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77章聖君出山


二天一大早,謹軒、魏子齊、伊天、伊寒四人再加段正飛、八大派掌門一行十三人風塵仆仆趕往聖仙山......
終於與中午時分趕到了聖仙山,眼前的情景,讓他們張大嘴巴,但還不過神來。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天啊!他們是來到了仙境了嗎?雲海簇擁浪山輕托,海山美景層出,山勢陡峻,壑峪縱橫,千姿百態,氣象崢嶸。北有石船穀,南有盤壑峪,絕頂深澗,三麵環繞,皆奇險莫攀。石船穀口,雙峰對峙,南石戶頂、戶頂均陡峭異常。盤壑穀中,草木蔥蘢,澗水縈回,景最幽僻。整座山霧縈繞,餘煙嫋嫋,集天地之精華,匯萬物之靈氣,隻是立於山腳上倒覺到山間之靈氣,真不愧為聖仙山,這哪是凡居住之地,分明是他們到了仙人的洞府。
“來者何人,膽敢擅闖聖仙山。”嫋嫋仙峰中傳來渾厚的厲喝聲,不見其人,隻聞其聲,卻像是在你耳邊說的般,可見說話人的內力有多深。
“在下段正飛帶領八大派掌門,求見聖門主。”段正飛對著空空山洞禮道,聲音同樣渾厚,不見他說得有多大聲,但聲音久久在山峰中回旋,其人可見內力也是十分深厚。
“內力不錯啊!門主事務繁忙,無暇相見,盟主還是請回吧!”聖仙山上又傳來了渾厚的聲音,但語氣不似剛剛的淩厲,多了讚賞,但還是娩言下逐客令道。
“你不去通報,怎麼知道你們門主無暇相見,分明就是敷衍我們。”短臂派掌門性子較直,不滿地吼道,除了他,其他掌門也是一臉不滿,但都比較沉,隻是憋在心埵茪w,他們都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宗師,堂堂八大派掌門人,何時受過這種氣。
“聖仙門不是你們可以撒野的地方,都給我滾出聖仙山。”聲怒聲傳了過來,振得各派掌門心思一亂,紛紛用內力抵製,段正飛與魏子齊、伊天、伊寒亦連忙用內力護住心脈,唯有謹軒似無所覺般,隻是緊盯著仙氣的聖仙山。真不愧是聖仙門,脾氣果然夠古怪的,前一刻來挺有禮的,立刻就像要你的命一樣怒吼。‘
“閣下請不要生氣,袁掌門向來心直口快,並不是有意對閣下不敬,請通報聖門主一聲,在下等真的有十分很重要的事,要求見聖門主。”段飛氣息有點不穩地出聲解釋道,聖仙門果然名不虛傳。
“聽不懂人話是不是?趕緊給我下山,否則別怪聖仙門無禮了。”一赤衣老者現身於山峰上,長長胡須飄飄,赤色衣袍一揮,不耐煩喝道。
對於突然出現的赤衣老者,眾人又是一呆,白飄飄,衣袂翻飛,有點仙風道骨的樣子,尤其是他的神出鬼沒,更顯得他絕非凡人,他們越來越懷疑,他們來到了仙界了。
“老者,聖君,在下是非見不可。”冷然中帶著不容抗拒的威嚴聲自來人中響起,赤衣老人一眼中看到了這個非同一般的青衣男子,雖然他從頭到尾都沒說過話,但他渾身天成的高貴氣質與目空一切的霸氣,卻怎麼也掩飾不了,他才是正正的主角。
“這位公子,老夫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門主不會見你們的,快走吧!”赤衣老者不自覺地收起了傲氣與不耐煩,和顏悅色道,話剛一說完,就瞬間消失了,好似從來就沒出現過一樣,隻是雲霧繚繞的山峰上還傳來一句‘快離開’,顯示了他曾經的出現。連他自己也不明白,青衣男子身上有一種讓人傲不起來的威嚴,他的氣勢遠在他之上,看來他絕非普通的江湖人,還是去向綠閣主稟報一下......
