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53章初入謹王府!打籃球!


謹軒一行剛一到王府,謹王府總管早就快快迎了上去,對著謹軒恭敬道:“恭迎王爺回府。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說著眼眶都有濕潤了,王爺每次出征都要好長時間,像這次一樣,一去就是一年多,他在府中一直都擔心不已,當年如果不是王爺,現在他早就身異處了,王爺是不僅是他的主子同時也是他最為佩服的人。
“嗯。”謹軒對著管家點了下頭,躍下馬,轉頭朝身後的馬車走了過去,對著馬車,輕聲道:“君,到了。”
管家心中疑惑,也跟了過去,那馬車上是誰呢?王爺就是一副冷酷、不苟言笑樣子,對任何人都一樣,唯一破例的就是蕭姑娘也就是當今的皇後,蕭姑娘在府中的日子,王爺每天都是開開心心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看得他們王府的人都不敢相信那就是他們不喜言笑的王爺,但又為王爺終於找到心愛的人而開心,王爺可說是愛慘了她,所有人都認為蕭姑娘會成為謹王妃,而大家也是十分喜歡她當他們的女主人,可是想不到蕭姑娘最後選擇的是皇上。從此王爺的心又再次閉起來,又恢複到了從前喜怒不形於色的謹王爺,所有人都認為王爺此生怕是不會再愛上其他女子了。
而現在他竟又再次看到了王爺如當年對蕭姑娘,不,是對皇後溫柔的樣子,難道……難道車是王爺這次出征遇到的心愛的女子?如果真是那樣那太好了,他們的謹王爺終於想通了,謹王府不怕沒有謹王妃了!
心中喜,管家急步上去,想看看能讓他家王爺再次動心的女子到底是何人?急走的矯健步伐,一點也不像是個年過半百的老年人。
見車沒反應,謹軒略微提高了聲音,又喚道:“君,君,到了。”
終於在謹軒叫喚了好一會後,代傲君這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一看是謹軒,微微笑了一笑,沙啞著聲:“謹軒。”
剛睡醒的她,聲音是如此低迷,魅惑,聽得所有人的心直顫,謹軒更是如有萬千螞蟻在啃咬他的心一樣,酥酥麻麻的。
“到了,下來吧!”謹軒趕緊轉移注意力道。
“到了?這麼快?”傲君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慢慢地鑽出了車外。
站在車外翹等著看他們未來王妃的管家在傲君走出車處進,整個人全都呆了,天啊!天底下竟有長得如此俊美的人,光潔白皙的完美臉龐,長長的睫毛,細長的眉毛像夜空皎潔的上弦月,一雙水亮烏黑的大眼睛,清澈明亮而又平靜地讓人看不透,顯得那麼深不可測,又讓人不自覺悟地深陷進去,挺真的鼻梁下,是那淡淡桃紅色的嘴唇,像玫瑰花辮一樣粉嫩的嘴唇,白皙的肌膚就像剛剛剝皮的雞蛋,隨意紮起的絲在風中隨意飄舞,好美啊!尤其是她剛睡醒的迷蒙,讓她看起來更顯迷幻,更不似凡人,就像是誤入人間的仙子一樣,還有她低迷的嗓間真是好聽到不行,雖然她現在穿著男裝,但一點也不影響到她的美,反而更顯出英氣來,看起來亦男亦女,如果說她是男的也不會有人懷疑的。他們未來王妃直是美啊!而且看起來跟皇後有點相似,怪不得王爺會對她如此寵愛。此時的管家已先入為主地認為車中之人是好們的王爺的新愛,自然也就認為傲君是女扮男裝了。
傲君一出來,在場所有王府的家奴、奴婢、待衛全都齊齊倒吸一口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傲君瞧,有不少人嘴邊還流有不少不明液體。
看著所有人一副對傲君垂涎不已表情,謹軒臉一沉,將傲君拉到自己身邊,冷冷地哼一聲,渾身立即散出讓人顫的寒氣,所有人一凍,立即清醒過來,紅著臉低下頭,不敢再看向傲君了。
管家將這一切都有看在了眼,心中更是開心得不得了,王爺的占有欲還真是強啊!連別人看‘王妃’一眼,都不肯,哈哈……看來謹王妃的位置這位仙子是坐定了……
謹軒見所有人都低下頭,這才滿意地轉過頭對他的老管愛叫喚道:“朱伯。”
正在傻笑的老管家也就是朱伯,聽到謹軒的叫喚,猛地回過神來,不自然地輕咳了一聲恭敬道:“咳,王爺剛回來,一定很累了,快快進府吧!”說著又看了傲君一眼,在想著要如何安排她呢?是不是直接就住在王爺房好了?
