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滅萬乘》全文閱讀

作者:黯然銷魂  寂滅萬乘最新章節  寂滅萬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寂滅萬乘最新章節第1000章 寂滅天子(終)(19-12-08)      第999章 絕代天驕(19-12-08)      第998章 寂滅因果(19-12-08)     

第1000章 寂滅天子(終)


  青衣青年出現得十分突然,像一首突然響起的插曲。打斷了所有人高漲的情緒和緊張氛圍!
  陸放天、褚紅巾、釋手血、高天歌、還有鐵鷹揚黎小釵等人呆了呆,看著大殿台階上的那個人,荒唐地揉了揉眼,心中隻剩下一個荒謬的念頭:
  “是他?!”
  “怎麼是他!”
  甘青棣皺眉,寧缺好奇,卓倚天昂首挺胸,陸星雲麵無表情,李扶風含笑,裴東來嘴角微微一抽。
  “原來,他也來了。”
  整個場麵陡然安靜了兩三息,緊接著,許多聲音從震驚無措的人們口中高高低低的出現,形成嗡嗡嗡的一片喧囂。
  “談未然!他怎麼會從大殿麵走出來?”
  “大家還在外邊爭爭吵吵,可誰知道,還沒爭出個花樣來呢,居然被人家給捷足先登了!”
  “連他也來了,這這這就是第七個,人差不多全齊了,七大強者。哇,刺激太大了。”
  這一代當中能常年進可奪取同齡第一,退可雄踞同齡前十的,算上沒來的夜春秋,也暫時就是這八人。而此時此刻,八人竟有七人都趕到一塊兒了,堪稱百年難得一遇。
  議論紛紛,竊竊私語,嗡嗡嗡地在場中揮之不去。
  談未然立於大殿前台階上,這時候微微皺著眉頭環顧一眼,眼神從甘青棣,裴東來,卓倚天等人麵上掃過,也看到陸星雲、李扶風、陸放天等許多人。
  不少人這一那都產生一種被談未然居高臨下俯視的奇怪感覺,包括甘青棣裴東來寧缺在內都感受到了,隻是他們絕對不喜歡這種感受。
  然後,談未然頜首致意,渾然沒有一絲一毫向甘青棣等人挑釁的模樣。也沒有應觀眾要求來一次刺激精彩的大碰撞的打算。
  他就這麼施施然走下台階,眼看就要離去。
  許多人麵麵相覷,這跟大家心目中的劇本不大一樣呀。戲台子都搭好了,人也差不多湊齊了,氣氛也有了,他這個七大主角之一可⑧⑧,不能就這麼走了。不然。豈不是太辜負大家的期待。
  “等等!”
  卓倚天緩緩走出人群,戰意滿溢:“談兄,既然剛巧大家都在這,又何必急著走。就算要走,也不妨切磋切磋再走嘛。”
  果然沒法低調!談未然頓足。自己突兀地從“獨享大殿”中走出來,表現出捷足先登的勢頭,還想若無其事蒙混過去,自己願意,別人也不願。
  你談未然在首個進入“獨享大殿”的人。你在麵看到什麼,得到什麼?
  談未然對此心知肚明,回首努嘴向甘青棣等人:“還有他們呢!不必執著於跟我切磋吧。”
  “沒事。一個一個來!”卓倚天笑容滿麵,所有人都感受到他的氣勢正在飛快積蓄,緩緩一眼掃視裴東來等人:“咱們這些人難得遇上一回,既然碰上了……不跟我卓某人打一場,誰也別想離開。”
  裴東來指頭輕彈,又尖又細的靈劍在手。看著談未然,又看卓倚天甘青棣等人。沒說話,卻勝過千言萬語。
  甘青棣微微吐息,語氣十分有力:“好!”向身邊的人揮揮手。這些人一愣就明白過來,急忙像潮水一樣退到二十丈外
  寧缺麵上一縷白玉般的光芒一閃而逝:“切磋一下也好!”
  李扶風語氣淡淡,氣勢雄渾道:“想怎麼玩?我奉陪。”
  陸星雲嘿然一笑,身邊的其他修士紛紛退到二三十丈外。將他一個人突顯出來,他沒退,也沒進,屹立原地。
  所有人都望向談未然,要戰嗎?
