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16章 與美人品嚐紅酒


王小兵其實也不想揍白自強,但這是做戲給朱由略看,戲要做得好看,那就得賣力些。畢竟,兩人是相互利用關係,禮上往來,送過人情給對方,才能從對方那得到幫助。如果不揍白自強,那朱由略會有看法。

搞不好,這個計劃就泡湯了。

十幾人圍歐白自強,打得他不斷哀求,殺豬般哇哇嚎叫,平時,他在公司是人事部經理,有權,頗為看不起人,加上有一個黑道老大的兒子,是沒人敢惹他,向來都是他罵人,沒人敢頂他。如今,卻受到這麼熱烈的招待,他憤怒之極,暗忖等逃出生天之後,一定要報回這個仇。他還猜不到這是跟他兒子有關。

打了十幾分鍾之後,王小兵叫眾人停手。

這時,白自強已初見成效,整個人比原來要胖了些,樣子雖有難看,但也是不用吃營養便長胖了不少,實屬不幸中之大幸。

看著自己用心打造的藝術品,王小兵還是感到比較滿意的,然後將大哥大遞給白自強,道:“我現在給一個機會你,讓你有機會發泄一下。聽說你兒子是黑道老大,現在打電話給他,叫他帶人過來,我要跟他打群架。看看是你兒子利害還是我利害!”

“真的?”白自強內心大喜,但不敢溢於辭色。

本來還想叫兒子過來,想不到王小兵卻自動要自己打電話叫白光偉,這等好事,到哪找啊?這是真正的免費午餐。以白自強這種有生活經驗的人來看,這種情況一般是不可能出現的,是以,他才會疑問。這世界上沒那麼多免費午餐的。他心念電轉,卻想不出有什麼不對勁。

王小兵頭道:“真金都沒那麼真。。”

聞言,白自強又驚又喜,顫著手去接大哥大,起先,還道對方準備用大哥大砸自己,一手護住頭部,以防被大哥大砸暈,等到伸手觸碰到大哥大,感覺對方說的是真的,於是拿過來,立刻開始傳呼白光偉的bb機。

在傳呼之時,他是激動萬分,好像早已看到了生機。

而王小兵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要是白光偉帶了兩百人來,那自己的計劃就難以成功了,於是,他提出要求道:“你叫你兒子帶十多人來就行了,要是他叫多了,我就閹了你!別以為我會不知道,我會派人在路上等著。如果看到人數多過我們,我先收拾你。聽明白了嗎?”

“明白。”白自強暗忖這世界怎麼會有這樣的蠢豬,心偷笑,身上的內傷疼痛也幾乎忘記了。

大約五分鍾之後,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他遞給白自強。

白自強接通電話,道:“喂,是阿偉嗎?”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後,他又道:“有人跟我說要和你打群架,叫你帶十多人來開打,就在山石集市那邊的采石場。我現在就在這,你過來。”

打完了這個電話之後,白自強感覺自己徹底有救了。

隻要白光偉來了,若論空手搏鬥或者冷兵器對打,在這附近又有多少人是他的對手呢?據白自強粗略的估計,真的沒有幾個能打贏自己的兒子,包括王強在內,恐怕不會超出三個。兒子一來,自己就得救了。等到自己脫離了困境,再慢慢找出王小兵一夥,然後施於極大的恩惠——將他們打殘。

“你們給我看著他,我去放消二兩水。”王小兵掌去小解。

其實,他是去找朱由略。

朱由略還藏在一塊大石後麵,見王小兵來了,也不知他來幹什麼,又怕他說出些令人意外的話語,便先對兩個手下小聲道:“那小子是我的線眼,他是幫我們幹事的。”

兩個便衣警察也不知王小兵幫派出所幹什麼事,但老大發話了,他們也隻有唯唯喏喏的份,哪敢多問那麼多。有些事情,老大不想讓知道的,還是少知道的為好,知道得太多了,那是會撐死的。老大不喜歡知道得太多的手下,如果有可能,老大會將這樣的手下送到上帝那去享受天國之樂,算是求其不要泄露自己的許多秘密的一種獎賞。

