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五十八章謹軒的生辰


謹軒則陰寒著一張臉,不一言地凝望著讓她又愛又恨的人兒,他在等,等她笑夠了,然後動跟他解釋......
今天當他去找她,卻現她根本就不在房間內,正奇怪她會跑哪去的時候,朱伯慌慌張張地跑來找他,跟他說君去了煙雨樓,一時宛若晴天霹靂,讓他連站都站不穩:她怎可如此待他,她以前如何風流,他無法管,但她怎麼在他向她表白後,還如此光明正大地去煙雨樓尋歡作樂呢?難道這半個月來,他對她的用心,她都熟視無睹嗎?一想到她左擁右抱,跟煙雨樓那些風塵女子調情嘻笑,甚至.....他的心就好痛好痛,又妒又怒......他不要再等,他一定要去找她.........
再一次來到熟悉而且又陌生的煙雨樓,謹軒覺得心中百味雜陳,平生一次踏足煙花之地是為了有緣無份的女子,這一次卻是為了一個“無情無心的風流男子”,真是諷刺啊!!
他剛一進去,老鴇芸娘就很熱情的迎了上來,搞得他好像是這的常客一樣,從芸娘的口中得知君的所在,讓他更為疑惑氣氛的是,芸娘說在房中還有天下一富商東方俊浩,而君是他的朋友。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君什麼時候認識這號人物,從沒聽她說過,但很明顯君突然會到此,必定是與那東方俊浩相約而來,他接近君是否有什麼目的?
帶著氣憤、妒火、疑惑,他來到了君所在的房間門口,怕進去之後會看到他受不了的場麵,所以一直在門口徘徊,直到麵一個嬌滴滴的聲音響起:“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的麵前,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我會那個男人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給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這句震得她久久不能動,直到傳來君失常的大笑聲,還有一個男子擔憂的聲音,那人一定就是東方俊浩無疑了,他竟然稱君為傲君,他們已經如此熟了嗎?
再也控製不住自己,可一進來,果然看到了讓他受不了的場麵,卻不是君與女子間的調笑,而是君竟靠在了一俊美男子的身上,笑得如此開心,認識了她這麼久,他從沒看過笑得如此燦爛的君.....
“....謹軒,你怎麼來了?”傲君終於慢慢地止住了笑,但還是笑意盈盈地問著謹軒道,完全沒注意到他氣得鐵青的臉。
“我怎麼來了?......你說?”謹軒陰沉著臉,冷冷地笑著道。
“難道你......”傲君瞬間臉色一暗,喃喃道,這才現謹軒正抱著自己,而俊浩也正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們倆,趕緊掙開。這煙雨樓是什麼地方,她現在可是清楚得很,而謹軒一個男子會出現這,不用說也知道是為何而來的了,心中突地一痛一酸:原來他也跟其他的王公貴族子弟一樣,喜歡到煙花之地尋歡作樂,既然如此,又何苦如此深情地跟自己表白,待自己體貼入微呢?害得她的心從此難再平靜,害得她整日處於掙紮邊緣.......
“停止你的亂想,我是來找你的。哼.......我可不像你,如此無情無心.......”謹軒斜睨了傲君一下,冷冷地諷刺道,語氣卻比剛剛輕鬆了不少,一見傲君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心情覺得舒暢了不少,原來她還是在意他的。
“哦,你怎麼知道我在這?是朱伯跟你說的吧!”傲君一見說謹軒是來找她的,眼神好像突然之間又有了光彩似的,語氣出乎意料地輕鬆道,還有點連自己也沒有察覺的調皮。
“你問完了吧?該我問了,怎麼來這種地方?”謹軒雙手抱胸冷冷問道,心中的怒氣其實已消得差不多了,哎,看道這樣的她,他哪還氣得起來啊!
