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六十八章談戀愛!取名!


最後再深深地看了謹軒一眼,慢慢地抬起自己的手,就在她要往自己的頭上拍去之時,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住了她欲自殘的手。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君……”一聲深情的呼喚從懷中傳來。
傲君不可置信地慢慢地往懷中看了下去,她怕了,她怕這隻是幻聽,她怕她會失望,直到真真正正地與那對深邃中帶著水霧的黑眸充滿深情的看著她,她才信了,那神情的眼眸是多麼地熟悉,是多麼地刻骨銘心,它已深入骨髓了,心一下子又滿了,失而複得的喜悅、震驚讓她一下子說不出半句話來,隻能以同樣的深情回視著謹軒,深深地望進了他的靈魂深處,半點也移不開視線,怕一移開會現這隻是一個夢而已,謹軒真的離她而去了,抱著謹軒的手緊了緊,另一隻手依然被謹軒抓著,從他掌心傳過來的溫度不斷地在告訴她,那是謹軒的溫度,那是謹軒活著的證明,那是他在溫暖自己的心……
時間再一刻定住了,似乎整個世界就隻剩下他們兩人,他們深情凝望,他們用眼神表達自己對對方深深的愛戀,全心的愛戀,他們相握的雙手強烈表達‘執子之手,與爾偕老’的一生誓言,他們緊擁的身軀給予彼此溫暖,他們之間容不下三人,他們流下的激動,無法以語言表達的幸福之淚,感動了所有人……
幸福感動之後,也該是算賬的時候了,畢竟她淩傲君的淚液不是可以白流的,她二十一世紀堂堂的‘冷麵聖君’可不是叫著玩的,敢玩她,看來是嫌命長了……
剛剛還刀光劍影的房間堬{在雖然沒有了驚心動魄,但卻更恐怖了,更讓所有的生物退避三舍,冰寒的氣息連房外都感覺得到,氣壓低得連喜馬拉雅山山頂都自歎不如。
而所有恐怖、冰冷氣息的源地此時卻無比悠閑地坐在榻上,一手拿著茶杯,一手敲著桌麵,眼眸低垂,似在沉思,又似在假寐,看起來一點都不恐怖啊!
可前麵坐著的兩人卻低著頭,頻頻冒著冷汗,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就像做錯事的小學生正在等著老師的責罰一樣,而這兩人卻是當今天下最有權力之人——龍軒皇朝的皇帝與皇後。而另一邊則坐著一正在悠閑喝著茶的王爺,可是隻要你仔細看,你便會現他的額頭也有可疑的汗珠,拿在嘴邊喝著的茶半天都沒減少,眼神有意無意地瞥向那悠閑敲著桌麵的白衣佳人。
“君……其實……”傲雪是在受不了了,硬著頭皮邊擦汗看著傲君支吾著道。
“恩?”傲君抬起頭,麵無表情地看著傲雪等著她的下文。
“呃…………”傲雪被傲君一看,冷汗流得更凶,低下頭,不敢再看她,自己尷尬地笑了起來。別以為她從小跟均一起長大,她就不會被君的寒氣給凍到,其實她最怕的一件事就是惹得君不生氣,那個後果絕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能接受得了的,恐怕也沒有人能受得了,尤其是當她麵無表情,眼神無波地看著你,但渾身卻散出低壓的時候,簡直比上刀山下火海還難受。
“說啊!我等著你們說呢?”傲君平靜無波的聲音輕輕地逸出,卻讓謹軒拿杯子的手抖了抖,有點同情得看著此時完全沒有一點皇帝的架勢的正軒:皇兄,為了我,難為你了。
“君,其實那個,我們這麼所也是為了你好啊!你……你就別再生氣了。”傲雪咬了咬,冒著會被凍成冰人的危險,一臉可憐兮兮道。嗚嗚……沒辦法,為了她親愛的老公,她隻能挺身而出,總不能讓她親愛的老公被‘嚇死’吧!麵對君,她早就習慣了,還能應付一二。
