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50章


好有氣勢啊!逸軒被傲君這樣一催促,愣愣地點了點頭,這才有一臉笑嘻嘻道:“皇嫂前不久生了個小太子,好可愛,好好玩啊!好像二哥和皇嫂,哈哈……我龍軒皇朝有後
繼有人了,哈哈……你不知道,幕後高興時好幾天都睡不著,哈哈……”逸軒自顧自地大笑著,腦中又想起了他可愛的小侄子,那可愛的小酒窩,完全沒注意到兩人聽完後臉色各
異的表情。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三藏小說免費小說手打網) ~~
傲君先是一愣,接著一喜,冰寒的臉立即有如雪上融化般,那叫一個美啊!可惜另兩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注意到,要不然又要出大災禍了,雪終於生了,哈哈……
她的小侄子終於出世了,好想去看看他,一定跟雪長得一樣漂亮,看這兩兄弟長得這麼帥,那個未見麵的姐夫一定也長得很帥,那麼她的小侄子就一定是又美又俊了,哈哈……好
想現在就回京去看看雪還有她的小侄子啊……
反觀謹軒這一邊,臉色變了變,心中五味雜陳,是喜是痛,喜的是他心愛的女子雨晴終於為人母了,終於得到幸福了,像她那麼美好的一個人是應該得到幸福的,痛的是他不
知帶給她的幸福的那個人,他不是孩子的父親。雨晴,你現在已經有一個那麼愛你的丈夫,有一個可愛的兒子,你還會偶爾想到我嗎?想到遠在邊關的戰場上還有一個深愛著你的
人嗎?
逸軒忘我地大笑了一陣,這才後知後覺地想到:皇嫂生了太子,對整個龍軒來說是件大喜事,可對於二哥來說,恐怕是件勾起他傷心往事的事吧!他那麼愛皇嫂,聽到皇嫂生
了太子一樣在心中不是那麼舒服吧!真是笨啊!看你這張嘴該打!
小心翼翼地看向三哥,果然,三哥的臉色真的很不好,很蒼白,剛說開口說什麼,眼前白影一閃,衣領就被人提了起來了,還麼反應過來,提起他衣領的人就急切地開口道:
“快說,寶寶是不是長得很可愛?是不是長得跟皇後一樣漂亮,笑起來會不會有個小酒窩?還有,取名了沒有,叫什麼?調不調皮啊?……”
不愛說話的傲君一下子劈堸埶捰a問了一大堆,問到逸軒想開口的機會都沒有,隻能張大著嘴巴,傻傻地看著眼前笑得像個白癡一樣猛問他問題的天下一軍師。
而正在回憶當初跟雨晴走過的點點滴滴的謹軒更是一頭黑線的看著完全不對勁的傲君,這人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冷漠淡然的君嗎?這人還是那個讓他心痛、無奈的沉默少言的君
嗎?這人還是那個沉著著運籌帷幄的天下一軍師嗎?怎麼她現在看起來更像是個粗魯、白癡的流氓?為什麼她對雨晴的事那麼上心,上心道太過分了,上心道不知道的人會以為
是她妻子生了。
“愣著幹什麼?快說啊!”終於問了一大堆問題之後,現她問的對象半句都沒有回她,忍不住地催促道,看在她現在心情很好的份上,她不跟他計較。
“哦哦!”逸軒在傲君的催促下終於回過神來了,但哦哦了兩聲後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的問題問了那麼多,他要怎麼答啊?求救地看向他三哥,卻現他三個看都沒看他
,隻是滿臉黑線地看著那個莫君,哎,看來還是得自己搞定。
“那個莫公子,你先放開本王先,本王就樣也不好說話。”逸軒邊用手擺開傲君提著他衣領的手,邊嬉笑著道。想不到這個軍師看起來挺斯文的,力氣這麼大,都掰不開她的