“哎,你別走啊!”袁掌門衝著已不見人影的天際喊道,回答他的隻有沙沙風聲,不滿地小聲抱怨道:“怎麼差別那麼大啊!他的口氣比我還囂張,怎麼就對我大吼,對他就和顏悅色了。”說著還不滿地瞥了謹軒一眼,但一接觸到他冷峻的俊臉,還有深邃冰冷的眼神,立即從心堨握F個冷顫,自動地調開目光,想他堂堂鐵臂派掌門,從未怕過誰,對於這個不知姓名的青衣男子,卻打從心底堿懼,他的氣勢太強了。
謹軒對袁掌門的話熟若無睹,轉身照原路返回,他敢肯定,今日之事,聖君必會知道,而且他有種很強烈的感覺,他與這個神秘的聖君必會相見,隻是今日怕是見不到了,那他也不用在這浪費時間了。謹軒一走,魏子齊、伊天、伊寒也跟著離去。
“各位掌門,今日怕是見不到聖君了,我等還是先下山吧!”段正飛見謹軒已走,立即說道,便轉身跟上謹軒。
“這個淩公子到底是什麼人?盟主為何如此敬重他。”神劍門門主看著謹軒遠去的背影,疑惑道,轉過頭來看向百曉生。如此氣勢逼人的人物,絕非無名之輩,可就是想不出來,當今武林,還有這一號人物。
“不知,江湖中從未見過這一號人物,他應該不是江湖中人。”百曉生邊跟上去,邊思索著答道,他絕不承認江湖中除了聖君外,還有他不知道的人物,何況是這樣讓人無法忽視。
“剛剛那個赤衣老者深厚的獅子吼對他竟沒有影響,可見他的內力十分深厚,遠在我等之上,還有他身邊的那三個人,功力也是一等的高,他應隻是普通人。”久未出聲的天日門掌門渾厚的嗓聲立即出了問題的所在,一雙精明的眼眸直射已走遠的青衣男子。
“善哉善哉......各人皆有自己不想為人道的秘密,我等也無須再執著於此,一同下山去吧!”智靈方太雙手十合,平靜道。
“智靈方丈說得是,我等還是趕緊下山,商量如何才能求見聖君,才是上策。”玄真派掌人玄清道人點了點頭,附和著智靈方丈道,須飄飄,與智靈方丈並肩下山而去。
智靈方丈和玄清真人都這麼說了,他們來能說什麼,都帶著一臉疑惑與失望下山去了。
謹軒並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而是以段正飛朋友淩軒的名義出現,這樣能減去不少的麻煩,卻讓這些掌門在這堬q個不停。
山峰上一青衣女子笑得如狐狸一般,雙眼亮地盯著向山下走去的青色身影:果然來了,看來門主得出山了。
清雅而又奇特的房間,橙衣男子斜坐在坐椅上,悠閑地吹著自己的指甲,一雙桃花眼如勾人般地頻頻飄向內室,對麵的青衣女子笑意盈盈撫摸著手上的晶瑩剔透的玉佩,可眼神卻有意無意地注視著內室的方向,綠衣女子坐於青衣女子的旁邊,用手指輕拂著了桌麵一下,見沒半點灰塵,滿意地點了點頭,又站了起來,繞著房子走了一圈,不斷地摸摸這堙A擦擦那堙A卻越走越接近內室,藍衣男子麵無表情地站於窗邊,手上握著一把劍,緊緊地握著,眼露冰寒,沒有半點情緒,直直地看著內室,嘴唇緊抿。
“大家都在啊!”隨著‘鈴鈴’聲音的響,一襲紫衣,手帶鈴鐺的妙齡女子出現在房間堙A調皮地笑了笑道,可笑意中卻有了不可察覺的擔擾。
“聖紫,又去哪做壞事了?”橙衣男子即聖橙勾起桃花眼,拋了個媚眼看向紫衣女子道。
“什麼壞事啊?人家那是去做正經事去了,哪像你,有事沒事就去偷窺人家。”聖紫不滿地嘟著嘴道,那個娃娃臉看起來就是如小孩一般。別以為紫衣女子一臉天真的小女孩樣子,她渾身上上下下可全都是毒,被她看上的人,不死也脫層皮,她就是聖仙門紫閣的閣主聖紫。
“你以為你這個毒女就好到哪堨h了,以後都不知誰敢娶你。”聖橙聳了聳肩,一揮衣袍,笑了笑道。
“哼,毒女怎麼啦?你以為我誰都看得上啊?想娶我,我還不要呢!我要嫁給門主。”聖紫不屑地對關聖橙冷哼一聲,然後一臉幸福地捧起她的娃娃臉,笑得十分開心道。
“想做門主夫人,你還差得遠呢?要做也是我做。”聖青從她的玉佩中抬起頭來,笑意盈盈地對著聖紫挑釁道。
“你,哼,門主喜歡的可是我。”聖紫不服地反駁回去,揚起得意的小臉道。
“門主喜歡的是我......。”
“是我......”
