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94章 二男五女


人生在世,男人追求權力、金錢與美人。

泡美女,那是強者的事,弱者是隻能隔遠欣賞一下美女的身段,不能參與競爭的。

像蕭婷婷這種美女,但凡是個正常的男子都會對她出眾的姿色垂涎三尺。在這些垂涎者之中,包括白光偉在內。

他是一個強者。

而且,他是一個很霸道的強者,他得不到蕭婷婷的愛,還不準別人得到,隻要經常接近她的男子,都有可能被他揍一頓。

所以,蕭婷婷是個孤獨的美人,如同被關在一個無形的空間,出不去,也沒男子進得來,屬於封閉的世界。

幸好,到了高二之後,還有王小兵經常與她聊聊天,給她解解悶。她不喜歡白光偉,她心對王小兵有好感。

這就從客觀上注定了王小兵與白光偉會有一場火並。

泡妞,是一門藝術,有時要創造機會。

刀是被人顧請來威脅蕭婷婷老爸的,白光偉有可能不知道,但刀是跟他混的,也有可能告訴他,如果他知道那是蕭婷婷的老爸,這就是有意要創造一個泡蕭婷婷的機會。

但不論白光偉知不知道這件事,王小兵都會向蕭婷婷伸出援助之手。這種好機會,他是不會放過的。隻要幫她擺平了這個麻煩,那就會使她心生感激,從而對自己產生好感,有了好感,才會出現愛情。

是故,不論什麼情況,王小兵都會出手。

他心沒有一點顧忌嗎?

當然有,隻是,在這種需要給美人安慰的時刻,他是不會將自己的那份擔心表露出來。他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擔當。他寧願自己把那份擔心咽到肚子,也不顯出來,以免嚇著蕭婷婷。

男人,就是女人的港灣。

世上的許多事情是不能逃避的,隻能勇敢麵對。

反正都要把跟白光偉的恩怨擺到台麵來算的,隻是時間問題,那也就沒什麼所謂,遲一點開戰與早一點開戰其實是同一回事。以王小兵現在的實力而言,與白光偉是半斤八兩,並不遜色。

有了王小兵的援助,蕭婷婷黯然的臉色開始活泛起來,漸漸地,俏臉有了潤色,美眸秋波盈盈,顧盼生情。

看著前麵座位的兩位美女,王小兵喜滋滋地暗忖道:不知還要多久才能將她倆一起抱上床做活的體育運動來鍛煉身體。

不過,在抱二女同上床之前,他首要任務便是先要虜獲蕭婷婷的芳心。

如今,他已漸漸地進入了她的心,在她的心田種下了種子,隻等著那顆飽含著愛情的種子生根、發芽,然後茁壯成為一株夫妻樹,之後就跟她在如冠的樹蔭下嬉戲、做`愛。

已在花叢中經過磨煉的他早已學會耐心等待。

這種泡妞的事情,千萬不要急,一急就會出問題。這也是為什麼一些三四十歲的大叔比少年更能得到女人歡心的主要原因。

薑還是老的辣。

他想做一塊老薑,在眾美女之間穿梭自如,遊刃有餘。

偶爾,他也會想:如果自己對蕭婷婷采取霸王硬上弓,結果會怎麼樣?

這也隻是想想而已,他不會那樣做。他向來不對美人動蠻,他需要美人瓜熟蒂落,將身子奉獻上來,然後他就去辛勤耕耘,直到開花結果。

想到這些美妙之極的事情,他腦海就浮現出一幅幅幻想出來的與蕭婷婷在床上大動的動人畫麵,兩眼開始朦朧起來,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

彼時正是上晚修的時分,班很安靜,同學們都在認真地自習,或看書,或寫作業,或睡覺,在謝家化這位紀律委員的鐵拳轄治之下,沒有哪個同學敢捋虎須,如果想不吃營養變胖子,那就可以隨便說話,不用五分鍾,就會受到謝家化熱情的拳頭的招呼,很便能達成心願——變成一位胖子。

不過,隻有一人不受謝家化約束,那就是王小兵。

如果是換了別人敢在這麼安靜的環境下笑出聲來,謝家化是要怒目橫視,準備出擊的。而今,他隻是好奇地觀察王小兵,還湊過去,看看王小兵在看什麼書那麼好笑。

可惜,王小兵看的是化學書的封麵,沒有好笑之處。

王小兵爽朗笑聲如小石投湖,激起一圈圈漣漪。班本極安靜,縱使他的笑聲不高,但還是惹起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都想看看他在笑什麼。

