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88章 與美人逛街


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姚舒曼還道是王小兵對自己來了性趣,才翹起了褲襠的家夥,又好氣又好笑,白了他一眼,含笑嬌嗔道:“噯,你怎麼了?”

“哈?”他剛才仰頭看二樓的窗口,聞言,才收回目光,瞧見她正看自己的褲襠,頓時明白過來,轉了個身,側對著她,訕訕道:“我沒事啊。”

“你剛才在上麵是不是想對她不軌?”她壓低聲音道。

“是啊。”他居然大方承認道。

這可大大出乎姚舒曼的意料,她隻是想開個玩笑而已,不料他會如此爽地回答,倒吃了一驚,道:“你不會真的想吧?”

“當然想啊,像你們這樣的美女,誰不想呢,如果我說不想,那不是顯得我很虛偽嗎?”他放肆地在她酥胸上行了個注目禮。

“噯,你怎麼這樣子呢。”她臉都紅了,努了努嘴,道。

“你們都是美女啊!”他將她好好地打量一番,由衷地讚道。

“我怕你了。”她聽了很受用,笑著跨上了自行車。

姚舒曼雖驚訝他會說得那麼坦白,但內心又很看得起他,認為他這種做法才是男子漢的行為,敢作敢為。

在二樓的蘇惠芳隱隱約約聽到下麵二人在交談,但由於聲音比較低,聽不清楚,隻聽到“對她不軌”、“真的想”這些話,便猜測可能是說自己,從窗戶伸出頭來,問道:“你們聊些什麼呢?”

這時,她的俏臉隻有一圈紅暈,秀發也用手梳理過一遍,不像之前那麼春色蕩漾了。

王小兵笑道:“姚老師問我是不是喜歡你,我說像你們這種美女,我肯定喜歡。如果我不喜歡,那我都不正常了。”

他是明著來向她表白。

蘇惠芳聽了非但不生氣,反而嬌笑道:“口無遮攔的,都胡說些什麼呢,不跟你們胡扯了。”

“你是真的要泡蘇老師嗎?”姚舒曼露齒笑道。

“當然啦,我也要泡你,也要泡蘇老師。你們都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對於女神,我統統要泡。”他哈哈一笑,雖以戲謔的口吻,但說的卻是他心的真實想法。

“你這個貪心鬼,野心挺大的,泡一個就算了,還想泡兩個呢。待會蘇老師收拾你。咯咯。”姚舒曼對著二樓喊道:“蘇老師,還不下來教訓你班的學生,他太油腔滑調了。居然想對老師不軌,大大的不禮貌。”

“就來了。”上麵的蘇惠芳語氣也頗為愉悅。

“我說的是真心話啊,難道說真心話有錯嗎?”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抽著,笑道。

“噯呀,你看,還在狡辯呢,該打。蘇老師,下來,拿條鞭子抽他。”姚舒曼格格笑道。

聽到上麵關門聲,然後是下樓的腳步聲,一會,蘇惠芳靚麗的身影便出現在一樓大門處了。她背著一個大行李袋,兩手各提一個行李袋,胸前兩座雪山也重新罩上了胸罩,隻是臉蛋還殘留著紅暈。

“你們都在鬧什麼呢?”蘇惠芳將行李袋放在王小兵的摩托車車尾架上。

“你班的學生太色了,點教訓他。”姚舒曼笑道。

“他怎麼色了?”蘇惠芳卻是裝懵扮傻,道。

“有其學生,必有其老師,咯咯。”姚舒曼笑道。

“哈,胡說。”蘇惠芳揮著粉拳,作勢要打姚舒曼。

不過,姚舒曼知道她是開玩笑的,嘻哈笑著,一蹬單車,便向前衝出去了。

三人說說笑笑,一路回學校。

蘇惠芳的宿舍還沒搞清潔衛生,王小兵與姚舒曼幫著搞衛生,等搞好衛生,布置好家具,擺放好家什,都到上午十一點多了。

現在知道了姚舒曼與蘇惠芳的宿舍所在,以後要來找她們便容易多了。他看到蘇惠芳那張床太小,出於好意,道:“買一張大點的床吧,睡著舒服。”

其實,他這話完全是沒別的意思的,可是,在蘇惠芳與姚舒曼聽來,卻是隱含著另一種意思,蘇惠芳俏臉霎時間紅了,而姚舒曼瞥見蘇惠芳那嬌羞的神態,也知道她聽出了弦外之音,於是,笑道:“小兵,你不會想給蘇老師買一張雙人床吧?那是什麼目的啊?”

“哈?沒什麼目的啊。大床睡著舒服吧。”瞧著姚舒曼那狡黠的笑容,他便有些尷尬。

“嘻嘻,還說沒呢,那人家一個人為什麼要睡雙人床啊,你心有鬼啊。”姚舒曼揶揄道。

“你們說什麼呢,好餓啊,小兵,請我們吃飯吧。”蘇惠芳最不好意思了,連忙岔開話題,道。

“好,走吧。一起去吃鐵板燒牛肉。”王小兵也不想與姚舒曼糾纏下去。

不過,姚舒曼現在終於明白蘇惠芳與王小兵是有一種很親密的關係,雖不是情侶關係,但也差不多了,這時,她也有了些許的醋意,忽然之間又暗忖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在意他跟蘇惠芳好呢?她自己也有些窘。她感覺自己對王小兵是越來越在乎了。

下了樓,王小兵道:“你們坐我的摩托吧。”

