靜打吊針。

在插針頭的時候,護士小姐看到張靜的肌膚晶瑩如玉,泛著光澤,歎羨道:“哇,你的皮膚真好!很少見到女人的肌膚像你這麼好的。”

“一般,還算可以。”張靜當仁不讓,微笑道。

“你是怎麼保養的呢?用的是哪種護膚品呢?”護士小姐眨著媚人的眸子,非常感興趣地問道。

“沒用什麼護膚品,我隻吃美容丸。真的,介紹你也吃,真的很有效的,不用一個星期,你的肌膚就會又白又靚。你會感激我的。”張靜躺在床上,不忘給王小兵的藥丸做做廣告。

“那間養生堂賣的美容丸真的有效嗎?我一直以為是騙人的啊。從來不敢買來吃。”護士訝然道。

“那你看到我的肌膚,還不相信嗎?我就是吃了美容丸才有這樣的好肌膚的。”這是鐵的事實擺在眼前。

“現在信了。”護士小姐頷首道。

在一旁靜靜觀察著護士小姐迷人身子的王小兵聽了,心先是一沉,隨即喜滋滋的,暗忖原來還是有人懷疑自己的養生堂賣的是假藥,幸好,有事實擺在眼前,不容人置疑。

“其實不用多疑,買來吃就行了。”王小兵搭腔道。

“那我晚上回去的時候,就買幾粒來嚐嚐。”護士小姐已收拾好了東西,準備推小車出去。

“喏,我還有三粒在這,你先拿去服用吧。”他掏了一隻小玻璃瓶子,倒出美容丸,遞過去,道。

“哦,不用了,你買來的,還是給你太太吃吧。我晚上經過養生堂再買就行了。”護士小姐淡淡一笑,婉拒道。

張靜聽了,俏臉泛起一抹紅暈,心甜滋滋的。

從外表來看,張靜與王小兵走在一起,比較像姐弟倆,但夫妻之中,往往也有妻子歲數比丈夫要大幾歲的,並不出奇,加上她生病了,是由王小兵直接送來的,又陪在病房,護士小姐便以為兩人是夫婦關係。

王小兵連忙笑道:“她是我的老師,我是她的學生。”

聞言,護士小姐頗為尷尬,俏臉也微紅了,訕訕笑道:“對不起,我以為你們是兩公婆呢,要是你們不說,真的看不出來。你老師保養得很好。”

“咯咯,幸好我老公不在這,要不,他聽了,要吃醋。”張靜笑道。

“喏,你拿著吧。”王小兵把美容丸遞給護士小姐。

“你平時也買來吃嗎?”護士小姐好奇道。

“不是,他是養生堂的老板,這些美容丸都是他用名貴的中藥配製出來的。我們學校很多人吃了,都覺得非常好。他肯給你,拿著吧。”張靜幫忙解釋道。

“真的?”護士小姐瞥了一眼王小兵,驚訝道。

王小兵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正是養生堂的老板。

隨即,護士小姐便伸出玉手接了三粒美容丸,童聲笑道:“那謝謝了哦,誒,多少錢呢?”

“不用,相識就是一種緣份,送給你的。如果你覺得好,下次找我買也行,直接到養生堂那買也行,任你選擇。喏,我把我的大哥大號碼給你。”說著,他取出筆,打開小本子,寫下了一串數字,然後撕下那頁紙,遞給護士小姐。

“好的!”護士小姐的美眸流露出淡淡的情意。

接了那頁寫著大哥大號碼的紙之後,她抬起眼瞼,瞟了一眼王小兵,嘴角含笑,明顯對他有點意思。

其實,王小兵想說幾句調情的話語,可是,張靜在一旁,又不便說出來,隻好目送著護士小姐出去了。

等到護士小姐出了門,關上門之後,張靜道:“我幫你宣傳了美容丸,你怎麼謝我呢?”

