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92章 玉蒲團


聽到林帶喜肯借錢給自己了,王小兵也頗高興,而且他還覺得她同意借錢給自己的同時,也幾乎是同意嫁給自己了。

這種想法,雖有點牽強,但他也並非完全是空穴來風式的幻想,因為林帶喜確實對他有意思,從她的神態舉止就可看出來。

至於能否與她立刻做活的體育運動,他還沒有把握。

“喜姐,你能借多少錢給我呢?”此時,桂文娟鬆了手,林帶喜的雙手縮了回來,抓住他的兩手,不讓他隨便揉`搓了。

“你要多少錢?”林帶喜也沒有要從他懷掙出來的意思。

“七八千吧。”他感覺自己的褲襠也被她的泉水弄得有些濕潤了,麵的老二怒嘯不已,隻想戳進她的山洞。

“我可沒那麼多,隻有三千多。”林帶喜瞥了一眼桂文娟,見她眼神掠過淡淡的嫉妒,便想站起來,不過,被他摟住了,便繼續坐在他大腿上,“不如這樣吧,我認識搞室內裝修的,我找人幫你裝修好吧。”

“行!”這可省了自己不少工夫,王小兵爽道。

這樣一來,店鋪裝修的問題就基本解決了,等室內裝潢好之後,去郵電局報裝一台電話就行了。於是,他把招牌的名稱與室內的裝修要求大概說了一下。

林帶喜聽完後,道:“一個星期左右幫你找人裝修好。錢我先墊,到時你還我就是了。誒,我可是要利息的哦”

“可以,發了財,還多一倍給你。”他笑道。

“反正都是夫妻倆了,還說那些幹嘛呢,咯咯。”桂文娟笑道。

“我要上廁所。”林帶喜道。

“喜姐,你的體香與娟姐的一樣好香。”他嗅了嗅,笑道。

“我真的要上廁所。”林帶喜褲襠都濕了,想去衛生間弄一下。

王小兵才鬆了手,等林帶喜走進廁所,他的手便放在坐在旁邊的桂文娟的美腿上,輕輕撫摸她那光滑的大腿。

她也很享受,咬著下唇,閉著眼睛,感受他太極掌的深厚功力。

這時,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他拿起大哥大,接聽,起先還道是洪東妹打來的,聽聲音不像,好像在哪聽過這把聲音,卻又記不起,問道:“請問哪位?”

“我是張芷姍的姐張惠蘭,想找你談一談我妹的事情,現在可以方便出來嗎?”網不跳字。電話那頭的聲音淡淡道。

“可以。”王小兵腦海浮現出張惠蘭那張略帶高傲的臉蛋。

“在小樹林廣場見麵吧。”說完,便掛了機。

王小兵知道張惠蘭已認為自己與張芷姍發生過關係了,其實,還沒到那一步。既然她要找自己談談,那就去會一會她,看她說些什麼。

“誰啊?”桂文娟好奇道。

“一個朋友,說現在想買些美容丸。”王小兵神情自若道。

“現在?”她口氣有些幽怨。

“她住縣城的,今天剛好休假坐車來這。以後可能會是個大客戶。”他又輕輕地在桂文娟的大腿上撫摸了一下。

聽他這樣說,她也不好意思叫他別去,留下來與自己做活的體育運動。林帶喜從廁所出來,瞥見王小兵的手放在桂文娟的大腿上,連忙咳嗽一聲。

王小兵縮回手,笑道:“我現在出去一下,晚上再打牌吧。”

“我們也要回去了。”林帶喜打了個哈欠道。

於是,三人出了房間,關了門,下了樓,王小兵駕駛摩托,將二女送回“追風溜冰場”,然後,再前往小樹林廣場。

店鋪的裝修有了著落,王小兵心一塊石頭落地了。在騎摩托去小樹林廣場的途中,他在猜想張惠蘭將會怎麼詢問自己與張芷姍的關係,到時要不要直接告訴她,自己是真的喜歡張芷姍,又或者說假話,說隻是普通關係。