見朱伯一直有意無意地看向傲君,謹軒平談道:“嗯,朱伯,這位是莫君公子,她會住在王府,你安排一下。”
莫君公子?這四個字一傳進朱伯的耳,傻笑著的笑容立即僵住,臉上像是個調色盤一樣,什麼顏色都有:莫君公子,他們的‘王妃’,不,不,這位白衣仙子就是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之外,以一萬兵馬大敗滄遼十萬兵馬,神機妙算,智蓋天下,人稱天下一軍師的莫君公子,原來她真如外界所傳般俊美無雙,絕色的容顏,優雅如謫仙。可主要問題不在這,最主要的是如果她是莫君公子的話,那她就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男子了,她如果是男子的話,那就做不了他們的王妃了,嗚嗚嗚……原來一切都隻是他在做白日夢,王爺還是沒有幫他們王府找一個女主人。
看著朱伯這瞬間變化的表情,謹軒眼光一黯,睿智如他怎麼會不明白他向來穩重的管家如此失常的原因,他剛剛一定以為君是女扮男裝才會那麼高興,一旦確定了君是男子才會像現在這樣,他知道他們一直想讓他娶一個謹王妃,可自從雨晴選擇了皇兄之後,他的心就死,直到君的出現,他的心又再次活了過來,卻又再次嚐到了痛苦,隻因君是男子,如果她是女子那該多好啊!這樣謹王府就會有女主人了。
“王爺,老奴該死,一時失神,王爺剛回來,老奴竟還讓王爺在此站了那麼久,快快進府吧!還有莫君公子,老奴會安排好的,請。無極小說網e^看 免費 提供 ^^”不愧是精明的朱伯,隻失神了一會,很快就回過神來,見王爺黯淡的眼光,心中雖不甚明了,但表麵還是不動聲色,趕緊請罪道,又對著傲君客氣地作出了請的姿勢,他還是不想相信眼前這個如此漂亮的人是個男子。
謹軒輕點了下頭,對著傲君道:“君,我們進去吧。”
“嗯!”傲君頷點了下頭,收回觀察朱伯的眼光,一看他雙目炯炯有神,站姿挺拔,呼吸沉穩,就知道這個看似普通的老頭,是個內功高手,內力深厚。
謹軒領著傲君剛要跨進王府大門,傲君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停住了腳步,轉過頭,四周看了看。
謹軒也跟著停下了腳步,不解地看著傲君道:“君,怎麼啦?”
傲君一臉迷惑道:“謹軒,子齊他們呢?”她剛剛才想起來,從她醒來,就沒見過子齊跟其他將軍,連那十萬大軍也不見了。
謹軒一愣,繼而輕拍著傲君的頭,啞然失笑道:“你啊!怎麼有時聰明過頭,有時卻迷糊地讓人生氣地不知該拿你怎麼辦好呢?子齊跟各位將軍當然回自己的家去了,等晚上皇上擺宴時,你就可以見到他們了,至於那十萬大軍?你認為本王可以帶著十萬大軍進城嗎?當然是駐紮在城外了。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說著,謹軒又是古怪一笑,誰能相信堂堂天下一軍師連這種最基本的軍事製度都不懂,又有誰能相信莫君公子是一路睡著回朝的,連在城門口百官相迎那麼大的場麵,她也能睡得什麼都不知!
