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400章 遊泳池的豔福


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可以跟兩位美女老師一起共進午餐,還是在她們的家,那不是能說明一些情況嗎?他跟她倆都有非同一般的關係。

雖然,他與她們都還不是情侶關係,但彼此都有點意思,極有可能成為情人,最終成為妻子。王小兵就是這麼打算的。

她們的床都是他買的。

他在想,要是有一日能在床上與她們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那張床就有非凡的意義,成為見證他與她們愛情的家具。

與美女同處一室,總是讓人想入非非。

姚舒曼廚藝不佳,蘇惠芳比較會炒菜,她宿舍也有各種廚具,於是,便在她的宿舍做午飯。

開了門,進入宿舍,關上門。

這時,屋立時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曖昧。

一個血氣方剛,擁有不世出老二的少年,與兩位如花似玉的美女在這間不算寬敞的小客廳,到底會不會擦出火花,那真是難說。

王小兵倒希望能與她們一起鍛煉身體,先做一番運動,然後再做飯吃。可是,這是他的一廂情願,人家兩位美人還沒有準備把身子交給他。他在小客廳的藤椅上坐了下來,兩美人走進廚房,他貪婪的目光在她們那渾圓優美的豐`臀上流連忘返,腦海幻想著她們兩腿`之間那的勝景,想著想著,便口幹舌燥了。

“小兵,你看電視就自己開電視吧。”蘇惠芳道。

“好的。”他走過去打開電視,“要不要我幫忙呢?”

“咯咯,不用,你等著吃就行了。再說了,你會炒菜嗎?如果你會的話,那我們就讓你來做飯。”蘇惠芳笑道。

“不會,我隻會洗菜。”王小兵如是道。

“現在的男人都是那副德性的。不下廚的,就會在那做老爺,等著我們做好飯菜,叫他們來吃,他們就心安理得地來吃了。我以後要找一個天天做飯給我吃的老公。”姚舒曼笑道。

“話不能這麼說。我也會煎雞蛋啊。”王小兵據理力爭道。

聞言,兩位美人格格嬌笑起來。在她們看來,會煎雞蛋,那是遠遠不能算會做飯。就是姚舒曼,她雖不太會廚藝,但還是能炒幾個菜的。連幾個菜都不會炒,那就相當於什麼都不會。

“誒,王小兵,你以後要多學寫菜,將來就可以幫你老婆分擔一下家務。”姚舒曼以姐姐的口吻教導道。

“哈哈,有你們炒菜就行了。我現在等著吃。廚房是女人的地盤,我不好意思去競爭。”他笑道。

“狡辯”蘇惠芳撇了撇嘴,道。

兩人說的話,要是分開來,沒什麼特別意義的,但放在一起,那又是另當別論了。他的意思已很明顯:有你們兩位賢妻,我不用學廚藝也行。

就敏感而言,姚舒曼心思比不上蘇惠芳,所以,也是蘇惠芳首先聽出了弦外之意,俏臉霎時間紅暈亂舞。姚舒曼也愣了一愣,瞧見蘇惠芳臉蛋無緣無故地紅了,再一琢磨,便知王小兵話有話了,於是,不好意思地回眸淡淡地橫了他一眼,怪得說得那麼露骨。

他連忙把視線投到電視上,假裝認真看電視。

兩美人都微有尷尬,但各自不道破,輕輕遮掩過去。

屋曖昧味道越來越濃。隻從兩美人那飽含羞澀與秋水的眼神便能窺知一斑。

在這種溫馨的環境下,王小兵想入非非,時而掃視一眼廚房,看到兩美女那曲線玲瓏的身子,聽著她們鶯鶯燕燕的話語,他感覺到一種歸家寧靜與甜蜜的味道,好像蘇、姚二美人已是自己的嬌妻了,現在正在忙著做午飯給自己吃。要是天天能如此,那也很不錯了。

一會,廚房飄出濃鬱的菜香。

姚舒曼洗菜,蘇惠芳炒菜。兩女分工合作,很便弄出了一桌飯菜。

“吃飯囉”姚舒曼脫下了圍裙,把碗筷拿出來,招呼道。

“好。”王小兵與她們很熟了,也不客氣,便拿起碗來舀玉米豬骨湯,先給兩位老師盛滿一碗,最後才給自己舀一碗。

三人圍坐在小餐桌旁,氣氛和諧,菜香,湯甜,但也比不上心的那份淡淡的情意那麼使人愉悅。彼此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能產生意想不到的感覺。

菜肴雖不多,但很精致,色香味俱全。有蔥花豆腐、絲瓜炒瘦肉、砂仁燜排骨、清蒸雞蛋、蕃茄炒雞蛋與蒜仁菜心,每樣都透出家的溫馨。

“姚,早上在小樹林遇到的那個男子好像對你很有意思。”蘇惠芳笑道:“他在哪工作的?”

