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八十二章棋局


一座隱密的府邸前,停著五匹駿馬和一輛馬車,為的正是當今武林盟主段正飛,而他此刻卻徘徊在門前,伸起手想敲門,卻又突然放了下來,顯得猶豫不決。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無極小說網e^看 免費 提供 ^^
“盟主,還是在下來吧!”神劍門門主等了許久也不見他們的盟主有所行動,顯得有點不耐煩道。心中一陣誹謗:還武林盟主呢?做事這麼婆婆媽媽!
“等等……各位掌門雖都是好意,但聖君是何許人也?他未必需要我等的相助,如此貿然前來,怕是……”段正飛擋住了神劍門主想敲門的手,想了想道,他還是覺得貿然前來打擾聖君太過唐突,雖然他們的本意是要來相助聖君,但以聖君的淡漠神秘的性格,想來連見都不會見他們,何況他的心中總是覺得不安,卻也說不明原因。
“盟主,聖君或許真的不需要我等的相助,但聖君救了天下武林,我等身為八大派掌門怎能在聖君有難之時,便以聖君不需要我等相助為由而不聞不問呢?這不是讓天下人笑話我等嗎?”空拳派掌門一副老沉持重,撫著胡須道。
“空掌門說得對,盟主請不要再猶豫了。”天日門門主聲音低沉道,剛毅的臉龐麵無表情。
“盟主,據在下所知,剛不久,又有一批企圖奪寶的江湖人士前來偷襲聖君,而且已有越來越多的江湖人士向此聚集而來,聖君再厲害也是雙拳難敵四手啊!”百曉生也勸道,一雙眼眸閃著精光。
“好吧!”段正飛看了在場的四大掌門一下,最終還是妥協地點了點道,竟然大家都這麼說了,他也就隻有同意了,哎,反正大家都了為了聖君好。
神劍門門主立即上前敲敲了門,隻敲了幾下,門就大開了,聖橙÷聖青均一臉笑意地出現在大家麵前。
“哦,不知段盟主與各位掌門有何貴幹啊?”聖橙斜靠在門柱邊,玩弄著自己的青絲,笑了笑道。
“莫不是也和其他人一樣?”聖青斜眼不屑地瞥了他們一眼,笑得一臉奸詐道。
“橙閣主,青閣主請不要誤會,在下與各位掌門隻是向前來為聖君略盡綿薄之力。”段正飛上前對著聖橙,聖青一揖道。
“各位的好意,聖仙門心領了,你們還是請回吧!”聖橙嘲弄地笑了笑,揮一揮衣袖,輕蔑道,轉身就要走了,哼,他才不信這些所謂的門主有那麼好的心,分明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等等,橙閣主,在下知道聖仙門不懼這些江湖宵小,但如此卻擾了聖君的清靜,八大掌門在江湖中還算有點麵子,而且段盟主身為武林盟主,德高望重,或許能助聖君一臂之力,還聖君清靜。”百曉生急忙叫住聖橙,振振有詞道,說得還真是無懈可擊,天衣無縫。
“百門主說得有理,各位,門主有情。”聖橙,聖青剛想法作,把這些人給轟出去,身後便傳來了聖綠不清不願的聲音,一說完,看也不看來人,轉身就走了,真搞不懂門主,幹嘛要理這些人?
