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96章 林子的春色


結果,姚舒曼很有禮貌地回了一句:“我學武術隻是用來鍛煉身體的,水平很碴的,不敢獻醜,不要切磋了。<-》”

聞言,王小兵微感高興。

餘光中瞥見王小兵,也以為是姚舒曼的男朋友,心不禁黯然,出於禮貌,向他點了點頭,還遞過來一支香煙,道:“我叫餘光中,請問怎麼稱呼?”

“王小兵。”王小兵接了香煙,笑道。

“你也是個武術愛好者吧?網不少字”餘光中問道。



“算是吧。”王小兵點燃了香煙,道。

如果餘光中知道王小兵的身份隻是姚舒曼的學生,那麼他的嫉妒之心不會那麼強。如今,他是先入為見,把王小兵看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而他又對姚舒曼一見鍾情,於是,兩人便存在了競爭關係。

“你學過什麼功夫?”餘光中盯著王小兵,道。

“隻學過小擒拿手。”王小兵吸了一口煙,道。

“我也學過一下,不如我們拆幾招,切磋切磋,怎麼樣?”餘光中很想在姚舒曼麵前挫一挫王小兵,從而顯一顯自己的威風。

“我的擒拿手學得不怎麼樣。”這是王小兵謙虛之言。

不過,餘光中聽他這樣說,卻覺得他更好欺負,笑道:“就來拆幾招吧。王老師現在在場,可以指出我們的不足之處。”

這種事,如果純粹是切磋一下,那倒沒什麼大不了的。是以,眾人也沒有表示反對什麼的,反而想看看小擒拿手的拆招。

王小兵是個聰明人,從餘光中的神色便看出他要搞什麼花招,目的不外乎是要自己出醜來提高他的形象。

對方的實力怎麼樣,他不清楚,這也是一個問題,正所謂知彼知己,才能百戰百勝,人不可以藐相,或者餘光中是一位真正的行家也說不定。要是那樣,自己倒要吃虧。這是王小兵的顧忌之處。可是,別人都欺到頭上來了,要是還憋著,那也太沒男子漢氣概了。既然說是切磋,縱使輸了,也沒什麼。

他是個能屈能伸的人。

於是,笑道:“好,不過要手下留情啊。”

“這個你放心,我們點到即止。”餘光中得意笑道,一副早已勝券在握的神色。

本來,女人們都要去忙著弄飯菜的,聽到兩人要切磋一下,也都湊了過來,看個熱鬧,圍成一圈。

院子人不多,除了王家一家之外,還有王家的些許親戚,也有二十多人。

餘光中有點輕敵,加上實力又沒比王小兵強,上來就是大開大闔的打法,結果,被王小兵一招“順手牽羊”給製住了。

姚舒曼不停地給王小兵拍掌慶賀,弄得餘光中頗為尷尬,臉也紅了。

輸了一場之後,餘光中不服,還要再比一比拳腳工夫,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隻要稍有差池,都是會受傷的。今天是王強大壽的日子,不容發生這種不愉的事。

“練武為的是了防身健體,別比了,到此為止。”王強很嚴肅地道。



這樣,王小兵與餘光中的切磋才被迫中止了。

大家進來喝茶的時候,王錚笑道:“小兵,看不出你的身手也不錯。你也是老師嗎?”網不跳字。他也把王小兵當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了。



“他是我的学生。”姚舒曼微窘道。

老师带学生 2;加亲戚的寿宴,这是什么规矩?

难道是老师喜欢上了学生?

余光中— 86;狐疑与惊讶的神色,目光在 0f;兵与姚舒曼两人之间来回扫视,؏ ;出答案。

幸好王强把 0f;兵前来拜寿的 0;说了,才令大家释疑了。

ࠟ ;余光中对 0f;兵的嫉妒大减,笑अ ; 0f;兵,؏ 0d;到你还有配R 38;的能力,利害。”竖起一个大拇 ;。

“不敢׵ a;是略知一点 ;已。” 0f;兵淡定道。

“他还要在小树林集市开一间 97;呢&#x 9b;日子就要开张了。”但凡说R 0f;兵的话题时,姚舒曼都表 86;高度的ԗ 8;。

“搞好了开店的证件没有?” ;道。

“托人 86;。” 0f;兵道。

“喏,他老r  5;商所的所长,以后有什么问题找他\ 86;。” ;指着余光中,道。

“以后请多多关照。” 0f;兵道。

大家虽是说说笑笑,看O 1b;很融合,其实,还是隐伏着一些不和谐的因素的,余光中看到姚舒曼对自己比ࣸ 1;,对 0f;兵非^ 5;,他 b;妒忌起来, 0d;敢表露出来, 0a;依然笑着,׼ ;却是对 0f;兵颇有看法了。

