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七十二章陰謀!中計!


太子太傅府後山上,傲君一襲白衣立於“體育館”前,終於建成了,為了給謹軒一個驚喜,這幾天一直忙著“體育館”最後的落成,都沒再見過謹軒了,等下就去找他,嘻嘻……傲君甜蜜地笑著。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在想什麼?這麼開心?”耶律鷹突然不知從哪悹O出來,一臉邪笑著道。紅色的眼眸卻有著隱隱的盛怒:哼,又在想歐陽謹軒,每次一想到歐陽謹軒,她都會露出這個甜蜜幸福的笑容,看得他直想上去撕掉她的笑臉,她隻能想著他,隻能為他而笑……
“沒什麼,耶律鷹,我有事跟你說。”傲君轉過身來,一臉正色道,今天無論如何一定要說清楚。
“君,你所謂的‘體育館’已經建成了?你這幾天就為了這個‘體育館’一直不理我,我倒要看看這個‘體育館’到底為何物。”耶律鷹似沒聽到傲君的話般道,一副對眼前的“體育館”很感興趣但又很不滿的樣子道。
“耶律鷹,別再轉移話題了,今日我們就把一切都說清楚吧!”傲君閉了閉眼,堅定道,這幾日來,耶律鷹天天膩在她身邊,但每次她要跟他說清楚的時候,他就總有辦法將話題給引開,讓她開不了口,今日她不會讓他再將話題引開,所有的事,就要今天解決吧!長痛不如短痛,雖然看他傷心,心還是會痛,但自己的心,現在一片清明,不再迷糊了,所以必須得狠下心。
“君,我們進去看看吧!”耶律鷹依然當沒聽到傲君的話,繼續說著自己的話,抓起了傲君的手,就要往體育館堥哄C君,我這是在給你機會,如果你還是那麼絕情的話,就怪不得我了。
傲君反握住耶律鷹的手,歎了口氣,強壓下心中的不忍,狠了狠心道:“耶律鷹……”
耶律鷹紅色眼眸一閃,身形一閃,狠狠地抱住傲君,傲君剛想掙紮,耶律鷹就將頭埋進了傲君的頸間,悶著聲道:“君,別動,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抱著我好嗎?一下就好。”
傲君緩緩地伸出手,回抱著耶律鷹,微閉著眼,心中陣陣無奈:聰明如他,應該早就知道她的想法吧?卻還一直在她麵前強顏歡笑,這樣的他,讓她真的很不忍。
兩人各有心思地相擁著,但在旁人看來,兩人卻是情不自禁地想抱著,渾然忘我,連他人的到來都沒現,直至那人憤然離去。
耶律鷹看著那遠去之人,邪惡一笑,歐陽謹軒,這才剛開始。
謹軒一臉氣憤地回到了謹王府,煩躁地拿起劍,耍了起來,可劍法卻雜亂無章,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劍上,不斷地在心中一再地告訴自己:那隻是個誤會,隻是個誤會,君,不會背叛他的,他要相信她,不想,不要想了。可腦海中卻一再地浮現剛剛的那一畫麵,那相擁的兩人,耶律鷹沉醉愉悅的表情,君微閉著眼,攬著他的腰,那麼地“深情”……不,不想,那是誤會。
煩躁中的謹軒,並沒有現慢慢靠近的某人,待現時,劍鋒剛好直直地刺向來人,一驚,趕緊掉開劍鋒,險險地掠過去人的臉龐,來人一臉慘白地跌坐在地上,臉上驚恐萬狀。
“舞盈,你沒事吧?”謹軒收住劍勢,扶起已被嚇呆的舞盈,緊張地問道。暗惱自己竟差點失手傷了舞盈,尤其是看到她慘白了的臉。(.)