王小兵繞到那塊大石後麵,站在朱由略麵前,輕聲道:“朱所長,一個罪犯待會就要來了。您要出來援助我啊。”

“他們有多少人來?”朱由略也怕白光偉帶了兩三百人前來,那自己根本就不能露麵,否則,要去殯儀館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十多人。”王小兵微笑道。

聞言,朱由略放心了,微微頭,表示清楚該怎麼做,揮了揮手,讓王小兵先離開這,以免他多說多錯,把一些不該說的話也說出來了。

王小兵繞到那塊大石頭的另一麵,隔著石頭麵對著朱由略,撒了一泡尿,才回到白自強那。

大約半個鍾頭之後,隻見一輛麵包車與三輛摩托開到了采石場。來者正是白光偉。這是個小魔頭。

當見到白自強比原來肥胖了不少,白光偉驚訝問道:“爸,誰打你?”

“就是他們,阿偉,給我打死他們!”如今有了救兵,白自強的氣勢就上來了,眼睛雖腫得隻有一條縫,但也是凶光畢露,好像要吃人一樣。報仇的時刻來了,再也不須陪著小心保命了。

“草你媽,敢打我爸!兄弟們,上!給我往死砍!”白光偉大怒,掃視一眼王小兵等人,好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一揮手,當先衝了過來。

“有人要殺人啊!有人要殺人啊!”王小兵帶著謝家化等人往朱由略藏身的那塊大石頭跑去。

白光偉則帶著馬仔殺氣騰騰地緊跟其後,好像不殺掉王小兵一夥,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十幾個打手揮舞著白晃晃的砍刀,高高揚起,要是真的劈在人身上,莫說是肉軀,就是鐵鑄的,也要被劈成兩半。

霎時間,采石場旁的那塊空地上,喊殺聲震天。

看著兒子那大將軍一樣威風凜凜地追殺王小兵一夥,白自強打心底喜歡,暗忖道:生子當生白光偉!

“救命啊!有人要殺人啦!”王小兵早與謝家化等商量好,現在一起大喊,聲震九霄,一外都能聽見這假裝出來的驚恐呼救。

人民警察為人民。

朱由略是人民警察,在這種時候,當老百姓有危險的時候,就要正義地站出來,保護老百姓的生命與財產的安全。絕不會袖手旁觀。

如今,王小兵等人的生命遭受到了巨大的威脅,當然,財產也處於不安全的狀態之下,雖然隻是一身衣服與幾條鐵棍,但那也是用錢買來的,是私人財產。

就在王小兵等人跑到了那塊大石頭旁邊時,朱由略英勇地帶著兩個手下從大石後麵蹦了出來,對著白光偉一夥大聲喝道:“匪徒放下凶器!”

可是,白光偉等人已紅了眼,正在怒火之上,哪能停下來,還是揮舞著砍刀衝過來。

於是,在這種連自身生命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出於自衛,出於憤怒,出於報複,朱由略立刻舉槍、瞄準、扣動扳機,三個動作一氣成,將滿腔火氣化成一顆電射而出的子,疾飛向白光偉的腦袋。

砰!