“没问题, 0d;违法,能帮的,都帮你。”余光中大方道。

其实,他׼ ;؏ 8;是 00;套。

大家闲聊之间,饭 ;便摆上来了,一共三 2d;,王家的人坐一桌, b2;戚&#x b;等分坐 ;桌。

席间,余光中向姚舒曼 86; 8;的追求,举杯向她敬啤酒अ ;姚老师,敬你一杯&#x 00;生中最尊敬老师,你们N 86;培养祖国的未来 ba;,付出了许多,任ԫ fb;怨,确实了不起。”

“谢谢,我不喝酒。”姚舒曼虽喜欢听好话,但 ;欢听余光中的溜须拍马。

“ऊ 5; 3;酒吧。”余光中下不了 ;坚持道。

其他人也附和,姚舒曼也不好拒絕,便以茶代酒,幹了一杯。



颇让余光中妒忌的便是,在入席的时候,姚舒曼就坐在王小兵的旁边,并且还不时以主人的身份招呼他挟菜吃,那股亲昵的劲儿,与情侣毫无二致。

喝了两杯啤酒之后,余光中又笑道:“姚老师,你有男朋友了吗?”百晓生网不跳字。

本来,她是没有的,但为了断绝余光中的念头,笑道:“有了。”

王家的人都不知她有男朋友,向来听说她找不到合适的对象,而她的家人上个月还托王强介绍一个对象给她。

“咦,表妹,你什么时候处对象了?”王铮好奇道。

“呃,这个月初。”姚舒曼不经意间与王小兵的目光相接在一起,连忙移开了视线,嘴角噙着迷人的笑意。

“怎么不带来这里吃顿饭呢?”曾可郡道。

“他请不了假,以后等有时间,我带他过来。”姚舒曼撒谎道。

至此,余光中又受了一次严重的打击,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心仪的姑娘,却已是名花有主了。不过,他也是个惯于察颜观色的人,从姚舒曼的神情看出她的话不太真实。是以,他那失落的心情又提升了些许,暗忖只要到东兴中学问一问,便知真假了。

酒席一直吃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

姚舒曼与王小兵辞别王强一家,要回东兴中学的时候,余光中又大献殷勤,道:“姚老师,我送你回学校吧。王小兵有点醉了,恐怕开车有危险。”

王小兵只有三成醉意,但余光中有五成醉意。从他们的脸色就可看出来。姚舒曼婉言拒绝道:“不用了,我还是坐王小兵的车吧,更方便一些。”

“上车吧,姚老师。”王小兵拍了拍摩托车后座,朝余光中瞟了一眼,笑道。

姚舒曼坐上去之后,王小兵驾驶着摩托,平稳地朝东兴中学驰去,留给余光中两个紧挨在一起的背影。

路上,王小兵哼着轻快的小调,暗示他的心情非常之好。想到姚舒曼对自己有意思,那份兴奋之情,瞬间充溢四肢百骸,真想仰天大叫一声:姚舒曼是我的!

有那么一刹那,他真想停车,找个路边的地方与姚舒曼好好激情一番。

起先,这只是一个淡淡的念头一闪而过,但过了一会,这个念头便越来越强了,加上血液里有些许酒精在催情,他感到小腹下面越来越硬了,浑身干劲,好像不发泄一下都不舒服。他左右扫视,开到了一片小林子旁边,便停了下来。

