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六十章歐陽兄弟的幹醋


兩人很有默契地同時飛身來到傲雪、傲君的身邊,將此時哭得像淚人一般無言相擁的兩人給一人拉一個地拉開。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不無意外,兩人同時接到一記殺人的眼神。
“歐陽正軒,你幹嘛?放開我......”傲雪臉上還流著淚,剛剛還淚眼迷蒙的眼眸,此時卻是惡狠狠地瞪著將她將傲君分開的‘罪魁禍’,怒吼道。她還沉浸在與君相見的喜悅中,這個死小軒子無緣無故地什麼神經。
‘謹軒,放開我。“傲君相對於傲雪看起來就冷靜多了,但那不容拒絕的冷漠淡然的語氣還是正在顯示著她的極度不悅。
“不放。”兩兄弟又是很有默契地齊聲道,語氣中也有很濃的火藥味。
“晴兒,你看看你這個樣子還有一點母儀天下的樣子嗎?”正軒一派皇帝的氣勢怒斥道。其實他想說的並不是什麼身為皇後該有的樣子,而是她到底有沒有把他這個丈夫放在心,當著滿朝文武的麵跟一個‘男子’摟摟抱抱,還如此大聲地互訴相思之情,這讓她情何以堪,她的心愛的還是他嗎?
“君,雨晴是當今皇後,你這樣當眾抱著她,你不要命了是不是?”謹軒麵色陰沉,怒吼道。心中酸楚難當:就算你真的對雨晴情深義重,也得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景,不僅滿朝文武都在,而且還當著皇兄的麵,你可知,皇兄曾對你動過殺心,就算你再聰明絕頂,武功再高,隻要皇兄想殺你,你也不例外絕對逃不過的,君,為了雨晴你真的連命都不要了嗎?其實答案他自己最清楚,想當初為了雨晴,他也是不惜得罪皇兄,也是可以為了她連命都不要的,而現在為了君,他同樣可以連命都不要,這就是愛,隻要愛上了,誰也沒有理智可言,可他還是應該提醒她,她這樣做,不僅她會有生命危險,連雨晴與皇兄恩愛的生活也會受到影響。
“不用你管。”傲君、傲雪異口同聲冷冷道,她們淩氏家族傲然的氣勢強烈地散了出來,即使你是皇帝王爺,也不免得深深震了一下,這種氣勢不同於正軒的天子威嚴,也同於了謹軒的深沉霸氣,但卻能讓人感覺到她們是掌握著天下的王者,不形於外而形於心,讓人從心底倍感壓抑。
趁正軒、謹軒一個不注意,同時一個巧力掙脫了兩人的鉗製,動作是如此默契、一致,正軒、謹軒又想出手拉住二人,卻被她們早有準備地避開了。
“晴兒。”正軒咬牙切齒地換道,眼睛卻是充滿血絲,充滿敵意地看向傲君:他當初就地取材不該猶豫,如果他當時下定決定殺了她,今日他也不用親眼目睹晴兒是的‘背叛’,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當初看到晴兒跟南宮君在一起的場麵,是那樣憤怒,是那樣絕望還有痛心,隻是這一次不再像上次一樣隻是個局,這次是確確實實的,她們之間的‘情愫’是真的,但他卻不能像上次一樣傷害她,折磨她,那樣他真的會永遠失去晴兒。
他隻能將所有的怒氣在這個‘奸夫’的身上,他現在隻想殺了眼前這個打破他們幸福生活的莫君,即使她是謹弟心愛之人,但理智卻告訴他,他不能殺莫君,以她現在的名聲,如果他殺了她,很有可能不僅會引起滿朝百官的不滿,而且還可能引起整個國家的動蕩,他身為皇帝,是決不可能讓這種事生的,而且以晴兒對她的感情,如果他真的殺了她,晴兒決不可能會原諒他的,且他絕對會失去晴兒的。雖不能殺她,但他也不會放任晴兒跟她在一起的,如果這是對他跟晴兒的考驗,他願意接受,隻是莫君,別怪朕.........
