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74章 樓梯間的男女快活運動


泡妹子,是一門高深的藝術。

一個臉皮薄的男子,天生是不適宜泡妹子的。這種男人一般都是靠相親來組成家庭的,鮮有自己去找到另一半的。

想要泡到鍾意的妹子,那就得有厚臉皮。

當然,並不是臉皮厚了,就能隨便泡到漂亮的妹子。隻不過,臉皮厚是泡妹子的其中一個優良條件而已。

想把美麗的妹子泡到床上,那不但要臉皮厚,還要有非同一般的男人魅力,或是英俊,或是陽剛,或是褲襠有私貨,或是身纏萬貫,或是權力傾天……

總之,男人的魅力千種萬種,都是萬變不離其宗:那就是必須滿足女人的需要,方能將她的身心得到。

如果給的不是女人需要的東西,那就不能虜獲她的芳心,從而不可能跟她睡覺。當然,使強將她抱到床上,那又是另一回事。

女人需要的東西,可能很簡單,可能不是金錢,可能不是權力,可能隻是英俊就行,又可能是褲襠要有私貨,這就要看那女人缺什麼了。

王小兵褲襠有私貨,單就這一點,已足夠使不少女人得到滿足。

這是他受到眾美人青睞的重要原因之一。

張芷姍是個不缺穿不缺吃的女人,她最需要的是心靈的安慰與精神的滿足。薑長軍雖能給予她一點**與精神上的享受,但還不能完全滿足她的需要。她是個矜持的女人,不會隨便開口向丈夫要女人的福利。

是故,結婚以來,她經常得不到足夠的女人福利。而她最需要這方麵的享受。

而王小兵就能滿足她的需要。不過,她還不清楚他褲襠的私貨質量怎麼樣,隻知自己對他有好感,縱使他強行抱自己上床,可能也不會怒斥他,至多隻是輕責他幾句而已。

女人就是這麼奇怪的,隻要滿足了她真正的需要,那就極容易占有她的芳心。

張芷姍聽了,不論從哪個角度而言,都沒有拒絕的理由,她欠他的人情,微有驚訝道:“好啊。”

聞言,王小兵心那塊大石頭才落了下來,全身都輕鬆了,笑道:“等等我,我先把摩托停好。”

本來,他還想問薑長軍在不在家的,可是,那樣問也太露骨了,等於問人家要不要做活的床上體育運動,是故,他數次欲開口,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停好摩托之後,他飛地走到了樓梯口,張芷姍在那等他。

如今,他要上來喝茶,她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她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他喝茶是假,真的想上來做些別的事情是真,但又沒有法子,隻好見一步行一步。

兩人先後上樓梯。張芷姍走在前,王小兵走在後。

“嫂子,你們吃飯了嗎?”他打破沉默,道。

“早就吃過了,你還沒吃嗎?”她的聲音柔而不黏,清甜柔美,教人聽了很舒服。

“我也吃過了。呃,軍哥在家看電視嗎?”他想方設法來探知她家的虛實,以便製定合適的計劃。

“唉,不想說他了。”美人輕歎了一句,“吃了飯,接了個電話就出去了,不用問,我也知道他是去打牌了。昨天才剛借你的錢,我也不知他到底有沒有拿去還給人家。”

“軍哥這樣不行啊。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打打小牌,那沒什麼事,經常聚賭,很危險的。”王小兵心又冒出一個念頭:薑長軍配不起張芷姍。

“那有什麼法子呢?我勸了他不知多少遍了,開始他還會敷衍一兩句,到了後來,隻要我一說那方麵的事,他就罵我多管閑事。”張芷姍溫柔的聲音透出淡淡的無奈的味道。

“那就是軍哥的不對了。”王小兵忍不住幫腔道。

偶爾,他真想幫她找機會揍一頓薑長軍,幫她泄泄心中的忿氣。他真的不願意看到美人不樂。他在想:這麼漂亮的人兒,應該多加疼愛,不能讓她傷心。

薑長軍明顯讓她傷心了,所以王小兵對薑長軍頗為不滿,隻是兩人沒什麼實質性的恩仇,不好意思去找他算帳罷了。

他已得知薑長軍不在家,心即時閃出第一套泡妞方案:跟她進了門之後,便先喝兩杯茶,隨即,把美容丸拿出來,遞給她,並且借機跟她**,隻要她不極力反對,那就步步為營,爭取跟她做有益身心健康的**育運動,讓她嚐嚐自己的強大之處。