眨眼間,子與白光偉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從他的額頭鑽進去,立刻製造出一個血洞。

槍聲響起之後,場麵立時得到了控製。

其他打手驚呆了。

當然,除了王小兵之外,他不是真的驚呆,而是裝出來的,因為他早已知道結果會這樣。

白光偉帶來的那些打手雖是凶狠之徒,但畢竟肉身擋不了子,見老大被一槍打趴了,要是還高舉砍刀,那不是成為下一個靶子嗎?於是,都將砍刀丟在了地上,不敢再亂動了。

站在數十米外的白自強聽到一聲大響,便見到兒子倒下了,先是呆愣了幾秒鍾,腦子一片空白,當時還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看了看天空,晴空萬,不可能突然半空打個焦雷下來。既然不是驚雷,那是什麼呢?總不會是兒子修煉高級的武功,忽然身體發出的一聲巨響吧?按常理來分析,那種聲音分明是槍聲。

至此,白自強才恢複了一意識。

當感覺自己的兒子被槍打中的時候,他早已忘記了自己身上的疼痛,飛跑過去,見到兒子兩眼死死地瞪著天空,好像要把宇宙看透,並且詢問:我這麼強大怎麼也會倒下?

可是,沒有人能回答白光偉這種深奧的問題。

看著兒子額頭那個恐怖的血洞,白自強怒發衝冠,大吼一聲,從地上抄起一把砍刀,向前就衝了過來。雖然他還沒看到是誰開的槍,他先入為見,感覺是王小兵。

本來站在前麵的人,包括白光偉帶來的打手與王小兵的人,全都往兩邊閃開,好像在歡迎一位正準備去和馬克思談一談如何能成為高尚的人的勇士,隻差了夾道鼓掌。而這時,當其他人讓道之後,白自強才看到站在十數米外的居然是朱由略。他腦子轟隆一聲,心湧起一抹怯意,但胸膛的怒火大,早把那一縷怯意給燒盡了,隻剩下複仇的烈焰。於是,加了腳步,雙手緊握砍刀,高舉過頭,準備一刀劈死朱由略。

“放下刀!”朱由略大喝道。

可是,已失去了理智的白自強一路怒吼著衝過來。

砰!

又是一聲似曾相識的聲響。一顆子飛射而出,不偏不倚擊中了白自強的頭顱,與白光偉的致命傷口幾乎一模一樣。

白自強應聲而倒,雙手還死死握著砍刀,不肯鬆開,樣子固執而恐怖。

打出這一槍,朱由略心中的仇恨才一掃而空,帶來的是比的慰。他早就想打一槍白自強了,隻是沒有機會,下不了手而已。如今,抓住了這次機會,一舉報了前仇,心中的不暢,頓時消失了。

白光偉會被朱由略用槍打,這個王小兵是能猜到的。

但白自強也被幹掉了,倒是出乎王小兵的意料之外。看著地上兩條屍體,他掃視一眼朱由略,暗忖他會不會殺紅了眼,也把自己給幹掉。畢竟自己知道他的不少齷齪事,要是他一不做二不休,那真的危險。

不過,幸好有洪東妹作後援,朱由略也不敢隨便亂來,不然,絕沒好果子吃。搞不好就是同歸於盡。

幾乎是一眨眼間便死了兩個人,饒是這些平常打打殺殺慣了的打手見了也是略感膽戰心驚,隻呆站著,一副驚恐的樣子,好像剛親眼看到了魔鬼從麵前走過似的。

本來,朱由略是想隻打傷白光偉就算了的,可是,當見到白自強用摩托載著自己老婆出現的那一刻,他心中的妒火急升,怒氣從腳底直躥上來,便惡向膽邊生,準備幹掉白自強了。其時,還沒想到怎麼出手,要是就這樣衝出去一槍打掛了白自強,那自己很難自圓其說,被追究起來,那責任很大。

後來,白光偉來了,王小兵創造了一次機會。

至此,朱由略便看到了希望,於是,在怒火的燃燒下,早已失去了理智,拔槍就打白光偉。他是這樣想的:打倒了白光偉,如能激怒了白自強,那自然就可再對付有所行動的白自強;如果沒有激怒白自強,那收拾了他的兒子,也算報了仇。