  怎麼可能沒興趣。隻要是武修士,就不可能不想與這群人較量。這有甘青棣,有裴東來,有卓倚天這些光芒萬丈的絕世天驕,與這些人躋身同一個舞台一較高下,更曾經是談未然前世今生的最大理想之一。
  但此時此刻,他的確不想打,哪怕一丁點也不想。
  於是,談未然回過神,認認真真環顧群雄一眼,極其正式地說:“不!我沒興趣!”
  說完,轉身就走。轟隆!周圍數以百計的修士們一下炸鍋了,氣氛熱烈之極。
  卓倚天視之旁人如不存在,也對談未然斷然拒絕的話聽而不聞,雙瞳凝視那個漸行漸遠的背影,聲如金石:“當年狩獵,就極想與你打一場。沒能碰上,我遺憾至今。上次本想挑戰你,行到半路聽說你們七個殺了渡厄強者,我知道不是對手,索性回家潛修。”
  “這些年我的進步不小,隻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一句又一句心話說出來,卓倚天胸膛中的戰意噴薄而出,氣勢攀登最高,幾乎猶如劍氣直衝雲霄,一聲暴喝以為提醒:“接我一招八荒鎮魔!”
  毫不猶豫轟出天崩地裂的最強一拳。
  八成拳魄,令群雄感到窒息。
  方圓數百丈波瀾壯闊,無邊無際的浪潮與靈氣席卷到來,凝聚在其一拳之中,幾乎可以將這一方數百丈天空大地禁錮起來碾爆成粉末!
  談未然步伐一頓,眼眉泛出一縷無可奈何,再低調,再退讓,還是避不了這一戰。
  麵對卓倚天驚天動地的一擊,談未然轉身回頭,殊途劍彈出掌心。氣勢攀登,給人感覺猶如吞食日月,殊途劍激蕩振鳴,仿佛有靈性般一下子活過來。
  一縷光線橫空!
  鋒不可擋,無堅不摧!
  眨眼之間,迸發出撕裂一切的呼嘯聲,地麵驟然裂開一條細長溝塹。狂風吹刮四麵八方,頓時一陣陣飛沙走石,乃至於氣勁滾滾如浪潮,逼得其餘人悉數退到方圓三百丈開外。
  卓倚天微微悶哼,向後連退三丈,顯然稍稍吃虧。他不怒反喜:“好劍,好劍法,好劍魄!好樣的。我有進步,你也沒閑著。”
  “再來!你有你的霸世劍,我有我的千秋功業劍!”
  “哈哈哈,談未然,接下我這一劍就當你贏!”
  卓倚天整個人的身心都仿佛燃燒起來,帶著一種令人無法直視的熱忱與光芒。翻手拔劍。將所有戰意灌注,劍魄隨之揮灑,瞬息之間令得整個空間覆上一層天幕。
  宛如千秋功業凝聚而成的豐碑,帶著無與倫比的凝重與肅穆!時間!功績!眾生!足以震壓任何人!
  談未然忽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這時,卓倚天忽然發現了一道光,並不那麼璀璨,也並不那麼妖嬈,平實得令人匪夷所思,卻連他的千秋功業劍也掩不住它的光彩。
  這道光已然內斂到一種極致的境界。
  最不可思議的是。當它出現,方圓數百的光明都消失了,讓整個洞天都出現了一那黑暗。
  極暗!極夜!
  猶如黑夜降臨,光明與黑暗變得如夢似幻。
  千秋功業被破,卓倚天雙瞳依然映射著那一道平實到極致的“光”,被劈飛出三十餘。戰得酣暢淋漓,敗得幹脆利落!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思緒淩亂。張口結舌完全大腦一片空白。當幾息過去,眾人緩過來。才恍然明白這一劍究竟有多麼玄奧,多麼恐怖!
  卓倚天,竟然一招就敗!
  十成劍魄!
  群雄一時間心旌搖曳,思緒亂如麻,唯獨剩下一片片粗重的吸氣聲。讓十成精魄帶來的震撼,在心中史無前例的震蕩著。不可思議著,並艱難地消化著。
  希望可以順順利利地如願離開!談未然心中默默期待,轉身就要走。僅僅走出不到三步,就有一個如玉般的聲音回旋出現:“多年前就聽荊絕師弟說過談兄,十分久仰大名。我等天各一方。今日難得一遇,寧某怎都不願錯過!”
  “請賜教!”
