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全文閱讀

作者:東一方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最新章節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最新章節第1389章付之一炬(18-03-16)      第1388章通敵(18-03-16)      第1387章生擒甘迪拉(18-03-16)     

第1389章付之一炬


三人在書房中聊天,說著接下來的局勢,小半個時辰轉瞬即逝。這時候,有士兵進入稟報道:“城主、軍師,官員和商人都已經到了大廳中,人齊全了。”
尼布魯道:“軍師,我們走吧。”
“好!”
王燦起身,等尼布魯走在前麵,和哈吉聯袂而行,一塊兒往大廳中走去。
進入大廳內,王燦目光一掃,看到了站在廳中的二十多人,也看到了擱置在大廳中的一口口箱子,這都是收集到的罪證。
“諸位,都坐吧!”
尼布魯目光掃過眾人,吩咐了一聲。
眾人道謝,便各自落座。
隻是所有人內心,都有些惴惴不安,因為這些人都內心有鬼,都意圖投靠羅茲城的人,準備為自己謀取後路。如今他們單獨被叫來,都有些擔心,畢竟尼布魯擊敗了羅茲城的軍隊,還生擒了羅茲城的大將甘迪拉。
尼布魯看向王燦,道:“軍師,你來處理。”
“是!”
王燦點頭應下。
他目光掃過大堂中的人,這一刻,王燦的目光前所未有的銳利,竟是給人極大的壓力,令這些坐在廳中的人更是擔憂。
王燦道:“諸位肯定疑惑,把你們叫來做什麼,對吧?”
“是,請王軍師釋疑。”
人群中,有一個官員開口說話。
其餘人紛紛附和。
王燦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笑容,隻是這笑容映入所有人眼中,卻是殺氣騰騰,令人不寒而栗。王燦的手,擱在了麵前案桌上,他沒有急著開口,反而是右手食指輕輕敲打著案桌。
“咚!咚!”
不大的聲音,在廳中響起。
此刻大廳中寂靜無聲,這敲擊桌麵的聲音,就顯得很是突兀,仿佛是敲擊在一個個官員和豪強商人的心上,讓他們更加的擔憂,生怕遭到清算。
這一幕,也落在尼布魯眼中。
尼布魯眸子眯起,眼中卻是掠過一抹欽佩神色,不得不說,王燦的處理更令人心跳加速。他不做虧心事,自然悠哉悠哉,但這些官員和富商做了虧心事,在王燦這樣的手段下,必然心堜茖極大的壓力,這是精神上的施壓。
王燦的手腕,的確比他更強。
這是尼布魯的內心想法。
好半響後,王燦停下,開口道:“把你們叫來,是因為得到了一些資料,就在箱子媊恁C來,你們中出來一個人,去打開箱子,瞅瞅媊悛爾禤ヾC”
王燦說話後,看向了所有人。
隻是,卻沒有人站出來。
王燦說道:“怎麼,你們平日堨i是膽大妄為的,連出賣麥提城的事情能做得出來,怎麼今天都害羞了,還一副羞澀的模樣,都不敢起身了嗎?既然都不願意站出來,那我就點名了。”
此話一出,猶如平地起驚雷。
所有人都擔憂起來。
果然是和聯係羅茲城的人有關。
王燦記住了先前羊皮紙上的人名,道:“你們當中,有一個叫做巴杜爾的,你站出來,然後打開箱子,看看媊悛漱漁e。”
巴杜爾是麥提城的官員,身材有些臃腫肥胖,一副腦滿肥腸的樣子。他聽到王燦的命令,不敢耽擱,立刻就站起身,小心翼翼走到箱子麵前,打開了箱子,然後取出了媊悛漲洏眽。
他看到一卷羊皮紙上的記載,登時麵色大變。
看完一卷後,巴杜爾又拿起了一卷。他連續看了幾卷的內容,放下後,整個人已經是有些秫秫發抖,臉上的神情一陣青一陣白,整個人忐忑不安。
“蹬!蹬!”
巴杜爾站立不穩,竟是接連的後退。
他連退了兩步後,重心不穩,一屁股就摔倒在地上,再也無法穩住身形。這一刻的巴杜爾,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毛汗,無比的慌張。
這一幕,更讓其餘人好奇。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個很是好奇,然後借著攙扶巴杜爾的機會,紛紛低聲詢問。巴杜爾也不隱瞞,當即就說道:“書信,都是送給甘迪拉的書信,亦或是送往羅茲城的書信。我們所有人的書信,都在媊恁C”
“轟!!”
眾人一聽,仿佛如聞炸雷。
所有人都懵了。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派人送給羅茲城的書信,亦或是送給甘迪拉的書信,竟然全部落在了尼布魯的手中。他們沒有想到,這是尼布魯麾下的人截獲的,而是想到甘迪拉被抓了,所以書信才落到尼布魯手中。
一個個都忐忑不安,議論紛紛。
王燦見狀,更是成竹在胸,他斥道:“肅靜!”
所有人聞言,都安靜下來。