“有勞了。”段正飛又是一揖道,這個盟主的修養還真是好。
“哼。”某人的修養就不太好了,聖橙,聖青冷哼一聲,甩袖轉身,自顧自地隨聖綠進去。
各掌門似乎早就見怪不怪的,臉上大都一臉喜色,並不在意聖橙等人的無禮,尾隨而進。
“舞姑娘,我們也進去吧!”百曉生轉身,對著馬車媟贗X地叫道。
“嗯。”半晌,從馬車媔ルX一個柔弱無骨的一個輕應聲,聽得百曉生全身一陣酥麻,連腿都要軟了。
百曉生咽了咽口水,伸手掀開馬車的車簾,從車堳K走出一位贏嬰弱弱的美女,眼波流轉,看起來真是我見猶憐,很想上去保護她,尤其是她還一副病怏怏的樣子,連走路都要靠在百曉生的身上,由百曉生扶著她,不然隨時都有可能一倒不起。
竹院之中,一襲白衣與一襲青衣正靜心地對弈,他們的全副心神全都在棋盤上,一子錯滿盤皆輸,尤其是他們兩人皆是棋逢對手,更得小心翼翼,步步為營。
“好棋,聖君這一招棋真妙啊!”聖君一落下子,謹軒即撫掌讚道,深邃的眼眸讚賞的看著棋盤,這招請君入甕實在是太妙了,一下子不僅毀了他布的棋局,還吃了一大片的棋子,可未必不能絕處逢生,謹軒慢慢地勾起一抹笑意,執起一子,輕輕一落,一下子便扭轉敗局了,笑了笑道:“凡事皆要兩手準備,方能一舉得勝,這才是真正的殺招。”
聖君看了棋局一眼,本來必勝的棋局一下子卻顯出了敗象,卻依然鎮靜自若,執起一子,並未落下,深不可測的眼眸帶著自信,閃著笑意看著謹軒,雲淡風輕道:“人生如棋局,太過在意反而會身陷局中,而一敗塗地。”說著,重重地下了一子,這一子如狂風掃落葉般,將謹軒的黑子全給掃了,一子不剩。
“這……”謹軒有點瞠目結舌地看著已毫無黑子的棋盤,似有點不敢相信,他明明已扭轉了敗局,為何突然之間會全軍覆沒。
“一子錯滿輸,王爺錯就錯在不該下這一殺招,反而暴露了你可以隱藏的實力,讓在下得以一舉殲滅。”聖君淡淡地解釋道,伸手將棋盤上的白棋收起來,準備開始新一局,謹軒的謀略並不輸於她,但他對他的白子太過誌在必得,以致於步步為營,反而讓自身身陷局中,而一敗塗地。
“哈哈……聖君教訓的對,本王認輸了。”謹軒瞬間便明白過來,他輸在那堣F,爽朗在大笑著道,深邃的眼眸透著熾熱的看著洞察先機的聖君。
“要不要再來一局?”聖君撇頭避開謹軒熾熱的眼眸,淡淡道,心卻又狂跳起來,謹軒是不是看出了什麼?為什麼他這幾日總是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門主,為什麼要讓那些人進來?”謹軒剛想開口說話,就傳來了聖青氣呼呼地大叫聲。
聖君抬起頭,看著眼前氣得似在冒煙的聖橙,聖青,聖綠,聖紫,反而笑了起來,帶著笑意道:“人家是好心來相助,本座又豈能拒人於千堣坏~呢?”其實他挺感謝聖青他們的突然闖入,打破了他與謹軒之間詭異的氣氛。
“什麼好心,我看他們根本就是不懷好意。”聖紫撇了撇嘴,不滿地嘟囔道,這些所謂的武林正派,說一套作一套,表麵像是個正人君子一般,背地堸答漕々騋_那些宵小還要不如,還要下流,門主怎麼會看不清這些人的嘴臉呢?
“綠,段正飛,神劍門,空拳派,天日門,百曉門各掌門的住所都要安排好了嗎?”聖君裝作沒聽見聖紫的話,邊低頭擺弄著新一輪的棋局,邊淡漠地問道,仿佛所有的事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嗯,不過多了一個病怏怏的女子,是百曉生帶來的,好像叫她做什麼舞姑娘的,屬下已將她安排在百曉生隔壁。”聖綠不太高興的答道,似乎不想在說話了,但最終於還是忍不住,開了開口道:“門……”
話還沒開始說,謹軒拿棋子的手一停,皺了皺眉,喃喃道:“女子?舞姑娘?”心中不免升起一陣莫名的情緒,卻隻是一閃而過,並沒有來得及抓住,但他直覺,此女子不簡單。
聖君擺棋局的手也是一頓,平淡無波的眼眸一眯,透出危險地氣息,待抬起頭來,又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似對多了一個女子並不在意。
“嘻嘻……是一個大美女哦,雖看不清麵目,但看那身段,那柔弱的樣子,真是讓人忍不住想去保護她,看得人心癢癢地。”聖橙桃花眼閃了閃,一副色迷迷的樣子笑了笑道。
“色鬼!照我看,那個什麼舞姑娘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看到她就想起了那個成舞盈,都是一個貨色,丟盡了女人的臉。”聖青一臉屑的斜睨著聖橙道,聽到聖橙這麼說,本就不爽的心更是升起了騰騰的怒火。
“成舞盈!”一聽到這個名字,麵無表情的謹軒一下子充滿了殺氣,一臉恨之入骨的表情,看得聖橙等人一陣心驚,‘冷麵戰神’果然名不虛傳,狠起來真的很恐怖。
“紫,既然舞姑娘身子如此弱,就有你和黃櫻一起去照顧她吧!”聖君淡淡地看著還在生氣得聖紫道,深不可測得眼眸閃著危險地氣息,他雖淡然冷漠,但得罪過他的人,他也不會讓他好過。
“呃?屬下知道了。”聖紫驚愕得抬起頭看著向來雲淡風輕的門主那危險的樣子,愣愣地點了點頭道,門主的意思她豈會不知,隻是不明白,明明有問題的是那些掌門,門主為何卻隻針對那個來曆不明的女子呢?
