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23章 載得美人歸


蕭婷婷與董莉莉兩美人雖想好好的套住王小兵的心,讓他安心在教室學習,這是她們的一番好意。她們不願意看到他經常出外麵混,這有兩個原因,其一便是想到他出校外會情人,心會湧出醋意;其二便是擔心他在校外打架受傷,甚至出現更嚴重的情況,那她們會很悲傷的。

是以,她們非常希望他每天晚上都留在教室與她們一起共度自學的時光。

不過,王小兵是身不由己。

有許多事情,他必須得抓緊時間去準備,平時上正課的時候能不曠課,那已是阿彌陀佛了。一天之中,除了上課時間,那就隻剩下中午、下午與晚上休息的時間可以出校外做自己的事情。想不曠課去辦自己的正經事,那就得在放學之後,必然分秒必爭,才能有充裕的時間做一點事情。

不是他不想與兩美女時刻廝守在一起,其實他很想,那是一種很美妙的生活。

隻是,他畢竟是一個男人。他有自己的事業要做。

在這個世界上,女人是有退路的,所以很多事情不用很拚搏都行。而男人是沒有退路的,當降世到這個充滿了詭詐與欺騙的世界上的那一刻開始,便已注定了要掙紮,要奮鬥,要拚搏,沒有退路可言。

男人隻能前進。

要是停滯不前,那就會被其他男人超越,從而失去愛情,財富與拚搏的樂趣。王小兵已明白這個道理,少年既要風流也要努力,不然,老來銀發滿頭之際一事無成,亦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是故,在風流的少年時期,他要好好拚搏一番。他要出人頭地,不求青史留名,隻求村子留名。

以他的猜測,一旦村長助理這個職位落在了他的頭上,那他就更忙了。遑論那些晚自習了,就是那些正課也要曠了。

幸好,張萬全與他的關係頗鐵。

憑借著這一層關係,他可以自由出入學校,想什麼時候來上課就什麼時候來,想什麼時候出去校外逛逛就什麼時候出去。沒有人能真正約束得住他。團委書記張靜是他的情人,他自己又是學生會主席,還是團委副書記,頭銜挺多的。唯一可以約束他的便是他自己了。在東興中學,他也算得上一個小小的土皇帝。

有時,他想到不能使班主任蘇惠芳失望,才準時來上課。

要不然,估計一個月,他至少會有十五天不會來這上課。剩下那半個月來學校,估摸都是找情人好好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而已,而不在學校的那十五天,則在校外與情人廝混。

這種生活,也頗為有趣。

他不喜歡上課,但還得坐在教室,有時聽著聽著,便有點想睡覺。他經常在教室打盹。其實,在教室睡覺也是一件很養神的事情。每節課打打盹,不知不覺便到了下午時間。

晃眼便到了下午活動課的時候,王小兵帶著謝家化,各自騎著摩托出了東興中學。

王小兵已把寫好的請假條交給了舍友,如果到了上晚讀的時候,自己還沒有回來,那就請他把自己的請假條交給值班的老師。如果今晚晚自習課兩美女見到自己不在教室,不知會惱成什麼樣,不過,他也管不得那麼多,到時對她們說點甜言蜜語,再加點精神與物質的補償就行了。畢竟,他是出去辦正經事,不是有意當逃兵。

轉眼間,便到了君豪賓館。

君豪賓館的員工都認識王小兵與謝家化,見了他倆,都向他倆問好。如今的王小兵名氣越來越大,認識他的人也越來越多,他比以前拉風多了。

莊妃燕見了王小兵,俏臉立時露出一抹嫵媚的笑意,柔聲道:“又逃課了?”

