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71章 村長與春色


當黃麗華將唐誌旋一夥趕走之後,王小兵與黃麗華重新投入活的體育運動之中,兩人如魚得水,活無比。【:

在交`歡時,兩人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到了他與她**的結合處,可以說是心無旁鶩。

在小動之中,王小兵雙手握著她的腰部,用力地將她的豐`臀不停地拉回來再推出去,再拉回來再推出去,以發揮“仕子騎驢”的絕妙之處。

而黃麗華正在享受這活的運動,不可能會留意聽外麵的動靜,除非外麵傳來很大的嘈雜聲,才會引起她的注意。

每被王小兵捅一下,她就輕輕地“啊”一聲,音量雖不大,但要是走進了雜貨鋪,一樣能聽到。

忽然之間傳來的一聲“你們幹的好事”,宛如炸雷,轟得王小兵與黃麗華肉跳起來,神經猛地顫抖一下,腦子空白了數秒鍾,才漸漸恢複意識。

王小兵都差點呼吸窒息了,震驚了二秒鍾,腦子忽然掠過一個念頭:這說話的聲音非常熟耳!又是女人的聲音!

於是,他緩緩地轉過頭去,見到原來是支書的老婆白秋群。心中那份慌亂便一掃而光,隨即輕鬆起來,對她淡淡一笑,才長長籲了一口氣。

白秋群也是他的情人,她也早知道他與黃麗華有一腿,黃麗華也知道她與王小兵有一腿,二人曾經同床一起服侍過他,不算情敵,隻是誌同道合的兩個風騷`女人而已。

“白姐。”他輕輕的喚了一聲。

“你們兩個膽子真大,在這也敢幹,我服了你們!”白秋群妙目在王小兵與黃麗華兩人的**結合處逡巡,咽了一口唾沫,道。

“秋群,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就出現了,嚇死我了。”黃麗華如得大赦一般,整個人緊繃的肌肉鬆弛下來。

“我想來買一瓶豉油,剛走進來,就聽到啊啊聲,覺得好奇,進來一看,還真是你們在這幹好事情。要是王家發見到了,看你怎麼辦。”白秋群明顯也想得到王小兵雨露的滋潤,兩眼發亮,盯著王小兵的小腹下麵。

“你幫我出去看風,待會到你。”黃麗華正在性趣上,就要得到第二波**了,笑道。

“看看你們,我什麼好處也還沒撈到,就要幫你們看風呢。”白秋群幽幽道。

“就到你了。我再送你一瓶豉油就行了。”女人本來都是小氣的,但要是有點甜頭,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果然,白秋群同意了,便倚在了雜貨鋪大門旁,一對眼眸左右掃視,做起了哨兵來。

這樣,有了保障之後,黃麗華放得開了,敢於清晰地發出“啊啊”的春音,盡情享受王小兵的攻擊。

而王小兵也無所顧忌,放開手腳大幹起來,每一下撞擊都是那麼的威猛,充滿了力量感與速度感,發出“噗噗”清脆悅耳的聲響。而他的攻擊頻率一旦提高,那將是黃麗華接受考驗的真正時刻。

“啊啊啊……”

黃麗華身子被他撞得劇烈晃動起來,四肢百骸每一根骨頭都在震動,仿佛要散開去。特別是她胸前兩座高大的山峰,因為俯著身子,山峰倒垂而下,如秋千一樣搖擺個不停,大有倒塌下去的跡象,教人看了替她捏一把汗。