“哦!你不和我說,我還真不知道。”傲君誠實道,龍軒皇朝的軍事製度,她不知道也不奇怪啊!隻是子齊他們要走怎麼沒跟她說啊!(你睡得像豬一樣,怎麼跟你說啊!)不管了,反正晚上見麵的時候再說,等等,晚上皇上會擺宴,那就是說……
傲君突然眼前一亮,剛剛還剩有的瞌睡蟲也全被她給趕走了,急切地抓著謹軒的衣袖,微提高聲音道:“謹軒,你剛剛說晚上皇上會擺宴?那皇後能不能出場?”
謹軒拍著傲君頭的手一頓,眼中快地閃過一絲痛苦,但處在興奮中的傲君並沒有注意到,謹軒也很快就收起了情緒,依然對傲君微笑著道:“皇後當然會出現了,君想見皇後?”試探性地問了一下,謹軒的心被扯得緊緊地,不知是什麼滋味。
“當然想見了,哈哈……”傲君一聽到今晚能見到雪,一改平時冷漠淡然的表情,對著謹軒調皮一笑,見一向精明的謹軒完完全全地愣住了,心中更是開心,不等謹軒反應過來,就開懷大笑著跨步徑自走進了謹王府。
聽到傲君如此清朗的大笑聲,謹軒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一看傲君早就走遠了,趕快追了上去,心中卻十式分苦澀:君,你還真是我的克星!
孰不知本來緊跟在他們身後的朱伯此時卻像個雕像一樣直直的站在門口,從剛剛他們王爺用那麼寵溺的表情輕拍傲君的頭,微笑著對傲君說話時,他就像是被一道雷給擊中般,不可思議地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那樣豈止像是主帥與軍師的感情,更甚至於好友,儼然就是深愛著對方的情人嘛!還有,他敢肯定他剛剛沒看錯,王爺看著莫君公子的眼神中充滿的深深的愛戀與苦澀,還有痛苦,這種眼神,他再熟悉不過了,當年王爺看著皇後的眼神就是這樣的,想不到今日他又再次看到了,而這次的對象卻是個男子。怪不得剛剛王爺對莫君公子表現出那麼強的占有欲,卻原來是如此!可是王爺,你怎麼這麼糊塗,對方可是男子啊!這可是不容於世俗的!而且看莫君公子的樣子,似乎還渾然不知,難道隻是王爺在單戀?
傲君心中大好在漫步在謹王府大道上,不愧為王府,真是夠大的,在現代,雖然她是淩氏帝國總裁的侄女,要什麼有什麼,住的地方也像個大城堡一樣,不過哪能看到這樣古色古香的,雙宏偉的古代建築,而且一回來到古代,不是在小村莊,就是上戰場,現在看到這小徑通幽的古代園林當然得好好欣賞一翻了。
隻是感覺怎麼有點怪啊!堂堂一個王爺府怎麼看起來有點空蕩蕩的,完全沒了在電視上看到的那種奢侈的大手筆,看來是因為謹軒長年征戰在外,而府又沒有女主人,才會變成這樣的吧!如果當初雪選擇的是謹軒,估計現在這個王府絕對會成為一個古今結合的新新產物,不過,現在皇宮一定是難逃雪的魔掌,皇上姐夫,我同情你。
“君,你倒挺隨意的嘛!拋下我這個主人,自個逛起來了。”就在傲君在幻想著如何把謹王府變成一個古今相結合的產物時,一個戲謔的聲音自背後響了起來。
傲君轉過頭一看,原來是趕上來的謹軒正斜靠在一棵梅花樹下,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傲君也不客氣地開口嘲弄道:“在下可記得王爺說過,從今以後謹府就是我的家,怎麼現在就跟擺起‘主人’的架子來了。而且在下也不覺得王爺的王府有什麼好玩的,恐怕比起一個普通的官員都不如吧?”
