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06章 愛撒嬌的黃花閨女


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人生,充滿了較量。

男人與女人有較量,女人與女人有較量,男人與男人有較量。

不論是哪種較量,除了智慧之外,還要涉及心理較量,誰的心理素質更好,也就更能笑到最後。

王小兵與朱由略就進行了一回較量,從結果來看,朱由略已略輸一籌,他太自大了,將自己的智慧看得太高,從而變成小看王小兵,以為眼前這個高中生是那麼好欺騙的一根菜。一個人自大慣了,也就以為老子是天下無敵了。

可是,他忘記了大智若愚這個詞。

在這個世界上,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內斂,越不顯出鋒芒。

輕視對手,永遠是不可取的做法。不過,許多人在麵對敵手時,就會自我抬高身價,覺得這樣就能將敵手比下去,殊不知,這麼一來,往往會中了敵手的詭計。隻有小心才能行得萬年船。陰溝翻船,大英雄也要變狗熊。不正視敵手,一味自己感覺良好,那是有害無益的事情。

朱由略就虧在這一點上。

如果他把王小兵看成一個很難對付的人,那麼他就會很冷靜地與他周旋,防備心強了,也就不容易上當。但是,他的弱點被王小兵抓住了,敗下來也是遲早的問題。

這是王小兵第一次靠自己的智慧解決了一個大難題。他非常高興,感覺人生的困難也不過如此,隻要自己願意想辦法去解決,那就會想出好法子。

世上無攻不克的城堡。

朱由略被王小兵激了一激,狠不得立刻親自去揍死白自強,隻是想到請人去辦這件事,還更有利,才忍了下來。他心已種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等這顆種子發芽之際,便是他怒火噴湧的時候。

吃完了晚飯,離開君豪賓館之前,王小兵還拉著莊妃燕進她的辦公室小小地激情活了一回,隨後,才騎著摩托去自己的“養生堂”看一下。

龍非坐在櫃台前,正在吃盒飯。

走進自己的店鋪,王小兵心情非常愉悅,笑道:“今天有沒有生意?”

“有,兩個客戶來訂貨,一共要二十粒美容丸。”龍非用紙幣抹了抹嘴角,清脆地回答。

“好,晚上我把美容丸拿過來。”王小兵拿過那個訂購記錄本子,隨便看了一眼,見龍非寫的字的筆劃頗為有力,讚道:“你的字很好看。”

說著,居高臨下地瞥了一眼她高聳的酥胸,打了個小小的激靈。他對女人的雪山頗有研究,隻要看一看她們的乳溝入口處,便可猜測出她們乳溝的深淺長短,從而模擬出她們雪山的大概勝景。

她長得也不錯。

王小兵咂了咂嘴,心琢磨著怎麼把她泡到手,同時,腦海浮現一個歪歪的念頭,那就是每開一間“養生堂”分店,就相當於找一個漂亮的情人。開一百間分店,就有一百個情人。這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啊!單就這樣,便可擁有一百位嬌妻了。

想到開分店有這麼過癮的事,他倒急切想擴張生意了。隻是資金不足,還得循序漸進,不能急躁過頭。

龍非正在埋首吃東西,忽然掀起眼瞼,見王小兵正津津有味地瞧著自己,忽爾明白他在看什麼,俏臉立時紅了,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看到她那麼嬌憨迷人,王小兵心神又陶醉一分。

“在做這個之前,你是做哪行的?”看著這位隻有二十歲左右的美妞,王小兵也來了性趣,回身坐在沙發上,聊起家常來。

“我?呃……,我以前沒做過什麼。”她猶豫了一會,笑道。

“你麵試的時候,不是說你在縣城的商場賣過衣服嗎?我記你這樣說過,是吧?”王小兵的記憶力絕對不弱,何況,招聘她才是前段時間的事,並沒過多久,他記憶猶新。她的回答令他有點好奇。

“哈?我有說過嗎?麵試說過在商場賣過衣服?”她精靈的眸子轉了一圈,連忙笑道:“想不到你還記著呢。我是在縣城賣過衣服,不過時間很短,隻有一個星期。而且,還是試用期,我後來不做了。”

“哦,這樣。是了,你一個人住嗎?”他想問她有沒有男朋友,不過換一種問法。

“沒有。你介紹一個給我吧。不過,我的條件很高的哦,要帥哥,要有錢的,要有好家族背景的。而且,他要對我好,聽我的話。”她笑道。

女人都想嫁金龜婿。

王小兵心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句。不過,這也是女人的共同特點,夢想著嫁高富帥,但結果是往往不如意,高富帥隻能擇一,不能三點兼顧。何況,嫁了高富帥也未必就能幸福。

適合自己的才能性福。

“我怎麼樣啊?我也有這麼高,算不上富,也有點帥。中你的意嗎?”他笑道。

“你沒女朋友嗎?”她眨著明眸笑道。

“有啊。”他如實道。

“三心兩意。你女朋友知道了會饒你嗎?你會為了我跟你女朋友分手嗎?”她連珠炮似的發問道。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不過,再現實的問題也沒什麼,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就看心態如何。有人在乎,有人不在乎,有人看得開,有人看不開。絕大部分女人是看不開的,這才符合道德。隻有少數女人是看得開的,那種女人一般有一個好聽的名詞:交際花。或者叫大眾情人。