“沒有,我可是好學生啊。”王小兵盯著她胸前那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笑道:“還有空的包廂嗎?我要一間,待會要請人吃飯。”

“請男的還是女的?”莊妃燕眨了眨含笑的美眸,好奇道。

“女的,一個好朋友。”王小兵揚了揚眉,一本正經道。

“哼,沒包廂了,不好意思,今天包廂全被人包了。你請不了人吃飯了。”莊妃燕將一縷額前的秀發掠到耳後根,微揚鼻翼,明顯有三分不悅道。

“哈哈,請男的吃飯啦。”他知道她有點吃醋了。

“男的?”她露出一抹迷人的笑意,隨即又努了努玉唇,溫柔地說道:“現在真的是沒有包廂了。不過,待會可能會有人退包廂,那就有了。”

女人就是這麼奇妙。

莊妃燕雖是那麼說,但還是安排了一間包廂給王小兵。不過,她倒要看看他請吃飯的朋友是男的還是女的,如果是女的,晚上就要跟他算帳。女人一算起帳,最強大的就是雙腿緊`夾,不肯給男人開發自己身子的權利,就可煞住男人威風了。

男人沒了開發權,也就沒地方使力氣了。

所以,女人的身子開發權什麼時候放什麼時候收,那是大有學問的。

不過,沒幾個女人可以在王小兵麵前守住開發權的,隻要他老二怒嘯一聲,她們都得把開發權交出來。

進了包廂之後,王小兵請莊妃燕跟服務員打聲招呼,如果有人來找自己,那就請來這間包廂。

他本來與占仲均約定是下午四點半相聚的,如今已五點了,但還不見占仲均的身影。如果占仲均不來,那晚上就要接受董、蕭二女的輔導,對於輔導英文,他可覺得有點難受。他也可在電話中與占仲均談一談,不過,那樣不夠真誠,畢竟這件事有點棘手,得麵對麵聊一聊,交換一下意見,那才比較好。

謝家化是來吃東西的,在包廂坐了二十多分鍾還沒見上菜,摸著肚子道:“小兵,開飯吧。餓死了,麻痹,幹坐著,我要吐白沫了。”

“抽煙。”王小兵把半包紅雙喜丟給他。

飯是還不能開,隻能抽煙充饑了。於是,兩人吞雲吐霧起來,隻一會,包廂便煙氣朦朧了。

大約又過了十分鍾,便聽到走廊傳來占仲均與人說笑的聲音,好像不止他一人,聽腳步聲,似乎有幾人。

轉眼間,包廂的門打開了,占仲均與二男一女走了進來。除了占仲均之外,另外三人,王小兵一個也不認識。

“兵少,來多久了?”占仲均掏出好日子香煙,分別給王、謝二人各分了一支。

“來了差不多半個鍾了。坐吧。很久沒跟你聚過,大家吃頓飯,聊聊天。”王小兵將那支好日子香煙夾在耳朵上,招呼他們坐下,心暗忖來了這麼些人,這次飯局可能不能跟占仲均談正經事了。既然說了是吃飯,那就幹脆正經吃飯吧。如果沒機會,今天就不說了。

“點上菜上飯吧。”謝家化肚子咕嚕咕嚕開始抗議了。

“大家隨便點,我請客,不要客氣。”王小兵天生就是一個豪爽的人,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於是,還沒開始介紹陌生人之前,便開始點菜大行動了。謝家化點得最多,他一人點的菜,比其他四人點的還要多,看來,他不把自己的肚子吃成一個啤酒桶是不會罷休的了。

點完菜,先上了一打珠江啤酒。

拿起子開了瓶蓋之後,占仲均給各人斟了一杯,然後介紹道:“這位是我的朋友王世飛,聽說過他吧?”他問王小兵。

“王世飛?沒聽過。”王小兵如是道。

“東方鎮鎮中心那的三太保,聽過吧?”占仲均笑道。

“這個聽過,他是三太保之一?”東方鎮一共三個集市,除了小樹林與山石集市之外,在鎮中心那還有一個大集市。王小兵的勢力都還沒延伸到那。他很少到那去。那邊的黑道勢力一般也不會延伸到這邊。