“門主,屬下可不可也一起去照顧啊?”聖橙一臉諂媚地靠近聖君,嬌媚地叫了一聲道。
“好惡心啊!聖橙,你是不是故意想讓我把前天吃的都吐出來啊?”聖青誇張地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一臉惡心地白了聖橙一眼道。
“你嫉妒人家舞姑娘,你就說嘛!看人家,那才叫做女子,你看看你,真擔心你以後怎麼嫁的出去?”聖橙翹了翹嘴,輕蔑地上下打量了聖青一下,搖了搖頭道。
“哼,不勞你費心,說不定再過不久,你就能喝到本姑娘的喜酒呢!”聖青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得意洋洋道,那樣子真像是待嫁的新娘。
“是誰?”聖橙卻突然臉色一變,聲音提高問道,意識到大家都在奇怪地看著他,又恢複到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攤了攤手繼續道:“是誰那麼倒黴啊?連奸詐青都敢娶,不怕到時人財兩空嗎?”
“哼……”聖青卻沒再頂嘴,隻是冷哼了一聲,撇過頭去,微微勾起一個真心的笑容,不明原因地突而開心了起來。
“好了,橙,青,你們兩個就去招待段盟主和五大掌門,來者都是客,切不可怠慢了。”聖君意有所指地淡然道。
聖橙,聖青這兩個鬥氣冤家互視了一眼,了然的一笑,齊聲道:“是。”原來門主早有計謀,就說嗎?以門主那麼高的智慧怎麼可能,他們都看出來的事,他會看不出呢?
“綠,至於那些宵小,就由你負責了,別再讓他們進到府堥荂C”聖君一一分配任務道。
聖綠剛又開口說話,聖君立即一揮袖,讓他們都下去,竹院中唯剩下他與此時明顯心神不寧的謹軒。
“王爺,真正的棋局快要分勝負了,不知王爺準備如何下子呢?”聖君看著又重新擺上的棋局,邊落子邊話中有話地問道。
“聖君才是真正的執棋者,本王唯有做這局中棋。”謹軒收起心思,看著聖君深不可測的眼眸中蘊藏著自信與無限智慧,放下了棋子,笑了笑道。
“本座剛剛說過,身陷局中反而會一敗塗地,與本座對弈之人已下了最厲害之殺招,而王爺卻是這一招之關鍵,實不應做這局中棋。”聖君拿起白子放到謹軒手中,別有深意地笑了笑道。
謹軒拿起白子笑了笑,深邃的眼眸盈滿了笑意與智慧,毫不猶豫地重重將白子落下,於棋盤上伸手擺出一個請的姿勢。
聖君回以一笑,同樣拿起白子,在棋盤上一落,兩顆白子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穩穩地控製了整個棋局,有如天羅地網般籠住了全部黑子,無一可逃。
在午後光輝的照耀下,聖君平淡無波的眼眸泛起了盈盈的水波,麵紗下是淡淡的淺笑,是那樣讓天地為之失色,額前兩縷白在光輝的照耀下閃著柔和的銀光,隨風起舞,更為他增添了一種縹緲的智者形象,萬事萬物皆掌握於心。
謹軒靜靜地看著他,深邃的眼眸閃著光亮,剛毅的俊美臉龐在陽光的照耀是那麼柔和,那麼耀眼,行幹得薄唇微微勾起,是那麼自信,那麼霸氣,不容抗拒的氣勢慢慢地擴散開來。
天地間瞬間失去了顏色,唯有一青一白的眩目的身影……
