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六十二章離開謹王府


謹王府的荷花池邊,一身明黃龍袍的皇帝拉著一個小廝打扮的絕色女子,而那絕色女子不斷地掙紮著,怎麼看怎麼像是皇帝在做壞事的樣子。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歐陽正軒,你幹嘛啊!放開我。”傲雪掙開了正軒的鉗製,怒道。她還想撮合謹軒跟君,死小軒子幹嘛拉她出來,也不知君跟謹軒現在怎麼樣了,君那個別扭的小孩到底跟謹軒說清楚了沒……
“不許在我麵前想別人。”正軒不悅地敲了傲雪一下,即使知道了莫君的身份,但他還是不爽他的晴兒在他麵前失神想著別人。
“我就想怎樣,哼,我就要想我最最心愛的君,你又能怎樣。”傲雪不怕死地頂了回去道。看著小軒子為她吃醋,她心堣S開心又得意,哼,以前他三宮六院的時候,都是她在吃他的醋,現在也該讓他在吃一吃了,雖然有點秋後算帳的小人行徑,但誰叫他竟然跟謹軒聯合起來騙她啊!所以她打死也不會承認其實是她嫌日子過得太無聊了,沒事找事做。
“你……”正軒青筋暴起地指著傲雪,隨後優雅一笑,揮了一揮衣袖,在一旁的石頭上坐了下來,休閑自在道:“不能怎樣,你要想就想吧!為夫絕對尊重你的。”
“呃?你不生氣?”傲雪正得意著,卻不想正軒會說出這麼一句話來,愣了一下,隨後不可置信地疑問道。
“不生氣,你不是一直跟我說自由嗎?朕當然得尊重你的思想自由了。”正軒一副是明白事理的好丈夫的模樣,一臉‘我十分尊重你’道。
“你……好啊!歐陽正軒不愧是歐陽正軒,哼,果然是在女人堆堬V的人,竟然這都被你看出來了,哼,說,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傲雪先是一氣再指著正軒,隨後一臉不屑道,口氣有點酸酸的問道。
她本來正在氣正軒竟然對她跟別人‘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在看到正軒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時,頓時一個明白,他的態度會轉變得這麼快,由憤怒到想殺人,再到現在的無所謂,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已看出了君的身份。也是,想當初他可是三宮六院,女人一大堆,天天流連於不同的絕色女人當中,會看出君是女子的身份,一點也不奇怪,隻是一想到他曾經擁有那麼多女人,心中還是酸酸的,真是的,本來就要他吃醋的,怎麼現在反變成了是她在吃醋啊!
“哈哈……朕是什麼人啊!會看不出來,你以為我是謹軒那個不近女色的大笨蛋啊!哈哈……”正軒得意地大笑著道,完全就沒注意到傲雪越來越黑的臉。
“歐陽正軒,你很得意是吧?是在炫耀你閱女無數嗎?是不是想他們了,很懷念過去的那段時光了,啊?”傲雪看了四周一下,見四周毫無人影,一把揪起正軒的耳朵,像個蠻橫的妒婦一樣,黑著臉句句緊逼著。
“沒,沒,快放手啊!朕不說了,朕不說了還不行嗎?”正軒一臉討好地求饒道,被傲雪這一揪,他這才後知後覺地現自己犯了個多大的錯誤,明知道晴兒最忌諱的就是他曾經有過眾多的妃子,而她也曾因為他的妃子而受過多大的苦,怎麼這下一時口快,竟說了她聽不願聽的話呢!雖然這是事實。
“哼。”傲雪冷哼了一聲,但還是鬆開了手,雙手環胸道:“不過,你說的也是事實,如果你還看不出君是女子的話,那你就白活了。可是,你是什麼時候現的,我敢肯定,剛開始的時候,你還沒現。”如果一開始他就知道君是女子的話,他就不會在百官麵前那麼大的火了,也不會對君充滿了敵意。
“呃!其實,剛一見到莫君,朕就覺得她有點奇怪,但又一時想不出哪堜_怪,之後你們倆又……呃,所以朕就隻顧著吃醋,完全沒了理智,哪埵A去想那奇怪的感覺是什麼?不過剛剛在房間堙A看到你們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雖一時氣得想殺人,但轉念一想,就算你跟莫君曾經是戀人,你也不可能如此大膽地在朕跟謹軒的麵前跟她……親熱,再加上你後來看莫君跟謹軒在一起時的神情,我便想起了剛見莫君時的奇怪是什麼了?莫君她扮男人確實很像,幾乎讓人不辨雌雄,所以她在軍營中這麼久也沒人現,但她始終是女人,總免不了一些較為女性的動作神情,再加上她上身上有一種男子所沒有的幽香,所以朕便肯定她是女子了。”正軒咽了下口水,將如何覺傲君是女子身份的經過一五一十全說了出來。逸軒說得沒錯,野蠻不講理真是女人的天性,尤其是成親之後,再可愛的女人都會變成母老虎,剛剛還為他因為曾經有過很多妃子,而能一眼看出莫君是女子的身份而大吃其醋呢!現在一下子就說如果他看不出莫君是女子,他就白活了,還真是一會一個樣呢!
