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79章 洞房的那些事兒


人生四大喜事分別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他鄉遇故知、久旱逢甘霖。【‘

排在第一的,就是洞房花燭夜,可見自古以來,人們便把洞房之事看成最大的喜事。換言之,人們把兩性之間的交`歡看成是最活的事情。

這可是先人總結出來的經驗,曆經無數春秋,經過了成千上萬年的考驗,才剩下來的真理。

是故,男人與女人在一起,最教人難以把持的就是做活的體育運動了。

如今,王小兵與董少容置身於這無人的黑暗毛坯房,就如**,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觸,隻要接觸的時間足夠了,那就會劇烈地燃燒起來。

征服董少容,這是王小兵對付白光偉的計劃的其中一環。所以,他要全力以赴,爭取虜獲她的身心。

就欲`火而言,王小兵已足夠**了。

而董少容體內的欲`火也正在漸漸地蘇醒,開始彌漫到她的四肢百骸,使她春心蕩漾,性`欲高漲,就差一點火候而已。

一旦兩團欲`火燃燒起來,那就不容易撲滅,隻有做活的體育運動,方能降火。

此時,王小兵身上熊熊的欲`火正在彌漫到董少容的身上,引起她體內欲`火的共鳴。縱使是狂風暴雨,也難以澆滅燃燒起來的欲`火。

在這攻堅時刻,王小兵發揮了堅韌不拔的毅力,伸出舌頭,在她頸下濕潤的肌膚上津津有味地舐`著,緩緩地往下滑動,當舌頭伸進那條滑膩的乳溝時。兩人同時都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她的浮溝在兩座巨峰之間,一直延伸向下麵,給人無限的遐思。當他的舌頭在她的乳溝肆意遊動時,董少容身子酥軟極了,鼻端哼出“嗯嗯”的誘人春音,起先還輕輕地推他的腦袋,等到他將柔舌功的精髓施展出來,享受到了**的活之後,她便不再推他的腦袋,任由他用舌頭愛撫自己的乳溝了。

“小兵,好酸,好了吧,別吻了。我受不了啦”在黑暗之中,她隻感覺自己的臉蛋熱烘烘的,半眯著眼眸,呼吸急促,時不時啊啊地嬌`喘兩聲,膩聲道。

“容姐,我再吻一會兒。”他已從她那充滿了欲念的聲音猜出她的心防線要崩潰了,隻要再努力一把,就有可能引起她體內激情的暴發。

“我們接吻吧”他的舌頭在她的乳溝那遊移不定,使她飄飄欲仙。

“好,等一會,我再吻一吻你的乳溝,你的浮溝太棒了。”他整條舌頭都伸進去了,盡情享受她乳溝的溫潤。

“真的好酸”這時,她輕輕扭擺著腰肢,看似是想躲開他的柔舌功,實質是配合他的一舉一動,使他吻得更徹底。

他知道她已允許自己吻她的乳溝了,於是,不急不躁,先將她的乳溝占領,然後再慢慢向前推進。他采取的策略是步步為營,不貪多,不急攻猛進,隻把能得到的先弄到手,建立鞏固的根據地,再向她身子其他部位進攻。

在他柔舌功的愛撫下,已完全使她沉浸在活的享受之中了。

董少容心中的防線又減少了一分,也不再有抵觸情緒,便雙手摟緊他的腦袋,往自己的胸口按來,似乎要把他的腦袋鑲嵌進自己的心口,才能心滿意足。

這一細微的動作,卻蘊含著巨大的信息。

作為花叢老手,王小兵已從中讀出了一些意思,但也不急於推進,雙手化掌,祭出太極掌,在她美`臀上輕撫起來。

當柔舌功與太極掌同時作用於董少容的身上時,她更是如癡如醉,嬌`喘連連,腦海塞滿了使人欲血沸騰的春`宮圖。

“小兵,別摸我屁股”她言不由衷道。

“我沒有摸,我隻是給您的褲子擠壓出雨水。”他功夫甚為了得,在施展柔舌功的同時,也還能說話。

“啊,你摸得我周身酥麻,我受不了啦,別摸了”她雖這麼說,但雙手卻是摟緊他的腦袋,將他的腦袋摁在自己的胸脯上,沒有絲毫要推開他的意思。

“好。”王小兵便停下來,看她反應如何。

她已嚐到了活的愛撫,一旦失去了那種美妙的感受,她接受不了。

果然,當他雙手摟著她美`臀,不再施展太極掌時,她明顯地不悅了,聲音帶著幾分幽怨道:“你……,哼,你……”

看樣子,好像她是在責備他還在吻她的乳溝,其實她是在怪他雙手不摸自己的臀部,剛剛被挑起的那股感,又降了下去,是於頗為不爽,差點說出“你為什麼停下來啊”這樣的話語,隻是還有幾分矜持,才說不出口,你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

