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95章 這是我女朋友


姚舒曼見王小兵出現在走廊,微微一怔,想到昨晚還是睡在他給自己買的新床上,倒有些不好意思。【

“你怎麼上來了?”她笑道。

“請你一起吃早餐啊。”王小兵在她曼妙的身子掃視一番,笑道。

“走吧。”她鎖好了房門,道。

於是,王小兵、蘇惠芳與姚舒曼一起到學校飯堂吃了一頓早餐,之後,蘇惠芳問道:“你倆現在就過去嗎?”

“待會吧,一起去,怎麼樣?”姚舒曼客氣道。

“不了,我不認識你表伯,又還要上課,還是你們去吧。”蘇惠芳笑著說,但語氣之中明顯帶著些許的失落。

早上九點鍾的時候,王小兵駕駛摩托,載著姚舒曼向王強的家馳去。

路上,王小兵問道:“舒曼,你說要怎麼做,才能得到王老師的指點呢?”

“叫我姚老師。”她正兒八經道。

“私底下叫你舒曼,公眾場合叫姚老師,怎麼樣?”他笑道。

“誒,這樣不好。”她猶豫道。

不過,王小兵從她的語氣聽出她並不是真正反對的,在這種時候,隻要自己堅持,那她就會妥協。

於是,笑道:“就這樣吧。舒曼,王老師是個很難討好的人。你有什麼辦法讓他指點我嗎?”

“呃,待會去到我表伯家,千萬別叫得那麼親熱。”姚舒曼伸手輕輕打了一下他肩膀,道:“采用激將法,我覺得可能還行得通。不過,一切都要見機行事。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保證的。你要有心理準備哦。他是極有可能不會指點你的。但他脾性很怪的,也有可能指點你。”

“這個自然。他肯指點我,我很高興,他不肯指點我,那我也沒事。”他淡淡道。

做一件事,誰不想成功?

不過,持平靜心態去對待得失成敗,那才是健康的心態。

他沒有帶什麼禮物,隻帶了幾粒健胃丸去,又不知有多少人在場,到時別人看到自己兩手空空,那倒不好意思,問道:“舒曼,會有很多人給王老師拜壽吧?”

“他不喜歡熱鬧的,本來有不少人要來給他拜壽的,但他都婉言拒絕了,所以我表伯也不擺多少桌酒席,隻是親戚坐二三桌就行了。”她如是道。

王小兵也不覺得奇怪,如果不接觸過王強的人,便會不理解。

不消半個鍾,便到了王強家的院子前,果然沒見有多少來拜壽的客人。如果王強是那種喜歡排場的,擺十幾桌都可以坐得滿。

開摩托進了院子,王小兵微有緊張,不知見了王強說什麼好,畢竟有幾年不曾見他了,雖是師生關係,但時間久了,也會變陌生的。

從堂屋走出來的是一位老年婦女,六十歲左右,估計是王強的妻子,見了姚舒曼,笑道:“舒曼,進來坐。”說著,又朝王小兵笑了笑,看她意思,是把王小兵當成姚舒曼的男朋友了。

王小兵也微笑著朝她點了點頭,表示問候過了。

“表伯母,表伯今天大壽,準備擺幾桌呢?”姚舒曼是明知故問。

“唉,你又不是不知你表伯的脾性,他是不喜歡叫那麼多人來的。隻叫幾個親戚來坐一坐就行了。擺了三桌。”說著,王強的妻子便引王、姚二人進入客廳。

王強穿著一套唐裝,雙目炯炯有神,精神飽滿,堪比一個壯年男子那麼充滿活力,正坐在茶幾前品茶,見王小兵與姚舒曼進來了,不太熱情道:“坐吧,喝杯龍井。”

“表伯,你越來越有精神了。”姚舒曼笑道。

“一直都是這樣子。人老了,沒以前那麼能吃了。人能吃,身體才好。我年輕時,一般能吃五六碗飯,現在吃二碗飯都飽了。”王強打量一眼王小兵。

其實,他是認不出王小兵,還道他是姚舒曼的男朋友。四五年沒見過王小兵了,加上他是王小兵的小學體育老師,隔了好幾年,王小兵的身形比小學時要高大許多,他自然沒什麼印象。

