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73章 跟她周旋


張芷姍是個標準的衣架,穿什麼衣服都會使人眼前一亮。

在王小兵認識的美人之中,張芷姍不是最漂亮的,但卻是很特別的,既有四分清純,又有三分嫵媚,更有二分嬌豔,而且,還有一分閑靜的端莊,或者說有點像《紅樓夢》的林黛玉的氣質,有些弱不禁風的樣子,卻平添幾分妖嬈之色。

但凡男人見了她,除了會被她靚麗的容顏所吸引之外,還會油然生出一股愛憐,希望能關懷她,愛護她,把她看作小寶貝一樣好好地疼愛。

王小兵便有這種感覺。

想到薑長軍平時可能會對她不好,王小兵就感覺不舒服,暗忖要是自己得到了她,必定會好好的愛惜她,讓她感到無比的性福與樂。

男人對美人都很疼愛的。

他向來便是個懂得憐香惜玉的人。

“嫂子。”眼看張芷姍要走進小區去了,王小兵連忙喚了一聲。

同時,摩托車也已馳到張芷姍的身邊,急停了下來,倒是嚇了張芷姍一跳,她還道是來向薑長軍追債的人殺到了呢,整個人肉跳了一下,臉色都有些煞白了。當見到是王小兵時,美眸流露出愉悅與興奮交織成的神色。

“小兵,你怎麼來了?”她微笑道。

“來找你啊。”王小兵目光在她堅挺的酥胸巡視一遍,咂了咂嘴,笑道。

“啊?找我有事嗎?哦,我現在還沒有錢還你,可能要下個月才有錢,請寬容幾天吧。”她柔情的目光與他灼熱的視線相接在一起,心靈起了一圈漣漪,俏臉頓時紅了,微垂著腦袋,不敢與他對視,那副嬌態,使人著迷。

“嫂子,你誤會了。我不是來向你要錢的。我是拿美容丸給你的。”王小兵嗅著她身子散發出來的陣陣如蘭體香,真想伸手將她摟在懷。

“咯咯,不用那麼急,明天帶來也可以。別叫我嫂子啦。我都不好意思。我跟舒曼是同學,輩份相同,你是她男朋友,就叫我小張或姍姍吧,這樣聽起來順耳些。”張芷姍也記起了自己向他要過美容丸,又微微掀起長長的睫毛,害羞地偷瞥了他一眼,含笑道。

“那天,長軍說我是他的表弟,這也是一種緣分啊。我覺得叫嫂子也挺順口的,不如這樣,在私底下,我叫你嫂子,在大庭廣眾下,我就叫你姍姍,怎麼樣?”王小兵暗恨自己沒有透視眼,不然,定能欣賞到她身子上玲瓏的曲線,一飽眼福。

女人,是上帝專門為男人而創造出來的。

所以,男人見了漂亮的女人,沒幾個不會想入非非的,除了個別有特殊原因的男人之外。

女人的笑容是一種強大的武器,張芷姍那清甜而爛漫的笑靨便教王小兵入迷,雖談不上一笑傾城,但也能叫人看了之後,久久不能忘懷。

“他亂說的,你別記在心。如果你叫我嫂子,那我豈不是占了你的便宜嗎?”張芷姍露齒笑道。

“嫂子,我願意讓你占便宜。”他有點忘情地說了一句,其實,他還想說“我願意在床上讓你占便宜”,但想到畢竟還是相識不久,不能開那麼大尺度的玩笑,隻好改為隱晦一些。

不過,張芷姍也並非蠢笨的女人,聞聽他那麼挑逗的話語,又見他一雙眼睛正津津有味地瞧著自己,便知道他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了,俏臉更紅了,圓潤的下巴幾乎觸碰到酥胸上了,豐潤的嘴角含著醉人的笑意,卻不語言,更教人心癢難撓。

這時,兩人沉默了一會,但那感覺並不尷尬,反而很溫馨。

橘黃的路燈,淡白的月色,映照在他與她的身上,朦朧而美妙。難得的是兩人的唇上都泛著若隱若現的笑意,分明是彼此心情都不錯。他微一掀眼瞼,便與她那雙會說話的眸子相接在一起,從她的眼神,他讀出了一絲溫柔與情愛。

那間,他性趣大增,真想立時撲向她,脫下她的衣服,扒下她的內衣,然後一舉送她上第一波**,讓她成為神仙姐姐。

她也明顯感覺到他呼吸的變化與眼神那股熾烈的渴求,她不知如何是好,既對他愛戀,又對他不解,相識還淺,又加上她自身的一層矜持,便不敢在他麵前表露太多的情意。隻是含情脈脈地玉立著,任由這種微妙的情景發展下去。

