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鑒寶師》全文閱讀

作者:上官孤鴻  超級鑒寶師最新章節  超級鑒寶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超級鑒寶師最新章節第1808章劇情反轉(17-12-29)      第1807章保安來了(17-12-29)      第1806章學校風波(17-12-28)     

第1806章學校風波


在這以後,假貨風波也得意平息,得到了圓滿的解決。陰三給韓晨的假貨一共五件,其中玉佛和瓷器已經解決了,然後還有一件的購買者聞風跑來要求賠償,被韓晨軟硬兼施的賠了那家夥一筆錢,好歹是擺平了。
剩下還有兩件則是仍然放在倉庫麵,並沒有被賣出去,這倒是讓張峰和韓晨鬆了一大口氣。
現在大友齋的生意是越做越大,畢竟知名度也打了出去,這讓張峰和韓晨有一種成就感的同時,也是賺的賺的團團轉。
而且不僅僅是這樣,張峰已經計劃再在全國多開一些分店,將大友齋這個名號徹底的打出去,成為全國連鎖的一個古董店。當然了這種事情自然是不可能說開就開的,畢竟這種事情需要考慮的事情的確是太多了,自然是不可能隨意的莽撞行動。
這也是歐陽天昊事件給張峰的啟發,張峰知道他不能再甘於現狀,也不能墨守成規。要是說大觀園是他一心想要保護的一方淨土,那大友齋就是他發展古董事業新標杆的一個起點。
現在大友齋已經開店兩個月了,這兩個月麵張峰和韓晨經曆了太多事情,不過好歹一切的一切已經過去了,所以最近這段時間麵,張峰過的是比較輕鬆的。
而且不僅僅是這樣,大友齋在這兩個月麵的銷售額居然達到了五十多億,至於最後的利潤,拋開了古董本身的成本,以及人工門麵水電等等費用,最後的純利潤居然是達到了三十億!
這個數字別說韓晨了,就連張峰都嚇了一跳!這個數字就是搶銀行都沒有這麼容易啊!所以當這賬算出來的時候,張峰和韓晨麵麵相覷兩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當然了,張峰和韓晨都不是貪財之人,現在兩人看到這樣的利潤,想到的並不是第一時間將錢拿出來,而是一致決定將這利潤繼續用於大友齋的發展中。
現在的大友齋雖然在津市本地是相當的有名,但是在外地基本上也沒有多少人知道的,至少說在普通人的耳朵麵是大多數不知道這個名字的。
雖然說因為將閻羅殿的服軟,導致了張峰和大友齋在高層的圈子麵是如雷貫耳,那些真正有權勢的人皆是知道了這個名字。不過就算這些人都來光顧生意又有什麼用呢。
畢竟人數太少了,大友齋真正走的是親民路線啊,是以數量達到這種恐怖的銷售額的。至於現在古玩市場的其他古董商,雖然看到大友齋這樣的銷售額,眼珠子估計都紅了。
不過卻不敢再拉出和大友齋一樣的橫幅了,先不說津市大佬韓晨之前已經警告過了這些人了,單單是現在的張峰,就沒有誰敢招惹,所以這幫家夥雖然眼珠子紅了,不過並沒有什麼不好的動作。
“韓哥,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當初我們兩個認識,就是因為你的兒子,因為你的兒子得了重病,所以你到處去尋找那玲瓏玉,正好我有,然後給了你,韓哥你最後用這東西救活了自己的兒子,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的兒子讓我認識了韓哥你啊!對了,說了這麼久,我到現在都沒有見過你的子啊!”
這日張峰閑來無事,突然想起自己來津市這兩個月除了打打殺殺賺大錢,連韓晨的兒子都還沒見過,也不知道他兒子現在怎麼樣了,作為兄弟也應該關心一下吧。
聞言,韓晨尷尬的撓了撓腦袋,而後道:“我兒子有什麼好看的,而且現在周五,他正好在讀書啊!”
張峰聽了頓時笑道:“你不都說了嗎?今天都周五了,正好放假,走,讓我看看我韓哥的兒子到底長什麼樣子!”、
見到張峰這樣熱情,韓晨也不好意思推脫了,和張峰一起將大友齋的事情處理好了之後,便帶著張峰去了津市第一小學。
不過在去之前韓晨特意換了身衣服,本來穿的像個社會老大一樣,現在換了一件純白色T恤,下身則是一條牛仔褲,看上去頗有一種鄰家大叔的感覺與憨厚,和平日麵那種社會大哥的外表和氣質頓時截然不同,讓張峰都有些嘖嘖稱奇。
見到張峰這副震驚的樣子,韓晨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我兒子不知道我是津市的大佬,我一直給他說我是個企業家,畢竟我不想讓他在學校麵接受別人不一樣的目光!”
說道這的時候,韓晨的眼神都有些暗淡了,張峰拍了拍韓晨的肩膀,沒有說話,張峰自然明白韓晨的心理,畢竟黑社會大哥,說出去威風,但是畢竟不是什麼正經的行業,要是讓人知道他兒子的老爸居然是津市大佬,估計整個學校的人看他兒子的目光都會完全不一樣吧!
韓晨搖了搖頭,一掃剛才低沉的情緒,帶著張峰在津市第一小學的門口等著。此時還沒有放學,所以張峰和韓晨一邊在那等一邊笑著聊天。
不過就在此時,一輛汽車開的很,並且不斷的按著喇叭,衝外麵衝進了學校,差點就把韓晨給掛到了,要是放到以往,韓晨肯定會破口大罵,但是想到今天畢竟是在接自己的兒子,韓晨忍住了,繼續和張峰說笑。
過了不大一會,孩子們開始放學了,張峰和韓晨就如同兩個普通的家長一樣,在校門口等著,眼睛不斷的轉動,在一群小學生中尋找著韓晨的兒子。