腦子這麼一意`淫,小腹下麵便立時有了生理反應,漸漸地硬了起來。

樓梯隻有昏黃的燈光,顯得很寂靜,隻有腳步聲回響,當兩人暫時停止了談話之後,周遭就顯得更安靜了。

王小兵目光在張芷姍那婀娜多姿的背影上打量一番,看她雙肩圓潤,纖腰盈盈一握,美`臀豐滿而極具觀賞性,**修長而大小適中,配合起她身體的其他部位,更是錦上添花。

閱女人多了,他單從美人的臀部與雙腿便能腦補出她兩腿`之間那神秘之處的奧妙。

如今,他腦海便幻想出她私`處的勝景。

想著想著,他便有些欲`火焚身了。本來確實也有些口渴,如今便更口幹舌燥,視線在她隆臀上一眨不眨,暗忖要是有透視眼那就美妙之極了,可以看清她是不是白虎。

偶爾,他湧起一股歪意,想伸手去抱她,幹脆在樓梯間做一做男女活的體育運動算了。

不過,那樣太粗魯了,何況,要是引起她的尖叫,那也不是一件美事,強扭的瓜不甜,他要吃瓜熟蒂落的,那樣才過癮。

而此時,張芷姍忽然想起姚舒曼,想問一問他為什麼不與她一起來坐一坐,於是停住了腳步,回眸一笑道:“是了,舒曼怎麼沒來?”

怎知王小兵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哪會想到她突然之間停下來,一不留神,便撞在了她的身子上,才驚醒過來,條件反應地伸出雙手往前一抱,摟住她的纖腰,才堪堪穩住腳步。

“啊”她則輕呼一聲,身子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王小兵精神大振,想不到居然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便抱住了她,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現在實現了!他興奮之極,暗忖這會不會是上帝的安排,故意讓他與她在這樓梯間完成人類偉大的交`歡活動。

是故,他下麵更硬了,直挺挺地向前捅出去,形成一頂“小帳篷”,蔚為壯觀。

他雙手按在她沒有絲毫多餘脂肪的小腹上,感受到一股誘人的彈性與溫潤,雖是隔著衣服,但一樣那麼的教人想入非非。他很想將手指移上去,登上她胸前兩座堅挺高聳的山峰,在那修煉鐵爪功,如果有機會,也可以溫習一下柔舌功。

不過,初次抱她,不想做太過刺激的動作,以免引起她的驚恐。等到時機成熟了,便扒下她的休閑短褲與內衣,殺進她的體內。

在王小兵剛剛抱緊張芷姍那一那,除了她發出一聲輕微的驚呼“啊”之外,便沒有其它聲音了,這時,他與她都能聽到對方濃重的呼吸聲。

起先,她注意力隻放在他雙手上,怕他的手指往上移來摸自己的胸部,於是連忙雙手去抓緊他的兩掌,不讓他隨便移動。

不過,下一秒,她便感覺到自己雙腿夾著一條熱烘烘的東西,心暗吃一驚,腦子念頭電轉,在尋找合適的解釋。可是,怎麼也找不到相稱的東西。開始,還以為是他的大哥大,想了想,覺得不對,他的大哥大別在腰際,不會捅進自己的兩腿`間。再一想,頓時記起昨天已見過他的褲襠“小帳篷”的奇觀,立刻便知道是什麼了。

