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10章 與村支書老婆聊天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心頭雖然冒火,但他經曆過了許多大場麵,也不會顯得很急躁。做事,越急躁,則越無益。先冷靜下來,才能正常思考,隻有正常思考,才會想出應對之策。

他已成長了,學會了遇事冷靜。

雖還沒看到在君豪賓館包廂的是什麼人,但聽莊妃燕所說,猜想麵的人應該就是下瀉藥的幕後黑手。隻要將他們拿住了,那一切都有結果了。

其實,下瀉藥這件事明顯是一起報複性的行為。

不過,沒有拿到證據,也無法找出嫌疑人而已。如今,有了這一條線索,那就易如反掌了。不論是誰幹的這件損德的事,他都會向對方討回公道。

走進宿舍,王小兵將已倒頭睡覺的謝家化叫醒,道:“黑牛,起床。”

“困,要睡覺。”謝家化翻了個身,沒有起來,一副幾天沒睡過覺的樣子。他是個很能睡的人,不論是站著還是坐著,抑或躺著,隻要想睡,都能入睡。

“起床,招集人馬,準備打架。”王小兵穿上t恤,將那把軍刀縛在大腿處,穿好高筒水磨皮的皮靴。

“打架?好!在哪打?”謝家化從床鋪上彈了起來,兩眼發亮,立時有了活力,一掃之前的死氣沉沉。他對打架特別嗜好。

“你趕去招集二三十人過來,在君豪賓館門前與我會合。喏,大哥大你拿著,盡叫人過來。”王小兵還要去小樹林派出所找朱由略商量事宜。

“好!”謝家化很喜歡打電話,拿了大哥大,立刻蹦出了宿舍。

王小兵寫好了兩張請假條,交給舍友,如果自己與謝家化在下午趕不回來上課,那就請舍友把請假條交給上課的老師。他是班長,本不應經常請假,那樣影響不好,不過,此事重大,不去不行,隻能權宜輕重,先辦重要的事。

一切交代好之後,便騎摩托去小樹林派出所。

他與朱由略的關係比較複雜,兩人算是相互利用的關係,說得好聽一點,就叫做戰略關係,彼此都是為了自己利益才與對方相熟。

不消十分鍾,便到了小樹林派出所。他來過這,知道朱由略的辦公室在哪,輕車熟路走到了所長辦公室門前,伸手“篤篤”敲門。

“進來。”朱由略的聲音傳出來。

王小兵擰動門把,打開了門,走了進去,打招呼道:“朱所長。”

想不到王小兵會來這,還道他是辦妥了教訓白自強那件事情,前來向自己密報,心情頗好,笑道:“辦好了?你真啊。”

“不是,那件事這幾天內辦好。我現在來找您,是為別的事,來請您幫忙的。”他開門見山道。

“什麼事?”朱由略臉色微沉。

“有人在我承包的學校飯堂下瀉藥,現在有人聽到那下藥的人在君豪賓館吃飯。我請您去抓捕他們。”王小兵邊說邊遞了一支香煙給對方。

“如果真是他們做的,那肯定可以抓起來。你怎麼能肯定是他們幹的?沒有證據抓回來也沒什麼用。”朱由略有些不信。

“我的一位在君豪賓館工作的朋友無意中聽到他們說這件事,現在他們還在君豪賓館。我接到電話之後,就以最的速度趕來這報警。這個忙,您得幫我。”王小兵抽著香煙,道。

“好,那我帶人去看看。”朱由略還有事要求王小兵,隻好爽一點。

兩人分屬黑白兩道,但不是敵對關係,而是朋友關係,彼此互相利用,除了利益還是利益。

王小兵笑道:“我有個想法,那就是我先去,等我進去先揍一頓他們,然後您再帶人將他們抓起來,怎麼樣?您在包廂外麵等著,隻須幾分鍾就行了。”