“哼,本來還想好好地懲罰你們,沒想到這麼快就讓你給看出來了,都不好玩了。”傲雪一癟嘴不滿道。嗚嗚……她本來還想讓小軒子再氣上一氣呢!這麼快就沒得玩了,嗚嗚……她的計劃豈不是要泡湯了?不要啊!好不容易跟君相見了,終於有好玩的事,現在全都沒得玩了,小軒子知道君的身份了,玩不了,而看到謹軒對君那麼癡情,她恨不得立即就讓他跟君兩人成親,更加不能玩了,所以她沒辦法討回公道了……嗚嗚……
“懲罰?你說你這樣氣我們,是為了懲罰我們?朕跟謹軒哪堭o罪你了?為什麼要懲罰我們?”正軒不明所以地問道。
“小軒軒同誌記性很不好哦!你忘了,你當初是怎麼跟我說莫君去雲遊的?你忘了,你是怎樣騙我離開京城的?你忘了,你跟謹軒兩人是怎麼阻止我跟君見麵的?……”傲雪邪惡地邊笑著道,邊一步步向正軒逼近,正軒邊後退邊頭冒冷汗,他現在才想起了還有這一茬,他真是自打嘴巴啊!
終於逼得正軒退無可退了,傲雪一下子斂起了邪笑,如火山爆一般,衝著正軒大吼道:“歐陽正軒,你竟然不信我,懷疑我對你的感情,懷疑我會給你戴綠帽,我像是這麼水性楊花的人嗎?我像是心埵酗H,還會嫁給另外一個人的人嗎?你是不是也在懷疑寶寶不是你兒子啊?啊!你說啊你……”
正軒的耳朵都被傲雪給震聾了,但他還不能去捂住,如果這樣做了,那最後受傷的一定不僅是他的耳朵,但後麵又是池塘,他又退無可退,痛苦啊!而且傲雪似乎還不放過他,一大堆反問劈堸埶淰O出了她的口,完全不給正軒說話的餘地,說到最後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說的,但還不解氣,幹脆就往正軒的小腿上踢了過去,正軒明知她的小動作也不能躲,隻能硬生生地受她這一腳了。
“晴兒消消氣消消氣,朕錯了,朕不該懷疑你,消消氣,別氣壞了身子……”正軒忍著傲雪那一腳踢在他腿上的疼痛,撫著傲雪氣得不斷起伏的後背,一副討好地真誠地笑著道。
“走開啦!”傲雪不領情地推開正軒,呼,這一番泄,心中的惡氣出了不少,渾身舒坦,所以說嘛,心中有氣,就得出,千萬別憋著,否則會把自己給憋壞的。
“晴兒,朕認錯不行嗎?朕會這樣,不也是因為朕太在乎你,怕失去你嗎?而且誰叫莫君那麼優秀,朕一時沒了信心了,如果換作是其他人,朕根本理都不會理,但她可不一樣,她是莫君,是那個你整天口媊挳g不絕口的所謂偶像,而且……”正軒一臉委屈道,他也不想的嘛,想他少年天子,從來任何事都是掌握在手中的,卻不想在愛上了晴兒之後,卻總是患得患失,好不容易晴兒成為了自己的妻子了,還為自己生了個可愛的小太子,卻不想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個莫君……
“而且什麼?”傲雪斜睨了正軒一下問道,聽到正軒這麼說,她心媔存的一點怒氣都沒了,嘻嘻……君如果真的是男的話,那確實全天下的男子都得擔心自己的老婆,哎,誰叫他們淩家的小孩就是那麼出色呢!這是沒辦法的事,基因問題,基因問題!哈哈……(自戀ing)
“而且,你……你還記得你曾經在中毒時,說過的話嗎?”正軒猶豫著道,他怕晴兒再次想起傷心事。
“什麼話,跟這有關嗎?”傲雪轉過頭來,麵對正軒滿臉疑惑道。無緣無故幹嘛提到中毒時的事?