......
“憑你們兩個,哪配得上門主啊?配我老頭就剛剛好了,嘻嘻......”隨著一聲為老不尊的嘻笑聲,從內室閃出一個身著黃衣的白老頭。
雖是一臉嘻笑,但額頭上卻滲出了薄汗,顯得十分疲憊,不管房中人緊盯著他的目光,徑自走到桌旁,坐下,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滿足地歎了一聲。
從黃衣老頭一出來,聖橙、聖綠、聖青、聖藍、聖紫全都一臉緊張地看著他,見他坐下,便從都自動地圍到他身邊,聖青、聖紫對他剛剛無禮的話也不在意,隻是目光灼灼地盯著這個老頭。
“死老頭,你倒是快說啊!門主怎樣了?”年紀最小的聖紫終是忍不住地出聲問道。
每個月,門主的毒就會作一次,毒時的痛楚絕非常人所能忍受,不止身體上受極折磨,最可怕的是心靈上的折磨,而他們卻隻能在外麵擔憂不已,一點忙都幫不上,從來心高氣傲的他們,一次覺得自己很沒用。
“有我天下一神醫在此,有什麼可擔心的。”黃衣老頭即聖仙門黃閣閣主聖黃揚起頭,一臉得意道,隨即又突然臉色一暗,由剛剛的老頑童一下子正經起來了,滿臉憂心道:“七彩蓮雖助門主又渡過了這一劫,但七彩蓮普天下唯有七朵,門主已服了六朵,就算能找到七朵,最多也隻能再堅持一個月,一個月後,如果還找不出解毒之法,門主恐怕......”他真是枉為天下一神醫,竟然救不了門主。
“你是說,門主他......不,不可能的。”聖綠臉色一白,喃喃道,雖早有準備,但聽到聖黃老頭這麼說,還是不能相信,那樣讓天地動容的人物,老天為什麼對他那麼殘忍?
“你不是自稱是天下一神醫嗎?為什麼整整半年了,你一點辦法都想不出來,為什麼?如果不是七彩蓮一直壓製著門主的毒,現在我們早已看不到門主了,你說,要你這個神橋有何用。”聖橙一改之前無賴悠閑,氣得臉色通紅地抓起聖黃的衣領大吼道。不是他不尊重老人,而是他實在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別說是他,聖仙門中各閣閣主表麵上雖說看起來沒什麼,依然那樣悠閑地過日子,但誰都知道他們的心從半年前就一直吊著,一直害怕著,怕門主隨時離他們而去。
“聖橙,你別那麼衝動,黃老的心一定不比我們好過的。”聖綠拉開聖橙的手,一臉陰霾道。
“聖橙說對得,救不了門主,老頭我還當什麼天下一神醫啊?就算不吃不喝,老頭我也要在這一個月內,找到解毒之法。”聖黃站了起來,麵色嚴肅,堅定的眼神直望天際,誓般道。
“對,現在我們在這塈n也沒用,老頭,你放心,聖紫我從小就跟毒一起長大,我就不信,我對付不了這嘮什子的‘悲白’。”一臉娃娃臉的聖紫雙拳緊握,眼神堅定道,隻她心堣]是一點把握也沒有,畢竟,這半年堙A她走遍大江南北,深入各毒林險地,就是找不出半點解毒之法。
一下子,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了,一臉陰霾,他們都清楚,話雖是這樣說,但天下間最厲害的神醫與用毒高手都在這,卻用了半年時間還找不出解毒之法,現在隻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希望真的很渺茫,隻望有奇跡出現了。
“門主。”一直都沒開口的聖藍突然出聲道。
眾人轉過頭去,隻見從內室中走出一位氣質高雅,奪人心魄的白衣男子,他雖臉帶麵紗,但依其輪廓,隱約可見其絕代之風華,深不可測的烏亮大眼睛淡然無波,卻又淩厲冷凜,令人明知會凍傷,卻仍然不覺地被吸引進去,尤其是額前垂下的幾縷白,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冷酷,無情,不可親近。
“門主。”橙、黃、綠、青、藍、紫一下子又變成了他們一慣的樣子,千奇百怪地對聖仙門門主聖君行禮道。
聖君徑直走到上座上,懶散一坐下,揮了揮衣袍,神色間略顯無力,淡然道:“不必再為我的毒而憂心了,生死有命......”