“打人不好,到時他們要追究你的責任,那你不是很麻煩?你可要想清楚。”朱由略吐著白煙,半眯著眼睛,道。

“有您罩著我,不怕。我不會把他們打死的。隻是教訓一下。重傷都不會有。”王小兵笑道。

“嘿嘿,你越來越老油條了。好吧,千萬別打重了,要是打死了,那問題就大了。到時我也罩你不住。”朱由略陰陰笑道。

……

當王小兵從小樹林派出所大院出來,開摩托來到君豪賓館大門前的時候,已發現謝家化帶著幾個強壯青年在那等著了。

“小兵,隻來了五個人,其他人正在趕來。”謝家化腰別大哥大,磨拳擦掌,一副要好好打一架的神情,興奮道。

“足夠了,跟我來。”王小兵停好摩托,招手道。

於是,他帶著謝家化等人走進君豪賓館,問一位服務員:“莊經理在哪?”

那女服務員知道王小兵與莊妃燕關係非同一般,何況,王小兵與古家豐的關係極好,不敢怠慢,連忙笑道:“兵少好,莊經理在二樓那,我叫她下來吧。”

“謝了,不用,我上去找她。”王小兵笑著搖了搖手,然後上了樓梯,心又興奮又憤怒,急切想看看那個包廂的到底是什麼人。見了麵得好好用拳頭招呼一下那些人。

上到二樓的樓梯間,看到莊妃燕正站在走廊上。

莊妃燕也看到了王小兵,鬆了一口氣,向他招手,示意他點過來,等他走到身邊,輕聲道:“我怕他們走了,到時你再來,我也不知怎麼跟你說了。幸好你來了,他們還在這。”

“他們在哪間包廂?”王小兵焦急問道。

“喏,那間,207包廂。麵好像有幾個人。你可要小心。”莊妃燕帶著王小兵往前走,指著數步遠的門牌號碼,道。

“好了,你下一樓,待會派出所的人會來,到時你帶他們上來就行了。不過,不要那麼叫他們開門。我要做點事情。接下來的事情你就不要管,等我來。”他扳著手骨,必剝清脆作響,小聲道。

“我知道了。”兩人心有靈犀一點通,她自然明白他要幹什麼,點頭,然後溜開,下樓去了。

王小兵站在207包廂門前,深深吸了一口氣,將衣服弄平整一些,便準備開門去進。不過,謝家化也要跟進去。

“你留在這,待會我咳嗽一聲,你就進來。不要讓任何人走出這間包廂。誰出打誰。”說著,讓謝家化與其他人分站門口兩邊。

謝家化拳頭發癢,雖想立刻衝進去動手,但他頗聽王小兵的話,於是隻好強忍那股打架的興奮,站在門口等待命令。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王小兵擰動門把,推開房門,然後光明正大地走了進去,映入眼簾的一共有五個人,其中三個人他見過,那就是嚴錫山、嚴進升與魏國鋒,另外兩個男子麵生,沒見過麵。

嚴錫山一夥正在喝酒,可能已吃得有三四分醉了,看他們滿臉的酒光就可窺知一二。

餐桌上擺著三瓶二鍋頭,都開了的,一瓶已喝完了。幾碟菜肴也吃了一半,由此也可看出他們在這坐了一段時間了。室內煙霧繚繞,白蒙蒙一片。

門打開那一刻,五個人沒什麼反應,還以為是服務員進來問一下還需要什麼東西,比如飲料或酒或菜之類的。可是,當嚴錫山見到是王小兵進來之後,臉色霎時黯了下去,眼神變得驚愕與畏懼。嚴進升更是臉色死灰,瞪大了眼,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魏國鋒右手正端著酒杯放在嘴唇,也那間定住了,好像一尊雕像。千想萬想,他們也想不到自己在開“慶功宴”的時候,王小兵會突兀地出現在包廂。

其他二人不認識王小兵,倒還顯得神態正常。

一個長臉男子不滿道:“喂,你進來幹什麼?”