夜靜更深,百曉生的房間點著微弱的燭光,似在密謀者什麼,神劍門主微開了一條門縫,看了四周一下,並沒現異樣,便放心地關上房門,轉過頭,對一律緊張看著他的其他人搖了搖頭,示意並無不妥,眾人這才放心下來,一臉嚴肅。
“我等已如原來所預料般接近聖君,接下來是否按原計劃行事?”空拳派掌門在神劍門主坐下後,便撫了撫胡須,對著眾人問道。
“既然已走到這一步,便隻有往下走了。”百曉生眼露凶光,從懷中掏出一人瓷瓶出來,冷笑著道:“此乃‘百花軟筋散’,無色無味,隻要聞一下,便瞬間全身無力,任你武功再高也沒有用。”
“聖仙門奇人眾多,聖紫毒術天下一,而天下一女神醫也在此,怕這‘百花軟筋散’根本對付不了聖仙門。”神劍門主眼露懷疑道。
“百花軟筋散,是我百曉門獨門之寶,江湖中人並不知百花軟筋散真正的威力,除了百曉門的獨門解藥,任誰也解不了,就算聖紫,黃櫻中了百花軟筋散,也無力可解。”百曉生自豪地說道,對於神劍門主的質疑很不滿,百花軟筋散是他最得意之作。
“既然如此,明日就行動。”空拳派掌門撫著胡須,小眼睛閃著亮光道。
“在下以為不可,雖然有了百花軟筋散,但至今我們都見不到聖君,而且這府邸看似簡單,實則詭異得很,不可輕舉妄動。”天日門主微沉著聲道,淩厲的眼眸閃著誌在必得的光芒。
“天門主說得對,何況秘笈是否在聖君身上尚不可知,萬一打草驚蛇,被聖君所覺,我等怕是會死無葬身之地。”神劍門主眼露懼意道。
聖君,他雖隻是遠遠見過那麼一次,但心中卻從此對他又懼又怕,他太過神秘,太過無計可循了,這樣的人太可怕了,因為你根本就沒辦法知道他到底有多強,他的實力到底如何,他有何弱點,光那神秘感就夠讓人打從心媗腹A何況還有江湖盛傳的神鬼莫測的絕世武功與智慧。
“哼,隻要我等得到秘笈,還需要怕那個白聖君嗎?”空拳派掌門一臉不屑地冷哼了一聲,精明的小眼睛閃著貪婪的亮光。
“空掌門說得對,隻要我等得到秘笈,習得神功,還用得著再看聖仙門得臉色嗎?哼,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聖仙門人就敢不將我們八大派掌門放在眼堙A太狂忘了,不教訓教訓,天下還以為我們八大派無能呢?”百曉生機靈得眼眸閃著精光道,精光之下同樣承滿了貪婪之色。
“各位掌門說得有理,雖然此舉有失君子所為,但為八大派之顏麵,為天下武林之安寧,就如智靈方丈所說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無論如何,不能讓聖仙門淩駕於整個武林之上,這樣必定會埋下禍根。”神劍門主一臉為武林正義,不惜下地獄地昂道。
“哼,什麼有失君子所為,咱們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聖仙門能如此狂妄,都隻因聖君之絕世武功,隻要聖君一死,聖仙門便群龍無,到時便是我等為被聖赤所殺之愛徒報仇雪恨之時,一舉滅了聖仙門,至於秘笈,到時咱們八大派共同習練,互相牽製,共同為武林作出一份貢獻。”百曉生義正辭嚴得昂起頭道,心中卻一陣冷笑:共同習練?一山尚不能容二虎,何況還是八虎呢?