“怎么了?真的醉了?”姚舒曼关心道。

“呃,有一点,我想到那边的林子里休息几分钟,行吗?”百晓生网不跳字。虽是向她征求意见,不过他边说边下了车。

“好吧。”姚舒曼只好同意了。

于是,王小兵将摩托停在路边,走进林子里,找了一处树头,坐在干净的裸露在地表的树根上,背倚着大榕树,半眯着眼睛,凝视着姚舒曼那丰腴健美的娇躯,不禁连吞了几口口水。

“舒曼,你也来这里休息一下吧。”他招呼道。

姚舒曼走过来,坐在旁边的树根上。

下午时分,仲秋的太阳依然还有些威力,坐在林子里,特别凉快,如浸泡在水里,凉凉的,好舒服。

王小兵瞥了一眼姚舒曼,她也正好看过来,两人的目光黏在一起,立时产生一种淡淡的暧昧情意。他下面越来越硬,只因坐着,所以没那么明显。他想扑过去,将她按倒在地上,然后与她做快活的体育运动。

不过,他向来对美女是温柔的,所以不会采取霸王硬上弓。

“舒曼,现在几点了?”他有意将自己手表的时针调快一点。

“咦,你不是有手表吗?”百晓生网不跳字。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道:“三点三十分左右。”

“我的手表有些不准,你会不会调手表?”他脱下手表。

“怎么了?劳力士也会不准?”她好奇道。

“是啊,我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你帮我调一下。”他把手表递了过去,而人也移了过去,佯装跟她学调手表,几乎要碰着她的玉体了。

刹那间,他嗅到了她娇躯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如兰体香,使他心神陶醉。

“呃,我也不太会,试试看吧。”她接过手表,开始调时间,其实,也没什么难度可言。她得心应手地调着时针。

而他,则在她旁边,假装看她调时间,脸庞几乎挨着她的脸蛋了。除了嗅着她的体香之外,他一双炯炯发光的眼睛正在盯着她胸前两座怒突而出的雪峰,因有云雾遮住,所以看不到全景,只能窥见雪白的山脚与两座山峰之间那条又深又长的诱人乳沟。

乳沟一直向下延伸,将他的思绪也摄了进去。

他的眼神已涣散,神思早已从她的乳沟滑了下去,在她嫩嫩的身子上神游,想着想着,血液流速加快,呼吸粗重,已达欲`火焚身的境界了。

在这火烧火燎的时刻,他咽干了口水,不停地舔着干裂的嘴唇,恨不得立刻把头伏下去,登上她胸前两座雪峰,看山顶上面有没有鲜奶喝。

他知道黄花闺女的雪山上是不产奶的。

可是,忆起在杜秋梅胸前两座珠穆朗玛峰上喝到营养极为丰富的鲜奶,他就回味无穷,经常想再在别的美女身上也喝到同样美味的鲜奶。

如今,姚舒曼的雪山虽没有那么巨大,但也教人想入非非。

而且,她的两座雪山还没被别人开发过,自己作为第一位开发商,那更有激情,开发崭新雪山,那种乐趣不可言喻,从其中寻找到的快活,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他出神地盯着她的乳沟,脑袋越来越近她的胸脯。

这时,他的鼻息都呼在她雪白的胸肌上了。

“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姚舒曼微一侧头,脸面便碰在他的脸庞上,见他目光灼灼,吓了一跳。

“我看你调时间啊。”他讪讪笑道。

“调好了。”她想要站起来。

这时,他一把抱住了她,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那一瞬间,她的丰`臀隔着裤子碰到了他的老二,她惊呆了,只因感觉到了他老二的雄壮。他紧紧搂着她的酥胸,精神极为亢奋,指端传来阵阵的柔软与温润,弹性十足,教人欲罢不能。

“放开我~”她情迷意乱。

“舒曼,让我抱一抱,没别的意思。”他的意思都是在后面才有意思的。

“别这样,我们回去吧。”她俏脸红润如花,娇滴滴的,让人爱之不尽。

“先坐一会吧。”他第一次这么紧紧地抱着她,那感觉真好,挺温馨的,挺惬意的,挺兴奋的。

“你……”她微微挣扎了一下,但美`臀一动,便与他的老二摩擦起来,能感受到他老二的高温与斗志,顿时便不敢再乱动了。

她暗自庆幸自己穿的是牛仔裤,如果是裙子,那防御力就差多了。

两人静静地坐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情`欲。过了一会,他大胆起来,两手在她的酥胸上修炼起铁爪功来。