手,型號這堥S外人,否則讓人看見堂堂的逸王爺被一個文弱書生提著衣領不放,他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傲君看了看拽在自己的手堛漲蝏漶A這才想道剛剛太過激動,竟然這樣貼著一個王爺的衣領,鬆開了手,在逸軒的前麵坐了下來,等他回答她的問題。
“咳咳……莫軍師,本王先問你一下,你認識皇嫂嗎?怎麼對皇嫂的事那麼上心?還有你怎麼知道皇後叫太子寶寶?”逸軒在傲君放開他後,開口問道他一直都覺得很奇怪,
怎麼這人對皇嫂的事畢三個還熱心,還真是個怪人。
“太子出世時天下大事,在下當然上心了。”傲君稍稍平靜下來,避重就輕道。她現在可還不想跟他們說她跟皇後的關係,要不然還不知要費多少口水,而且一定怎麼說都說
不清。
“哦!莫軍師剛剛問的問題,本王一時也很難一一回答,反正戰就快打完了,到時班師回朝,憑軍師的功績,皇上一定會召見的,道時你可以親自問問皇上啊!他是孩子的父
親,他說得比較清楚。”逸軒見傲君跟他打起太極,他也不客氣地回敬了她一下,將球踢回給了皇帝。
“也是,我也早就想見見傳聞中的皇帝。”傲君高深一笑道。歐陽正軒,雪的丈夫,究竟是個怎樣的男人呢?讓雪這麼高傲的人心甘情願地為他生孩子,要知道雪可是最怕疼
的,何況是生孩子那麼疼的事。
“君,雨晴……雨晴是不是你說的那個人?”久久不說話的謹軒,突然開口小心地問道,他不知道他想君答是還是不是,他一直都在介意君說的那個讓她不惜任何代價也要為
她護住龍軒的最重要的人,看君剛剛的表現,難道那人真的雨晴?可雨晴怎麼會認識她呢?兩人一個住在京城,一個住在這邊遠的小村莊?如果那個真是雨晴的話,那他該怎麼辦
?一個事他曾經深愛卻無緣享受的女子,一個事讓他深深迷戀相知卻無法相愛的男子,如果……
“時候到了,你就知道了。”傲君又給他來一句氣死人不償命的禪語,說著還笑了笑,一個優雅起身,殫了殫衣袍上根本就沒有的灰土,揮一揮一喜iubudaizou一片雲彩地走
了出去,一邊走還一邊哼起了歌來,可見心情好道快要飛上天了。
逸軒又是一臉目瞪口呆地看著在他麵前悠閑走出去的傲君,腦袋還轉不過彎來,用手肘頂了頂謹軒口齒不清道:“三……三哥,這就是你說的沉穩冷漠淡然,天經偉才,上智
天文,她簡直比皇嫂還瘋,還怪,還讓人琢磨不透。”逸軒在心中已對傲君做了評語,這個評語就隻有兩個字:怪、瘋,幸虧他的心髒被皇嫂給鍛煉得夠強,要不然,非得被她突
如其來的怪異行為給嚇到半死。
謹軒沒回答逸軒的話,隻是眉頭深深地皺成了個川字:剛剛的君確實如逸軒說的那樣,可是她本來不是這樣的,隻是聽到雨晴產下太子後就變成了這樣,所以絕對與雨晴有關
,看來她與雨晴肯定有關係,她說的那個人真的是雨晴呢?為什麼不告訴他呢?時候到了就知道了?……是什麼時候呢?為什麼總喜歡對我說這一句,總要瞞著我呢?還有雨
晴我們應該很快就會再見麵了,道時我又要以怎樣的心情去對待你一身為人母的你呢?如果讓你現了我對君的想法的後,你又會不會看不起我呢?你又是不是真的認識君,為什
麼如此出色的人,卻從未聽你提起過。雨晴,君,我到底該拿你們怎麼辦呢?
逸軒見問了這麼久也沒謹軒有反應,轉過頭,看著神皺著眉頭一臉深思的謹軒,誤區地撇了撇嘴,看來三個還在為皇嫂的事心痛,隻是三個你該放下了吧!道已成定局了!至
於這個莫君,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不然該有多少人同心啊!幕後就一定受不了。
正處於極度開心中的傲君完全沒注意到四道不通的實現正注視著她的離開,也絕想不到就因她今天如此市場的情緒,讓她在與雪相見這件事上增加了不少難度,隻能跟雪抱著
歎道:“悔不當初啊!(哈哈……後話後話)
今天不用瑩兒萬般威脅,傲君早早就起床,坐在床上拿著本書,皺著眉看著,卻怎麼也看不下,連月瑩做的愛心早餐也吃不下,是什麼原因讓她有不正常呢?