“百門主此話真是說到老夫心坎堨h了,老夫現在隻怕盟主知道後,會怪我等自做主張。”空拳派精明的眼光閃著算計,臉露擔憂道,他豈會不知百曉生心中打了主意。
“哎,奈何智靈方丈與玄清真人門中有事,先行離去,而段盟主卻太過於軟弱,此事唯有瞞著盟主,等事成之後,再行解釋吧!”天日門主似無奈地歎了口氣道,沉穩得眼眸閃著算計欲貪婪。
“嗯,咱們接下來該如何做?”神劍門主開口問道,顯然他是最著急的一位,也算是最‘單純’得一位了。
眾人都低下頭,狀似在沉思著該如何實施他們所謂的‘正義’之謀略。
房間頓時一片沉默,每個所謂得‘君子’,‘正義之士’均眼露貪婪與算計,各懷鬼胎,話說得是冠冕堂皇,誰不想獨占秘笈與藏寶圖?誰心媟Q的不是成為天下至尊?誰想的不是在得到秘笈之後,如何殺了眼前各人?
“各位掌門,現在情況還未明,咱們現靜觀其變,摸清了秘笈所在,再行行事。”天日門主率先開聲打破沉默的氣氛道。
“嗯,但要盡快,遲了,怕聖君起疑。”空拳派掌門撫了撫胡須點頭道。
微暗的房間堙A四個人頭靠在一起,又開始了他們得密謀,卻不知不遠出的屋頂上一橙一青兩人斜靠在著,笑意盈盈的看著充滿陰謀味道得房間。
“奸詐青,這就是所謂的名門正派?……”聖橙諷刺的一笑道,看著一旁在月光的沐浴下一臉奸笑得聖青,竟有一瞬間得失神。
“……我現在總算知道何謂無恥了,明明就自己想稱霸武林,還說得如此冠冕堂皇,早就知道他們也是為了秘笈和‘寶藏’而來,想不到竟想殺門主,滅聖仙門,真是妄想。”聖青一點也沒注意到聖橙看她得灼熱眼神,笑娷瓣M道,明明恨不得衝進去殺了他們,卻還笑得一臉燦爛,這就是奸詐青得本事。
“這下子有得玩了,憑幾個小角色就想動門主,到時連怎麼死都不知道。”聖橙往後一躺,似所無謂道,渾身卻散出很強的殺氣,這些人已一腳踏進了鬼門關。
“啊……”突然從百曉生得隔壁房間傳來了一聲撕心裂肺得驚叫聲,打破了寂靜得夜,也擾亂了密謀之人。
“是舞姑娘。”百曉生一聽到驚叫聲,立即衝出房間,向隔壁房間而去,其餘三個掌門也一同前往。
“……遊戲開始了,不知這次紫用什麼招呼這位舞姑娘?”聖青看著混亂地下麵,似好奇的笑了笑道,見身邊之人沒什麼反應,用手肘撞了撞聖橙,曖昧的笑道:“你的夢中情人有難了,怎麼也不去表示表示,來個英雄救美,說不定美人還會來個以身相許呢?”