“啊哦~,别~”

她有点惊慌地轻呼,随即用两手去抓住他的双手,不让他练功。

“舒曼,你那里好有弹性。”虽是隔着衣服摸了摸,但一样能感受到那股好弹性。

“别~”她脸红之极,如欲滴血,忽尔脑筋一转,道:“我们有的是机会,别急在一时。等我做好了准备,再来,好吗?”百晓生网不跳字。

他轻吻着她如玉的脖颈,闻言,也知今天难以使她全身心投入到快活的体育运动里,她都那样说了,表明她的心是自己的了,到嘴的肉,也确实不用太急,于是笑道:“好。”

他松了手,她站了起来,用美眸淡淡地横了他一眼,等他站起后,她还努着红唇,挥舞着小粉拳轻轻地打了几下他的肩膀。他感受到浓浓的爱意。

于是,两人掸掉身上的灰尘,走出了林子。

王小兵载着姚舒曼回到东兴中学的时候,还不到四点钟,正是下午上课的时间。他请了一天假,也就不想去上课。

“现在帮你实现愿望了,你应该要兑现你的诺言了吧。”姚舒曼站在车棚前面,笑道。

“这个自然。我会爱你一辈子的。”王小兵扫视一圈,见周遭没有人,又仗着有三分醉意,便大胆地表白了一句。

“嗳,气死人了~”姚舒曼努了努红唇,道:“我哪里是要你说这种话,你现在耍赖了,说过的话不算数了。不厚道。”

“我曾发誓,要好好爱你啊。”他笑道。

“不要胡说。”她佯装板起俏脸来,但明眸那抹温柔的目光却使人一眼便看出她并非真正的生气。

“好渴啊,你宿舍有开水喝吗?”百晓生网不跳字。这是真话。

“有。”姚舒曼道:“你当时是怎么说的?过河拆桥了,真不老实。”

“哈哈,可能我有点醉了记不起来,待会会记起来的,别焦急,该是你的会到你手的。”王小兵爽朗笑道。

言谈间,已上了楼,到了403宿舍前。

开了门,姚舒曼自去倒开水给王小兵。房间不大,一房一厅。

王小兵坐在藤椅上,朝卧室看了眼,见到那张新床,笑道:“舒曼,那张床睡得还舒服吗?”百晓生网不跳字。

闻言,姚舒曼俏脸刷地红了,没好气道:“喏,喝水吧。”

“这么大的床,两个人睡才好呢。”王小兵抹了抹脸,抽出一支香烟,正要点燃。

“别在这里抽,我受不了。”姚舒曼连忙制止道。

“以后我天天要抽烟,你又不允许,那怎么办?”王小兵将香烟插进烟盒里,笑道。

“那就戒呗。”姚舒曼也不细想,随口答道。

等说出了口,她才意识到非常暧昧,俏脸更红了,吹弹可破,教人见了想吻一口。她连忙去上厕所。

等她出来,王小兵已脱了上衣,正倚在藤椅上。他真的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里,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感,没有拘束,很惬意。

“咦~,你快点穿上衣服。”她双手叉腰道。

“天气热,穿衣服不舒服。”他半眯着眼睛凝望着她婀娜的身姿,笑道:“你有没有看出来,那个余光中对你有意思。”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选他做男朋友。”她忽然这么说。

“呃……”他脸色骤然黯了许多。

“你说好不好呢?”她倒有一种捉弄他的意思,妩媚笑道。

“这个嘛……,哈哈,怎么说呢?”他站了起来,佯装思考的样子,向她踱了过去,走到她面前,盯着她胸前两座坚挺的山峰,打了个激灵,道:“他可能不适合你。”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敏锐的,她已感觉到他的性趣正在急剧上升,于是,连忙退了一步,站到了洗手间的门前,如果他行不轨,她就将洗手间的门关上。

“其实,我觉得他挺适合我的。”她就是想看看王小兵听了之后,心情会有多糟糕。

不过,王小兵已识穿了她的伎俩,笑道:“如果你要选他做男朋友,那我可不能免费提供美容丸给你了。”