“不好意思,我走錯房間了。”王小兵笑道。

“出去。別來攪擾我們。他媽的,掃老子的興,待會火了,打扁你個屌毛!”長臉男像趕蒼蠅一樣揮手,噴著酒氣,不滿道。

“非常抱歉,我就是來攪擾你們的。聽說你們在這喝酒,我就趕來了。你們喝酒怎麼能不叫上我呢。”說著,他掇了一張椅子過來,也不用招呼,便坐下了。

王小兵的實力,嚴進升是很清楚的,其他四人不太清楚,隻知道他在黑道上認識些人,但實力怎麼樣,隻有一個模糊的概念。如今,五個人見他一人進來,感覺以五對一,那還打不贏?是故,五人氣焰頗囂張,並不將他放在眼內。要真的血拚起來,縱使拚了五條命也要收拾他。

“你再不出去,不要怪我們動粗!”那長臉男重重拍了一下餐桌,雙眼凶光畢露,狠狠道。

“好,我喜歡這種態度!”王小兵不慌不忙抽出一支香煙,吸了起來。

“操,揍他!”長臉男抄手拿起一個酒瓶,霍地站了起來。他在王小兵的對麵,隔著餐桌,一時衝不過來。

這時,其他四人也都立了起來,攥緊拳頭,一副要圍歐王小兵的樣子。五人吃了點酒,酒能壯膽,他們都怒氣衝衝,想把憋在心的許多悶氣發泄出來。

“咳!”

王小兵大聲咳了一聲。

聽到暗號,謝家化帶著五人迫不急待地衝了進來。

那間,嚴錫山一夥大吃一驚,想不到外麵還有人進來,這樣一來,雙方人數便在伯仲間了,如今幾乎是一對一,看著壯實如牛的謝家化,心根本沒有勝算,頓時嚇得縮小了一圈。

“黑牛,這個鳥人想要跟你較量一下,跟他玩玩。”王小兵悠然地吐著煙圈,指著咄咄逼人的長臉男,笑道。

“麻痹,原來你想跟老子玩,早說嘛!老子手癢得很!一天不打架,老子就悶出鳥來!來,來,來,老子跟你大戰三百回合!”謝家化早已手癢難忍,抄起一張椅子,瞪起一對牛眼,怒吼一聲,朝長臉男砸過去。

“喂!別以為我怕你!”長臉男將酒瓶砸向謝家化,然後抄起椅子,想要跟對方練一練。

可是,他哪是謝家化的對手,莫說他一個,就是他有五個分身,也打不贏謝家化,單從他們的身形就可看出,謝家化的身形粗壯得要是長臉男的二倍,力量自然比對方要大得多。

在這種條件懸殊的情況下,可想而知,轉眼間,長臉男便被謝家化砸倒在地,殺豬般嚎叫起來。

其他人也動起手來。

不過,嚴錫山一夥又怎麼是王小兵一夥的對手?那簡直就是以卵擊石,不堪一擊。王小兵等人都是打架的好手,個個至少能以一敵二,打起架來又凶狠,沒有半點心慌,出手又又準,老是打在敵手的臉上。不消三分鍾,嚴錫山一夥便被揍成了豬頭樣,個個眼青臉腫,滿臉血漬,估計他們的媽媽來了也認不出他們是誰。

滿地是菜屑與瓷碟的碎片,狼藉一片。

王小兵始終坐在椅子上,剛好抽完一支香煙,將煙頭彈向嚴錫山,冷道:“還想打架嗎?就你們這些鳥人,也跟學人打架,太不自量力了。黑牛,掌嘴。”

“老子來打掉這屌毛的一副牙!”說著,謝家化掄起雙手,左右開弓,劈啪作響,抽在嚴錫山的臉上。莫說是人,就是鬼神見了,也要嚇得股栗。

瞬間,嚴錫山的臉頰就更加紅腫了,暗紅的指印疊加在一起,怵目驚心。他嘴角流血,幾顆牙齒掉在地上。

“你們這幫鳥人,敢在我的飯堂下瀉藥,現在知道死字怎麼寫了吧?”王小兵目光掃視一圈,落在嚴錫山的臉上,道:“說,誰指使的?誰負責現場下手的?今日不說明白,那就將你們的皮一層層剝下來!”