“哎,本人也想啊!這不是怕某人吃醋嗎?”聖橙桃花眼一閃,向聖青拋了個媚眼,似惋惜般道。
“吃醋?哈……你也太自大了吧!誰會吃你這種人得醋啊?那人一定是沒長眼睛。”聖青像是聽到了多好笑得笑話一般,白了聖橙一眼,挖苦道,隻是那躲閃的眼神,帶著點心虛。
聖橙不再說話,隻是心情很愉快地看著聖青難道心慌的樣子,他很喜歡看她為他心慌,這樣的她很可愛,至於那個什麼舞姑娘,……她或許比這些所謂得掌門更厲害,但再厲害也鬥不過門主的神機妙算。
“舞姑娘,你沒事吧?”百曉生此時也顧不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了,一下撞開門,衝了進來,急問道。
眼前的一幕,讓他驀然的停了下來,目瞪口呆地看著,卻再也不敢上前一步,臉唰一下全白,其餘三個掌門也跟了進來,反應與百曉生一模一樣。
隻見一個柔弱的女子,癱倒在床邊,水波盈盈的眼眸滿是恐懼,蓄滿了淚水,楚楚可憐的看著他們,而她的手上正爬著一隻看起來很毒的蠍子,毒蠍子鉗住了她嫩白的手,就是不肯離開,被蠍子鉗住的地方流著黑色的血,可見她已中毒了。
誰也不知道那隻毒蠍子的毒性有多強?因此口口聲聲要為武林上刀山,下火海‘的所謂’正義之士‘,麵對一個’弱女子‘身處險境,竟無一人伸出援手,甚至想一走了之,見死不救。
“百門主,救……救命啊!”舞姑娘顫顫地伸出另一隻手,帶著哭腔柔弱救道,嘴唇已變黑,緊緊的咬著,帶著恨意與隱忍地咬著,心埵p有萬蛇蟻在啃咬般,又又癢又痛,痛得她直想撞頭,卻不敢動,怕一動,毒性會侵入她的五髒六腑,一動,毒蠍子會再次對她進攻。
“舞……舞姑娘,這……這是怎麼回事?”百曉生已然站在原地不動,精明的眼中露著懼意,聲音顫抖著問道。
“不……不知道……我好怕啊!好難受啊!……我……我……”舞姑娘眼眸低垂,低低地哭泣起來,額上的汗珠一顆一顆地往下滴,眉頭緊緊地皺著,充滿懼意的柔弱呻吟聲,繼繼續續,真是鐵心的漢字都會心存不忍的。
可百曉生等人雖心疼如斯美眷,但也不想為了一個女人而丟了性命,他們還要稱霸天下,成為人上人呢!到時還怕沒有女人。
被成為舞姑娘之人此時神誌已開始渙散了,慢慢垂下求救的手,隱於衣袖下,緊緊的握著,指甲深深的插進了肉堙A拉回了渙散的神誌,低垂的眼眸透著濃濃的恨意與不甘,她不甘心啊!她的計劃還沒實施,她還有願望沒實現,她還要跟她心愛之人白頭到老……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事讓她放不下了,隻要幫他完成這件事,她就可以得到她心愛之人了,為什麼老天對她那麼殘忍?為什麼?我恨,我好恨……百曉生,哼,這世上的男人都是這樣,口口聲聲說愛你,願意為你而死,可到頭來呢?……都隻是甜言蜜語,一句空話而已,世上有幾個男子可以跟他相比?
就在她痛得快要受不了,而準備要撞死的時候,一個驚呼得聲音便響了起來:“哎呀!我的小乖乖怎麼跑到這堥茪F,真實的,害得我找了那麼久。”
隨著聲音得響起,聖紫一個閃身,便來到舞姑娘麵前,看都沒看快要死翹翹的舞姑娘一眼,手一伸,那隻蠍子便爬到了她的手堙A乖乖地躺著,聖紫用另一隻手指了它一下,責怪道:“你啊!叫你別亂跑老是不聽,都跟你說了,外人壞人多,很危險地,如果被人抓走了怎麼辦?你說是不是啊?小紫紫……”肩膀上的小紫蛇立即‘……’地吐出舌頭,似是同意它主人的話一般。
這一人一蛇一蠍‘談話’的詭異畫麵看的百曉生等人個個頭皮麻,眼中的懼色更濃了,連雙腳都有點不可控製的顫了,。腦中直有一個想法:毒女真是名不虛傳,好恐怖啊!以後要離她遠點。
“紫閣主,舞姑娘中了蠍子之毒,請你快給舞姑娘解毒,她快不行了。”回過神來的百曉生見現在已安全了,便一臉焦急地上前扶起舞姑娘,誠懇道。
“哦!原來你已經吃飽了,怪不得這麼乖呢!”聖紫依然看都沒看百曉生他們一眼,寵溺輕點了了一下她的小乖乖的頭道。心中一陣鄙視:,現在就來著急了,來表現你有多愛這個所謂的舞姑娘的,剛剛怎麼就一點反應沒有了?
