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鑒寶師》全文閱讀

作者:上官孤鴻  超級鑒寶師最新章節  超級鑒寶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超級鑒寶師最新章節第1808章劇情反轉(17-12-29)      第1807章保安來了(17-12-29)      第1806章學校風波(17-12-28)     

第1807章保安來了


韓晨轉過去對自己的兒子說道:“韓鑫,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老實說,要是是他們欺負你的話,不用怕,就是天王老子我都要收拾他,如果真的是你自己的錯的話,那麼馬上道歉!”
韓鑫剛才本來好好的,聽到了韓晨的話之後一下子哭了起來,見到兒子哭了,本來一臉憤怒的韓晨頓時就軟了,一邊拍兒子的後背,一邊將兒子摟在懷麵,問道:“怎麼了?怎麼了啊兒子,是不是爸爸剛才凶你了!”
韓鑫在韓晨的懷麵搖了搖頭說道:“在學校這家夥聯合幾個人欺負我,因為我不願意當他們的小弟給他們買水,所以他們經常就對付我,而且李老師又偏向他們,經常說是我的錯,今天,這家夥放學了之後,把我留到教室麵要打我,但是他的手下被我打跑了,而他自己被我打了一個耳光,恰好在這時候李老師來了,把我和他叫到了辦公室,劈頭蓋臉的罵了我一頓,而且他的父親來了之後,又踢了我幾腳!”
當韓晨的兒子哭哭啼啼的說出這段話的時候,可想而知韓晨此刻的心情。他這個兒子自小體弱多病,所以一直都沒有上過學校。這次因為張峰的原因,好不容易是病好了,這才來到了學校。
原本以為送孩子來學校可以得到一個良好的教育環境,也能讓他回歸到集體中,不至於一個人悶在家,所以韓晨才讓孩子來學校上課,否則家人都是準備請家教回去教孩子的。
韓晨的臉色不斷變化,想他堂堂津市大佬的兒子居然被人這樣欺負,說出去可能都要被人笑吧,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在學校麵被人這樣欺負。
到最後當他聽到就在剛才自己兒子居然被對方的父親踢了幾腳之後,心中的怒火頓時就忍不住了,他就說嘛,剛才進來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兒子的腳都有些不對勁,原來是被人踢了的,敢欺負他韓晨的兒子?
韓晨直接就衝過去了,韓晨的速度何等,一下子就竄到了對方父親的身前,而後砰砰幾腳,就將對方直接踢趴下了。
就這樣韓晨根本不解氣,足足踢了幾十下,將對方直接踢得動不了了之後,才慢慢回到兒子的麵前。在這個過程中,被韓晨踢的那人的妻子,一直傻傻的看著。
顯然是麵對暴怒的韓晨已然是嚇得懵了,而那個小孩子見到自己的爸爸被人暴打,更是嚇得大哭,至於李老師,則是在座位上待著偷偷的撥打了保安電話。
等到韓晨打完了之後,他直接走到他兒子的麵前說道:“兒子,我給你說,你以後在學校麵不準欺負人,但是,也不準別人欺負你,知道嗎!誰欺負你了,你就往死麵給我打,打死了算我的!不然的話別人還以為我們韓家的人好欺負!”說這話的時候,韓晨看了一眼李老師,頓時把坐在座位上的李老師嚇得就是一哆嗦。
正當韓晨要帶著兒子和張峰走的時候,忽然被那個之前嚇得懵了的女人叫住了“那個什麼……韓鑫的家長,現在是法製社會,你這樣光天化日的打人就不怕保安嗎!我告訴你,你剛才將我的老公打成這樣子,已經被攝像頭拍下來了,而且李老師已經叫保安了,你不準走,保安馬上就要來了!”
當李老師叫保安的時候,這個被嚇傻的女人是看到了,所以這個時候才敢這麼大聲的對韓晨說話,隻要保安來了,她就能讓韓晨給出醫藥費了,要不然豈不是白挨打了!
聞言,本來都要走的韓晨頓時止住了腳步,他現在算是明白了,要是不把這對夫妻真的擺平的話,估計日後自己的兒子指不定受到什麼欺負啊!
所以現在轉過身,淡漠的看著這個女人問道:“那你的意思是什麼?”見到韓晨這副樣子,並且死死的盯著自己,那個女人頓時嚇住了。
估計也有些被剛才暴怒的韓晨那樣子給真的嚇住了,所以此時有些哆嗦的道“我的意思就是說,你現在不……不準走!等保安來了之後再說吧!”
韓晨居然真的聽話了,直接在辦公室麵找了把椅子坐了起來。看樣子是真的要等保安了,見到韓晨這副樣子,那個女人還以為韓晨聽到保安被嚇住了,所以頓時又開始陰陽怪氣的說起話來。
一邊開始查看自己老公的傷勢,一邊嘴巴麵不幹淨的說著什麼自己老公認識什麼什麼人,今天韓晨敢把他老公打成這樣,等會要給韓晨好看,在這個過程中韓晨並沒有搭理這家夥,隻是和自己的兒子說著話,而張峰則是站在門口一言不發。
不過見到現在韓晨這副樣子,張峰頓時就知道了。現在的韓晨是真的暴怒了,不過是因為韓鑫在這不好爆發罷了。
不過可以想象以後這對夫妻的下場了,雖然說平日韓晨一副憨厚的樣子,不過隻有接觸過韓晨的人才知道,能爬到津市大佬這個位置,除了心計武力以及上麵的支持,最重要的就是要心狠啊,