聖君還沒說完,聖綠就急急地接道:“門主,話可不能這麼說,雖然生死不可強求,但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你說過的,人的生命隻有一次,要珍惜,不能輕言放棄的,俗話說......”她又開始了她‘管家婆’的婆媽了,從她開始說話,除了聖君和聖藍外,全都自覺地跳離她十步遠,真不愧是聖仙門的管家,什麼大事小事都念一下經。
“綠,你放心,即使到最後真的無藥可解,我也不會放棄的,我聖君從來就堅信人定勝天。”聖君趕緊接下自己的未完的話道,深不可測的眼眸透著無比的堅定。聖綠念叨比唐僧還厲害,連他都忍受不了,但也很溫馨,多久,沒有人在身邊這樣念叨自己了?
“門主這麼想就好,你放心,全天下最有本事的人都在這堙A連閻王都得靠邊站。”聖綠滿意地點了點頭,自大道,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樣子。
“聖綠說了這麼多廢話,就這句像是人說的。”聖橙眨著桃花眼,將垂在胸前的頭向後一甩,嘻笑著道。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聖綠聽聖橙這麼說,先是點了點頭,之後現不對,立即雙手叉腰,一副母夜叉的樣子,指著聖橙就要開罵道。
“人都到了吧?”聖君淡淡的一句話出口,立即讓要開罵的聖綠停了下來,開始商量正事了。
“段正飛跟八大掌門都來了,不過多了四個人。”聖青奸詐地笑了笑道,滿是笑意的眼眸直看著聖君。等著聖君問下去,可是她撚了,聖君依然懶散地坐著,似乎對於那四人是什麼樣人半點興趣也沒有。
“他來了。”無趣地自己接了下去道,不過眼中的笑意不減,嘻嘻......就不信你還沒反應。
“真的來了?”聖君平淡無波的眼眸瞬間湧起了波瀾,輕輕地喃喃道。他終於振作起來了,平靜的心泛起陣陣漣漪。
“他是因莫君公子而站起來的,他要複仇,要滅了七樓,他現在的化名為淩軒。”聖橙一副什麼都逃不過我的耳目的樣子,得意地笑了笑道。
“淩——軒?”聖君似聽不懂這兩個字般,不停地喃喃重複道,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淩軒?淩,淩傲君的淩,軒,歐陽謹軒的軒。
“嘻嘻......門主,見還是不見?”聖橙閃著桃花眼,曖昧地嘻笑著道。
“廢話,當然見了,門主是吧?”聖青白了聖橙一眼,對著聖君笑意盈盈道。
“他們人呢?”聖君不答,隻是淡淡地問道。
“暫時住在山下,明早會再上來。”聖綠回答道,綠閣是負責聖仙門所有的日常事務,凡是在聖仙山範圍內生的事,沒有一件能逃過她的眼。
“門主,出不出山?”聖青再次笑意盈盈地對著聖君眨了眨眼道,她似乎對這件事十分熱衷,一直慫勇聖君出山。
其他人也是一臉期待地等著聖君的答案,聖青不屑地瞥了他們一眼:明明大家的心思都有一樣,還老是要她先出口,當槍頭鳥,真是狡猾,還說她奸詐。或許一個月後,門主真的會......如果真的不可挽回,他們隻希望在這一個月內,門主能過得開開心心,跟心愛的人過完最後一段日子,要他們做什麼,他們都願意。
“明日再說吧!”等了許久,聖君不輕不重地拋出這一句話,差點讓他們跌倒了。不過他們不會灰心,因為門主的眼神不再如死水一般了。
二天,一大早,謹軒等一行人又再次來到聖仙山中。
