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花高手在都市》全文閱讀

作者:心在流浪  護花高手在都市最新章節  護花高手在都市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護花高手在都市最新章節第2150章 日常(20-08-13)      第2149章 隨手一巴掌就廢了(20-08-13)      第2148章 傳說中的贅婿戰神(20-08-13)     

第2116章 這白癡想得還挺美

夏天的話直切要害,那三個黑衣人瞬間無言以對,隻得沉默不語。
  “你們這個隱宗成立多久了?”
  任掌教眉眼舒淡,看起來似乎已經平心靜緒,不過從問話中卻聽得出來,他對這個組織還是頗為緊張的,“又是誰在幕後操縱?”
  黑紗人下意識猶豫了兩三秒鍾,結果腹內的劇痛再次襲來,讓他來不及思考,隻得老實回答道:“至少一百多年了,至於誰是組織者,這個我品階較低並不清楚。”
  任掌教十分不悅地說道:“那對你們發號施令的人是誰,你總該知道吧!”
  “是長青山人。”
  黑紗人回答道,“他是隱宗五老會中的成員之一,宗主有什麼吩咐大多數時候都是由他出麵傳達的。”
  夏天撇了撇嘴:“這個長青山人又是誰,怎麼會取這麼難聽的名字。”
  “這人我知道。”
  任掌教麵色頗為不愉,冷聲說道:“也是一個老資格的散修了,今年少說也有一百五十歲了,以前在終南山隱居過一段時間,修為是準金丹期。
  不過他的性子向來淡泊、不喜俗事,怎麼會跟人搞什麼組織,居然還來終南山鬧事?”
  “任掌教怕是說笑了。”
  黑紗人不無後怕地說道:“我等所知的長青山人喜怒無常,而且動輒就要殺人,又好色貪財,實在擔不上淡泊二字。”
  這話說得任掌教不由得露出茫然之色,訝然自語起來:“我這才三十年不沾俗務,難道世間一切就都變了?”
  “世間變沒變這個不知道,那個什麼長青還是長白的山人,肯定是變了。”
  夏天漫不經心地說道,“不過是變蠢了,變得白癡了。
  好好活著不好嘛,非得這時候搞事情。”
  張明佗沉吟了一會兒,似是想起來一件事情:“這個隱宗如果是在一百多年前建立的,豈不是就在那次修仙界大劫之後沒多久?”
  任掌教這時候也才將這兩件事情聯係在一起,臉色不由得沉重起來。
  大概一百二十年前的那次修仙界大劫,不但改變了國內的修仙者格局,還害得終南山的地底靈脈震蕩散逸,實在是影響深遠,也是重陽宮眾修心底一個難解的結。
  “看來終南山地底靈脈的動蕩破裂跟這些人脫不了幹係!”
  任掌教含怒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隻見那桌子瞬間崩碎,直接化成了一堆塵灰。
  夏天懶洋洋地說道:“這不是很明顯的嘛,你才看出來?
  之前地底的那些白癡也說過奉宗主之命什麼的,還說地底靈脈早被他們宗主看中了。”
  “這些人真是白眼狼!”
  任掌教不無憤懣地說道:“當年我重陽宮垂憐他們無處汲補靈氣,所以才每隔一段時間便給他們分發靈氣與丹藥,誰知道他們非但不心生感激,竟然還打起了地底靈脈的主意,簡直忘恩負義!”
  張明佗也覺得那些散修有些過分了,不過看任掌教氣性這麼大,不由得勸道:“任掌教還是先息息火吧,事已至此,生氣是於事無補的,還是想想怎麼應對吧。”
  “他們真以為我重陽宮無人了!”
  任掌教麵沉如水,冷聲說道:“天亮之後,隱仙大會照常召開,而且破例就在這重陽宮大殿開,貧道倒要看看這些人有沒有臉來,又敢不敢認下這事!”
  “要是他們不敢來呢?”
  張明佗輕笑一聲,不無調侃地說道:“雖說他們修為也不低,但是估計也擋不住堂堂重陽宮掌教的一怒,所以暫避鋒芒也有可能。”
  “敢來的,貧道還會留些顏麵與他。”
  任掌教揮袖揮去滿地的塵灰,“不敢來的便是不打自招,那就別怪我重陽宮不客氣了。”
  這話說得雖然相當平靜,但是話卻藏著凜凜地殺氣。
  夏天和張明佗倒還不覺得有什麼,那三個黑衣人卻是悚然一驚,總算是醒悟過來他們殺上重陽宮的作法有多愚蠢了。
  就算沒有夏天,憑他們三個人估計也不是眼前這位任掌教的對手,可以說當今世上,除了龍虎山那位老天師之外,就數眼前這位的修為當得起真人二字。
  “你們慢慢審,我就不奉陪。”
  夏天懶洋洋地打了個欠,緩緩站起身來,衝寧蕊蕊道:“小長腿妹,我們回去補覺吧,這也沒什麼好玩的了。”
  寧蕊蕊不想補覺,而且對這類修仙界的八卦頗濃:“你想補覺,那就去唄。