事勢果然所他所料,打倒白光偉之後真的使白自強失去了理智,那就掉進了他的圈套。

最後,他開了第二槍,將白自強送到馬克思那去喝茶了。

人就是這樣,說強大也行,說弱小也行,一顆子就搞掂了,生命與一顆子的重要差不多,比鴻毛要重一。

看著仇敵被滅了,王小兵終於鬆了一口氣,從今以後,樹林四少就剩下以自己為首,年輕一輩中,沒有人能超越自己了。不過,看到朱由略這麼心狠手辣,既然會如此對付白光偉,那也說不定某一日也會這樣對付自己。

這要好好提防他。

王小兵心對朱由略又加強了三分戒備。

下午時分,王小兵等人被帶回小樹林派出所調查錄口供,在朱由略的關照下,隻錄了一番口供,便出來了。

走出小樹林派出所大院,看著偏西的夕陽,王小兵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雖隻是經曆了短短的一個下午,但其間發生的事情,絕對是許多人一輩子沒有遇到過的。他親眼看到兩條活蹦蹦的人在轉眼間就變成了兩具屍體,心靈也頗受震憾。想當日,白光偉是何等的威風,但現在,白光偉隻能在陰間跟遊魂野鬼打架了,數十年之後,自己下陰間旅遊,或許還能碰見對方。

一年多之前,王小兵從來沒想過自己今天戰勝白光偉。

那時,想都沒想過。因為白光偉不論哪方麵都比自己要強,隻能望他項背,但如今,已超越他了。

總而言之,心情是好的占多,壞的占少。

懷著激動的心情,他燃了一支香煙,深深吸了一口,腦海忽然浮現出蕭婷婷的靚麗身影,心嘀咕一句:美人,以後沒人敢欺負你,你屬於我的了!

在小樹林與山石兩集市附近一帶的年輕一輩之中,也沒人敢跟自己叫板了,在黑道上的地位算是陡然升高了一級。以後就專心地搞自己的生意就行了。收拾了白光偉之後,就可將精力放在調查龍非背景這件事上麵。

養生堂關涉到自己將來是否能成為地球上的大財主,是故,一定要好好經營。

至於那些想來找碴的,堅決將之消滅。

其實,但凡一件好商品,都會有不少人想知道它是怎麼生產的,從而山寨一番,在市場爭分一杯羹。有些產品,是買回去分析就可得出結論,從而知道怎麼生產的;而有些產品,則是買回去分析到天塌下來,也難以得出結果。王小兵的丹藥就屬於後一種。

他猜想,肯定有不少覬覦自己丹藥的人已分析過自己煉製的藥丸了。

但是,他們不可能有收獲,這樣,他們就有可能會想直接從自己的口中得到想知道的東西,是以,王小兵也頗危險,但這種會威脅到生命的危險到底是什麼時候會出現,那是沒法估算出來的,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提高防備,防患未然,才是比較正確的路子。

想到以後自己腰纏萬貫,嬌妻數,他就渾身舒暢。

但那還要一些日子去完成。

抽完了一支煙,他想去找洪東妹,把白光偉被消滅了的這個對於自己來說算是好消息的消息告訴她。

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得有些善心,有時得有些勇氣,有時得有些冷酷。

畢竟,黑道就是個拳頭說話的世界,傷殘死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見了流血就暈的,那也就不能混黑道了。對於白光偉的死亡,從人類的角度而言,他同情白光偉的不幸,但從黑道的角度來看問題,他感到高興。

並不是他冷血,其實,他的血很溫暖的。

這完全是行規的問題。同行相爭,必有死傷,這在所難免。隻看誰的運氣與實力強而已。弱者永遠都是強者的魚肉。

地球不會因為誰化成泥土增加了那一丁可以忽略不計的重量而自轉變慢,它還是按自己的軌跡轉動。曆史的車輪永遠向前,不會在乎經過,隻保存一個結果。數年之後,白光偉就會被黑道的人淡忘。