這些人雖然很慌亂,但也都不是凡夫俗子,都是極為精明的人。一聽王燦的話,再見尼布魯沒有下令抓捕他們,便知道事情還有轉機,否則尼布魯直接就下令殺人了。
王燦道:“麥提城遭到戰事,你們身為麥提城的官員,身為麥提城的百姓,生於斯長於斯,卻勾結外人,意圖謀取麥提城,簡直其罪當誅。”
“然而,你們都是麥提城的人。”
“殺了你們,也於事無補。”
“所以我決定了,你們各自拿出糧食和錢財作為贖金,也贖買這一次的罪過。涉案的官員,每人上繳一千金幣,一萬斤糧食。其餘人,每人上繳一萬金幣,十萬斤糧食。那麼,這一次的罪過便揭過了,你們意下如何?”
王燦眼中閃爍著冷光,殺氣極強,大有一言不合就殺人的意思。
一名官員道:“軍師,我沒有這麼多錢,也沒有這麼多糧食啊。”
王燦道:“如果沒有,那就拿命賠償。無法繳納錢財和糧食的,便不必離開了,以叛國罪論處,直接處死,然後告知麥提城的百姓,以示警醒。”
刷!
開口的官員,登時麵色大變。
官員直接就退了回去,不敢在開口。
其餘人,也不再多言。
王燦問道:“你們意下如何?”
“我們同意!”
所有人紛紛開口,不敢有任何的違背。一旦不拿出錢財和糧食,就會被殺死,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隻能同意,沒有反抗的餘地。
王燦聞言,輕輕一笑。
對所有富商和官員的處置,王燦認為不是太大的難題。不論是官員,亦或是富商,這些人要拿出一定的錢財和糧食,那都不是問題。而城主府有了這一批錢財和糧食,就可以大規模招募士兵,速的提升實力,以應對接下來的戰事。
尼布魯見狀,登時震驚了。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王燦會采用這樣的方式,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事實上,就算是他來處理,也不可能真的將涉案官員和富商斬殺,因為容易引發動蕩。
如今按照王燦的辦法,則是最好的結果。
王燦目光一轉,見一個個官員和富商,都盯著箱子,笑道:“來人,那一支火把來。”
“是!”
大廳外士兵得令,立刻就去準備。
不一會兒,士兵拿來了火把,王燦站起身接過,直接將火把扔到箱子中,引燃了羊皮紙。火勢劈啪燃燒,羊皮紙很就化為灰燼,所有書信證據都毀掉了。
富商和官員見狀,都鬆了口氣。
王燦道:“我相信你們,所以燒掉了這些證據。隻要你們繳納了錢財和糧食,此事就到此為止,不會再追究你們的責任。當然,你們也可以認為現在沒證據了,可以拒不繳納。我倒是很期待這樣的局麵,讓人有些興奮。”
說話的王燦,自信無比。
那一抹自信當中,卻有著嗜血的光芒,令在座的人都冷不禁打了個寒顫。他們眼前的王燦,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斷的是厲害。
一個個心底生出懼意,都不敢違抗,道:“軍師放心,我們回去後就籌集糧食和錢財。”
“三天,我隻給你們三天時間。”
王燦豎起了手指,冷冷道:“如果三天無法繳納錢財和糧食,那麼等待你們的,便是舉起的屠刀了。現在,你們可以走了,去準備吧。”
“是!”
巴杜爾及其餘官員,紛紛起身往外走。
隻是一個個走路的時候,眼中都還是有著擔憂和後怕,實在是王燦展露出來的姿態,令他們一個個都感到莫名的畏懼。事實上王燦也沒有拿刀抹他們的脖子,也沒有拿刀對準了他們的心髒,但王燦這樣的手腕,卻令人後怕。
在所有人即將走到大門口時,王燦忽然道:“等一等!”
所有人一聽,立刻停下。
一個個都整齊轉身,齊刷刷看向王燦,略微弓著背,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王燦說道:“接下來的三天,麥提城將會封鎖,隻許進不許出。好了,都走吧。”
眾人一聽,更是驚悚。
王燦連他們的後路都斷了,就算他們翻臉不認賬想跑路,但城門緊閉,他們無法離開麥提城,意味著便是王燦砧板上的魚肉,隻能任由王燦宰割。
他們隻能老老實實繳納錢財和糧食。
所有人離開後,大廳中隻剩下尼布魯、王燦和哈吉。
尼布魯感慨道:“軍師的手段,著實不凡。一番敲打,一番運作,不僅震懾了這些官員和商人,還籌集了接下來的糧食和錢財。事實上,城內的豪強商人極有錢,也有糧食,偏偏我也沒有辦法,所以官府實力不強。如今軍師的舉動,便極大削弱了他們。”
哈吉道:“賢弟的手段,我心服口服。”
王燦道:“城主、哈吉大哥,你們謬讚了。對付這些商人和官員,都是小手段,不足為奇。接下來,城主準備好接收糧食和錢財。”
尼布魯點頭應下。
這一刻的他很是興奮,他擔任城主期間,從未經受過百萬斤的糧食。

snaptime:2018-09-20 00:38:17  .exectimeㄩ0.050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