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98章 兩大巨頭對峙


以前,東興中學沒哪個人敢與白光偉叫板的。每次學校舉辦什麼晚會,隻要白光偉一來,全校師生都緊張,生怕他在學校搞事,沒人能抗衡他。

這種情況,自從王小兵的實力提升之後,便有所改善。

如今,東興中學的師生也不那麼怕白光偉了,因為他們相信王小兵扛得住他。

一般來說,師生們說起黑道人物,那都是從心底嗤之以鼻的,雖然表麵不敢顯出鄙夷,那是由於害怕惹禍上身。他們看不起黑道人物。

可是,唯一例外的就是,他們看得起王小兵。

東興中學與銅業中學向來是競爭的關係,暗鬥不斷,從老師到學生,都是處於馬拉鬆式的鬥爭之中。所以,當白光偉這個銅業中學的學生來東興中學聒噪的時候,那就相當於銅業中學騎在了東興中學的頭上,東興中學的師生感到非常沒麵子。

在骨子,東興中學的師生都希望學生中有一個學生能出來對抗白光偉,為東興中學爭回一點麵子。

直到王小兵出現,他們的心願才遂意。

王小兵與白光偉的爭鬥,看似隻是兩個高中生的較量,其實,在他倆的背後,卻是捆綁了兩個學校師生的鬥誌。他倆的勝敗,將牽動兩個學校師生的神經。師生們都在等著看王、白二人哪一個會勝出,這是一種強烈的好奇。

許勇也算是東興中學的一分子,所以,他也希望王小兵打敗白光偉。

就要到來的國慶晚會,白光偉會來東興中學轉一圈,這是肯定的,至於他是來看蕭婷婷還是來搞事,其實也不用猜測,不論是哪一種情況,他應該都是來找碴的。

因為王小兵與蕭婷婷的曖昧關係極有可能傳到白光偉的耳朵了,何況,他打了刀,縱使今晚白光偉不來,那這幾天之內都會來。

做好一切防備,那是很有必要的。

在東興中學,王小兵振臂一呼,便可招集數十學生,因此,也不須特別去招集其他手下來這作埋伏。

而且,那時代,流行的打群架是事先約定的。

是故,若白光偉想開戰,那他肯定會來約戰,隻要接受挑戰,那就有時間去準備。

本來,王小兵與洪東妹已計劃好對付白光偉的事宜,也正在一步一步去實施,但出了刀這件事,也是純屬意外,如果真的要提前火並白光偉,那也隻有順從天意了。

“可能今晚他都會來找我。”王小兵淡笑道。

“他看到你搭那個美女了?”許勇是指蕭婷婷。

“沒有。我下午打了刀。打到他半殘了。我算與白光偉結下仇恨了。”王小兵輕描淡寫道。

聞言,許勇嚇了一跳,半信半疑道:“真的還是假的?那你相當於向他下了戰書啊。這回有好戲看了!我看好你,兵少!”

火並這種事,很難有不費一兵一卒便全勝的,但敵人來了,也沒有妥協的道理,王小兵雙眼射出淩厲的目光,道:“我早想到會有這一天。他來好了。我等著他。哈哈哈……”

“要不要我弄幾支霰彈槍給你?”許勇道。

“現在還不用,等他來向我約戰,再說。好了,我回宿舍了,晚上還要上課。”王小兵伸了個懶腰,暗忖沒有把蕭婷婷的身子得到,有些可惜。

正當他要駕駛摩托進校園的時候,忽然有摩托聲從校門口的大路上傳來,王小兵循聲望去,見是餘光中,思索他來這幹什麼。

“那廝不會來找姚舒曼吧?”王小兵恍然大悟。

其實,餘光中就是來找姚舒曼的。他昨天下午花了半天來調查姚舒曼,果然發現她沒有男朋友,之前在王強家說有男朋友,那是騙人之言。

愛情會讓人勇氣變大。

餘光中第一眼見到姚舒曼,便喜歡上她了。他決定要向她發起猛烈的追求。

一會,便到了王小兵的麵前,笑道:“王小兵,又見到你了。”

“你來這有事嗎?”王小兵不想跟他說話。

“我來找姚老師,你知道她住哪嗎?”餘光中掏出香煙,分了一支給王小兵,並沒有分給許勇。

“不太清楚。不知她有沒有住在學校麵。”現在兩人是情敵關係,他可不想幫餘光中的忙。

不過,有一點令王小兵比較寬慰的,姚舒曼對餘光中沒什麼意思。

可是,要是餘光中發起狂風暴雨般的追求大行動,是否會使姚舒曼回心轉意,那也是個未知數。

“那我進去找她吧。”餘光中叼著香煙,擰動油門,要開進去。

“那個好像要在這登記,得到允許才能進去的。”王小兵向許勇使了個眼色,笑道。

“喂,不要進去。校長說了,陌生人不能隨便進校園。”許勇憋著一口氣,從保安室走了出來,招手道。

“我來找姚舒曼老師,不能進去嗎?”餘光中愣了愣,有些不滿道。

“不能進去,這是校長的命令。讓你進去了,我都不用在這工作了。”許勇一副正經的神情,道。

餘光中退了出來,鄙夷地掃視一眼許勇,那意思好像在說:***,那麼拽!