謹軒也不在意一笑道:“軍師說得是,看來還是本王的不是。但本王倒不知道原來軍師也是個愛玩的人。”說著要促狹一笑,他實在很難相象一向冷漠淡然的君像雨晴一樣玩得像個小孩一樣,不過她說的也是真的,他的王府確實沒什麼好玩的,隻有空蕩蕩的,當初雨晴也是這樣說的,最後還在他的後院建了一個籃球場。
對了,怎麼沒想到呢?他的王府還有一個最好玩的地方,恐怕是全天下獨一無二的,君一定不識得,真想看看君吃呆的表情,就像當年他初看時一樣。
這麼一想,謹軒就急急地拉起傲君的手,一臉神秘道:“走,帶你去看個神奇又好玩的地方。”
隨後趕上來的朱伯看著兩人相攜而去的背影,無奈地搖了下頭,又趕緊追了上去。
三人來到後院,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傲君臉色變得十分古怪,眼神卻是出奇的亮,不一言,隻是盯著眼前。
“君,你一定不知道這是什麼吧!哈哈……看來君還是有不知道的東西。”看著君古怪的表情,謹軒自動地將其歸為吃驚,還有疑惑。
聽著他們家王爺的爽朗笑聲,朱伯真是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悲,不覺者怨起傲君來了:你怎麼不是個女子啊?(我倒!)
“謹軒,這……傲君那個激動啊!想不到她在古代還真能見到二十一世紀的產物,感覺就像做夢一樣,真是恍如隔世啊!
“君,別激動,我告訴你,這個叫做……”謹軒剛想好心跟傲君解說清楚,想不到話還沒說完,就被傲君截斷了。
“籃球場。”傲君眼睛死死地盯著眼前的古代籃球場,一改之前古怪的表情,瞬間笑得燦爛如花,眼睛閃動著十分興奮的光芒。看得一旁的朱伯兩眼一花,天啊!她的笑容的殺傷力未免太大了吧!連他這個老頭都擋不住,哎,無怪乎王爺啊!隻是她怎麼知道籃球場?傳說莫君公子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看來是真的。
傲君話一出口,謹軒得意的爽朗笑聲立即停了下來,一副不可置信地盯著一顆心都在籃球場上的傲君,連話都被震得說不出來了,結結巴巴道:“你……你……”你了半天就是你不出來。
不可能,君怎麼可能知道籃球場,這可是雨晴設計的,外人很少有人知道,君遠在邊遠地區,怎麼可能識得,難道,她真的識得雨晴,她心中最重要的人真的是雨晴?
處在興奮中的傲君半點也沒去理謹軒結巴,現在她的手可是癢得很呢!左右看了看,籃球呢?
“謹軒,籃球呢?”傲君頭也不回地對著謹軒道,等了許久也不見謹軒說話,疑惑地轉過頭來,卻現謹軒一臉沉思地看著她,不會是太久沒回來,連籃球都不知道在哪吧?
“謹軒。”傲君又叫喚了一聲,終於把謹軒的神給喚了回來了。
“君,你怎麼知道這叫籃球場,你認識雨晴?”謹軒沒有回答傲君的問題,反而一臉嚴肅地問道,這個問題,他今天一定要清楚,君跟雨晴到底是什麼關係?他能不能讓她們兩人見麵呢?當年雨晴所受的苦,他一輩子都不會忘。
“今晚不是要進宮嘛,到時你就知道了。”傲君依然不給謹軒一個肯定的答案,轉過頭去,看著眼前的籃球場,神秘道。她真想看看謹軒知道了她跟雪的關係後,會是怎樣的表情。哎,都說了,她們淩家的孩子都不能用常理來看待的了。不過有時也因為這樣而不得不自食其果,因此她們也有一句名言:悔不當初。
謹軒還不放棄,還想說,但傲君不給他這個機會,有點不悅道:“謹軒,你這不會隻有籃球場,沒有籃球吧?”