“你敢打我?你會受到法律嚴懲!”嚴錫山聲音不清,口吐血沫,還強嘴道。

“不怕,會有派出所的人來找你的!”王小兵冷道:“黑牛,廢掉他的手!”

謝家化拿起地上一個空酒瓶,一下敲碎了,成了一件尖銳的凶器,然後就要刺向嚴錫山的手臂。他與王小兵一起長大,對於王小兵的說話意圖,還是能很好地理解的。他知道王小兵不是真正要廢嚴錫山,隻是想嚇嚇他而已。

尖銳的酒瓶眼看就要刺到嚴錫山的手臂,他腦際掠過一個念頭:先保住手臂要緊!

於是,驚恐地嚷道:“我說!不要廢我的手臂!”

“停!”王小兵揮了揮手,道。

謝家化早知會這樣,縱使不用王小兵吩咐,也不會直接刺透嚴錫山的手臂,不然,以他那麼的動作是那麼大的力量,必然收不住,即使要停下來,也一定要刺在嚴錫山的手臂上。

在場的其他人嚇得哆嗦起來,臉無人色。

“說!”王小兵半眯著眼睛,盯著嚴錫山。

“是我指使的。”嚴錫山想到現在自己說什麼都行,隻要到了派出所就翻口供也不遲,現在是保命時節,識時務者為英雄,還是不要與這些黑道家夥較硬比較合算,畢竟,黑道中人,一蠻起來,那可是會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情的。

“誰到飯堂下的瀉藥?”王小兵又問道。

這時,流著鼻血的嚴進升嚇得渾身冒冷汗,整個人好像跳舞一樣亂顫,他知道一旦被王小兵獲悉是自己下的瀉藥,那以後就麻煩了,除非不在東興中學讀了,不然,天天會被人當作拳袋來對待。

而嚴錫山為了保住手臂,一時未計較其中利害,照實說了:“是我侄子。”

聞言,嚴進升身子一轉,站不穩,臉白煞白,好像發瘧疾一樣,渾身抖個不停。

王小兵目光轉到嚴進升的身上,冷笑道:“原來是你啊!好得很!我現在想知道,你是怎麼下瀉藥的?”