他們剛一來,一個笑意盈盈的聲音便出現了:“來得可真早啊?”一襲青衣的聖青一點水女孩子的樣子都沒,斜坐在謹軒他們附近的一顆大樹上,晃著腿,一臉計算地盯著謹軒。
“姑娘,在下段正飛,帶著各位朋友來求見貴派門主,不知可否通報一聲。”段正飛有禮地對著聖青做揖道,他看得出來,這個笑盈盈的青衣女子絕不是普通人,光看她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們身旁而他們還不知就知道了。
“你叫淩軒是吧?淩加上軒,很配哦!”聖青不理段正飛,依然看著謹軒,話中有話道。俊美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濃密的雙眉下是那烏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絕美堅毅的嘴唇緊抿著,偉岸的身軀,無一不在張揚他的高貴與優雅,渾身充滿了王者霸氣,給人以無形的強大壓力,嗯,不錯,果然是人中龍鳳。
“多謝誇獎,聖君答應見我等了嗎?”謹軒深邃的眼眸閃了一下,得很快便恢複了平靜,淡然道。她的話,讓他的心不自覺地顫了一下,她話中有話,難道她知道她是誰,以聖仙門的能力,知道應該不奇怪,可淩......少有人知,是巧合、無意還是另有玄機。
聖青剛想說話,一個笑中帶著囂張的聲音便驀然響起:“想讓門主出來見你們,先說個理由出來,說得好,我就讓你們去見門主。”
眾人一驚,轉過頭來,現他們身邊的另一個林樹上,不知何時站著一個身著橙色衣袍的妖豔美男子,他斜靠在樹幹上,玩弄著自己的絲,勾人的桃花眼與青衣女子一般,隻盯著謹軒。
八大掌門都一臉氣憤地盯著眼前這個無禮的男子,但有了昨天 的教訓,他們也不敢再出口說話了,畢竟請聖君出山才是一大事。
“公子,七樓為禍武林,滅絕人性,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婦孺都不放過,甚至殺害朝廷命官,連普通百姓也隻因一句話,就被滅門,手段之殘忍,聞所未聞,完全不把天下人放在眼堙A其野心更是昭然若揭,除魔衛道乃我輩之責任,武林同道多次對七樓起反擊,奈何他們行事詭異,武功十分高強,我等不僅無力阻止,更是為此而死傷無數。聖仙門為天下一大派,奇人異士甚多,因此我等鬥膽上山,請聖君出山,帶領武林同道鏟除七樓,還武林安寧。”段正飛也不在乎聖橙目中無人的態度,挺直腰杆,義正言詞道。
“終於說完了,我都快睡了,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羅嗦?比綠雞婆還煩。”段正飛剛一說完,一個調皮中帶著困意的聲音便響了一起。
眾人雙是一驚,隻見青色女子的身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紫衣的小女孩,剛剛那句話就是她說的,娃娃臉上還有深深的困意。
段正飛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怎麼說他也是堂堂的武林盟主,今日被一個小姑娘這樣說,他的麵子全丟光了,但他作不了,因為 這個紫衣女子現在正在逗一條小紫蛇玩,一看就知道那條蛇奇毒無比,天啊!這聖仙門都是些什麼怪人啊!