原因並不是因還在為雪的事的開心,而是今日是謹軒跟耶律鷹的大決戰,也是龍軒跟滄遼的最後一戰,兩方有約定不管誰勝誰負,兩國都必須在這一戰後停止戰火,言歸於好
。而聽聞滄遼王竟已親自到了邊界,果然如子莫如父,他知道耶律鷹是不會輕易停止這場戰役的,而全天下,除了他之外,耶律鷹根本就不會把任何人放在眼堙A為了愛子,即使
在受車馬勞頓之苦,他也要快馬加鞭趕過來,在耶律鷹強硬的態度下,這才退一步,同意讓耶律鷹跟謹軒來一場大決戰,但不管戰果如何,耶律鷹都必須為屠莫家村一事付出代價
,而代價就是教會兵權,飛去太子之位,永世不得離開滄遼皇宮一步。而耶律鷹最後也答應了前麵兩個要求,但最後一個卻無論如何都不答應,他影院受滄遼國最殘忍、最痛苦的
刑罰,來替代最後一個要求,而滄遼王爺答應了。
耶律鷹為什麼不肯答應最後一個條件呢?聽伊天說那個刑罰百年來滄遼根本就沒人受得住,為什麼你要選擇這條不歸路呢?
在這兩國交戰的最關鍵時刻,身為龍軒的軍事,不禁不隨軍出戰,而且連軍事議會也沒參加,更沒有擬定任何的作戰方略,可以說對此戰完全不聞不問,這讓眾多將領都不甚
明白,而王府沒多說,他們也不敢多問,生了這麼多事,他們心中已早早就認定無論軍事做出多麼不合常理行為出來,都一定有她的道理,即使有一天她穿女人的衣服,他們也
一定認為她有她的道理。不過將來的某一天,當她真的穿女子的衣服出現在他們麵前的時候,他們就……(嘻嘻嘻……)
黃沙鋪天的千堹}上由再次迎來了龍軒、滄遼兩國的對戰,雙方均實力相當,二十萬大軍均嚴陣以待,等待最前方主帥的軍令,這次沒了陰森恐怖的血魂八卦陣,雙方將士軍
心大振,終於可以打一場真正的戰了。
耶律鷹身著黃色盔甲,腰間配掛火雲劍,淡紅色的長隨風飄揚,臉上沒了往日的邪謔,去而帶著的是一臉認真,紅色的眼眸在龍軒大軍中來回遊離,終不見那潔白的神人之
姿。
“君沒來。”看出耶律鷹想法的謹軒淡漠道。
“沒來?”耶律鷹有點不相信地反問道,又掃視了千堹}一圈,依然未見心中的人兒。兩國決戰的最重要時刻,身為龍軒軍師的她怎麼可能不來呢?她怎麼可能不幫歐陽謹軒
打贏這一戰呢?是對歐陽謹軒天佑信心還是為了自己?……耶律鷹啊應綠影!你怎麼還沒得到教訓,那一天的情景不是謹軒,她可以對你下手,她可以對你決然,她可以……
“君說過,這是你的誓願,她不會助任何一方,這一戰時一場公平的決戰。”謹軒依然沉穩淡然道,可是嚴重卻快地閃過一絲酸意:她是為了耶律鷹而避開這一戰的。
“既然如此,那你我就來一場真正的大決戰吧!”耶律座臉上揚起了笑意,不是以往的邪笑,而是單純的開心,衝著謹軒朗聲道。心中莫名地歡躍起來:君,你不是真的對我
無情的,是不是?