“我跟他不熟,就在我表伯家見過他一次。我也不了解他,聽說他爸是工商所的所長。你喜歡嗎?我介紹給你吧。家境可能還不錯,人長得也還算可以。如果你有興趣,我就叫我表哥跟他說。”姚舒曼笑道。

蘇惠芳首先看向王小兵,見他也望過來,連忙移開了視線,笑道:“我不用別人介紹,我自己會選擇。”

“咯咯……”姚舒曼也瞥了一眼王小兵,笑而不語。

彼此心照不宣。

王小兵從她們的談話之中,便知道蘇惠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芳說的“那個男子”是餘光中了,暗忖道:看來餘光中真的喜歡上姚舒曼了。

吃完飯,蘇惠芳收拾碗筷去洗了,三人坐在客廳閑聊一會,姚舒曼打了個哈欠,說要回房睡午覺,蘇惠芳也說想睡午覺,王小兵卻是不想離開。

“你不睡午覺?”蘇惠芳道。

“睡啊。”他笑道。

蘇惠芳從他的曖昧眼神已領悟到他的意思了,俏臉漸漸地紅了,道:“你下午還要參加遊泳訓練,點回去休息吧。休息不好,那就沒有狀態。我下午也去看你訓練,看你遊得有多。然後拿來跟國際遊泳名將的成績對照一下,就知道你的潛力了。”

“國際名將?哈哈……”他笑道。

“怎麼?難道你還不屑國際名將的成績?可不要自大,等你戰勝了他們再說。”蘇惠芳教導道。

“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在縣級比賽,要是能拿個前三,都是奇跡了,不敢奢望跟國際名將比高低。”他搖手道。

“算你有自知之明。”蘇惠芳笑道“還不回去睡覺。”

其實,王小兵並不困,不過,又不好意思呆在這,隻好告辭回了宿舍。開了門,躺在床上,一點睡意也沒有。要不是姚舒曼在一旁,他就向蘇惠芳發起進攻,爭取在她宿舍的那張雙人床上睡一覺。

兩位美人嬌軀的勝景吸引他的心思,與她們是那麼的近,感情也有了基礎,就是還沒有得到她們的身子。是不是自己不夠大膽?他常常這樣自問。

蘇、姚二女是他嘴的肉,可是,還沒吃到肚子,都還不真正算是自己的。

這世界充滿了競爭。

有了競爭,就會出現意外。美人的心也是會變的,隻要將她們的身心都虜獲,才可宣告基本穩定下來。隻要一日還沒耕耘她們的身子,都還沒有牢牢地與她們的心靈聯係在一起。

可是,美女還不願活的體育運動,他也不能采取霸王硬上弓,隻好等了,終究會有瓜熟蒂落的那一天。

他有這個耐心去等。

想著想著,便睡著了。

晃眼間,便到了下午三點鍾。

王小兵與姚舒曼來到了學校的室內遊泳池。蘇惠芳也跟來了,她雖是個旱鴨子,不會遊泳,但她來這可不是要學遊泳,而是來監視王小兵與姚舒曼,不讓兩人有機會做親密的動作。

女人一旦喜歡上了哪個男人,她是不會隨便讓別的女人與他發展關係的。

“王小兵,我現在還不完全了解你的技術。這樣吧,你先盡你最的速度,從這開始遊,遊去又遊回來,讓我看看你遊一個來回要多長時間。之後,再說。”姚舒曼拿著秒表,準備讀數。

“好。”王小兵開始脫衣服。

“誒,你沒有泳褲嗎?”網不跳字。姚舒曼連忙製止他脫下牛仔褲。

“有,在宿舍。”他笑道。

“拿來。”姚舒曼道。

他笑著,隻好回宿舍把泳褲拿來穿上,其實,他認為泳褲與三角衩也是差不多的,而且,穿泳褲也不比三角衩更能遮掩小腹下麵的真家夥。隻要脫了長褲,他的老二便有機會露頭角,向世人展示它的雄姿了。

兩美人下意識地瞥了一眼他的泳褲,見那隆起一座小山,知道那代表什麼,都連忙垂下了視線,俏臉浮上一朵紅暈。

“開始吧。”工作的時候,姚舒曼還是挺嚴肅的。

“先做個熱身運動。”王小兵晃動手腳,舒筋活骨三分鍾,然後站在池邊,做準備入水的動作。

在姚舒曼的一句“預備,開始”口令下,王小兵一個猛子紮水,飆進了水,以自由泳向前遊去。

兩美人在池邊瞧著他飛地向前遊進,都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遊到池中央的時候,王小兵忽然停了下來,身子向下沉,大聲呼道:“來救我,抽筋了!救命啊!”

這是突然之間發生的事情,兩美人都驚呆了,蘇惠芳蹙著柳眉,驚慌道:“去救他!他往下沉了!我的天,他沉得好!姚,救他!我不會遊泳。”

“沒事,我就去。”

在這危急的時刻,姚舒曼也來不及脫衣服了,身子一縱,便跳進了水,向王小兵下沉的地方迅速遊過去。等到她把王小兵帶上池邊,已累得直喘氣。

王小兵躺在池邊,雙眼緊閉,一動不動。

“他怎麼了?暈過去了嗎?還是怎麼了?他會不會有事?”蘇惠芳看著王小兵閉上了眼睛,不知他還有沒有脈跳,神情驚慌道。

“可能吃水了。”說著,姚舒曼伸手在他的心髒位置摸了摸,“應該是暈過去了。受驚加吃了水,有點不清醒,最好給他做一做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讓我試試吧。”蘇惠芳也略知人工呼吸的步驟,看著心儀的人不省人事,她隻知要早點救轉他,於是俯下身子,用手捏著他的嘴,然後嘴對嘴地對他吹氣。在這種時刻,她也顧不了那麼多,先救人為主。

不過,吹了好半晌,也沒使他醒


snaptime:2017-11-24 09:50:32  .exectimeㄩ0.11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