這種不友好的眼神,許勇也看出了,就更不讓他進去了。

餘光中非常火大,肌肉橫抽的臉龐顯示出想打架的趨勢,但他也知道王小兵會做和事佬,打不成的,就道:“王小兵,你幫我進去叫姚老師出來吧。”

“行,不過要碰到她才行。沒碰到,那就沒辦法了。你還是以後先跟她聯係好再來吧。現在她下課了,可能會出校園。”王小兵答應著,卻不會幫餘光中傳話。

無奈之下,餘光中也隻得調轉車頭走了。

看著遠去的餘光中背影,王小兵暗忖道:這家夥也想泡姚舒曼,現在多了一個情敵,不過,她對我比較有意思,還是我的優勢大些。

吃了晚飯,洗了澡,便到教室上晚修。

一晚上,王小兵都在等著白光偉的到來,可是,直到下了晚修,也沒見到他出現。雖是這樣,但遲早也會麵對他,王小兵倒希望他早點來,兩人之間的恩怨越來越深,不可能靠說兩句就能擺平的,武力解決是最終的途徑。

下了晚修之後,王小兵自個到運動場的一角,修煉柳葉掌。這種掌法,奇妙之處就在於它看似沒什麼攻擊力,實質上,它有點類似太極掌,以柔克剛,四兩撥千斤。

當與敵手鬥戰時,如果柳葉掌練到了家,那施展出來,便如風吹柳葉,身法輕靈,隨著敵手動而動,在敵手運動中尋找破綻,然後克敵。

一晚時間,他隻是熟悉了招式的名稱,想要發揮出柳葉掌的威力,他還辦不到。

而學會了柳葉掌,是否能憑它真的打敗白光偉,王小兵心也沒底,隻有到了那一天,與白光偉交過手,才會有真正的結果出來。

與白光偉這種人為敵,並不好玩。

那是一種刺激,又蘊含著驚心動魄,稍有不慎,都會出人命的。

刀頭舐血,並不是一件愉的事情。不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他與白光偉的恩怨是不可和解了。

晃眼間,便到了國慶文藝表演晚會的前一天。

國慶晚會,總是會引來不少校外的社會閑雜人員混進來鬧事。東興中學隻有許勇一個保安,他也沒有能力把所有鬧事者震懾住,像白光偉那類的,他根本就不敢管,出了亂子,學校領導問到,他便說自己盡力了。

因為難以請到保安,所以每當許勇說那句“你們覺得我不好,那就炒我魷魚吧”話時,都會使學校領導語塞。要是炒了他,想要再找一位像他那樣還有能力保護一下校園的人,實在比較難。

是以,學校領導也不會辭退他。

現在,學校有了王小兵這種在黑道比較有實力的人物,到了這種容易出事的晚會時,許勇就向校長推薦王小兵,讓他出點力來幫忙維持治安。

校長張萬全與王小兵算是朋友,他幫過王小兵,王小兵也幫過他,兩人沒什麼不能談的。於是,張萬全找王小兵到校長辦公室詳談。兩人友好地一起抽煙,交換了彼此的意見,張萬全拿出誠懇的請求,費了好一番口舌,才使王小兵答應下來。

國慶文藝表演晚會在國慶假期的前一天晚上舉行。

那天晚上,晴空萬,皓月當空,天氣涼爽。

師生都到運動場上去觀看文藝表演。這一晚,不用上晚修,同學們都很高興。但在這種時刻,學校的老師與領導倒是有些擔心,老師擔心自己班的學生與校外進來的混混打架,領導則是怕學校出人命,那官帽都要掉。

以往,學校的保安力量不足,就從每班抽出些高大強壯的男學生,組成臨時治安隊,直到晚會結束之後才解散。

王小兵就做過“治安隊”的隊長。

現在,情況不同了,因為有王小兵在東興中學坐鎮,一般的混混都不敢來這鬧事,這的地盤屬於王小兵。誰敢來捋虎須,那就拈量自己的斤兩,不夠分量的也來這耀武揚威的話,那結果隻有一個:被揍。