王小兵嘿然一笑,雙掌又在她美`臀修煉起太極掌。

這回,董少容又嗯嗯啊啊地享受到那股醉人的感,不過,卻不敢拉下麵子,還佯裝微慍道:“啊,王小兵,我叫你別摸,你還摸”

但語氣之中滿溢興奮之意。

“我沒有摸,我隻是覺得你褲子的布料很光滑,所以想摸摸。”他一邊在她乳溝上溫習柔舌功,一邊在她又圓又實的豐`臀上練習太極掌,真是其樂無窮。

“你摸人家屁股,還要說謊,看我打你。”說著,她左手摟緊腦袋,騰出右手,輕輕地拍他的肩膀,一點也不用力,反而好像在暗示:點摸吧。

於是,王小兵加愛撫的速度,將太極掌十成功力使出來,摸得她美`臀發熱。

董少容活得渾身輕顫,鼻端發出撩人的“嗯嗯”聲,檀口又間或發出一兩聲“啊啊”音,交織成一曲誘人的活春音交響曲。

到了這一步,王小兵隻攻克了她的乳溝,還沒登上她胸前兩座高峰的山頂修煉柔舌功,因為她還穿著胸罩。忽然之間,他雙手上移,去解她的胸罩。

正在享受他太極掌撫摸臀部的董少容感覺到他要脫自己的胸罩,連忙夾`緊雙腋,背倚牆壁,不讓他解,道:“小兵,不要。”

“容姐,你的胸罩濕了,脫下來晾一晾吧。”他雙手好不容易找到了她胸罩的後麵的扣子,以熟練的手法解開了。

“不要,停下來”她雙手摟緊他的腦袋,不停地揉他的頭,嬌呼道。

“容姐,已解開了。”他扯她的胸罩。

“別拉,別拉。”她腋部緊緊夾著胸罩,好像這樣就能不被他脫掉。

可是,到了此時,他不用手也能弄掉她的胸罩,隻一張嘴,便咬住了蕾絲胸罩,往下一拖,便扒掉了她的胸罩。

霎時間,她胸前兩座山峰的山頂露了出來,雖是在黑暗中,但王小兵的臉麵已觸碰到她山峰上溫潤的兩點,心蕩起一陣漣漪,性趣大增。

不過,董少容“啊”地嬌呼一聲之後,雙手捂住了胸前兩座山峰的山頂,囁嚅道:“別過來。”

“容姐,幫我摸一摸我脊背,看那是不是有一個蚊子在叮我。”他撒了個謊。

情迷意亂的董少容不知是計,伸出右手在他背脊上撫摸著,這樣,她的右山峰便露了出來,沒了防護。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當機立斷,嘴巴一張,便銜住了她右山峰的山頂,頓時一股柔韌與滑膩從舌端傳到腦中樞神經,使他興奮之極。

“啊”

董少容第一反應不是推他,隻是摟緊了他的腦袋,可見她極想讓他來自己胸前兩座山峰上觀光遊玩的,隻是矜持在作怪,放不下麵子,過了幾秒鍾,才用手去推他的腦袋。

不過,為時已晚了,已占領了她右山峰的王小兵豈肯輕易退兵?

每攻占她身子的一個部位,他都會堅守下去,如今,已銜住了她的右山峰的山頂,正在性趣上,決不會打退堂鼓,他的雙手已化爪,施展出鐵爪功,又是捧又是抓,將她的右山峰牢牢握在兩手之中。

隨即,柔舌功與鐵爪功雙管齊下,作用於她的右山峰上。

“啊哦”

如果隻是柔舌功來攻擊,她還能抵抗一二,如今是兩種功夫殺到,她再也沒能力抵抗,嬌呼一聲,便已投降了,也不再推他的腦袋,隻摟緊他的頭,讓他在自己的右山峰上修煉絕頂功夫。

他也不客氣,大口大口地吮她的右山峰,過了一會,又立刻攀登上她的左山峰,在那修煉柔舌功與鐵爪功。

至此,終於攻克了她胸前兩座高聳的山峰,得到了新的根據地。

“小兵,別那麼大力”她**被他的鐵爪功揉`搓得酸軟,懇求道。

“好。”他遵命減了五分力量,以溫柔的方式施展別具一格的鐵爪功,使她得到如意的感。

同時,他把嘴巴張到最大,但還是不能將她的山峰銜住四分之一,隻能在山頂上嬉戲尋樂。

董少容恨不得把他的腦袋按進自己的胸脯,讓其成為第三座山峰。她已渾身酥麻了,已大半投入與他活了。

在她兩座山峰上激吻了數分鍾,感覺自己小腹下麵已達到最強壯的時候,是時候發起總進攻了,於是雙手下移,去扒她的褲子。

“咦”

董少容嬌呼一聲,發覺他在脫自己的褲子了。

-  ,


snaptime:2017-11-25 08:22:56  .exectimeㄩ0.07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