“紫……紫閣……主,救……救命……”舞姑娘靠在百曉生的肩上,氣若遊絲道,她的快要受不住了。但她不能認輸,隻要有一絲希望,她都要堅持下去,她要讓所有對不起她的人生不如死,包括眼前這個聖紫。
“舞姑娘,本閣主也很想救你的命,不過呢!本閣主隻會製毒,不會解毒,所以隻有對不起你了,看在你犧牲自己來喂我小乖乖的份上,你死後,我一定會將你風光大葬的,你就放心去好了。”聖紫微微地抬起眼,瞥了一腳踏進鬼門關的舞姑娘一眼,似無限抱歉道,一副你就放心去的吧,我很講義氣的樣子。
舞姑娘趁著最後一口氣,一臉憤恨地瞪著還在跟她的小寵物聊天的聖紫,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聖紫早就萬箭穿心而死了:哼,不會解毒,那人明明說了聖紫解毒功夫並不比製毒差,何況中的是她養的毒物的毒,她會不懂的解,她分明就是想他死嗎?她是哪堭o罪了她?
“啊!我想起來了,小櫻櫻她可是天下一女神醫,她可以救你,我這就去叫她。”聖紫像是突然想起來般,邊驚叫邊衝出去叫人,轉身的瞬間,勾起一個邪惡的笑容:嘻嘻……小櫻櫻最近好像又研究了什麼新藥,還沒找人試驗呢?
“舞姑娘,不用擔心,有黃櫻在,你不會有事的。”百曉生溫柔地扶著舞姑娘躺下,為她擦去額頭的汗,一臉心疼擔憂道。
“嗯。”舞姑娘此時雙眼緊閉,無意識的輕點了頭,嘴唇緊緊的咬著,都咬出了血了,她要保持清醒,她不能有事,他的計劃還要實施……可過不了一會,她就後悔一直保持著清醒了。
“誰中了毒了?”黃櫻一臉不耐煩地走了進來,睡意朦朧道,還一直打著哈欠,顯然是剛被人從被窩堳鶗X來的。
“黃神醫你來的正好,舞姑娘她被紫閣主的蠍子咬到了,你快幫她解毒,她好像很難受!”百曉生一見黃櫻進來,立即臉露喜色,急忙道,眉頭深深地皺著,好似痛在她身上,疼在他心堹諢A如果不是剛剛那一幕,徹底看清了他的嘴臉,還以為他多癡情,多深情呢?
“不就是被蠍子咬到了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就不能等到明天嗎?非得三更半夜地叫人家起床……”黃櫻一揮袖,不耐煩道,一臉‘就這一點小事,你們就害得我失去寶貴的睡眠時間’,真可惡。
“是是……打擾黃姑娘,是我們的不對,但請麻煩為舞姑娘解一下毒,”百曉生忍下心中的怒氣,好聲好氣道。明天?舞姑娘中的毒,怕是再遲一刻便會香消玉殞,還等明天?聖仙門果然是是人命如草芥,哼,此等邪門歪道,怎可留於世上?他又為自己找了個好借口了。
“讓開。”黃櫻最後還是走在床邊,粗魯地推開百曉生,幫舞姑娘把了一下脈,剛剛好,還剩最後一口氣,轉過身,拿出新煉的藥與金針,本來還睡意朦朧的眼一下子精光閃閃,透著邪邪的笑意,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
不一會兒,本來身中劇毒,虛弱的快要死之人突然爆出一陣地動山搖的大喊聲,聲音直衝雲霄,是那樣淒厲,那樣痛苦,那樣撕心裂肺,方圓百堙A所有生物率回避,實在不忍再聽了,真如從十八層地獄傳上來般的哀嚎……整整響一夜……
“這個舞姑娘還真是個厲害的角色,這樣的痛苦,一個‘弱女子’竟能受得了?”聖青依然坐在原來的屋頂上,嘲諷地笑了笑道。
“……小櫻櫻這次下的手可還真重,以後還是少惹小櫻櫻為妙,她可比毒女還恐怖啊!”聖橙帶著局促的笑意,一臉我怕怕的表情道。
屋頂上一橙一青兩人均笑意盈盈地聽著那慘絕人寰的哀嚎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在欣賞什麼美妙的音樂呢?
黑夜朦朧,慘絕人寰的哀嚎聲在繼續……
江湖篇

snaptime:2018-09-20 00:24:45  .exectimeㄩ0.03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