“是啊。三太保之中,他的實力排在第三。”占仲均道。

“幸會,幸會。”王小兵與王世飛握了握手,笑道:“五百年前,我們的祖宗應該是一家人,哈哈。”

說著,打量一眼王世飛,見他約莫二十多歲,一米七五左右,與自己身高相差無幾,理著一個時下流行的尖錐發,臉型英俊,戴著一副墨鏡,隻見眉粗如抹,鼻梁高直,上唇比較薄,隱隱透出一股精明的氣質

“跟兵少你比起來,我差遠了。”王世飛摘下了墨鏡,伸手與王小兵握了握手,謙虛道。

“哪,飛哥實力不比我差。”王小兵笑道。

兩人寒暄了兩句,算是認識了。

隨即,占仲均指著王世飛身旁的那位妙齡少女,介紹道:“這位靚女叫王美鈴,是飛哥的妹妹。”

王美鈴沒有起身,隻是微笑著向王小兵點了點頭,表示問候過了。

以王小兵專業的審美眼光來看,這王美鈴確實也稱得上美人,秀發黑油發亮,眉秀目清,麵容姣好,脖頸如玉,酥胸似雪,方格圖案秋衣麵的身子雖沒看到,但由她脖子與手指的肌膚可以想象出來,她的身子必然也是水嫩水嫩的。根據剛才看到她走進包廂的印象,估計她身高有一米六五左右。

王世飛與王美鈴眼睛有點像,嘴巴也像,臉型不太像。

最後,占仲均才介紹第三位陌生人,道:“他叫黃勇進,是我姐夫的好兄弟,我叫他勇哥。在縣城郊區的河西鎮,他算得上老大。”

在占仲均介紹之時,王小兵打量著黃勇進,見他二十五歲左右,身形魁梧,估計有一米八左右,大有力拔山河氣蓋世之貌,理著個板寸頭,四方臉,濃眉高鼻,眼神內斂而有神,一看就是豪爽與遇事沉得住氣的人。

“勇哥,幸會,幸會。”王小兵伸手與他握手。

“老早就聽占少說你了,想與你認識一下,但沒機會。這次下來找他姐夫玩,他姐夫不在,找他玩,聽說你請吃飯,我也來啦。哈哈。”黃勇進伸出厚實的大手,與王小兵握了握手,粗獷笑道。

占仲均又把謝家化介紹給王世飛、王美鈴與黃勇進認識,至此,引見才算結束。

“現在都是兄弟了!來,我敬大家一杯!飲過了這杯,大家以後有難同當,有福共享。”王小兵雙手端起酒杯,道。

“來,大家一杯見底!”占仲均笑道。

“我以茶代酒吧。”王美鈴不善於喝酒,隻好倒了一杯清茶,露出細小雪白的貝齒,甜甜一笑道。

眾人也不以為忤,便碰杯一飲而盡。

大家坐下,王小兵給各人斟滿一杯,然後給男士每人分了一支紅雙喜香煙,也不知王美鈴抽不抽煙的,笑道:“美鈴,你不抽煙吧?”

“謝了,我不抽。”她甜甜笑道。

“她讀高一,你也是高一嗎?”王世飛道。

“我高二啊。哈哈,算是她師兄了。她在哪讀啊?在東方鎮中心中學嗎?”王小兵坐了下來,點燃香煙,問道。

“是。”王美鈴微微頷首道。

她是個比較文靜的女孩子。但從她那溫柔的眼神與含笑的玉唇可以看出,她是個情感豐富的少女,一顰一笑都頗具韻味。

既然她是在東方鎮中心中學讀書,那今天她可能是請了假才來的,王小兵笑道:“今天不是節日吧,你經常翹課的嗎?”