遠處的不沒辦法研究他,近處的卻可以。譬如坐在前麵的蕭婷婷與董莉莉,她倆同時扭轉頭,美眸凝視著王小兵,卻也不知他在笑什麼。

於是,董莉莉伸出玉手,在他麵前晃了晃,沒反應,隨即,便握著他的手背輕輕地搖晃著,也隻有她才敢,因為她早已視自己是他的第一個妻子。

這時,王小兵才回過神來。

“誒,你看到什麼在笑呢?”董莉莉眨巴著水盈盈的美眸,問道。

“噢,沒什麼,看曆史書一個小故事,覺得好笑。”他隨口說道。

“哪有曆史書呢?你桌麵上放的隻是化學書,還沒打開呢。”蕭婷婷指著他的課桌上,掩嘴而笑,但明眸流露出濃鬱的笑意。

“呃,哈哈……”他這才發現自己根本沒看曆史書,連忙借笑聲來掩飾一下心中的尷尬,鎮定心神,笑道:“我昨天看的曆史書。”

“怪怪的。”兩美女莞爾一笑,便轉過頭去自學了。

旋即,王小兵從抽屜取出曆史課本,隨便翻開,佯裝很認真地看起來,但目光卻是不時瞥向前麵兩位美人那曲線優美的柔軟的背影,真想伸手過去摸一摸。

董莉莉的他早已摸過了,也在那開發耕耘過,熟悉那的一切。

他隻想知道蕭婷婷的脊背是不是與董莉莉的一樣溫軟與滑膩。

正在他研究兩位美女的背影時,卻無意發現謝家化一直瞧著自己,感覺自己的秘密被謝家化看穿了,他才微微發窘,連忙收回了視線,注視著曆史書的文字,可是,“人在曹營心在漢”,心猿意馬的,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心想的卻是與二女活的場麵。

過了良久,體內的欲`火才稍微降了些。

此時,他才想到要寫一張請假條給蘇惠芳,明天得去王強家拜壽,或許要請一天假才行,他不想讓蘇惠芳知道自己與姚舒曼一起去。因此,就寫自己感冒,請假休息一天。

寫好了請假條,夾在曆史書,準備晚上回了宿舍就交給舍友,請他明天代交給蘇惠芳。

忽忽間,便下了第二節晚修課。

這個時候的同學們是最開心的,可以聽到學生從各班傳出來的歡呼聲與湧出教室的吵雜聲,學生如水流在校道上走著,多數是回宿舍的,少數是出來透透氣,待會再回教室自學一會。

王小兵應承了請蘇惠芳、姚舒曼、董莉莉等人吃夜宵,等吃完夜宵便與蕭、董二女排演一下小品。

約齊眾人,一路歡聲笑語湧向學校飯堂。

現在的飯堂老板是王小兵,他請客,四位美人、魯月菁與謝家化自然不用客氣,點了滿滿一桌子的東西,看似六個人吃不完的,其實,由魯、謝二人便可完全消滅掉。

師生一起吃頓夜宵,這也很稀鬆平常,不過,在座的二男五女卻是關係頗為複雜,謝家化與魯月菁自然是一對,表麵忸忸怩怩的,實則魯月菁對謝家化特別有意思。而王小兵與蘇、姚、蕭、董四女有著曖昧的關係,其中,他與董莉莉的關係最為明顯,兩人是公開的情侶關係。

所以,董莉莉也就坐在王小兵的旁邊。

其他三位美女自然有些醋意,但彼此之間依然是笑臉相對,氣氛融洽,海闊天空地聊著,但稍近情愛話題即岔開。

蘇、姚、蕭、董四女自然也明白,如今在座吃夜宵的,都與王小兵有非同一般的不清不楚的關係。這也是她們第一次坐在一起。在心儀的男子麵前,她們都使盡渾身解數,想要吸引他的目光。

四美人各有千秋。

但她們坐著難以把各自的優點表現出來,唯有挺直腰身,把胸前兩座山峰盡量高聳起來,作為自己的迷人標誌。

王小兵嗅著一陣陣體香,本來心旌搖蕩,如今,又目睹了八座山峰怒突而出,“橫看成嶺側成峰”,教人百看不厭。他已攀登過董莉莉與蘇惠芳的雪山,其他二位美人的雪山隻是隔著衣服欣賞了一下,還沒有在上麵修煉過鐵爪功與柔舌功。

四美女也從他那灼灼的目光看出他的心思,於是,更加爭妍鬥麗,把胸前的雪山挺出來,一較高下。

有那麼一那,王小兵真想立時祭出鐵爪功,在四美人的雪山上好好修煉一番,感受感受那股柔韌與滑膩。隻可惜這是學校飯堂,不宜溫習武功。

喝了幾口啤酒之後,美人們更是俏臉紅潤如花,迷人之極。

正在這情意濃濃的美妙時刻,姚舒曼忽然說道:“小兵,請好假了嗎?明天早上九點鍾出發吧。”