“我是與俊浩相約而來的。”傲君如實道。
“哦,天下一富商東方山莊的莊主東方俊浩?”謹軒這話雖是對傲君說的,但眼睛去斜睨著正盯著傲君瞧的東方俊浩,恨不得
將他的眼睛給挖出來,讓他無法窺視傲君的美。
“正是在下。”東方俊浩一臉悠閑自在地對著謹軒一揖道,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眼中也是充滿了盈盈的笑意,心中卻是充滿了疑惑還有微微的酸楚:謹王爺不是深愛著當今的皇後嗎?怎麼他會如此緊張在意傲君呢?從他的行為、眼神都那麼清楚地表現出對傲君強烈的占有欲,還有對他深深的敵意,由他對傲君的表現來看,他似乎深愛著傲君。難道傲君就是當今皇後?不,不可能,雖傳聞皇後做事常不按常理出牌,但傲君跟他所聽到的皇後的個性完全不同,不可能是皇後,那傲君是什麼人呢?跟謹王爺是什麼關係?她對謹王爺似乎也有......
“君何時認識了鼎鼎大名的東方莊主?我竟不知。”謹軒看都不看東方俊浩一眼,陰沉的雙眸隻是冷冷地注視著傲君。
“今天剛認識的,所以俊浩就約我到煙雨樓一聚。”傲君現在隻能是問一句答一句了,因為她根本不知道她做錯了什麼?為何謹軒會如此陰沉地看著她,還對俊浩充滿敵意,難道他不高興她交朋友?未免太霸道了吧?
“今天才剛認識的?看你們如此相熟,我還以為你們是認識已久的老朋友呢!"謹軒冷笑著嘲諷道。
”朋友是不在乎認識時間的長短的,在下與傲君一見如故,在我們心中我們早已是認識許久的朋友了,是吧?傲君。“東方俊浩挑了挑眉,笑得十分無害道,但看向謹軒的眼中卻是充滿了挑釁。他自己也不明白是為什麼,這樣做或許會得罪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謹王爺,但是他對傲君的占有欲就讓他十分不爽,讓他不計後果地想挑釁謹王爺,女人對他來說,向都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他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得罪權貴,相反他有時還會送美人給那些權貴,這就是商人,而他作為最成功的商人當然更是一直以利益為上了,今天卻是破例了,為了這個認識一天的女人。
“恩。”傲君猶豫了一下又隻得老實地點了一下頭,為什麼連俊浩都有點怪怪的呢?雖然他笑得無害,但他挑釁的眼神,她還是看得清清楚楚,他跟謹軒是不是之前有仇啊?怎麼一見麵就一副劍拔弩張的,那她該不該實話實說啊!謹軒不會不會不高興?最後,還是決定實話實說,因為他說的是事實啊!她的心中也是這樣想的。
“哼,好個一見如故,我看是臭味相投吧!”謹軒臉色更陰沉,怒極反笑道。東方俊浩風流花心,他可是早就聞名已久的。
“在下不明白王爺的意思?”東方俊浩悠閑地一揮袍問道。臭味相投?這是什麼話?
“哼,回去。”謹軒不想再理東方俊浩的挑釁,對著他冷哼了一聲,一手拉起傲君的手,就要往外走,他怕再待下去,他會控製不住自己打人,而且他還要回去好好地跟君算算帳呢!
“等等。”傲君反拉住謹軒的手道,接到謹軒的投過來的怒視,很沒骨氣地縮了一下頭,但還是放開謹軒的手,慢慢地走到了東方俊浩的身邊,隻是這兩步路竟讓她覺得如履薄冰,前方是笑得無害但詭異的東方俊浩,後邊,雖看不到,但還是能很清楚地感覺到兩束灼熱充滿怒氣的視線。
“俊浩,我先回去了。”傲君淡淡對東方俊浩道,然後很快便轉過身朝謹軒走去,因此並沒有注意到東方俊浩垂下眼眸中的失望,但卻看到了謹軒一閃而過的欣喜。
“傲君,那我可不可到謹王府去找你啊?”就在謹軒跟傲君要出門之際,背後傳來了東方俊浩爽朗的聲音。
“可以啊!”傲君轉回頭來肯定道,半點都沒有要問謹軒意思,怎麼說他也是王府的主人,而且現在還站在她身邊呢!