張峰發現韓晨的眼麵帶著喜悅與希冀,顯然是非常高興的。見狀張峰不由微微一歎,要不是親眼看到,誰又能想到,堂堂津市大佬在接兒子的時,居然是這樣的一幅樣子!
看來這天下的父母真的是一樣啊,就算是江湖中的大佬,至少說,韓晨作為一個父親和其他父親是沒有什麼差別的。
就這麼等著,等了半天,張峰和韓晨眼珠子都要望穿了,都沒有看到韓晨的兒子,韓晨有些著急,不過一旁的張峰笑著安慰韓晨,說小孩子嘛肯定貪玩,估計現在在麵玩唄。
韓晨笑笑,表示同意,不過又等了十多分鍾,基本上麵的學生都要走完了,韓晨的兒子都沒有出來,這樣一來就連張峰都有些著急了,所以兩人便直接走進了學校找到了韓晨兒子所在的班級。
不過他兒子的班級此時是一個人都沒有,空蕩蕩的,見狀韓晨頓時急了,不過張峰在旁邊勸慰,並且說,他兒子是不是被老師叫道辦公室了啊。
聞言,韓晨急忙拉著張峰進入了辦公室。果不其然,一推開辦公室的門,韓晨的兒子果然在麵待著,見到了自己的兒子,韓晨頓時鬆了一口氣。
這副樣子倒是讓張峰感覺有些忍俊不禁,畢竟如果他不說,估計沒有人相信,平日麵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的韓晨,在自己兒子放學遲了的時候,居然這樣的焦急。
張峰看到老師正在訓斥著韓晨的兒子,另一邊一個小孩和他的父母在一旁看著,小孩的臉上有一個巴掌印,看上去半邊臉都腫了,至於他的父母,一邊安慰兒子,一邊用嫌棄厭惡的眼神看著韓晨的兒子。
韓晨見狀急忙走過去,一邊寵溺的摸了摸自己兒子的頭,一邊客氣的問著老師:“李老師,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剛才在外麵接韓鑫,等了半天都沒有等到這個臭小子,所以進來看看,怎麼了,韓鑫又惹禍了嗎?看我不打死這個小東西!”
韓晨雖然說的重,不過聲音很輕,讓人很明顯的感覺到韓晨對兒子的愛。
聽了韓晨的話,對麵的那個李老師扶了扶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韓晨,旋即嘴角露出了一絲微不可見的不屑。
才瞟了一眼,這個李老師就知道,韓鑫的這個家長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所以說話大大咧咧的:“我說韓鑫的家長啊,你可得好好的管一下你的兒子,今天他可是將別人小孩的臉都給打腫了,你看看將別人的臉都打腫了!太皮了,你平日在家麵是怎麼教他的!”
這個李老師是個男的,大約二十三四歲,長得很瘦,並不高,並且說話給人一種急躁稚嫩的感覺,在感覺韓晨並不是什麼人物之後,說話大大咧咧的,並且不僅僅是以一副長輩的語氣和韓晨說話,還非常的囂張。
甚至到了最後都要變成吼韓晨了,說句實話,要是放到平日,有人敢跟自己這樣說話的話,估計這家夥要被韓晨打成殘廢的。
但是今天畢竟自己的兒子在場,而且韓晨一直不希望韓鑫知道他父親的身份,所以最後韓晨還是忍住了想要發作的怒火。
韓晨笑嘻嘻的說道:“李老師,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啊,平日韓鑫還是挺好的啊,也不調皮,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欺負別人吧!”
聞言,李老師還沒有說話,一旁那個小孩的母親急了,騰地一下站起來說道:“喲謔,你就是韓鑫的父親吧,還別說長得真差不多,你剛才什麼意思啊,意思是不是說我家寶寶先惹的事!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不看看你們家的韓鑫,長得跟你一樣窩囊,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刁民,一言不合就喜歡打人!”
這番話說的太囂張了,別說韓晨了,就連一旁的張峰都想要走過去啪啪的給這個女人兩個大耳巴子,不過他最後還是忍住了。
韓晨看了一眼這個女人,並沒有說話。那女人叫囂完以後便坐了下來,冷不丁看到韓晨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她忍不住感到有些恐懼,但是很便發現這人似乎沒什麼本事的樣子,還看著韓晨冷哼了一聲。
韓晨並沒有發難,而是將目光投向了李老師,客氣的說道:“李老師,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位同學,和你家韓鑫開了一下玩笑,不過韓鑫的氣量太小,所以忍不住了,就因為別人給他開了玩笑,直接就給了別人一個大耳巴子,你說說,這是什麼事,太沒有教養了!我看啊,就是你平日教的吧!”李老師陰陽怪氣的說道。
韓晨聞言終於忍不了了,一聲吼道:“夠了!”這一聲吼,中氣十足,頓時震住了李老師。
韓晨顯然對這個老師沒有任何好感,他這一番言論隻能讓韓晨覺得自己的兒子應該是被冤枉了,或者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

snaptime:2018-05-22 14:06:01  .exectimeㄩ0.830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