不過大多數時候韓晨都是一副爛好人的樣子,但是當真的惹火了他之後,他發起瘋來,估計整個津市都會顫抖!要不然怎麼人送一個瘋子韓晨的稱號呢。
張峰倒是不替韓晨擔心,他在一旁看著熱鬧,畢竟要是津市大佬在一所小學麵都栽了跟頭的話,估計要把人笑死了。他此時反而有些替這對夫妻和這個老師感到悲哀,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到臨頭了嗎。
過了不大一會,那個被韓晨踢成重傷的家夥終於是勉強恢複了一些體力,而後掏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大聲的吼道:“龍哥!我被打了!在津市第一小學麵,對對對,他隻有一個人,是孩子的家長,他兒子欺負我兒子,他又欺負我,你點來吧,這家夥可跳了,多帶點兄弟啊!”
這家夥專門說的很大聲,很明顯的一件事,這家夥就是故意說的這樣大聲給韓晨聽的,不過韓晨聽了仍然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
此時李老師也終於緩過神來了,或許是認為剛才韓晨暴打對方家長,不過是一時憤怒,現在聽到保安來了,並且對方家長叫了人來,所以已經慫了。
頓時又開始陰陽怪氣的說起話來了:“,現在某些父母啊,就是沒有腦子,莽夫一個,要知道一言不合就動手動腳的,真是一點素質都沒有,我覺得需要和校長商量一下了,那種沒有素質的父母估計孩子也沒有素質,而沒有素質的孩子在我們學校麵就是*,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搞出什麼事情來,所以為了學校的安全,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這些人,直接開除了算了!”
韓晨仍然沒有理會,還在和自己的兒子說話,不過韓鑫此時顯然也擔心了起來,小聲的說道:“爸爸,要不我們就先走吧,那個家夥的父親,我聽說認識很多黑社會,要是到時候那些黑社會真的來了的話,就大事不妙了啊!”
“哈哈哈哈哈!”韓晨聽了兒子的話頓時哈哈大笑,要說黑社會,整個津市他就是最大的黑社會老大了,他還會怕誰?
韓晨寵溺的摸了摸兒子的頭,然後告訴兒子沒有事,讓兒子別擔心。韓晨說完看了一眼在門口的張峰。
張峰見狀自然是明白韓晨的意思。畢竟現在的韓晨還想要繼續的隱藏身份,所以到時候應付保安和黑社會估計都要張峰來做。
又過了一會兒,保安終於來了,其中一個年輕的保安一見到躺在地上的男子頓時就急了,一下子衝了過去問道:“姐夫,姐夫,你這是怎麼了,哪個不開眼的狗東西,敢打我的姐夫!”
見到自己的弟弟來了,女人頓時趾高氣揚的說道:“弟弟,就是他,那個在那低著頭的家夥,點把他銬起來,剛才打你姐夫的時候,可跳的很,現在見到你來,頓時就鬆了,我就瞧不起這種東西,真的垃圾啊!點,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點將這家夥抓起來!”
聞言,那個年輕保安頓時拿出了手銬,朝著低頭的韓晨走去。一直在門口的張峰終於是坐不住了,走了過來一下子推開了那個年輕保安。
這個年輕保安就算要偏袒,但是也沒有必要這樣明顯吧,問都不問直接就要將韓晨給銬起來。
年輕保安被張峰推樂一下,頓時就火了,吼道:“你幹什麼?想動手啊!小子,信不信我把你也給銬起來!”
不過張峰根本懶得和這個小保安多說什麼,撥通了自己的電話,他現在正在打的電話是保安隊副隊長的電話,他記得在閻羅殿給自己服軟的第二天,這家夥就給自己打電話,希望以後有時間一起聊聊天。
當時張峰還有些嫌棄,畢竟他曾經吃過保安的虧,對這些什麼保安之類的人十分反感,當時隨隨便便的應付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不過現在倒是有了用武之地了。
“喂!我是張峰,對對對,現在我這遇到了點事,津市第一小學麵,有人和我發生衝突了,然後來了一個保安,他的姐夫是和我發生衝突的那人,現在問都沒有問直接就要銬我,你看這件事是不是有些不合適?”張峰說話沒有卑躬屈膝,也沒有盛氣淩人,隻是按照事實的真相陳述。
雖然韓晨打人有錯在先,可是要是真讓這個小保安給拿住了,估計韓晨會要吃苦頭了。
電話那頭,副隊長頓時愣住了,顯然是沒有想到居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頓時大怒,而後說立刻就要收拾那個家夥,讓張峰把電話交給那個小保安。
張峰聞言,依他之意將電話拿給了那個保安,小保安見狀頓時露出冷笑,接過電話說了幾句之後就開始嗤笑起來。

snaptime:2018-05-22 14:10:48  .exectimeㄩ0.19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