又向前走了兩步,傲君在謹軒的疑惑中又突然轉過頭來,對著已經呆了的霜兒問道:“霜兒是吧?剛剛那話是誰教你說的?”剛剛因為謹軒的突然出現,讓她一下子忘了星爺的經典台詞,她很肯定就句話一定是有人教她的,而且教她的人也跟她一樣是穿越而來的,會是雪嗎?但雪不是一穿過來就在入皇宮嗎?而霜兒是青樓女子,兩人何來的交集?
“啊!是問我嗎?哦,是蕭雨姐姐教的。”還處在愣之中的霜兒傻傻地答道,一想起待她極好的蕭雨姐姐,霜兒的臉不禁暗了下來:蕭雨姐姐到底在哪?
“蕭雨?”傲君若有所思德思考著這個名字,突然拉著自己的手顫了一下,傲君疑惑地看向臉色微變的謹軒,眼神中明顯寫著:你認識蕭雨?
"我們走吧!”謹軒回避傲君的注視,扭頭拉著傲君淡淡道,抬起腳就要走。
“等等......”這會出聲的不是傲君,而是霜兒,霜兒快步地跑到謹軒麵前,終於提起勇氣道:“王爺,你知道蕭雨姐姐在哪嗎?”
傲君疑惑地看看霜兒又看看謹軒,不明霜兒為何會問謹軒?難道謹軒認識蕭雨,蕭雨?蕭雨?
“不知道。”謹軒冷冷道,快步地朝前走去,似乎還有點落荒而逃。
“你不可能不知道的,你不是跟蕭雨姐姐很熟的嗎?”霜兒不相信的拉住謹軒急切道,蕭雨姐姐就像是她的親姐姐一樣,她失蹤的這一年多來,她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她。
麵對她的問題,謹軒掙開被她拉住的衣袖,不一言地繼續朝前走。而被他拉走的傲君卻突然扯起了一個明了的詭異的笑容:她想她知道這個蕭雨是誰了!蕭雨?蕭雨晴?......雪,想不到你還是沒變,不能按一般的思維去思考你.......
寂靜的街道上,兩人同樣俊美的男子手拉著手,相對沉默地向前走著,謹軒握著傲君的收已有了冷汗,他有不好的預感,君跟皇嫂早晚會見麵的,而且很快......
今天謹王府一派熱鬧喜慶的景象,平時難以進到謹王府的百官此時正齊聚在謹王府的前院,臉上掛滿了諂媚的笑臉,問今天是什麼日子?嘻嘻……今天是咱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冷麵戰神’謹王爺的生辰。謹軒一直征戰在外,往年的生辰,他一般都不在京都,所以那些想逢迎拍馬的官員富商就無處下手了,難得今年他在京,而且還是剛打完勝站回來,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怎麼放過。因此就算謹軒不想搞得那麼隆重,也沒辦法。本來顯得太過寬曠的謹王府,此時卻是擁擠得不得了,官級小的都快站到門外去了。
“今天是王爺的生辰,下官敬王爺一杯。”一個官員率先端起酒杯對著主座上的謹軒道。
“張大人請。”謹軒端起酒杯淡淡道,如果今日不是他的生辰,他真是懶得應酬這些人,還不如回後院去陪君呢!不知君會給他準備什麼禮物,問她又不說,害得他一直心癢癢的,恨不得丟下這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人,去找君呢!但他不能這麼做,因為他是王爺,代表的是皇族,他可不能為了這幾個虛偽小人而丟了麵子,也不能讓其他真心為國為民的忠臣良臣難堪。
不過最讓他鬱悶的是,今天來的百官,大都帶著自家的女兒,侄女出席,搞得好像是他以慶生為名進行選美為實,那些所謂的名門千金,還一直嬌羞偷看著他,然後就滿臉通紅地低下頭,如此做作的女子,就算他心中沒人又豈會看得上她們。而且怎麼連柳老都帶著女兒出席了,不過很顯然他的女兒的心思並不在他身上,因為她眼神一直飄忽不定,似在尋找什麼人?謹軒心中一個了然,勾起一個得逞的冷笑:想看君?哼,幸虧他早就吩咐君不要出來,否則,他以後就有得煩了,一想起這麼女人像惡狼一樣看著君,他就恨不得將君永遠地藏起來,不讓人窺探到她。
接著越來越多的官員不斷地向謹軒敬酒,也不斷地將自己的女兒介紹給謹軒,謹軒隻是冷冷地喝著酒,看都不看那些所謂的美人。
“皇上駕到......”一個十分尖銳的聲音在喧鬧中突兀地響起。
一下子所有人都靜了下來,齊齊地跪下道:“皇上萬歲萬歲萬歲歲.......”