“你那時曾提到過‘君’這個名字,你說‘君說,我會活很久很久,長命百歲。君她很棒的,她的八卦演算很準的,她的話從來沒有人敢質疑的,所以她說我能活很久,我就一定能長命百歲’,所以我知道你的心中有一個叫‘君’的人,以至於後來朕才會那麼輕易中了夢妃的計,隻因為南宮君也叫‘君’,所以……雖然後來知道那個‘君’指的並不是南宮君,但朕還是對這個‘君’很介意,而莫君不僅也是叫‘君’,而且謹軒說她不僅兵法謀略過人,且奇門八卦無人能敵,所以朕很肯定她就是你說的‘君’,隻是朕沒想到她竟然是個……”正軒越說聲音越低,不時地察看傲雪的反映。
“沒想到君是女子,而你卻吃了莫名其妙的醋那麼久。”傲雪眼眶有點紅紅地接下去道。原來從那時起,小軒子就在為著‘君’而吃著幹醋,原來小軒子對她那麼沒安全感,原來他一直都在害怕她終有一天會因為‘君’而離開他,而她卻還在這媯L理取鬧。
“晴兒,你別哭啊!朕錯了,朕不該再提起這件事,朕不該不相信你……”正軒見傲雪紅了眼眶,慌了手腳,將傲雪摟在懷中,不停地自責道。
“嗚嗚……小軒子對不起,是我沒跟你說清楚,是我讓你這麼沒安全感……嗚嗚……小軒子,我愛你……我從來就隻愛你一個,你是我一個愛上的男子,也是唯一的一個……”傲雪撲到了正軒的懷中,終於忍不住流下了淚來,邊哭邊大聲地向著正軒宣誓自己的愛意。
“傻晴兒,朕也愛你,雖然你不是朕一個愛上的人,但卻是朕最愛的人,也是最後的一個,你是朕的唯一。”正軒動情地更加擁緊傲雪,聽到傲雪這麼說,他的心好開心好開心哦!深情地凝望著眼前的可人兒充滿愛戀道。
“小軒子……”傲雪也是一臉動情地回視著正軒。
這麼可愛的小妻子,怎麼能讓人不心動呢?尤其是她深情望著他的時候,簡直是迷死人了,好想吻她哦!正軒心中剛一有了這個想法,立即付諸行動,低下頭就要吻了下去。
傲雪也閉上了眼睛,迎了上去,就要兩人要來個深情之吻時,一個很煞風景的聲音卻在這時響了起來,讓正要吻上的兩人本能地快分開。
“雪,你在這啊!”傲君一點也意識不到自己正打擾到一對有情人情意綿綿,有氣無力地叫道。她的心思還在想著剛剛謹軒說的話,做的事。
“呃?君,怎麼隻有你?謹軒呢?”傲雪臉紅得仿佛能滴出血來,不好意思地微低著頭,輕輕問道。要死的,竟然被君撞見了,不知她會不會笑她,雖然她跟小軒子已經是夫妻的,但被最好的姐妹當場看見,還是會很羞人的。
正軒則似乎一臉欲求不滿的樣子,哼得一聲轉過頭去:差一點就吻到了,這個莫君真不會看時機,出現得這麼不是時候。
“哦,他還在房間堙C”傲君根本就沒有傲雪想的那樣會嘲笑她,而是還是一副精神不振的樣子道,好像很累很累的樣子。
別說她是感情白癡,一點也不知道她剛剛正破壞了什麼‘好事’,就算她知道,以她現在的心情,怕也是沒那個精力去笑她吧!她自己的事都還搞得一團糟呢!
“你們……”傲雪也終於意識到傲君的不對勁,擔憂地問道。曾幾何時見過一臉自信的君這樣頹廢無力了?難道謹軒欺負她了?