“我隻想知道,剛剛謹軒是怎麼回事?”傲君不顧傲雪裝得有多可憐,一邊轉著手中的茶杯,一邊淡淡道,敢裝死?不知這樣會嚇死人嗎?還讓她差點也跟著殉情了。
“其實,那個黑衣人的一掌雖重,但謹弟的武功遠在他之上,那一掌根本就傷不了謹弟,看到你那麼著急,朕突然記起晴兒說,你是要逼才能讓你看清自己的人,所以……所以朕就……就趁謹軒一時不注意點了他的穴,讓你……”正軒一手拉著傲雪,有點支吾地解釋道。他堂堂一個皇帝,被晴兒吃得死死也就算了,畢竟那是他親愛的妻子嘛!可是現在經被他的‘臣子’給凍得一點皇帝樣子都沒有,傳出去,一定會被滿朝文武給笑死的。
“讓我跟謹軒表白是不是?”傲君冷冷地接下去道,連眼神也變得冰冷了,什麼不好玩,玩個,想不道一個堂堂的皇帝原來竟是個陰險小人,害得她流了那麼多眼淚,害得她再他媽麵前這麼丟臉。
“這不能怪我們啊!誰叫你明明愛著謹軒,卻還老看不清自己的心,叫你用心去選擇,以為你那白癡的情商,怕是等到黃花菜都涼了都選不出個所以然來,又剛好生這件事,我跟小軒子就隻好將計就計了。”傲雪壯起膽子,一副‘是你自己沒用,我們才幫你的,你還怪我們’的樣子高聲道,可越高聲表示她心媔V忐忑不安,真怕傲君又散出更冷的寒氣。
傲君不說話,隻是直直地看著傲雪,心中一歎:雪還真是了解她啊!如果真的沒有他們設的這一計,怕是不知到何年何月,她才能看清自己的心,謹軒不知還要為她傷心痛苦多久!隻是,什麼計不好用,偏偏要用炸死這一招,不僅害她白白流了那麼多淚,還在他們麵前這麼丟臉,竟然當著他們的麵向謹軒表白,說愛他,丟死人了……臉熱熱的,慢慢地泛起紅暈。
看著突然泛起紅暈的傲君,傲雪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瞪大眼睛看著她:君也會臉紅耶?‘冷麵聖君’也會害羞,天啊!這真是天下紅雨了,相機呢?照相機呢?這麼曆史性的一刻,實在是太值得照下來了,這可是真正的千年等一回啊!
“君,皇兄跟雨晴這也是為了我們好,你就別再氣了。”謹軒放下茶杯,走到傲君身邊坐下,輕摟著傲君溫柔道,這時他也該適時出來打圓場了,卻並不是為他的皇兄皇嫂,而是他看到了傲君羞紅的臉,知道她不還意思,未她免受尷尬,才挺身而出的。
可是謹軒想錯了,他一摟著她,傲君的臉就更紅了,垂下眼眸,低下頭,幾乎都要埋進謹軒的懷堣F,什麼氣勢都沒有了,房間堛煽H流警報立即解除,低壓警報也解除了,溫度急劇上升,舒服啊!從來都不知道原來空氣是那麼新鮮,正軒跟傲雪兩人重重呼了一口氣,呼吸終於順暢了,哎,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那個君啊!我跟小軒子就不打擾你們兩人世界了,先閃了哦!”傲雪似乎還嫌傲君的臉不夠紅,再接再厲地揶揄道,滿意地看到傲君本來白嫩的臉頰紅得仿佛能滴出血後,拉著正軒相視而笑就跑出房間,心中還是在遺憾沒有相機能把那‘曆史性’的一刻給拍下來。
一時房間媕R了下來,唯有相擁的兩人,謹軒一臉幸福寵溺地看著窩在他懷中紅頭臉的傲君,心堿O滿滿的幸福與甜蜜,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君真的說她愛他,君真的接受他的,他的苦戀終於得到君的回應,君竟然還要為他殉情,好像在做夢一樣,如果真的是夢,那就讓他一輩子都不要醒過來。
“君……如果這是夢,那我寧願一輩子都不要醒過來。”謹軒將傲君緊緊抱在懷中,親吻了一下她柔順的青絲,深吸了一口她從間散出的幽香,低語似得喃喃道。
“這不是夢,謹軒,對不起,是我讓你等太久了,是我太遲鈍了。”傲君伸出雙手,緊緊地回抱著謹軒,深情道,嘿嘿嘿……想不到她淩傲君也有深情的時候吧!
