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級獵人》全文閱讀

作者:陳詞懶調  星級獵人最新章節  星級獵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級獵人最新章節第四二四章有罪?(13-05-04)      第四二三章紅支,白支,藍支(13-05-03)      第四二二章有我在(13-05-03)     

第四二四章有罪?


既然“教父”插手這件事情,恐怕之前所說的軍團那個項目組調整,就是因為他而起的,而那些疫苗能夠那麼快製造出來,應該也是“教父”的所為。
隻是,西林一直沒想到“教父”會是席家人。西林沒有見過“教父”的影像,甚至很多隱秘的資料麵都沒有他的圖像,這其中有星盟政府刻意而為的原因,也有“教父”自己的原因。要消除他自己的資料,對於他來說,應該也不是太難的事情,何況,還有朱諾在。
不過,這次,“教父”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呢?談了這麼長時間,看上去根本就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教父”對於貝索爾的話並沒有生氣,也沒有反駁,而是微微側頭對西林說道:“母體‘夢貘’就在他的心髒麵,而且已經與之連成一體。”
也就是說,要拿出“夢貘”,就必須取下貝索爾的心髒。這樣一來,貝索爾必死無疑。以現在貝索爾的健康狀況,估計拿掉輔助呼吸器他都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何況是去掉心髒,根本就承受不住移植手術或者其他治療。
貝索爾剛才所說的“教父”借助別人的手來殺死他,就是這個意思。貝索爾原以為“教父”會親自動手,但現在卻並非如此,而是等著西林。
貝索爾笑得有些扭曲,“拿我的心髒?就憑這個螻蟻一般的東西?”
螻蟻一般的東西……是說我麼?西林腹誹。
貝索爾看向西林,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低等級動物。“小子,你知道,親自動手殺我是個什麼結果嗎?”
西林皺眉,沒出聲。
沒等貝索爾繼續說,“教父”直接解答了。
“殺掉一個沒有被定罪的資深參議員,下場不外乎兩種,一個是他被定罪,而且必須是大罪死罪,你無事;一個是他死,你也死。不過。我相信貝索爾參議員閣下已經將所有的後事都安排好了,憑他和他父親在政壇累積的影響力和人脈關係網絡,後一條的可能性最大。”
確實,現在沒有實實在在的證據證明這後麵所有事情的推手是貝索爾,而且以貝索爾的能力,他肯定早就準備好了一切,一切證明他自己無辜的東西,以及那些能夠為他的所作所為背負所有罪名的替罪羊。
像貝索爾這樣的人,星盟的那些大佬們根本不想去大動幹戈。即便動也不能太衝動,太突然。畢竟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每一件事情的後麵都牽扯了太多人的利益關係,特別是政壇的那些人。
而西林要是現在宰了貝索爾,不用等到明天,所有關於西林的罪狀會被呈到各方決策人手上。
很多時候,黑與白,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鮮明。
“決定了嗎?”“教父”問道。
“怎麼做?”西林看向“教父”。
西林的這個問題也回答了他的決定。他能夠憑“皇”找到母體“夢貘”的位置,但是,怎麼能將母體“夢貘”安然拿出來並得到完全抗體。這個西林還沒有絕對的把握。
現在卡和赤風都躺在那邊,十一隊是否還有其他人感染西林暫時不知道,不過,莫衡很可能已經感染了,因為莫衡曾經卸下防護服和軍團的工程師們一起修複陸戰裝甲和一些儀器。
這隻有他們四個人,看這情形,“教父”和朱諾是絕對不會動手的。也不可能等到其他人,西林也等不起。
知道西林的決定,貝索爾搖搖頭,似乎在替西林不值。絲毫沒有將他自己擺在那個即將被宰掉的位置上,似乎毫不關己,扭回頭再次看向窗台外麵的情形。
“教父”看了看西林,示意朱諾將東西拿出來。
朱諾得到指示之後,拿出一個液體罐,麵已經盛滿了綠色的液體。他們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或許,也料到了西林會過來。
簡要跟西林說了一下注意點,“教父”便不再說話。而在這段時間,貝索爾一直很平靜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等到“教父”說完,朱諾手上的通訊器響了響。
看了通訊器上傳過來的信息之後,朱諾說道:“‘奇跡’最後兩個隱秘基地被掃了。”
奇跡的隱秘據點一個接一個被爆出來,如今幾乎被軍團的人全部攻陷。
“‘奇跡’沒了。”“教父”看向貝索爾。