  旁人還沒來得及,甘青棣幾人還在尋思,寧缺便已踏足一動,飄然化身一道電光直取那個背影:“接我一拳!”
  截天拳!
  其名截天,一拳劈出,隱隱將這一方天地之中的某種“道”給截取掉,化為己用。並不轟轟烈烈驚天動地,卻分外讓人覺得高深玄奧,並極度危險。
  一劍在手,談未然竟施展不出霸世劍,遍尋不著光明,仿佛被某種力量給禁錮,給奪走了。
  寧缺隱隱帶上一絲自得,心想我截去光明,你的霸世劍就算用出來,失去天地相應,威能也必然驟然減無數。
  隻是,他卻錯了。
  風暴之中飄蕩談未然低沉有力的話語:“你截去光明,我還有雷電!”
  雷電?九劫雷音?寧缺不是小瞧,可九劫雷音稍遜一籌是鐵一般的事實。
  他真的錯了,哪怕九劫雷音比不上截天拳這一類“六大”核心傳承技藝,由此時此刻的談未然用出來,終究不太一樣。
  從殊途劍劍尖凝聚爆發的一縷縷紫色雷光,像是無處不在的雷電汪洋,瞬息之間就爆發澎湃,以絕對不可阻擋的方式,直接淹沒了寧缺。
  “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談未然仿佛重回人間,不再飄忽,淡淡地說。
  頃刻間,煙消雲散,那令人恐懼的毛骨悚然的雷電悉數消散,仿佛之前毀天滅地的一幕幕猶如幻覺。
  數百丈扇麵區域的一切生靈化為齏粉,唯剩寧缺一人屹立大地,帶著淡淡的焦黑痕跡,口中溢出夾雜電光的鮮血,昂著頭看著談未然,雙瞳衍生出極度震驚之色:
  “破虛境!?”
  鏘!裴東來敏感之極,幾乎在寧缺敗下的一那,就察覺到什麼,寶劍瞬間就從金府出現在掌心!
  甘青棣麵無表情,用力攥住五指,力量之大以至青筋鼓脹!
  陸星雲深深吸一口氣,也壓不住內心的澎湃與激烈,還有興奮!
  李扶風不發一言,死死盯著談未然,眼神充滿極度驚愕!
  陸放天、紀緋月、褚紅巾、阮小岐、孔庭、李舟龍、段舞風、柳乘風、宋墨等許許多多的頂尖強者,在這一片刻悉數陷入極度震驚中,一片死寂。
  群雄鴉雀無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像是連呼吸都忘了。但與此同時,每個人幾乎瀕臨瘋狂。腦海都在不約而同地對自己發出最歇斯底的狂吼:
  “破虛境!”
  是自己看錯了嗎,是自己瞎眼了嗎,感知出錯了嗎。
  談未然竟然衝上破虛境了!
  還有十成劍魄!
  須知,這一代人至今僅有大概三十人進入神照後期,其中最傑出的甘青棣等人也才進入神照後期不到二十年。可談未然已經單獨一人跑到破虛境那個境界去了,至少領先同齡人三十年!
  談未然心知。他最不願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沒錯,談未然現在是破虛境。
  進入第二大殿的修煉寶地潛心修煉,雖經曆一些波折和掙紮,還是成功進入破虛境了。
  當然,也一如既往的散功了。
  倘若在外界,估計怎都需要七八年來恢複。但這麵,是千真萬確的修煉寶地,比靈氣更雄厚更精純的某種東西。令他修煉效率提高了四五倍。
  他用了半年突破,用剩下兩年多一點的時間,就迅速把境界給練回來。
  他********想練的九劫雷音,依然止步於九成。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某次感悟法則時,將霸世劍推到十成劍魄。
  他是破虛境!
  這一代人的第一個!
  上次成為第一個神照境,領先別人不多。就幾年時間。可這次不一樣,大大地不同。由於黑白天河的經曆,他對這些同齡人領先了至少三四十年,差不多整整一個小境界。
  神照境,領先於甘青棣等人,是天賦好,外加運氣好。
  到了破虛境。還領先甘青棣等人,幅度達到一個小境界,那就是赤*裸裸的威脅!不少人和勢力會十分迫切的希望他死!
  所有人都知道,第一永遠是風頭最盛的。
  搶風頭,是會死人的。裴東來始終壓過甘青棣一頭。於是,他終究難免一死。
  談未然太清楚了,倘若他暴露現在的破虛境修為,厚澤宗可能對他起殺心,玉虛宗則一定起殺心!