“要好好謝你。”王小兵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你陪我就行。今晚不許去跟別的女人鬼混。”她一手握著他的手,柔聲道。

“好,我去倒杯水來給你喝。我也有點口渴。”說著,他便站了起來,要走出去,他隻是找個借口去見護士小姐。

“你喜歡上她了?”張靜問道。

“誰?”王小兵佯裝不解道。

“還騙我呢,我早就從你的眼神看出來了。你不要忘記了,我是過來人,當一個男孩喜歡一個女孩的時候,他的眼神與說話語調都是不一樣的。”張靜像一位專家似的,說道。

王小兵並不否認,隻是訕訕笑著。

撇了撇嘴,張靜又道:“隻要你對我好,我不管你有多少個好姐姐與好妹妹。你要是能泡到她,那是你的本事。不過,今晚你是我的。”

“張老師,我一輩子都會對你好的。”他拉著她的左手,輕輕地撫摸她的手臂,道。

“你說到可要做到。”她努了努有些憔悴的紅唇,道。

“一定。”他在她額頭又輕吻一下,道:“我去打兩杯開水來。”

言罷,他便踱出了房間。

站在走廊上,忽然記起自己沒有問護士小姐的姓名,要找起來,又得花一番工夫,要是她下班走了,那倒錯過一次機會。於是,他便開始尋找那位護士小姐。

幸好,她還沒有下班,她見到王小兵左看右瞧的,一副尋人的樣子,首先問道:“怎麼了,找誰呢?”

“呃,我想問一下,哪可以打免費開水?”其實,他剛才從走廊一路走過來,就有兩隻鐵桶是盛有開水的,旁邊寫著“飲用開水”的字樣。

護士小姐也不笨,甜甜一笑,瞥了他一眼,已約略知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於酒,在於美女了,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王小兵,你呢?”他連忙報上姓名。

“我叫沈若蘭,假若的若,蘭花的蘭。”她嫵媚笑道。

“好名字!聽起來很順耳。不錯,聽到你的名字,然後與你的人一比較,真的是名副其實。”王小兵溜須拍馬道。

“咯咯,謝謝。”她樂地笑道。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便漸漸地熟絡起來了。

聊了一會,沈若蘭笑道:“我下班了,下次再聊。”

“好。記得,如果要美容丸的時候,就找我。你有我的電話號碼。”要不是還要照顧張靜,他就送她一程。

“咯咯,為什麼不能去你的店買呢?”她眨著美眸,笑問道。

“呃……”他很少會遇到語塞的情況,忽然發覺自己說得太露骨了,明擺著是說:美妞,我要泡你。

他搔了搔頭,隻能訕訕笑著。他一時也不知說什麼才好,是想不到她會說得那麼直接。

見他微有尷尬,她格格笑道:“你真有趣。那好吧,我以後就找你要美容丸。你可不許亂開價騙我哦。”

“不會,先讓你免費吃,等你以後覺得滿意了,再給錢也不遲。價錢可以優惠。”他明顯是要免費送給她美容丸。

“咯咯,好啊。誒,我回家吃飯了。拜。”留下一個甜甜的笑容,揮了揮手,她便轉身走了。

他真想請她吃一頓飯,不過,張靜還在打吊針,需要他的照顧,於是,隻好與她作別,然後去打了兩杯開水,端回病房。

“泡到她了?”不論怎麼說,張靜都是有一點嫉妒。

“沒有啊,我出去抽了一支煙,便回來了。根本就不知她姓甚名誰,找不到。”他搖頭道。

“不要騙我,不想說就算了。”她努了努紅唇,道。

“來,喝一口開水吧。”他把塑料杯子端到她唇邊。

“我不渴。”

“喝一口嘛。”

“不渴。”

“喝嘛。”

她終於堅持不住,唇邊泛著笑意,張開檀口,喝了一口。隨即,他就將著杯子,也喝了起來。

“我感冒,我喝過了這杯,你不要喝。”她連忙阻止道。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他一本正經道。