“臣弟恭迎皇上。”謹軒快步迎了上去,一揖道。
正軒微扶了謹軒一下,溫和道:“今日是謹弟的生辰,無須多禮。”一擺手,走過去扶起蕭齊淵道:“丞相快快起來,朕早已說過,丞相是朕之嶽父,這些虛禮就免了。還有柳大人,朕也說過,見到朕無須行禮了。”
“謝皇上。”蕭齊淵跟柳敬圾站了起來恭敬道,雖然他們知道皇上是真心的,但在他們的觀念君就君,臣就臣,即使皇上是他女婿,是他的學生,他們也不能逾越。
“眾卿平身。”正軒這時才威嚴地對著還跪著的百官道。
“謝皇上。”
“謹弟今日你是壽星,你最大,來來,朕先敬你一杯。”正軒端起李公公早就為他準備好的酒對著謹軒開心道。
“謝皇兄。”謹軒端過酒杯一飲而盡。
“好,哈哈......”正軒爽朗地大笑著,所有人見皇上高興,壽星公似乎也不似平常的冷酷,大家都放開心來愉悅地聊著天。
其實很多大臣心中都有疑問:皇上皇後向來形影不離,怎麼今日謹王生辰如此大的事,皇後卻缺席看,隻有皇上一人出席,難道皇上皇後生了什麼事?這樣,他們的女兒進宮不是又有機會了......
“謹弟,今日我想見一見莫君。”正軒低聲對謹軒道,臉色微沉,一想起晴兒天天莫君莫君地念叨,他心中就直冒酸水,尤其是知道了她們兩人的‘過去’後。
“好。”謹軒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道,臉色也變得不太好,想了一下。又道:“雨晴......”
正軒知道他要說什麼,接道:“她現在應該已經到看廟上香了。”今天是謹軒的生辰,他這個皇帝一定得到,但如果晴兒也在宮中的話,必定瞞不過她,謹軒的生辰她一定會來的,到時就怕她跟莫君相遇,那他跟謹軒這半個多月所做努力不是白廢了嗎?所以昨日,他就以為太子祈福騙晴兒去上香,而他又因政事繁忙而留了下來。
“嗯。”謹軒這才放下心來,點了點頭。
一個皇帝一個王爺就那樣鬼鬼祟祟地低聲說著‘陰謀’,怎麼看都沒像是一個皇帝一個王爺。
“皇上,王爺,表演快開始了。”正當兩人都低聲商量著什麼的時候,朱伯恭敬的聲音響了起來。
“嗯。”兩人這才坐正,一副威嚴之勢渾然天成。
謹王府的前院空地上,此時有一個大型而又奇特的‘戲台’,看得眾百官陣陣疑惑,又陣陣驚歎,如此有心意的‘戲台’,還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到底是何人所設計的?王爺手下果然奇人眾多!但在眾人之中,有一個小廝,卻有一人與眾人表現得不一樣,絕美的臉上是深深的震驚與疑惑,靈精的大眼睛帶著探究的意味看著那個如此熟悉又陌生的舞台。
在大家驚歎未消之際,一陣悠揚的笛聲響起,瞬間捉住了所有人的心神,隨著那如泣如訴,又似豪情萬千的笛聲,魏子齊、趙之陽邊舞劍邊出場,那淩厲的劍勢與笛聲相輔相成,讓所有人在視覺、聽覺上都得到了極大的享受,而且隨著那悠揚的笛聲,在魏子齊跟趙之陽的劍氣中,竟隱隱出現了四個打字:生日快樂。
“謹弟,這是誰安排的?是誰在吹笛?”正軒也看的津津有味,聽得如癡如醉,他很想見見這個如此獨出心裁的人到底是誰?