這麼思索著的時候,轉眼間便到了小樹林廣場。

彼時正是下午時分,陽光依然還有些威力,火辣辣地灑在人身上,使人流汗。

張惠蘭除了為妹妹的事找王小兵之外,還有就是想從他那得到些美容丸,自從吃了他的美容丸之後,隻一晚的工夫,她肌膚就變得比以前光滑些了。她終於相信他的美容丸是真的有效果了。

小樹林廣場有不少人,但王小兵一眼便看到了張惠蘭。

張惠蘭臉蛋俏麗,身材也不錯,加上養尊處優慣了,肌膚很白,氣質高雅,一襲月白的連衣裙,裙擺在微風中搖曳,風情萬種。

“蘭姐。”王小兵先看到她,熱情地打招呼。

“你好。”她嫵媚一笑,略顯有些生澀,畢竟還不相熟。

“您這條裙子配上你的膚色真好看,我猜您平時肯定對穿衣有研究,從手提袋、涼鞋的搭配,就可知您的眼光非常獨到。”王小兵打量她一眼,其實目光隻在她微露的酥胸上流連了三秒鍾,笑道。

“咯咯,一般般啦。我平時有看一些雜誌麵介紹怎麼搭配穿衣的。”她聽了很受用,臉上的高傲之色融解在甜甜的笑容之中。

這年頭,就是馬屁最受人喜歡。

“我們找個地方聊一聊吧。”張惠蘭掃視一圈,周遭人來人往,不易交談。

“電影院怎麼樣?那的包間又有風扇吹,說話又不會被別人聽到。”他也清楚,兩人談的是比較隱私的事情,建議道。

“那要錢啊。還是找一處樹蔭坐坐吧。”她倒有些不樂意。

“我買票,上車吧。”他拍了拍摩托車後座,笑道。

她被他陽光燦爛的笑容吸引了,也不多想,便上了他的摩托車。於是,嘟一聲,他駕著摩托,便朝電影院馳去。途經路邊的小賣部時,買了兩瓶雪碧,還有一些小食。

到了電影院前,停好摩托,王小兵買了票,由服務員帶著他與張惠蘭進了包廂。包廂的壁扇,隻拉一下開關,風扇便轉動起來。

王小兵擰開雪碧,倒滿一塑料杯,遞給張惠蘭,道:“蘭姐,喝一杯。”

“好,謝謝。”她接了,但佯裝看電影,其實電影是一部成龍主演的功夫片,她不感興趣。

然後,他自己也倒了一杯,邊吃小食邊看電影。

沉默了一會,張惠蘭開口了:“你跟我妹是什麼關係呢?”

“你說呢?”他微笑著反問。

“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妹,並且她又喜歡你,那你倆找機會結婚不是比偷偷摸摸要好嗎?”網不跳字。看來,她也知道薑長軍與張芷姍感情不和之深。

“你說得很有道理。”他不否認她的先入為主的想法。

“那你們是準備結婚囉?”她問得很直接,一雙鳳目瞟了他一眼。

“呃……”他都還沒有與張芷姍做過床上的活體育運動,如何能談到結婚?不過,想到張芷姍的處境與她的美貌,他確實打算一生一世好好照顧她,隻要她願意,沉吟了片刻,道:“這個怎麼說呢,現在她與薑長軍還是一對,我也不便說什麼。”

至此,張惠蘭以為自己之前的猜測完全對了,她確信王小兵與張芷姍確實有一腿了,因為她已旁敲側擊過,卻想不到被王小兵擺了一道。

“你是做哪行的?”現在,她開始為妹妹把關調查一下王小兵的家底。

“什麼都做,隻要能賺錢。”每每被人問到自己幹什麼職業時,王小兵都會沒來由地震顫一下,他是一個中學生,把真實情況告訴別人,倒有一種要矮人一截的感覺,於是,經常說謊。