聞言,張靜頗為感動,眸子都有些濕潤了。女人都愛聽感動的話,她也一樣,聽了自然很感動。

晚上,還要去幫姚舒曼找房子。可是,如今,又要照顧張靜,分不出身來,而且,還想煉製一絮級丹藥,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他也感覺時間真是太少了,要是一天有一百小時,那就好了。

轉眼間,張靜便吊完了一瓶水。護士來拔針頭的時候,張靜說想要在這休息一會,護士同意了。

等護士走了之後,張靜輕聲道:“把門反鎖吧。”

“張老師,您好了嗎?”在她還感冒的時候,他不想讓她太勞累。

“好多了,沒事了。”其實,輸液也是很治好感冒的,隻要輸完液,感冒都基本好了,隻是還沒有恢複元氣。

他隻好去把門反鎖了。

回到床前,便側著身坐在床沿處,伸手輕輕落在她兩座還算堅挺的山峰上,祭出鐵爪功,在上麵遊玩。

張靜元氣雖還沒恢複,但精神好多了,如今又被他鐵爪功的功力輸進體內,精神更加旺盛了,也不甘示弱,施展出九陰白骨爪,伸進他的褲襠,去朝聖他的老二。

當她的纖纖玉指穿過那片黑森林,朝著聖壇飄去之際,他的老二霍地揚了起來,已感應到有人來朝聖了,便怒嘯一聲,旋即內勁四溢,青筋怒突,肌肉越來越強壯,體格越來越粗大,轉眼之間,便雄赳赳,氣昂昂,具有王者風範了。它頂起褲襠,形成一頂頗高的帳篷,作為接待朝聖者的所在。

張靜的九陰白骨爪也確實了得,居然敢上去握住他的老二,進行友好的問候。

那間,她被他老二那雄渾的內勁震得玉指輕顫,要不是他老二知道她是來朝聖的,隻要再加三成功力,估計要震開她的九陰白骨爪。

雖還沒與他結合成一體,隻摸了他的老二,但她已心醉了。

“小兵,,我要”她體內的欲`火如滔滔不絕的江水向東而流,擋也擋不住,每個細胞都要求要活活。

“張老師,你真的能行嗎?”他怕她剛吊完水,可能體質還虛弱,要是大動起來,怕她經受不起那種將軍級別的馳騁。

“我行的,啊”她握著他的老二,非常友好地搖來搖去,惹得他老二連連怒嘯。

於是,他便俯下去,壓在她的身子上,祭出柔舌功,吻住她的檀口。

她也從他那學會了柔舌功,兩人切磋起來,那清脆悅耳的“嘬嘬”聲立時充溢著室內,頗為引人入勝。

在這激情的時刻,她摟著他的脖頸。

而他,除了祭出柔舌功之外,還施展鐵爪功,在她胸前兩座小山峰上溫習起來,侍弄得她心旌搖蕩,嬌`哼頻頻。

“啊,小兵,”她多日不曾得到他的滋潤,早已按捺不住了。

“就來。”他卻不同,隻要想采采花,那輕易可做到,活的日子基本天天有,並不猴急。

於是,他吻她的臉頰,再吻她的修長事玉脖頸,隨後,剝開她的上衣,解開她的胸罩,用舌頭作先鋒,在她那曲線起伏的上半身開發起來,吻遍她的上半身,再脫她的褲子與內褲,便繼續祭出柔舌功,一路吻下去。

他的柔舌功也頗為了得,使她嬌軀輕顫。

“好酸,心肝,點”當他吻到她大腿內側的時候,她用雙腿夾住了他的腦袋,隨即把他弄翻在床上,然後騎到了他的身上,立時近距離麵對著他那衝天而起的老二。

“張老師,您要幹嘛?”他躺在床上,正對著她兩腿`之間的神秘之處,好奇道。

話音未了,他感覺到自己的老二忽然被她用檀口銜住了。

下一秒,她也施展出柔舌功,圍繞著他的不世出老二,在那舔來舔去的。原來,她非常有愛心,意欲幫他的老二清潔清潔,並且按摩按摩,使他的老二更加茁壯地成長。如今,她秉持著一片至誠的愛心,要關愛護他的老二,於是,她便萬分虔誠地濕吻他的老二,以表愛意。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真誠地朝聖自己的老二,王小兵感覺非常過癮。