“三哥哥……”舞盈抬起驚魂未定的小臉,淚眼婆娑地看著謹軒,弱弱道,臉龐還滑下了兩行清淚。
“舞盈,對不起,嚇到你了。”謹軒心疼的攬起舞盈,輕聲細語道。
“三哥哥,嚇死舞盈了,舞盈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舞盈趁機撲進謹軒的懷中,嗚嗚地低泣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瑟瑟抖,貪婪地聞著謹軒身上特有的男性陽剛之氣。
“舞盈乖,不哭了,是三哥哥不好,來,外麵冷,我們先進去吧!”謹軒輕輕地擦拭舞盈眼角的眼淚,將她扶正,體貼道。殊不知舞盈等的就是這句話。
“嗯。”舞盈柔柔地點了點頭道,蒼白的臉上還存在著驚恐,整個人柔弱無骨地靠在了謹軒的身上,在謹軒不注意的時候,詭異一笑,映著她蒼白的臉,整個人如幽魅一般。
“哥,快走啊!”月瑩蹦蹦跳跳地跑在了前麵,對著後麵的傲君催促道,滿臉的興奮。
“知道的,這就來,瑩兒,你怎麼比我還興奮啊!”傲君寵溺地看著興奮地手舞足蹈的月瑩,笑了笑道。
對於瑩兒這麼快就原諒她,著實讓她開心了好幾天,瑩兒的失蹤讓她擔心不已,她以為她會失去這個可愛的妹妹的,以為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她,可是想不到,當晚她救自己回來了,一臉想通的樣子對她說,她已經想通了,原諒她了,但她已經習慣了叫她哥,所以她還是叫她哥,她又是那個可愛體貼的小妹妹,他們又回到了從前了,每天被她從被窩中挖起來,心中都會湧上一種久違的幸福。
“那是當然了,真想知道王爺看到‘體育館’會不會像我一樣被驚嚇到,會不會像我一樣那麼丟臉?”月瑩笑得無比燦爛地挽著傲君的手,調皮道,突然又一臉曖昧地靠在傲君的耳邊道:“最重要的是王爺到時一定會深情款款地緊抱著哥,溫柔道:‘君,你真是讓我太驚奇了’,哇,多麼感人的一麵啊!……”
“好啊!你敢消遣起你哥來了,看我不打你。”傲君被月瑩一說,臉頓時紅得像煮熟的番茄一般,嗔怪道,說著作勢就要打月瑩。
月瑩似早就料到般跳開,哈哈地笑了起來道:“哈哈……哥臉紅了,哥害羞了,來啊,來打我啊!”心中卻一陣冷笑:想跟心愛的人雙宿雙棲,做夢……我不會讓你好過的。無極小說網e^看 免費 提供 ^^
“你別跑。”傲君追了過去,臉更紅道。誰曾想,天下一軍師,竟是個臉皮這麼薄的人呢!
兩人你追我趕地嬉鬧著來到謹王府,輕車熟路到了謹軒的房外,有點奇怪為什麼一路走來,都沒見到什麼人呢?
傲君帶著甜甜的笑意剛想走進去,卻聽到從媊捅ルX一個弱弱的聲音:“三哥哥,你真的答應不離開我?”聲音中帶著不安,還有淡淡的驚喜。
傲君臉上的笑容僵住了,慢慢地靠近房間,房門虛掩著,從房外剛好看到了舞盈柔若無骨地靠在謹軒的身上,而謹軒則一手環在了她的腰上,一手溫柔地將她垂在額前的絲撫到耳後,動作是那樣的輕柔,那樣的小心謹慎,就像在對待一件珍貴的寶貝般,看不清臉上的表情,更可惡的是,兩人竟然還坐在了床上,光天化日之下,他們怎麼能……看起來真像一對恩愛的夫妻,不,她應該相信謹軒的,他隻是把她當妹妹,他們沒什麼的,要相信謹軒,他不是那樣的人。
但這時,卻又聽謹軒開口道:“嗯,三哥哥答應你,不離開你,陪在你身邊。”聲音是那樣的溫柔,那樣的肯定。
傲君的拳攥得緊緊的,臉上忽白忽青,深不可測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緒。
轉身,結拜衣袍一揮,踏著沉重的步伐,毫不猶豫地離開了,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睛,她的心。她很想相信謹軒,很想告訴自己那隻是誤會,謹軒不會背叛她的,謹軒是什麼樣的人,她最清楚,不是嗎?他那麼愛她,為了她受了那麼多的苦,他們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在這時候,謹軒不會移情別戀的。
但腦中還是不受控製地浮現出那一幕,她一臉幸福地靠在謹軒的懷中,而謹軒沒有推開她,反而緊摟著她,動作時那麼地溫柔,那麼怕傷到她,他為她輕撫青絲,如此親昵的動作,他竟做得如此理所當然,就像是經常性的動作一般,耳邊響起的是成舞盈帶著不確實而又驚喜的反問,謹軒如誓言般堅定的承諾……她不想想,不想聽,可那畫麵、那聲音卻一直如鬼魅般糾纏著她。
“哼,哥,你怎麼忍得住啊?王爺他……他太過分了。”月瑩突然一臉氣憤地衝到傲君麵前,氣衝衝道,小手握得緊緊地,一副要揍人的樣子。
“這隻是個誤會,謹軒他不是這樣的人。”傲君遠離的思緒被拉了回來,緊握著拳頭,肯定道,那堅定的表情似在說服月瑩,但更像是在說服自己。
“什麼誤會?哼,我早就知道他們有問題,隻有哥,你才傻傻相信他們,哼,男人都是花心,見一個愛上一個,以為王爺跟別的男人不一樣,想不到還是一個德行,看到那柔弱的美女就心癢癢了……”月瑩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樣子,劈堸埶捰a控訴著男人的惡行,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是她被男人騙得有多慘呢!
