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行三國》全文閱讀

作者:諸葛不要太亮  狼行三國最新章節  狼行三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狼行三國最新章節第一王牌激眾將(19-03-28)      敵再至依樣葫蘆(19-03-28)      兩敗俱傷勝負分(19-03-28)     

第一王牌激眾將

高順率領遼東軍為左翼挺進卡拉穀,汪平的第一軍取得初戰大勝,敵軍後續源源不斷而來,連番大戰破迫在眉睫!不過原先估計的戰場形勢卻起了一些變化,右翼的北平軍擔當了重任,這一切要從太史慈率軍迂回說起。
  北平軍出發在遼東軍之後兩天,先鋒自然是第一軍!不過情況和遼東軍略有不同,龍驤第二軍一同擔當輔助,而第二軍的統領正是太史慈之子太史亨!
  拋開魯王劉信不提,漢軍新一代戰將之中,龍驤軍太史亨,燕雲軍王雙,遼東軍文佩,玄武營嚴峻及虎衛軍楊青被稱為新五虎。都是名門之後文武雙全,五人之中又以楊青排名第一,不單單因為他是天子義子,亦是尊重其父楊明。
  這新五虎盡數集中在了天竺戰場上,也都建立了不少功勳,但說起戰功還是以太史亨最多。單以一軍而論,他的戰功並不在瘋子之下,隻是承擔的任務不同,漢軍之中誰又不知道,太史少將軍的眼就隻有虎衛第一軍。
  司徒非所部傷亡達到八成,被周瑜劉信嚴令回去休整,而太史亨的龍驤第二軍稍好一些,還有一半戰力,因此此次北平軍出擊副帥周瑜便將之暫歸北平軍指揮。蓋因這一路地形更為複雜一些,之前龍驤軍騎兵由曾經與此作戰。
  至於太史亨和北平軍主將太史慈的父子關係並不在周瑜考慮之列,也沒有人會因此懷疑。看看開元天子是如何對待燕王和魯王的?兩人入軍營都從底層做起,更是親冒矢石上陣廝殺,劉毅對他們可比普通士卒要嚴格的多!
  正因如此,燕王與魯王如今的地位才會如此穩固,尤其是太子劉桓在軍中有著很深的根基,除卻劉信無人可比。這是開元天子防止禍亂的一種製衡手段,但從另一個方麵而言,劉桓劉信的成長卻是人人可見,軍營恰是最好所在。
  於是乎漢軍之中“將二代”極多,天子規定不得在其父軍中,劉毅親口說過這不是怕主將優待自己的子嗣,而是恰恰相反。就拿太史亨來說,如果是在太史慈的北平軍他估計都當不上校尉獨領一軍,當個軍司馬就頂天了。當年徐晃還以此和太史亨開過玩笑,後者不好言語卻也默認了,將二代不是那麼好當的。
  當然也不是沒有紈子弟,比如嚴綱的長子嚴具就是,花天酒地飛雞走狗,嚴綱在世之時也不知揍過他多少次,甚至親手將之送入縣衙,但最後還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待到嚴綱故去,天子給予了極高榮寵,嚴具算是將二代中第一個得封列候之位的,他和太子之間的關係亦是極為密切,如今也有了個言官的位置。
  “副帥,能否換人前往。”對周瑜的命令太史亨還是有些顧忌。
  “無妨,汝與太史將軍在家為父子,受事為主從。”周瑜一句話堵住了退路。
  於是太史亨隻能率領自己的龍驤第二軍前往北平軍報道,漢末最講嚴父慈母,不管兒子做的再好,父親絕不會當著人麵加以誇獎,有的都是訓斥!劉毅對此便非常不認可,但這便是當時的公認,他也改變不了時代的思想。
  到了營門,履行過軍中手續,與太史亨相熟的隊長便靠了過來,這些老兵也是看著他長大的,說起來太史亨兩三歲的時候就經常在遼東軍軍營中了。
  當然除了太史亨之外來的還有太史夫人呼延小朵,她是生怕兒子在軍營中受罪,丈夫什麼性格她是最清楚的。而漢軍之中除了靖海王懼內之名響徹天下之外,往下數子義怕也排的上號,呼延小朵乃是草原女子,性情亦是潑辣。
  “少將軍此次天竺大戰屢立戰功,將軍心中舒暢,那天還自斟自飲了一番了。”隊長笑著輕聲說道,他是太史慈的貼身親衛,今天也是主動來接太史亨的。
  “張叔,這算不得什麼,還不如瘋子。”對這位隊長太史亨顯得十分親切,言語之中都全是家常的口氣,他也是真把對方當做自己的叔父尊重的,年少之時亦沒少讓他操心,有一次更是連累張宇為他挨了三十軍棍。