“沒事,雪,我可不可以跟你住進宮啊?”傲雪深吸了一口氣,淡淡道。她現在真的無法再麵對謹軒了,她必須離開,但她除了謹王府似乎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的,除了皇宮,可皇宮聽說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去,還是得問一問雪。
“可以啊!”傲雪很開心地挽著傲君的手大聲道,她現在不是在氣正軒,而是她在見到傲君後就有這個打算了,她終於又可以跟君住在一起了,萬歲!
“晴兒,後宮外臣是不可居住的,而且你們今天當著滿朝文武……呃,這樣,現在再接莫君進攻,恐怕不妥。”正軒立即出聲反對道。開玩笑,雖然莫君是女子,但如果她真的進宮,以晴兒跟她這麼要好,兩人一定天天粘在一起,那到時候他豈不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夜夜獨守空房,他才不要呢!而且她現在的身份是太子太傅,在皇宮小住幾日還可以,但如果長住的話,一定會有不好的話傳出,特別是剛剛他們兩人還當眾摟抱。
“也對,君,你在謹軒這埵穜o不好嗎?他是不是欺負你了?”傲雪上下打量著傲君道,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想要搬離謹王府呢?她的嘴唇?難道……嘻嘻……真是的,明知君的臉薄,謹軒那麼著急幹嘛?害得我現在還得在這想辦法幫你留下君。還有小軒子,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傲雪瞥了正軒一眼,在心中想到:不過也是,不管怎麼說她現在是一國之母,身上有了對龍軒子民的責任,她不能再像從前一樣毫無顧忌了。
“不是,隻是在這堨朝Z謹軒太久了不好,既然不能住在宮中,那我去住酒店好了,雪,你幫我搞定吧!”傲君轉過臉去,淡然道,雪打量的眼光讓她覺得她仿佛被她看穿了一般,她不知道該怎麼跟雪說。
“啊?真的要搬走?不用跟謹軒說一下?”傲雪還幫謹軒做最後的努力,心中卻急得不得了,死謹軒跑哪去了,君要離開謹王府了,你知不知道,竟然在這重要關頭當起了縮頭烏龜,快給我出現啊!
“嗯。”傲君隻是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知道了。”傲雪垂下手,嘟著嘴頹然道。這一點頭,讓傲雪知道她真的是下定決心要離開了,向來君決定了的事,從沒有人能改變,就算她也不能。
“那你帶我去酒店吧!這塈A比較熟。”傲君淡淡說道後轉身就要離開了,她現在隻想逃離這堙A越快越好,她怕謹軒如果追來的話,她會控製不住自己答應他。
“啊?等等……”傲雪叫住了舉步離開的傲君,她剛剛就覺得怪怪的,現在才想起來是什麼,見君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疑惑地看著她,這才奇怪地問道:“就算在離開謹王府,也不用去住酒店啊!不對,應該說是客棧才對,不用去住客棧啊!你可以住在太子太傅府嘛!”
“太子太傅府?我不認識太子太傅啊!”傲君皺起了眉,不解道。什麼太子太傅?關她什麼事,這個太子太傅是什麼人?她又不認識,怎麼好意思去人家家埵磼O?
“啊?”傲雪整個人都蒙了,這是什麼跟什麼啊?君是不是傻了?怎麼有人不認識自己的。
“哈哈……”正軒實在憋不住了,猛地大笑出聲。這個莫君還真是太可愛了,哈哈……看她那迷糊的樣子竟然是戰場上運籌帷幄的軍師,說了都沒人相信了,哈哈……
“怎麼啦!”傲君更加一頭霧水道,這兩人怎麼啦?雪怎麼突然傻了,而且還似乎在隱忍什麼,而姐夫更誇張,笑得都快要地上打滾了。
“咳!沒,君,你不會還不知道早在你們班師回朝當日,皇上就已封你為‘天下一軍師’外加太子太傅,並賜太子太傅府一座吧?”傲雪清咳了一下,忍著笑反問道。她唯一想到的就隻有這個可能了。
“不知道。”傲君眉頭皺得更深了,實話實說道。原來她就是太子太傅啊!怪不得他們兩人笑得那麼怪了,可為什麼謹軒不告訴我這件事呢?如果早知道她自己還有一座太子太傅府,她早就搬離了謹王府躲開謹軒了,他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會這樣做,所以才特意隱瞞這件事?謹軒,你為了留住我,到底還做了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哦!這個,可能是謹軒一時忘了跟你說,沒關係,我跟小軒子現在就帶你去看看你的家,那可是我選的哦,又大又美,你一定會喜歡的。”傲雪見傲君皺了眉頭,以為她在生謹軒的氣,立即為謹軒開脫道,又開心地再次拉起傲君的手,炫耀般地道。原來謹軒真的沒有告訴君這件事啊!