“不,不,有籃球。”還是朱伯機靈,早就派人拿來了籃球,見傲君似乎有點不悅,而王爺卻還在糾結於莫君公子認不認識皇後的問題上,趕緊開口替謹軒答道,順手還把球扔了過去。
傲君一拿到籃球,久違的感覺又湧了上來,她又拿到籃球了,從來都不知道籃球竟是如此珍貴的東西,一時萬般思緒齊齊湧了上來:想當初,她跟雪兩人,一起打籃球、一起遊泳、一起打網球……多開心啊!後來雪穿到了這,就沒人跟她玩了,雨晴才剛到現代,還不懂這些,她都好久好久沒有再碰過籃球了。
看著傲君拿著球在呆,謹軒又再次開口道:“君,雨晴……”他本來是想問她是不是不懂得打,但話一出口,卻又變成了又問起了雨晴的事了,這個問題對他來說真的很重要,他一次恨起了傲君的聰明了。
隻是謹軒的話還沒說完,傲君就轉過頭來,對著謹軒別有深意一笑道:“謹軒,看看是我的球技好?還是皇後的球技好。”
說完不待謹軒回答,一個快運球,起身,一個漂亮的灌籃,球進了,動作一氣成,又美又帥氣,看起來更像是在表演。
謹軒跟朱伯同時都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太漂亮了,這一球進得太漂亮了,看來君真的會打籃球。這才是雨晴說的打籃球吧!哪像他們,每次打著打著不是犯這個規,就是犯那個規,而且每次打著打著就什麼輕功、武功都用上了,氣得雨晴在一旁直喊他們犯規。
傲君看著兩人傻愣著的樣子,惡作劇般一笑道:“謹軒,跟我打一場,贏了我,我就告訴你,我和皇後的關係。”說著還將手中的球拋上拋下的,一副挑釁的樣子,半點也有沒莫君公子淡然冷酷的樣子。
“好,記得,你說的。還是打半個時辰?”謹軒雖然沒把握能贏得了傲君,但他真的想知道兩人的關係,就欣然答應了,一個閃身來到傲君的麵前。
傲君忽然微策揚起了一個微笑,對著眼前的謹軒道:“沒錯,皇後一定跟你說過籃球的規則吧!記得不能用武功哦!”說著一個快閃身,越過謹軒,很快運著球,來到籃板之下,一個上籃,先得2分。
這次由謹軒先球,傲君擋在了謹軒麵前,看著謹軒運球的樣子,笑了笑道:“看來皇後這個教練當得不錯嘛!你運起球來還真是有模有樣的。”
謹軒自信一笑道:“記得你說過的,我贏了,你就要告訴我真相。”他還是對自己比較有信心的。隻是聽她剛剛說的話,雖然不明白‘教練’是什麼意思,但聽起來,她跟雨晴真的很熟。他越來越肯定,她說的最重要的人是雨晴,而雨晴之前口口聲聲說的君就是她。
很快收起思緒,快運著球就要越過傲君,但是卻在經過傲君時,手上突然一空,球竟被傲君截了過去,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她怎麼可能從他手中截走球呢?雖說他沒用武功,但長年練武形成的敏銳又豈是能輕易藏起的,沒想到,還是讓她給截了球了。那邊傲君截完球,又一個球亮上籃得分了。
謹軒抬起頭,看向傲君,隻見她輕鬆自如地隨意地拍打著球,對著他笑了笑道:“看來皇後除了教你運球之外,還沒教你怎麼控球吧!像你這樣控球,可是會很容易被人抄走的哦!還有切記一點,球場上,不可分心,現在已經是四比零哦!”