“沒有啊。我聽說這邊有一間養生堂,想來買些美容丸吃。”她眉目傳情,數次與王小兵目光相接時,都是秋波宛轉,頗為迷人。

“你找對人了。養生堂的老板就是他啊。問他要就行了。他多的是。”占仲均指著王小兵,道。

“真的?!”王美鈴美眸瞳孔放大了,射出佩服與喜悅之色,“哇,你太利害了,才讀高二,就有自己的店鋪了。誒,我這輩子也不知能不能有自己的店鋪呢?真羨慕你。”

“怎麼會沒有啊。你嫁給他,不就是老板娘了嗎?”占仲均開開玩笑道。

聞言,王美鈴俏臉刷地紅了,微垂著腦袋,目光下垂,嘴角含笑,雖不說話,但那黃花閨女忸怩的舉止,分明就是一副“我願意”的迷人神態。

“別嘲笑我妹子了。她還讀高一呢。”王世飛又戴上墨鏡,小呷一口啤酒,道。

“高一不能談戀愛嗎?你看你妹,她臉紅了,這證明她對兵少有意思啊。能嫁給兵少也不錯啦。我支持你,美鈴,來個逆襲,泡他。堅決做一個老板娘,以後天天可以吃免費的美容丸。”占仲均吐著煙圈,笑道。

在場的人都笑了。

王美鈴自然笑得更開心,數次拿眼瞟王小兵,與他的目光乍合又分,每一次相接觸都是那麼的情意綿綿,教人心酥麻麻的。

在那短短的三兩秒之中,兩人便眉目傳情數次了。雖隻是初次相見,但已頗為投契,或者這就是一見鍾情。

但凡正常的人,都知道兩人有意思了。

“我這妹子在中心中學也是校花哦。要不是我罩著她,早被人泡去了。”王世飛對王小兵有好感,覺得妹妹要是真的嫁給他,那也不錯。

“那是緣分嘛,你罩著你妹妹不讓別人去泡,那就是有神鬼在暗中相助王小兵。現在,她終於找到自己的白馬王子了,你以後就不用管她了。她知道怎麼做的了。”占仲均笑道。

“占少,你老是開人家玩笑,惱你了。”王美鈴努了努紅唇,又瞥了一眼王小兵,滿臉戀愛的笑意,特別醉人。

“小兵,該拜天地啦,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夫妻對拜。”謝家化把餐桌上的下酒的花生都吃完了,大笑道。

“對,我們做個見證。”大家起哄。

王小兵與王美鈴倒有點尷尬,畢竟是初次見麵,別人就這樣看待兩人了。不過,在兩人的心,都湧起一股淡淡的甜蜜,要不是有這麼多人在場,他真想牽一牽她的玉手,或者趁機吻一吻她薄潤的紅唇。

大家開完玩笑之後,王美鈴柔聲道:“兵少,美容丸要多少錢一粒呢?”

“你要的話,是自己人,不用錢。”王小兵豪爽笑道。

兩人的一問一答,又被其他人抓住了把握,黃勇進笑道:“還沒拜天地啊,都已經說是自家人了,這是我見過最的結婚了。哈哈。”

眾人又笑起來。

半晌,王小兵才道:“今天隻有一粒美容丸了。你先拿著,下次我再給一些你。你想什麼時候要,就來問我就行了。”他中午把美容丸、除穢丸與健胃丸都拿到養生堂了,現在身上隻剩下一粒。

“行啊!”王美鈴嫵媚笑道。

於是,王小兵從褲袋掏出一個小玻璃瓶子,倒出那粒美容丸,遞給王美鈴。

王美鈴接了,托在掌上,看了又看,嗅了又嗅,一副陶醉的神情,驚喜道:“我以前聽說美容丸的好,現在看到了,雖還沒吃,但也知道它不俗了!淡淡的清香,色澤是那麼的漂亮,真是舍不得吃。”

“美鈴,你以後天天有得吃啊,還托在掌上幹什麼呢?”占仲均笑道。

“占少老是開人家玩笑。”她二指捏著美容丸,看了一會,便放進了嘴,和著茶水,咽了下去。

看著這個美人兒,王小兵也頗有性趣,暗忖要是把她身子的開發權得到,那也是一件妙事。畢竟,他的偉大夢想需要許多美人來組成,多多益善,並不會嫌少。

王美鈴與王小兵說了幾句之後,關係迅速升溫,敢於主動與他聊天了,問道:“兵少,你們東興中學是怎麼樣的呢?能帶我去逛一圈嗎?”