“不不,一點都不遲,也永遠不要跟我說對不起。”謹軒一個激動摟著傲君更緊,像是要揉進他的身體一樣,激動而動情道,他不是要做夢,他真的真真實實地擁有君了,他的軍師,突然一個低身,伏在傲君的耳邊,有點邪氣道:“我想聽的是另外三個字,你抱著我時說的那三個字。”
“哪三個字啊!我不知道哦!”傲君更埋低頭,裝傻道,反正她是愛情白癡,聽不明白是很合情理的。
“是嗎?那我告訴你好了,你說,我愛你……”謹軒可不會讓傲君再裝傻了,抬起傲君低得不能再低的頭,在她的耳邊吹著氣道,深邃的眼眸中閃著耀眼的光芒。君的逃避可讓他受了太多的苦,她的絕情讓他傷透了心,現在他可不會再讓她裝傻充愣。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三個字。”傲君幹脆給他還個矢口否認,想不到她也跟所有的女人一樣,在愛人麵前也耍起了說話不算話。謹軒幹嘛在她耳邊吹氣,弄得她全身酥酥麻麻的,連心堻ㄓw有好幾十隻螞蟻在爬一樣,全身又燥又軟。
“你……好啊!想不到你也會說話不算話,看我怎麼懲罰你……”謹軒沒料到傲君竟會矢口否認,先了一楞,接著嘴角一揚,一個翻身將傲君壓在他身下,就……就撓起了她的癢癢……看來傲君又再一次被傲雪給出賣了。
“哈哈……哈……你竟……哈哈……不行了……哈哈……雪……我不……會放……過你……哈哈……不行了……謹……軒……停停……哈哈……”傲君一邊沒沒氣地大笑著,還一邊忘不了對著根本挺不到的傲雪出狠話,謹軒會知道她的弱點,一定是那個賣妹求榮的死淩傲雪告訴他的,看她以後怎麼收拾她,以報早上‘排骨粥’之仇,再加上現在受製於人之仇,雪,你死定的。(某雪正窩在她親愛老公的懷中,突然打了個結結實實的冷顫)
“說沒說啊!說沒說……”謹軒邪惡地笑了笑,威脅道,手上的動作半點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現在的君才是真正的君。
“哈哈……說……說……哈哈……不行了……停下……哈哈……我”傲君又再一次屈服在撓癢癢之下了,看來這還真是她的一個致命的弱點啊!可是真的不行了,笑得眼淚都流出來,肚子也好疼了,死謹軒,他是不是跟她的肚子有仇啊!早上那一碗‘排骨粥’差點要了她半條命,現在是不是連她最後半條命也要給拿去啊!
“終於承認說了。”謹軒滿意地停下來,開心地笑了笑道,扶著眼淚直飆的傲君,輕柔地為她抹去眼角的晶瑩,半摟著她,他真想一輩子就這樣摟著她到老。
“呼……你……你如果敢再撓我的癢,我就打得你滿地找牙。”傲君靠在謹軒的懷中,邊喘著粗氣,邊狠話道,隻是這狠話,怎麼聽起來,一點威脅力都沒有啊!反倒像是在撒嬌,此時的她還是那個在戰場上令人聞風喪膽、竟若天神的天下一軍師嗎?整一個小女人。
“哈哈……”看到這樣‘威脅’他的傲君,謹軒仰天大笑,他的君真是太可愛了,哈哈……他的軍師威脅他說要打得他滿地找牙?君,你真是個寶貝啊!我歐陽謹軒此生能擁有你,真不知上輩子積了多少福啊?此生將無憾了,隻願與你相攜至地老天荒,隨你天涯海角,永相隨,此至不渝!
耳邊聽著謹軒爽朗的大笑聲,心媟P覺著謹軒強而有力的心跳,傲君甜蜜一笑,心媞曲o滿滿的,這大概就是雪說的心因愛而完整吧!真想時間久停留在這一刻,她跟謹軒相依相偎到老,可如果真的天不從人願的話,讓她突然就回到了二十一世紀,她也不會再放手了,她舍不得了,這樣的溫暖,這樣甜蜜的感覺,這樣深入骨髓的愛戀,讓她再也放不下手,經過今晚,讓她明白了生命無常,任何事都有可能生,那她又何必為了未知的事,而杞人憂天呢?不僅自己痛苦,更讓深愛著她的謹軒痛徹心扉,讓所有關心她的人焦急難過,她要珍惜跟謹軒在一起的每時每刻,跟雪一樣幸福美滿,謹軒,此生有你,足矣!
