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豔史》全文閱讀

作者:心在流浪  軒轅豔史最新章節  軒轅豔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軒轅豔史最新章節第一百四十三章(12-04-22)      第一百四十二章(12-04-22)      第一百四十一章(12-04-22)     

第一百四十三章


“死**,**犯,不要臉,狗男女,奸夫**婦……”回到房,祁清韻一邊甩在屋的東西一邊不停的罵著。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門突然被推開,柳風走了進來,祁清韻拿起一個枕頭就朝他砸了過去:“死**,出去!”
柳風一把接住枕頭,然後看看屋內一地狼藉,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你要生氣可以找我出氣,不用和這些東西過不去吧!”柳風歎息了一聲說道。
“你過來!”祁清韻停止了摔東西,對柳風說道。
柳風稍稍遲疑了一下,便朝她走了過去。
“清韻,你要做什麼?”柳風在祁清韻身邊停了下來,有些忐忑的問道。
“把手伸出來!”祁清韻又命令道,“右手!”
柳風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還是把手伸了出去。
“啊!”柳風發出一聲慘叫,祁清韻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至少有一分鍾才放開,而此時,柳風的手背上已經出現兩排深可見骨的牙齒印。
“你現在氣消了點沒有?”柳風強忍著疼痛,有氣無力的問道。
“哼!”祁清韻嬌哼一聲,卻沒有說話,不過也沒有再摔東西,看她的臉色,也緩和了許多。
“清韻,你不要老和芷倩吵架,她還小,而且你也知道,她這種女孩子,從小都是被寵著的。”柳風又低聲下氣的說道。
“放屁,她從小被寵著,我呢?難道就她是千金小姐,我不是啊?”祁清韻憤憤的說道,“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告訴你,我爸叫祁國昌!”
“祁,祁國昌?”柳風差點沒被嚇得坐在地上,我的天啦,他以前就感覺這個丫頭來頭不小,但也沒想到會大到這個地步啊!她居然會是當今華夏共和國主席的女兒,這回他可真把簍子給捅大了。
“你現在知道了吧?從來都是別人讓著我,現在憑什麼要我讓著她?”祁清韻忿忿的說道,“還有你,你這個死**,居然連我也欺負!”
“那個,清韻,我知道是我不對,不過,你年紀比芷倩大,你就當她是你的妹妹一樣,不也可以嗎?”柳風勉強讓自己平靜了一些,而後低聲說道。
“哼,你讓她叫我姐姐,我就讓著她!”祁清韻嬌哼一聲說道,“要不然,門都沒有!”
“清韻,這可是你說的,隻要芷倩願意叫你姐姐,你以後就讓著她,不和她吵架,是不是?”柳風心一喜,連忙說道。
“當然,我祁清韻說話算話,她要是肯乖乖的叫我姐姐呢,我就不和她計較!”祁清韻瞪了柳風一眼說道。
“清韻,你真好!”柳風有些激動,一把將她摟進懷。
“喂,死**,不許碰我!”祁清韻憤憤的罵道,“我告訴你,你別想再欺負我!”
祁清韻嘴這麼說,但卻隻是輕微的掙紮了幾下就沒有再掙紮。
“清韻,你知道蘊涵姐去了哪嗎?”柳風依然摟著她,不過馬上便轉移話題。
“我哪知道!”祁清韻不滿的說道,“不過師傅說了,她不想見你!”
“那你可以找到她嗎?”柳風想了想又問道。
“找不到,就算找得到也不會幫你找!”祁清韻氣鼓鼓的說道,“你個死**,她是我師傅,你居然也不放過!”
柳風訕訕的一笑,然後有些不服氣的嘀咕了一句:“她才比你大幾歲,怎麼看也不像是你師傅。”
“放屁,師傅就是師傅,還有什麼像不像的!”祁清韻罵道。
“哎,女孩子老說粗話是不對的。”柳風笑嘻嘻的說道。
“我就要說,怎麼啦?你不喜歡聽就給我出去,我看到你就煩!”祁清韻沒好氣的說道,“你個死**還不放開我?”
“姐夫,吃飯啦!”就在這時,從樓下傳來方芷倩清脆的聲音。
“還不去!”祁清韻用力把柳風給推了開去。
“你不吃嗎?”柳風微微一愣,現在其實也到吃晚飯的時間了。
“沒心情,不吃!”祁清韻忿忿的說道,她那公主脾氣看來已經是徹底的發作了。
“那好吧,我先去吃了。”柳風無奈,隻得由她,說完之後,稍稍遲疑了一下,他便走了出去。
晚飯後,柳風便開始哄方芷倩去叫祁清韻一聲姐姐,本來他以為這應該是很容易的事情,哪知道事實卻完全相反,方芷倩怎麼也不願意,她說她喊誰姐姐都可以,就是不喊祁清韻姐姐,柳風哄了半天,硬是沒有成功,也隻得作罷,看來,這兩個嬌嬌女之間的對立一時半會是沒辦法改變的。
祁清韻接到一個電話,至於是誰打來的,電話說了些什麼,柳風並不知道,他隻知道祁清韻接了電話之後不到十分鍾,便穿戴得整整齊齊的走下了樓。
“清韻,你要去哪?”柳風忍不住問道。
“約會!”祁清韻簡簡單單的說了兩個字,也不怕撐死柳風。
“約會?和誰?”柳風愣了愣說道。
“還能有誰,不就是那個咯!”祁清韻一邊朝外走一邊說道。
“淩雲天?”柳風起身追了出去,一邊跟著她走一邊問道。
“算你還不笨,他約我吃晚飯。”祁清韻哼了一聲說道。
“你答應了?”柳風有些不滿的問道。
“廢話,沒答應我出來幹什麼?”祁清韻沒好氣的說道,“哎,你別跟著我,我可不想讓他見到你!”
“你不會真的喜歡他吧?”柳風微微遲疑了一下問道。
“有病!”祁清韻瞪了他一眼,“記住,一個小時後準時打電話給我,在電話凶一點,逼我馬上回家。”
“你到底在做什麼?”柳風還是有些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你怎麼這麼煩啦,如果你不想我今天在外麵和別的男人過夜,就照做!”祁清韻給了柳風一個白眼,不高興的說道。
半個小時後,祁清韻在一家幽雅的餐廳見到了淩雲天。
“祁小姐,要約你出來吃飯可真不容易啊!”看到祁清韻,淩雲天發出了感慨。
“不好意思,我這兩天比較忙。”祁清韻露出一絲很勉強的笑容。
“祁小姐,你似乎有心事?”淩雲天微微沉吟了一下問道,祁清韻現在的樣子,確實給人一種心事重重的感覺。
“沒,沒有!”祁清韻連忙說道,顯得有些慌張的樣子。
“也對,按理說,像祁小姐你這種身份地位的人,不應該有什麼煩惱才是。”淩雲天微微一笑說道。
“淩先生說笑了,隻要是人,都會有煩惱的。”祁清韻淡淡一笑,“聽說神仙沒有煩惱,可惜這個世上沒有真的神仙,要不然,我倒像去做個無憂無慮的神仙。”
“神仙也未必沒有煩惱啊!”淩雲天笑了笑,“祁小姐,恕我冒昧,如果你真的有什麼無法解決的問題,不妨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你也說不定。”
“謝謝你,不過,沒人可以幫我的。”祁清韻幽幽的一歎。
“祁小姐,你又怎麼知道沒有人可以幫你呢?”淩雲天微微一笑。
“不說了,先吃東西吧!”祁清韻勉強一笑,一副有難言之隱的樣子。

snaptime:2020-08-15 09:34:33  .exectimeㄩ0.155