“瑩兒別亂說,謹軒他跟別的男人不一樣,他不會花心的。”傲君喝住月瑩,撇開頭,淡淡道,但語氣還是肯定的,雪說過,謹軒是個專一癡情的絕種男子,而與謹軒相處的這段時間以來,她也同意了雪的這個說法,謹軒,他跟其他王孫貴族子弟不一樣,他對感情專一,決不會三心二意,不會見一個愛一個,不會,不會的……
“我妹亂說,這事是所有人都知道,王爺這幾天,天天陪著那個女人,一起遊湖,一起遊玩,一起騎馬,一起賞花,幾乎每時每刻都在一起,而那個女人也住到了謹王府,就在王爺房間隔壁的那間廂房中,而且王爺還帶她去軍營,那個女人當著所有人的臉,溫柔地為王爺抹汗擦臉,營中的兄弟都說,他們兩人很配,說那個女人一定會是王妃,因為,王爺很喜歡她,走路怕她摔著,喝水怕她噎著,吹風怕她著涼,簡直是捧在手心堹k著,這些都是趙之陽告訴我的,不信你去問他們,全營的兄弟都可以作證。”月瑩氣得小臉都漲得通紅,倒數謹軒的罪狀,還怕傲君不相信,連整個軍營的兄弟也搬出來了。
“瑩兒說的是真的?”傲君閉了閉眼,臉色蒼白道,心疼得厲害。一直堅信的心動搖了,因為她相信瑩兒不會騙她,那這一切都是真的了。可她不知,現在的瑩兒已不是之前那個天真無邪,一心隻愛著她的瑩兒,她現在時一心想要報複的莫月瑩。
“哥,你沒事吧!雖然這是事實,但瑩兒不該告訴哥的,明知哥會傷心的,但瑩兒不想哥被騙,等到將來會後悔,哥會怪瑩兒沒告訴你這些。”月瑩一臉擔憂地扶住傲君,一副不該告訴你這些的表情,那話看似單純,卻更加深了她前麵所說的話的可信度。
“我沒事,瑩兒,我們走吧!”傲君拉起月瑩的手,給予她安心一笑道,可那笑卻是如此的淒美,如此的痛心,如此的苦澀。
月瑩被傲君拉著走出了謹王府,看著前麵拉著她似逃離般快步向前走的傲君,心中一陣陣報複的快感:‘莫君,我會把我所嚐的所有痛都千倍百倍地還給你,讓你也 試一試這種被心愛的人欺騙、背叛的鑽心之痛,哈哈……你雖不願承認,但你的心已經在動搖了,你的心已相信了我的話了……哈哈……
傲君離開後,謹軒的房間中,謹軒輕柔地放下舞盈,哄著道:“快睡吧!你剛剛被嚇得不輕,要休息一下,三哥哥答應你,在這堻音菃A,不會離開的,你安心睡吧!”