而王小兵從停摩托到走進來,一直沒有機會說話,隻是微笑著點頭,以此來打招呼,所以,王強夫婦都以為他與姚舒曼是情侶。

姚舒曼隻顧著寒暄,又還沒有介紹王小兵。才會造成這種誤會。

這時,王強的兒媳婦也出來了,拉著姚舒曼說話。

王小兵一個人坐在那,被冷落了。王強的妻子曾可郡招呼道:“吃個蘋果吧。我幫你削皮。”說著,拿起一個大紅蘋果,用小刀麻利地一圈圈地削蘋果皮。

“伯母,等我來吧。”王小兵不好意道。

“讓我來,別客氣。”曾可郡看來`經常削蘋果,三下五除二便漂亮地削好了一個蘋果,遞給王小兵,“吃吧。”

“好,謝謝。”王小兵瞥了一眼王強,尋找機會開口。

其實,他已感覺到王家的人把自己看成是姚舒曼的男朋友了,他倒不在乎,隻是,他知道姚舒曼是不願意這樣的,畢竟兩人還不是情侶,他想解釋一下,但人家又沒明說他是姚舒曼的男朋友,如果自己開口解釋,那倒顯得是多餘的了。

是以,他也順其自然。

見王強要掏煙,他連忙掏出自己的紅雙喜,抽出一支遞給王強,笑道:“王老師,抽一支吧。”

“好,你跟舒曼是同事吧?”王強接了煙,道。

“呃……”王小兵不好說話了,望著姚舒曼。

至此,姚舒曼才醒悟自己與王小兵一起來這,表伯家人肯定會認為兩人是情侶的,連忙道:“他是我的學生,表伯,他也是您的學生。他聽說您做壽,他就來了。”

大家都微微尷尬。

王強笑道:“我教過你?”

“教過。”王小兵點頭道。

當他的身份由姚舒曼的“男朋友”變成王強的學生之後,王家的人對他的招呼就沒那麼熱情了。

王小兵也知道自己再不拿出健胃丸,那就更尷尬了,於是把健胃丸掏出,遞給王強,道:“王老師,這是我配製的健胃丸,不用每天吃的,一個星期吃一粒。”

“原來健胃丸是你配製的!這藥真的有效!我吃了之後,現在胃沒那麼痛了!”王強接了健胃丸,說話又客氣多了。

“王老師您的胃病不嚴重吧?”王小兵問道。

“不太嚴重。”王強道。

“那吃了健胃丸肯定能治好。”王小兵咬了一口蘋果,道。

“這幾粒健胃丸要多少錢?”王強問道。

他以為王小兵是來這賣藥的。

不過,王小兵隻是想來學藝的,笑道:“不用錢。今天是您的大壽,是送給您的禮物。我略懂一點中藥,來這,除了給您拜壽之外,還有就是想問一下您的胃病是否嚴重,如果很嚴重,那健胃丸也難以根治,我就另想辦法幫您治療。要是不太嚴重,那吃健胃丸就能治好。”

“我的不太嚴重。”王強開心地笑道。

至此,王家的人又對王小兵熱情起來,招呼他喝茶,吃糖果,把他當成一位佳賓看待。

王小兵數次想開口說:王老師,收我做徒弟吧。

可是,想到王強是個古怪的老頭子,隻要說了,如果他不同意,那待會就沒有回旋的餘地了。所以,也不敢隨便說出口。

而姚舒曼又顧著與王家的人聊天,說不到這種事。

酒席要到中午才擺,彼時時間才十點多,王強的二個兒子都出去買菜了,其他人在家侃大山,什麼都說,就是不說練武的事。

不會白來了吧?