“君,做我的王妃吧!”謹軒突然深情地對傲君低聲道,話堿O滿滿的期待,君雖已接受了他,雖已選擇了他,雖已說了愛他,但對於她心堛漸t一個人,他還是很不安,總覺得他跟君的路還是很難走,似乎還有什麼未知的障礙在等著他們,隻有君做了他的王妃,他才能安下心來,才不會再患得患失。
“呃?……”傲君一愣,似不敢相信地呆呆地看著謹軒,他……他這是在……在跟她求婚嗎?可她還沒準備好耶!而且她才剛答應了跟他在一起,現在就要談婚論嫁了?不是還要先談一下戀愛嗎?她都還沒談過戀愛耶!這可是人生必經階段哦,她可不想跳躍式地展,更不想顛倒順序,結了婚再談戀愛……而且她還隻是個大學生,還年輕的很,可不想那麼快就踏入了婚姻的墳墓。
“你……不願意?”看到傲君的反應,滿心期待的謹軒眼神一暗,低聲喃喃道,突然變得一點都沒有精神了,剛剛還精神奕奕呢!
“不是啦!隻是……我還沒準備好,一時之間我……謹軒,我們先談戀愛吧!”傲君輕柔著謹軒微皺的眉頭,邊查看謹軒的臉色邊小心道。她不想看到他不開心,她喜歡看他萬事掌握在手時的霸氣、目空一切的自信,不喜歡看他萎靡不的樣子,或許她不想這麼快答應謹軒的求婚還有一個原因,一個她不願再提起,列為禁忌的原因……
“談戀愛?”謹軒疑惑地重複道,眉頭舒展了不少,是他太急了,這是終身大事,他應該給君有心理準備,隻是這‘談戀愛’是什麼意思,君哪來這麼多古靈精怪的話?
“啊!應該就是兩個相愛的人一起吃飯,一起玩,一起逛街,一起……哎,反正就是共同留下我們美好的回憶吧!”傲君思索著向謹軒解釋什麼是談戀愛,其實她也是一次交男朋友,哪媕敢o,好像看其他人談戀愛就是做這些事吧!在現代,三歲小孩子都知道什麼是談戀愛,哪知這古代還真是落後,說什麼都得解釋一大堆,啊!那以後不就慘了嗎?鐵定會被問死的,還是少說現代的詞匯好了,幸好剛剛沒有說看電影,不然又得被問得半死。
“好,那我們就先談戀愛。”謹軒寵溺地刮了一下傲君高挺的鼻子,溫柔地笑著道。雖然他還是不知道談戀愛是什麼,但隻要能跟均在一起,他就知足了,而且均早晚都是他的王妃,即使會有障礙,他也一定會一一掃除,誰也不能從他身邊搶走君。
“恩!”傲君幸福地偎依在謹軒寬厚的胸膛點了點頭,這是她的初戀,她真的交男朋友了,她談戀愛了,一直以為她這一生一定跟戀愛無緣,想不到竟在這古代找到了真愛,爸爸媽媽……你們在天上看到了嗎?君兒現在很幸福,這個男人是你們女兒的男朋友,你們會喜歡他吧!會祝福我們把!