王小兵也一樣,可能不用三年,他的腦子就不會再有白光偉的印象了。

不論誰逝去了,活著的人都還要繼續生活下去。王小兵騎著摩托朝山石集市緩緩馳去,一是向洪東妹傳遞好消息,二是跟她商量一下龍非的事情,看要怎麼做比較好,畢竟她的閱曆與見聞比較廣博。多聽聽別人的意見會有好處。

迎著夕陽那暖洋洋的餘暉,哼著輕的小調,一會,便到了山石集市。

先到東妹餐店去見見老媽許娟,跟她聊聊家常,問些店的情況,看有什麼困難要自己幫忙解決的。順便在那吃頓晚飯,然後再去找洪東妹。

近來,由於瑣事纏身,他有一段日子沒單獨來找她了。

以往,每次單獨來見她,她一般要在自己麵前表現出一股很濃的曖昧,那時,他沒做好準備,不敢下手。如今,他暗忖,要是她再向自己有所表示,那也就勇敢地試探一番,縱使是會錯意,不外乎也就隻是被她斥一頓,估計她還不會出手打人。

那次,在君豪賓館的包廂,他聽她說全廣興要介紹小兒子給她,她婉拒了。

從這件事,他感覺她對別的男人沒什麼興趣,好像隻對自己有意思。如果自己猜測不錯,那她極有可能想嫁給自己,要是真如自己所料,那也是一件好事。不過,有一令王小兵有所忌憚,那就是日後在床上,要是她生氣了,那怎麼辦?畢竟她功夫不俗,一旦打起來,床可能都會散架。

而且,她如果知道了自己有那麼多情人,會不會生氣也是一個問題。

但思慮太多也沒什麼用,許多事情是會發生變化的,或者她能接受自己擁有多個情人的事實也未可知。估計在不久的將來,他將會有許多嬌妻,到那時,她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想著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居然將摩托駛過了夜城卡拉ok廳,見到前麵的大廣告牌,才回過神來。

於是,又連忙調轉車頭,轉眼間,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的停車場,停好摩托,瞥了一眼卡拉ok廳的入口處,見有員工正在忙碌著準備營業。

這個時候,洪東妹一般都在這的。

夜城卡拉ok廳的員工都認識王小兵,見他來了,都笑臉相迎,這個向他問好,那個又向他問好,把他看成半個主人了。那也並不奇怪,因為他是洪東妹的幹弟,夠資格擔起半個主人的名份。

從員工的嘴得知洪東妹正在房間,他便上樓去找她。

一會,便上到了三樓,到了洪東妹的房門前,伸手輕輕地敲了敲門,聽到麵洪東妹冰冷的聲音問道:“誰?”

“洪姐,是我。”王小兵整了整衣衫,準備露出一個對人畜害的陽光微笑。

“進來吧!”洪東妹的聲音立時變得溫柔多了。

王小兵擰動門把,打開房門,走了進去,掃視一眼,見洪東妹正坐在沙發上拿著鏡子來打扮。

“誒,怎麼有空來找我呢?”隻有對王小兵,她冷豔的俏臉才會掛上迷人的笑意。

“給您帶了一個好消息來。”他目光在她胸前兩座山峰與一雙滾圓雪白的大腿上掃視一眼,咂了咂嘴道。

“哦?什麼好消息?說來聽聽。來,坐這。別站著。喝茶還是酒?”她將鏡子放進身旁的包包,指了指左首的沙發,招呼道。

“隨便。”他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女人一般不喜歡喝茶。洪東妹也一樣,她倒比較喜歡喝紅酒或葡萄酒,這兩種酒對女人養顏有幫助。女人都愛美,洪東妹也在這方麵與其他普通女人沒有分別。