“不是我。”嚴進升還想抵賴。

“黑牛,廢掉他的手臂。”王小兵又點燃一支香煙,道。

“麻痹,還敢嘴硬,捅死你個屌毛!”謝家化凶神惡煞一般,跨前三步,一把揪住嚴進升的頭發,將他提了起來,然後舉著半截尖銳的酒瓶,作勢就要刺向嚴進升的左臂。

“不要刺我,我說,是我下的藥。”嚴進升尖叫道。

在酷刑之下,沒幾個人能捱得住的。古代的各種酷刑,不但可以使犯人說出自己的罪行,甚至可以使沒罪的人說出沒幹過的虛幻壞事。

如今,嚴進升根本不是硬漢,還不用動刑,被嚇一下,便什麼都招了。

“說。”王小兵厲聲道。

“我是去打飯的時候,將瀉藥裝在自己的餐具,然後趁人不注意,就將瀉藥倒在放在打飯窗口的那盆菜。兵少,我下次不敢了,請放我一馬。”嚴進升哭喪著道。

“黑牛,掌嘴。”王小兵聲音嚴肅道。

“好!”謝家化紮好馬步,兩手掄動,狠抽在嚴進升的臉頰上。

但凡被謝家化抽耳光,估計幾年都還會做噩夢。他是盡力扇過去的,隻一會,便打掉嚴進升的幾顆牙齒。

嚴錫山心隻想逃過這一劫,然後再慢慢報仇。反正王小兵用的是私刑逼供,隻要到時翻供就行了,再倒打一耙,教王小兵無計可施。他的如意算盤也打得挺好的。

可是,這世界上,人算不如天算。

有時,某件事,明明已計劃得很周到,但在實施的時候,往往就是會出現一點意外,使整件事情崩盤,一發而不可收拾,直至毀滅。

如果王小兵不是先去跟朱由略打招呼,叫他來處理這件事,可能還真會讓嚴錫山得逞了。不過,如今,在包廂門外,朱由略都已將麵眾人的談話聽在耳了,並且不止他一人聽到,其他民警也一樣聽到。他是默許王小兵小小報一下仇的,聽到麵不斷傳出鬼哭神嚎的呻吟聲,擔心會出人命,也就開門進去了。

當朱由略進來之後,嚴錫山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你們在這幹什麼?”朱由略還裝模作樣道。

“朱所長,您來得正好,這幫人居然蛇鼠一窩,串計在我承包的東興中學飯堂下瀉藥,這個是主謀,這個是下藥的。”王小兵一一指點各個嫌疑人。

“所長,不要聽他的,根本沒那回事!這幫流氓用嚴刑逼供。”嚴錫山狡辯道。

“哼,你做的好事,我都聽到了。他們也聽到了!你到了派出所再說吧!帶走!”朱由略揮手示意手下將嚴錫山一夥帶回派出所慢慢炮製。

嚴錫山傻眼了。

在朱由略帶走嚴錫山一夥之前,莊妃燕趕來要嚴錫山結帳,結完帳,才讓他們走了。

有了這一樁事,嚴錫山副校長之位就岌岌可危了。他們以為做了這件事不會被人知道,但偏偏就泄露出去了。這樣一來,王小兵也相當於間接幫了張萬全的大忙。

王小兵請謝家化等人在君豪賓館大涮了一頓。

臨走之時,莊妃燕拉了拉王小兵的衣袖,小聲道:“幫你找到了嫌疑人,那你怎麼謝我?”

“今晚過來請你吃宵夜。”他揚了揚眉,笑道。

“好,我等你。”她需要的可不是他的那頓夜宵,而是晚上可以跟他一起做做活的體育運動。畢竟,一起鍛煉身體,那比吃龍肝還要好。

回到東興中學,已是上課時間。王小兵與謝家化都請了假,幹脆不到教室去,在宿舍坐了一會,王小兵連忙去校長室找張萬全。

張萬全還不知道嚴錫山被派出所帶走這件事。

“小兵,怎麼不回教室上課啊?”張萬全正在看報紙,見王小兵走進來,不解道。

“張校長,我來向您報告一個好消息。今天中午才得到的,對您非常有利。從今之後,估計這沒人跟您爭校長之位了。”王小兵在靠牆的藤椅上坐下來。

“哦?什麼好消息?”張萬全連忙給王小兵遞上一支香煙。

學校嚴禁學生抽煙,發現一次,記小過一次。這是明文規定的。不過,規矩是人定的,如今,在校長室,那些規矩就不適用。

兩人點燃了香煙,開始吐雲吐霧。

“學校飯堂被下瀉藥的事已查清楚了。這一切都是嚴錫山與魏國鋒一夥合謀幹的,現在他們已被派出所捉起來了。這算不算好消息?”王小兵不疾不徐道。

“真的?”張萬全紅臉膛泛著興奮之色,兩眼發光,“那狗東西,我猜都是他的了!這回可好了,他還想跟我鬥,估計他是沒戲了!小兵,以後飯堂都給你承包,直到我退休或調走為止。”

