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運之左右逢源》全文閱讀

作者:小樓昨夜輕風  官運之左右逢源最新章節  官運之左右逢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運之左右逢源最新章節第595章 大結局(15-11-10)      第594章 王衝換來的時機(15-11-10)      第593章 開戰(15-11-10)     

第595章 大結局


“毒絕一指!”

蘇揚剛進房間,藏在門後的五毒教主便跳了出來,使出最厲害的招術,眼下對方幾人有實力和自己一搏的隻有這個年輕人了。()

蘇揚根本沒有料到對方還有這麼強的實力,兩處要害被自己重重砸到,居然還可以使出這麼強的招術。

蘇揚的後背被毒絕點到了,一股陰冷之氣嗖的一下從後背鑽進體力,蘇揚此時感覺全身脫力,五毒教主出現在了蘇揚眼前,他仍然是氣喘籲籲,“呼…………來啊,你們全都得……死!”

蘇揚試著捏了捏拳頭,還可以聚起一些力氣,雖然自己現在的實力對五毒教主已經不能造成傷害了,不過自己手還有一樣東西,削鐵如泥的天鷹爪。

全身僅剩的力氣集中在了右手上,蘇揚大喊起來,“盤……龍……臥……虎!”

五毒教主大驚。

怎麼可能,中了自己的五毒指,居然還可以發力,還可以用上剛才那恐怖的一招。

蘇揚當然不可能再用出洪拳九式,別說是邊兒的第九式,就連第一式蘇揚也沒有足夠的武力使出,左手迅速在五毒教主身前晃了晃,右手閃過一絲冷意,一抹上去,五毒教主的脖生出一根細小的短口,很,這個口越來越長、越來越寬,血液“”一聲從裂口處噴射出來,五毒教主瞳孔放大、驚訝的倒地了。

蘇揚大出一口氣,行了,得出去讓小盤解毒了。

蘇揚踏出了房門檻,幾人都往這看了過來,蘇揚點了點頭,微笑起來,“搞定!”

幾人心的大石都放了下去,太危險了,要不是王衝舍命讓五毒教主打,蘇揚根本找不到機會,賀老緩緩站了起來,大聲講道,“王司令,你還有力氣吧,打電話讓部隊進來,這該清理清理了!”

此時的王衝起身的力氣也沒有了,而且體內至少五處骨頭被打壞,不過撥打電話還是不費什麼勁兒的,咳了幾聲,撥通了電話。

十五分鍾以後,王衝接到了電話,“賀老,部隊已經進了五毒教總部,我們出去和他們匯合吧,小盤,怎麼樣了!”

小盤嘴一直在念著咒語,眼睛一下睜開來,“行了,小院外邊兒的毒已經解了,我們可能出去了!”

四個人加上小盤,五人都沒有什麼武力,四個男人全被五毒教主給傷了,小盤現在成了五人中最厲害的,雖然她不會武力,不過她控毒之術足以進可攻、退可守。

蘇揚是最開心的一個,一切就這麼結束了,比自己想象中要順利多了,離開這,自己繼續當市委書記去。

“賀老,我可是立了大功,在首長麵前您可得給我美言幾句,給我一個省長、部長當當怎麼樣!”

蘇揚可沒想過一步登天,其實他是想讓賀老在一號首長麵前提一提自己,混個人熟。

賀老扶著王衝緩緩走在後邊兒,“蘇揚,你的功勞我會記上的,你有你的特權,為什麼非要當什麼省長、部長!”

蘇揚停了下來,“賀老,王司令員也是獲取組的成員,他為什麼要在軍方供職,我為什麼不可以!”

京城軍區可是華夏國八大軍區之首,論武器設備、論人力財力,除了第二炮兵部隊,沒有一個部隊可以與京城軍區相提並論。

賀老說獲取組有特權,獨立於軍政之外,但王衝手握重權,蘇揚自然想去比較,王衝能當到這麼大的官兒,沒有一號首長的支持才怪。

自己現在也算立了大功,自己也沒有過份的要求,就是得讓一號首長知道自己。

賀老回答著,“王司令那是有大智之人,而且本就是軍人出身,途中還考上了軍校,王司令可是一等一的高材生,經驗豐富……”

蘇揚真看不出王衝這個大個居然還是高材生,他以為王衝和自己一樣,是個土農民出生,隻是機遇不錯才混到了今天的職務。

但人家可是正兒八經的軍事院校就讀過,自己雖然也算是大學生,不過是電視大學,哎,不一樣的。

蘇揚心還是有些不服,喃喃說道,“我能力也不錯呀,我現在可是市委書記,自己的努力和能力還是起了大作用的!”