蘇、蕭、董三美女聽不懂,都好奇地盯著王小兵。

本來,王小兵是不打算讓蘇、蕭、董三美人知道的,想不到這會兒姚舒曼居然說出來了。他微訝,腦子飛地轉動,在尋找最佳的回答,看能否把這事掩飾過去。

畢竟,如果讓其他三美人知道自己請假與姚舒曼一起出去,不論是做什麼事,都會引人遐思的。何況,其他三位美人也微微知道他與姚舒曼有點曖昧的關係。

特別是董莉莉,現在是他的正牌女友,要是聞聽他與姚舒曼共同外出,肯定會大大的吃醋。

是故,他寫請假條的內容也不說去給王強拜壽,目的就是想隱瞞這件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不說,但姚舒曼說出來了。

唯一使他覺得安慰的是,幸好還沒有把請假條交給蘇惠芳,要不然,那可真的要出醜了,而且,讓她知道自己騙她,說不定還會惹她生氣,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哄轉她。

掃視一圈,見四張俏臉同時麵向自己,王小兵淡淡一笑,道:“還沒有。本想等吃完夜宵,再向蘇老師請假的。”

“你要請假?去哪?”蘇惠芳挾了一塊牛百葉進嘴,問道。

“呃,我小學的體育老師王強過生日,他是我很尊敬的一位老師,我明天過去給他拜壽。王老師是姚老師的表伯,她也去給他拜壽。”這一番話,確實說得很有理由。

四美人聽起來也覺得很合理,對他要請假也沒什麼看法,不過,謝家化的話讓王小兵頭痛起來:“小兵,以前沒見你去給王強拜過壽,怎麼現在想到要去啊?”

謝家化相當於王小兵的影子,對於他是很了解的,向來知道他沒去探望過王強,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說去給王強拜壽,謝家化覺得很不解,所以問出來,也無可厚非。

可是,在蘇、蕭、董三位美女聽了之後,卻頗起狐疑。

王小兵剛才說王強是他很尊敬的老師,既然是尊敬,那就應該經常去,而今,從謝家化口中得知,王小兵以往是沒去探望過王強的。

一個的意思是經常去,一個的意思是從來沒去過。

誰在說謊呢?

蘇、蕭、董幾位美人認識謝家化,對他的為人很了解,知道他一般不說假話的,所以,都相信他說的是實話。

如此一來,那就是王小兵說了假話。

他為什麼要說假話呢?

為什麼不說真話呢?

蘇、蕭、董三位美女本來消散的狐疑又凝聚起來,三雙明亮的美眸凝視著王小兵,溫柔的眼神帶著七分詢問的神色,意思很明顯,就是要他給一個滿意的答案。

而姚舒曼卻從蘇、蕭、董三女的眼神窺知一斑,心暗自好笑,也想看看王小兵怎麼應付三位美人。

要不是謝家化多嘴,就把這件事給平息下去了,可是如今,卻又惹出了些麻煩,他可以選擇沉默,但那樣做引起的後果頗為不妙,會使三位美人生氣,以後要哄轉她們就須費更多的工夫。

是以,他喝了一口啤酒,笑道:“王強老師是有名的練家子,我一直想拜他為師,但沒有機會,現在姚老師跟他是親戚,我追姚老師去,看能不能得到王老師的一些指點。就是這麼簡單。”

說罷,他聳了聳肩。

這是實話,講實話最容易得到別人的諒解。

蘇惠芳以班主任的口吻道:“那也不能隨便請假去做這種事啊。”

“姚老師,機會難得啊,人生沒多少次這種機會的。姚老師又肯幫我出力,不去試一試,以後都沒機會了。王老師是個很古怪的人,姚老師肯幫忙,還不一定能行呢。”他是連禦帶打,先是把姚舒曼拉下水,使她沒法改口,隨即又稍加些許的激將,意在要她全力相助。

“咯咯,我可不敢打包票哦。”姚舒曼笑道。

“姚老師肯幫我,已給了我大麵子了。”王小兵連忙溜須拍馬了一句。

至此,場麵才得以控製,沒有造成群芳內鬥的現象。

夜宵一直吃了個多鍾頭,散夥之後,王小兵、蕭婷婷與董莉莉三人到學校大禮堂那去排演小品。

《三個班長的故事》講的是在一個差生占了大多數的班別,三個班長怎麼協助班主任,幫助班的差生,使他們的成績一步一步提高,最後這個差班成了學校的文明班級的故事。

對於演小品,三人都沒有天分,勉勉強強算過得去。

所以,在篩選節目的時候,要不是這個小品的演員之一是王小兵,估計團委書記張靜就會將這個小品給刷下去。

吃飽喝足了,三人來到了學校大禮堂,便演起小品。

其實,王小兵倒想在這跟二位美人好好地激情大戰一回,隻可惜還有其他班級的同學在這排練舞蹈,沒什麼機會下手。

因為王小兵答應幫蕭婷婷擺平刀,所以蕭婷婷心情很好,比平時更加投入地表演,而且,每次與王小兵對視的時候,秋水盈盈的美眸總是含情脈脈,濃濃的情意從那黑亮的眸子傾泄出來,頗為黏人。