謹軒先是深深的震撼了一下,隨著心中滿是歡喜的欣賞著她為他準備的生日宴會,她真是給了他太大的驚喜了,閉上眼,細細地聆聽著她吹給他聽的曲子,曲調很新奇,從未聽過,不過真好聽。沉浸在悠揚的笛聲中的謹軒並未聽到正軒的問話,滿心的喜悅讓他完全聽不到外界的吵雜,一心隻沉浸在他與君的世界,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那名穿著小廝服卻一點也不似小廝的小廝自從笛聲一響起,就被震得連連後退了好幾步,口中喃喃道:“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為什麼那人會吹這曲子?不,不可能的......”所有人的心思都在那悠揚的笛聲與精彩的舞劍上,沒人注意到一個小廝奇怪的舉動,連皇帝與王爺也是一門心思在那新奇的曲子中。
所有人的心隨著笛聲,隨著台上兩人的舞劍而深深沉迷著,直到笛聲一變,眾人的心也跟著一提,台上舞劍的兩人也聽了下來了,幾十個身著盔甲的士兵將軍動作有序地入場。
魏子齊跟趙之陽還有其他幾個將軍先上前一步,有的手拿刀有的手拿劍有的手拿矛,各自施展自己的看家本領,亂中有序,有是另一種視覺享受,而且幾人邊舞邊齊聲唱了起來:
大河如龍群山有虎——魏子齊
長嘯仰天長歌當哭——趙之陽
龍盤虎踞有鍾有鼓——洪將軍
龍騰虎躍有文有武——敗將軍
一把劍花開萬丈天幕——陳將軍
一腔血注解千秋史書——魏子齊
降大任苦心誌勞筋骨——趙之陽
但道義出文章展抱負——紅將軍
立身堂堂男子漢壯懷凜凜大丈夫——白將軍
日月沉哥雲吐好個中華名族藏龍臥虎——陳將軍
舉目江山山無數放眼流光光飛渡——合
日月沉哥雲吐好個中華名族藏龍臥虎——合
後邊的差不多二十個士兵打了一套傲君教的軍體拳,真不愧是精英,耍起來虎虎生風,真是太好看了。
隨著魏子齊幾位將軍喝完了最後一個尾音,二十多個士兵也打完了一套拳,整整齊齊地站著,注視著還在舞劍的眾位將軍,附和著笛聲,壯誌豪情地喝了起來:
狼煙起江山北望
龍起卷馬長嘶劍氣如霜
心似黃河水茫茫
二十年縱橫間誰能相抗
恨欲枉長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鄉
何惜百死報家園
忍歎惜更無語血淚滿眶
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黃塵飛揚
我願守土複開疆
堂堂龍軒要讓四方
來賀
.......
在場所有人雖大都是文官,但平時壓抑著的充滿豪情的心都被提了起來,心中充滿了滿滿的豪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台上,耳邊又一直回蕩著豪情的笛聲。
隨著笛聲慢慢地停下來,魏子齊等將軍都將手中的武器收了起來,士兵也唱完了歌,齊齊對台下眾人一抱拳,魏子齊上前一步,一抱拳道:“王爺,子齊代表全軍將士祝王爺生辰快樂!”
“王爺生辰快樂!”台上所有人都一抱拳對著謹軒高聲道。隨著眾將士聲音落下,舞台四邊突然‘砰’地四聲,四束煙火同時彈向上空,立即出現亮晶晶、黃燦燦的四個大字:生日快樂!
謹軒唰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向來冷酷的表情被震驚、驚喜所代替,眼中盛滿了深深的柔情與愛戀,內心情緒翻湧:君,你真是讓我太震驚了,你又一次讓我見識到你過人的才華,你......這個禮物真是太讓我驚喜了,我現在真想放下所有的人,好好地將你擁在懷中,好好地疼愛你!好想摟著你,向全天下宣布你是屬於我歐陽謹軒的......