看著呼吸變得均勻的舞盈,謹軒鬆了口氣,輕輕地走出了房間,剛剛被嚇到的舞盈一直顫抖著小手,拉著他不放,那瑟瑟抖的樣子看得他不忍,隻得坐在床邊,安慰著她,讓她安心休息。孰不知,在他剛離開房間,房中人緊閉的眼睛瞬間睜開,閃著詭異的光芒,冷冷地笑著,他與傲君都已掉入了圈套之中。
傲君與月瑩剛一出謹王府,就迎上了一臉喜氣的忠武王,忠武王一看到他們先是一驚,臉色變了幾變,而現在的傲君根本就不想理,也不想看到與成舞盈有關的人,拉著月瑩當沒看到人般越過忠武王。
“莫太傅請等等。”正當傲君要揚長而去之時,忠武王卻突然轉過身來喚道。
傲君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站在了原地,卻沒有轉過身,也不說話,她在等著他說,雖然不喜歡成舞盈,但對於忠武王她還是蠻敬重的,何況他還是謹軒的師傅。
“莫太傅,可否找個地方坐坐談一談。”忠武王坐到傲君身邊,看不出任何情緒道。
傲君不說,隻是跨步向前走,談談?他們能有什麼好談的?
酒樓二樓廂房內,傲君麵無表情地坐著,看著窗外的景物,不知在想什麼,忠武王看著傲君絕美的側臉,一臉沉思,同樣看不出在想什麼,隻有月瑩一臉好奇地看看傲君,望望忠武王,大眼晴忽閃忽閃的。氣氛是那樣詭異……
“莫太傅,想必知道老夫找你來有何事吧?”忠武王終於打破了詭異的氣氛,邊觀察著傲君的反應,邊中氣十足道。
“不知。”沉默中的傲君看都沒看忠武王,依然故我地看著窗外,淡淡道,聽不出任何情緒。
“難道謹王沒跟你說嗎?”忠武王一副受驚的表情反問道,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撫著青白的胡子,不知又在想什麼,若有似無地歎著氣。
“說什麼?”傲君終於回過頭來,深不可測的眼眸直射著忠武王,淡然道。聲音依然沒什麼起伏,似乎在說的是與她無關的事一般,但那握緊的拳頭卻顯示著她在緊張。
“謹王昨天突然向老夫求親,說他要娶盈兒,而且會好好照顧、疼愛她一輩子,本愛老夫很生氣,當場是將謹王給怒罵了一頓,罵他既然如此,為何當初老夫向皇上請求賜婚的時候,卻如此決然地拒絕,害得盈兒傷心不已。”忠武王似乎還在氣憤當中,一拍桌子道,睿智的眼眸卻時時刻刻地看著傲君的反應。
“後來呢?”傲君依然動都沒動,聲音平淡得沒有任何波瀾道,讓人以為她根本就不在乎,忠武王說的話根本就對她毫無影響,可你隻要看到她毫無血色的臉便知這句話對她的影響有多大,指甲插進手掌內,流出了鮮血,卻渾然未覺。她在忍著,在努力地控製自己快要失控的思緒,她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樣的?
“哎,後來,他和盈兒一起跪下來求老夫,向老夫說明心跡,他說他是真的深愛著你,想讓你當他的王妃,所以才會那樣做,但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他現他越來越放不下盈兒,而且他們竟還有了夫妻之實,所以他請老夫將盈兒嫁給他,與你同時嫁於他。”忠武王似無奈地歎了口氣道,看到傲君隱忍的神色,睿智的眼眸中快地閃過一絲不忍,但很快就被掩飾得很好。
傲君努力控製的思緒在這一刻崩潰了,心在碎成一片一片,在滴著血,還在流著血的手緊捂著胸口,深不可測的眼眸變得渙散起來,耳邊不住地回響著:‘他們竟有了夫妻之實……’,歐陽謹軒,你真的背叛了我?你竟真的與成舞盈在一起了。
“莫太傅,你沒事吧?”忠武王擔憂地起身,一臉緊張地要上前扶住傲君道,他是真的擔憂,心中陣陣不忍,看到這樣的傲君,不住地在心中問自己:這樣做對嗎?