學校隻有許勇一個保安,他也照顧不了那麼多。

所以,每當舉辦大型晚會的時候,總是會有許多校外的混混進來,混雜在師生之中,伺機鬧事。

王小兵答應了校長張萬全,幫他維持一下晚會的治安,便讓謝家化把話放出去:國慶晚會的時候,不要來鬧事,不然,後果很嚴重。

果然,到了那天晚上,也有混混進來了,但都事先來找王小兵說明情況:隻是進來看晚會,並不鬧事。

對於那些沒什麼實力的小混混,王小兵也不須在意,諒他們也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他唯一關注的就是白光偉會不會來,如果來了,估計氣氛會非常緊張,至於是不是會發生械鬥,那還是個未知數。

晚會在一片琴聲中開幕。第一個節目是電子琴演奏。

王小兵的小品在中後期,在還沒上場之前,他就要負責學校的治安工作。許勇也聽他調遣。

本來,王小兵沒有跟道上的朋友打招呼,可是,這晚,還是有數十道上的朋友聽說他有可能與白光偉開戰,不請自來,個個都帶了家生來,有的是砍刀,有的是鐵棍,有的則是散彈槍。

是故,王小兵更是有恃無恐,隻要白光偉敢來這鬧事,他絕對能應付。

其實,等待也是一件很磨人的事情。

但凡稍微知道一點底細的學生,都知道今晚極有可能發生大規模的鬥毆,而主角正是王小兵與白光偉。這種真人的搏鬥,比舞台上麵的跳舞與唱歌好看多了。是以,學生們雖是在看節目,心卻是在期待著真人搏鬥出現。

就眼下來說,白光偉與王小兵是年輕一代中,在小樹林一帶數一數二的黑道人物。

正所謂一山不能藏二虎,二人之中,必然會有一番爭鬥,誰能笑到最後,那就隻有看各人的實力。如今,兩人的實力在伯仲間,外人很難斷定誰會成為最後勝者。

大多數的人都認為,一旦王小兵與白光偉開戰,最合理的結果可能是兩敗俱傷。

而今晚就有可能得出結果。這也是許多學生極想知道的結果。

如果王小兵勝了,東興中學的學生憋了很久的一口氣便舒出去了。他們一直對白光偉不屑,但在他的淫威之下,卻極為害怕他。他們都把自己想像成王小兵,然後去揍白光偉,一泄心中的鬱悶。

不過,要是白不偉來到他們的麵前,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會嚇得戰栗的。

晚會已經開始了數分鍾,還是不見白光偉出現,許勇笑道:“白光偉不來,今晚就不會有什麼事發生。看來他是不會來了。”

“麻痹,勇哥,怕他做什麼,要是他來了,敢在這鬧事,照樣幹他!”謝家化已有一段時間不打架,渾身不自在。

“我跟你鳥人沒得比啊。”許勇給王小兵與謝家化各人分了一支香煙,“你把打架當飯吃的。我怎麼跟你比啊。”

“哈哈,我喜歡你說的打架當飯吃這句話。”謝家化粗獷地大聲笑道。

“我倒希望他早點來,反正他都會來找我。早點來,早點解決問題。”王小兵知道不可能拖著拖著就會把兩人間的恩怨抹除的。

“如果晚會結束了還不來,就不會來了。”許勇朝校門口眺望了一眼,沒有看到車燈。

白光偉打架很講究排場的,一旦要跟王小兵這種級別的人開戰,那至少會拖兩卡車的人馬過來,絕對不會帶著一百多人步行前來。就像有摩托開的人不會將摩托閑放在家而走路去上班一樣。他是有那個能力找到運輸工具。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約莫十分鍾之後,就要輪到王小兵與蕭婷婷、董莉莉表演小品了。

蕭婷婷與董莉莉在校門口找到王小兵,見他與一群青少年在一起,看他們手中都拿著家生,便知有可能是準備打架,蕭婷婷感覺白光偉會來尋仇,心過意不去,問道:“小兵,你們這是要跟人打架嗎?”