晴天霹靂,天空電閃之後,轟轟的雷鳴聲滾滾而來,蘇揚看了看天,“不會要下雨了吧,點兒,把這收拾了,找個小城鎮躲雨去,荒山野嶺的,很久沒吃火鍋了……”

蘇揚此時心情很放鬆,想著什麼說著什麼。

幾人都是一笑,天上大師一直僵硬的臉也微微一振,雨來了,大雨過後便是晴朗,天上大師心中有些暢,王衝的實力他已經知道了,蘇揚的實力他更是看在了眼,天上大師不得不服。

天上大師打趣的講著,“吃素不行嗎!”

幾人聊著聊著便和進入這的部隊領導匯合了,部隊領導隻聽王衝的命令,王衝在蘇揚的摻扶下發號師令,“五毒教的成員全部抓起來,反抗者格殺勿論,封鎖五毒教總部,普通的苗族人驗明正身以後放行,但得一一登記,今天的事情要是傳出去,殺,……”

王衝雖然氣息很弱,不過發出指示時也是氣勢磅薄,傲視眾人,部隊的領導隻能無條件服從命令。

蘇揚注意到小盤不斷的看著四周和天空,表情糾結起來。

部隊的人四處都是,不過井井有條,分散在各處,小盤跑到了蘇揚身邊,“蘇揚,不好了!”

蘇揚看出小盤的表情不一般,剛才在五毒教主住所時小盤也沒有多少緊張的情緒,此時卻如此慌張,蘇揚趕緊問道,“小盤,出了什麼事情!”

賀老和天上大師都看了過來,王衝倒是認為大事已定,以為小盤提到的事情可能是和蘇揚之間的私事兒。

小盤指著剛才的小院兒方向,“賀老,天上大師,五毒教主沒有死,蘇揚,你剛才沒去檢查確認一下嗎!”

幾人一驚,都很疑惑,什麼,沒死,不會吧,蘇揚剛才這麼肯定,而且也說了,脖被天鷹爪給割斷。

小盤接著講道,“這天色的變化不是普通的氣象,這是有人在使用禁咒,部隊的人也進來了,不出十分鍾,這四個縣範圍內中了毒氣之人全部會死……”

“媽的,老去把他全身打碎。”蘇揚握了握拳頭,但沒有力氣,最多也是有勢無力,不僅是蘇揚,幾人都是這樣。

王衝這才急了起來,“怎麼辦,五毒教主雖然受了重傷,但我們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就算現在拿大炮把那小院兒給轟平了也沒有時間了,雖然士兵是持槍而來,但普通人根本無法進那小院兒。

此時沒有人注意到了小盤的表情,她很苦惱,從痛苦到微笑,最後眼神非常堅定,趁蘇揚不注意,小盤踮起腳尖親吻了蘇揚的下頜。

“蘇揚,我有辦法,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吧!”

小盤嫵媚的看了蘇揚一眼,轉身便往五毒教主住所跑去……

蘇揚看著小盤遠離的背影才反應過來,小盤根本沒有武力,她去隻有送死的,除非用毒,但五毒教主用毒可是宗師級別的,小盤怎麼去鬥。

對,小盤當然不是用武力,小盤準備使出的同樣是一種禁咒!!血祭。

這種血祭不僅可以帶來很大的破壞性,還可以阻止附近所有咒語的靈驗,讓所有的咒語全部失效。

血祭是禁咒,使咒之人要付出生命才可以祭出。

能成功嗎。

知情的人心都捏緊了,在這四個縣範圍內的人全部要死,賀老幾人雖然之前服了藥丸,不過其餘的人都死了,就算是完成了任務,也無法向一號首長交待。

蘇揚已經猜測到了小盤此去的危險,蘇揚心很糾結,蘇揚希望五毒教主使出的禁咒失效,蘇揚同時又希望小盤完好無損的活著,蘇揚知道,小盤會獨入險境,全是為了自己……

…………

一年以後,湘西苗族,蘇揚拜祭完了小盤,看著石碑上刻著的名字,“小盤,一年前我不該讓你介入五毒教的事情,我寧可犧牲自己的生命,我不想欠別人的情意,尤其不想欠像你一樣對我好的人,你們的人情太重……”

黃夢瑤陪在蘇揚身邊,她知道這個短暫美麗的故事,“蘇揚,我也來拜祭一下小盤,沒有小盤,我就不會再見到你,其她姐妹我也會告訴她們的!”

