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七十六章前往聖仙山


黃沙滾滾的大道上,四匹馬快疾奔,卷起陣陣沙塵。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一定要在天黑前趕到定陽城,七樓的下一個目標極有可能是定陽城的守城將軍。”駛於最前麵的黑馬上的青衣男子一雙淩厲的眼眸直射前方,沉聲道。
“是,王爺。”落於後方的另三名男子齊聲應道,用力一夾,立即如離弦的箭一般,向前奔去,卷起了更大的黃沙。
這一行四人,為的正是頹廢了半年多,才剛剛振作起來的謹王爺歐陽謹軒,還有伊天、伊寒和與聖仙門還算有點淵源的魏子齊。
經過與正軒的分析,他們都一致認為,七樓的下一個目標會是定陽城的於將軍,所以謹軒這才帶領伊天伊寒趕往定陽城,但由於七樓太過詭異,眾多武林高手都無法接近七樓一步,謹軒覺得此行可能需要聖仙門的相助,魏子齊便自告奮勇一同前往,畢竟他與黃櫻比較熟。
終於在夕陽西下之時,趕到了將軍府,於將軍聽聞謹王到來,趕緊出府相迎。
謹軒一進將軍府,便現府上守衛森嚴,守兵個個精神抖擻,看來這個於烈是個將才。
夜幕降臨,將軍府中一片寂靜,突然從天而降的十幾個黑衣人,一落地便往地上一滾,每個人都悄然無聲地來到守兵的後麵,捂嘴,抹脖子,動作一氣成,幾乎不到幾秒鍾的時間,將軍府的十多個守衛便全都去見閻王了。
黑衣人身形一閃,直朝於烈的主臥室而去,剛要接近目的地,四周突然亮了起來,一大群士兵拿火把將黑衣人圍了起來,從暗處走出了一個人影,於烈一身將軍的盔甲,身佩寶劍,一臉嚴肅。
“七樓?哼,本將軍等了很久了,今日本將軍就要為死在你們手上的無辜冤魂,向你們索命。”於烈對著黑衣人不屑地憤慨道,手一揮,圍於四圍的士兵便攻了上去。
麵對如此多的士兵,黑衣人不僅沒有顯露出半點的懼意,反而全都眼露不屑地斜睨著於烈,隱於黑巾下的嘴角輕勾,劍光一閃,攻上去的士兵全都被一劍封喉,回老家去了。
士兵流下的鮮血似乎刺激到了黑衣人,每個人眼中都閃著興奮與嗜血,看的於烈心神一懼,圍於四周的士兵更是無人一敢再上前。
可黑衣人的嗜血性已被激,手持利劍,向圍著的士兵衝過去,出手快、狠、準,士兵隻覺眼前一閃,還沒做出反應,喉嚨便被割斷了,一個接一個,不一會兒,地上躺滿了士兵的屍體,於烈也早已加入了戰圈中,雖然上了幾個黑衣人,但自己本身也被刺了好幾劍,鮮血不斷地往外冒,卻無暇顧及。
不愧是攪得朝廷、武林、天下人心惶惶的七樓,數百名士兵竟對他們來說,竟像是捏死一隻螞蟻般容易,連於烈這樣身經百戰的將軍都被迫得節節後退,如果是一對一打,怕是三百招之內必敗於黑衣人,他們的武功又高又狠,完全毫無人性可言。
眼見一黑衣人的劍就要直指於烈的喉嚨,突然多兩側飛出兩個人影,一人持劍架開了黑衣人的劍鋒,一人對於黑衣人一抹,黑衣人一時反應不及,睜開眼眸,倒地而亡,一切皆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來人配合得相當默契。
其他黑衣人見同伴被殺,竟一點感覺也沒有,好似被殺之人根本是他們不認識的人一般,嗜血的眼眸緊盯著突然出現的兩人,身上的殺氣更濃了,似乎早就說好了一般,劍鋒一揮,周圍的士兵紛紛倒下,飛身一躍,全都攻向突然出手的兩人。
而這兩人正是伊天、伊寒,他們身為王爺的護衛,武功也是一等的高,在江湖中也算是上流的高手,對付一兩個黑衣人不成問題,但對方是十幾個人,對付起來就有點吃力了。
隱於暗處的謹軒,深邃的眼眸迸出凜冽的寒氣,嘴唇緊抿,不怒自威:好一個七樓,本以為於烈早有準備,剛好來一個甕中捉鱉,想不到數百名士兵竟絲毫傷不了他們,一切就生在那麼短的時間,連伊天、伊寒都來不及出手相救,七樓,該是一個怎樣可怕的組織,無情、冷血、嗜殺……