“沒事,後來呢?”傲君阻止忠武王要上前扶住她的動作,咬著唇,冷漠淡然道。她還要繼續聽下去。
“哎,老夫當時氣得打了他一掌,可他還是不放棄,盈兒也求老夫,讓他們在一起,說她願意與你共侍一夫,她願意做側妃,隻求能跟謹王在一起。老夫老了,隻要盈兒能幸福,老夫就不管了,所以老夫已答應他們了,現在老夫想請求你一件事。”忠武王閉了閉眼,似無奈地歎了口氣道,他閉眼時因為他不想看到眼前之人明明傷心欲絕卻還在強裝堅強。
“什麼事?”傲君聲音已變為無力道。
“以後盈兒若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請你要多多包涵,希望你們能好好相處。”忠武王一臉誠懇道。此話似真似假。
傲君不置一詞,艱難地站了起來,在月瑩和忠武王擔憂的目光中,步履艱難地走了出去,她現在的腦子一片混亂,完全無法思考了,心痛得完全沒感覺了,似有什麼要湧上來一般。
她不知她是怎麼回到太子太傅府的,在看到耶律鷹的那一刻,她想笑,可卻笑不出來,喉嚨一甜,一股血腥湧了上來,在耶律鷹擔憂緊張的眼神中,噴了一大口鮮血,強裝的堅強崩潰了,陷入了黑暗之中。
在黑暗中,她看到了謹軒與成舞盈恩恩愛愛地相擁著,看到了謹軒溫柔體貼地對稱舞盈噓寒問暖,看到了成舞盈懷著謹軒的孩子,謹軒一臉幸福地貼在她的腹上聽著肚子堳臚l的聲音,而她卻隻是個多餘之人,謹軒沒再看她,偶爾回眸看她一眼,卻不再是深情,而是愧疚與冷漠,不,謹軒,你不能這樣對我……不……
“不……”傲君與睡夢中哭喊著醒了過來,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她似乎變得愛哭了。
“君,你醒了?”坐於床前的耶律鷹一臉放鬆抱著傲君開心道,君終於醒了,雖然大夫說她隻是氣急攻心,沒什麼大礙,但他還是不放心,他必須守在她的身邊。
“耶律鷹,你怎麼會在這?”傲君渙散的眼神漸漸有了焦點了,抬起水霧般的眼睛,疑惑道。
“你突然吐血暈倒了,嚇了我一跳,君,別再嚇我了,行嗎?”耶律鷹緊緊地握住傲君,緊張地問道,好似傲君隨時都會離開他一樣。
“我沒事。”傲君撇過頭去,不去看耶律鷹深情而又擔憂的眼神,在謹王府看過的一幕,聽到的一切,瑩兒說的話,老王爺說的話,一幕幕就像走馬燈一樣,又再一次地浮現出來,折磨著她傷痕累累的心,她不想讓耶律鷹看到軟弱的她,不想他看到如此狼狽的她,在他麵前,她應該是傲視天下的莫君。
“君,別躲了,跟我走吧!既然是歐陽謹軒對不起你,你又何須留戀呢?”耶律鷹將傲君的臉給掰了過來,定住,深情地說著,眼光灼灼,似要將她給看透了般。
“我不知你在說什麼?”傲君矢口否認道,逃避著耶律鷹的眼神,她這樣傷耶律鷹,為什麼他還要如此深情地對待她呢?
“別瞞我的,莫月瑩已跟我說了,歐陽謹軒太過分了,君,我本來已想好了,如果你真的那麼愛歐陽謹軒,而歐陽謹軒真的能給你幸福的話,我願意放手,但現在,他卻背叛了你,這樣的男人不要也罷,君,跟我走吧!我耶律鷹誓,一輩子隻疼你,愛你一個,絕不會再有其他女人,我也不回滄遼皇宮了,我們找一個世外桃源隱居起來,過幸福的生活,好嗎?”耶律鷹不再是邪笑,而是真誠地笑著,堅定地笑著,深情地笑著,看著傲君似乎陶醉在他構想的美好藍圖之中。
“耶律鷹你……你何苦呢?我淩傲君何德何能,得你如此深情相待?”傲君眼泛淚光,動情地說道。
不可否認,此時此刻,此懷此景,耶律鷹的話真的是深深地打動了她,對於這個她注定辜負的男子,她亂了,她明白自己的心,謹軒是她的最愛,但他卻背叛了她,耶律鷹被她背叛,卻依然癡心不悔,她到底該怎麼辦呢?她是絕不可能跟成舞盈共侍一夫的,也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謹軒的懷中還躺著別的女人,如果是那樣,她一定會選擇毫不留情地離開,真的要跟耶律鷹一起走嗎?