正軒此時也站了起來,心中是滿滿的讚歎,如此人才,該是他們龍軒皇朝之富啊!那一句‘堂堂龍軒要讓四方,來賀......’真是說到他心坎去了,此人今日無論如何,他都要見到。心中也有點酸楚,如此有才情之人,晴兒與她之前......突然心中有點怕了,有點不自信了,怕晴兒如果再見到她的‘情人’,她會不會為了她而丟下他呢?
本來還未從剛剛的豪情壯誌回過神來的眾人,立即又被眼前的奇景給深深地震驚著,每個人的嘴差不多可以塞下連個雞蛋,連自稱笑不露齒的名門千金也張大著嘴巴,一臉陶醉,驚奇的看著天上久久不散的四個金黃大字。而那小廝此時已完全帶掉了,喃喃地看著那四個大字,似乎透過那四個大字望向遠方,回憶曾經的種種,眼中有隱隱的淚花出現,也有深深的迷茫........
“好,好,太神奇了......”蕭齊淵率先回過神來,連連稱讚道,話說他的心髒已被她女兒的古靈精怪的行為舉動給鍛煉得夠強大了,對這些奇特的東西已經很快接受了,但今天就是節目實在是太精彩了,讓他不得不再次震驚,隻是,這是何人所為,會是晴兒嗎?轉頭看向皇上,卻現他也是一臉震驚地站了起來,直直地看著上空。
蕭齊淵的這一稱喝,讓眾人都回過神來,紛紛一臉激動地討論開來:
“老夫活了大半輩子,也自認熟知天下各色驚奇事物,卻從未看到如此精彩的節目,為王爺祝賀之人真是煞費苦心,也可見那人必定才華過人,端看那新奇的曲子跟如此豪情壯誌的歌便知......”一個胡須花白的老臣撫著胡須看著天空頂上的四個大字一臉驚歎道,話還沒說完便被另一個給接下去。
“是啊!真不知那人是用何辦法能讓字停在半空之中的?”
“還有,眼花不是一般在晚上放的嗎?想不到在大白天竟也有如此耀眼的光彩,真是太神奇了......”
“真想見見那個奇人.......”
.......
滿朝文武百官都一臉驚歎地參與討論,就連平時因不同黨派,而明爭暗鬥的大臣此時此刻也像是好兄弟一樣,討論得十分火熱。
正在眾大臣還沉浸在剛剛的震懾之中,魏子齊等將士已來到謹軒麵前,齊齊舉著酒杯對著謹軒道:“王爺,屬下請您一杯,祝您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好,本王敬眾將士一杯,幹。”謹軒也是一臉豪情地舉杯對著眾將士高聲道,心中從沒一刻像現在一樣充滿了無限的豪情,無限的漏*點。
“幹。”魏子齊等人也拿起酒杯對著謹軒豪情道。
“哈哈......”眾將士與謹軒相對而笑。
一時看得在場的百官又是一呆:原來王爺也會笑啊?而且笑起來是那麼地好看,那麼地豪情,不得不又再次佩服設計此節目之人了,隻是那個吹笛之人為何沒出現,如果他們猜得沒錯,那個吹笛之人便是設計這個節目之人,因為從頭到尾,所有將士都是照著那新奇的笛聲而表演......