“那多謝您的關照。”王小兵笑道。

與張萬全又侃了一會大山之後,王小兵便離開了校長室,回到男生宿舍,丟了一包紅雙喜香煙給謝家化,叫他傍晚到飯堂去看一下,如果有人鬧事,就收拾一下。

謝家化一口答應下來,他最喜歡打架了,如果沒有打架,他渾身不自在,隻要有架打,那他比猛虎還要更有活力。他生來就是做打手的料。

一般而言,是沒什麼人敢在學校飯堂搞事的,不過,王小兵為了保險一些,才叫謝家化去照看一下,自己還有其它事要去辦,沒空在那坐鎮。嚴錫山一夥被派出所帶走,其中二人可能與此事沒什麼關係,到時要是找人來學校飯堂砸場,那也不出奇。

之後,王小兵又到飯堂跟王叢樂說了此事,叫他以後要注意提防別人,盡量不要再出現被投藥的事情。

飲食行業,隻要出現一次事故,都會教人不安,食客都不想再在那就餐,如果出現二次事故,那基本就相當於自毀了。其實,不論哪個行業,都一樣,沒有了可靠的質量,也就無從生存下去了。

所以,提供安全的食物,那至關重要。

出了東興中學,王小兵騎摩托先到小樹林的“養生堂”,看看生意如何,然後就回東和村。前段日子,聽弟弟王誌文說家被盜過一次,他找朋友查了一下,但沒找出光顧自己家的小偷。這是一件比較蹊蹺的事情。

以王小兵的黑道關係,隻要是附近的小偷幹的,那一定能查出來。

但結果是偏偏查不出,那就隻有一種情況:那小偷不是這附近一帶的。又或者那人不是慣偷,隻是第一次幹這種盜竊行為,那就比較難查出來。

他要回家看一下有什麼被盜走。

其次,就是拿幾粒健胃丸給七伯公王富堂,請他在村委麵前美言幾句,他的話比較有份量,隻要他出口了,村長助理這個職位基本就是自己的了。

村長王家發那有黃麗華吹枕頭風,村支書柳大鍾那有白秋群吹枕頭風,村兩個頭頭都在自己的暗中操控之中,雖不敢說百分百能控製村長與支書,但至少有七八成可以使他們的決定符合自己的意向。村長那肯定是支持自己的,支書那可能會有點不變化,但總而言之,自己的實力就是比唐誌旋要強些。

胡思亂想之際,便到了“養生堂”那。

龍非在麵,見到老板來了,笑道:“老板,你騙人啊。”

“我怎麼騙人啊?”王小兵微訝,盯著她的明眸,道。

“你不是給了那張配方我嗎?今天有一個客戶,他是醫生,來這買美容丸,他是幫她老婆來買的。他問我美容丸是用什麼配製的,我就說了配方的一部分藥材,那人聽了之後說我胡說。跟我爭論起來。我就重抄了一份配方,隻少寫幾種藥材,拿給他看。他看了一會,想了想,說這百分百是假的。”她口齒伶俐,聲音清脆,流利地敘述道。

聞言,王小兵的疑心更重了。

從她以前問自己配方那一刻起,他就對她的做法開始懷疑了。現在看來,她真的是有意想來要自己的美容丸配方。如果這是事實,那她背後的人才是真正的黑手,一天不將那黑手發掘出來,那自己都危險。

在這種情況下,他知道不需要揭穿她,不然,她一口咬定沒有,那倒是打草驚蛇了。隻要沒有揭穿她,那大家都還是和和氣氣的,估計她隻會用各種方法來誘惑自己,借此來弄到真正的配方。

在這過程之中,他也就有機會查出她背後的勢力。

王小兵笑道:“這個管他幹什麼,依我看,那人見你漂亮,隻是想泡你,所以才借這件事來跟你聊天罷了。你就以為他是在找配方的碴,其實你會錯意了。”

“不會吧?”龍非眨了眨美眸,狐疑道。

“哈哈,肯定是那樣的啦。”他準備跟她周旋周旋。

不過,至於要怎麼樣才能把她的底細揭起來,這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他曾派人跟蹤過她,但沒發現任何問題。