王小兵心嘀咕道。他偶爾也會插嘴跟別人聊兩句,總是希望別人說到練武的事情上,然後就找機會說自己想說的話。

可是,一直沒有出現那種話題。

等了很久,才聽王強說道:“舒曼,你那套散打練得怎麼樣了?”

“平時有練,有點熟了。”姚舒曼道。

“練來防身挺好的,又可以強身健體,一舉二得。”王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話音洪亮道。

“是了,表伯,那個白光偉是不是你的徒弟?”姚舒曼明知故問道。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不說他了,說起來沒意思。我跟他已斷了師徒的關係,以後我不是他的師父,他不是我的徒弟。”說起白光偉,王強神色驟然凝重起來,雙目冷峻,明顯不悅。

“怪不得他口氣那麼大了。我那次聽小兵說,白光偉當著很多人的麵說,在小樹林一帶,沒人是他對手了。就是表伯再收一個徒弟,也不可能教出他那麼利害的人了。”姚舒曼瞥了一眼王小兵,道。

屋一下子靜了下來。

其實,這種事,在人家大壽的時候,不應該說的,可是,此時不說,估計也沒有機會說了。

“他自高自大,有朝一日會栽跟頭。”王強冷道。

“那肯定是啦,我說那個白光偉大目中無人了。表伯,他的功夫真的是那麼高,沒有一點破綻了嗎?”姚舒曼佯裝好奇道。

王小兵也豎起了耳朵,想聽一聽王強說白光偉的弱點。

其實,聽到了也沒大用,關鍵要王強肯指點自己怎麼打敗白光偉,那才是王道。不然,知道白光偉功夫有什麼弱點,但自己也沒法利用他的弱點去擊敗他,那樣反而更鬱悶。

王強冷笑道:“他的工夫是我教的,他有多少斤兩,我一清二楚。他的下盤練得很穩,但腰力不強,兼之不會用內勁,他的橫練工夫都沒練到家,在這種小地方耀武揚威一番,還是有市場的。遇到真正的高手,那他就隻有吃虧的份。”

“表伯,要是您出馬,一定可以打敗他。”姚舒曼笑道。

“我不會跟他去搞那種事。”王強肅殺的臉色又緩和了些許,笑道。

“您說,如果你指點一個以前沒怎麼練過武的人,他有可能打敗白光偉嗎?”這才是姚舒曼要問道。

“當然有可能。”王強自信道。

“表伯,這是真的還是假的。”舒曼笑道:“小兵聽白光偉曾說,不論你指點誰,都沒可能打敗他。”

“開玩笑,隻要我指點一下他,他都有可能打敗白光偉。”王強指著王小兵,道。

這時,王小兵當真心花怒放,差點忍不住說道:指點我吧!

不過,他知道姚舒曼正在行激將法,自己要是開口,反而會誤了大事,於是便隻作聽眾,微笑不語。

姚舒曼笑道:“表伯,可惜啊。”

“怎麼可惜了?”王強不解道。

“王小兵幫你治好胃病,你傳授幾招功夫給他防身,這樣也算報答了他的恩情,如果他遇到白光偉,還可將對方打敗,幫你掙回麵子,這是一舉二得的事情。可是,你不徒弟了,不能傳功夫給他,這番好事沒法實現了,所以可惜啊。”

姚舒曼笑咯咯道。

聞言,王強也覺得她說得有道理,自己說過不收徒弟,要是傳授功夫給王小兵,那就相當於收他做徒弟,這就破了自己的金口。

“這個也是。”王強同意道。

其實,這是姚舒曼的激將法,如今,好像不起作用,不單她急,王小兵也急,如果此招不管用,那就沒戲唱了。

因此,姚舒曼連忙又道:“表伯,王小兵也練過一點散手,您不如跟他切磋切磋,以武會友,指點指點他,也算作報答他的健胃丸的人情,這樣也可以吧。”