“你敢~”两人是有口头协议的,只要姚舒曼使王强指点了他功夫,那他就要免费给她美容丸。

“哈哈,真的不敢。以后娶了你,我就没舒服日子过了。”他目光在她身子上逡巡。

“你这种人,就活该没好日子过。”说罢,她又觉得自己说错了,应该说“谁要嫁你呢”这种话才对的。

他笑着,又踏前了一步。

她连忙把洗手间的门关上了。

“咯咯,不许过来。”她在门后面娇笑道。

“说的好好的,怎么关门了呢?”他又退回,坐在藤椅上。

“快把衣服穿上。”她把门打开,笑道。

就在这时,苏惠芳也回宿舍,走到402宿舍时,听到王小兵的话音,好奇地走过来,站在门口里,瞧着脱了上衣他,不禁涌起醋意。

“嗳,你们这是干嘛~”苏惠芳走了进来,幽幽道。

“苏老师。”王小兵连忙将上衣穿好。

“苏老师,快管教一下你的学生,他太不礼貌了,说热了就脱衣服。叫他穿上他不穿上。”姚舒曼讪讪道。

“我去找萧婷婷与董莉莉商量一下演小品的事情。”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便溜了出来,下了楼,去找萧婷婷。

他答应帮萧婷婷摆平快刀的事情,找她商量一下,明天中午过去行不行。他还要叫谢家化去招集些人马,以防快刀带来大量混混,到时谈不拢打起架来,己方要吃亏。

能和平解决最好,要动武,他也没所谓。

在操场逛了一圈,倒没找到萧婷婷,晚修时分,又没在班里见到她,问董莉莉:“萧婷婷去哪里了?”

“好像请假回家了。”董莉莉转头道。

于是,王小兵叫谢家化晚上去联络人马,等萧婷婷来学校之后,就跟她一起到她的果园那里去。

可是,直到第二天中午,也不见她回来。王小兵还担心她出事了。

吃了午饭之后,王小兵带着谢家化与十多人,开着几辆摩托,朝萧婷婷的家驰去。他从同学那里问到她住哪条村子。

到了半路,倒是碰上了萧婷婷。

“小兵,你们这是去哪里呢?”她问道。

“不见你回学校,我怕你出事,就带着人来了。”这是实话。

“咯咯,我只是回了家而已。看你担心成这样子。咯咯,我没事。”她听了非常感动,俏脸笑意盎然,美眸里秋水宛转。

“今天把事情搞掂吧。”王小兵笑道。

“我就是回去要找你。我爸约了快刀在果园里讲数。现在就去果园吧。”萧婷婷整个人洋溢兴奋,脸颊活泛开了,每一个细胞都饱含着笑意。

一行人,在萧婷婷的带路下,折而向南,一路风风火火前进。

约莫大半个小时之后,便到了萧家承包的那个桔子果园。那果园都是老龄的果树,估计有上千棵,蓊蓊郁郁的,像一片绿海装点着大地。

萧婷婷的老爸萧中贵样貌就像个精明人,只是有点秃头。见了王小兵一伙,便知是己方人马,满脸堆笑走了过来,道:“进里面坐坐吧。”

其实,果园里没有椅子,也只能坐在地上。

“不用。快刀来了吗?”百晓生网不跳字。王小兵问道。

“我约了他过来,应该很快来了。”萧中贵道。

“好,待会可能会发生打架。你们要保护好自己。”王小兵是指萧中贵父女。

“我们会的。”萧中贵道。

如今,有了人来援助,萧中贵也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人也有了精神,不停地给王小兵等人分香烟。

“事成之后,我请大家到君豪宾馆好好吃一顿。”萧中贵也是明白人,懂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

“这个别客气。我跟婷婷是同学,她有困难,就是我的困难。”王小兵乘机向她父亲表明一下两人的关系。

“你人真好……”萧中贵不停地吸烟。

萧婷婷俏脸红晕悄悄地升了上来,娇羞地白了王小兵一眼,怪他在自己老爸面前说得这么露骨,她都不好意思了。何况,她家里管教比较严,听了他这番话,也不知萧中贵心里会想什么。不过,他敢向自己父亲说这番话,那也需要勇气,她又很欣赏他。