難道真是自己多疑?才會把這件事想像成那樣?可是,種種跡象表明龍非真的是很想得到自己丹藥的配方。但嚴格來說,這也未必就能確定她背後有勢力,可能是她想得到而已,要是那樣,就簡單多了。

這件事,他覺得還是找洪東妹商量一下比較好。

畢竟,薑還是老的辣。

“今天生意怎麼樣?”他完全沒有表露出自己起疑的跡象。

“不錯,特別是美容丸,有越來越多人來訂貨的趨勢。老板,要加大生產量才行啊。我想兼職做多一份工,如果你生產線那邊要幫手,那就招我吧。下了班之後再去工作二三個鍾頭都可以。”龍非一副工作狂的樣子,神情誠懇而堅定,道。

“行!看來是要增加產量了!我考慮一下,要是招人,那首先招你,讓你多賺一些。”他笑道。

“老板,你人太好了!”龍非黯淡的眸子又射出興奮的光芒,整個人比之前活泛多了,笑容也甜美多了,“什麼時候招人呢?按現在的訂貨單來看,越越好。”

“這個我會作出決定的。你先幹好這份工。”王小兵佯裝對她的提議很感興趣。

其實,不是他不想提高產量,問題不是人手不夠,縱使人手再多也沒用,除非他們都修煉成了三昧真火。何況,這不是關鍵,最關鍵之處就在於他的玉墜的丹域種植的藥材麵積就那麼一些,沒法擴大種植麵積了。

換言之,藥料固定,產量也就自然被限定了。

想要提高產量,隻有把藥材種植麵積增大,才可以扭轉低產量的局麵。

但這些問題,他是不可能跟龍非直接說的,一說了,那自然要說到玉墜,這樣一來,把天大的秘密泄露了,從今以後,自己的麻煩就不斷,危險不斷,估計隻有自己被幹掉之後,才能睡個安眠覺。那樣就悲催了。

忽然之間,王小兵想到一個妙計:假如龍非背後真的有一個勢力,那她就是一枚棋子。這枚棋子現在就在自己這邊,想要刺探自己的丹藥配方。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自己得到這枚棋子,那就可由她而知道她背後的勢力,並且借她來了解敵手,從而找機會收拾敵手。

這樣,就相當於自己安插了一枚棋子在敵對勢力。

如此好事,美妙之極。

退一步來說,縱使龍非背後沒什麼勢力,將她的芳心虜獲也是一件好事,到時就可開發她的身子,使她成為自己偉大夢想的一分子。

所以,不論從哪個方麵來說,隻要把她收歸麾下,都是一件對自己有益的事。是以,他決定感動她,得到她。要感動一個女孩子,使她打心底對自己有敬意或愛意,那先得對她好,處處關心她,愛護她,等到開發她身子時,再讓她變成神仙姐姐,到了那一步,就真正把她的身心都得到了。

打定主意之後,王小兵笑道:“你平時在餐店打的盒飯嗎?”

“是。”她滿臉好奇道。

“餐店的飯菜不夠衛生,營養也不夠。這樣吧,我有朋友在君豪賓館上班的,你以後的午餐與晚餐,我會叫君豪賓館送來,月尾由我來結帳。”他認真道。

“那是從我的工資扣夥食費嗎?”她笑道。

“不是。就算是你的一項福利吧。看著你平時吃得不好,我心就難受。女孩子吃好一點,才能使容顏靚麗。”王小兵口是心非道。

“想不到你的心腸這麼好。”她眼神掠過一抹淡淡的感動,但稍縱即逝。

“其實我這個人心腸不算好,別誇我了,我自己會臉紅的。好了,好好工作吧,我有點事要回家一趟。”他坦誠道。

聽到他說要回家,她眼神有點閃爍,微笑著點了點頭。

其實,之前,王小兵沒想到自己家被盜這件事與龍非有關,但現在再一回想,覺得這多半是龍非一夥所為,想通了這一層,更加確定龍非背後有一個勢力,因此,得好好感動她,將她爭取過來,然後弄清醒那勢力到底是什麼樣的,能鏟除則鏟除,不能鏟除就提防。