看著兩美人嬌軀的優美曲線,王小兵性趣大發,加上又喝了兩瓶啤酒,更加欲`火難耐,不知不覺間,褲襠就出現了奇觀。

起先,兩女未曾看到,隨後,董莉莉一個轉身,見他褲襠的“小帳篷”越來越高大,不禁抿著嘴,俏臉陡地紅了起來。饒她與他已行過多次雲雨,但每次知道他想要的時候,都會臉紅。

正在演小品,他無處可躲。

隨即,聰明的蕭婷婷也從董莉莉的眼神與臉色看出了端倪,便也往他的褲襠掃視一眼,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跳,她也開始心如鹿撞,俏臉刷地紅了,連耳根都紅了。

王小兵隻好坐在了椅子上,訕訕道:“有點累,先休息一下。”

兩美女明知這是他的借口,隻有坐著,才不會使褲襠的“小帳篷”那麼顯眼。要不是周遭還有其他同學在場,他可能就嚐試向蕭婷婷與董莉莉出手,在這做一次活的體育運動。

這一休息,便是大半個鍾。

等休息完,他的褲襠的“小帳篷”高度隻降了一點,無奈,隻好各自回宿舍休息。

董莉莉想與他行雲雨的,可是沒有合適的地方,加上蕭婷婷在一旁,隻要有些許敏感的話語與動作表露出來,都會被她知悉。是故,董莉莉也沒有做出暗示,便與蕭婷婷一起回宿舍了。

王小兵雖有些許尷尬,但這不是第一次,他很便鎮定下來,回宿舍洗了個澡,與舍友吹吹牛皮,過了淩晨一點才睡覺。

學校的男生宿舍,沒過淩晨,學生是不睡覺的。

早上要與姚舒曼去王強家,與王強雖是師生關係,但有幾年沒與他聯係過,如今驟然要去他家給他拜壽,王小兵也有些局促。

而且,這一次還是帶著目的去的。

那就是希望能得到王強的指點。他與王強雖不熟,但也比較了解王強說一不二的性格,知道不容易得到指教。王強以前說了不收徒,那基本就沒法改了。

不過,不去嚐試一下就更沒機會,去了,就存在一線希望。

對於打敗白光偉,他是非常在乎的。王小兵就想用自己的拳頭將白光偉打倒,然後對他說:白光偉,以後別再纏著蕭婷婷,我很明白地告訴你,她是我的馬子。

白光偉向來以自身功夫高而自詡。王小兵很想打敗他,看看他失敗之後的表情到底是怎麼樣的。

男人都是好鬥的。王小兵也不例外。

白光偉的功夫是王強傳授的,隻要王強肯指出白光偉的弱點在哪,並且傳授幾招給自己,那王小兵就極有機會打敗白光偉。

至於王強肯不肯指點自己,那隻有等到去他家才有結果。

王小兵盼望早些天亮,早些去王強的家,不過,又擔心白跑一趟。幸好,他還有健胃丸,而王強又需要此藥丸來治療胃病,由此看來,也並非毫無希望的。

躺在床上,他連忙進入玉墜,又煉製了三粒健胃丸,事畢,才安然睡去。

一覺醒來,已是上早讀的時間,王小兵向蘇惠芳請了假,也就沒去教室,起床,洗漱畢,便出了宿舍,鎖好門,上了教工宿舍樓,正好碰到蘇惠芳走下樓梯。

他本來是要去找姚舒曼的,如今遇到蘇惠芳,笑道:“惠芳,我來找你一起吃早餐。我昨晚向你請了假的,你還記得吧。”

“你找姚老師吧。”蘇惠芳將垂下的一綹秀發掠到耳後根,幽幽道。

“也是來找你的。”說著,他豎起耳朵聽一聽,沒有聽到周遭有腳步聲,於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她的俏臉上輕吻一下。

“嗯”蘇惠芳俏臉紅暈亂舞,微嘟著紅唇,嬌態萬方,極為誘人。

“走吧。到飯堂吃早餐。”王小兵輕輕地拉了拉她的玉手。

“不等姚老師了?叫上她吧。她還在宿舍。”她歡喜地嫵媚一笑。

“好。”他飛地上到了四樓,走到403宿舍時,姚舒曼也正好出了門。


snaptime:2017-11-23 10:05:29  .exectimeㄩ0.16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