“張老師,這是……”他隻是想了解一下她使出的是什麼招式,自己好根據她招式的特點加以還擊。

“咯咯,我在護你的命`根子。”她嬌笑著,繼續祭出柔舌功為他的老二服務。

“張老師,我也要給您護護。”得知了她給予自己那麼深切的愛之後,他也要以泉湧相報,於是,也立時施展出柔舌功,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前輕敲兩扇城門,準備用舌頭進入她的山洞與她進行好友的訪問。

“啊,啊,小兵”她輕扭著腰肢,也不言敗,立刻用胸前兩座小山峰去磨他的小腹。

那間,這場別開生麵的武功切磋大會便正式開始了。

兩人一上一下,她專心致誌地護他的老二,而他也是十分細心地關愛她的私`處,兩人將這種優良的互助精神發揚光大,在享樂之中,也為他人的神秘之處做貢獻。

在她的精心護之下,不消數分鍾,他的老二便泛著健康的光澤,比先前要更有風采,更有派頭,更有氣概了。經過她柔舌功的護理,如今已更具有王者風範。

而他也把她的私`處調理得更濕潤,更有活力。

那從山洞溢出的泉水,滋潤著山洞周圍的森林,起到灌溉的作用,果真是一方水土的生命之泉。

兩人的鼻端都哼出振奮人心的春音,使以悲痛見長的醫院病房平添三分生氣與活力,教人心生強大的抵抗力,誓要與病魔作戰到底。

王小兵暗忖,要是把這種活的體育運動產生的春音錄下來,在醫院播放,估計能使許多病人聽了之後信心倍增,加速痊愈,早日出院。

當兩人互助互愛了十數分鍾之後,彼此體內的欲`火都要激射而出。

於是,他雙手抱著她的纖腰,身子一側,一躍,便化被動為主動,壓在了她的嬌軀上,隨即,調轉頭,兩手扛起她的雙腿,以最常見的招式“老漢推車”殺進了她的身子。隻聽到“噗”一聲,便暗示兩人正式二合一了。他的老二已進入她胯下的山洞,準備拓展隧道了。

“啊”她陶醉了。

出於體貼,她感冒還沒完全好,他不敢大動,於是,便小動起來,一進一出都是那麼的悠閑,那麼的有風度,那麼的瀟灑,就像一個芭蕾舞蹈者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旋出華麗的動作,輕盈而具有靈性。

以往,她習慣被他粗獷的進攻方式弄得感如潮湧來。

如今,她雖如置身於極活世界之中,但並不滿足這種連綿不絕的絲絲感,想要更大的感,於是,膩聲道:“啊,小兵,重一點點,啊”

“能頂得住嗎?”他還在做熱身運動,問答自如。

“啊,可以的啊”她俏臉緋紅,興奮之色溢於五官。

“那好,我要動起來了!”他也覺得這麼輕進輕出有損自己大將的風采,不來點大開大闔的進攻都對不起自己。

“啊,好,心肝,啊,不要太重了”張靜溫婉的語聲鶯鶯響起,教人聞之就想與她大戰三百回合。

“盡量吧!”他也不敢保證,畢竟開鑿隧道這種工作,一旦加起速度來,不是說輕就輕,說重就重的,有時會失控的,隻要能拓展寬隧道就行了,其他的都枝葉末節。

建了幾個群:3118045(千人大群,滿),273787761(未滿),105915253(未滿),314453657(未滿),314464346(未滿,歡迎女生進,麵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4 09:51:01  .exectimeㄩ0.17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