離開了“養生堂”之後,王小兵駕駛摩托直接回東和村。

回到村口,正好遇到白秋群。

王小兵很少回村,平時上課在學校住,不上課時又會在朋友的家住,一個月也沒幾天回家,不是不想回,實在太忙了,他也有很多事要做,沒空回家。是故,白秋群與黃麗華經常想找他做做活的體育運動,可是,找不到他的人。每次見到他,都會盡量抓住機會,絕對不輕易放棄。

現在,白秋群從菜地摘了些菜心,紮成一捆,提在手,聽到摩托聲,循聲望去,見是王小兵,她雙眸立時亮了起來。

想起與王小兵那一次次的激情大戰,她渾身欲`火就急升。

“嗨,小兵,放學了?”她站在路邊,盡量挺胸撅臀,把自己還算過得去的嬌軀站成s型,來吸引他的性趣。

“白姐,這麼巧啊。摘菜做飯嗎?”王小兵停了車,打量一眼她不堅挺但很還算高聳的酥胸,笑道。

“是啊。我今天摘了很多菜心,給一些你吧。我一家也吃不了那麼多,放到第二天也不好吃了。這菜心挺嫩的,你拿回去試試。包你吃過了回味無窮。”她笑吟吟地在他褲襠掃視一眼,嬌聲道。

“哦,不用,不用。”他見她手提的那捆菜心其實不多,連忙婉謝道。

“大家是一家人,不用客氣。來,給你一半。”說著,她就要將那捆菜心一分為二。

“真的不用。”他連忙勸道。

“是了,菜心有點髒,我幫你拿到你家吧。”她向他的摩托走了過來,走到他身邊,又小聲道:“你一個人在家吧?”

“對。”他立刻明白她想要什麼了。

還沒等他招呼,她就坐到了他的摩托後座上。

他也還要問她一些事情,於是,便載著她往前走。一會,到了王小兵的家。他停好車,開了門,家人沒有回來。他掃視一眼,雖說被盜過了,但也沒缺少什麼。

白秋群已走了進來,還伸頭出門外麵掃視一圈,然後連忙把大門給關上了。

“白姐,那件事怎麼樣了?”他問的是村長助理那事。

“誒,聽大鍾說,村委決定招一個村長助理。我向大鍾推薦你,不過,他的家人向他推薦唐誌旋。他還沒作出決定,我問他比較喜歡選擇誰,他老是含糊其詞。”白秋群有些沮喪道。

“我知道您已全力幫了我。沒事,能成最好,不能成也沒什麼。”王小兵倒要反過來安慰道。

“我跟你說個人,你去找他,如果他肯出麵幫你說話,那十八九你就贏了。”白秋群將那捆菜心放在桌上上,挨近他,摟著他的脖頸,膩聲道。

“誰?”王小兵被她胸前兩座高山撞得胸膛發酥。

“七伯公。如果他肯在大鍾麵前替你說好話,大鍾就得給麵子他。”白秋群雙手在他結實的脊背上不停地撫摸。

她的想法與王小兵的一樣。

在村子,七伯公說的話頗有份量的,要是以前,王小兵還沒有能力使七伯公為自己說好話,但現在有了,他有健胃丸,隻要能治好七伯公王富堂的胃病,估計就成事了。

“你怎麼謝我嘛?”白秋群已幫他脫衣服。

“我要射你!”到了這個份上,他也隻好將她送上幾波高朝之後,才能脫身。待會,他還要去找七伯公。

隨即,三下五除二,兩人衣服脫了個精光,就在堂屋,王小兵讓她雙腿站直而上半身俯下去背對著自己,他便扛起她一條大腿,找準正確的泉眼,“噗”一聲,便殺進了她的身子。

一陣勇猛的馳騁下,不消十分鍾,便將她弄暈了。


snaptime:2017-11-24 09:47:30  .exectimeㄩ0.17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