“晴兒,別忘了現在莫君的身份。”正軒不悅地看著傲雪挽著傲君的手,一臉正色道。
“這堣ㄛO沒人嗎?放心好了,一出後院,我就會放開君的啦!”傲雪一臉無所謂道,她做事也是有分寸的好不好,這麼不信她。
“你知道我是女子?”傲君看著正軒淡問道,好似問的事根本與她無關一般,從剛剛她就覺得很奇怪,姐夫不是一直以為她跟雪是晴人,一副恨不得要殺她的樣子嗎?怎麼再次看到她時,並沒有半點敵意?
“你跟晴兒還真像,半點都沒有尊卑。”正軒一愣,之後笑了笑道,並沒有回答傲君的問題。看她說話的樣子,哪有一點把他當皇帝了,竟然對他直稱‘你’。是因為她太狂呢?還是在她的觀念堨輕N沒有尊卑之分,就像晴兒一樣,雖然他們渾身都散著一種貴族的氣質,但他們卻從沒給人的感覺是高人一等或低人一等。
“雪,你說的?”正軒雖沒正麵回答,但傲君已從他的態度中看出來了,轉頭問傲雪,她不是介意正軒知道她的身份,而是覺得奇怪,雪不是說要懲罰懲罰他們,讓姐夫吃吃醋嗎?怎麼會告訴他呢?
“不是啦!哼,他自己看出來的,色鬼一個!”傲雪鄙夷地看了正軒一眼道。正軒真是欲哭無淚了,他又說錯了什麼嗎?他可是什麼話都沒說耶!
“哦,……”傲君見傲雪兩夫妻這樣,真心地笑了起來,雪真的很幸福,有個這麼愛她的丈夫。
“不管他了,走吧!去你的太子太傅府看看。”傲雪有點臉紅,拉著傲君就往外走了。
正軒隻能一臉鬱悶地跟在他們的後麵,聽著他們聊一些他根本就聽不懂的話。
在即將出後院的時候,傲君突然轉過頭,對著兩人道:“別告訴謹軒,我是女子的身份。”現在姐夫知道了她的身份,她怕他們會告訴謹軒,到時謹軒一定更加不會放手的,她暫時還需要時間考慮她對謹軒還有對耶律鷹的感覺。
“君,你為什麼不想讓謹軒知道,你們是不是生了什麼事?”傲雪一改嬉笑的表情,一臉正色道。謹軒對君的情意,君一定是知道的,不然她不會這麼反常,隻是為什麼她自己明明對謹軒也有情,卻不僅要離開謹王府,而且還不準他們告訴謹軒她是女子?她本來還正打算著回頭就將君的真實身份告訴謹軒呢?
“沒什麼?雪,答應我。”傲君明顯得不想談,隻是淡淡道,但語氣卻是那麼堅決。
“哎,好吧,我答應你,我不會跟謹軒說你是女子。”傲雪看著傲君一臉堅決,隻得無奈地答應了。君不想說的話,打死都不可能從她嘴中聽到的,看著她那無力無神的樣子,她拒絕不了她的要求,所以僅謹軒,我隻有對不起你了。
傲君又看向正軒,正軒回視著道:“朕無法看著自己的弟弟痛苦。”因為晴兒的事,謹軒已經夠痛苦的了,如果他再失去莫君,他真的不敢想象他會變成怎樣。
“雪。”傲君看向傲雪,叫道。她知道隻有雪才能讓姐夫不告訴謹軒。
“放心吧!我會說服小軒子不告訴謹軒的。”傲雪會意道,要說服小軒子看來得花一番功夫了。
“嗯。”傲君點了點頭,心情十分沉重地步出了後院,朝大門口走去。
三人一行走出了謹王府,傲君抬頭看了一眼謹王府三個大字一下,毫不留情地轉身離開:謹軒,讓我們分開冷靜一下吧!
看著眼前潔白的身影,傲雪、正軒兩人又回頭看了一下謹王府,無奈地歎了一聲:看來他們兩人的情路難走啊!
軍師王妃 京都篇

snaptime:2018-09-20 00:50:59  .exectimeㄩ0.04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