貝索爾的反應依舊很平靜,根本不心疼。他自己都要死了,還要“奇跡”幹什麼?對於他來說,“奇跡”不過是他活著的時候的玩物而已,順便,用這個玩物來玩別人。借別人的手滅了紅支的留守人,策動藍支內亂,讓堂堂“教父”變成一半人一半機械的樣子,還逼死了席家白支,更創造了“奇跡”最頂峰的業內霸主時代,將整個星盟攪成這樣,他還有什麼可惜的?
正如貝索爾的回答,“那又怎麼樣?至少我贏過,贏過你們所有人。席落你永遠是個失敗者。”
……
十分鍾後。
西林拿著手上的液體罐,罐子有一顆還跳動著的心髒,推動這個離體心髒跳動的是麵的那隻母體“夢貘”,而這個心髒原本的主人,已經靠著窗台,躺在那。胸口處有一個血洞。
既然拿到了這個,西林便準備離開,時間不多了。
離開之前,西林對“教父”說了一句話:“當年紅支留守的人沒有被拋棄,隻是他們一直等的人回不來了而已。”
西林離開之後沒多久,有人過來處理貝索爾的屍體。
朱諾推著“教父”離開這。
“他還是太年輕了。”“教父”輕聲說道。這是他對西林的評價。
青澀之上,成熟不足。但,正因為年輕,正因為這個年紀特有的魯莽和偏執,對與錯才會尖銳得明朗,而不是利益的衡量。
“說起西林,伽達的那個賭局?您壓的哪一方?”朱諾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
西林拿著那個液體罐來到軍團據點的時候,麥克斯已經在那等著他了,沒有多說,也沒有多問,麥克斯帶西林去已經準備好的實驗室。那麵提取工具已經都備齊全了。
沒有看到奈特和辭堇成他們,連隆和阿倫的身影都沒有。他們被強行帶走了,隆的狐狸爺爺下了死命令,派貝爾傑特過來強行將人帶走的。這是弗科斯放權給隆之後,第一次發布這個強勢的不容拒絕的命令。
其他人,估計都差不多。
麥克斯在帶著西林過去的時候,一直欲言又止,他自己心也不舒服。能夠爬到現在的位置,他太清楚這其中的彎彎繞繞。每一次的戰爭。總需要一些人來背負。
這不是一個你無辜就無罪的世界,無奈得讓人心堵得慌。
但是。西林一直都沒說話,沒有問為什麼麥克斯會等在這,沒有問為什麼會知道自己拿到了“母體”,沒有問為什麼提取抗體的實驗室都準備好了。
“教父”與軍團有聯係,或許還是合作關係,聯手對付貝索爾。西林知道這些,也就能夠推測出更多的事情。他什麼都明白,也就沒必要再去問麥克斯。
西林親自動將母體“夢貘”從那麵弄出來,軍團這邊沒有給他安排幫手。他也沒有叫十一隊的人參與進來,獨自一個人完成一係列工作,從母體“夢貘”麵提取了完全抗體,並將抗體量擴增。選擇了兩個重病的士兵注射,確認抗體有效之後,才將擴增製備好的抗體交給了麥克斯。他自己拿著一部分抗體去卡和赤風的隔離間。
糖球球和莫伽斯守在那,雪球這個大家夥團成個球靜靜呆在糖球球旁邊。見到西林走進來。守在那的兩人趕緊起身迎上。
西林沒有穿鎧甲,他揚了揚手上的針管,給兩人一個放心的眼神。
給卡和赤風注射了抗體,看著他們的各項生理指標恢複正常。西林才離開了那個臨時隔離室。這的隔離室很快就要撤掉了,西林讓糖球球和莫伽斯以及蒙其阿羅在那看著卡和赤風,等他們恢複得不錯了之後,就去找尤迪。
麥克斯說“你的功勞不會被否認”,西林對此隻是笑了笑,不置可否。就算有再大的功勞,事情隻要過去了,其他的也就隨之而去了,要不然也不會讓西林來動手殺貝索爾。
星盟並不隻有一個“奇跡”而已。當年貝索爾能夠拉起來一個“奇跡”,就算貝索爾不在了,星盟還有其他人,其他與貝索爾類似的人,隻有要有機會,類似這樣的組織總會再次站起來,頂替曾經“奇跡”的位置。至於誰會頂替“奇跡”的位置,那就得看上層的那些人的意思了。
這樣的事情,還會有多少呢?
星盟這麼大,勢力這麼多,更新換代這麼快,查穆尼丁、司放、還有很多很多人,都在這樣無形的潮漲潮落中湮沒。
西林沒有去十一隊的飛行器那邊,他知道,現在的自己被監控著,軍團的人,還有其他等著西林背負罪名、等著除掉西林、或者還有某些目的的人,都監視著西林,防止西林逃掉。
其實西林決定去找母體“夢貘”的時候,就有了這樣的猜測。他沒想要逃,現在的他,隻是想再多自在地待一會兒而已。
據點外,到處都充斥著炮火和殺戮,天空被這樣的戰場侵染,就像臨近末世一般,不再湛藍。但是,在這樣的天空,竟然會有一片潔白的雲,白得那麼不真實。
西林躺在一架因故障而停在這等待維修的飛行器上,枕著胳膊,看著那小片雲漸漸往遠處飄,越過了那些戰機,穿過了炮火,消失在天際盡頭。
ps:昨晚上不知道是電腦還是網絡又出了問題,作者後台又進不去,早上起來個更上。
感謝江左天皎,ぶ摯ぐ愛﹍ぇ,溺水o0雨,肥肥遠,悠然下南山(2),曉風輕,青銀,哈妮雅,timmyang投出的寶貴月票!感謝瞌睡才睡,貌似看書,單身敗金女,雷響,隱風之旅者的打賞!感謝肥仔兵的評價票!^^

snaptime:2020-07-07 07:46:02  .exectimeㄩ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