大眾情人不是一般男人消受得起的。對於男人的花心,她們心理上承受得起。她們的行為,比妓女要名正一點,但到處與男人睡覺,那是她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普通男人難以接受她們的這種開放行為。

所以,找老婆也要根據心理能力來挑選。

王小兵不是個貪新棄舊的人,他也不想欺騙龍非,笑道:“我不會跟我女朋友分手。你想想,如果我會跟我女朋友分手,那以後我想去泡其他美女就會跟你分手。你說是不是。我會對我喜歡的女孩子負責任。不會半途拋棄她們。隻要是我的情人,我一輩子愛她們。”

“耶,看不出你挺會狡辯的。”她又開始埋頭吃飯。

“那你覺得我說得不對嗎?像我這種真男人,才會說真話。我把心扉敞開,對你不設防。你想知道的,隻要看我一眼,就清楚了。接受我,你會發現你選擇對了。”他悠然地吸著煙,盯著她靚麗的臉蛋。

“不,我不能接受。”她果斷道。

這是兩人第一次談情愛的話題。王小兵也沒打算三兩句便把她說服做自己的情人,隻是想讓她知道自己對她有意思而已。愛情是需要慢慢培養的。她是自己的員工,有的是機會見麵,有機會見麵,就有機會增進感情,日子久了,情愫自然就濃了,到時水到渠成,就成為一對了。是故,他不急。

兩人沉默了一會。

她在專心吃盒飯。他則在靜靜抽煙。

煙霧繚繞,他掃視一眼門口,看有沒有可疑人員在周圍走動。開業慶典那天,白光偉的人就想來這搗蛋過,但被早有準備的王小兵徹底粉碎了白光偉手下的鬧事計劃。如今,他與白光偉勢如水火,仇恨越來越深,彼此已開始短兵接觸了。他估計,不用多久,兩人之間都會發生大規模火並。

刀被砍廢那件事,派出所也找過王小兵。

不過,有朱由略罩著,加上他自始至終都沒親自參加鬥毆,把責任推得一幹二淨,現在什麼事也沒有。

與白光偉的恩仇到了這個白熱化的程度,王小兵就擔心“養生堂”還會被砸場,所以,他也叫了兩個手下在“養生堂”周圍經常轉來轉去,起到看風的作用。一旦發現有大批黑社會混混向“養生堂”衝來,第一,便立刻去報警;第二,即時打電話給自己。如果來者不多,他們就負責上來阻止對方的砸場行動。就目前而言,也隻有這樣防禦了。

隻有將白光偉連根拔起之後,這種危險才會消失。

所以,不把白光偉除去,王小兵也睡不安穩。江湖就是這樣,沒有憐憫,隻有強橫,誰強大,誰就有話事權。沒有實力,那就隻能被欺負了。

“如果有人來這鬧事,你要保護好自己。不用跟他們爭吵。”他忽然提醒道。

“你的仇人會來這鬧事?”龍非倒顯得很平靜。

“對。開業那天你可以看到的。有一幫人想來砸場,不過被我壓下去了。我估計他們還會再來。如果他們來了,你不要理他們,先保護好自己。我會處理這種事。”他盯著她,從她的臉上看不到驚慌,“你不用怕,他們一般不會傷害你,隻是想來砸我的店,報複我。但憑我跟朱由略的關係,一般人是不敢來的,要來,也不敢經常來。”

“我沒說我怕啊。”她顯出一種很鎮定的神色。

“我很欣賞你的膽量。”除了黑道的女人,他還沒見過其他女人膽子很大的。一般女人膽子都是比較小的,見了蟑螂哥都要大驚小怪的。

她嫣然一笑,端起菜湯喝了兩口。

“你是跟白光偉結了仇嗎?”喝完湯之後,她抹著嘴,問道。

“是啊。你怎麼知道我跟他結了仇。”王小兵又點燃一支香煙,直視她的美眸。

“我聽外麵的人說的。你們是什麼原因結了仇?聽說白光偉在黑道很有實力的。你能應付得來嗎?”她用手轉著圓珠筆,瞟了一眼王小兵,連忙移開視線,道。

“其實很普通的事。他的手下欺負我的朋友的老爸,我幫了我朋友。後來,他的手下又想來找碴,反被我揍了。就這樣,我跟他的仇怨越來越深。他要怎麼搞都行,我奉陪到底。”他半眯著眼睛道。

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從與她的聊天中,王小兵感覺她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孩子,她給人的印象就是很有膽量,聰明並且心理頗成熟,像一個見過大場麵的人。

“今晚下班,能請我吃頓宵夜嗎?”她忽然笑道。

“可以啊,我九點鍾從學校過來,請你吃宵夜。你下了班,鎖好門,在這等一等我。”他爽道。

“那我等你。”她微笑道。

看著這可人兒那迷人的笑容,王小兵真想立刻上去吻一吻她,不過,感情要慢慢培養。他感覺她有點心動了。自己是老板啊,老板泡妞,真過癮!


snaptime:2017-09-23 10:02:01  .exectimeㄩ0.12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