“好。”謹軒率先舉起龍吟劍,到進攻的指令。心中卻覺得奇怪:今日的耶律鷹很奇怪,按理說他是因為他才會被收回兵權,才會被廢了太子之位,才會落得如今的地步,
但為什麼今日的他看起來似乎是豁然開朗的樣子,沒了往日的邪氣,看著他的眼神中也沒了往日的憤恨,反倒有了一種從沒見過的興奮……似是心結已被解開。
“攻。”耶律鷹收起笑意,一臉嚴肅認真地拔開火雲劍,出進攻的命令。
真正的決戰開始了,觀日坡、觀月坡上伊寒、申屠楚飛同時揮動著手中的軍旗,一時兩邊戰鼓均響徹雲霄,而千堜Y上的二十萬大軍亦在戰鼓聲中開始變換陣型。
龍軒十萬大軍在戰鼓聲中很快地變形成為了鶴翼陣的樣子,謹軒位於陣型中後,以重兵圍護,士兵多為弓箭兵,另外數萬精銳騎兵左右張開如鶴的雙翅,由魏子齊與趙之陽分
別帶領,如仙鶴飛翔一般快朝滄遼軍中衝去。
滄遼軍數萬步兵卻很快地形成一個三角形的陣型,用了上次對戰時,謹軒用的三角陣型,但是這次卻是心正中心為矛尖,由耶律鷹自己本人位於三角形正前方,避開龍軒左右
雙翼,快朝龍軒陣中央一陣猛攻過去,而與之前的三角陣型最不同的是,在三角陣型之後,快地飛奔出數萬騎兵,分別向三角形兩側散開去,掩護三角陣型快衝向龍軒陣中

滄遼軍剛入龍軒陣形中,謹軒龍吟劍向上一指,觀日坡上伊寒軍旗一搖,伊天擊鼓的鼓聲一變,魏子齊與趙之陽帶領的兩翼立用於抄襲敵軍兩側,即向中心合攏過來,兩翼張
合自如,既可用於抄襲敵軍兩側,又可合力夾擊突入陣型中部之敵。
好,耶律鷹心中忍不住讚歎道:好一個鶴翼陣,大將陣中嚴防,兩翼機動靈活,密切協同,功績猛烈,一旦彼方進入陣中,又可形成包圍之勢,好,不愧為我耶律鷹視為此生
最強勁的對手戰神,看來父皇對他的讚賞是有道理的,哈哈……能與你真正地打這一場戰,我耶律鷹無憾了。
是什麼原因讓他偏激的想法一掃而空,唯剩有識英雄重英雄之感呢?這點,此時的他心中明亮。
觀月坡上,申屠楚飛一接到耶律鷹的命令,立即要動手中軍旗,不斷變化旗語,戰鼓也隨著軍旗的搖曳,有節奏的擊打著。
隨著軍旗的旗語,戰鼓的極大,滄遼的三角陣型很快就裂開來,數萬步兵騎兵則護在步兵兩側,很快形成了偃月陣的樣子,全軍呈弧形配置,形如彎月,是一種非對稱的陣型
,耶律鷹位於月牙內的底部,步兵在旁,外圍則護以盾兵,在龍軒軍兩翼合擊之際,偃月陣兩側之騎兵則像龍軒軍之側翼功績,外圍之盾兵衛月輪,以厚實的月輪抵擋龍軒軍,而
月牙內凹處看似薄弱,卻保藏凶險,進入內凹之龍軒軍則如被吸入般,無法圖為。
利於陣型中厚的謹軒一邊出改變陣型的指令,一邊沉著臉看著對方精妙的陣法,嘴角微微有點讓人難以察覺的笑意,眼中快地閃過一絲讚賞:眼綠影果然是個戰場奇才,
變陣快、奇、穩,那麼快就能找出對方陣型的破綻,且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相處應對之策來,好,不愧能讓我歐陽謹軒與之堅持一年多之久的‘噬焰邪君’,天底下有能力與我歐陽
謹軒如此對戰的,除了君,就隻有你耶律鷹了,如果不是小時候生的事,如果不是敵對的身份,我想我們回事朋友,惺惺相惜的朋友……
伊寒一接到謹軒的指令,與伊天快交換眼神,快變換旗語,一天擊打戰鼓的節奏也是一變。
謹軒率先快馬朝前奔去,周圍的弓箭兵緊隨其後,兩翼的騎兵也圍攏過來,以謹軒正中央,騎兵壓陣,步兵墊後,而明顯又比上次那個陣型要銳利得多,菱形正角以謹軒為主