“你們家是農村戶口還是城鎮戶口呢?”張惠蘭問完一個問題又接著問一個,好像要把他的家族三世都了解清楚。

隻是,王小兵對她如此的詢問感到有些反感,笑道:“什麼戶口很重要嗎?”網不跳字。

當時,男女結婚很講究門當戶對的,農村戶口的姑娘想嫁城鎮戶口的男人,小城鎮戶口的姑娘想嫁大城鎮戶口的男人,反正就是俗話說的那句“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如果是城鎮戶口的姑娘嫁農村戶口男人,那可能會成為遠近的奇聞。

張家是城鎮戶口,所以,張氏姐妹找夫婿也要找城鎮戶口的。

對於張芷姍的婚姻糟糕情況,張惠蘭也覺得極有可能出現離婚的情況,所以,她也在替妹妹擔憂,如今,王小兵這個小夥子的外表與言談舉止都還中張惠蘭的意,如果他的家庭背景又不錯,那她倒希望妹妹與薑長軍離婚,然後嫁給王小兵。

被王小兵一反問,張惠蘭微怔,隨即振振有詞道:“當然重要,城鎮戶口可以糴國家糧,可以買平價油,子女讀書,以後分配工作也好些。”

她不知道,不用多久,大學生就要自力更生,沒了分配工作這種事情。

“有錢就行了,管他是什麼戶口。”王小兵將一顆花生仁丟進嘴,吧嗒吧嗒嚼著,不屑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是了,我想買幾粒美容丸,現在還有嗎?”網不跳字。她聽王小兵語氣有些冰冷,轉了話題道。

“要配製出來才有。過兩天,我配製好了,再給您。”其實,他身上就有幾粒美容丸,隻是聽她剛才說話那麼盛氣淩人,不想給她。

“那到時你拿給我妹,我周末有空就下來取。”張惠蘭小抿一口雪碧,道:“看你樣子,比我妹要年輕,你今年幾歲?”

“呃,二十了。”王小兵把年齡報大一些,笑道。

兩人言談間,電影已換片子了,播的是舒淇主演的《玉蒲團2之玉女心經》,這是一部三級片,雖比不上島國那種商業性極強的毛片,但尺度頗大,令人耳目一新。

起先,張惠蘭不曉得這是三級片,還道是部平常的愛情片子,等到看了一會,發現麵有裸女橫行的時候,俏臉便紅了。她心暗忖王小兵可能是有意帶自己來看這種片子的。

其實,王小兵也不知今天有三級片上映,因為外麵的排片公示板上根本沒有寫這部片子的名稱。他也亂打亂闖,才碰中的。

張惠蘭瞥了一眼他,與他的灼灼目光相接觸,頓時被他目光的濃濃情欲弄得情迷意亂起來,連忙垂下視線,卻借著熒光無意中看到他褲襠高隆而起的“小帳篷”,不禁吃了一驚。

那是什麼?

她心打了個突兀,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定了定神,她又再次用眼角餘光掃過去,這一次,她確定自己看到的是真的,而不是幻覺了!她的心頓時怦怦跳起來。

王小兵盯著她高聳的酥胸,咂了咂嘴,笑道:“蘭姐,再喝一杯吧。”