至於她倒了兩杯紅酒過來,給了一杯王小兵,這麵是否還包含著她不想告訴人的秘密,那就隻有她自己清楚了。

“不是說有好消息告訴我嗎?我記得你很少有好消息告訴我的哦?養生堂接到大單生意了?”她小抿一口紅酒,紅唇有光澤,性感了。

“不是。”他目光與她相接觸,連忙移開,但能感受到那股綿綿的情意。

“那是什麼好消息?”她露出了嫵媚的笑意。

於是,王小兵把白光偉被朱由略幹掉這件事詳詳細細說了出來,然後,瞄了一眼她的俏臉,見她邊聽邊微微頷首,眼神射出滿意的神色。

等王小兵說完,她燃了一支女士香煙,興奮道:“好!終於去掉了一個敵人!小兵,我早看出你有過人的能力,現在終於證明我當時的想法非常對。你的表現讓我很佩服!不用多久,你將成為一個非常利害的人,到時比我還要利害得多。”

“洪姐過獎了。不論怎麼說,都是您培養了我,支持我。如果我能成為一個人物,那您利害,因為你早已看出來。”他品嚐一口紅酒,笑道。

“我說的肯定沒錯,等著瞧吧。來,幹杯!”她端著高腳酒杯伸了過來。

“好!幹杯。”他輕輕地與她碰了杯。

兩人喝了一口紅酒之後,四目相交,像是兩束異性的磁線,相互吸引著,彼此都打了個小小的激靈。洪東妹早就對王小兵有意思了,當時隻因是幹姐的關係,一時還沒有轉變得過來,到了相熟之後,才漸漸向他暗示自己的情意。但他不是不領悟,隻是由於種種原因,也不敢出手。

而今,二人的意思越來越濃,就差一根導火線,便能**般燃燒起來。

當時,洪東妹與王小兵定下的計劃是借朱由略將白光偉打殘,那就達到目的了。隻要成功了,那白光偉也就相當於被廢了。可現在,結果卻超出了意料,朱由略直接幹掉了白光偉。其實,這本來好。隻有一樣不好。

那就是一旦朱由略因此事被調走或降職又或者被追求重大責任而進了監獄,不論是哪種情況,都會對洪東妹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一個小社會,如果某個勢力被削,從而造成局麵不均衡,那就會產生連鎖反應。

比如現在要是朱由略不在這做地方治安官了,那洪東妹在白道上就沒有人關照了,她的卡拉ok廳與賭場都會重受到考驗。日後還得想方設法去結交來的派出所所長,假如那個所長原來就是在小樹林派出所的,那還比較好辦,要是從其它地方調來的,就頗為麻煩。

畢竟,要結識一個人,不但要破費許多財物,還得消耗不少精力。

洪東妹興奮的臉色漸漸恢複了平靜,道:“我有一種預感,那就是朱由略不會再做小樹林派出所的所長。他幹得太狠了。據我所知,白光偉一家在縣城是有官方背景的。出了這麼大的事,縱使朱由略理由再充分,也難逃被人整的後果。”

“如果他走了,不知誰會來接管這個所長的位置。”王小兵早想到洪東妹的生意會因朱由略離開而受影響,但也幫不了什麼忙。

“果然是一件事有兩麵性,有好的一麵,也有壞的一麵。”洪東妹籲了一口氣,淡淡道。

“洪姐,隻要我們去結交來的所長,估計也沒事。”王小兵安慰道。

“但願如此。來,再幹杯。”她又舉起了酒杯。

於是,王小兵又與她碰了一次杯。

紅酒雖難醉人,不過,喝多了,也會醉的。他在想,洪東妹頻頻與自己碰杯,難道是想借酒催情?