“行!”王強爽道。

於是,王強帶著眾人出了客廳,走到院子。

“你打我,讓我看看你的實力。”王強立在院子中央,身形厚實,不算高大,但氣勢懾人,像是一樽由鋼筋鑄成的鐵人站在那,不可打倒。

“好。”於是,王小兵將自己從洪東妹那學到的小擒拿手使了出來。

不過,兩人的實力相差較大,縱使王小兵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依然不能占到上風,而且,王強還是在沒還手的情況下。

隨即,王強電閃欺身向前,一撥,一抓,一扭,反而將王小兵的右臂給反扭到背脊上了。

王小兵手腕被扼著,動彈不得,隻好認輸。

“你筋骨不錯,就是底子差些。”王強鬆了手,道。

“我隻跟別人學了小擒拿手,沒學過其它功夫。”他沒說自己練過刀法。

“小擒拿手,用來對付一般的混混,也會有用,但對付會家子,那就沒什麼大作用。何況,小擒拿手也有許多種的,你這種是最常見的,隻要是練家子,都學過一下。實戰中,你很難占到便宜。”王強指點江山道。

“表伯,以他這樣的身手,恐怕要練十年才能打敗白光偉吧?”姚舒曼插嘴道。

這是關鍵時刻,她要是不幫王小兵說幾句,那可能就難以達到效果。

“白光偉很利害嗎?”王強冷笑道:“我隻須傳授他一套柳葉掌,他學會之後,都不會輸於白光偉了。以他的筋骨,至多二三個月就可練成功。”

“我不信。二三個月?恐怕要幾年吧?”姚舒曼在一旁做托。

“那好,我們打個賭。如果他學會了柳葉掌之後,兩三個月就可與白光偉至少打個平手,你又怎麼樣?”王強笑道。

“那我幫您繡一幅刺繡,那種大幅的,叫家和萬事興的。”姚舒曼笑道。

“好,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王強在姚舒曼的激將之下,加上又是想報答一下王小兵送健胃丸給自己的人情,便應承傳授柳葉掌給王小兵。

本來是不抱什麼希望的,現在卻得到了王強的傳藝,王小兵頗為高興,但又懷疑把柳葉掌練成功之後,是否能敵得過白光偉,真是個未知數。

接下來,王強手把手教王小兵柳葉掌,把難點,重點都詳細講解一遍,隨後,回書房拿了一本小冊子出來遞給他,道:“你以後按著這冊子的圖形練習,直到熟練為止,就基本會了。”

王小兵接過來一看,原來就是《柳葉掌》的掌訣,薄薄的十幾頁,每頁都畫著人形,如何進退,如何出掌,栩栩如生,加上他已看過王強耍了一回柳葉掌,再看圖形,很容易明白。

這時,王強的兒子王錚與王琨也買菜回來了。同來的還有王錚的朋友餘光中,他也是個武術愛好者,今天是特意請假來給王強拜壽的,平時希望王強指點指點。

餘光中生得一表人材,皮膚白皙,五官英俊,算是個玉樹臨風的美男子,已二十四歲,尚未處對象,見到姚舒曼,便兩眼發光,被她的靚麗迷住了。

“這位是表妹,姚舒曼。”王錚介紹道。

“你好,我叫餘光中。”餘光中滿臉堆笑道。

“你好。”姚舒曼微微頷首道。

“我表妹也是個武術愛好者,你們肯定有共同的話題。”王錚在給餘光中製造機會。

“那我們有時間一起切磋切磋,共同進步。”餘光中自從進了院子之後,一雙發光的眼睛就不曾離開過姚舒曼的身子。

王小兵看在眼,自然有些許的不爽,不過,姚舒曼是單身姑娘,隻要對她有興趣,誰都可以去追求她,是故,他也不能去對餘中光說:這是我女朋友,請不要那樣看她。

現在隻看姚舒曼對餘光中是什麼態度了,如果她也喜歡餘光中,那王小兵就隻能眼巴巴瞧著美人有了眷屬,自此以後便難以真正得到她的心了。

-  ,


snaptime:2017-09-20 08:17:18  .exectimeㄩ0.14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