“因為你值得,因為我愛上,深深地愛上,不可自拔地愛上,已深入骨髓了。”耶律鷹慢慢地靠近傲君,紅色的眼眸深情地注視著,語氣堅定而又動情道。
傲君看著眼前俊美的臉慢慢地低下,慢慢地靠近,她知道他要幹什麼,但她卻不想拒絕,耶律鷹這個讓她無奈卻又心疼的癡情男子。
見傲君沒有拒絕,耶律鷹心中一陣狂喜,性感的薄唇品上了他心馳已久的玫瑰花瓣一樣粉嫩的嘴唇,輕柔地描繪著她完美的嘴形,輕輕地品嚐著,傲君動情地回應著,心中卻陣陣苦澀,這個時候,她心媟Q的竟還是謹軒,她真的是不可救藥了。
得到傲君的回應,耶律鷹更是激動不已,剛要加深這個吻,一聲暴怒就響了起來。
“你們在幹什麼?”謹軒渾身散著冰冷,但深邃的眼眸卻冒著火,踏著暴怒的火氣走了進來,如火般的視線直視著床上相擁在一起深吻的男女,心中陣陣痛心。
床上兩人聽到聲響,立即分開,卻沒有驚慌,傲君冷漠地看了謹軒一眼,撇過頭去,不想去看眼前人,耶律鷹邪笑著站了起來,與謹軒對視著,當著他的麵輕舔了一下嘴唇,似在回味著剛剛那一個吻般。
“君,你不應該跟我解釋一下嗎?”謹軒深吸了一口氣,寒著聲問道。為什麼你還可以如此冷漠?為什麼不說話?難道是心虛嗎?隻要你解釋,我就相信你,我可以告訴自己,這隻是個誤會。
“沒什麼號解釋的。”傲君依然沒有看向謹軒,冷冷地回道。她為什麼要解釋,該解釋地是他,是他先背叛她的,他已經跟成舞盈有了夫妻之實,現在卻來責問她為什麼跟別的男人接吻,哼,這算不算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哼,她可不是古代那些三從四德的女子,何況剛剛她是心甘情願的,更沒什麼好解釋的。
“你……”謹軒沒想到傲君竟然會如此冷漠地回答他,直直地看著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她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難道生了什麼事?
剛要越過眼前的耶律鷹,走向傲君,向她問清楚,卻被耶律鷹給攔住了。
“讓開。”謹軒看都不看耶律鷹,目光一瞬都不離開傲君,冷冷道。他那是什麼態度?仿佛他是君的丈夫一樣,哼,他才是君的丈夫,來這堣捃g地義,而他一個男子深夜到女子的房間,還做那樣的事,他沒責問他,他反倒來責問他,哼……腦中不受控製地想起早上兩人相擁的情景,還有剛剛擁吻的場麵,怒氣更甚。
但耶律鷹一步都不讓,邪笑著看著謹軒,滿眼的挑釁,兩人又對峙著。
“王爺,到此有什麼事嗎?”這回是傲君的出聲詢問了,這一聲王爺,劃清了兩人的界限。傲君慢慢地下了床,冷漠地直視著謹軒道。她已決定了要麵對,如果謹軒真的放不下成舞盈,那麼她願意放手,成全他們兩個,但要她跟別的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分享同一份愛情,那是決不可能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王爺?什麼事?淩傲君,本王倒想知道生了什麼,為什麼這麼多日對我避而不見,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為什麼這麼晚了,你讓陌生男子逗留在你房中,為什麼……為什麼你竟跟他做出這樣的事?為什麼背叛我?”謹軒被這一聲“王爺”,這一聲冷漠的話語給氣到了,怒氣直衝腦頂,越過耶律鷹的阻擋,衝到傲君的麵前,怒聲吼道。該死的,兩人的口氣如此像,反倒他真的像是個不識趣不之客,壞了他們的好事。
傲君看著盛怒中的謹軒,心中一陣冷笑,冷漠的話輕輕地逸出了口……
京都篇

snaptime:2018-09-20 00:24:41  .exectimeㄩ0.03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