“小兵,啊,輕點”她求饒道。

“白姐還在等著呢。”王小兵大動起來,不理睬她。

在外麵的白秋群聽到黃麗華的“啊啊”聲,早已欲`火焚身,如果是在床上,她早就撲過去,與王小兵行房事了。如今,聽到王小兵還記掛著自己,心頗為愉悅。

“小兵,就是要猛些,讓她走不了路。”白秋群幸災樂禍地笑道。

“啊,秋群,啊,你真啊……”黃麗華話音震顫起來,明顯是因被撞得太激烈所致,根本說不了一句完整的話。

“咯咯,小兵,好樣的!加油!點吧,我忍不住了。”白秋群不停地變換站立的姿勢,以達到自`慰的效果。

“很了,白姐,別急。”王小兵果然是強者,居然在大動的時候還能輕鬆地說話。

黃麗華渾身軟綿綿,好像一團棉花,豐`臀被撞得微微發紅,不知是汗水還是泉水,潤濕了一片。

“小兵,輕點吧。”她喘息道。

“那你得幫我辦成那件事。”為了讓她能說清晰的話語,他減慢了速度。

“可以,不過,唐誌旋也算是支書的很疏的表弟,你還得跟秋群商量一下。反正我會盡力幫你的了。”黃麗華非常享受道。

“好。”王小兵憋足了勁,又大動起來。

“啊,你,啊……”黃麗華又說話不清晰了,身子要軟下去。

在外麵的白秋群聽著那肉肉相碰的“噗噗”聲,連連打激靈,口水都吞幹了,又還沒輪到她做活的體育運動,隻能自己自摸起來,暫解燃眉之急。

“點吧。”她催促道。

“啊”黃麗華發出一聲綿長的春音,終於收獲了第二次**。

“白姐,到你了。”王小兵才剛剛做完熱身運動,豪氣幹雲道。

“太好了!”白秋群旋風般走了進來,見到黃麗華還不肯提褲子上去,便幫她拉上褲子,拖她出來,然後自己迫不急待地脫下褲子,也準備好動作給王小兵施展“仕子騎驢”的絕招。

黃麗華臉蛋紅暈飛舞,醉眼惺忪,黑發淩亂,一看就知是興奮之極的神態。她雖不原意讓位,但也無可奈何,隻得提著褲子,步伐呆滯地走出來,輪到她看風。饒她是個如狼似虎的女人,但在王小兵一波又一波的強大攻擊之下,也感到下麵疼痛,走起路來自然不流暢。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她早就昏厥過去了。

“你們點。我還要。”黃麗華倚在大門邊,朝麵催促道。

“別急,會輪到你的。啊”白秋群剛說完一句,便感到下麵充實起來,有一股巨大捅了進來,忍不住發出春音。

就在王小兵剛剛舉著老二殺進白秋群的身子時,就聽到外麵的黃麗華叫道:“你們先別動,我老公來了!就要來到了!”

剛才,黃麗華從貨櫃後麵出來的時候,還處於極度的興奮之中,腦海全是與王小兵交`歡的畫麵,整個人輕飄飄的,活不可言喻。

雖是輪到她看風,不過,她注意力還集中在胯下,也不太留意門外的情況。

而白秋群與她“換班”的時候,也沒看門外麵的村道,其實,那時,王家發便已向雜貨鋪走來了。

在“換班”之後,黃麗華又還在對著一麵玻璃照自己的樣子,沒有立即走到大門口去看風。

就這樣,王家發要走到雜貨鋪,黃麗華才發現。

如果她不是聽到一聲吐痰聲,也還不會向外麵瞧去。因為那吐痰聲她聽來十分熟悉,分明就是自己丈夫的招牌動作。果然,循聲望去,便見到王家發嘴叼牙簽,離雜貨鋪已不足二十米了。

在這緊要關頭,黃麗華連忙走過去,拍了拍貨櫃,小聲提醒了一句。在她說完那句話之後,王家發離雜貨鋪不足十米了。

黃麗華扭著豐`臀,走出雜貨鋪門口,抹了一把臉,但始終難於抹去臉頰上那層極度的興奮紅暈。

在貨櫃後麵的王小兵與白秋群剛剛結合在一起,他的老二齊根鑲嵌在她的泉眼,感受她泉眼的蠕動,卻不拔出。兩人都保持著交`歡的動作,不敢亂動。也來不及走出去,裝作沒事的樣子。兩人豎起耳朵,聽著外麵的動靜,但心怦怦直跳,都擔心王家發會看到這一幕。

腳步聲越來越近,王家發終於走到了黃麗華的旁邊,好奇地打量她一眼,道:“你的臉怎麼那樣紅啊?”