他從她的眼神與臉色都隱隱感到她有那種意思,但又不明顯,沒有運用肢體來清楚地表達出來,是以,他也不敢出手。如果像以前那樣,當她用腳掌來按自己的老二時,一定撲上去,將她的身子全部開發出來。

“是了,你的養生堂開業那天,有一個局長的老婆在那,你怎麼認識她的?”洪東妹好奇道。

“哦,她是我的體育老師的朋友的姐姐,跟我買過美容丸,我不要她的錢,那天就請她來充充場麵,居然幫了我一個忙。”他笑道。

“幸好你還認識她,不然,真的有難辦。”她嫵媚一笑,道。

王小兵記起龍非,如今有了空閑工夫,一定要把她的背景弄清楚才好,不然,到了危險降臨到自己頭上的時候,那就什麼都遲了。

“洪姐,我覺得我店那個女員工很特別。”他放下酒杯,燃一支香煙,道。

“那個妞不錯啊。你想泡她?隨你吧。我可管不著你。你喜歡泡誰那是你的自由,不用告訴我。如果要我去幫你,那我可沒空。”她還道他是求自己去做說客。

“不是,您誤會了。”他搖手笑道:“我說她特別,是說她好像是早就對我的藥丸留意了。或者說她早就想得到我的藥丸的配方。”

“怎麼個說法?”洪東妹將煙灰下煙灰缸。

於是,王小兵便把自己覺得可疑之處說了出來。

聞言,洪東妹頭道:“照你說來,那確實有問題。那你要小心提防。有想到什麼法子來應付沒有?”其實,她想到了一個,但為了培養他,她不會輕易告訴他。

王小兵也想到了一個小小的計劃,便說了出來。

聽了之後,洪東妹笑道:“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通啊。居然想到一塊了。”她是一語雙關,借機瞥了他一眼,見他笑而不語,也不知他聽出自己的弦外之意沒有。

“還有,三爺的小兒子全天雄也想開藥店,賣我那種藥丸。”王小兵將煙蒂丟在煙灰缸,道。

“你認識全天雄?”全廣興曾想要洪東妹做全天雄的老婆,但洪東妹婉拒了。

“是近認識的。”王小兵把怎麼認識全天雄的過程說了一遍。

“最好別理他。他們一家狡猾得很。”洪東妹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冷峻,剛才還是那麼秋水宛轉挺動人的。

“這個自然,我肯定不會答應他。我自己配製的藥丸自己賣就行了。”王小兵端起酒杯,小呷一口紅酒。

“全廣興似乎開始對我越來越不滿了。”洪東妹已喝完了一杯紅酒,又倒滿一杯,再給王小兵添了些。

王小兵是知道全廣興為什麼對洪東妹有意見的,就是親家做不成才反目成仇的。如果全廣興要為難洪東妹,那他肯定是站在洪東妹一邊。

“那老頭子還想要您做全天雄的妻子?”王小兵隨意問了一句。

“不是。他隻說了一次,我拒絕了。他就沒說過了。”洪東妹望著酒杯,像是在思考,道:“全廣興約了我今晚談一談,他想要入股賭場,跟我瓜分賭場的收益。”

“在哪談?”王小兵道。

“他沒說來談,隻說今晚來我的賭場賭兩把。但我早已收到了風聲,說他對我的賭場非常有意思,今晚雖說是來玩兩把,但他的用意是想親眼看看我賭場的生意,其實就是要跟我分利益。”洪東妹雙眸如電,洞察一切。

“他會來踢場嗎?要不要我立刻召集我的兄弟過來?”王小兵毫不猶豫道。

“咯咯,現在還不用。因為他不會那麼動手的。肯定還要跟我談一談,能說得攏,那就化幹戈為玉帛。談不龐,隻有拳頭上較量了。我不怕他。”

黑道就是這樣,沒什麼道理可說的,誰的拳頭有力量,誰就有話事權,誰就可吞食別人的利益,誰就可得到地盤。

“今晚我可以跟您去開開眼界嗎?”他想見識一下全廣興能耐有多大。

“行啊。待會我就要到賭場那去了。你跟我一起去就可以了。”洪東妹笑道。

“要是打起來怎麼辦?”他問道。

“那你可得保護我。”她以戲謔的口吻道。

“那是我的榮幸。”他認真道。

(建了一個群:3118045,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


snaptime:2017-11-21 08:41:03  .exectimeㄩ0.15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