“可以啊。”王小兵露出一個最燦爛的笑容,道。

“唉喲,你們看看,小兩口居然開始卿卿我我了,羨慕到死啊!哈哈。”黃勇進笑道。

“沒有啦撲倒老公大人:在遺忘的時光重逢全方閱讀。”王小兵都有點不好意思。

眾人氣氛融洽地說說笑笑,不知不覺間,菜肴便陸續端上來了,白米飯也送上來了,大家邊吃邊聊。

其實,從進入包廂那一刻起,王世飛的臉上就罩著一層淡淡的憂傷,起先,還陌生,不相熟,王小兵不好意思問,如今,已談得很投契,也就開口問道:“飛哥,看你好像不高興,有什麼事嗎?”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王世飛笑容也有些蒼白。

“你要是不戴著墨鏡,我早就從你眼神看出來了。不過,你戴著墨鏡,我也能從你的臉色看出些端倪。”王小兵察顏觀色之能算是上乘的了。

“利害!”王世飛豎起大拇指道。

喝了一大口啤酒,不知是澆愁還是潤喉。

又吸了一口香煙之後,王世飛想了想,才道:“這事說起來一匹布那麼長,我與我女朋友劉亞楠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大家一起讀小學,一起讀中學,一起畢業,一起工作,脾性挺合得來的。不過,我還不想結婚,她很想結婚。我倆一直為這事拌嘴。前幾天,我喝了點酒,有些醉了。她又提起結婚的事,我們吵起來,我一時酒氣上衝,出手抽了她幾個耳光,她一氣之下,就離開了我。事後,我想了想,覺得還是自己錯了。”

聞言,王小兵也不好說什麼。

接著,王世飛又說道:“我聽朋友說,她跑來這附近了。所以今天想來找她。”

“有線索嗎?”王小兵同情道。

“就是知道她可能是在小樹林集市附近一帶,但不知她在哪。不過,找到她,也不知她會不會原諒我。”王世飛大喝了一口啤酒,鬱悶道。

“她平時喜歡到什麼場所玩的呢?”王小兵想了想,道。

“溜冰。隻要有時間,她就經常去溜冰,聽說這有一個溜冰場,我就是想來看一看,等到晚一些,再去那找找。如果找不到,明天再來。”王世飛如是道。

“這個容易,那追風溜冰場的老板是我的朋友。”其實,桂文娟不單是他的朋友,而且是他的情人。

“兵少,那就麻煩你了。”王世飛舉杯與王小兵碰了杯,笑道。

於是,眾人開始大吃大喝起來。

在座的,估計沒幾個能跟謝家化相提並論的了。他天生就是個吃貨,吃量之大,著實嚇人,可以無間斷地往嘴巴塞食物,他的肚子就像一個無底洞,多少東西都能裝得下。就是黃勇進這種大塊頭,也吃不了他那麼多。

酒過三巡,占仲均道:“小兵,聽說全廣興他們要瓜分洪姐的賭場,是不是有這回事啊?”

“是真的。我那天晚上就在那,還差點與他們打架了。氣氛非常緊張。我當時想,要是打起來,我首先收拾全廣興。那老家夥拽得很。當時就差點動手了。估計以後不是他滅就是我亡。”王小兵想起彼時的情景,心既興奮又沉重。

“那你是準備跟全廣興他們玩到底了?”占仲均叼著香煙,道。

“應該是吧。我欠洪姐挺多的。如果她有困難,我肯定會去幫她。全廣興他們也不是鐵打的,怕什麼,要搞,到時就搞大的,看他們能撈到什麼便宜。”王小兵目光堅定,神情毅然道。

“要不要我幫忙?”占仲均主動問道。

占仲均自己提了出來,這倒讓王小兵有點感動,他還在想該怎麼邀請對方相助自己,但找不到機會說。

“這件事不是小事,動起手來,那是很危險的,你不怕?”王小兵知道這次如果玩起來,那分分鍾都有可能是玉石俱焚的結果。

“怕什麼,你是我的兄弟,不幫你還幫誰!”占仲均豪氣道。

“也算上我一份!”黃勇進拍著胸脯道:“什麼時候開工,要不要我現在召集小弟過來,大幹一場?”