而待字閨中的官宦千金更是被這一笑容給奪了芳心,心頭猛跳,一臉花癡地盯著謹軒瞧,可是正處於豪情之中的謹軒並不知道就因他這一笑,讓多少少女芳心暗屬。
“趙將軍,請問,這個節目是誰安排的,還有那個吹笛之人又是何人?為什麼之聞此笛聲而未見其人呢?”有一個大臣終於忍不住,悄悄問趙之陽道,這一聲雖問得小聲,但大家還是很清楚地聽到,此時百官都齊刷刷地看著趙之陽,心急地等著他的回答。
趙之陽一聽,立即一臉神秘道:“你真的想知道?”見那人不斷地點頭,趙之陽又一臉自豪道:“除了天下一軍師,當今的台資太傅莫君工資還有誰呢!這所有的節目都是他安排的,還有那些很好聽的歌,也是軍師教我們唱的。”
不無意外,趙之陽剛一說完,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原來竟是神秘的莫君公子,他們早該想道了,這無疑更增加了所有人想一睹莫君公子的決心,尤其是那些名門千金。
“王爺,不知今日我等能見見莫太傅嗎?”柳敬明在女兒的再三要求下,對著謹軒一揖道。
“莫太傅性喜靜,不太喜歡熱鬧的場麵。”謹軒淡淡道,臉色微沉,拒絕意味十分明顯。他才不會讓這些窺覦著他的人見到她呢!
都是在官場上打諢的人,怎麼會不明王爺瞬間的不悅呢!雖然心中不滿,但也不好說什麼,隻能相互討論著關於莫君公子的種種事跡了,其實有不少人心中都在疑惑:為何王爺將莫君公子藏得那麼緊,為何她總不出來見人,難道是因為傳言有誤,其實莫君公子漲的奇醜無比?
看著百官為了一個莫君討論不休,滿心興奮,正軒剛想說什麼,突然一個小廝模樣的人衝了出來,一把抓起謹軒的衣領,急道:“莫君在哪?帶我去見她。”
謹軒一時不察,竟被抓了個正著,剛想怒,卻在看清了那人是誰後,整個人都直直地愣住了,還有一邊的正軒也被這個突然衝出來,卻不該出現的人給嚇得冷汗直流,也顧不及自己的弟弟在對方手上,轉身就想逃......
“歐陽正軒,你給我站住。”那個小廝一聲怒吼,眼睛卻直直盯著頭冒冷汗的歐陽謹軒。
“咳,晴兒,你怎麼來了?”正軒避無可避,隻得訕訕地走到了那小廝,不,是他皇後的麵前,柔聲道。
“我怎麼來了?哼,我還想問你,你怎麼來了?還有這滿朝百官怎麼來了?”傲雪冷冷地笑看著正軒,眼神掃射了一下已經完全被她嚇傻了的百官,有些武將還保持著要衝上來救駕的姿勢不變。
剛剛見竟然有人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襲擊王爺,而且還敢怒吼皇上的名諱,這可是表忠心的時候了,而且對方隻是個瘦小的少年,所以連怕死的文官也紛紛想衝上去救駕,卻在聽到皇帝近似‘狗腿’的討好話後,集體僵住了。
“這......今日是謹弟......謹弟的生辰......”正軒越說越小聲,最後幾乎是讓人聽不到他的聲音,不過站在他身邊的兩人還是聽到了。他這個皇帝完全被皇後給吃得死死的,這點全龍軒的人都知道。
“生辰?哼,謹軒的生辰我身為他嫂子來給他祝賀不對嗎?”傲雪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正軒道。
“對對.......”正軒連連點頭道。完了,每次晴兒露出這個笑容,就表示他要倒黴了,不知這次她會怎麼懲罰他。正軒以完全做好了接受傲雪‘非人的折磨’。
“哼。”可是傲雪卻隻是對著正軒冷冷地哼了一聲,轉過頭冷冷地看著正企圖逃走的謹軒,陰森地仿佛來處地域的聲音讓所有人都顫了一顫:“謹軒,再說一次,帶我去見莫君。”今日無論如何,她也要見到莫君,她真的會是她嗎?可是她又怎麼會跟她一樣出現在龍軒皇朝呢?
“雨,不,皇嫂,莫君她暫時有事,恐怕無法相見,明日,明日我就帶她進宮,皇嫂就可以見到她了,可好?”謹軒竟然在傲雪強力的氣勢下很無奈地縮了下頭,咽了口氣,雖是詢問,但語氣還是很堅定,能拖一時是一時。
《軍師王妃》

snaptime:2018-11-21 08:41:22  .exectimeㄩ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