是時候了,手一舉,弓箭手立即從暗處現身,一揮袖,一時數百支飛箭朝黑衣人直射過去,饒是功夫再高的黑衣人與抵不過這突如其來的陣陣箭雨,一個個中箭倒下,有幾個黑衣人順手抓過已中箭的同伴的身體來抵擋。
‘箭雨’過後,十幾個黑衣人唯剩下三個,兩個已身中一箭,雖還不至於斃命,但已無力反抗了,被士兵用刀架起來,另一黑衣人顯然是這群黑衣人的頭頭,武功也是最高的,此時正對伊天、伊寒對持。
於烈剛一走近那兩個被抓住的黑衣人,那兩人便突然頭一低,血順著嘴角流出來了,不用說,一定是咬舌自盡了,這早在謹軒的預料中,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不一定要從被抓住的人嘴中撬出來。
與伊天、伊寒對持的黑衣人,見敗局已定,虛晃了一招,趁伊天、伊寒回身抵擋的時候,飛身而起,瞬間消失在黑衣人之中。
謹軒嘴角一勾,瞬間也消失與黑暗之中,身旁的魏子齊也跟著飛身離去。
“於將軍,這就交給你了。”伊天、伊寒收起劍,對著於烈道,未等於烈回答,身形一閃,亦消失與黑暗之中。
黑衣人輕功雖高,比起謹軒還是小巫見大巫,謹軒的武功在江湖上絕對是頂尖的高手,能打贏他的人寥寥無幾。
跟著那個黑衣人來到一密林,便瞬間失去了他的蹤跡謹軒再次施展輕功向前追去,卻依然見不到人影,這怎麼可能?他不可能會跟丟他的,難道他現了有人跟蹤,不可能,他自認隱藏的很好,已那人的武功絕對不可能現他的。
“王爺。”伊天、伊寒、魏子齊也追了上來,對著謹軒恭敬道。
“這個密林有點怪。”謹軒深邃的眼眸掃了四周一眼,立即就現了問題所在,絕不是他跟不上那個人,而是這個密林在做怪。
伊天、伊寒、魏子齊聞言也仔細觀察了周圍一下,這個密林都是參天大樹,每棵樹都差不多一樣,不說還好,一說,便感覺林中陰風陣陣,還有蒙蒙的霧氣,詭異中透著恐怖,讓人頭皮麻。
突然四周似有什麼動靜,危險地氣息離他們越來越近,出於練武之人的警覺性,謹軒一行,一個閃身,便看見他們剛剛站過的地上,插滿了閃著幽光的箭,顯然箭頭都淬了毒,身體還未站定,從四周又飛過許多旋轉著的利器(類似於血滴子),謹軒等連忙邊躲閃邊持劍抵擋,一旁的大樹竟被平平整整地削下,可想而知,人如果被削到的話,絕對是身異處,連續不斷的攻擊,讓謹軒等人有點應接不暇,但半點都不可放鬆,因為每一輪攻擊的武器上都淬了巨毒。
謹軒等一路避開,四周終於稍稍靜了下來,可他們知道,他們並未脫離危險,這個密林處處透著致命的危機,仰天看了一下遮天密林,謹軒拔出龍吟劍,在一棵樹上劃了一個叉,便朝前走去,每走幾步便劃一劍,走了半晌,還未走出密林,也不是這個密林太大了,而是他們似一直都在原踏步似,但也不對,他們每走幾步就總會遇到不同的襲擊,可眼前的這棵大樹上分明就是他們剛剛站的地方,上麵還有謹軒劃得叉,總這兩個字:詭異。
“王爺,為什麼我們一直向前走,現在又會回到原地了?”魏子齊看了詭異的四周一眼,對似在沉思中的謹軒不解問道。
“本王想我們是入了陣中了。”謹軒掃了似在不斷移動的樹木一眼,沉聲道,轉身反方向而去,君曾經教過他一點關於五行八卦,希望有用,君,如果你在這就好了,君……
魏子齊等轉身跟上謹軒的步伐,看到謹軒陰暗的臉,他們知道王爺又在湘軍試了,他們也很想,如果軍師在這話,這個詭異的密林根本就不在話下。
終於,天上出現一縷陽光的時候,他們走出了危險重重地密林,回頭望了一眼於平常無異的密林,謹軒終於知道為什麼七樓會這麼猖狂,這本就隱蔽,難以找到,就算知道這是七樓的所在,也根本連密林都過不去,難過乎江湖中人、朝廷中人的能人異士來多少死多少,而且所有人連七樓都根本就沒看到,全都死在了密林中。