“嫂子,你下來買東西嗎?”他掃視一圈,發現周圍沒有人經過,便伸手輕輕碰了一下她的玉手。

“呃,是。”她肉跳了一下,更加嬌羞了,被他摸了一下手背,感到既溫情又羞澀,於是便後退了半步,這是她矜持的結果,但在她心底,又頗希望他摸自己,所以頗為矛盾,隻退半步,也是保留了使他的手能足夠摸到自己。

以王小兵這種花叢老手的經驗來看,他已看出她對自己有意思了,但相識還淺,彼此情愫不深,才會顯出這種閨女情態,若即若離的。

於是,他又伸出左手,輕輕摸了一下她的右臂,一股滑膩從指端直傳上來,到了腦中樞神經,化作無數的愉悅,令他興奮不已。

果然,這次她沒再退後,要是再退後,那他就難以摸到她了。

“別摸,人家會看到的。”她以蚊聲溫柔道。

“好。你真美。”他也小聲道。

她微微努了努紅潤的玉`唇,唇邊泛起濃鬱的笑意,偷偷地瞥了他一眼,見他也正看過來,於是連忙垂下了目光,隻是嬌羞地微笑著,真是讓人大起愛憐,恨不得每晚都抱著她在床上,好好給她性福。

其實,王小兵是想問薑長軍在不在家的,但那樣問,好像不太妥,但不問又不舒服,好像有塊石頭塞在心坎。但怎麼問才比較妥當,那又是一個難題。

她數次偷瞥他,當然是被他男人的陽剛魅力所吸引,其次,還有一層意思,那就是她在等著他把美容丸拿出來給自己。

不過,王小兵並不想在小區門口給她,想到她家坐一坐,如果有機會,那就到她的床上睡一睡,或者在客廳的沙發上也可以做一做活的男女體育運動。是故,他也在等著她邀請自己上樓去。

這樣,就出現了很玄妙的場麵。

兩人都在等待,兩人又都不想做對方最希望做的事情,隻是在耖著,彼此又不想離開,就在那默默相對著,感受著空氣淡淡的情愛。

半分鍾之後,王小兵覺得這樣幹耗著也不是辦法,問題總得解決,於是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足了勇氣,盯著她豐滿高挺的酥胸,咂了咂嘴,道:“嫂子,今天天氣有點熱啊。”

“是啊,現在有風吹,涼爽了一點。白天很熱。”她的聲音真的很好聽,男人聽了,會甜到心。

“呃,開摩托撞風的,人的嘴唇也幹了。”其實,他是想暗示她,自己想到她家去喝杯茶。

不過,她好像沒有聽出他的弦外之音,又或者是故意聽不懂,倒有些關懷道:“嘴唇裂了?沒出血吧?”

“沒什麼事。就是有點口渴。”他終於忍不住把真正的目的道了出來,拿眼瞥了她一眼,見她嬌憨可人,真想伸嘴過去吻她的酥胸。

話都說得這麼露骨了,他覺得她肯定要做出反應了,估計她會請自己上去坐坐,然後泡一壺鐵觀音來喝喝。

可是,她的回答卻不能讓他滿意,她望向小區不遠處的那間小商店,柔聲道:“買一瓶汽水喝,應該可以解渴。”

汽水?我不要,我要喝茶!

他在心自言自語了一句,但臉龐上還是掛著笑容,道:“汽水不好喝,還是喝茶好一點。汽水麵有糖,喝了之後,一樣還是口渴的;喝茶就不同了,一喝下去,立刻就解渴。”

“呃,這樣啊。”她黑白分明的美眸又瞥了他一眼,唇邊的笑意清晰可見,她明顯是明白他的意思的,隻是不肯照他所希望的那樣說而已。

“是啊。你家有開水吧?”他終於忍不住,問出來。

到了這個份上,她再裝蒜也不能假裝聽不懂了,咬了咬薄薄的下唇,支吾了一會,微微頷首道:“我家有開水。”

說了這麼一句之後,便沒有了下文,他還在等著她說出那句“到我家喝吧”的話語,可是,她好像有些難為情的樣子。他雖不是風月高手,但也算個情場老手了,有了一年多與美人的周旋的經驗,此刻暗暗下決心,一定要上她家坐一坐,不然,也太沒麵子了。

於是,他不再轉彎抹角,直言道:“我到你家喝杯茶解渴吧。”

不過,說出來之後,他又有點後悔,如果她說“那樣不好吧”這樣的話,那他就沒法下台了。他知道她有矜持的一麵,加上又還不是太熟,確實極有可能會說那樣的話,是以,他也擔心起來。

在這等待的一刻之中,一秒鍾就跟一天似的,他緊盯著她俏麗紅潤的臉蛋,仔細觀察她的神情,希望從中發現一點蛛絲馬跡,以確定結果會怎麼樣。


snaptime:2017-09-20 11:59:37  .exectimeㄩ0.11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