雖然不知他們兩人當初是為何分開的,但莫君,要怪就怪你自己了,既然已經離開了,為何還要回來找晴兒,為何明知晴兒已為朕之妻,已為太子之母,還要回來‘奪走’晴兒,是對自己太有信心了,還是太過自負了,以為憑著自己過人的智慧,憑著自己有吐吞乾坤之力,憑著與晴兒的‘過往’,就能與朕對抗嗎?那你未免太看不起朕了吧!朕倒要看看晴兒最終是選擇你還是選擇我。
“皇上,君是臣妾的......呃,是臣妾最好的朋友,我們太久沒見,一時太過激動!”傲雪看了一下完全呆住的百官,還有父親略顯擔憂的眼神,抹了一下眼淚,一副母儀天下的樣子溫和道。
剛剛跟君相見,心中太過興奮,以至於忘了,這是在什麼場合,滿朝文武都在這,而她身為一國之母,那樣的舉動確實太失體統了,這確實讓小軒子實力威嚴,她不能讓小軒子因為她而在百官麵前失天子威嚴,平時打打鬧鬧,滿朝也早就習以為常了,可這次確實太過了,最重要的是謹軒的那一句話,那一句話讓她想起了,君此時是男子打扮,別說她是一國之母了,就是普通人,這樣當眾在丈夫麵前與另一男子這樣摟抱,互訴思念之情,也必定會受萬夫所指,雖然她可以不理別人說她什麼,但她不能讓小軒子顏麵掃地,不能讓他在百官麵前抬不起頭來,這樣他要如何治理天下,要如何讓百官服他呢?而看小軒子的樣子,眼中竟然閃過那麼深的敵意,他對君有敵意?這樣的他不禁讓她想起了南宮君的事,難道......原來如此......那就別怪我們了,得罪了我們淩氏姐妹,你們就等著吃苦頭吧!
小軒子心中一喜,臉部柔和的許多,他就知道晴兒的心中最愛的一定他,她還是會他著想的,隻是他還沒開心完,傲雪再次開口的,徹底將他從天堂達到地獄。~~
(三藏小說免費小說手打網) ~~
“皇上,臣妾想跟君好好的敘敘舊,所以請容許臣妾與君告退。”傲雪眼神一閃,拉起傲君的手輕聲道,表麵看是很恭敬的,但皇帝還沒開口呢,她就拉著傲君要走。
“君......今日是本王的生辰,而百官想看看如何打籃球,你就留下吧!至於敘舊,隨時都可以啊!”謹軒跨前一步,拉住傲君的衣袖,狀似商量道,但五筆陰沉的臉卻是顯示著不容拒絕。
“這一天,我已經等得太久了,現在一刻也等不了了,告辭。”傲君扯開了謹軒的手,狀似興奮、著急道,反拉著傲雪的手,兩人相視而笑,不顧兩兄弟殺人的眼光,揚長而去。剛剛雪眼中一閃而過的狡拮,她豈會看不到,以她對雪的了解,每次雪做出這個表情,就一定有什麼鬼主意,雖不知她要做什麼,但她還是會一如既往得配合她的。
看著瀟灑而去的莫君公子,所有的官宦千金,還有很多年輕的官員,眼冒桃花地目送著她的離開,有的千金還一臉妒意地直視兩人相握的手,恨不得莫君拉著的是自己的手。傲君邊走,邊感覺有很多束火辣辣的視線正在直視著她,但她並不想理,說實話,她還有很多話要對雪說呢!
“君......”謹軒不可置信地盯著漸行漸遠的傲君,喃喃喚道。他沒想到她竟會如此不留一點麵子地拒絕他,如此膽大妄為地與當今皇後相攜而去,君,你到底將我置於何地,如果你的心中真的沒有我的話,為何要一次一次給我驚喜,你可知經過了今天,我將永遠不可能再將你放下了,而你卻在這時,給我如此致命的一擊,如此決然地在我麵前與他人相攜而去,為何偏偏是雨晴,如果是他人,我還能做點什麼,但是雨晴的話,我竟還不能對自己的‘情敵’有任何的敵意,......這未免太諷刺了吧!曾經的愛人與如今深愛之人?君,這真是上天給我開的一個太大的玩笑了吧!