他敢肯定林的後邊便是七樓的所在,成舞盈也在麵,但他卻連接近七樓都做不到,不禁自嘲一笑,他們能走出密林,完全是運氣,對於五行八卦,他隻是略懂皮毛,完全不足以對付這個詭異的密林,如果真要通過這個密林,前往七樓,看來真的隻得借助去聖仙門了。
“子齊,可知聖仙山何在?”謹軒目光如焗地緊盯著密林,沉聲道。
“王爺,末將不知,聖仙山隱蔽非常,世上少有人能知道它的所在,末將雖與黃櫻相識,但黃櫻並未告知。”子齊眼神一暗道,黃櫻,她現在還好嗎?是否還在恨他?當初班師回朝之際,她……哎,不想也罷。
“走吧!”謹軒思索了一下,轉身離開這詭異的地方,看來還是的動用江湖的勢力,才能找到聖仙門所在,皇兄將這件事交由他負責,大概也是早知道以朝廷之力絕對對付不了七樓,而他雖是王爺,但在江湖中也有不小的勢力,比如當今盟主段正飛就與他相熟。
盟主府中,江湖上八大派的掌門全都聚集於此,商討如何上聖仙山請聖仙門主下山。
“各位掌門,七樓滅絕人性,為江湖所不齒,我等身為武林正派,負有護衛武林之職,七樓必滅,還我武林於正義,安寧。”大堂正位上,一中年男子正義嚴詞道,雙目炯炯有神,一手撫著胡須,掃了在場的人一眼。
“段盟主說得對,維護武林正義是我輩的責任,但七樓神鬼莫測,我神劍門為此損失了不少精英,但至今卻連七樓的影子都沒看到過。”神劍門門主附和著段正飛道,隨後眼神一黯然,怕是想起了無辜慘死的眾多弟子,其中尚有他的大弟子。
“我空拳派也是為此而死傷無數啊!”空拳派掌門也為他門下弟子痛心不已,轉而又憤恨道:“老夫誓,必滅七樓。”
“必滅七樓……”
“必滅七樓……”
八大派的掌門全都一臉氣憤,同仇敵愾地高呼道。
“善哉,善哉……七樓的做法,連佛都有火了,隻是傾盡我等之力,怕也是無法動得了七樓一下,盟主此次叫我等前來,是否想到辦法?”
“智靈方丈說得有理,要對付七樓怕是得聖仙門出馬不可了,老夫此次請各掌門前來,主要是想商討如何請聖仙門出手?”段正飛邊撫著胡須邊思索著道,他早就已經決定要請聖仙門出手了,隻是他雖是武林盟主,但這個盟主對於聖仙門來說,什麼都不是,怕他一個人情不了聖仙門出山,這才聯合八大派,一同商討。
“聖仙門?他們肯出手嗎?上次因為聖赤不斷殘害武林同道一事,八大派已和聖仙門弄僵,從此本就行事古怪,不理江湖事的聖仙門更是不再在江湖上出現,與各武林正派也不再來往,並揚言,江湖事一律與聖仙門無關,這次怕是也不會出手,”鐵臂派掌門接道。對聖仙門會出手不抱希望。
“袁掌門說的,老夫也想過,但此事已不止是武林之事了,是天下人的事了,七樓已擺明的稱霸天下的野心了,而聖仙門身為天下一大派,必定是七樓最大的目標,隻要我等前往聖仙山向聖君說明事情的厲害,相信聖君不會坐視不理的?”段正飛撫著胡須,點了點頭分析道,但對於能請出聖仙門,語氣還是很不肯定的,對於聖仙門這位新任門主,他是一點把握都沒有,聖君,神秘莫測,卻又令人生畏。
“聖君?聖仙門現任門主?江湖傳言,聖仙門前任門主為聖赤所殺,門主之位被聖赤所奪,各閣閣主皆不服聖赤,再加上聖赤野心勃勃,殘害武林同道,被武林同道憤起攻之,聖仙門內部也一直都四分五裂,雖然後來傳出聖赤已被殺,但門主一位從此就虛懸著,隻因各閣閣主皆是心高氣傲之人,誰也不服誰,最主要的是聖仙門的傳位信物,也是聖仙門的鎮門之寶隨著老門主的去世便失蹤,向來每一任門主都必須持有傳位信物方能成為新一任門主。”百曉門門主一雙小眼睛閃著精光,誇誇而談,見在場各位都伸長了耳朵聽著,便更加得意了,他們百曉門可不是浪得虛名,江湖事,沒有一件是他們不知道的,連最神秘的聖仙門,都逃不過他的‘手掌心’。