“熱啊。”黃麗華眼神閃爍道。

“初秋天氣,到了傍晚都不怎麼熱啊。”王家發又狐疑地掃視一眼黃麗華,泛起一陣熟悉的感覺:曾在床上看到過她的這種臉色。

“你幫我拿那瓶風油精來吧。我頭有點暈。”黃麗華想支開王家發,不然,王小兵與白秋群遲早會被發現。

“你還不回去吃飯?怎麼用我拿呢?”王家發剔著牙,道。

莫說是黃麗華,就是貨櫃後麵的王小兵都覺得黃麗華說的話非常矛盾。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很容易引起王家發的懷疑。

黃麗華也意識到自己的話有問題,不敢再堅持要王家發去拿風油精了,但又不敢離開,怕丈夫即時看到王小兵與白秋群,那可不得了,左想右思,也沒找到合適的辦法,隻好先拖著時間,跟他說些其他事,等想到了解決的辦法,再讓王小兵與白秋群離開這。

“是了,家發,聽說村部要招一個村長助理,是吧?”黃麗華問道。

“還沒決定,隻是在研究階段。現在我的工作越來越忙了,不招一個助理都不行,但柳大鍾還沒同意。”王家發又吐了一口痰,便點燃一支香煙,一手叉腰,一手夾煙,頗有官架子。

“那你準備選誰做你的助理?”黃麗華也不好意思直接推薦王小兵,隻好旁敲側擊道。

“你問這個有什麼用。回去吃飯吧。”王家發就要走進店,“那幾隻麻包袋是不是在貨櫃後麵?拿回去裝綠豆吧。”

說著,他便朝貨櫃走去。

黃麗華大驚失色,連忙拉住王家發的衣袖,道:“你還沒告訴我你的理想人選呢。過來,說清楚。我待會告訴你原因。屋不涼,到那樹頭去坐坐吧。現在也沒什麼人來買東西。”

“你這麼關注村長助理的人選,難道你想推薦人?”王家發笑吟吟地跟著老婆走到雜貨鋪門口十米外那棵大柳樹下。

“對。”黃麗華鬆了一身,笑道。

剛才,聽到王家發說要來貨櫃後麵拿麻包袋,王小兵與白秋群嚇得渾身震顫了一下,感覺末日來了。幸好黃麗華力挽狂瀾,暫時把危險壓下去了。但怎麼才能安然無恙離開這,著實是個大問題。

眼下,隻有等待。王、白二人張著耳朵,聽著外麵的王、黃二人的談話。

“今天,唐誌旋與王小兵都來找我,表示有興趣做村長助理。這個玉鐲是王小兵送的。”黃麗華掏出玉鐲在王家發麵前晃了晃,撒謊道。

“王小兵這小子確實有意思。我也比較看好他。不過,唐誌旋是老柳的表弟,這事還難說。”王家發一人說了不算,還要與柳大鍾商量過之後,才能定下來。

“王小兵現在在外麵做生意,是個有頭腦的人。以後我想他會出人頭地,不如你賣個麵子給他,幫他爭取這個職位,日後他要是真的有了出息,也會感激你。”黃麗華在一旁出謀劃策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等我好好想想吧。”王家發心暗喜,這也正合他的心意。

……

王小兵聽到黃麗華果真幫了自己,心也高興,一時興奮,也顧不了那麼多,便使用一招“金雞獨立”,將白秋群一條大腿扛起,讓她隻有一條腿落地支撐,然後,找準正確的泉眼,便殺了進去,緩緩地抖動老二,使她飄飄欲仙。

“白姐,你也要幫我謀取村長助理這個職位啊。”他咬著她的耳垂,耳語道。

“我會盡量幫你。但我不敢肯定大鍾的意思。”白秋群在家是二當家,不像黃麗華在家是大當家,一般吹的枕頭風挺有威力的。不過,她也可以吹吹枕頭風,估計也會點效果。

“要是事成了,我要讓你成神仙姐姐。”王小兵重重挺了幾下,帶出大量的泉水,每一下都頂在她麵的內壁上。

“輕,啊”縱使白秋群死死咬著下唇,不想發出任何春音,但在他強大的一戳之下,還是從牙縫迸出了一個輕微的“啊”音。幸好音量不高。

王小兵也怕她待會大聲啊啊叫起來,那真就麻煩之極了,隻好放慢進攻速度,使她享受到合適的活。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幾乎忘了外麵的王家發。

就在兩人做著活的體育運動時,又聽到外麵的王家發說道:“你回去吃飯吧,我看店,我進去拿兩個麻包袋給你拿回新屋。”

-  ,


snaptime:2017-11-25 08:19:59  .exectimeㄩ0.09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