,旗語三角則以魏子齊、趙之陽、白僵菌為主,快地朝滄遼的偃月內凹攻去,很快就進入了偃月陣的內凹,伊寒手中軍旗再一搖,旗語再次一變,攻入偃月陣中的菱形陣快地
旋轉著,一會心魏子齊為正角,一會又是趙之陽,一會雙十白將軍,每一腳都有明顯的不同,不禁把被圍困著的龍軒兵救了出來,且將凶險的內凹月給衝破,而偃月月輪則受到龍
軒除謹軒這一大方陣外的,另數十小方陣給衝破,一時無法護住內凹。
偃月陣一被衝破,耶律鷹即下令撤退,快從龍軒的陣型中撤出,在十媔}外再次嚴陣以待,而龍軒軍在滄遼軍退出以後,數十小方陣立即與大方陣化零為整,還是以菱形方
陣,以謹軒為主,朝滄遼軍進攻而去。
滄遼軍此時確也隻是變換為簡單的錐形陣,以耶律鷹為正三角形正前方,正麵迎接龍軒軍的進攻,這樣一來,謹軒與耶律鷹就正麵交鋒了,兩人均舉起手中包間,對準對方飛
奔而去。
兩軍再次混戰在一起,而謹軒與耶律鷹兩劍地空中相碰,’叮……‘聲響聲直衝雲霄,兩人身後的內力,無處的精妙的劍法,真是精彩極了,此時的他們不像前幾次那樣的以
性命相拚,更像的是一流高手間單純的比武,越打兩人對對方的欣賞更深,從對方的劍招,均能讀出對方的內心的意思,這便是比武的最高境界。
兩軍在雙方主帥的指揮下不斷變換陣型,不斷改變作戰戰略,似混戰,又似有序的軍事演練,而雙方主帥更是一邊指揮軍隊,出指令,一邊興致高昂地‘比起了武來’。
你來我往的,很快兩軍已從早上戰到了夕陽西下,觀日坡上的伊天、伊寒跟觀月坡上的申屠楚飛和另一個擊鼓的副將都累得手都太不抬起來了,而在下方決戰的雙方那個士兵
就更不用說了,拿著刀、槍、弓箭、盾牌、的手都沒力了,兩刀相碰就像是兩個小孩在玩一樣,完全沒聲音的,弓箭手連箭都射不準,度安排手更誇張,對方還沒看過來呢!盾牌
就已掉了,也不去攻擊他,整個場麵就像是小孩在玩過家家一樣,而身為主帥的謹軒跟耶律鷹自是看到這樣的場麵,有意識的對視一笑,也沒再傳到任何指令,自顧自地比起無賴
,到最後,很多士兵幹脆放下兵器在地上坐了下來,一邊欣賞著兩大高手的對決,一邊三三兩兩地聊起天來了,有的甚至不分什麼龍軒、滄遼,反正就是聊得很開心就是了……
這絕對就天下地下有史以來最另類的一場大決戰,你看過兩軍打著打著,所有的將士不管是同一國的還是敵國的像好哥們一樣一邊坐在地上聊天,一邊欣賞著兩方主帥的對決
,還不是舉起手,為自己的抓帥加油助威,而雙方主帥更離譜,完全不顧自己不下的將士在幹嘛,就這樣比起武來了。
從日落大道日出,有的士兵還幹脆睡了一大覺,迷迷糊糊睡來問道:“打完了嗎?”而看得津津有味的其他的士兵則興奮白了那人一眼道:“還沒呢?這麼好看的比武,你竟
還睡得著,你看你看,哇,太子這一招太水愛了。”說著手還捧了起來,一臉崇拜得不得了的額樣子。旁邊另一人就接下去道:“你看你看,王爺這招真妙啊!厲害厲害……”說
著也是一臉崇拜得不得了的樣子。
這邊在打折另類的決戰,那邊,傲君坐在自己的營長內擔心得來回走動,不時地往外瞧著,怎麼打了一天一夜這一場還沒打完啊?現在天都已經大亮了,究竟現在戰況如何?
謹軒可有受傷,耶律鷹又有沒有事?雙方將士是否又是死傷無數?……
“哥,你別在走來走去的了,快來吃飯吧!你從昨天開始就沒吃過了。”月瑩心疼地對傲君喚道,一進帳內就看到傲君在帳內走來走去,看樣子昨晚一晚沒睡,床鋪都沒動過
,昨天又一整天都沒吃過東西,這樣下去,身體怎麼手得了啊?