“先謝勇哥了。現在還不用,到時如果事態再進一步惡化,那就要勇哥相幫了。”王小兵喜道。

“好!什麼時候要我幫忙就告訴一聲。我給我呼機號碼你。”說著,黃勇進就在那張點菜單上寫了呼機號碼,遞給王小兵。

“來,勇哥,我敬你一杯!”王小兵端起酒杯,道。

於是,兩人喝了一杯。

這頓飯局,吃了四十多分鍾,要到傍晚六點了,才吃完。王小兵在君豪客飯吃飯,一般是不用付錢的,這是古家豐給他的特權,算是報答他的恩情。

不過,王小兵會付一半的錢。

畢竟,人家是做生意的,不是搞慈善的。經常來這吃飯,一分錢也不給,自己都不好意思。但要付全帳,古家豐又不收,後來,便采取折衷的辦法,隻付一半。這樣,雙方都能夠接受。

吃完了飯,王小兵道:“飛哥,現在到溜冰場去找你女朋友還是待會再去?”

“現在去也可以。”王世飛明顯也想點找到劉亞楠。

“那走吧。我請大家溜冰。”王小兵帶著一眾人朝追風溜冰場走去。

他的溜冰技術很一般,平時也不經常來玩,那是由於他沒什麼興趣玩溜冰,加上如今需要處理的事情頗多,想要找出點空閑時間來玩玩,確實不易。平時要上課,不上課的時候又要忙著弄生意的事情。

人生就是這樣,得此失彼,熊掌與魚翅不可兼得。

轉眼間,便到了追風溜冰場,那已開始營業了,麵的音響打雷一般傳出來,老遠都能聽見。

溜冰場這種娛樂場所,一到了晚上,也是頗多人來玩的,不過,這是年輕人的遊戲,麵都是些俊男靚女,少年氣盛,隻要稍微有點衝撞,就容易發生鬥毆。所以,在溜冰場經常能看到打架,也是派出所重點關注的對象。

蝴蝶幫的成員幾乎都認識王小兵。

“兵少,來溜冰呀?”

“兵少,你今天好帥!”

“兵少,來找我們幫主嗎?”

……

王小兵也頗有幾分大人物的氣象了,揮了揮手,笑道:“我帶朋友來這玩玩。你們幫主不在吧?”

他不怕見到桂文娟,現在與朋友在一起,她想要女人福利也不行。

“我們幫主不在。”

“九點之後,兩位幫主可能要來。”

“兵少,有什麼事要找我們幫主嗎?我打電話叫她倆過來吧。”

……

王小兵鬆了一身,笑道:“不用打電話,我隻是帶朋友來這玩一下。要是有事,我會打電話給她倆的。你們去玩你們的,不用管我。”

彼時,溜冰場已有數十人在玩耍了。搖滾音樂一波接一波湧來,震得人耳膜微痛,彩燈閃爍個不停,使人的眼睛發炫,特別是溜冰中的人的身影如魅影一般,倏來倏去,留下一道道殘影連成一線,有一種詭異的味道。

王小兵等人正在準備換溜冰鞋,王世飛忽然道:“咦,她好像在這麵!”