輕咳了一聲,繼續道:“半年前,正當聖仙門為了門主一位而爭執不下之時,傳聞聖君持著聖仙門的傳位信物出現,當上的門主,但綠、青、藍、紫各閣閣主還是不服,可以說出了橙、黃兩閣閣主外,聖仙門上上下下無一人心服,畢竟聖君是什麼人,從來就沒有人聽說過,而聖君正是橙、黃兩閣閣主找回來的,所有其他各閣閣主就更加不服了,現在,聖仙門上上下下都對這位新任門主聖君敬若神明,頂禮膜拜,隻要他一句話,即使多麼不合理,也沒人敢說一個不字,各閣閣主也心甘情願奉其為主,服從他一切的命令。”
“哦?這個聖君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又做了何事,竟能在短短半年之間,收服了心高氣傲,連老門主都無法控製的各閣閣主。”神劍門門主好奇地問道。說真的,他還真不相信世上有人能有那麼大的本事,能收服連皇帝都不放在眼的聖仙門門人,甚至是更狂妄的各閣閣主。
百曉門門主被一問,得意的臉色一黯,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支吾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在大家充滿期待的催促下,這才以一副壯士斷腕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氣,老實道:“這個……在下也不知道,聖君太神秘了,出了各閣閣主外沒人知道聖君是什麼人,也沒人見過他,就算是聖仙門的門人也沒人見過他,但有傳言,聖君武功深不可測,智慧可比莫君公子。”聖君,怕是他百曉生一生中最大的失敗,關於她的資料可謂一片空白。
“聖君真的如此神秘?”空拳派掌門撫著胡須,眯著眼似有點不信道。
“百門主說的沒錯,聖君七還神秘,他從未出現過,對於他的一切,也僅是傳言而已,但不管傳言是真是假,聖君是聖仙門現任門主,這一點是肯定的,所以我們必須上聖仙山請聖君出山,方能阻止七。拯救江湖。”段正飛接著道。
“聖仙山位於何處,我等都不知,更遑論請聖君出山。”智靈方丈提出了問題的關鍵。
“聖仙山位於何處,就隻得看百門主的了。”段正飛炯炯有神的眼眸閃著精光,看著百曉生道。
“段盟主過獎,在下也隻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得知的。”話雖是這樣說,但百曉生得意的神色就不是這個意思了。
“既然百門主知道,那我等事不宜遲,盡早上聖仙山吧!”性子比較急的鐵臂派掌門立即道,一副恨不得現在這到聖仙山。
“袁掌門莫急,各位掌門皆風塵仆仆地起來,這先在敝舍歇息一晚,我等明日一早,再一同前往。”段正飛一揮袖子站了起來道。再喚來仆人帶各位掌門下去歇息。
“我等聽從盟主的吩咐。”各派掌門對著段正飛一揖道,便隨著下人下去了。確實,前往聖仙山一事,是急不來的。
“盟主,王爺來了。”各掌門剛一下去,段府管家便伏在段正飛的耳邊小聲道。
“王爺?”段正飛微皺了一下眉,思索的一下,難道是……
在管家的錯愕中,段正飛已消失在大堂中。
段正飛飛快地來到了後院,隻見後院槐樹下站著一背對著他的偉岸青衣男子,他隻是靜靜地站著,但他身上渾然天成的高貴氣質,卻無形地擴散到整個院子,讓人不敢仰視,尤其是他身上特有的冷凜氣息,更是讓人打從心敬畏,他似乎更冷了。
“段正飛見過王爺。”段正飛快步走了過去,對著謹軒恭敬地一揖禮道。謹王爺曾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沒有謹王爺,就沒有他今日的段正飛,段盟主。
“段兄不必多禮。”謹軒轉過身來,微扶起段正飛道。對於段正飛,他一直有很好感,是個行事磊落的真漢子。
“謝王爺。”段正飛站直了身子道,他的錚錚鐵骨向來隻對當今的皇上還有王爺彎過。
“段兄,本王想前望聖仙山。”謹軒淡淡地直接道明來意。