  “哈哈哈,好,這是少將軍說的話,聽著就來勁。”隊長欣然笑道。
  “少將軍,少將軍……”一路上不斷有人與太史亨招呼,後者亦一一回應,北平軍他地熟人多了去了,雖然不喜歡少將軍這個稱呼卻也是無可奈何。
  “龍驤軍第二軍郎將太史亨,求見將軍。”到了大帳太史亨形容一正朗聲道。
  “少將軍,將軍有請。”片刻之後傳令兵出來言道,說完也是一臉笑容。
  太史亨微微頷首隨即進帳,此時大帳之中北平軍一眾戰將匯聚,見太史亨進來也是大半頷首招呼,隻有一小半並未見過這位傳說中的少將軍。
  “龍驤第二軍統領郎將太史亨,參見將軍。”太史亨上前一步躬身言道,在大帳之中他和太史慈就是上下級的關係,一切都要按照軍中規矩來。
  “且在一邊,將羅馬軍虛實說與各位。”太史慈沒有任何表情,依舊目視地圖口中言道,但餘光卻也將愛子打量一番,果然又英武了許多。
  “少將軍,快給我們說說羅馬軍如何。”相見之後隊長立刻為太史亨捧來香茶,督導周巡接了過來,親自遞在太史亨手中笑道。
  “多謝周督。”太史亨見狀連忙施禮接過,大帳中不能似平常一般。
  這邊太史亨立刻進入狀態,為北平軍一眾戰將解說羅馬軍實力,並且加上了之前的種種戰例。也許此時論名聲虎衛軍的司徒瘋子要在太史亨之上,但論起口才卻要差了許多,論起樣貌就差的更多。太史慈趙雲是漢軍之中著名的美男子,呼延小朵亦是美女,有這遺傳基因太史亨生的是俊郎非凡。
  侃侃而言之下敵我優劣,軍情判斷,太史亨如數家珍,更有很多常人難以觀察的細節,比如羅馬軍的戰馬拉出的糞便與漢軍不同。眾將也是聽得津津有味,知道太史亨的本事不會驚訝,而剛剛見到這位少將軍的也是心中佩服,人家不光講的好,還有真實的戰績擺在那,以一軍論,除了司徒瘋子無人可比。
  一旁的太史慈始終背對眾人觀察地圖,看似毫不在意但太史亨說的每一個字他都是清清楚楚,越聽心中越是欣慰。數年不見,愛子成長了許多,如今無論指揮還是見識他都足夠擔當一位優秀的將領,麵上不顯心可以笑了。
  “如此看來此一戰龍驤第二軍擔任側擊,倘若位置倒換怕少將軍的龍驤第二軍就要拿首功了。”參謀長齊誌笑道,虎衛軍的阻擊戰自然更為激烈。
  “齊叔誇獎了,瘋子的虎衛第一軍的確有獨到之處,那種仗沒人能比他打得猛,更是場場苦戰。”太史亨謙然一笑正色道,似他們這般戰將對戰局檢討十分細致,自己能打到什麼程度更是明鏡一般,虎衛軍最擅長的就是苦戰惡戰!
  督導周巡重重點頭,手指沙盤言道:“看見了嗎,五千士卒主動攻擊敵軍八千騎軍加數千步卒的混合部隊,令得敵軍十萬大軍不敢輕忽,狙擊戰三千士卒硬擋敵軍數萬,一個時辰死戰不退,其後不加休整再度阻擊,各位自問能否做到?”這一番話就數對北平軍眾將說的了。
  眾人聞言沒有說話,就算人人都對虎衛軍第一王牌之稱不服,也不服司徒非王牌中的王牌之名,但人家的戰績實實在在的擺在那,誰又心中沒數?換了自己上去行嗎?這不光是不怕死的事情,還要實實在在的完成所有戰鬥任務。
  “這一戰我服氣,換了你們打不出來,第一王牌就是第一王牌,司徒非有如此戰績再狂都可以,你們剛才也聽太史朗將說了。此處,此處,他可不僅僅是瘋,戰術選擇,戰場反應,陣型變換虎衛第一軍都做到了極致!否則哪能夠如此,有此強兵強將,雋之福,更是大漢之福。”此時太史慈走了過來。
  一席話說完,子義的雙眼在一眾戰將麵上掃過,眾將亦都是戰意昂揚,這才微微頷首言道:“這一戰我服氣,北平軍服氣,不過接下來我軍就不能服,虎衛軍能做到的爾等亦可,此乃域外之戰,有功著當獎,有過者必罰!”
  “諾!眾將轟然應諾,被司徒非的戰績一激比什麼動員都管用。”
  “胡飛,此戰先鋒之責交給你的第一軍,太史郎將與你一處行動。”參謀長齊誌接著言道,一般此種大戰,都是第一軍擔當重任的。
  “諾!”胡飛聞言一臉喜色,但看看太史亨又稍稍有些疑惑。
  “太史郎將與第一軍協作,自是以第一軍為主。”太史慈一眼就看出自己這個心腹愛將在想什麼,換了別人他不會有所顧忌,但太史亨卻是個例外,因此也是立刻接道。
  

snaptime:2021-04-20 00:49:21  .exectimeㄩ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