屋外寒風冷凜,屋內溫暖如春,相擁兩人,心貼心,情連情……
滄遼通往龍軒的邊境上,一人一騎如閃電般地疾馳而過,馬上一襲錦衣的男子乘夜狂奔,封吹起了他淡紅的青絲,衣袂翻飛,是那麼地妖嬈,那麼地奪人心魄,嘴角依然掛著邪邪的笑容,紅色的眼眸充滿了狂喜與深深的期待直視著前路:那有他最愛的人在等著他。
百花爭鳴的禦花園中,一個俊美地讓天地都不禁為之嫉妒的男子,還有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坐在賞花亭中悠閑地欣賞著眼前的美景,讓過往的宮人紛紛回翹望,直視看的不是花,而是人,世間再美的美景也比不上他們微微的一笑。
隻是那讓天地都為之俊男美女此時卻似乎正在為了一件什麼事而爭吵著。
“晴兒,他是一國之太子,怎麼取那麼奇怪的名字呢?這會被全天下恥笑的。”一襲明黃龍袍的正軒微皺著眉,企圖說服’專斷獨行‘的傲雪,太子出生至今已快半年了,竟還沒取名,而新的一年也快到了,到時元旦國宴上,就要向全天下公布太子的名號,屆時連外國使節也會出席,一國太子連名字都沒有,這可是有辱國體,且有損太子今後為帝時的權威。可晴兒說什麼都不肯同意他取的名字,而她自己取的名字又實在怪到不行,商量了這麼久,他們還是回到了原點。
“誰敢說我兒子的名字怪了,誰敢恥笑?我不管,總之我不要你取的名字,那麼俗。”傲雪對正軒的話不屑一顧,一拍桌子,挑眉道,整一個女王的樣子。
“還說不怪,什麼丹尼,湯姆斯,這是什麼跟什麼啊!一點氣勢都沒有,而且哪有人的名字是三個字的。”正軒也不示弱的沉著臉一臉威嚴道,什麼他都可以順著晴兒,但太子的名號事關國體,絕不可草率行事。
“皇兄,雨晴,你們這對全國典範夫妻怎麼就吵起來了?”一個磁性又好聽的嗓聲在整劍拔弩張的兩人間戲虐地響了起來。兩人同時對砍了一眼,哼地一聲轉過頭去,不理對方。
相攜而來的謹軒和傲君兩人看到眼前這一幕,相視一笑,手牽著手徑直走進賞花亭,坐了下來,不理正在生著悶氣的兩人,謹軒一把拿起桌上精致的點心,拿到傲君的嘴邊,傲君一個會意微張開嘴就著他的手就吃起來了,同時也伸手拿起另一塊點心,喂給謹軒吃,兩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著對方喂給自己吃的點心,邊吃兩人邊幸福地微笑著,旁若無人地恩愛起來,完全把旁邊兩尊著怒火的大佛給當成隱形,還霸占了他們的糕點點心。
這樣的兩人還是聞名天下的喜怒不形於色的’冷麵戰神‘和冷漠淡然的天下一軍師——莫君公子,整一對恩恩愛愛的小夫妻,誰曾想不喜聲笑的謹王爺會出言揶揄他人,會如此溫柔地喂他人吃點心,誰曾想淡然的莫君公子會笑得如新婚女子一般甜蜜幸福,會滿眼柔情地吃著對方喂她的點心……可就是真真實實地擺在所有人麵前的事實,升任誠不欺我:熱戀中的男女全變樣了。(哪個升任啊?沒聽過……)
“喂,你們夠了沒有?”終於正在賭氣的某兩人實在是看不過去了,憤憤地轉過頭來將一腔的悶氣全在旁若無人的兩人身上,同時大吼道,甜蜜正愁氣沒處,這兩人還在他們麵前上演恩愛纏綿的戲碼,這不是在火上澆油,簡直就是找死!
“沒有,來,君再吃一塊,啊……”謹軒看都沒看快要噴火的某夫妻,依然目不轉睛的變深情凝望心愛的人,邊拿起另一塊點心柔情萬千道,傲君甜甜地微啟紅唇,一口含住謹軒送上的愛心糕點,同樣不理快成噴火龍的兩夫妻。
“君,糕點是不是很好吃啊?啊?”傲雪突然收起了一臉快噴火的表情,笑得無比燦爛地靠在傲君的身邊,溫柔得仿佛能滴出水來道,隻是那聲音卻有點讓人覺得怎麼突然陰風陣陣呢!
口中正含著糕點的傲君一聽到某人的魔音,再看到她笑得讓人毛骨悚然的燦爛笑臉,一部小心,咽了一下,害得那塊糕點卡在她的喉嚨堙A要下不下的,咽死她了,猛地咳嗽起來,臉漲得通紅,謹軒立即焦急擔憂地又是幫她拍著背,又是送茶遞水的,好半響才把那塊該死的糕點給送了下去。
一緩過氣來的傲君,瞪了傲雪一眼,冷著聲道:“你想謀殺我啊?”沒被人殺死,竟差點讓一塊糕點給咽死。
“嘻嘻……那不能怪我啊!是你自己太大驚小怪了,還有,誰讓你再我正生氣的時候們還在這媯鳩畬旨朵R愛的。”傲雪理直氣壯地反駁回去,好像做錯事的是傲君,而不是她,隻是她嬉笑的樣子顯示著她正心虛著呢!