蘇揚不想太多人擔心,有時不知道也是福,反正自己這不沒事兒嗎,“夢瑤,別對其他人講,現在你一個人知情,已經夠影響你心情的人,算了,已經過去了!”

兩人離開了湘西,下了飛機場蘇揚才將電話打開,秘書張小軍已經打了八個電話了,蘇揚回了過去。

“書記,市的傳聞越來越多了,不過多部分人都講,您這回沒希望了,副省長一職是葉思雲的囊中之物……”張小軍在電話講著。

蘇揚對這事情不怎麼感興趣,去湘西以前蘇揚去了一趟京城市,與一號首長見上了一麵,副省長一職以前不管是怎麼安排的,現在已經內定了,蘇揚並不擔心。

“小軍,別說這事情了,通知全市領導幹部明天九點在市委大會議室開會,我把這一年來的事情總結總結!”

一年以來,蘇揚勵精圖治,建寧市在蘇揚的領導之下短時間內消除了全市所有的貧困縣,項目遍地開花、高樓大廈也開始拔地而起,當然,在這些繁榮的背後也暴露了很多的問題,處理了不少的官員,蘇揚要當副省長了,所以準備在建寧市進行一次大的總結會。

“……建寧市公務員考試結束了,和我所預料的結果類似,報考的人也不多,但報考的人絕對是人才,我一直在強調,官員職業受歡迎說明**現象嚴重,我知道建寧市的領導幹部都希望我點兒離開這,我來了多久,這的官員們就憋屈了多久,事務多、責任大而且沒錢發,哈哈……”

“……其實吧,政府可以不忙為什麼政府事務越來越多,就是因為人治,政府不能再做千手觀音,立法,有法可依;執法,有法必依,政府的事務和生產一樣產品是相同的,隻要把這生產作業的流水線引進來,便可以順利有效的進行各種施政……”

“……政策的製定和頒發,我認為,必須全民參予,現在的國情怎麼樣,是一晚出政策,是秘書在辦公室一天寫出來的東西……換一個領導就要調一輪規劃,我們重基礎、立長遠,不能紙上畫畫牆上掛,這是規劃嗎,這是鬼話,……黨委決定意識……政府決定服務……法律監督權力,體製得改,不改不行,自由、平等、民主、法治才是社會發展的最終方向……”

這天,江都豪門大門打開,不過卻沒有營業,今天酒店有一個重要的事情,便是承辦蘇揚和華思晴的婚禮。

華少南和華思晴都在催促著蘇揚,蘇揚躲是躲不了的,隻有先娶進門兒,除了主要的親戚,請來的人全都是些老朋友了,幹林來了,嶽毅、嶽安來了,張小路來了,張見川和陳一樂來了,徐東和王亞祺來了,曹堅來了,張小軍父來了,蘇揚父親的好友王在山來了,高景來了,汪帥來了……

其實人也不多,一共才五桌,短暫的儀式花費卻是很誇張的,江都豪門總經理林陳小雨站在大廳介紹著菜品,側眼一看台上的戒指交換,蘇揚還真舍得花錢,如此大克拉的鑽石,一枚至少也得近千萬吧。

華少南很滿意,斬風集團是女婿蘇揚的,該花費的一定不能省。

儀式很便結束了,五桌人,隻要端酒的,蘇揚一人敬了一杯,蘇揚現在隻有武力沒有異能,喝酒可是實打實的,最後醉得不輕。

回到了華少南身邊,華少南也是為蘇揚倒了一杯綠茶,“你喝這麼多幹嘛呀,現在隻是中午,晚上你怎麼辦呀,主角不露麵了嗎,我告訴你,度蜜月可能要取消了,我接到了通知,京城市那邊兒不知道為什麼,原來計劃給葉思雲留的副省長一職,現在由你接任,建寧市的工作盡處理好,準備到江都上任吧!”

蘇揚早知道了,“華……,爸,建寧市的工作早上了軌道,我沒什麼需要特別處理和移交的工作,蜜月還得去!”

蘇揚的臉紅紅的,心可是很熱乎,當然得去了,普吉島風景迷人,而且更加陶醉蘇揚內心的是,所有女人都已經在那等著他和晴晴了。

陳潔在另一桌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蘇揚,心很複雜……

謝怡婷、鄒小蘭、黃夢瑤、書瑤、祝佳在普吉島玩兒得不亦樂乎,蘇揚和華思晴穿著情侶泳衣赤腳往海邊走去,華思晴看到了女,兩手呈喇叭狀放在嘴前,“姐姐們,我們來了。”

snaptime:2017-10-17 17:50:41  .exectimeㄩ0.09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