桔子一般是一年开花结果一次。

只要有销路,一般收入都不错。风调雨顺的年月,承包大的果园,一年下来能赚上万块。不过,要是在桔子成熟时节遇到坏天气,那也有可能亏大本。

承包果园,不单要有技术,还有要运气。

不然,也赚不了什么钱。

约莫半个钟头之后,三辆摩托疾驰而来,车上的青年个个长发,并且染成红色,就像几个头上着了火的人在风中移动。

一会,身形瘦削,但满脸阴鸷的快刀来到了王小兵面前,扫视一眼,暗吃一惊,但仗着有白光伟撑腰,也也没立刻掉头就走。他是认识王小兵的,也知道王小兵在道上的实力,不过,他觉得王小兵比不上白光伟。

“快刀,这件事你想怎么搞?”王小兵吐着烟圈,淡淡道。

“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你惹不起。”快刀平时打架用刀,据说出刀很快,得了这个绰号。

“我同学的事,怎么可以不管。这事我管定了。你说想怎么解决。”王小兵指着萧婷婷,道。

“哦,她不是我老大的马子吗,你想泡她,那你准备好棺材。”快刀的气势倒很强硬。

“我现在问你,这果园的事你想怎么搞?”王小兵向谢家化使了个眼色。

“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快刀掠了掠长头发,一脸不屑道。

这时,谢家化已走到快刀面前,瞪着牛眼,二话不说,一手扯着快刀的头发,将他从车上扯了下来。

“麻痹,老子最看不惯你这种染红发的屌毛!”话还没说完,钵头大拳就打在了快刀的脸上。

砰一声,快刀被打得倒在地上,满脸是血。

随即,王小兵这边的十几人围住了快刀那边的八个人。双方一触即发,扭打在一起。

“敢打老子,今日捅死你!”言犹未了,快刀面目狰狞,从小腿处抽出了匕首,以极快的速度向谢家化扑了过来。

不过,王小兵一个鞭腿,扫中快刀的下盘,使他扑倒在地,像是狗吃屎。

“黑牛,退下,等我领教一下他,看他的刀有多快!”王小兵现在也是使匕首的行家,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他是得到了洪东妹的真传。

“操,老子杀了你!”快刀已恼羞成怒,刚爬起来,就扑向了王小兵

可是,他用匕首,完全及不上王小兵,出招的路数早被对方看出来,只刺出了一刀,还来不及缩手,便被王小兵空手夺了匕首。

只是转眼间,王小兵就把快刀打得趴在了地下。

快刀带来的人也被打倒在地。

萧家父女看到这等血腥场面,都露出了怯怯的神色。萧中贵以为王小兵来这里主要是谈判的,想不到还没说几句就动起手来。

“除非你打死我,要不,我不会放过你!”快刀鼻血、牙血横流,青肿的两眼依然射出凶光,哭丧着声音道。

“黑牛,是你表现的时候了。”王小兵坐在摩托上,点了一支香烟,悠然地抽着,微笑道。

“麻痹,敢在老子面前卖烂!”谢家化暴跳如雷,冲过去,手脚并用,往快刀身上招呼。

只听到砰砰连响,打得快刀还剩下半条命。

“停。”王小兵挥手道。

谢家化重重又打了一拳快刀的脑袋,才退了下去。快刀昏死过去。随即,王小兵叫人从果园的水渠里提了一小桶冷水来,倒在快刀的头上,把他给冲醒。

“你再说一遍你刚才说那句话?”王小兵神色自若,以老朋友聊天的那种平静友好口吻,微笑道。

快刀看过凶恶的人,但像王小兵这种把杀人可以看成是升仙那么高兴的人,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原来那股凶戾消失殆尽,心中涌起无尽的恐惧。

“说啊。”王小兵非常友好地催促道。

“兵少,饶命。我不敢了。”快刀浑身震颤地哀求道。

跟快刀来的那些人,从来没见快刀会害怕成这样子的,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居然会用那么恐惧的声音向人求饶,那真是有点像天方夜谭。

“我警告你!以后还多管闲事,我打爆你的头!给我滚!”王小兵冷冷道。

于是,快刀一伙夹着尾巴,驾着摩托,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转眼便没了踪影。


snaptime:2017-11-24 09:35:02  .exectimeㄩ0.14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