“呃?是因七樓一事?”段正飛被謹軒這突然的話給弄得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一臉嚴肅地問道,連謹王都親自出馬,七樓絕難逃,他一生最服的人就是謹王。
“嗯。”謹軒點了點頭。
“正飛並不知聖仙山所在。”段正飛話還沒說完,就見謹軒的眉頭皺了皺,趕緊接下去道:“雖然正飛不知聖仙山所在,但百曉生知道,正飛將與八大派掌門商量好了,明日即啟程前往聖仙山,請聖君下山。”段正飛雖比謹軒大很多,但在謹軒麵前,他一直皆以正飛自稱,已顯對謹軒的尊重。
謹軒皺著的眉頭鬆了鬆,但立即被聖君這一詞給吸引住了,淡然道:“聖君?”聖君本就神秘,再加上這半年來,他可以說根本就是一個活死人,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跟君談心,因此他雖知道聖仙門有了新門主,卻不知是什麼人,而這個聖君,他更是沒聽過。
“王爺不知?”段正飛不可置信地反問,隨即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立即解釋道:“聖君是聖仙門新一任門主,他……”一五一十地將百曉生說過的話,都講給了謹軒聽,見謹軒依然麵無表情,但周圍的空氣卻比剛剛更冷了,以為他引起了謹軒的傷心事,心中不禁懊悔。
王爺的事,他也聽過,也如天下人一般為王爺跟莫君公子這一對有情人難過,為王爺的癡情感動,為莫君公子的離世惋惜,更痛恨成舞盈那個惡毒的女子,半年前,那一場讓天下震驚的婚禮,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就像是昨日生的一般,誰能想智蓋天下的天下一軍師莫君公子竟是女兒裝,誰能知以柔弱著稱的舞盈郡主竟是個心機極深,心腸狠毒的蛇蠍女子,誰曾想冷酷的謹王爺原來是心係莫君公子,對莫君公子的癡情感動天動地,可比當年的皇上對皇後娘娘的深情,卻落得個陰陽兩隔得悲慘結局,王爺更是從此一撅不振,今日能看到王爺,也著實讓他吃驚,是什麼讓他站了起來呢?難道因七樓針對莫君公子一事?
半年前,當天下人尚未從莫君公子是女兒裝這個震驚的消息中醒過來,便又再次聽聞,莫君公子竟被成舞盈給害死了,心中有的不是對莫君公子的不屑,對他欺騙的氣憤,有的是更深的敬佩與崇拜,天下女子誰能如此,她雖離世,但她永留在他們的心中,她還是天下人心目中的天下一軍師莫君公子,而之前以莫君公子為夢中情人的天下女子更是紛紛以莫君公子為榜樣,奮圖強,掀起了一股女子學文習武的熱潮,誓非殺成舞盈不可,成舞盈一子成了全天下的公敵,但這半年也紛紛有不少人因談論莫君公子而滿門被殺,弄得天下下人心惶惶,隻敢在心中想念莫君公子,提都不敢提出口,這擺明了就是七樓做的,王爺應該就是因為此時而來吧!
“段兄……”謹軒的呼喚,將段正飛遠去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段正飛不好意思地一揖道:“正飛失態了,王爺剛剛說了什麼?”
“明日本王隨你們上聖仙山。”謹軒負手在後,麵色嚴峻道,深邃的眼眸平淡無波,看不出任何情緒。
“是,王爺。”段正飛精神一振道,有王爺在,要請聖君出山就更有勝算了,他相信天下沒有王爺辦不成的事。
如死灰般的心竟會對這個‘聖君’有了好奇,有種很強的感覺想去見他。
謹軒轉身,悠悠地望向天際:聖君?
二天一大早,謹軒、魏子齊、伊天、伊寒四人再加是段正飛、八大派掌門一行十三人風塵仆仆趕往聖仙山……
軍師王妃 江湖篇

snaptime:2018-11-21 07:27:54  .exectimeㄩ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