“晴兒,你給朕回來。”正軒終是忍不住了,就在傲君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後院之際,正軒一個飛身,朝兩人消失的方向施展輕功而去,隻是一眨眼的功夫,人就已消失在後院了,可見他的武功有多高。
“本王還有事要處理,個各位大人請自便。”謹軒見皇兄飛身而去,本來還在猶豫的心,一下子便下定了決心,陰沉著臉,冷冷道,一個提氣,就要施展輕功而去,卻突然轉過頭來,一臉威嚴,眼神淩厲地掃了眾人一眼,所有人不禁深深地打了個冷顫,追隨著傲君身影的眼眸垂了下來,不敢再抬頭來。
“今日本王的生辰,本王今日也很高興,唯一的遺憾便是皇後因要太子祈福而不能前來,但本王還是希望眾位大人能趁興而來,乘興而歸。”謹軒滿意地看著滿朝的反應,剛一說完,就飛身而去,他相信圓滑如他們必定知道他在說什麼。
所有人都楞了一下,但很快便回過神來,心中自是明白王爺這句話的意思,如果今日之事傳了出去,那他們就隻能為自己準備好後事了。
“今日的節日真是精彩啊!皇後娘娘沒看到真是可惜啊!”反應過來後,一個看起來十分精明的大臣高聲道。
他這一說,眾大臣也紛紛附和道:
“是啊!不過皇後娘娘不辭辛勞 長途跋涉威爾哦太子祈福,真是賢良淑德啊!我龍軒有此皇後,真是舉國之福!”
.......
=“朱伯,王爺公事繁忙,我等也叨擾了很久,就先告辭了。”蕭齊淵在對著一旁的朱伯道,意思什麼明顯。
“是啊!是啊!丞相說得對,下官等就先告辭了,煩勞總管與王爺說一聲。”另一大臣附和著蕭齊淵道。
“告辭了。”所有大臣都適時機地齊聲道。
“那老奴就送各位大人,這邊請。”朱伯也順著眾大臣的話說下去,引著滿朝文武離開,一時喧嘩擁擠的後院寂靜無聲,空蕩蕩的不見一人,仿佛剛剛的喧鬧並不沒有生。
隻是從這一天起,天下一軍師——莫君公子就被傳得更加繪聲繪色了,能說得出的讚美的話全說了出來,有人說就算是天底下最美的詞匯都不足以形容莫君公子的神人之姿,有人說全天下人的智慧加起來都比不上莫君公子,有人說就算是九天玄女下凡都配不上莫君公子,有人說......各色各樣的傳言都有。
就在傲君、傲雪相攜要進傲君房間的時候,正軒追了上來了,擋在了兩人的麵前,怒火衝天道:“蕭雨晴,你別太過分了。”
“我過分?我過分還是你過分,歐陽正軒,我問你,為什麼要把我騙走?”傲雪一肚子的怒氣也在正軒如此不善的語氣下爆了,皮笑肉不笑是斜睨著正軒道。
昨天她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小軒子會無緣無故讓她上廟上香,但既然是為她兒子,她也覺得還是拜拜得好,所謂拜得神多,自有神保佑,可是就在上香的時候,無意間聽到有宮女在低聲說起謹軒,一時好奇便拉起耳朵細聽起來,這一聽讓她不禁怒氣衝天,原來今天是謹軒的生日,而正軒擺明了就是有意支開她的,雖不明小軒子自有做是為什麼,但她就是氣他竟然有事瞞著她,而且如果今日她沒來,那她要到何年何月才能見到君?
“為什麼要把不騙走?好,竟然已到此,朕就明白地告訴你,因為朕不想你跟你的‘老情人’見麵,蕭雨晴,你以為朕想這麼做嗎?你一點都不能體諒朕的心嗎?”正軒一把推開拉著傲雪的傲君,雙手用力地握住傲雪的肩膀,高聲大吼道。
傲君正因為正軒說的‘老情人’一時反應不過來,竟被正軒推得向一旁摔了過去,幸虧在快要與大地來個親密接觸地時候,一雙有力的手環住了她的腰,將她給帶了起來,而待她站定後,那雙手卻半點也沒有腰放開的意思。
“謹軒,你可以放手了。”傲君有點不自在地對著深深看著她的謹軒道,臉上升起了淡淡的紅暈,眼光不自在地瞥向傲雪。自從謹軒跟她表白了之後,她就無法再向從前一樣,自然地麵對他,尤其是在他抱著她,深邃的眼眸深情地凝望著她的時候。雖然他的懷抱真得很溫暖,在她看來,比那支能暖身的‘玉笛’還要溫暖,她也很舍不得離開,但傲雪在這,她不想讓她看到什麼,那樣她會不好意思的。
“放手?我說過,此生決不再對你放手,即使你找到了你曾經的‘愛人’。”謹軒依然用充滿愛戀的眼神凝望著傲君,一臉堅決道,深深地將傲君禁錮在他的懷,他在用行動、語言向傲君表示他愛她的決心。
“‘愛人’?你是說雪?”傲君自動地忽視謹軒的深情,聽謹軒這麼說,疑惑地看著此時正氣得脖子粗的傲雪,問道。
“雪?”謹軒皺了一下眉,重複道。難道君除了雨晴之外,還有另一個叫‘雪’的愛人,她怎可如此多情?或許該說無情。
“呃......就是雨晴。”傲君這才反應過來解釋道,她差一點就忘了雪在龍軒皇朝的名字叫做蕭雨晴,而不是淩傲雪。隻是她真的很不明白,為什麼皇帝姐夫會說她是雪的‘老情人’,而謹軒又說雪是她的‘愛人’,莫不是他們兩兄弟誤會了什麼?