“哎,我說你到底在生什麼氣啊?你們這對模範夫妻到底是因為什麼事吵得這樣臉紅脖子粗的?”傲君無奈地問道,再被她說下去,不是她的錯也變成她的錯了。
“哼,還不是為了給你侄子的取名的事!這個死小軒子,老是堅持要取那些俗的不能再俗的名字,我取的那些多好聽啊!都是西方的名人耶!”傲雪瞥了正軒一下,冷哼了一聲道,一說起自己的名字,就滿臉自豪地揚起臉。
“西方?我的天啊!再好聽也不能取那些名字啊!”傲君撫著頭搖了搖頭道,這堣S不是二十一世紀,而是在古代的龍軒皇朝,竟然取西方的名字,姐夫會答應,那才叫有鬼呢!
“那你說應該取什麼名字,總之打死,我也不答應取小軒子說的那些名字。”傲雪也退了一步道,連君都這麼說,難道那些名字真的會很怪嗎?
“哼,我說了這麼久你都不聽,她一聽,你就聽,到底誰是你丈夫啊?”正軒見傲雪因傲君一句話就放軟了態度,語氣酸酸地低喃道。
“你說按摩?”傲雪一臉黑線地斜睨著正軒問道,其實她聽到他說了什麼,隻是,這有什麼可以吃醋的,老那麼喜歡吃君的醋的。
“沒什麼,朕隻是想說,剛好謹弟跟君都在這堙A要不,我們就一起為太子取名好了。”正軒趕緊矢口否認,轉移話題道。
“恩,好啊!我先想一想,那就叫歐陽……歐陽修,歐陽修怎樣?”謹軒狀似思考,低頭想了一下道,滿臉興奮道,好像對取名字一事,很感興趣的樣子。
“歐陽修,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好,歐陽修,這個名字好……”正軒一聽,興奮的一拍手道,看得出來,對這個名字很滿意。
“不行。”正當兩兄弟為這個名字而覺得不錯的時候,傲君、傲雪兩人滿頭黑線地十分堅決地出口反對道。歐陽修,這不是宋代八大家之一嗎?雖然是個名人,但以想起自己的兒子、侄子叫歐陽修,感覺就像在叫那個宋古人一樣。
正軒兩人都一臉奇怪地看著那麼強烈地反對這個他們覺得很好的名字的兩人:晴兒會反對,他們不覺得奇怪,但怎麼連君也這麼強烈地反對,這個名字,有什麼不對嗎?
“那就取另一個吧!叫歐陽峰,怎樣?”謹軒思索了一下,又道,一見傲君反對,立即就否認了前一個名字,附和著取另一個名字。
正軒過那個想說這個名字也很好,剛想同意時,誰知那兩人各女人就黑的臉黑得更是跟包公有得一比,同時拍案而起,怒道:“這個名字不行,絕對不行……”
歐陽峰?我還西毒呢!這個謹軒也真會取名字的,不是歐陽修就是歐陽峰,都懷疑他是不是也是穿越通知,盡取這些名字的,連歐陽峰都能被他想到,她們可不想可愛的寶寶將來真的變成歐陽峰。哼,歐陽峰?幹嘛不取歐陽克啊?真是……
她們心中剛在想,正軒。謹軒雖被她們過激的反應給弄得一愣一愣的,但還是覺得既然她們不喜歡,那就再取一個吧,想了半響,正軒突然抬頭道:“要不就叫歐陽克吧!”
隻聽見‘砰’‘砰’兩聲,傲君、傲雪兩人同時兩眼一翻,倒在了地上了,天啊!這兩兄弟也未免太有才了吧!怎麼就對金庸大師筆下的人那麼感興趣啊!還真的想取歐陽克啊!
“就算喜歡這個名字,你們也不用那麼激動吧!”看到倒下的兩人,歐陽亮兄弟急成一團,趕緊跑過去扶起她們,略帶責怪道。本來要起來的兩人,一聽這句,再次兩眼一翻,再倒下……不是喜歡,是被你們給氣死了……
京都篇

snaptime:2018-09-20 01:07:14  .exectimeㄩ0.04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