“不用了,我不渴。”她有些局促起來,畢竟包廂隻有兩人,而看的是三級片,自然有些尷尬。

“還有很多,喝一杯吧。”於是,他把瓶子遞過去。

她隻好端好塑料杯子,讓他倒給自己。

不過,他手一偏,瓶嘴一斜,雪碧便倒在杯外,落在她的大腿裙子上。

“對不起。”說著,他連忙用預備好的紙巾幫她擦拭裙子濕處。

“沒事。”她有些發窘。

“您這條裙子的料子真好。”他真誠地讚美她的裙子,伸手在她的大腿上輕輕地愛撫一下,以十分誠懇的口吻道。

“啊,別摸。”她站了起來,看樣子是要離開了。

這時,王小兵雙手一抱,摟住了她的細腰,一拖,把她摟進了懷,頓時感到一團溫軟的肉體壓過來,暖洋洋的,頗撩人。

“啊,你要幹什麼?”她又不敢大聲說話,怕別人瞧見,但又想表現出自己的威嚴,小聲叱道。

“蘭姐,你的體香真好聞,讓我抱一抱,隻抱一下。”他貼著她耳垂,輕聲道。

“放開我。”她掙紮了兩下,每動一下,就更清楚地感覺到他的雄壯老二就在自己的臀部下麵,雖還沒完全看到,但她憑著觸覺,已在腦海模擬出他老二的英姿了。

“蘭姐,讓我抱一下。”剛才她那種刨根問底的淩人態度,王小兵頗為不滿,如今,想讓她見識一下,農村戶口的男子是如何征服她這個城鎮戶口小貴婦的。

張惠蘭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翹起的老二戳得渾身打激靈,胸前兩座雪山又被他的鐵爪功揉搓得酥麻,並且,她眼睛看向前方的熒幕,一幅幅春`宮圖映入眼簾,便有些心煩意亂了。

哪個女人不對雄壯之極的老二感興趣?

如今,張惠蘭的豐`臀已壓著王小兵的擎天柱,膽怯之中居然有了二分性趣,也沒有先前那般想掙紮開去了。

隨著《玉女心經》舒淇開始脫衣服,準備做活的體育運動,那撩人的音樂飄進張惠蘭的耳朵,使她欲`火悄悄升了起來。

王小兵從她加的呼吸可以猜出來,她也有點意思了,於是,雙手化爪,施展出空前絕後的鐵爪功,登上了她胸前兩座高峰,在那搖來搖去,心湧起一股熟悉的感覺,那就是不久前還搖過林帶喜的雙峰。

“嗯嗯……”

這種高超的鐵爪功,張惠蘭何曾享受過,而她也沒有足夠的功力來抵擋鐵爪功,微微扭了幾下腰肢,便知道再掙紮也是徒勞,加上是隔著衣服,便任由他在上麵觀光遊玩了。

“你別揉”她膩聲求道。

“蘭姐,您的波好有彈性,太讓人驚喜了。”他津津有味地搓著,同時,祭出柔舌功在她雪白的脖頸上用心吻起來。

“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我們走吧。”她越來越把持不住了,腦子塞滿了他雄壯老二的影子。

“電影好好看啊,看一會吧。”他鐵爪功加了二分力量,使她徹底酥軟。

“哦,輕點”她雙手雖抓住他的兩手,但卻沒有要拿開他的手的意思,反而是輕按在他的掌背上,向他學習鐵爪功。

“別怕,沒事的。”他心頗高興,知道她來了性趣,這回可要降降火了。

《玉女心經》的畫麵越來越誘人,整個電影院明顯有一種無形的情欲在漸漸變濃,使在座的觀眾的欲`火在體內急躥,教人口幹舌燥。

王小兵從夜城卡拉ok廳那回來,小腹下麵本就憋著一團欲焰,如今,非但沒有下降,反而越來越旺盛了,硬梆梆的,斜戳在張惠蘭的胯下。雖了隔著褲子,但一樣能感受到她豐`臀的溫潤。

隨即,他騰出右手,施展出太極掌,撩起她的裙子,在她光滑的大腿上輕輕撫摸。

“哦哦……”

大腿每被摸一下,張惠蘭就打一個激靈,不消五分鍾,她已被她挑逗得渾身酥軟,下麵溢出了不少的泉水,弄濕她的裙子與他的褲襠。

“別摸了”她伸手去拿他的手,雖抓住了他的手,但又不用力撥開,還是任由他愛撫自己的大腿。

“蘭姐,您的肌膚真好!”他這是由衷之言。

“你……,別這樣,被人看到了不是鬧著玩的。”她怯怯地耳語道。

“蘭姐,不用怕,別人看不到。這隻有我們兩人。”他從她的話語之中,已聽出她也有想做一做的活體育運動的意思。

於是,他覺得是時候發起總進攻了,吹響了號角,準備大幹一場。

第0 bsp;玉蒲團


snaptime:2017-09-23 17:16:04  .exectimeㄩ0.14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