“沒錯,難道皇嫂不是你說的對你最重要的人嗎?難道你不是為了她,才誓死要護住龍軒的嗎?難道她不是你心中最愛的人嗎?難道你不是為了她才拒絕我嗎?難道這這次回來不就是為了要從皇兄的手中奪回她嗎?”謹軒一大堆難道問出了口,眼中充滿了痛苦的,環著傲君的手更加用力,似乎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一樣。
“是,但......”傲君吞吐著不知該說什麼,謹軒說的對,但也不對,讓她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沒錯,雪是她跟他說過的最重要的人,她是為了雪才會如此執著地打退遼國,但說雪是她最心愛的人,而且她還要來從皇帝姐夫的手中奪回雪?這話是從何而來,她又不是g1,而且這樣也是**好不好。
“謹軒說得沒錯,君,你也別不好意思了。”就在傲君想開口問清楚的時候,傲雪笑得十分燦爛地走過來,將傲君從謹軒的懷中拉了回來,曖昧地說道,眼神卻有意無意地來回掃視著來女色鐵青的正軒,還有一臉蒼白之色的謹軒。
.......有意思,原來謹軒說的心愛之人就是君啊!那太好的,這次非得好將他們給撮合在一起,嘻嘻……謹軒,我妹夫這個位子就是你坐定了,但在撮合你們之前,你跟小軒子還是得先為你們之前的行為付出代價,別以為我淩家的小孩好欺負。從剛剛小軒子的話中,她已大概知道了,原來小軒子跟謹軒一直都在阻止她們兩人的相見。
“君!”謹軒心中痛得說不出話來了,隻能再次用眼神表達著他的深情,君,看著我,晴兒已經是皇兄的妻子了,你放手行嗎?求你回過頭來看看我,我真的不能沒有你。謹軒在心中不斷地喊著,但他男子的尊嚴不允許他這樣做。
“雪,你......”傲君看著笑得讓人骨悚然的傲雪,實在不明白她葫蘆買的是什麼藥,她這樣說,謹軒他們一定會誤會的,看著謹軒如此心痛的樣子,她的心一揪,很想告訴他們。雪隻是跟他們開玩笑的,很想告訴他們她是女的,而他們是姐妹,但卻被雪的一個眼神給製止了。
“君,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我們進房說好嗎?”傲雪十分溫柔地笑著對傲君邊拋媚眼邊嬌聲道。正軒的手已握出了血,謹軒一副快要倒的樣子。
“好。”聰明過人的傲君在傲雪麵前,其實一向都是十分聽話的,何況她倒是很想知道她的那顆小腦袋又在打著什麼整人的鬼主意。
“君,你真好!”傲雪整個人都掛在了傲君身上,撒著嗲道。
“進去吧!”傲君寵溺一笑,摟著傲雪轉身朝房間走去。她有時都懷疑到底雪是姐姐還是她是姐姐。
“莫君,放下晴兒。”正軒終於失去了理智,赤紅著眼朝傲君一掌打了過來,強勁的掌風直直地朝傲君撲麵而去。
“君......”失魂落魄的謹軒被這強勁的掌風給震回了理智,一回過神來,就見到了令他的呼吸一下子停止的場麵:正軒了瘋一樣,一掌就要打在了傲君的身上。謹軒一時忘了傲君身懷絕世武功,想都沒想就要飛身過去阻止,隻是似乎來不及了。
傲君在正軒掌時,就已感覺到了一股強勁的內力,心中一驚:想不到皇帝姐夫的內力如此之強,似乎還在謹軒之上。
在正軒一掌就快打中她時,在傲雪的驚呼中,抱起傲雪,一個旋身飛,避過了正軒的一擊,再慢慢在正軒的身後落下。
“君,你沒事吧?”一著地,傲雪就一臉緊張地上上下下將傲君檢查了個遍,有點後悔,她不改開這個玩笑,差點害得君命喪黃泉,隻是.......君,君竟然能躲得過小軒子的一掌,小軒子的武功有多高她不是不知道,如果那一掌真的打在了君的身上,那君還能活得了嗎?