“沒有啊。”他笑道:“如果有人要跟我們打,那就隻好打了。”

“是白光偉嗎?”蕭婷婷直接問道。

她這一問,在場的人頓時靜了下來,其實,沒有人願意談起白光偉,真是談虎色變,說起他的名字,都教人心不舒服。

“他有可能來。”王小兵點頭道。

“有危險嗎?”她幫不了什麼忙,心有點亂,極為關心王小兵,卻心有餘而力不足,隻能幹著急。

“哈哈哈,沒有危險。聽到了嗎,現在已到歌唱《為了誰》節目了,下一個節目就到我們了,走吧。”王小兵也不想讓蕭婷婷擔心,笑道。

“為什麼要打呢,大家談清楚不行嗎?”董莉莉好奇道。

眾人聞言,笑而不語。

世間許多事情是可以通過談判勾通而得到解決的,但也有許多事情是隻能用拳頭來解決的,靠嘴是談不攏的。女人很難明白男人的世界,就像男人很難理解女人的世界,一凸一凹的生理變化,代表的是兩種既有交集又有子集的世界。

男人世界的有些事情,要跟女人解釋清楚,那是很困難的。

所以,王小兵招呼蕭婷婷與董莉莉朝運動場走去,準備登台演出。隻要他登台,就可獲獎,這就是下麵有人的好處。女人要上麵有人才牛`逼,男人要下麵有人才牛`逼。

一會,便輪到王小兵、蕭婷婷與董莉莉三人表演小品。

上了台,隻見下麵黑壓壓的人頭在晃動,王小兵見慣了大場麵,也不會怯場。他一出場立刻吸引了全校師生的目光。他是個很特別的人,當初,他是個沒有任何名氣的人,在大街上隨便一站,與路人也沒多大區別,沒有兩耳垂肩,也沒有兩手至膝。如今,他既是學生會的主席,又是黑道的一個老大,而且,他把校花董莉莉泡到了手,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學校有校長張萬全罩著他,沒人能動他。這陣子,他又與校花蕭婷婷走得很近,羨煞旁人。

身份這麼特殊的人,想不引人關注都很難。

與其說下麵的師生是觀看他表演小品,倒不如說是在打量他本尊,想從他的身上找出他能成為名人的一點霸氣。不過,他的霸氣包藏得很好,並沒有側漏,是故,師生們觀察了許久,得出一個結論:他是個內斂的人。

自從他有了名氣之後,但凡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師生的關注。他終於活在了焦點之中。

今晚,他身邊的蕭婷婷與董莉莉光彩照人,美豔不可方物,而她倆在王小兵身邊轉來轉去,使台下的師生們嘖嘖歎羨:這小子把兩個美人都得到了!

三人表演的《三個班長的故事》的小品並不算出彩,但贏得一陣又一陣的掌聲,其中一半的掌聲是給王小兵的,這是友情鼓掌,還有一半是給蕭婷婷與董莉莉的,這是色狼鼓掌。

小品很一般,但卻引起大反響。

要是不知底細的,還以為三人真的表演得那麼好,其實是下麵的色狼們蠢蠢欲動,目不轉睛地盯著看舞台上麵的兩位美人,身子不斷向前傾,恨不得飛上舞台去,一親芳澤。

不過,有王小兵這座高山存在,他們隻能望其項背而自`慰了。

想要得到美人的青睞,不單要有足夠的體力跨過王小兵這座高山,而且,褲襠還要有夠尺寸的製造人類的聖物,不然,一切都是妄想。

舞台下麵,除了東興中學的師生之外,當然還有其他校外陌生人。在這些陌生人之中,卻有一個身材魁偉,氣度恢宏,雙目如電,威勢懾人的小青年正冷冷地盯著舞台上的王小兵。這個小青年就是白光偉。

在王小兵帶著蕭婷婷與董莉莉離開校門口一會,白光偉就來了。

許勇自然不敢攔他,他就黑著臉進了校園。不過,他隻帶了十幾人,開了一輛麵包車過來。

氣氛一下子緊張到了極點。

白光偉帶著人走向運動場,許勇等人就跟在他後麵。

當白光偉看到王小兵與蕭婷婷在舞台上表演小品有說有笑時,他臉上的肌肉在不停地抽搐,指骨必剝必剝作響。

幾分鍾之後,小品結束了。

王小兵謙虛地接受了如雷的掌聲,退回後台之後,便來到了白光偉的麵前。要是在一年前,他會感到害怕,如今,已今非昔比,他與白光偉是同等級的人物。

在黑道實力方麵,兩人半斤八兩。

跟隨王小兵背後的不少於一百人,不過,這些學生多半是來看熱鬧的,他們是想來看看這兩大巨頭的對決,他們不善於動手,但作為啦啦隊,喊助威,絕對能勝任。

就人馬而言,白光偉隻帶了十幾人前來,而王小兵一邊卻有一百多人,實力有點懸殊,是以,東興中學的學生都感到興奮,希望王小兵帶人圍歐白光偉。


snaptime:2017-09-23 17:21:05  .exectimeㄩ0.16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