那一瞬間,她俏臉紅暈亂舞,心跳加速,怦怦如鹿撞,胸前雙峰急劇起伏聳動,誘人之極。

“小兵,別抱我。”她柔聲道。

“嫂子,讓我抱一抱吧。”說著,他用臉麵輕輕磨蹭她柔軟的脊背,感受那的溫潤與滑膩,輕聲道。

“會有人看到的。我們上去吧。”張芷姍咬著紅潤的下唇,嬌羞道。

“不怕的。那你答應我,到你家之後,再讓我抱一抱。”樓梯間靜悄悄的,如果有人上下樓梯,肯定能聽到的。

“你,你別這樣。”她有點六神無主,但又有些許的喜悅,矛盾之極,不知所措。

“嫂子,你的身子真香。我陶醉了。”他臉龐貼著她的香背,深深地吸了口氣,立時嗅到一股淡淡如蘭的幽香,便如吃了春藥一般,使下麵更硬更熱了。

“啊”她雙腿夾著他的老二,也已感受到他的溫度在升高,不禁驚喜交加地低呼一聲。

在那短短的一兩秒鍾內,張芷姍的腦海掠過了無數的念頭,一時也難以下決定,因為矜持的作用,她想從他懷掙紮開去,但與他乃一見鍾情,又頗戀著他,願意偎在他寬闊的胸懷。

這樣,她也不知怎麼是好了。

不過,畢竟相識不久,她多少還有些害羞,加上這是樓梯間,不是她家,要是被鄰居看到了,麵子掛不住,於是,輕扭腰枝,擺動美`臀,輕輕地掙紮一番。

“小兵,放開我。”她蚊聲喚道。

“嫂子,你真美。”他在她脊背上輕吻了一下,使她打了個激靈。

“啊,別這樣。”她越是掙紮,雙腿就越能感受到他老二的雄壯與滾熱。

王小兵哪肯輕易放手,隻用臉去磨蹭她的脊背,而下麵的老二被她的雙腿磨得越來越強壯,硬如鋼鐵,隻差沒有戳進她的泉眼。他興奮異常,緊緊摟著她,真想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永遠與她結合在一起。

彼時,他與她正好站在四樓的樓梯間,隻上了一半的樓梯。

張芷姍雙腿觸碰到他的老二,腦海便浮現出一幅幅春`宮圖,體內的欲`火也不知不覺地上升了,又想與他幹那活的體育運動,又怕被人撞見,心矛盾之極,隻闔上了眼瞼,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兩腿`之間與他老二相碰的地方。

“小兵,我們先上去吧。”她呢喃懇求道。

“好,我們上去吧。”他居然同意了,雙手想往上移,可是,被她擋住了。

“那你先放開我。”張芷姍鬆了一口氣。

“我們就這樣上去。”他不肯放手,輕輕撅了一下屁股,暗示要她先邁步上樓梯。

“啊”她感覺到他的老二在自己胯下磨來磨去,又輕呼了一聲,不得不往上走,但每上一級樓梯,在雙腿運動之際,與他的老二磨擦得更加利害。

王小兵感到很滿意,他是這樣想的,與她一路**,等上到了她的家,兩人都已欲`火焚身了,那就省了許多工夫,估計進門之後,便能立刻做活的體育運動了。

在這美妙的時刻,張芷姍也頗為享受,但同時,她又感到很害羞,腦子塞滿了關於男人傳宗接代的家夥。她還沒見過王小兵的老二,但從雙腿觸碰到的情況來判斷,能感覺出那是不世出的好家夥。

想起他擁有那麼強大的武器,她心宛如拴了十五隻水桶,七上八下的,呼吸急促,每被他的老二擦一下大腿,便震顫一下。

王小兵就是要挑逗起她的性趣,所以不時用力地往前挺進,雖不是戳進她的泉眼,卻也是在她胯下磨來磨去,間接觸碰到她的私`處,使她欲`火難禁。

“小兵,放開我吧。”她滿臉通紅道。

“嫂子,我們就上到了。”彼時,兩人已上到了五樓。

“我……”她想說她下麵濕了,但說不出口,“我,我不習慣這樣子。”

“嫂子,多練習就習慣了。你下麵有水滴到我褲襠上了。”他的老二感覺到濕潤了,更來了勁,加速磨擦她的胯下。

“啊……,別,別,我……”她身子軟了,幹脆依在他懷。

王小兵有足夠的力氣抱起她,於是,雙手緊箍她纖腰,一級一級地上樓梯,每上一級,都用老二磨一磨她的胯下,水消幾秒鍾,她溢出的泉水就更多了。

就在這時,下麵傳來了腳步聲,明顯是有人上樓了。

不論怎麼大膽,王小兵也不想給人看到這一幕,於是,便鬆了手。張芷姍也聽到了腳步聲,便站直了,半醉的美眸卻流露出淡淡的幽怨。

難道是薑長軍回來了?

王小兵跟著張芷姍向上走,心猜測那個剛上樓梯的會是誰。


snaptime:2017-11-21 08:31:19  .exectimeㄩ0.10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