“沒事。”傲君輕輕道。
“哦,你......你會輕功?”傲雪見傲君這麼說,一下子放了心來,突然抬起頭,想看怪物一樣看著傲君道。剛剛君真的是抱著她飄了起來耶!沒錯,是飄,聽小軒子之前說過,那殼是輕功的最高境界。
“嗯。”傲君又隻是輕輕地點了下頭。雪的反應怎麼好像變慢了,現在才想起來,......看來皇帝姐夫真的把她照顧得很好,讓她過得太過安逸了。
正軒見傲君還抱著傲雪,而且傲雪完全不看他,一心隻關心傲君,最可惡的是兩人還視若無人地‘打情罵俏’,一下子血氣又直往並沒有上衝,氣得又要再次出手,卻被謹軒給擋住了。
“皇兄,我不準你傷君。”謹軒臉上擔憂的神色還沒消散,擋在正軒麵前,堅決道。雖然看到這幕,他也啃難過,但他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君一根頭。
“讓開。”此時的正軒哪聽得進謹軒的話,陰沉著臉怒吼道。
“不讓。”謹軒依然如天神一般擋在了正軒麵前,不顧眼前人陰霾的恐怖表情,誓死要保護他心愛之人。
“那就別怪朕不客氣了。”正軒此時已紅了眼,出手向謹軒攻了過去,謹軒立即出手‘迎戰’,一時,兩兄弟打了起來了。
“君,你會不會點穴?”傲雪見正軒跟謹軒兩人在那打得不亦樂乎,用手肘撞了傲君一下,似笑非笑地問道。
“會。”傲君又再次看到了傲雪做出這個讓她熟悉不已的動作,心中的感受根本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笑了笑道。她一定又有什麼鬼點子了,姐夫、謹軒,你們要慘了。
“......那就好,給我定住他們兩個。”傲雪笑得更加詭異了,手指著還在打的兩人,一臉陽光地對著傲君道。
“行。”傲君點了點頭,身形一閃,傲雪隻覺得眼前一花,本來還站在她身邊的傲君就已站在了正軒跟謹軒的中間,雙手環胸地看著她,而本來還在打的兩人保持著出掌的動作,直直地定住了,隻有眼睛還能動來動去,連話都說不了了。
“哇,不是吧!君,你.......你太厲害了,你從哪練成這麼厲害的武功的?哇,你知道嗎?小軒子跟謹軒可是天下間少有的高手耶,你竟能這麼輕鬆地製住他們,哇,太厲害了!!”傲雪眼睛瞪得大大的,奔到傲君麵前,左右看了看正軒跟謹軒,不住地驚歎道,豎起了大大的拇指,口中驚得要快可以塞下一個雞蛋了。
“如果不是他們全神都在對付著對方,沒想到我會突然出手,我想同時製住他們,恐怕不太可能。”傲君如實說道。姐夫跟謹軒的武功確實很高強,如果她不是有兩位師傅百年的功力,恐怕再練十年,也比不過他們其中任何一人。
“哦。”傲雪‘哦’了一聲,眼中又閃過一個亮點,一手挽起傲君的手臂,愉悅道:“他們終於靜了下來了,君,我們先進去,我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跟你說哦。”嘻嘻,竟然君有那麼厲害的武功,那她也不用再擔心君會被小軒子給一掌打死了,她的計劃可以繼續了,嘻嘻,要先跟君談談,這個計劃,她可是主角哦!而且以她那零情商的腦袋,要撮合她跟謹軒,怕是得花一番功夫。可剛剛看她的樣子,對謹軒好像有情哦!
“進去吧!”傲君看了謹軒一眼,拉起傲雪的手,笑了笑道。
兩人走進了她的房間,剛一進去,傲雪就轉過身,當著歐陽兩兄弟的臉,‘砰’地一聲將門給關得緊緊地,在關門的那一那,嘴角勾起了一個沒人看得到的邪惡的笑容。歐陽兄弟苦難的日子就要來臨了。
軍師王妃 京都篇

snaptime:2018-11-21 08:30:30  .exectimeㄩ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