“我沒胃口,瑩兒,你說,這戰怎麼還沒打完呢?”傲君看都沒看那之前讓她連‘命’都不要的美味佳肴,皺著眉對這月瑩問道。她真是急糊塗了,這事問月瑩,她哪懂得啊

“我哪知道,隻是我不明白,哥這次為什麼不出手呢?憑哥的神機妙算,再加上王爺,要打敗那個耶律鷹是很容易的事,這樣哥就可以為爹娘、為我莫家村的村民報仇了。”
月瑩不解地問道,當然在心中又不上了一句:報了仇之後,我們就可以什麼都不理,一起攜手隱居,過上神仙般的生活了。
“這……瑩兒不明白的。”傲君不知該怎麼跟月瑩解釋所她已傷得耶律鷹夠深的了,她根本就不成想報什麼仇,隻能含糊而過道。
“哦,哥,你還是坐下來吃點東西吧,別擔心了,王爺一定會大勝戰的。”月瑩是個單純的姑娘,又是一心以傲君為主,傲君都這麼說了,她就自然不再問了,又勸起傲君吃
東西起來,現在對她來說,哥吃東西是最重要的事。
“哎……”傲君歎了口氣坐了下來,但還是沒有胃口吃東西,跟瑩兒說了也沒用,她現在不僅擔心謹軒,又擔心其耶律鷹,既希望謹軒打勝戰,又不希望耶律鷹有事,哎,好
煩啊!
“哥,別歎氣了,還是吃掉東西吧!你看,都是你最喜歡吃的哦,好象啊!”月瑩不放棄地繼續勸說傲君吃東,還將傲君最喜歡吃的美味端到了傲君的麵前,引誘她吃東西。
傲君看了她平時最喜歡的美味一眼,又看了滿臉期待呃瑩兒一眼,實在不忍拂了她的好意,這才接了過來,一點點地吃了起來,哎,怪不得人家說再美味的東西也要有美麗的
心情才會覺得那是佳肴,心情不美麗,再美味的佳肴都是糟糠,這話果然不假,就像她現在這樣,明明還是平時她最喜歡的佳肴,也明明還是那個味,而她現在吃起來卻真的覺得
味同嚼蠟。
轉回千堜Y這堙A這場另類的決戰還在繼續著,不過傲君那是在瞎擔心了,如果讓她看到眼前這一幕,估計她冷麵、冷漠淡然的表情就要大大的破功了,不吐血,也得直接昏
倒。
終於在近中午的時候,謹軒跟耶律鷹默契地相視一眼,一個瀟灑旋身收劍,俊逸地飄落,相對站著,抹了一下額頭上的細汗,將劍收入劍鞘,相視哈哈大笑,兩人均在對方眼中看到了興奮,意猶未盡。
“從來沒打過這麼淋漓盡致戰,哈哈……歐陽謹軒,你真不愧是一代戰神。”耶律鷹對這歐陽謹軒真誠一笑,真心讚道。
“是啊!這是本挖個出戰以來,打得最淋漓盡致的一場戰,最激動人心的一場戰,耶律鷹,你也不愧是‘噬焰邪君’。”謹軒微微提了一下嘴角道,眼露真誠道。
“歐陽謹軒,今日此戰出此為止,他日你我再戰,為了她。”耶律鷹邪邪一笑對這謹軒語帶深意道,手一揚,下令收兵回營。
“好!”謹軒明其所指地點了點頭道,手一揮,也下令收兵回營。他也同樣的預感,他日,他與耶律鷹會為了她,再次一戰。
接到主帥的軍令,散亂坐在地上的兩國士兵快地各歸各位,很快兩軍有成對峙之勢,不過現在不是要打,而是要退。謹軒,耶律鷹各率自己的軍隊收兵回營,這一場大戰,雙方的死傷很少很少,兩軍收兵後,千堜Y上幾乎不見任何屍體。
就這樣,龍軒皇朝與滄遼國交戰了一年多,最終亦如此另類的大決戰結束了戰火,而這一場大決戰更是以和戰收場,這也是謹軒帶兵以來打得唯一一場和戰,唯一一場沒有贏的戰,卻也是他打的最淋漓盡致的一場戰,這一場另類大決戰將被史官記入龍軒皇朝十大奇戰之一。

snaptime:2018-09-20 00:26:47  .exectimeㄩ0.04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