說著,又快地進攻,謹軒聽了傲君話,收起了心中的思緒,專心地打這場比賽,果然不愧是謹王爺,那麼快就領悟到個中的奧妙,傲君現在都很難從他手中截走球了,而且他進球更是又快又準,從這邊的籃就能直接投到對麵籃。
雖然謹軒領悟得快,但還是比不上傲君,現在半個時辰快到了,而謹軒卻還落後十分之多,且看傲君還是一派輕鬆,明顯的還沒用盡全力。
謹軒一看這樣下去,他鐵定輸,君的球技太好了,比雨晴還好,眼見傲君又一個三分進球。
“謹軒,你還是認輸吧!”傲君將球扔給謹軒得意道。雪的徒弟怎麼可能打得過我,即使她的徒弟天賦再好,沒常練的人天賦再好也沒用。
“我歐陽謹軒從來就不會認輸的。”謹軒傲然笑著道,抱著球就跑上去,上籃。
傲君一瞬沉浸在那個笑,但很快回過神來了,看著謹軒上籃,笑得有點詭異,抱著胸像個痞子樣道:“謹軒,你犯規哦!”
謹軒一聽一愣,瞬間才明白過來,他一下子給忘了,這好像叫犯什麼規啊!
仿佛知道他在想什麼,傲君笑笑接下去道:“你走步了,這點皇後一定跟你說過吧!看來她這個教練還是挺失敗的。”(皇宮的皇後大大打了一個噴嚏,誰在背後說我壞話?難道是小軒子?皇帝:我冤枉啊!)
謹軒的那一球就不錯了,而且還得由傲君先開球,一般來說,傲君球,都是鐵定得分了,果不其然,雖然謹軒很快跑回防守,但還是在三分界限,讓傲君又投進一個三分球。
終於時間到了,傲君以1oo比8o贏了這場比賽,見謹軒懊惱地垂下頭,傲君走過來,很豪氣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忍著笑意道:“勝敗乃兵家常事,不要太過介意。至於你想知道的事,今晚,進了宮,見了皇後,你就清楚了。”心中已下了決定:今晚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君進宮。
走到朱伯身邊,低著頭,在他耳頭說了什麼,朱伯先是一愣,不過很快就恢複自然了,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傲君放下球,擦了一下汗,太久沒打了,有點累了。
謹軒看著傲君似乎很累的樣子,有點心疼道:“君,你應該累了吧!坐了這麼久的馬車,回來也沒有好好休息,又打著這麼久的球。先回房休息吧!我已經讓朱伯幫你準備了房間。”
“是有點累了,你應該也累了吧!”傲君衝著謹軒感激一笑,原來他剛剛是吩咐朱伯為她準備房間了。
“不累。”謹軒搖了一下頭。
朱伯很快就回來了,手中端著一碗水,對著傲君道:“莫公子,請。”
傲君疑惑地看著朱伯端過來的湯,謹軒開口解釋道:“你剛打完球,一定又渴又熱吧!先喝口水吧!”
傲君一聽,不客氣地接過那碗水,‘咕嚕咕嚕’一聲就喝光了,擦了一下嘴角的水珠,舒服一歎,別說還真渴,運動完之後就得補一下水分,看來這點雪教得不錯。
看著傲君滿足的表情,謹軒寵溺一笑,對著朱伯道:“朱伯,帶莫公子去休息吧!”
朱伯略有深意地看了看被傲君喝光了的空碗,對著傲君恭敬道:“莫公子,這邊請。”
“嗯。”傲君輕點了下頭,又轉過頭,對著謹軒道:“要進宮的時候記得叫我哦!”
見謹軒點了下頭,傲君隨著朱伯的腳步就往她的房間走去,還真是累了,怎麼越來越困呢?
謹軒眼神複雜地目送著傲君的身影消失在籃球場:君,雖然你沒告訴我真相,但從你的話,你的行為,我已知道你與雨晴的關係不一般。對不起,我不能讓你們見麵,雨睛當年因夢妃跟南宮君一事已受了太多苦了,皇兄至今還對雨晴口中的君心存芥蒂。為了雨晴,也為了你,我不會讓你們相見的。
軍師王妃

snaptime:2018-11-21 08:30:41  .exectimeㄩ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