  所以,他真的一點兒也不願打這一場,至少不是現在。
  然而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不是想不想願不願的問題。
  修為暴露於眾目睽睽之下,怎都沒可能隱瞞。
  談未然沒有糾結於此,迅速坦然麵對。暴露就暴露,起殺心就起殺心!
  玉虛宗和厚澤宗是很強,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我是天行宗宗主,我是東極世子!
  天行宗有許老祖,有明老祖,有燕獨舞,有三師兄柳乘風,還有四師兄周大鵬……另外還有不久前進入破虛境的烈西風,有煉器大師趙鬥等等。
  天行宗很強,正在成長得愈來愈強大!
  而東極,坐擁二十個世界,有孔天策坐鎮,有王勤宋墨穀赤月,有邱冷左天金,有漸漸歸心的師一道等至少四十多名破虛強者。
  另外,與兵家有合作,與黑樓有盟約,與李家有來往,屬玉京宗陣營。對內,隨時可以搭上乾坤道做後台,對外,則有光明道當備胎。數十年內必掌握五十個世界,成為大荒頂級王侯勢力!
  東極很強,正在飛速擴張成九曲海霸主!
  而我,我自己是同齡人的第一個神照境,第一個破虛境,二十多年前就擊退過渡厄強者,還與人聯手殺了渡厄強者!
  成就破虛境,我就具備了對抗一般破虛巔峰的實力。加上“光之冕”,足以對一般渡厄強者產生威脅。
  其實我真的很強!
  如果以前,談未然對自己內心深藏的不自信。那麼,登過虛空觀我台了,破掉內心恐懼與心魔了,照出自我了,還有什麼不自信的。
  裴東來甘青棣等人的天賦,的的確確比自己強。但是論實力,至少此時此刻的自己一定比他們強!
  就算比未來,自己有自信一直強大下去。否則,豈不是辜負了多活一輩子,多一倍精血的自己!
  自己,東極,天行宗!
  三分力量合在一起,就是當之無愧的三千大荒最頂尖勢力,有資格與“六大”對話,有實力與“六大”對敵。
  總之,走出青蓮洞天的那一刻起,玉虛宗即是死敵!
  大荒爭霸才剛開始呢,鹿死誰手尚是未知數,自己有實力笑到最後!
  既然有這個底氣,暴露了修為又怎樣,這個同齡第一的榮耀我拿定了!
  這個風頭我也出定了!
  這時,談未然不疾不徐轉身:“還有沒有誰要切磋!”緩緩一眼掃過,眼神所及,群雄多被眼神與修為威懾,不由自主就後退少許。更還有人承受不住他的眼神,幾乎忍不住要轉麵躲避。
  兩劍太可怕了。
  一劍十成劍魄,一劍破虛修為!修為與技藝,雙雙都領先於同齡人一大截,連卓倚天和寧缺都接不下來,被兩劍擊飛。怎麼打!
  不知多少人內心湧出一股強烈的無力感,一名同齡人強悍到如此境地,教人怎麼追逐,怎麼趕超!
  有人避開了談未然的眼神,但裴東來甘青棣等人沒有一個避開,也沒有一個退讓。反而不約而同地湧出極強烈的戰意,仿佛一把火在許多人心中燃燒,幾乎要燙傷自己!
  就連陸星雲,便是李扶風,還有柳乘風宋墨等人全都盯著談未然,戰意昂揚,猶如實質!
  甘青棣如鬆柏屹立,雙拳緊攥,胸膛的戰意被勾起,並噴薄出來。以至於他衣裳無風自動,身邊三丈之內竟有勁風烈烈,宛如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裴東來灰撲撲的眼眸中,湧出罕見的興奮,亢奮到幾乎顫抖,縱是一言不發,亦將對這一戰的渴求表露得淋漓盡致。
  談未然環顧四麵,豪情壯誌填滿胸膛,變得無比熾烈。他一指向甘青棣,一指向裴東來,再指卓倚天與寧缺:“你們一對一誰也不是我的對手,沒有勝算的。不如……”
  然後,談未然抿了抿嘴,淺淺淡淡地說:
  “不如你們一起上吧!”
  uw
  /br
  

snaptime:2021-04-20 00:39:06  .exectimeㄩ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