“死毒女,你說誰雞婆了?”眾人餘驚未消,前麵突然又出現一個手叉腰的凶悍女子,正指著紫衣女子怒喝。
有幾個掌門已被嚇在後退了幾步,差點跌倒在地上,不斷地拍著自己的胸口:媽呀!這聖仙門的人怎麼都像鬼一樣,無聲無息就出現了。
“各位,在下沒空在此聽你們吵,聖君......”謹軒皺了皺眉道,突然停了下來,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抬頭向山峰上望去,隻見雲霧繚繞處,一襲白衣迎風而立,幾縷白隨風而起,臉上帶著麵沙,看不清樣子,但他的氣質是那樣的出塵脫俗,如神人般遺世獨立。心如止水的心不可抑製地狂跳起來,不知原因,隻覺那白色身影是如此地熟悉,好似心中那一抹刻骨銘心的絕色身影。
所有人都呆呆地仰頭看著眼前這如夢如幻的人影,直覺他們入仙境,見到了仙人,讓天地萬物都失色的謫仙。
“門主......”聖橙、聖綠、聖青、聖紫相視笑了笑,瞬間就站在了聖君的身邊,恭聲道。
這一聲門主讓所有人都回過神來,天啊!這就是神秘的聖仙門門主聖君,他們終於見到了,心情簡直就是......就是無法形容啊!
“聖君,在下想請你出山。”謹軒收起莫名的思緒,上前一步,冷靜地仰頭直視著站上山峰上的聖君,直截了當道,仿佛連多說一個字都不願意般,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有多亂。
站於山峰上的聖君深不可測的眼眸閃著隱隱的霧氣,負於身後的手緊了緊,覺靜了許久的心似要跳出來般,猛然跳動著,他不一詞,怕一開口便會泄露自己的情緒,也會被他所現。
“我們門主已答應出山,不過爾等必須答應幾個條件,一,沒有門主的允許不得接近門主;二,門主的命令,你們必須服從;三,門主的行蹤,不得透露......”聖綠立於聖君的身邊,用她的大喇叭代聖君揚聲道。
她每說一條,八大掌門的臉就黑一分,卻不能作,誰叫他們有求於人家呢?
“聽清楚了嗎?”聖綠終於說完了,深吸了口氣,大聲道。
“清楚了。”八大掌門像是霜打的茄子般,有氣無力道,段正飛雖然臉色也不好看,但卻比八大掌門好多了,而謹軒從頭到尾都一直緊著聖君,連他自己也不明白他是在看他,還晨通過他看著心中的那個人,伊天、伊寒、魏子齊也是盯著聖君不放,他給他們的感覺太熟了。
“嘻嘻......門主,門主......”看到平時耀武揚威的八大掌門一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樣子,聖橙心情愉悅地嘻笑著,剛想說什麼,卻現他們的門主一別失了魂一般,不知在想什麼,叫了幾句也沒反應。
“門主在看什麼啊?看得這麼入神,聖橙叫了那麼多句,都沒聽見。”聖青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好事者,立即暖昧地靠到聖君的身邊,笑意盈盈地笑著道。
“沒什麼?走吧!”聖君猛然回過神來,隱於麵紗下的臉紅了紅,強裝鎮定道,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山峰上。
“我看到了,我剛鍘看到門主他,臉紅了耶!真的耶!哇,太可愛了,......”聖青看著他們的門主如逃了般施展輕率先向山下而去,愣了一下才從剛剛的一幕中回過神來,看像到什麼千所奇觀似地哇哇地大叫起來。
“知道了,快走吧!不然跟不上門主了。”聖橙、聖綠、聖紫白了她一眼,不屑地對著她說道,便隨聖君消失的方向而去,其實他們是不服氣,為什麼剛剛那經典的一幕,他們就沒看見,都怪門主跑得太快了。
“哼,嫉妒就直說嘛!等等我啊!”聖青撇撇嘴,冷哼道,現隻剩她一個人,便連忙追了上去。
謹軒等人不知生什麼事,隻看見聖君驚鴻般飛身而起,瞬間就已經到了山下,而那個那青衣女子大呼中叫地說什麼臉紅,然後所有人都瞬間掠身而去,聖仙門,果然怪,武功卻也真的出乎常人的高。
“怎麼都不見了?”八大掌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幕,高聲驚呼道。
段正飛也驚得說不出話來,聖君,武功該是怎樣的高啊!除了王爺,他從未見過有人的輕功如此之高,雖然脾氣古怪,但這次能有聖仙門相助,七樓應不足為懼吧?
聖君?謹軒瞬間掠身離去,追聖君而去了......
軍師王妃 江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