“你女朋友?”王小兵掃視一圈溜冰場。

“我剛才看到她身影,好像是她。但不敢確定,隻看到一個背影,跟她十分相像。”王世飛注視著燈光幻滅不停的溜冰場,尋找著熟悉的身影。

“那還不容易。你找dj要麥克風說幾句,說真誠一點,要是她在這聽到了,估計就原諒你了。”這個很容易辦到,王小兵隻要跟dj說一聲就行了。

“那好。不過,我不認識dj。”

“跟我來吧。”

於是,王小兵帶著王世飛走到播音室,向dj借用麥克風使用。dj也認識王小兵,沒有絲毫猶豫便同意了。

那間,搖滾音樂停止了,溜冰場安靜之極,鎂光燈投射出耀眼的亮光,把溜冰場照得如同白晝,那種昏暗感立時消褪了。

“各位朋友,請稍停一下,有一位帥哥想說幾句。”dj講完之後,就把麥克風交給了王世飛。

剛才正在溜冰的人都停了下來,愣愣地豎起耳朵靜聽。

“楠楠,我知道你在這。請你聽我說兩句。前幾天,我喝醉了,出手重了,打了你,這是我的錯。我在這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們從小一塊長大,以前也有過吵鬧,後來不是都過去了嗎?我向你發誓,從今以後也不會再欺負你了。如果你原諒了我,就站在原地,請別的朋友先溜到東麵去,謝了。”

王世飛聲音真誠,語氣誠懇。

本來散落在溜冰場上的青年男女,聽了之後,都很給麵子地溜到東麵的圍欄那邊去,場地一下子空了出來。

而在靠近溜冰場中心位置,正站著一位靚麗的女子,長發披肩,身材窈窕,有三分嫵媚五分成熟,王小兵看她側麵,倒有點像莊妃燕,不過,要比莊妃燕稍遜色一點,但也算得上一個美女了。

透過播音室前麵的玻璃,王世飛看到了溜冰場的劉亞楠。

她沒有走開,那就表示原諒他了。

王世飛非常興奮,早已衝出了播音室,三步並作兩步,衝進了溜冰場,向劉亞楠奔過去。轉眼間,便已掠到了她的身邊,雙手抱起她,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大聲道:“楠楠,我愛你!”

四周響起了感動的掌聲。

劉亞楠起先還有點不愛理睬的樣子,但被王世飛抱起來之後,便也雙手摟著他的腦袋,嫵媚地輕笑著,顯出一副幸福的樣子。

數分鍾之後,搖滾音樂又響起來,停下來的少男少女又開始溜起冰來。

王世飛帶著劉亞楠過來,介紹給各人認識,隨後,大家都換上了溜冰鞋,一起進溜冰場玩耍。王小兵的溜冰技術非常一般,比不上王美鈴的。

“兵少,你技術不行哦。”王美鈴在他身邊,笑道。

“平時少玩這個。我比較喜歡遊水。”他掃視一眼她青春活力無窮的美妙身子,暗忖道:要是床上功夫,你絕對比不上我。

“我教你溜冰吧。不過,你可要多送我幾粒美容丸哦。就當是學費,好嗎?”她緩緩地滑動,粲然一笑道。

“可以啊。我要拉著你的手才敢比較地滑動。”說著,他也不客氣,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玉手,頓時感受到一股滑膩與溫潤,使人非常舒服。

王美鈴有些害羞,輕輕地甩了甩玉手,卻又沒有很用力,隻是象征性地甩了甩,但甩不掉,便努了努紅唇,任由他握著了。她心對他有點意思,所以願意讓他握著自己的手,加上覺得讓他握住手也不會損失什麼。

在強勁的搖滾音樂下,大家都像風一樣飄動起來。

王小兵倒想把王美鈴抱進懷,但正在高速運動,不好驟然停下來,何況這是公眾場合,縱使抱住了她,也沒什麼便宜可占,便放棄了那個微有邪惡的念頭。

玩了大半個鍾頭,王小兵想到還要回學校上晚讀,便告辭眾人。

“我也想去你們學校看一看,可以嗎?”王美鈴眨著媚行煙視的美眸,柔聲道。

“可以啊!”王小兵點頭道。

王美鈴搭哥哥王世飛的摩托來的,如今,哥哥找到了劉亞楠,便不想打擾兩人,讓兩人有機會說一些悄悄話,自己先找個借口說去東興中學逛一圈,然後再花二塊錢搭摩托回去就行了。