  我倒是想接著聽聽看,這些人到底還有什麼騷操作。”
  “就那些白癡,能有什麼騷操作,估計都是蠢操作。”
  夏天撇了撇嘴,很不以為然,不過還是坐了下來,頭卻旁若無人地斜枕在了寧蕊蕊的一雙大長腿上。
  寧蕊蕊已經習慣了,不會再因為這點事情而鬧得臉紅耳赤,而是相當自然地給夏天按摩著頭部。
  張明佗瞥了寧蕊蕊和夏天一眼,心不由得羨慕不已,這個徒弟真是豔福不淺,到哪兒都不缺絕世美女就算了,還偏偏能把這些絕世美女都給馴服了。
  不過,他轉念又一想他自己年輕的時候也不差啊,一百多個老情人可沒有半點摻假,接著他又想起他那個坐地能吸土的柳惜花,本來已經緩好了的老腰,隱隱地似乎又疼了起來,真是歲月不饒人。
  任掌教見夏天和張明佗的心思都跑偏了,隻得自己接著審問起那三個黑衣人來:“你們那個隱宗究竟還有什麼計劃,一一說來聽聽。”
  黑紗人仔細想了想,然後回答道:“按照宗主原來的計劃,終南山的地底靈脈會在隱仙大會之前崩潰,任掌教也會因為靈脈反噬而死,到時候他便會出麵穩固靈脈,並借此功勞入主重陽宮,完全掌控終南山的地底靈脈,再通過隱仙大會來控製天下散修,築成他一統修仙界的初步根基。”
  “這白癡想得還挺美。”
  夏天笑嘻嘻地說道。
  任掌教也覺得這個所謂的隱宗宗主是個幻想家,不過卻也不敢因此心生輕視之心。
  因為如果夏天沒有來終南山,那麼地底靈脈說不定還真的會崩潰,到時候他自然凶多吉少,而他的大弟子嶽丹塵又像是早被人收買了,重陽宮隻怕還真的會落入那人的手。
  “還有呢?”
  任掌教接著問道。
  黑紗人接著說道:“半夜的時候,宗主忽然傳下話來,說是計劃失敗了,所以啟動了預備方案。
  而方案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嶽丹塵和小仙界使者救回來。
  他還吩咐地底靈脈的事情可以緩一緩,但是天針石刻必須拿到手。”
  “隻怕還有一條吧。”
  任掌教眸子一冷,“就是想辦法殺了貧道,好造成重陽宮內亂,到時候你們那位隱宗宗主也能借我的首座大弟子的便利而上位。”
  黑紗人隻得再次默然不語,即便上麵是這個意思,他也不敢胡亂點頭。
  任掌教心中的怒氣已經漸漸平息,說話的聲音也趨於平和:“隱宗之內,除了長白山人,還有什麼人物,一並說出來吧。”
  “除了宗主,就隻有五老了。”
  黑紗人舔了舔嘴唇,“隱宗一共收攏了三百多位散修,分成了六個小組。
  宗主和五老各領一組,我們就是長青山人這一組的成員。
  五老之間,互不統屬,他們也不知道相互的身份,我們這些組員所知就更少了。”
  “哎,一群本來就沒什麼用的廢物,相互之間居然還玩這種爛心眼,真是蠢得無藥可救。”
  夏天懶洋洋地打了個欠,不無鄙夷地說道:“不用說,你們這個宗主肯定是個大白癡,趁早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張明佗也覺得很是無語,散修散修,本來就是因為沒有宗門可傍,沒有資源可依,所以才修為低下,不被人看得起。
  好容易玩起了組織,結果還相互之間還如此提防,這種格局確實沒什麼好說的,別說宏圖霸業了,能撐這麼多年都是老天爺開恩了。
  又審了一會兒,這三人實在沒什麼可交待的了,翻來覆去都是那點信息,再問下去也是浪費時間。
  “押下去,嚴加看管,絕對別讓他們被人給弄死了!”
  任掌教叫來幾個信得過的弟子,吩咐他們把人帶下去。
  “天快要亮了。”
  張明佗看了看窗外,東方已露出了魚肚白:“任掌教接下來打算怎麼應對?”
  任掌教沉吟半晌,心中緩緩有了決斷,衝一眾守在門外的弟子吩咐道:“你們立即下山,傳我指令,凡是終南山境內,所有寺觀、洞府、民宿等處,立即上報留宿及到訪的所有生人訊息。”
  接著又補充道:“還有,通知下去,今年的隱仙大會就在重陽宮大殿舉行,時間是九點半,所有到終南山的隱修必須到齊,在這期間敢不來、遲到或是悄悄離開終南山的,一律擒拿。”
  “是!”
  眾重陽宮弟子立時領命,紛紛散去。
  任掌教又衝夏天和張明佗拱了拱手:“此事非同小可,貧道畢竟修為不高,所以厚顏想請兩位再幫個忙,到時候就坐鎮大殿之中,免得再生枝節。”
  張明佗自然點頭答應下來。
  夏天本來沒什麼興趣,不過見寧蕊蕊好像很有想法,便也沒有拒絕。
  

snaptime:2020-08-15 10:43:23  .exectimeㄩ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