他還想享受一下她們胸前堅挺山峰的按摩,不過,兩女早已識無極小說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無極小說”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穿了他的詭計,笑道:“我們騎單車吧,就當是鍛煉身體。”

“騎單車?還是坐我的摩托吧。”王小兵掃視一眼兩女那妖嬈多姿的身子,精神大振,道。

“你騎摩托,我們騎單車。”蘇惠芳笑道。

於是,兩女一人一輛單車,王小兵騎著摩托,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是先吃飯再逛街還是先逛街再吃飯呢?”他是有意這樣問的,他是怕她倆待會忘記與自己逛街,所以先提醒她們。

“都中午了,先吃飯吧。”姚舒曼道。

王、蘇二人也沒有意見,就這麼決定下來。

看著她們坐在單車車座上那渾圓而豐滿的美`臀,王小兵真想伸手去摸一摸,去感受一下那平滑的曲線與溫潤的肉感,而她們那滾圓修長的美腿,也教他性趣激增,恨不得當場就抱她們到路邊的草坡上,一起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

她們四射的青春活力讓他著迷。

一路上,王小兵都在想,如果日後自己有了錢,買到了轎車或麵包車,那就要把心愛的人兒都載上,帶她們一起去酒店吃飯,然後再一起兜風,晚上一起睡覺。

想到精彩之處,他總是得意忘形地笑起來。

蘇惠芳聽到他笑,轉過頭來,好奇道:“你笑什麼呢?”

“沒什麼。我看到路邊那輛拉豬的拖拉機,想到一個笑話。”王小兵連忙止了笑,幸好腦筋轉得還,道。

“什麼笑話?”姚舒曼追問道。

“別問他。”蘇惠芳知道他經常說黃段子,笑著阻止道。

“說嘛。”姚舒曼卻催促道。

“一天三個男生去大排檔吃宵夜,於是三個人點了‘豬腦湯’,但因為店中人多吵雜,於是端菜小姐為了方便作業便大喊:‘豬腦!豬腦!三個豬腦……’三個男生竟不約而同的回答:‘我們我們……這這,在這!’”王小兵鎮定道。

三人都歡地笑了起來。

隨即,蘇惠芳不解道:“噯,你開摩托,怎麼還慢過我們呢?”

這是關鍵,因為他落在後麵,才能欣賞到她們的豐滿而溫潤的美`臀,這回,他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訕訕道:“這樣省油啊。”

兩女雖沒開過他的摩托,但一聽就知是說謊,但也不知他要搞什麼把戲,隻是留了個心眼。

過了幾秒鍾,蘇惠芳速轉頭看他,才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與姚舒曼的臀部來看,頓時白了他一眼,笑道:“你開一點,好不好,在前麵開路。”

他的偷窺被她看穿了,不好意思再賴在後麵,便隻好開到前麵,好像帶路的一樣,引領二美女到白沙飯館。其實,他是想到君豪賓館吃飯的,但又不知怎麼跟莊妃燕解釋好,才到白沙飯館的。

他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盤。

上午的時候,差點就得到蘇惠芳了,所以,他想晚上再發揮自己的熱情,主動去幫蘇惠芳整理一下宿舍,然後伺機與她調**,爭取今晚跟她做一做活的體育運動,嚐一嚐她鮮嫩的肌膚。

因此,吃了午飯之後,他決定帶著她倆逛一下午的街,如果合適的話,就給蘇惠芳與姚舒曼都買一張雙人床,然後再回來白沙飯館吃晚飯,之後直接回學校。晚上就去找她們。

這個計劃,如果不出差錯的話,他估計把蘇惠芳弄到手,那還是有幾成機會的。

不過,他還得抽時間去找洪東妹借些錢裝修店鋪,暗忖最好在吃晚飯之前把這件事辦成。

三人停好車,進了館子,好不容易在後麵找了一副座位,坐下,點了鐵板燒牛肉,還有那道叫“眾女拱月”的新菜肴。

等到上菜的時候,才發現“眾女拱月”原來是水煮豆腐,倒是一塊一塊的,擺在盤子,形成一圈,中間放了幾顆紅棗。王小兵早知是這樣的,二女則被菜名引得格格笑起來。這菜說是能起美容效果的。

吃完飯,王小兵付了帳,出來,三人準備逛街。不過,蘇惠芳看了一下原來停放單車的地方,發現自己的單車不見了。

“咦?我的單車呢?”她懊惱道。

蘇惠芳與姚舒曼的單車是並放在一起的,如今,姚舒曼的單車還在,而蘇惠芳的真的不見了,留下了一個空車位。

“你剛才鎖車了嗎?”姚舒曼問道。

“鎖了啊?你還看到,問我那把鏈鎖多少錢。”蘇惠芳焦急道。

“哦,是,我問過你。那不是別人弄錯了,肯定是盜走了。”姚舒曼以偵探的口吻說道。

“怎麼辦好呢?”蘇惠芳隻有幹著急的份,擰著秀眉,左看右瞧,希望能在街上看到那盜車的人。

“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找回來。”說著,王小兵拿起大哥大,撥了一個電話號碼。

蘇惠芳與姚舒曼都見識過王小兵在黑道的實力,特別是蘇惠芳,她是頗了解他在黑道上的能力的。她相信他能幫自己找回單車,滿眼期待地凝視著他,聽他打電話。

在小樹林集市一帶,隻有兩夥人是專門盜單車的,其中又數林燦


snaptime:2017-11-21 12:16:04  .exectimeㄩ0.10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