這是最主要的原因。

其次,她也確實想跟王小兵單獨相處一會,跟他說說話,她都會感到很溫馨。

而王世飛找到了女友,心情非常高興,隻問妹妹王美鈴怎麼回去,得知她會搭摩的回家,隻勸了兩句,在她執意要去東興中學之下,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隻拜托王小兵照顧一下她。王小兵自然答應好好地照顧她。

於是,辭別了眾人,王小兵駕駛著摩托,載著王美鈴,與謝家化一起回東興中學。

在路上,王小兵忽然想到,自己也還要上晚修,怎麼陪王美鈴逛校園呢?隻有曠課一途了。反正已寫了一張請假條。

隻有等到上了晚讀,學生都回教室了,校園就不會有那麼多人。

於是,他便把摩托速度降得最慢,但怕謝家化回了教室會把自己陪王美鈴的事泄露出去,便笑道:“黑牛,要不要玩幾局拳皇啊?”

“現在?行啊!走!”謝家化立時調回車頭。

“那你先去,喏,給你十塊錢,自己買遊戲幣吧。”王小兵停下摩托,掏了十元鈔票給謝家化。

“好。”謝家化接了錢,便嘟一聲,又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要不把謝家化支開,他回了教室,隻要被蕭婷婷或董莉莉隨便一問,便要問個水落石出了,到時不免又得向她們解釋一番。

王美鈴好奇道:“你們晚上不上晚修嗎?”

“上啊。你有見過中學不上晚修的嗎?我小學三年級之後都上晚修,上了兩年,後來學生夜晚回家路上出了點事,才不用上了。”回想起小學的生活,王小兵覺得跟初中生活也差不多,隻是小學的科目沒那麼多。

“那你為什麼要他去玩遊戲機呀?”隻剩下她與王小兵二人時,她又有些緊張有些歡喜。

“哦,他回教室會吵著別人學習的。待會他也是要出去玩的。”他撒謊道。

“怎麼開那麼慢呢?”夜幕漸漸濃了,她掃視一圈,鄉道兩邊的房舍亮起了燈光,但有一種磣人的寂靜。

“開了不安全。你哥請我保護好你,我得為你的安全著想啊。”

“咯咯,想不到你這麼體貼人”

“這就是我的最大優點了。”

……

在路上走走停停,王小兵在夜色之中給王美鈴指點各個村莊,告訴她哪有古井,哪有祠堂,哪有牌樓,宛如一個出色的導遊。王美鈴也不好意思催他,隻好聽他解說了。不知不覺間,便已拖了大半個鍾頭。

等學生回教室上晚讀了,雖不會碰到董莉莉等美女了。

不過,也有可能遇上蘇惠芳或姚舒曼,但都到學校門口了,再拖也不行,隻好開了進去,左瞧右看,不想遇到熟人。畢竟載著個美人回學校,雖還是朋友關係,但也容易被人認為是有一腿的。

早知這樣,他就叫王美鈴周六過來,那樣,就可大方帶她把學校每個角落都逛遍。

幸好,進了校園,沒有遇到熟悉的美人。彼時已是上晚讀的時間,校園響起朗朗的讀書聲,在夜色之下,聽著這有些有催眠作用的朗誦聲,使人心有一股安寧。

“你在哪班呢?我可以去看看嗎?”王美鈴想逛一逛,待會就叫他送自己到小樹林集市,然後搭摩的回家。

“高二班,沒什麼好看的。”他倒有點怕被董莉莉看到自己與王美鈴在一起。

(建了一個群:3118045,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09-20 12:08:07  .exectimeㄩ0.21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